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杀意/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哥哥坐那边很好。”

顾若离现在还不想和赵勋说话,等明天和司璋说放他们离开这里,她就会和赵勋分道扬镳,就如霍繁篓说的,到了京城他们再去查探那个生病的人到底是谁。

即便他们没有办法,她还可以去找朝阳郡主,她的前夫一家死于非命,她就算想袖手旁观,也无法摘干净。

“哥哥一个人很无聊。”槐书偷偷往那边看,委屈的道,“还是把他喊过来吧,这里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

顾若离愕然,没有料到槐书竟然这样护赵勋,他们不过待了一个上午,而且,她可不相信他是个能温柔细心与孩子相处的人。

槐书已经等不及的跑走了,她转头去看,果然看到槐书停在了赵勋面前,拖着他的袖子。

赵勋循问的朝她这边看来。

顾若离蹙着眉回身,端茶慢慢喝着,等过了一刻,身后传来脚步声,槐书嘟着嘴重新坐下来,不高兴的道:“哥哥不愿意过来,说他在那边坐着习惯了。”

习惯什么,才坐一刻钟而已。

看来大家感觉都一样,不想和对方再有什么牵扯。

也好,顾若离不以为然,笑着和槐书说话:“你的身体还要接着吃药,多养一养才能长肉长个子,知道吧!”

槐书的个子,比起同龄孩子确实瘦小了一些,所以第一次见面她还以为他只有五六岁。

“我知道了。”槐书点头,“我以后一定多吃饭,长的胖胖高高的,像大哥哥那样!”

像赵勋?无论身高还是体形确实很不错,顾若离赞同的摸摸槐书的头。

菜一道道上上来,转眼功夫堆了满满一桌子,顾若离这边也坐满了人,刘梅给她送桂花酒,小声叮嘱道:“一会儿他们肯定要敬你的酒,你尽管喝,这桂花酒淡的,喝上十坛子都醉不了。”

“谢谢!”顾若离接了酒,“夫人坐在哪边?”

刘梅哈哈一笑,道:“我们这里的规矩,男人喝酒女人不上桌。不过你不一样,尽管放心坐着,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顾若离哭笑不得,被刘梅重新按坐了下来。

随即,鞭炮声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司璋举杯大声道:“今天原不是节庆的日子,但是我们却有好几件大喜的事,所以开了祠堂,咱们今晚谁都不要拘着,敞开肚子喝!”

有人起哄道:“老大,有什么大喜的事,你倒是说说,让兄弟们也高兴高兴啊。”

“呸!”司璋朝说话的人啐了一口,随即又哈哈大笑道,“说就说!这头一件,是我们槐书的病好了,能吃能喝,能闹能跳,是天大的喜事。这第二件,老子的病治好了,霍神医说,明年老子再生儿子,保准混蹦乱跳的能活到一百岁!这第三件,也是最重要的,霍神医往后就是自己人了,以后大家有个头疼脑热,生不出儿子的,尽管去找霍神医!”

司璋话一落,众人一阵吆喝起来,高兴的拿筷子敲着碗筷,也有人笑骂道:“老大,我媳妇还没讨,你就说我生不出儿子,你说,我这媳妇到底是讨还是不讨啊!”

四十几桌人,开怀大笑,爽朗的笑声在山间田野间回荡。

“你想讨就能讨?瞧把你能耐的!”司璋白了那人一眼,高高举着杯子,喊道,“这第一杯敬霍神医,谢谢她大人不计小人过,给我,给我婆娘,给槐书治病!”

“霍神医!”众人哗啦啦的踢开凳子站起来,动作齐整的端着杯子,朝顾若离的方向一推,“敬你!”

顾若离一口饮尽,杯底朝天的道:“多谢大家,先干为敬!”

“爽快!”众人兴致高昂,一起喝完。

酒杯再次被斟满,顾若离笑着道谢,目光朝赵勋看去。

就看到二丫正站在他身边,神色激动的不知说了什么,可赵勋无动于衷。

二丫急红了眼,似乎很避讳司璋的样子,不停的往那边看,司璋一个眼神瞪来,她缩着肩膀跑了开去。

赵勋自斟自饮,神色闲适。

“我去茅厕。”顾若离朝槐书压着唇嘘了一声,“别声张!”

槐书人小鬼大的点着头,指了祠堂后头的小径的一间草房。

顾若离提着裙子,慢慢退了出去。

她一离开,司璋放了下了酒碗,一双眼睛看着赵勋的方向,目露杀意。

“真要杀?”刘柏山有些不安,“可是,霍神医那边怎么解释?”

司璋蹙眉,冷声道:“她说了,他们不熟。既然不熟我们就不用顾忌,若她问起来,我们就咬定说放他出去了!”

刘柏山想想也对,低声道:“那您赶紧,趁着霍神医不在,免得让她看见,寒了她的心。”

“嗯。”司璋颔首,目光阴狠的朝赵勋看去。

顾若离绕过祠堂,果然看到二丫站在墙后,她喊道:“二丫姑娘!”

“是你!”二丫目露厌恶的看着她,“有什么事?”

顾若离走过去,低声道:“你方才和赵公子说什么,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她直觉不大好。

“你还管他死活?”二丫冷笑一声,推开他,“大家对你如此尊敬你就享受便是,赵公子就算被老大杀了,你也不会在乎吧。”话落,便瞪了眼顾若离,将她一推便走了,“算什么朋友!”

她往后踉跄了几步停下来。

司璋今晚就要杀赵勋?

她皱了眉,漠然转过头去,看着不远处院落,里面笑声依旧。

还有远处被夕阳晕染开色彩绚丽的晚霞,罩着群山雾气氤氲,鸟雀啼鸣……

美不胜收。

赵勋一定知道司璋会杀他吧,他为什么不着急?

电光火石间,她忽然明白过来!

明白了赵勋自始至终都不着急的原因!

她提着裙子往会跑。

槐书依旧坐在桌子边扒拉着饭,众人依旧喝的热火朝天,可就是不一样了……

“你爹和璋伯伯呢?”顾若离靠在槐书耳边低声问他,槐书抬头指着祠堂后的小屋里,“我刚刚看他们去香房里了。”

顾若离又直起身去找赵勋,人头攒动,可他的位置却空空的,不见他的人影。

心不由自主的跳了起来,静了良久才让自己没有失态,她对槐书道:“你不要乱跑,就待在这里,哪里都别去。”

槐书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