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丢脸/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钱大夫几个人吓的脸色一白,拔腿就想跑。

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这么多人要真是围上来,一人一拳也能要他们的命。

“拦住他们。”刘二牛义愤填膺,当时大夫们来时只有他一个人在村口看的清清楚楚的,所以格外的清楚这些人的嘴脸,“别让他们给跑了。”

刘二牛话落,钱大夫几人的前路,骤然被村民拦住,一双双眼睛,不忿的看着他们。

“你们想干什么。”钱大夫和唐凹对视一眼,几个人凑在一起,心里砰砰的跳,“官兵就在外面,只要你们敢动手,就将你们全部就地格杀。”

刘二牛朝他们呸了口,叉腰喝道:“就地格杀,那就让他们进来啊。”他话落,旁边不知道是谁补了一句,“几位大夫仁义之心,愿留下为刘家村治瘟疫,却不慎染病,皆不治而亡,实在是可惜啊……”

此人话一落,钱大夫腿一软,吓的差点跌倒。

刘二牛眼睛一亮,点着头:“对!染了瘟疫,一把火烧了,谁管是打死的还是得病死的。”

周围村民哈哈笑了起来,人越聚越多,将他们围在中间。

顾若离站在外面推了推霍繁篓,蹙眉道:“你挑什么事,别乱说话。”

“放心不会出人命。”霍繁篓笑的一脸无所谓,“你看他们吓的……多有趣。”

顾若离懒得和他说,他就勾着他的肩膀,笑呵呵的道:“难得歇会儿,看戏!”

这边,刘二牛和刘庆刘贺带着头,一步一步逼近钱大夫他们,刘庆更是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问道:“先打谁?”

“钱大夫,此人最贪生怕死,还一肚子坏水。”刘二牛话落,突然旁边就有村民喊道,“还有旁边那位唐大夫,我去过他们医馆,一进门就要交五文钱,还让药工给我看病,抓的药差点没把我给吃死。”

“庸医。”有人喊道,“打他们。”

钱大夫一头的冷汗,早知道他就不进来,心里想着他看到了顾若离站在人群外面,嘴一张喊出口的话硬生生吞了下去。

就是被打死,也不能丢了这脸。

忽然,身后有大夫哎呦一声,捂住了脸,钱大夫吓的一跳,回头去看,就看到随着他一起来的一位陈大夫脸上糊了一脸的蛋黄,蛋壳还黏在鼻梁上,样子又奇怪又滑稽。

“你们,大胆!”钱大夫大喝,可根本没有人听他的,就听刘二牛喊道,“妮儿娘,你这鸡蛋留着给妮儿吃,要想出气就去回家端盆洗脚水,泼他们脑袋上。”

众人哈哈大笑。

钱大夫脸色惨白。

“知道错了吧。”刘二牛斜眼看着钱大夫,“你没用,不代表别人也没有,天不绝我们刘家村,派了这么多好大夫来救我们,大伙儿说是不是。”

旁边的人一起附和,喊着。

“人趋吉避凶是本能,可你们身为大夫,却一点善心都没有,你们对得起你你祖宗,对得起授你课的恩师么。”刘贺也跟着呸了口,想到当初自己的父亲生不如此,心里就痛的不得了,“还有脸进村来打探情报,也不嫌丢人。”

钱大夫几人脸上五颜六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住手。”陈虎带着五六个兵,蒙着脸从村外走了过来,本欲说话,却一眼看到站在一边的顾若离,立刻就点头哈腰的过去,“霍大夫,没惊着您,耽误正事吧。”一改先前的态度。

“没事。”顾若离笑笑,“辛苦陈大人了。”

陈虎摆手:“不敢。你们几位才是真的辛苦,这次真是得亏你们了。”话落指了指那边,“您歇着,我把这些闹事的都带走。”

顾若离颔首。

“陈大人,快救救我们。”唐凹在人群里拼命的挥着手,“这些人疯了,意图不轨,快将他们都关了。”

