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你我/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连三天,都是二丫来送的饭。

她摆了饭菜也不走,端着椅子坐在一边,直勾勾的盯着赵勋看。

赵勋神态自若,倒是顾若离实在不好意思,提了自己的那份:“你们聊,我去房里吃。”话落,一刻不停的回了自己房里。

赵勋看着顾若离的背影,眼中蕴着笑意。

“赵公子。”二丫趴在桌子上盯着赵勋,“你是京城人吗?成亲了吗,家里都有哪些人?”

赵勋吃相很斯文,修长的手指捏着筷子,样子赏心悦目。

“赵公子。”二丫没等到他的回答,不由拖着凳子移近一点,“你是京城人吗?”

赵勋放了碗这才看向她,几不可闻的颔首。

二丫高兴的双颊绯红,激动的道:“你想不想留下来,就住在我们村里?”又道,“只要你留下来,村里的兄弟们就会帮你盖一座房子,你再开两亩田,每年年底的时候还有银子发,比在外面奔波好了。”

二丫给他添茶,希翼的看着他:“这世上可再也找不到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

“是很好!”赵勋漫不经心的靠在椅背上,抬眸看向二丫,“多谢姑娘邀请!”

“你同意了?”二丫激动的伸手过去,想要拉赵勋的衣袖,“你真的同意了啊,那我去和老大说,让他放你出来!”

赵勋未动,眸色却渐冷,面无表情的撇了她一眼。

二丫伸了一半的手,戛然顿住:“赵公子……”心头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颤,手瑟缩着的收了回来。

她自从第一次送饭来和他说话,他亲和的夸她手艺好,她就觉得赵勋是个温和好脾气的人。可方才那一瞬间,他所流露的冷凝,实在太骇人了。

二丫捏着手看着赵勋,眼底满是委屈的红光。

赵勋看也不结案她,负手而去。

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吗?

二丫追出去,就看到赵勋正立在院中和那个容貌丑陋的大夫说着话,容色丝毫不见方才的冷凝。

他……不会喜欢这个丑大夫吧。

怎么可能,她长的这么好看,比这个丑大夫美了不知多少。

“赵公子!”二丫大步出去,挤在赵勋和顾若离中间,鼓作勇气,“你留下来好不好?”留下来她就会嫁给他。

赵勋没有看她,而是望着端着碗发呆的顾若离:“我与霍姑娘一起进来的,自然同进退,姑娘不如问她的意思吧。”

二丫转身,瞪着顾若离。

顾若离愕然的去看赵勋,后者负着手正自在闲适的看着远处的风景,好像真的什么事都能让她决定似的。

拿她做挡箭牌,顾若离望着二丫眉梢微挑,道:“姑娘,我们是俘虏,不是你说让我们留下就可以的,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我会去和老大说,这事你不用管。”二丫被顾若离看的面色发紧,撇过脸去,“你不用谢我好意,我又不是对你的。”

顾若离微微一笑,撇着赵勋咳嗽了一声,道“要是这样,那我劝你一句,赵公子已经成亲了,孩子都有好几个,就算你愿意嫁给他,赵夫人也不定会让你进门。”

赵勋有二十了吧,这个年纪成亲生子很正常,顾若离理所当然的这么认为。

“你说的是真的?”二丫愣住,她没有想到这事。

顾若离很真诚的点了点头。

赵勋眉梢微微一动,余光看了眼顾若离,她一脸的认真,半分开玩笑敷衍的意思都没有。

这小丫头是故意的吧。

“怎么会这样。”二丫慌了神,回头一把拉住赵勋的衣袖,“赵公子,你成亲了?”

赵勋面色冷峻,没有要否认的意思。

二丫瞬间红了眼睛,指着赵勋:“你……你为什么不早说!”话落,一跺脚跑走了。

顾若离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发怔,身后赵勋波澜不惊的声音响起:“几个孩子?”

“啊?”顾若离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点了点头道,“赵公子难道没有成亲?”

他很老吗?赵勋扬眉。

晚上,二丫没有再来,换了个男子送饭,顾若离将饭菜提去正厅开了食盒,比起前几天的丰盛,今晚都是清汤挂水的青菜豆腐。

顾若离摆好,去敲赵勋的门。

两个人对面坐着安静的吃着,顾若离吃好放了筷子,沉默了一刻道:“下午的事……我不该信口开河,对不起!”

“嗯?”赵勋抬眸看她,显然没有料到顾若离会这么认真的向他道歉。

她没有必要道歉,也不需要这么正式。

不过,她的性格就是如此,倒也正常。

顾若离颔首:“没有问清我就信口开河说你成家了,抱歉!”

“无妨!”赵勋也放了筷子,看着她,“你多大?”

顾若离一愣,想了想不确定的道:“十一。”还有几个月就十二了。

这个年纪,换做别人还什么都不懂,她却已在外行医问诊,且医术还颇有造诣,已是不简单,他点了点头没有再说。

顾若离收拾了碗筷放在食盒里提到门口。

正欲转身,余光却瞥见有个人正蹲在墙角,她一愣定睛去看。

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个孩子正蹲在地上,穿着件姜黄的短褂,但褂子上都是大大小小的泥巴印,瑟缩着。原本应该清亮的大眼睛,此刻却无神的痴痴的看着她,口中不知念叨着什么,喃喃自语。

是那天她进村时见到的那个孩子,容貌很清秀,但可能因为饭食不定,人显得又瘦又黄,没有精神头!

“槐书!”不等顾若离说话,守门的马匪已经发现了他,哄着道,“快回家去,你爹爹在找你呢。”

被称为槐书的孩子依旧原地蹲着,一动不动的盯着顾若离。

那几个马匪也不由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顾若离,以为槐书被顾若离奇丑的样子吸引,不由道:“一个丑丫头有什么好看的,快回家去。”

槐书还是不动。

“小朋友!”顾若离也朝他招了招手,“你过来让我看看好不好?!”

槐书歪着头,眼睛浑浊,目光无焦,顾若离知道他并非在看她,而是眼神放空成呆滞状罢了!

“你做什么。”守门的其中一个马匪不悦道,“没你的事,回去!”

她很想给这个叫槐书的孩子号号脉,这么小的年纪,连人生都没有开始,太可惜了。

“让他过来行不行?”顾若离和马匪打着商量,“我是大夫,想给他看看,或许能治好呢?!”

四个马匪一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继哈哈笑了起来,其中一人道:“二当家把他当命根子,这一年吃药跟吃饭似的,还去合水找过黄半仙,他都没治好,你也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黄大夫,难道就是她遇到的那位?!

“不一定。”顾若离解释道,“各个大夫用药不同,心境不同,或许我可以呢。既然有机会总要试试吧!”

那几个马匪显然不想和她多说什么,其中一人过去将槐书抱起来,冲着这边喊道:“我送二当家的家中去,你们看紧了!”

“去吧。”他们点着头,又回头冲顾若离挥手,“快走,快走,别再这里添乱!”

顾若离看着不断走远的槐书,无奈的叹了口气!

“想给他治病?”忽然,赵勋的声音响起,她循声回头才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身侧,面无表情的望着槐书,“他们也不会因此而放你出去。”

在医术上,她从来不会存功利心,顾若离摇头否定道:“只是觉得一个孩子,太可惜了!”

你也是孩子!赵勋的望着她,语气轻柔:“治司璋形势所逼,此一人你就算救了,也不会对形势有所改变。”

“没有别的原因,我只是想试试而已。”因为身高差,她不得不抬着头望着他,看的久了有些累,便退了两步,“你觉得我不应该给他治病?”

赵勋扬眉,微微颔首:“敌我对立,多此一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