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意外/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比顾清源还要年长几岁的张丙中,顾若离哭笑不得。

“张大夫。”顾若离扶不起他,便让在一边,“我不收徒弟,也没有资格收徒弟。再说,你我的年纪,折煞晚辈了。”

“大夫只论医德和医术,和年纪无关!”张丙中一脸坚定,“我张丙中信服您,所以愿意敬您为师,一辈子跟着您孝敬您老人家。”

你愿意,我不愿意啊。

顾若离无奈至极:“张大夫,你先起来。”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我教不了你,你也不能跟着我。快回去吧,别叫你家里人担心了。”

张丙中跪着不动,一副你不答应我就跪死在这里的打算:“我没有成亲,双亲也早已离世,不过没关系,从今往后您就是我的父母,我伺候您孝敬您。”

莫说十三岁的顾若离,就是她没有穿越重生前,让她做一个三十好几的男人师父,她也接受不了:“我真不收徒弟,你快走吧。”

“不走,您是师父,我是徒弟,还没有出师,徒儿不会离开师父的。”张丙中说着把酒坛子往前送了送,“师父,喝酒!”

顾若离毫无办法,她叹了口气道:“你不走,那我走了。”话落,转身就走。

张丙中跪在她身后,一动不动的挺着腰背,真诚恳切的喊着:“师父……您就收了我吧,我以后绝对不给您丢脸。”

顾若离头发都竖起来了,不由加快了步子。

张丙中在身后喊着:“师父,您就收了我吧!”

顾若离埋头走着,很怕张丙中追了上来,走了一刻她忽然步子一顿,停了下来。

只见黑漆漆的官道上,凭空出现了一辆马车,车边立着三个人高马大的男子,抱着手臂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张丙中盯着顾若离的身影,正纠结着是继续跪,还是追上前去,却看到顾若离突然被人塞进一辆马车里。

车夫扬鞭,马车如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劫匪?!”张丙中蹭的一下站起来,“师父,我来救你!”抱着包袱爬上马,追了过去。

顾若离在车里被摔的七荤八素的,她恼怒的掀开帘子,怒道:“停车!”

“霍姑娘!”车前一人驾车,两人护在两边,听顾若离问,左边那人回头过来,“事急从权,多有得罪,等到延州城再和你细说。”

“我让你们停车!”顾若离气的不得了,“不把话说清楚,我不会跟你们去延州城!”话落,她手伸向荷包,抓了把药粉在手中。

车并没有停,那人和旁边的两人对视一眼,开口解释道:“我们是延州杨氏的家丁,这一次是奉命来请姑娘去府中给我们老爷治病,我们在此等了姑娘三天,实在是太过着急,所以才出此下策,还望姑娘见谅。”

“杨氏?”顾若离没有印象,冷声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家丁这次没有犹豫,回答:“我们也只是奉命办事,至于其他的等姑娘进府后,再问我们主子吧。”话落,指了指车厢,“我们不会伤害姑娘,姑娘可以休息一会儿,等天亮我们就到了。”

顾若离没有动,风吹着帘子刷刷作响。

就在这时,身后有马蹄声传来,张丙中激亢高昂的喊道:“师父,我来救你!”

马车前面的几个人面色一紧顿时露出戒备之色,顾若离毫不迟疑,将手中的药粉朝三个人挥去!

缰绳一提,马车骤停了下来。

三个人抱住头捂住眼睛,跌倒在地上。

“张大夫!”顾若离一刻不耽误,从车里跳了出来,“快走!”

“师父……”张丙中手里还握着一把匕首,一副要拼命的架势,可不等他动手,就见顾若离已经将三个人撂倒在地,他挫败的耷拉了脑袋,“我来救您啊。”

“别废话。”顾若离指了指他的马,“拉我上去。”

张丙中眼睛一亮,一使劲儿就将顾若离拉上去,夹着马腹部冲了出去。

身后,三个杨家的家丁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捧着肿起来的脸,一边喊着:“霍姑娘……霍姑娘!”

风在耳边呼啸,顾若离坐在马上跑了许久,才暗暗松了口气。

“师父!”张丙中缓了口气,回头问道,“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您?”

顾若离要是知道也不会这样狼狈了:“说是延州杨府的人,请我去给他们老爷治病!”

“杨府?”张丙中好像想到了什么,啊了一声,惊奇的道,“是牌坊胡同杨文雍府上吧。”

顾若离一愣,问道:“很有来头?”

“当然了啊。”张丙中回道,“杨文雍可是前次辅,要不是那年额森攻京都时他得罪圣上被削官,现在说不定是首辅了啊。”顿了顿又道,“首辅啊,多大的官!”

杨文雍,她有印象,似乎听父亲提过,早年间还有位姓杨的人去过几回府中。

只是她一向不喜欢和外人接触,所以并没有见过。

“师父啊。”张丙中笑着道,“您不用担心,这个杨大人名声还挺不错的。既然来请您,就说明知道您的医术了得,特意来求诊啊。”

就是来找她才奇怪。

她根本没有和杨府接触过,他们却在这里等着她,谁告诉他们她在这里的?!

还有,她到今天为止也不过行了三次医,莫说名字都没有和别人说清楚,便是说了,他们也不可能找到这里来。

“管不住这样的人死活。”顾若离皱眉,对这个杨府满心戒备,话落又想到什么,“你别叫我师父。”她哪来资格收徒。

张丙中嘿嘿笑了起来,硕大的包袱背在后背上,挤的顾若离不得不抓紧了才不会从马后面滑下去。

“没事,没事。”张丙中一副我不在乎的样子,“您不收我没关系,在我心目中,您就是我师父。”一副打骂不走的架势。

顾若离抚额,实在纠缠不过。

“师父啊。”张丙中道,“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还要去延州吗。”

顾若离颔首道:“嗯,先去看看再说。”她打算去打听一下杨府。

繁篓也还在同福客栈。

“成,那您坐好了。”张丙中一扬鞭子,身下的马儿速度越加快了起来,天才露着白时,他们就到了延州城外!

那几个人家丁再没有追上来。

顾若离下马,和张丙中两人进城,在一家面摊上一人吃了一碗臊子面,听到左右食客都在议论杨大人的病情,传着他熬不过这两日了……

两人付银子离开,顾若离请张丙中去同福客栈帮她找霍繁篓。

张丙中对延州很熟,轻车熟路的一会儿就返了回来。

“找到人了吗?”她奇怪霍繁篓没有和张丙中一起回来。

张丙中摇着头道:“我进去打听了,里头的人说这个人五天前就没有再回来了,不过他的同伴还在里面。是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头,人很轻浮,整天在街上闲逛,您要不要去找他?”

霍繁篓不在同福客栈,没有和吴孝之在一起?!

那他能去哪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