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照顾/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脚猝不及防,顾若离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她伸出手努力想要抓住什么,可草木划过,她什么都抓不住。

就在这时。

一只手伸了过来,稳稳的,有力的紧握住她的手,不等她反应,对面的力道一拉,她滚进了一人的怀中,撞在对方的胸口,下跌的趋势一收。

那个胸膛,如同铜墙铁壁,坚实,安全。

顾若离一愣,抬头看去。

四周漆黑一片,只有身后黑衣人手握的火把亮光羸弱的投射过来,她看到一双眼睛。

宛若深幽的古井,波澜不惊,彻骨的寒凉延伸着,像一条无止无尽通往天涯,堕向深渊的“路”。

说不上是高兴,还是惊骇,顾若离脱口而出:“赵公子。”

话声刚落,就听到身后的破空之声,数十只箭直追而来,带着萧冷的杀气,她骇然喊道:“小心!”

赵勋单手揽住她的腰,原地一个转身,人已如鹰隼般直冲而下,不等他们的脚着地,又是一跃往下坡而去,紧随其后,那些如雨幕般的箭,噗噗的钉在身后。

顾若离惊出了一身冷汗。

“是赵远山!”不知从什么地方又冒出几十个黑衣人,压着声音喊着,“机不可失,杀!”

那些人提着手中的兵器,脚下动作极快,冲着他们追了过去,不过几丈之遥。

“赵公子。”顾若离抓着赵勋的衣襟,他速度太快她怕被甩在地上,“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走。”她觉得,此刻若她一个人躲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或许更安全。

这样一来,赵勋没有她这个拖累,对付那些人或者脱身可能更简单。

“你能逃走?”赵勋看着顾若离,虽看不清容色,可那双黑黝黝的瞳眸亮晶晶的,是泪光?方才被吓着了吧,“前面是断崖,我们跳下去。”

跳崖?顾若离惊讶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赵勋也是威讶,这丫头居然没有质疑。

“害怕就闭上眼睛。”赵勋说着,拉着顾若离骤然停了下来,她一怔摇了摇头,忍不住回头去看,身后草丛中发出沙沙声响,冷兵器折反着杀气,在火光下几十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朝这边飞奔。

“我不怕!”顾若离摇头,赵勋看着她,唇角微微一勾,她分不清他是在笑,还是在嘲讽她故作镇定。

手中一暖,她被他带着,纵身一跃。

一瞬间脚下悬空,耳边只余下呼哧的风声,和夜间的凉意如刀般割着脸。

顾若离害怕的闭上眼睛,本能的揪住赵勋的衣襟,心在嗓子眼跳动。

赵勋将她一拉,扣在胸口。

尽管如此,可顾若离还是晕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时,人躺在一片草地上,四周树木葱茏,清晨的朝霞在很远的地方暖暖的投射过来,鸟雀在耳边啼鸣。

“醒了。”耳边,赵勋波澜不惊的声音响起,顾若离翻身坐了起来,彻底想起昨晚的事情,她最后只记得她跟着赵勋跳下来,可其后的事毫无印象……

直到现在她才有机会打量赵勋,他穿着一件墨黑的直裰,单腿抻着神态闲适的靠在一块巨石上,手边放着一柄长剑,剑身上刻着奇怪的花纹,她认不出,却直觉那柄剑很锋利。

她想起当初在峡谷遇到司璋时,他带在手边的就是这把剑。

“谢谢!”顾若离不知道说什么,可不管怎么样,如果昨天晚上赵勋不出现,她此刻必然已经是屈死亡魂了,“你没有受伤吧。”

赵勋挑了挑眉,打量着她,道:“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是我连累了你。”言下之意,不必说谢。

这个顾若离知道,这些人抓她只是因为她答应了赵勋去京城,但决定是她做的,她不能怪任何人:“没什么连累不连累,是我自己决定要去京城的。”她话落,不再说话,抬头朝上看去,头顶之上雾气氤氲,什么也看不到。

“我们现在在断崖底下?”顾若离站起来,随即后背上的伤疼的她倒吸了冷气,她稳了一刻才没有让自己喊出来,忍着痛问道,“这么高,你昨天怎么下来的?”

