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谦和/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住口!”杨文治清醒过来,“不懂的事也不知谦虚,你不及清辉半分。”

杨勇面色一僵,喃喃喊道:“伯父!”

“退下。”杨文治不再看他,转眸对顾若离道,“你说的没错,他确实自一个多月前就有反复,只是不曾腹泻我就未放在心上,是我疏忽了!”

“前辈!”顾若离怕他受刺激,尤其他这样的年纪许多大夫已不再看病就诊,因为只要略有差错就能毁了一世生名,“此病确实少见,我知道也是早年间我师父与我说过一回。要不然,晚辈也只会当做疟疾。”

在此时,还没有慢性结肠炎一说,亦无法单一从表象病症区分,若是在现代用大便做隐血化验,轻易就能分辨。

她能得出这个结论,不但因为她有过经验,也因为杨文治前面已经用了几个方子却没有效果得出的结论。

“老夫惭愧。”杨文治颔首,回道,“这就开方子,此番得亏霍大夫提点,若不然真要延误兄弟性命了。”

顾若离尴尬的笑笑。

杨文治走到桌前提笔飞速的写了药方,给杨勇:“速速煎来!”

杨勇愣愣的拿着方子,惊愕的看着他:“大伯……这是……”

“还不快向霍大夫赔礼。”杨文治心情畅快起来,有了信心,“若非她指点,你父亲的性命恐怕真难以保住了。”

小姑娘说的是对的?杨勇看向顾若离,喃喃的道:“……她指点您?”

“不错!”杨文治颔首。

杨勇点头:“是……是!”话落,飞快的拿着药方到门口喊自己的常随,“快去快回。”

“族兄。”杨夫人由杨清辉扶着进来,她眼睛里满是期待,“这么说老爷的病有治了?”

杨文治颔首,笑眯眯的点头:“有治了。”话落,他看向杨勇,“还不快向霍大夫赔礼。”

杨勇很了解杨文治,所以脸涨的通红,当着儿子的面,他走过去朝顾若离长长一揖:“方才多有冒犯,还请霍大夫大人大量,原谅在下!”

“哼!”张丙中昂着头道,“一点诚意都没有。”

杨勇一怔,尴尬的立着。

顾若离没理他,更没有接话。

杨夫人就满脸笑容亲昵的握住顾若离的手:“有劳姑娘援施圣手,若我们老爷的病真的好了,我们一定重金答谢!”话落,又道,“来人,快请霍大夫去客房歇息!”

“不用了。”顾若离和霍繁篓对视一眼,“我们有地方落脚。”话落,又和杨文治道,“若杨大夫有事,可再派人去寻我,我这两日都会在延州。”

“好。”杨文治抱拳:“此番恩情,老夫铭记在心。”

杨夫人欲言又止,杨文治解释道:“霍大夫不愿留下,怕是不习惯府中规矩。让人送他们去同福楼,帐就算在我们杨府头上。”家里这样态度,顾若离不愿住他能理解。

杨夫人颔首,朝自己身边的婆子打了眼色。

“那就多谢了。”顾若离没有推辞,“告辞。”

方本超有些憋闷,敷衍的抱了抱拳,道:“杨大夫,在下也告辞了!”便和顾若离一起出门。

顾若离等人一走,杨文治便回头看着杨勇,不悦的道:“这般沉不住气,平日我和你父亲是怎么教你的。”

杨勇不敢多言,垂着头,杨清辉调解道:“伯祖父,我父亲也是着急。”

“他什么心思我心里明白。”杨文治不想再说,摆手道道,“清辉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吧。”便捻了针去给杨文雍施针。

顾若离并没有住同福楼,而是在杨府不远的庆阳楼住下来。

“顾三。”霍繁篓倚在顾若离的房门外,“我有事和你说。”

房门打开,顾若离穿着白天的那件素面的褙子,披着湿漉漉的头发,面颊红扑扑的,身姿纤细,宛若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蕊:“什么事?”

