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恩义/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韬来刘家村不过打个过场,待了半个时辰便打道回府。

隔了两天,钱大夫等人收拾东西也准备回去。

不是他们要走,而是这里他们不再继续待了,保不齐哪天他们就被刘家人的人给杀了,即便不是刘家村的人,也有可能是陈虎这些人。

“谁知道瘟疫真被他们给控制了呢。”唐凹垂头丧气,“早知道能控制我们怎么也不能在外头待着,等着被打脸!”

连赵大夫几人都要被奖赏,唯独他们怎么来的,怎么走,到时候传出去,他们的脸往哪里放。

钱大夫凝着眉,眼前就浮现出那个容貌丑陋不起眼的小姑娘,怒从心起:“就怪那丫头,若非她多事,也不会出这样的幺蛾子。”

没有她,今年的刘家村就肯定是另外一个窑子沟。

“事情已然如此。”唐凹道,“我们还是想想怎么挽回脸面吧。”

钱大夫哼了一声,正要说话,就看到四面八方的田间地头,黑压压的出现了许多人,从不同方向不同的村子,但却都这边而来。

刘家村里,此时欢天喜地,最后一个重症的病人从空宅搬到了祠堂。意味着剩下的病人,都只是后期治疗,完全消除了生命危险。

大家激动兴奋的聚在祠堂。

刘二牛噗通跪下:“多谢几位大夫,我刘二牛这辈子不忘几位恩人,日日烧香,为恩人祈福!”

“医者本分。”杨文治扶刘二牛起来,含笑道,“以后好好孝顺你父亲。”

第一次进村时抱着小姑娘来求救的妇人,此刻牵着孩子,一家三口向他们行礼。

“谢谢大夫的救命之恩。”小姑娘白白净净的,眨巴着大眼睛,非常可爱,“姐姐,把这个送给你。”说着,将自己手里抓着的一只草编的蚱蜢递给顾若离。

编的很有弹性,栩栩如生。

“谢谢。”顾若离收,摸了摸小姑娘的脸,“姐姐太喜欢了。”

小姑娘笑着,旁边的人也跟着高兴的笑着,笑着笑着,不知是谁带头哭了起来,呜呜咽咽的回荡在村子里。

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劫后余生亲人具在的激动和幸福。

“乡亲们,大家听我说。”刘占山虽依旧有些虚弱,可病情已完全康复,他喊道,“刘家村的灾情,全因为几位大夫的良善之心,仁义之术,是他们让我们还活着,让我们没绝户,所以,我们不能让后世的人忘了恩情,我们要世世代代记住,我们要给他们建生祠。”

“好!”不用人带头,瞬间所有人都齐声道,“刘家村世世代代为各位供奉香火!”

这回连杨文治都惊住,他行医一辈子,受过许多人的谢,可还从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他顿了许久目光朝顾若离看去,小姑娘笑眯眯的非常淡然,宠辱不惊的样子。

这孩子,也不知道是年纪小不懂,还是真的性格如此,他微微笑着,满目怜惜之意。

马大夫等人心里都沸腾起来了,有种抑制不住的荣耀感。

“霍大夫,杨大夫。”陈虎跑了进来,指着村外道,“外头来了许多人,赶都赶不走,你看怎么办。”

顾若离看向杨文治,他老人家在她不可能插嘴做决定。

“无妨,疫情已经基本稳定,他们只要不进来,就没有关系。”杨文治含笑道,“都是什么人?”

陈虎回道:“是旁边几个村的人,说是几位大夫控制了刘家村的疠疫,等于救了他们一命,他们来道谢。”

大家一愣,有人哈哈笑了起来,道:“是,他们是要感谢,要不然一旦染出去,他们离的这么近,肯定不能幸免。”

“去看看。”杨文治说着,带着大家往村口而去,等到了村口他也愣了愣,整个刘家村几乎被包圆了。

外头的人看到他们,兴奋的道:“霍大夫,杨大夫,我们不是来捣乱的,我们只是觉得你们辛苦,给你们送点吃食来补补。刘家村太穷,不如我们上杨村富裕!”

