032 进山/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若离站在窗口望着外面,四个马匪此刻正席地而坐,有说有笑的喝着酒。

要想避开他们出去,确实不容易。

她解下腰间的荷包,从里面捻了一些粉末在手中,想了想又放了进去。

若是用药将四个人放倒,他们今晚成功离开这里也就罢了,如果没有走成只会让这里的马匪警觉,他们接下来更加危险!

“不时之需时再用吧。”顾若离将荷包收起来,在房里找到了两根火折子,又将床上的枕套拆下来,浸在灯油里,小心裹在门栓上……

一切做好之后,她开门出去在院子里打水烧水,梳洗,然后熄了灯静静的坐在床上等着。

赵勋那边却一直很安静,窗台上他静坐的身影,清清楚楚的倒映着。

夜色渐渐深了下来,门口的四个马匪也安静下来,有人送了躺椅来,四个人轮番睡觉。

四周静悄悄的,顾若离觉得自己的心都在嗓子眼跳动,不知什么时候后窗外发出咯噔一声,她惊了一跳摸着黑开了窗户。

幽暗的光线下,赵勋淡然而立,看见她眉梢微微一挑:“出来吧。”

“好。”顾若离应了一声便又跑了回去。

赵勋站在窗外,后面围着高高的篱笆,越过篱笆墙就是山坡,在夜色里如一头巨大的野兽般匍匐着。

“赵公子,接一下。”顾若离的声音传来,赵勋回头去看,就看到她探出个脑袋来,将一根木棍递给他,又丢了一件不知是谁的棉衣出来。

赵勋没问带这些做什么,安静的接在手里,看着她从窗户口将瘦弱的身体挤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跳下来,冲着他严肃的点了点头:“我好了,走吧。”

赵勋扫了她一眼,颔首率先朝篱笆墙走,压着声音道:“能爬过去吗?”

“能!”顾若离点头,挑了一处略矮的地方,伸手抓住踩在上面,随即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篱笆上围着藤蔓,上头长满了到刺,她一抓就扎的满手是刺。

“我来。”赵勋一手拿着木栓和棉衣,一手抓住她的手臂……

“怎么?”顾若离一句话还没问出口,人已经被他带着跳了起来,她骇的忙抓住他的衣袖……

两个人稳稳的落在地面。

顾若离回头去看,一人多高的围墙他居然就这么轻松的带着她过来了。

“你的手,没事?”赵勋语调平和的问道,顾若离松开她的衣袖,“小伤,我们走!”

赵勋没有再问,两个人往山上爬,顾若离跟在他身后,走的跌跌撞撞的,可他却如履平地一般大步走着,轻松不已。

顾若离喘着气,两人爬了两刻钟,再回头看时,她已经分不清哪一间房子是他们住的那间。

“那间!”赵勋指了一间,“走吧。”

顾若离点头,埋头往上爬,月亮不知不觉从东面上了正中,眼前的路越发陡峭,隐隐的她听到了水声。

“赵公子。”顾若离低声道,“要不要点火把?”

赵勋看了眼手中的木栓,含笑道:“火光太亮,容易被发现。”

“哦。”顾若离没有再说,随着绕过一道丛林,地上人走的痕迹越发少了,还有不知名的动物叫声传来,她喘着气指着左前方道,“我听到水声从那边来的。”

“那就去看看。”赵勋拐弯,往坡子下走,顾若离回头去看,他们已经翻过一个山头,至于离他们住的地方有多远,她已经估计不到了。

两个人又走了半个时辰,顾若离已经看到了那口自山里流淌下来的泉眼,水汇聚着形成了一条细细长长的小溪,一直往下坡淌着,淅淅沥沥的声音在夜幕里被无限放大。

“顺着水走?”赵勋回头看她,顾若离一愣,忽然想到今晚所有的事情都是她提议和决定的,而赵勋却一直都在顺着她的话走,“赵公子觉得呢?”

自从进山以后,顾若离觉得赵勋很不一样。

没了无时无刻都存在的冷漠与攻击性,变的温和了一些,让人觉得非常好相处。

可就是他的这种友好和温和,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不安全感。

她甚至都不敢让他走在自己身后。

赵勋并不在意的样子,指了指前面:“走走看。”

顾若离点头,两人顺着小溪一路往下,路很长好像没有尽头一般,她穿着的布鞋磨的脚底脱了皮,疼的她直皱眉,可赵勋走的很快,她不敢停下来小步跑着跟在他后面。

月亮渐渐偏西,赵勋忽然停了下来,顾若离埋着头一下子撞在他的后背上,她忙稳住,道:“对不起!”

“你看前面。”赵勋指着前面,顾若离从他身后探头出去,随即愣住,就看到前面几十步之外,竟是一个断崖,她虽看不到崖面有多高,但绝不是人力跳下去还能活命的。

“怎么会这样。”顾若离绕过赵勋,不死心的往前走了几步,又点了手里的火把伸出去……

瀑布的水气氤氲着她看不清,但可以肯定的是,断崖深不见底,且水流不算大,他们若是跳下去,水的深度很难托住他们保他们不受伤!

“看来这条路是不通了。”顾若离抬着火把举目四望,四周黑漆漆的山峦,树木的影子重叠着,隐隐绰绰绵延看不到头,“再走下去,我们肯定会迷路。”

“休息一下。”赵勋没有顾若离的沮丧,淡然的蹲在水边洗手,又寻了一块石头坐下来,抬眸看着她不死心的躬身往悬崖底下看,又捡了石头丢下去,过了好久听到噗通一声极小的水声。

“难怪司璋那么自信。”顾若离在赵勋不远处坐下来,擦着头上的汗,“这山后的确是天然的屏障!”

赵勋颔首,似乎对这里很满意的样子。

“我们怎么办。”顾若离看着赵勋,很奇怪他居然一点都不着急,“你不急着出去吗?”

赵勋收回目光,望着她:“还能走回去吗?”

顾若离一愣,才明白过来他指的是她的脚,她回道:“没事。”话落这才觉得脚底火辣辣的疼,不光是磨了水泡,连小腿都被荆棘划破了许多道口子。

赵勋没有再问,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处。

两个人静静的坐在山中,一个不知在想什么,一个焦躁的揉着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