赵勋看了眼她的后背的伤处,淡淡的道:“此处我来过,中间有落脚点,所以下来并不难。”

顾若离不知道他的武功有多高,也无法想象这么高的地方,他拖着一个人是怎么做到毫发无损的。

“要不要四处看看?”顾若离指了指林子里,“那些人会找到这里来吗?”

她没有问那些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他们,赵勋也站了起来,颔首道:“好,去看看。”

顾若离一下子就想到那夜在山里时,他也是这样的语气,好像什么都听她的,可是心里却是在逗着她玩。

“赵公子。”顾若离心头不由自主的戒备,“你真不记得出去的路?”他说他来过的。

赵勋挑眉,眼角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小丫头是想到那天夜里的事情了吧:“不记得了。”话落,往前走,“当时年纪还太小。”算是解释了。

顾若离哦了一声,两个人一前一后走着。

气氛很尴尬!

下面其实没有路,赵勋走在前头,不停的用长剑拨开灌木丛,时不时还有受惊的动物四散逃开。

顾若离很想问他昨晚为什么会出现在那边,心思转过她已经问出来了:“赵公子昨晚为什么会在那边?”

“你也说了,这天下只有你能治好我亲戚的病。”赵勋头也不回,慢悠悠的走着,“你可不能死。”

也就是说,他一直在她四周并未离开过?顾若离愕然,至于他是不是隐含着嘲讽,她已经不用去想了。

脚步声沙沙作响,太阳也渐渐爬上头顶,顾若离走的筋疲力尽,后背的伤更是疼的她冷汗淋漓,她喘着气却不敢停下来,山中的夜里很凉,他们不能在里面逗留。

“歇一会儿吧。”赵勋指了指一块略舒坦点的地方,“今天我们出不去。”

顾若离啊了一声,脱口问道:“这里这么大?”

“不是。”赵勋原地坐下来,将剑摆在身边,“我们迷路了。”

迷路了?她愣住呆站了许久,脱力的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深深的叹了口气……迷路也不奇怪,这种林子鲜少有人过来,即便辩出方向,也很难顺利走出去。

“我们顺着一个方向走吧。”顾若离抬头看着太阳,辨别方向,“我来做记号,总能出去的。”

赵勋不置可否,看着她:“伤怎么样?”

“没事。”她摇着头,不太适应他关心的语气。

赵勋没有再说话。

两个人坐了小半个时辰,顾若离觉得她要再不走,很有可能就地睡过去,便强撑着站起来:“我们接着走吧。”

“好。”赵勋颔首依旧走在前面,顾若离紧随其后,两个人沉默的往西边走着。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顾若离实在走不动,扶着树呼呼的喘着气,赵勋停下来,站在她面前伸出手去探她的额头,她本能的往后一缩。

可赵勋的手依旧毫不犹豫的落在她的额头上,随即皱眉道,“你发烧了!”

顾若离知道,她估摸着是身上的伤加上昨夜受凉的缘故。

“低烧而已,没事。”她抹着汗,身上一阵阵发冷,如强弩之末!

赵勋没应,看着她好像在考虑什么,过了一刻他忽然手一伸,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顾若离哎呀一声:“你干什么。”话落,她整个人被他如同孩子一样,稳稳的放在了背上。

“不行。”顾若离顿时红了脸,尴尬不已。

“不行什么。”赵勋单手拖住她的膝盖,不容她分辨的迈开了步子,走的稳稳当当的,“你打算死在这里?”

他的后背宽厚结实,她趴在上面觉得他像一座山,只能看见他高扬的发束和古铜色的后脖颈。

“这样你也会累的。”要是霍繁篓,她会毫不客气,可是现在面对的人是赵勋,她怎么也想不到,有天她会趴在他的背上让他背着,而且,他也不是心慈手软,为救别人而胸怀大爱的人。

“无妨!”没了她在后面,赵勋的步子又大又快,两边的灌木倒走着,如影子般,“你要死了,我至亲的性命,便没有人救了。”

他这是在打趣吗?顾若离实在笑不出来,干干的道:“其实,也不定只有我能治好的,杨大夫他……”

“他没有把握。”赵勋沉声道,“且,也不敢。”

顾若离无语,他这是在拿她曾经说过的话堵她吗,当初为了救司璋他们,她确实这么说过。

“那个……”顾若离没话找话说,“你不是启程去京城了吗。”

赵勋沉默着,过了一刻冷声道:“你要不想说话,可以不说。”