此人话一落,刘庆不干了,笑着回道:“杨掘头,你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要脸不要。”

大家哈哈笑了起来。

“霍大夫。”有个妇人挎着个硕大的包袱挤过来,“这是我们下杨村几个女人给你做的,请你收下。”

是一包的衣服和鞋袜。

顾若离顿了顿,笑着走过去接了包袱,那妇人道:“我们都知道,这次疫情都亏了你,我们记在心里,刘家村要是修生祠,我们就来帮忙,这份恩我们不会忘。”

“谢谢。”顾若离抱着大包袱,眼睛微红,“谢谢大家。”

村外,钱大夫看着心疼如绞,却不敢再留,灰溜溜的走了。

大家村里村外聊了一个下午,入黑时,每人都大包小包,衣服,鞋子,鸡蛋,白菜,还有一整头的猪,由几个人抬着进来。

“杨大夫,看来是不用买肉了。”刘庆笑着道,“您稍歇着,我们这就架炉子起灶,今晚让几位大夫吃顿好的。”

话落,大家都各自忙活起来。

晚上,在祠堂前面各开了十几桌,大家推着请着几位大夫上主坐。

马大夫和赵大夫几人惭愧,推辞着:“让杨大夫和霍大夫他们坐就好了,我们就算了,算了!”他们是后来的,不能没脸没皮的,一直蹭着好处。

“您是大夫,应当坐这里。”刘庆按着赵大夫坐下来,赵大夫满脸尴尬去看杨文治。

杨文治含笑道:“不要心里戚戚,你们日夜熬着,功劳不比我们少。”

赵大夫几人笑了起来,眼角微红,对杨文治以及黄大夫等人行礼:“我们……受教了。”

是受教了,学到了做大夫做人的道理。

“霍大夫怎么没有来。”忽然有人问道,“你们见到霍大夫了没有?”

场面一静,霍繁篓赠的一下站起来,脸色煞白。

顾若离挣扎着从麻袋里出来,出乎意料的,麻袋的口并未收紧,她轻易褪开!

“醒了?!”有道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她一怔抬头看去,就看到四个蒙着面的黑衣人站在她面前,每人都手持兵器,目露杀意,森冷的盯着她。

顾若离问道:“你们什么人。为什么绑我?”她在刘家的院子里,被打了闷棍。

“我们什么人和你无关。”对面一个略胖些的人道,“你只要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即可。”

顾若离圈坐在地上,打量着四周,是个山林,入眼的都是黄杨……她记得刘占山说过,刘家村周围三十里是没有山的,也就是说她现在离刘家村至少三十里以外。

这些人到底想做什么。

她坐着没动,点了点头。

“你要进京?做什么?”对方问道。

顾若离心头一顿,看着那人回道:“进京寻亲!”

“寻亲?”对方显然不信,接着道,“你和赵远山什么关系?十天前,你和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一瞬间,她明白了,对方根本不是冲着她来的,而是因为赵勋。

“我和他不熟,只是给他的属下治了腿伤。”顾若离回道,“至于十天前,我在延州城,在给杨大人治病,赵将军在哪里我不知道。”

对方似乎生怒,抬脚就踹在她的肩膀上:“不老实,信不信我立刻杀了你。”话落,一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肩膀生疼,顾若离遍体生寒,她稳了许久才让自己没有因害怕而惊叫失态:“你们到底想问什么,我方才说的都是实话,你们大可以去查!”

“少废话。”对方又道,“我再问你,你是不是答应赵远山,给一个人看病?”

是说赵远山的那个亲戚?

难道这才是他们此番的真正的目的?

不知为何,她想到了那次在合水城外,看到的那几个人黑衣人杀手,虽不知他们当时要杀的那人是谁,但是穿着装扮和面前几个人很像。

“没有!”顾若离摇头,“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对方不耐烦,另一人道:“这丫头不老实。”顿了顿,阴森森的道,“别浪费时间,主子说了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嗯。”话落,举刀的那人盯着顾若离冷森森的眯眼,顾若离心头一跳,“等等!”

那人刀一顿,顾若离道:“赵远山请的不是我,我知道他请的是谁!”

那几个人明显神色一顿,就在这时,顾若离原地打了滚翻在一边,手中的粉末朝最近的人撒去,随即起身拔腿就朝身后跑!

“小丫头骗子!”那人眼睛如刀扎一般,疼的嘶吼,而另外三个人拔腿追了出去。

顾若离拼命跑着,耳边的风呼呼吹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忽然后背一痛,她被人踹了一脚,人如离弦之箭一般飞了出去。

听说现在上架都兴做活动,我也凑个热闹。

明天十二点上架更新,然后我们也来个订阅后留言抢楼活动,十个奖,从999个潇湘币依次后推,我可是花了血本了,你们可不能不来啊,不然老脸都丢光了啊。哈哈哈哈哈~

以七为单位,后台显示留言为准(是顶楼并非单独留言的,后台不显示。)七,十七,二十七,都有奖励,至于哪个是最大奖,解释权在主办方,嘿嘿。

PS:就算不稀罕这丢丢潇湘币,你空了也记得来啊,有钱捧着钱场,没钱捧个人场,哈哈哈哈,对于我这种虚荣好面子的人而已,是真真儿高兴需要滴。

姑娘们,明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