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不善/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大夫,求求您救救我爹!”小厮噗通跪在她面前。

“站住!”那六个官兵追过来,怕染病并不敢立刻上前,指着小厮喝道,“给我回去,否则格杀勿论!”

小厮扶着老人,哀求的看着顾若离。

“谁都救不了你们。”官兵喝道,“你们死就死了,竟然还跑出来害人,有没有良心!”

小厮满脸死灰,而他身边的老人呼呼喘着气,根本早就说不出话来了,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顾若离没动,看向官兵问道:“劳烦问一下,你们打算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官兵不耐烦的道,“这种病传染极快,你再逗留就连你们一起关起来!”

这么说,他们的措施和张丙中说的一样,将所有人集体关起来,让他们自生自灭!

“小哥。”顾若离不再和官兵说话,看着小厮问道,“你们村还有多少人得了这样的病?”

小厮一怔,瑟缩了一下,支支吾吾的道:“我们大半个村都染上了。”他们村男女老少一共一百四十二人,三天染上瘟疫的人数是三十四个,昨天死了四个,又有许多人被传染,他没敢回去,也并不清楚。

“回去吧!”顾若离看着小厮道,“正如他们所说,你们不该出来的。”

小厮一怔,满眼绝望的看着顾若离。

“你快走……”老人打着小厮,赤红的脸上淌下两行泪来,口齿不清,“我们死不足惜,可不能害别人啊。”

“爹!”小厮抱着他爹,老人推着他,“快离开这里,别管我。”父子两人如同诀别,推搡着哭的撕心裂肺。

顾若离拧着眉低声道:“我和你们一起回去。”她话落,看向官兵,“我是大夫,让我进村行不行。”

那六个官兵就跟看怪物似的瞪大了眼睛,其中一人道:“你疯了吗,这是瘟疫,莫说你是大夫,就是天王老子进去了也没命活着出来。”

“让我试试。”顾若离抿着唇,“这病也不是绝症,能治好的。”

官兵一副懒得和她说的样子,反正能把小厮父子俩带回去就成,至于顾若离要不要进去,就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了。

“回去。”官兵指着小厮父子两,“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小厮看着顾若离,她点了点头:“回去吧!”小厮应是,抹着眼泪背着自己的父亲一步一步的往回走。

顾若离跟着上前,霍繁篓拉住她,却没有说话。

顾若离道:“若没有遇到当然和我无关,可是现在他们就在眼前,我做不到无动于衷。”

霍繁篓翻了个白眼:“我说不让你去了?我是说你就这样进去,没有什么预防的措施?”

“有!”顾若离笑了起来,看着他,“当然有!”

霍繁篓哼了一声。

“我和您一起去。”张丙中道,“我能帮忙!”

“好!”顾若离看着他道:“我们将药都带上!”

张丙中应是,几个人将车上的包袱都背在身上,又将马车寄放在客栈,往刘家村走。

刘家村被官兵围的严严实实,连一只苍蝇都难逃出来,小厮和他父亲一到村口,就被一个穿着朱红袍服带着官帽的人踹了一脚,喝道:“再逃一个试试,立时就将你们烧了。”

“官爷……”小厮不敢再顶嘴,回头看着顾若离,“霍大夫……”

顾若离上前低声道:“你先进去,把你父亲照顾好。”

“是!”小厮言听计从,背着老人快步穿过守着的关卡回了村里,又站在村口眼巴巴的看着顾若离。

村里很静谧,方才冒烟的地方已经没有了,静悄悄的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感觉。

“你们是什么人。”那人走过来拦在他们面前,腰间的刀哐一下抽出来,威吓着,“这里的人都得了疠疫,你们快离开。”

顾若离站着没动,她没有想到衙门在处理瘟疫的事情上这么武断!

大头瘟并不难治,难的是病人康复的速度,远不及传播和死亡的速度。

可也并非一点机会都没有。

顾若离拧着眉和霍繁篓对视一眼,她看着那人道:“我是大夫,让我进去,是死是活我自己负责。”

“嘿。”那人哈哈大笑,“大夫要是有用,当年窑子沟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别以为自己能耐,进去了一样是个死!”话落,赶着他们,“滚!”

顾若离抿着唇,霍繁篓挨着她低声道:“我们走村后。”

“行。”她点头道,“你留在外面接应,我和阿丙进去。”她们没有要,必要有人在外面接应。

霍繁篓真正要说话,忽然身后传来马蹄声,她们循声回头,就看到十几辆车朝这边快速跑来。

“霍大夫。”车停下,杨文治当先下车,看见顾若离在这里激动的道:“原来你在这里。”

“您这是……”顾若离看着杨文治,又打量着后面几辆车里下来的十五六个人,随后还在人群中看到了方本超以及刘大夫,还有上次在军营见过的黄大夫,“都来了,是为了这里的疫情吗?”

“老夫请周大人下令,派了一些大夫来。”杨文治低声道,“大头天行不易控制,可作为大夫我们不能熟视无睹,心安理得的躲在城里,总要做点什么,才能换个心安啊。”

有杨文治在就不用怕了,顾若离点着头,道:“那我和您一起进去。”

霍繁篓看着一老一少,撇撇嘴,咕哝道:“菩萨还真多!”

“好!”杨文治颔首,这才看向陈虎,陈虎已经认出他来,点头哈腰的道,“杨先生,您怎么来了,这里凶险的很!”

杨文治沉着脸,回道:“老夫是受周大人所托,带城里的大夫们来这里治病,陈大人也拦?”

“不敢!”陈虎心头冷笑连连,面上却不敢露,“您尽管进去。”

杨文治不再和他多说什么,回头对走过来的十六位大夫道:“各位,既然来了,就随老夫进去吧,若能控制疫情救百姓于水火,也不枉我们学医一场。”

方本超看到顾若离高兴的过来,低声道:“你前脚走,后脚杨大夫就去找你了,没找着你,就让我跟着来了。”话落,指了指里头,“听说是疠疫,死了好些人了?”

顾若离点头,凝眉道,把她知道的情况说了一遍。

“您是不是好法子?”方本超如今对顾若离是无条件的信服,大头瘟他虽也能治,但是发病太快,根本来不及。

最重要的是,大夫也难幸免,很有可能被传染。

“不知道有没有用。”顾若离回道,“稍后我和您再细说。”她一顿朝对面看去,有几大夫目光一闪,古古怪怪的避开她。

她不认识他们。

方本超并未察觉,等着那些人的答复。

“杨大夫。”刘大夫和黄大夫走过来,立在这边,轻声和顾若离说着话。

杨文治就看着剩下的那些人。

“这位是……”有位圆脸细眼的大夫走过来,盯着顾若离,“杨大夫不介绍一下?”

杨文治便顺着他的话介绍:“这位是霍大夫。”又和顾若离道,“这是钱大夫……唐大夫,赵大夫……”皆介绍了一遍。

顾若离一一打了招呼。

“哦。原来是霍大夫。”钱大夫呵呵笑了起来,“方才我们未到,霍大夫就准备进去了,后生可畏,可是霍大夫已有有效的办法了?”

他话一落,大家就都看着顾若离。

杨文治面露期待,大头瘟这里所有人都会治,可是要控制疫情,说实话他们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顾若离打量着钱大夫,她不认识这人,怎么就惹了他来势不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