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诊金/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找。”顾若离不想和吴孝之见面,“先去杨府打探一下虚实。”

张丙中点着头,拍着胸脯道:“这事儿我最在行,您且等着,我这就给您打探去!”背着包袱栓好马,和顾若离一起往杨府而去。

“杨府就在前面。”两人避在一个胡同口,张丙中指着不远处的三座牌坊,“师父,看到那三座牌坊了吗。都是那位杨大人的,延州数百年来,第一位三元及第,官至宰辅的人。”

顾若离顺着他手看去,果然看到三座巍峨庄严的牌坊,能想象当年这三座牌坊一座座立起来时,是多么的荣耀和辉煌。

“杨府在后面?”顺着视线看去,牌坊后能看见一幢占地很广的宅邸,添着朱漆,嵌着铜钉,很有气势!

此时,正有三三两两提着药箱,大夫模样的人往外走,边走边议论着什么,很是热闹。

张丙中点头:“那就是杨府。”他将身上的包袱丢在地上,“您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过去打听。”

顾若离一向不擅这件事,就不拦着张丙中:“有劳你了,小心一些。”

“放心。”张丙中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整理了一番衣裳,理了理发髻,大摇大摆的穿过三座牌坊去了杨府。

顾若离怕被人发现,小心探头看着,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才看到张丙中从里头出来。

“师父!”张丙中小跑过来,喘着气道,“我打听到了,杨大人真的病了,听说后事都准备好了。”

这么说,昨天晚上那几个人是真的打算请她来看病的。

可是他们是怎么找到她的?

“要不要去看看?”张丙中眼睛雪亮,泛着兴奋的光,“我还打听到,杨大人得的疟疾,拉了半个月了,连脓血都拉出来了。”

这样的人家,肯定请了许多大夫会诊过了,既然这样都治不好,她去了也不会有什么用。

“不去了。”顾若离摆手,“先寻地方住两天,找到霍繁篓再说!”

张丙中哦了一声,抄起包袱牵着马随着顾若离往回走!

“怎么着。”忽然,身后有道声音传来,似笑非笑的打趣着,“出一趟门,还捡了个人回来?!”

顾若离一怔忙回头去看,就看到墙头上趴着一人,眼眸狭长,剑眉微挑,吊儿郎当的看着他们。

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欢趴墙头,顾若离无奈失笑。

“你说谁是捡来的。”张丙中瞪眼,戒备着的看着霍繁篓,“她是我师父,你是谁?!”

霍繁篓眉梢一扬,一脸兴味的看着他:“三啊。”他指着脑袋,“徒弟先别收,给他号号脉,脑子不行。”

“嘿!你不用看病。”张丙中大怒,“你嘴这么损,简直是无药可医了。”

顾若离顿时头大,看着霍繁篓无奈的道:“别废话了,你下来,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急什么。”霍繁篓翻身跳了下来,站在顾若离面前打量着她,“先让我瞧瞧,几天没见,胖了还是瘦了。”

“还行。”霍繁篓围着顾若离绕了一圈,揽着她的肩膀,颔首道,“没胖没瘦还长高了点!”

顾若离奇怪的看着他。

以前霍繁篓不管怎么贫嘴,但鲜少会对她做亲密的动作,今天一见面他居然分外热情的揽着她肩膀。

“怎么了?”霍繁篓见顾若离盯着他的脸,不由摸了摸,“好看?”

顾若离推开他,叹气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事出反常必有妖。

霍繁篓看着和谁都能混的熟,可若想他自心里把你当朋友,真诚相待,那只怕是比登天还难。

她不觉得,那次在峡谷外救她一回,就表示霍繁篓就真心待她。

“呵!”霍繁篓眉梢高高的扬了起来,显得很高兴的样子,“还是我们三儿了解我。”又道,“不过,你先和我说说,你这几天在山里怎么样,你一个人出来,赵远山呢?”

顾若离将情况大致和他说了一遍。

霍繁篓听着,等顾若离说到槐书事便翘了嘴角,赵远山留着那孩子可不是照顾,恐怕当时若那些人真杀顾若离,那孩子可就是他手里的人质了,不过这事他不会和顾若离说,只道:“司璋白混了这么多年,连识人都不会,活该他倒霉。”

“说什么呢。”张丙中不乐意,“这个仇我们早晚会报!”

霍繁篓就轻蔑的撇了他一眼,一副你做梦的样子,转头和顾若离道:“所以你一个人出来了,后面也不打算和赵远山一路了吧。”

顾若离颔首。

“那正好。”霍繁篓指着远处的杨府,“杨大人快要死了,你随我去看看。诊金有这个数……”他竖起五根指头,“五百两,有了这个钱我们就可以自己去京城了。”

电光火石间,顾若离想到了一件事,她盯着霍繁篓,问道:“是不是你告诉杨府,我在峡谷那边的,是你让他们去的?”

“真聪明。”霍繁篓哈哈笑了起来,“不过我猜你肯定不会乖乖跟着他们过来,而且还会来这里打探虚实,所以就在这里等着你了。”

还真是他,顾若离沉了脸,还没开口,那边张丙中凑过来一脸讽刺:“你就为钱,出卖朋友啊!”

“一边去。”霍繁篓挥苍蝇似的赶着张丙中,和顾若离道,“去不去试试?”

顾若离打量着他。

霍繁篓会出卖朋友,可应该不会为了钱出卖。

那么他为什么这么做?

难道是打算借杨府的手,警醒赵勋?

或者还另有目的?

“走,走!”霍繁篓一把拉住她的手,“你一定能治好,等拿到这五百两,咱们这一路去京城,就不用饿肚子了,还能回回都住同福楼,多好!”

顾若离被他拖着,反问道:“杨大人家资富裕,不可能请不到好大夫,他们都治不好,我又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

“那些庸医怎么能和你比。”霍繁篓回头看她,笑眯眯的道,“我们三儿医术最高明了。”

顾若离才不信他没边的捧,甩开手道:“你到底什么意思,有话直说,别和我兜圈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