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反将/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若离小跑着过去,明明很短的路,她却觉得异常的漫长。

香房应该就是摆放恭品祭品的杂货房,顾府的祠堂旁边也有一间,里面还堆着烟火炮竹纸钱之类,寻常都是禁烟禁火。

可此刻她看过去,里面却隐约透着烛光,隐隐绰绰的有几道人影倒映在窗棱上。

顾若离紧张不已,攥着拳头快步过去,可等离还有十来步的距离时,暗影中有两道身影,无声无息的挡在了她面前。

“霍大夫!”两人面露难色,拦着她,“您现在不方便进去。”

顾若离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不是因为被人拦住,而是面前这两个人她认识:“……你们,怎么进来的?”

他们是赵勋带在身边的,十七个人中的两个。

“这……”两人很尴尬,顾若离正是因为救他们,才被司璋带到这里来的,他们没有办法对她板着脸公事公办,“这里,能困得住别人,困不住爷。”

不知道为什么,顾若离就想到了那一夜窗外沙沙的声音!

原来如此,他不着急的原因,是因为他自始至终都有把握着这里出去。

那么也就是说,那夜他们在山里,赵勋根本就是逗着她玩的!

顾若离脸色沉冷,指着香房对两人道:“我要进去!”

此刻,十几步之外,隔着一道门的香房内。

司璋被绑了手脚跪在地上,刘柏山已被打晕,人事不知的躺在他身边。

他愤愤的瞪着面前淡然稳坐的赵勋,咬牙切齿道:“这里外面的人找不到,赵七,是你出去报信的?”他和刘柏山打算将赵勋杀了,却不想被他三两下就制服了不说,更让他震惊的是,赵七的手下,竟然进来了。

“不可能!”司璋自言自语,越想越不可能,“你进山的时候眼睛被蒙,根本不可能记得路。”

赵勋端坐在椅子上,墨黑长袍,峻眉微挑,一双眼睛宛若深潭古井,幽暗的看着司璋,并不说话,而他身后立的周铮却忍不住笑了起来:“还真是不知天高地,这点伎俩也敢和我们爷叫板。”

当年瓦剌囚牢,九曲十八弯,赵勋还不是独自一人将太上皇救出来了。

“你!”司璋顿时满脸涨紫,羞愤的怒瞪周铮,可等看清一屋子人皆是早就料到的表情时,他顿时垂了头叹气道,“算了,这次是我愚蠢,大意了,我不杀你们了……”

“我认栽。”顿了顿,他羞愧的摇摇头:“你们走吧!”

司璋话落,房间里忽然寂静下来,周铮十来个人惊奇的看着他,司璋愕然抬头,便一下子落在赵勋似笑非笑的眼中,他心头一惊!

“你说笑呢吧。”胡立轻嗤一声,“让我们走,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司璋浑身一怔,骤然升起不好的预感,他看向胡立又转头去望着赵勋,不确定的问道:“你……你们想干什么?”

没有人说话,司璋却觉得毛骨悚然。

就在这时,门忽然被人推开,清风送入,幽暗的门外一道较小的身影,身姿傲然,昂首挺胸的走了进来。

“霍姑娘!”等看清来人,胡立和周铮顿时激动迎了几步,胡立笑道,“您来了,我们正打算一会儿去找您呢。”

顾若离看向他,微微颔首算作打了招呼。

“霍神医。”司璋亦抬头看着顾若离,不敢置信的道,“您……您也知道,赵七曾经出去过的事?”

顾若离走过去,望着他摇了摇头,淡漠的道:“不知道!”因为不熟,所以不知道。

“果然我司璋没有看错人。”司璋听着长长的松了口气,又忽然想起刚才没有说完的话,心头一跳急着道,“那你快走,这里危险!”

这一次,顾若离没有回答,视线直直的落在赵勋眼中。

一个清澈疏冷,宛若陌路,一个冷峻孤傲却透着一丝了然,静静对视,若眼神交汇能有声音,此刻怕是噼里啪啦的一阵惊响了。

“你想要这个地方?!”顾若离盯着他,“你费尽心机,就是因为这个,对不对?!”什么投降,什么人质,他根本就是在司璋吼第一嗓子的时候,就想到了今天的局面。

他分明早就知道了司璋有隐蔽的藏身之所,他想名正言顺的查探,想顺手牵羊据为己有而已。

只因为这里不单能住人住家,而且,还能藏兵练兵。

踞守关要,横掐延州喉脉,进可攻退可守。

这个人,果然不简单!

顾若离话落,所有人也是一惊。

司璋的问题,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理会,顾若离这边也没有和她解释透露半分。

她是怎么知道的。

赵勋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眼神晦暗不明。

“霍姑娘。”胡立柔声道,“你不要误会,我们只是……”只是需要这里。

顾若离抬手打断他的话,只看着赵勋。

赵勋未动,沉着的稳坐着,语气淡而无波:“显而易见。”

显而易见,他要这个地方,要定了!

果然啊,顾若离冷笑不已,讥诮的看着他:“所以呢,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杀人灭口抑或将整个村落都屠了?!”

“抢老子地盘?!”司璋终于听明白了,顿时怒然的瞪大了眼睛,蹭的一下站起来,可不等站稳又被周铮一脚踹跪在地上:“跪着!”

“呸!”司璋左右拱着,怒不可遏的想要起来,试了几次都徒劳无功,他眼角几欲崩裂,“赵七,你这个卑鄙小人,肖想老子的地盘,你休想!”这里是他和兄弟们千辛万苦才找到的,花费了那么多精力和钱财才造了这个村。

谁也不可能抢走。

周铮怒拍司璋的头,喝道:“嚷什么嚷,比嗓门大是不是?!”

司璋动不了,暴躁的用头撞周铮,怒不可遏的道:“老子不管你们什么人,要想要这个地方,除非我们全村人都死了,否则,永远不可能!”

“司老大。”顾若离低头看着司璋,叹了口气道,“你还不明白吗,他们根本没有打算留活口。”

司璋摇着头,咬着后槽牙:“凭什么,老子不怕他们,有本事就堂堂正正的打一架!”他们四五百的弟兄,怕他十几个人?!

“你斗不过他。”顾若离声音很轻,透着无奈,“他的八千虎贲军,距此不过百里地,半日就能将此处踏平。”

虎贲军?司璋咬住了舌头,目光呆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