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赔礼/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若离站在二楼的走廊往下看。

果然看到客栈的大堂内,杨文治和杨勇以及杨清辉正一前一后带着一队的提着礼盒的小厮立着,

此时正是中午,楼下坐了许多食客,杨家叔侄又是城中名人,他们一出现众人都纷纷上前来打招呼。

“杨大夫和大公子来庆阳楼用膳?若不嫌弃就坐我们那桌吧。”有人上来恭敬的邀请,又吩咐小厮,“把饭菜撤了,重新再上。”

杨文治摆手,笑着道:“我们过来不是为了吃饭,各位勿忙。”

“可是给杨大人治病的霍大夫也住这里?”搭话的人立刻就道,“杨大人痊愈,全赖此人是真的吗?”

杨文治颔首,回道:“确实如此。”

四周顿时一片嗡鸣声。

自昨天开始,城中就流传着一位霍大夫起死回生,治好杨文雍的话。

今天一早,杨文雍病情好转,杨家欢天喜地,连守门的婆子说话声都大了几分。

原来是真的,真的有人治好了杨大夫治不好的病。

杨大夫是医圣啊,连他都治不好的病,那个大夫却有办法,医术造诣得有多高!

“那杨大爷差点把人轰走的事,也是真的?”旁边有人凑过来,觑着杨勇,没想到杨家的人也会做这种瞧不起人的事。

杨勇满脸通红,别着脸不说话。

“事情有些误会。”杨清辉护着父亲,笑道,“今日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向霍大夫道谢的。”

众人露出原来如此的样子,迫不及待的满客栈找那个医术了得的大夫。

杨文治快走了几步,迎到楼梯那边,朝着上头下来的三个人抱拳,态度极其谦逊:“霍大夫!”

几十双的视线,唰的一下,落在方本超身上。

一个个又是钦佩,又是赞赏!

年纪才四十出头,可真是后起之秀,能力了得啊!

可不等大家赞扬的话想完,就见走在方本超身边的一个貌不起眼的小姑娘停了下来,朝着杨大夫福了福,声音清脆稚嫩的道:“杨前辈您有事吩咐人来说一声就好了,何劳您亲自过来。”

“不来老夫心中愧疚。”杨文治回道,“前日在府中家人太过失礼,还望霍大夫宽宏,原谅他们的无知之过。”救命之恩,就算是以性命相抵也不为过,如今只是请罪而已,杨文治自不可能端着架子。

杨勇攥着拳头,憋的脸若猪肝,那天他就知道,顾若离不是好相与的性子,若是她此刻顺势拿他出气,他还真只有受着的份。

“不敢!”顾若离摆手,上前扶了杨文治的手臂,“病症是您主治,我只是动动嘴皮子罢了。再者,贵府也不曾慢怠我等,何来赔罪一说。”

杨勇一怔,看着顾若离眼露感激,暗暗松了口气。

顾若离话落,楼下翘着脑袋看热闹的食客们,几乎惊掉了眼珠子。

合着不是那位四十来岁的大夫。

而是这个十来岁的小姑娘?

居然治好了杨大夫治不好的病,救了杨大人的命?!

噼里啪啦的筷子,酒杯,掉下来,大堂里寂静无声,一双双眼睛看着顾若离,除了好奇便是不敢置信。

“雁南!”杨文治回头唤杨勇,“还不快来给霍大夫赔罪!”

杨勇垂着头快步过去,一揖到底,羞愧的道:“前番在府中出言不逊,多有得罪,在下给霍大夫赔罪。”

顾若离侧身让开。

“家父的病情已经稳定,今早还喝了半碗粥。”杨勇羞愧不已,那日他确实着急了点,说话没有分寸,如今父亲的病居然真的就被这位姑娘治好了,他这脸都无处放。

“这一切得亏姑娘,在下实在感激不尽。”杨勇话落,招手让杨清辉过来,“请受我父子一拜。”

顾若离虚虚的伸手,客气道:“杨大爷,杨大公子客气了,快请起。”

“这是一点心意。”杨勇起身,让杨清辉将礼盒提过来,“望霍大夫不要嫌弃。”

杨府早就说好的,谁治好了就给五百两的诊金,现在自然不能说话不算话。

“这……”顾若离觉得应该要推辞一下,可杨清辉动作比她快,让小厮一溜儿的将东西提上楼去了,她无奈笑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杨勇回道:“应当的。应当的。”顾若离没落他的脸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霍大夫。”杨文治语气谦和,“请这边稍坐,老夫有一事不解,还望不吝赐教。”

顾若离道:“不敢说教,前辈请。”和杨文治一行到空的桌边落座。

“你前日所说的慢心结肠炎,是如何辩证的,老夫查阅了许多医书,却不曾见过记载过。”杨文治道,“可有出处?”

旁边的食客一听杨文治的问题,也不吃饭了,顿时竖着耳朵听。

“医书并不曾记载,前辈查不到也是正常。”顾若离笑着给杨文治解释,“不过在《古今医按》中有过类似病例记载,至于病名前辈不必在意。”

顾若离一说,杨文治便想了起来,颔首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病症确实相同,不曾想竟有人定了这样的病名,很是合理。”

顾若离点头应是。

“不过,此证发病缘由虽尚不能明确,但可知的是和病者心情有着莫大的关系。”顾若离看了眼站过来的杨勇,接着道,“还要杨大人保持心情舒畅,莫操劳过甚,忧思忧虑。”

杨勇听着一怔,因为太上皇以及被削职的事,父亲确实是忧思忧虑郁郁寡欢……原来他的病情和心情也有关系。

“素体脾虚,湿困气阻,脾虚湿盛,清浊不分。”杨文治颔首,赞同道,“确如你所言,老夫回去定会提醒他。”

顾若离点头。

两人话落,旁边听着的人就窃窃私语起来,议论着顾若离,有人好奇不已,这么小的姑娘医术真的如此高深,有人亟不可待的凑过去问道:“霍大夫,我儿七岁,也时常腹泻腹痛,会不会也是这样的病症?”

“那到不一定。”顾若离看着来人,笑道,“腹泻腹痛有很多可能性,若时常发作还要仔细请大夫诊断一番,平日里饭前便后洗手,注意卫生!”

那人恍然,点着头道:“他太皮燥了,整日里不着家,回来后抓着东西就往嘴里塞。按您的意思是,他这是吃了脏东西了?”

没有看到孩子,顾若离也不好断言,笑道:“不排除这样的可能,不过饮食卫生还是要警训他。”

那人点头不迭。

旁边的人一看这人问了,顾若离好声好气的答了,顿时挤开对方,上来问道:“霍大夫,我牙疼了小半年了,你可有什么好的办法?”

明天周末啦,走……咱们郊游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