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熟人/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大夫年纪虽小,可医术造诣颇深!”方本超看出杨勇的疑惑,解释道,“请她为杨大人看看,或许能有法子也未可知。”

杨勇皱眉,他们府中以五百两诊金广邀名医的事,延州内外皆知,这几天他几乎什么人都见识过了,一个个都说有办法,可真正有用的没有一个!

分明就是冲着五百两来的。

“杨大爷。”霍繁篓笑着道,“她就是我让你去请的大夫,你派去的人与她正好错开了,我便亲自请她来了。”

杨勇一怔,那天他去药铺取药,正好和霍繁篓撞上,也不知怎么就聊了起来,他给他举荐了位大夫……

他也派人去请了,总觉得死马当作活马医,试一试也无妨。

可他没有想到对方年纪这么小。

“治病是大事。”杨勇目光一转,回道,“此事我不好做主,恐怕要等我大伯回府才能定夺。”

他的伯父,自然就是杨文治杨大夫了。

“我们先去隔壁看看吧,杨大人可醒了?”方本超对杨家人印象很好,高门大户,却作风正派,鲜少见到。

杨勇没说话,他身后的杨大奶奶笑盈盈的走了过来,拦着他们:“方吃了药稍好了一些,几位过去怕又惊醒了他,不如在此歇息一刻,等人醒了再请几位大夫过去诊脉吧。”

这摆明了就是不信任啊!方本超顿时老脸通红,回头看着顾若离,满眼歉意。

“看样子病者已经无碍了。”顾若离淡淡笑道,“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

霍繁篓冷笑了笑。

“既来了,怎么着急走了。”杨夫人一看事情僵持下来,便上来打圆场,“再坐会儿。”

她又不是来做客的,若不是被霍繁篓拖着,她根本连门都不会进。

顾若离和方本超一起往外走。

“大爷。”忽然婆子掀了帘子回道,“治大老爷到了。”

杨勇应是忙迎了出去:“大伯,您回来了!”

“你父亲刚刚吃了药睡了?”杨文治穿着件墨黑的直裰,花白的头发,不如第一次见面时的神采奕奕,顾若离立在方本超身后,没有立刻上前。

杨勇回道:“早晨泻了五次,喝了一剂药,刚睡着。”他说着,叹了口气。

方本超想上来说话,却几次都被杨勇打断。

“大伯!”杨大奶奶迎了过来,一屋子人挤着看着心里烦,“方大夫说请了位神医来,还说能治好父亲的病。”语气含着讥诮,“正要走呢。”

连杨文治都治不好的病,一个小丫头也敢夸海口。

杨文治不悦的看了眼杨大奶奶,那边杨清辉拉着杨大奶奶,摇头道:“母亲,您说这些做什么。”

顾若离打量了眼杨清辉,后者向她尴尬的笑笑,拖着杨大奶奶退开。

“霍大夫。”杨文治看见顾若离,面上一怔,走了过去,顾若离这才上前一步,行了礼:“杨前辈!”

杨勇和杨大奶奶面面相觑,杨勇问道:“大伯和这位姑娘认识?!”

“不错。”杨文治关切的看着她,“霍大夫何时来延州府的,一路可还顺利?!”

“刚刚才到,不知杨大人如今身体如何了。”顾若离对杨文治的印象很好,所以说话便客气了许多。

“不好。”杨文治无奈叹气,随即又想起什么来,看着顾若离,“霍大夫来是因为……”

顾若离点了点头。

“这真是机缘。”杨文治面露希翼,颔首道,“请随我来。”

“伯父。”杨大奶奶委婉的提醒,“父亲身体虚弱,哪还能经得起……”他觉得杨文治是被失败弄的急躁了,他治不好的病,居然寄希望在一个小丫头身上。

她话没说完,被杨清辉打断:“伯祖父,您去忙吧,祖母这里我来照看。”

杨文治赞赏的看着他,微微点头。

“你这孩子!”杨大奶奶推开杨清辉,不悦的道,“他们分明就是来骗钱的。”

杨清辉低声道:“娘,您怎么能以貌取人,祖父的病已然如此,多一个人就很可能多一线生机啊。”

杨大奶奶想说什么,到底没舍得当着外人的面训斥自己的儿子。

“小辈口无遮拦,霍大夫见谅。”杨文治向顾若离道歉,可话落想到她的年纪,顿觉失言,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做出请的手势,“我们先去看看病证吧。”

顾若离也很尴尬,点了头和一行人去了隔壁。

他们一走,杨夫人呵斥杨勇和儿媳:“都这个时候还胡闹什么!”话落叹了口气,“你们也别陪着我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你妹妹她去了,若你父亲也……我也活不成了。”

“娘,您别胡思乱想,父亲一定没事。”杨勇还是不放心:“让清辉陪着您,我去隔壁看看。”

杨文雍养病的卧室就在旁边,虽开窗户通风,可房间里还是有股骚臭味,几个婆子丫头守在床边正换着被褥,扼在盆里的床单露出一摊摊带着血丝的黄水。

杨文雍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面色蜡黄,眼窝深陷,一双搭在锦被上的手,鸡皮起皱包着骨头……

“霍大夫,请!”杨文治指了指床,请顾若离去诊脉。

顾若离颔首,却是喊住端着盆的婆子:“稍等!”她走过去,捻着染了污秽物的床单……

张丙中干呕了一声:“师父,脏!”话落,捏着鼻子过去,打算帮顾若离拿。

“不用。”顾若离朝他笑笑,细细看着床单上的东西,又捻了在手指上,试粘稠度。

杨勇正好进来,一脸愕然,捂着嘴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还没见过哪个大夫看病人排泄之物的。

还说大夫,这样不讲究的人,不是乞丐也是出身低贱之辈!

“霍大夫你这是?”杨文治过来,面露不解,顾若离笑笑将床单放回盆里,“我看看大便的颜色浓稀。”话落,神色自若的和一脸扭曲的婆子道,“劳烦给我打盆水!”

“哦,好!”婆子忍着恶心,指了指盆问顾若离还要不要,顾若离摇头,她飞快的提了出去,打水进来!

杨文治很吃惊,她年纪这么小,行医手法这么老道,且心性沉稳还如此能吃苦,他行医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遇见。

此女,将来前程不可估量。

顾若离不知道杨文治的想法,洗了手,在床头的杌子上坐下来,凝神号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