“进去说。”霍繁篓一闪身进了房里,顾若离关了门给他倒了杯茶递过去,自己坐在一边擦头发,“说吧。”

霍繁篓喝了口茶,盯着她的脸,忽然伸手过去想要摸一摸,顾若离拍开他的手:“有话说话,动手动脚的!”

“你这脸上的东西,洗不下来?”他托着腮一脸的好奇。

顾若离放了帕子,看着他道:“谁说我脸上有东西了,本就是这副容貌!”

“呵!”霍繁篓笑立起来,他又不是没有见过顾若离的容貌,“行,行,你这样别人认不出,也不会有什么红颜祸水之类的事,往后就这么打扮,好的很!”

那就没有人能看到她真正的容貌了!

顾若离不想和他说这些无聊的话题,便道:“你到底打算做什么,又是搭上杨府,又让我去诊病……”她打量着霍繁篓,“我看你不是为我们去京城后多条路,而是让自己多条路吧。”

“双赢,有什么不能的。”霍繁篓一副磊落的样子,“只要杨大人不死,你就是他的救命恩人,就要感恩戴德。”

顾若离不想理他,低头喝茶。

“我说,这么久庆阳那边都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有人怀疑你的身份,应该是没将一个丫鬟放在眼里。”霍繁篓凑过来,目光闪烁,“你别小心翼翼的了。再说,你的脸我都认不出来,不会有事。”

“你想做什么。”顾若离对他已经有了了解,若没有算计他不会颠来倒去说这么多废话,“我告诉你了,不准胡闹!”

“我能做什么?!”霍繁篓漫不经心的站起来,摆着手往外走:“你歇着吧,我出去逛逛,晚上不回来吃饭!”话落,开了门步子飞快的出去。

“霍繁篓!”顾若离追了几步,他已经没了影。

霍繁篓的目的,顾若离已经猜到了七八分,她打算晚上找他说,可晚上他回来的很迟,早上天不亮又没了人影。

“师父!”张丙中从外面进来,坐在顾若离的对面,“找遍了,也不见霍兄弟的影子!”霍繁篓说他和顾若离是兄妹,可他怎么看怎么不像。

哪有这样的兄长,太不负责任了。

顾若离沉了脸,不想等霍繁篓了,便看着张丙中,正色道:“张大夫……”

“别。”张丙中眼睛骨碌碌一转,嬉皮笑脸的,“您喊我阿丙就行了。”

顾若离无奈的叹了口气:“阿丙,我不收徒弟,也没有这个资格。更何况,我此去京城路途遥远,吉凶难测,你不能跟着我给自己招祸,我们就此别过,他日等我事情办完,一定去巩昌找你们。”

“师父!”张丙中蹭的一下站起来,“我说过,往后您在哪里徒儿在哪里,莫说您赶我,就是您打我,我也要跟着您。”

顾若离扶额,苦口婆心的:“我真的不方便。”她话还没说完,张丙中就死皮赖脸的拉着小姑娘的衣角,“师父,我不走,除非您杀了我。”

“张丙中!”顾若离也恼了,哪有逼着人收徒弟的。

张丙中心里打定了主意,他想医术上更上一层楼,就一定不能再窝在村里,他要出去见见世面:“我和老大说了,不学成绝对不回去,您这会儿让我走,我无脸见江东父老啊!”

顾若离无语!

“霍大夫。”方本超从门外匆匆进来,一见里头的情景脚步一顿,“这是怎么了。”

张丙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张大夫,我师父要赶我走,您帮我劝劝。”

“这……”方本超本来还奇怪顾若离怎么收了个年纪这么大,资质还很差的徒弟,今天算是明白了,原来是他死皮赖脸的黏着不肯走,“先别说这个,杨大夫和杨大爷在楼下,说求见您。”

“见我?”顾若离不解,方本超解释道,“看样子是来给你赔罪的,现在外头都传遍了,你治好了杨大人的病,医术比杨大夫还要好。”

顾若离立刻就想到了霍繁篓,没有他作祟,此事不会传的这么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