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赔罪/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柏山心里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脸色发白:“找,把人都喊来一起帮我找!”

“你别急,我这就找人去。”张丙中也慌了,于情于理他们都希望槐书能好,要不然三天来他也不会天天守着了。

村里的人听到了,纷纷过来问,听他解释完也都捏了一把汗,有人道:“那姑娘比槐书大不了几岁,怎么可能会治病,我看你们就是被她骗了。”

“是啊。”有人道,“要是没事也就算了,要是槐书出了什么事,非把她剥皮抽筋不可。”

一堆人你一言我一句的,满村满山的找槐书。

可槐书平常去的地方都翻了好几遍,也不见他的人影。

“那女人不能留,立刻绑出来杀了,替槐书报仇!”

刘柏山摇摇欲坠,心里禁不住生出一丝懊悔来,要不是他执意信霍大夫能治好槐书,槐书也不可能失踪了。

要是槐书出了事,他哪还有脸去地下见他的娘。

众人吵着跑去关顾若离的院子,院门口守着的四个马匪破天荒的不在,他们径直进去拍着顾若离的房门:“你这个骗子,给我们出来!”

“杀,杀了。”有人喊着道,“一刀断了命都便宜她了,剥皮抽筋才能解心头之恨。”

院子里一时间沸反盈天,杀气腾腾。

“臭丫头。”门里静悄悄的,有人急不过,上去抬脚就去踹门,“躲的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在我们地盘上,你也敢耍花样。”

那只脚抬起来,正要落在门口上。

就在这时,门开了!

踹门的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人,来不及收回脚,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顾若离依旧是那身洗的发白的黑色短褂,脸上的疤触目惊心,但那双眼睛却黑冷冷的透着一丝疏离,她静静立着:“你们做什么?”

有人推开她进房看了看,出来道:“不在里面!”

“把人绑了!”话落,立刻有人过去,对顾若离喝道,“你害了槐书,我们要你偿命!”

胳膊生疼,脑袋里被吵的嗡嗡的燥响,顾若离被两个人攥着手臂:“什么意思,槐书怎么了?”

“还装!”有人啐道,“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居然有胆子敢跑到我们地盘上骗人,今天要不杀你了,我们青阳山马匪就白混这么多年了。”

“对!”二十几个人呼喝着,义愤填膺的样子,“槐书找不到了,是你害了他!”

顾若离明白过来,恍然抬眸四看,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刘柏山,他眼睛红红的攥着拳头,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槐书失踪了,所以他们是在怀疑她害了那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她视线突然落在赵勋的门上,想到三天前他和她说的话,想到他的用意。

应该高兴了吧,如今的情形真的应了他的预测。

顾若离皱眉,心头冷笑!

哐当一声,一把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明晃晃的,泛着寒光。

“砍了!”众人呼喝,亟不可待,“为槐书报仇!”

顾若离抬头,看着众人,道:“各处都找了?你们怎么就确定槐书出事了?!”

众人一愣,刘柏山正要说话,就在这时,一道怯生生透着惧怕的声音响在耳边。

“爹,你们在做什么?”

轰的一声,宛若炸雷!

场面骤然寂静下来,众人木然回头,就看到隔壁的房门口,立着一大一小,男人身材高大眉目冷峻,神色莫测的看着他们,孩子瘦弱矮小,一双眼睛晶亮亮的透着惧怕。

“槐书!”有人指着那孩子,“是槐书啊!”

刘柏山移动的极快,不等话落他已经扑了过去,一把将槐书箍在怀里,低头看他:“槐书,你吓死爹了,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找姐姐玩,但是姐姐还在睡觉,我就……”他指了指赵勋,一脸无辜,“哥哥让我不要吵姐姐,我就在哥哥房里玩了一会儿。”

众人都看着赵勋。

他却望向顾若离,神色淡然,眉梢微挑!

顾若离抿着唇,眼中满是冷漠和疏离,撇过视线不再看他。

刘柏山将槐书放下来,回头朝顾若离走去。

他正要开口,忽然门口传来司璋的爆喝声:“大清早的,吵什么呢!”话落,他推开堵着院子的几个人走了进来,等看到顾若离脖子上的道,立刻骂道:“你们在做什么,造反啊!”

大家一愣,彻底清醒过来,脸腾的一下,涨成紫红色。

攥着顾若离手臂的人忙收了手,拿着的刀哐当一声丢了刀,尴尬的往后退。

“霍大夫。”司璋紧张的走过去,“你没事吧,没伤着你吧!”

司璋的态度,简直判若两人。

顾若离揉着手臂,摇了摇头!

“都给我听着!”司璋见她没事,一回头拿食指顶着最近的几个人脑门,“都给我听着啊,从今天开始霍大夫就是我的恩人,谁要再对她不尊重,就是和我过不去,听见没有。”

“老大。”张丙中冲了进来,惊讶的道,“你……你的病好了?”他说着,视线落在他两跨之间。

司璋一脚踹开他,道:“好了,你们就等着老子明年生儿子吧。”他昨晚试过了,精血确实没有问题了,他激动之下还和刘梅连夜来找顾若离,听她仔细解释了一遍,闹到天色放亮才走。

夫妻两人真的信了顾若离没有骗人,所以连走时,连院门口守着的四个马匪都撵走了。

“璋伯伯!”槐书怯生生的喊了一句,司璋一愣看到了槐书,“小槐书!”他大步走过去,一把将槐书举过头顶,“你刚刚喊我什么,再喊一声!”

槐书先是有些怕他,可孩子到底有些贪玩,便笑了起来,喊道:“璋伯伯!”

“哈哈哈哈!”司璋仰天大笑,一连说了数个好,将槐书放下来,对顾若离抱拳,“霍大夫,我司璋对你心服口服!”

刘柏山满脸臊红,他攥着拳头忽然噗通一声在顾若离面前跪下:“霍大夫,我刘柏山是小人,你治好了我们槐书,我居然还怀疑你,今天我在此向你赔罪,任由姑娘处置。”

顾若离愕然的看着他,想要伸手去扶,可刚才三个人押着她要砍她的马匪也冲了过来,朝着她一抱拳:“霍大夫,我们有眼无珠冒犯了,只要您消气,要杀要剐随便处置!”话落,还将地上的刀捡起来递给顾若离。

“你们……”顾若离当然不会去接刀,无奈的道,“都是误会,大家不要这样。”

院子里其他马匪也跟着道:“我们是粗人,笨嘴拙舌的,只要霍大夫能消气,我们任由你处置!”

“任由霍大夫处置!”众人忽然一起抱拳,齐声高喝,声若洪钟般在山林回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