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聚会/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若离将刘柏山扶起来:“你一心为槐书,并没有不对,二当家不必如此。”她说着一顿,对众人道,“既然槐书没事了,就是皆大欢喜,谈什么赔罪不赔罪的。”

话落,她怕众人再说,便朝槐书招招手:“你好了吗,让我看看!”

槐书蹬蹬跑过去:“姐姐。”

顾若离蹲下来给槐书号脉,张丙中一看立刻跑进房里给顾若离搬了个椅子出来:“霍大夫坐!”

顾若离道了声谢谢,抱着槐书坐下来,过了一刻她笑了起来:“药效不错,我再开几贴调养巩固一下,就没事了。”

“霍大夫真厉害。”张丙中嘿嘿笑着道,“我可是一年多没见着这么就机灵的槐书了。”话落竖着大拇指,“你哪是大夫啊,你简直就是神医啊,大周年纪最小的神医!”

顾若离向来不擅这些,只得抱着槐书笑笑。

“丙中说的没有错。”众人笑着道,“霍大夫让我们见识了,这世上人有没有本事,和年纪出身没有关系!”

顾若离莞尔,忽然想起什么来,转眸去找,就在人群之后看到了赵勋。

他抱着臂淡然的立在门口,望着她眉梢微微一挑。

顾若离神色无波,回了视线不再看他!

“摆宴。”司璋粗大的嗓门,震的房顶都颤了几颤,“今天我们三喜临门,这么好的日子,不醉不归。”

“好!”众人高喝,神情高涨!

刘梅带着几个妇人挤了进来,从顾若离手中将槐书抱下来:“别压着霍神医了,自己去玩吧!”

槐书乖巧的点着头下来,却不肯走。

“你们也都走吧,一个个嗓门大的吓人,回头把霍神医惊着了,我找你们算账!”她一改先前的疏离质疑,将顾若离护在身后。

众人都笑了起来。

这些人不管多恶,可对于自己人,却是热心热血的,顾若离看着一院子的人心头微软,随着笑了起来!

赵勋静静看着,视线落在她的面上,依旧是以前的样子,暗黄的面色,丑陋的红疤,可那双眼睛蓄着笑意弯成了月牙儿,宛若星辰一般,熠熠生辉,璀璨夺目。

他想到那天在院子里她说话时的神情……

淡淡勾唇,回房关门,安静无声。

“霍神医,你来的这些日子,我们大家都对你有误会,也没有好好招待你,还望你原谅!”刘梅扶着顾若离,“今儿大家解除了误会,往后都是一家人,你也不要客气,有什么事有什么要求尽管和我说!”

除了能安全离开,她对他们并没有什么要求,顾若离笑着摇了摇头。

“成!现在不说这些。”刘梅和几个妇人拉顾若离起来,“我备了热汤,还找了几件新衣裳,你随我去,我给你捯饬捯饬。我们都是粗人,也不知道怎么样表达谢意,你可不要嫌弃!”

给她换衣服?顾若离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

“都滚,都滚,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刘梅轰着大家,“我陪霍神医去我家。”

话落,大家笑着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情绪高昂的说着话:“往后有霍神医在,就没有张丙中那小子什么事了,我们也不用怕被他坑的吃错药了。”

“我什么时候让你吃错了。”张丙中跳起来,笑着道。

众人大笑,相继散开。

顾若离被刘梅半拉半扶的去了她们家,几个人忙活着将她按进浴桶里,又是沐浴,又是梳头,里里外外的恍然一新!

“脸上要是没这疤,霍神医肯定是个美人!”刘梅惋惜的看着顾若离的脸,“你医术这么好,这疤就去不掉?”

顾若离抬手摸了摸,看着镜中陌生的自己,忍不住笑道:“也许能去掉吧!”暂时还不能。

“那你就上点心。”刘梅笑道,“不过就算去不掉也没关系,咱们这么多兄弟,往后等你到了年纪想嫁人,兄弟们随你挑!”

“啊?!”顾若离怔住,刘梅掩面笑了起来,拿了梳子给她梳了一个垂柳髻,又觉得成熟了些,改成了双丫髻,别了一朵黄橙橙的绢花。

聘聘婷婷的自镜前转身过来,刘梅几个人被惊艳了一下。

若不看那道疤,真的是含苞待放,青春少艾。

顾若离无奈的提着裙子随刘梅出门。

“席面摆在祠堂前头。”刘梅指着村中央,“我们虽是半路认识的,但是大家情同手足,商量了后就将祖宗牌位供在一起了,建了祠堂!”

顾若离顺着她的手见过去,果然在村中央看到被刷成灰白的祠堂,高高飞扬的屋顶,还有个硕大空旷的院子,非常大气。

“晚上你就在那边吃饭,我酿的桂花酒,一会儿让人给你送来,不醉人!”

顾若离酒量还成,倒不怕喝酒,她顿了顿问道:“赵公子过去了吗?”

刘梅笑道:“他已经在那边了。”话落,打量着顾若离,若有所思的问道,“霍神医和他很熟?”

熟吗?顾若离挑眉含笑道:“不熟!”

既然不熟,那就不怕伤她的心了,刘梅暗暗松了口气,领着顾若离去了祠堂前的院子。

院子里摆了四五十张桌子,旁边架着几个灶,此时热气腾腾,香气扑鼻!

顾若离却是一眼看到了坐在最边角席位上,独自喝着茶的赵勋。

墨黑的衣袍,飞扬的剑眉,冷清疏离的面容,都显露着他与周围热闹的氛围,格格不入!

好似感受到视线,他也正抬头朝她看来……

微微一怔。

顾若离施施然而来,芙蓉色收腰短褂,配着一条草绿色的挑线裙子,下头是一双崭新的芙蓉面挑兰花的绣鞋。

俏生生立着,应对着拥过来和她打招呼的人们,不远不近的说着话,从容不迫。

她不知听了什么,微微笑了起来,侧对着他的脸,光洁细嫩,笑容青涩而可爱。

茶流入口中,赵勋提壶又自斟了一杯!

周身的气息越发的森凉。

“霍神医。”司璋引着她往主位上去,“你是贵客,今天由你坐主位!”

顾若离忙摆着手,笑着道:“司老大折煞我了。”看到了不远处的槐书,“我就坐那边好了,正好可以和槐书说说话!”

“这怎么行!”司璋想要留她,顾若离已经自顾自的走过去,笑着和槐书道,“姐姐能坐你旁边吗?”

槐书点头不迭:“当然能!”话落,跳起来给顾若离将长凳拖开一些,“姐姐坐!”

“谢谢!”顾若离失笑,在槐书身边坐了下来,和他说着话。

司璋还要过去,刘柏山拉着他道:“霍神医毕竟也还是孩子,你别吓着她了!”

“也对!”司璋挠头,他总是不记得顾若离的年纪。

两个人一起在主位坐下,又招呼着村里头老老少少落座。

四十几桌酒席,村里的女人们几乎都在灶上或者在自己家里忙活,能上座的除了一些将近成年的孩子,都全是是健壮的男人,有一些那天晚上顾若离已经见过了。

“姐姐!”槐书扯了扯顾若离的衣袖,隔着七八张桌子指着另外一头,“哥哥在那边,我去喊他坐这边来。”

在留言区盖楼的,后台看不到也回复不了,o(╯□╰)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