陈虎根本不搭理唐凹,走过去和刘二牛以及刘庆刘贺道:“这两日周大人要来,你们给我点面子,弄的太难看,我可就领不到功了。”

“成。”刘二牛笑着道,“看在您面上,今天就放他们一马,下一回再看到他么进村里来,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陈虎哈哈笑着,拍了拍刘二牛的肩膀。

村民们这才让开一条道,钱大夫等人见退路出来,立刻抬脚就朝外头跑。

“等下。”刘庆大喝一声,“你们的药还没有喝,外套也都脱了烧了。”

他们哪里还有耳朵听。

“去追。”陈虎吩咐手下,又对刘庆道,“药给我,我端过去。”这事儿可不能马虎。

刘庆颔首。

顾若离一进祠堂,赵大夫他们就围了过来,顾若离一愣朝坐在一边歇息的杨文治看去,就听他道:“几位打算留下来帮我们。”

“真是太好了。”顾若离含笑,和赵大夫几人一一见礼。

赵大夫摆着手:“惭愧,一开始我们就该来帮忙的,如今才来实在是……”

“人从本心,赵大夫不必如此。”杨文治含笑道,“如今正缺人手,几位来我们求之不得,别的事休要再提。”

几人朝杨文治以及顾若离抱拳。

“霍大夫。这开水煮沸,煮醋真的能消毒吗?”赵大夫心里村了许多了疑惑,迫不及待的问着。

“是!”顾若离过去给刘二牛的爹换药,赵大夫在一边打下手,她含笑和几个人道,“不过也不是全然靠这些,主要还是隔离,不要接触病人,交叉感染。”

赵大夫点头不迭:“说的有道理。”

“当年窑子沟,要是也能这样,恐怕也不会死那么多人了。”马大夫羡慕的看着门里门外有条不紊的忙碌的人,“还是刘家村有福啊。”

顾若离笑笑,听到隔壁的村民唤大夫,她四处找张丙中,赵大夫笑道:“我去吧,既是进来了,就不能束手旁观!”话落,挽起袖子就过去了。

“我去那边的大宅帮忙。”马大夫道,“那边病人多,怕杨大夫他们忙不过来。”

另外一个李大夫,一个王大夫皆笑道:“那我们去村里走走,看看可有被传染的人。”

几个人留下来,本就有这个打算,更何况,钱大夫他们的狼狈他们可是看在眼里。

还是他们明智,不然今天就丢脸了。

顾若离笑笑没拦着。

钱大夫在村口被追上,脱了衣裳喝了药才出村,几个人如死里逃生一样,一出去就毫无形象的坐在了地上抹着汗。

“这些人太刁了。”唐凹道,“最可恶的是杨文治和那个什么霍大夫,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钱大夫摆着手,吩咐一边守着关卡的官兵:“帮我倒碗茶来。”

那官兵扫了他一眼,一脸不屑。

“嘿。”钱大夫大怒,“你叫什么,我立刻就告诉你们大人,让你滚回去种田去。”

官兵拿眼角看他,指了指正走过来的陈虎:“大人来了,你去吧。”

钱大夫气的倒仰。

“嚷什么呢。”陈虎大步走过来并不看钱大夫,而是盯着那个兵问,“怎么回事。”

官兵就回道:“老大,他让我给他倒水,我现在正当差,没空。”

“你那什么眼神。”钱大夫大怒,站起来瞪着他,一副要找回场子出口气的架势,陈虎一看就皱着眉头道,“你们要是没事就赶紧滚,碍手碍脚的。”

“你!”钱大夫脸都绿了,陈虎一开始对他们可不是这个态度,这变脸比翻书还快,“小人。”

陈虎鼻孔对着他,无所谓的道:“老子从来就不是君子。你们他妈要是把瘟疫压了,也让我能领功,我他妈贡着你都成。”

钱大夫哑口无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