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功赏/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多了四个大夫,大家就分成两班,一轮一天一夜,第二日便休息。

顾若离和杨文治一起用晚膳,桌子上大家虽疲惫不堪,但心情却格外的好,张丙中道:“这下轻松多了,让周大夫他们盯着,我要好好睡个一天。”

“这两天辛苦大家了。”杨文治赞赏的看着众人,“刘家村的疫情能这么乐观,老夫倍感欣慰。想起当年窑子沟的情景,还依旧存有余悸,愧疚不已。”

“也是不得已,当年我等也尽力了。”黄大夫叹气,放了手里的碗已经没了胃口,“此次刘家村,也算是以慰我们心中的愧疚吧。”

杨文治颔首,那边方本超也点头附和道:“这次能控制这么好……”他看向顾若离,“得亏霍大夫的一系列办法,若没有这些,恐怕情景一样不乐观啊。”

顾若离一顿,正要说话,杨文治已点头道:“确实如此,霍大夫功不可没!”

“我……”她想解释,霍繁篓踢了她一脚,点头道,“我也觉得是,我们三儿功不可没!”话落,一副理所当然,沾沾自得的样子。

顾若离无语!

“老夫以茶代酒。”黄大夫端起茶盅,“替刘家村百姓,多谢霍大夫,多谢各位!”

众人都举杯碰了碰,说笑着各自去歇息。

“在座都是前辈,你说那话做什么。”回去的路上顾若离瞪霍繁篓,“再说,药方,治病我也没出什么力,你说的好似他们都歇着的一样。”

霍繁篓不以为然:“有功不领就是傻子。”他伸手揽着顾若离的肩膀,嬉皮笑脸的道,“再说,我还靠你博前程呢,你要籍籍无名,我还怎么混!”

“懒得和你说。”顾若离推开她去了刘占山家,“睡觉!”便关了房门睡觉去了。

身后有人偷笑,霍繁篓回头白了眼张丙中:“笑的跟老鼠似的!”

“就你好看。”张丙中也哼了一声,“男不男女不女的。”话落,在霍繁篓脚踢过来前躲进房里关了门。

大家好好睡了一觉,第二天去换赵大夫等人,几个人熬了一夜挤着病人靠着打盹,杨文治过去和赵大夫道:“辛苦了,快去吃饭歇着吧!”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赵大夫抱拳,没力气说话,他从医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熬夜看顾病人的,“告辞,告辞!”

刘庆恭恭敬敬的来请他们:“几位随我去,饭菜备好了,请!”和昨天的态度截然不同。

“这小哥……”马大夫道,“昨儿恨不得将我们活吞了,今天就这么恭恭敬敬的。”

大家笑了起来,刘庆红着脸道:“您和钱大夫他们可不一样。”

几个人说笑着去休息,杨文治和顾若离等人顶上,等到第七天,大家都瘦了一圈!

“都消肿了。”张丙中高兴的不得了,“也没有新添病人,我看再用个两天,就彻底稳定了。”

马大夫点头道:“确实如此,那位刘老爹的头面也消肿了,今早我瞧见他还偷偷吃了一块肉。”

“这是好事。”杨文治点头喊刘庆过来,“让人进城去买些肉面回来,银子老夫来出,也让大伙儿都补一补!”

刘庆点头应是:“银子我们出就成,您老且等着,晚上保管丰盛好吃。”跑了出去。

大家都笑了起来,黄大夫看向周大夫,道:“钱大夫等人,还在村外?”

“还在村口呢。”赵大夫有些尴尬,“听说陈虎回城了,估计周大人可能亲自会过来。”

一方父母官,是该现身的。

“杨大夫!”正在这时,刘庆又跑了回来,“周知府来了。”

杨文治凝眉,坐了一刻才起身:“走,大家都随老夫去迎一迎吧。”

众人应着,跟着杨文治出了祠堂,延州知府周韬正从马车里出来,穿着一身官袍,瘦高的身材,眯着眼睛一副很精明世故的样子。

“周大人。”钱大夫迎了过去,“此处疫情凶险,您却亲自驾临,实在是百姓之福,刘家村之福啊。”

周韬扫了眼跟着钱大夫的其他五个人,点了点头:“几位也辛苦了。”态度不冷不热的。

钱大夫一愣,红了老脸,那边周韬忽然脸色一变,迎向村口:“杨大夫,辛苦,辛苦!”

“大人。”杨文治抱拳回礼,“您亲自来,可是有事?”杨文治身份不同,根本不用奉承周韬。

周韬摆手道:“本官近日心神不安,一直惦记这边,今儿能看见各位安好,真是天恩浩荡啊。”又朝村里看了看,竖起几个手指,压着声音,“真的只有这个数?”

杨文治颔首,纠正道:“我等入村的当夜去的,其后便不曾再有人病亡。”

“好,好!”谢天谢地,如果瘟疫真的爆发了,他这个知府也不用做了,周韬心里激动不已:“此番疫情能得以控制,全赖您妙手回春!。”又道,“本官一定折本上奏,替您请功!”

钱大夫心头咯噔一声,却不敢说话。

杨文治道不敢,周韬随即就问道:“哪位是霍大夫?”

他已经听陈虎详细描述过这里的情况。

“这位就是霍大夫。”杨文治给周韬介绍顾若离,“疫情防疫的事,皆是由她办的,若非她的防治,事情不会如此顺利。”

周韬看着顾若离一愣,没想到防疫做的那么周全,此番疫情的大功臣,居然是个小姑娘,还年纪这么小!

“后生可畏!”周韬就道,“你一个孩子能不畏惧瘟疫,实在是杏林骄傲!”话落,撇了眼钱大夫几人。

他当时虽说是派大夫来走个过场,强迫不了谁,可钱大夫几人贪生怕死的躲在这里,就是不给他脸面!

钱大夫等人尴尬不已,朝后退了退。

“陈虎。”周韬吩咐道,“本官今天回去便拟本上奏,替诸位请功!”

“多谢大人。”赵大夫眼睛都亮了,他们当初留下纯粹是好奇,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论功的事,居然还有他们一份!

对比钱大夫几人,他们留下来真的是最明智的决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