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出山/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底还是孩子,赵勋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略松。

良久,他声调无波的道:“拭目以待!”

不是嗤笑,不是否定,更不是肯定,而是拭目以待。

待什么?

顾若离不解的看着他:“什么意思?”

赵勋负着手微微倾身,鼻尖便有股淡淡的药香萦绕,他几不可闻的一笑,道,“看看正义凛然,对事不对人的霍神医,会有什么回报!”话落,他直身,凌然而去!

“我……”顾若离愕然,想说什么,可显然赵勋不想再听。

“赵公子!”就在这时,二丫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焦急的道,“你没事吧,老大他们没有……”她话没说完,她看到香房门口立着两个面生的煞气凌凌的人,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变了脸色,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怎么在这里?”司璋要杀赵勋,可此刻赵勋完好无损的在这里,那也就说司璋有危险了。

赵勋冷漠的看着她。

“你……”二丫往后退了一步,不敢置信,“老大和二当家他们呢?”话落,一下子抓住赵勋的衣袖,“你把他们怎么样了,你没有杀他们吧。”

赵勋依旧不说话,视线冷凝的落在二丫的手上。

二丫害怕的缩了手,又恼又羞,她是得了失心疯吗,居然告诉赵勋司璋要杀他,却不知道最后……

“你怎么能这样。”二丫气的直抖,“如果你杀了他们,我们所有人都不会放过你的。”她说着,泪流满面。

赵勋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从她身边走过,一眼都不曾看她。

二丫噗通一声跪坐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真是傻啊,顾若离看着二丫叹了口气!

赵勋从来都不是怜香惜玉的人,在他的眼里,只有能用和无用的人,至于男人,女人,甚至于孩子……

根本没有分别!

“他们没事。”顾若离走过去,安慰道,“起来吧。”

二丫恍然抬起头来,就看到司璋和刘柏山相扶着从香房走了出来。

“老大,二当家。”二丫泪流满面,愧疚的看着司璋,她以为她的儿女情长,害了司璋和刘柏山。

司璋颔首:“我们没事,你先回去,这里的事不要声张!”

二丫欲言又止,点了点头抹着眼泪走了。

“霍神医!”司璋疲惫的走过来,忽然在顾若离面前跪下来,“多谢神医救命之恩,我司璋以及所有的兄弟们,此生以您马首是瞻,听您号令!”

她又不混迹江湖,要这么多人听号令做什么!顾若离把两人扶起来,无奈的道:“司老大,你不怪我自作主张就好了,一个谢字我当不起。”

“别说了。”司璋羞愧不已,“若是别人我还能斗一斗,可赵远山……”他摇着头,垂头丧气,“这次多亏有你在。”

刘柏山已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他扶着司璋低声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老大,只要我们都还活着,总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要是知道他带回来的是个阎王,当初他就是死也不会干那一票。

司璋抿着唇,目露坚毅,“对,只要我们还活着,一切都可能。”他说着又想到什么,忙解释道,“霍神医放心,今晚的事只有我和柏山知道,至于搬家,我会和大家再解释,往后,这个地方就会烂在我们肚子里,绝不会对外说半句,让霍神医您难做。”

顾若离和赵勋的争执他当然听到了,这才向她保证。

“好!”顾若离点头,“好汉不吃眼前亏,技不如人不丢人。更何况,对方的来头不是你我能对抗的。”

司璋点着头朝顾若离抱拳:“我这就去召集大家商量搬家的事,霍姑娘早点休息。”

“他们人呢?”顾若离奇怪,朝香房看了一眼,司璋摇着头道,“没有说,不过霍姑娘不要怕,赵远山虽是小人,但说的话向来作数,不会出尔反尔!”

在外走动,他们比顾若离知道的多,对赵勋的了解自然也清楚一些。

“好。”顾若离倒不是担心这个,只是想问一问霍繁篓的情况,“你们出去后,往哪里走?”

司璋露出不用担心的表情来,回道:“当初我们从过青阳山出来时,先去的巩昌,在那边有个山头,我们再搬过去。”

既然有落脚的地方,顾若离就不用担心了。

司璋和刘柏山往祠堂前面走,槐书和张丙中远远跑过来接他们,顾若离看了一会儿,顺着小道拐了弯回了自己原本住的院子。

赵勋的房门紧闭,里面黑漆漆的并不见人,顾若离在院子里站了一刻,进了自己房间。

“霍姑娘!”忽然,胡立自一边无声无息的过来,她微微一顿,出来看着他,疏离的道,“有事?!”

态度不如以前亲和,胡立心里叹了口气,道:“我们过几天才离开这里,霍姑娘要是等不及,我可以先护送您去延州府,先生和你兄长在那边。”

“不用了。”顾若离已经有了决定,“你将他们落脚点告诉我即可。”

胡立欲言又止,还是将客栈的地址告诉了顾若离:“……在城北,同福客栈。”

同福客栈啊……霍繁篓终于有机会住进去了。

顾若离能想象他当时的样子,颔首道:“多谢!”便转身回了房里,合了房门。

胡立垂着头,在院子里立了一刻才离开。

顾若离不清楚司璋和大家怎么解释的,但是第二天村里很安静,入夜的时候她看到有一小半人离开了村里。

人一下子少了许多,整个村都安静下来。

她没有再见过赵勋,等到第二天天黑时司璋来敲她的门,笑呵呵的立在门外:“霍神医,我们今晚就走!”

“好!”顾若离并不惊讶道,这么多人,必然要分开几波才安全,“大家的东西都收拾好了?”

司璋提着流星锤,腰间别着绳索,一副短打干练的样子:“没什么可收拾的,把财物带上就好了。”话落,目光四处一扫,露出一丝苦涩,“就是这些房子可惜了,当初可是费了老鼻子功夫了。”

不但这些房子,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可惜了。

顾若离也不知道说什么,笑着道:“那我们走吧。”话落,她反身关上门走了出来。

“你和我们一起走?”司璋闻言一怔,就见她笑着道,“嗯,我和你们一起走!”

司璋眼睛一亮,哈哈笑了起来,做出请的手势:“霍神医请!”

“司老大,请!”顾若离回礼,和司璋一前一后出了院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