他也感觉到了吧,她真的很尴尬,甚至还不如初相识时她忌惮拘谨的相处,现在不论说什么,她总能想着他对司璋他们的漠然和冷酷。

顾若离咬着唇,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清风穿过树木,撩着清香,顾若离盯着他肩膀上那块不知何时被划破的衣服发呆。

赵勋大步走着,忽然一缕头发滑落下来,垂在他耳际,透着一股淡淡的药香,他眉头轻蹙,身体僵硬起来……顾若离察觉到,忙将那缕头发撩起来夹在耳后。

赵勋神色舒坦了一些,四周也越发安静,只剩下他的脚步声,梭梭响着,沉稳而有力。

她趴在他背上,那丝一开始的不自然渐渐消淡,眼皮无力的打着架,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赵勋一怔,后背上是她呼吸时喷洒的热气,轻轻浅浅的带着微暖,他步子停了好一刻,眉头渐松,才继续往前走。

顾若离再醒来时,他们已经出了林子,在山脚下的一间废弃的木屋里,虽四周漏着风,可比待在林子里要好了许多。

“什么时候了。”顾若离只觉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她坐起来自己给自己号脉,赵勋递了碗水给她,“子时。”

她一觉睡了这么久,顾若离喝了水这才打量周围的情景,是个十几平的木屋,墙边还留着破旧的柜子和桌子,桌子上有几只破损的茶盅和碗,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赵勋在房间中央生了火,顾若离就躺在火堆旁边,暖烘烘的让她觉得舒服了许多。

“谢谢!”她喝了水,攥着茶碗在手里,无意识的把玩着……那个林子有多大,他背着她在林子里到底走了多久?

顾若离心头五味杂陈,不知如何开口。

“吃饭。”赵勋从火堆里拨了一个红薯出来,递给她。

林子里有很多动物,可留顾若离一个人在这里很危险,所以他只在屋后翻了几个红薯出来,并未走远去狩猎。

顾若离接过来,慢慢的剥着皮,两个人对面盘膝坐着,只有火中的柴火发出噼啪声。

过了许久,顾若离看向他,问道:“这里离刘家村有多远,你可知道?”

“六十里。”赵勋添柴,淡淡的道,“再往前去就是清涧。”

原来走了这么远了,不知道霍繁篓他们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找她,会不会着急!

“刘家村的瘟疫,控制了?”赵勋看着他,目光淡淡的,好像和她一样在刻意找着话题闲聊,顾若离点头,“本没有传染开,所以控制起来相对也容易些。”

“霍大夫谦虚了。”赵勋回道,“刘家村的事情,在西北已是家喻户晓,而你的大名更是如雷贯耳。”

顾若离一愣,惊讶的看着赵勋:“你也这么觉得?”

“当然。”赵勋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所以我们要尽快回京,这样我的至亲也能早日康复。”

顾若离本能觉得他在讽刺他,便应景的扯了扯嘴角:“是。”

赵勋感觉到了,她对他的戒备和抵触,可这些并不妨碍,本来就是一场交易,他救她也正如他自己所说,是因为顾若离能治那个人的病,至于两人之间是不是敌对,于他而言,并不重要。

“你……”顾若离咳嗽了一声,“要不要歇一会儿。”

赵勋忽然摆手,动作极快的抄起手边的剑,褪鞘起身,剑身泛着寒光……

“怎么了。”顾若离一惊,也学着他迅速起身,可不等她的话落,只听到轰隆一声,头上屋顶被掀开,一瞬间十几个黑影如暴风骤雨般飘落进来,杀气凛凛。

她惊的捂住唇,那个被她剥了一半的红薯掉在脚边。

“闭上眼。”赵勋敏捷而至落在她身边,伸手将她捞在怀中,那些人自屋顶落地,片刻不停大喝道,“赵远山,受死!”话落,十几把剑直冲而来。

顾若离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离自己会这么近。

她抿着唇心头打颤耳边嗡嗡炸响,甚至连赵勋的话都不曾听见。

忽然,一只手掌落在她眼前,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捂住她的眼睛,赵勋命令道:“不要看!”

眼前只有一片漆黑,他掌心干燥敷着薄茧,胸膛温暖厚实,她什么都看不到,只跟着他的脚步,随着他转动,一声声刀剑入骨肉发出的噗噗声,彻响在耳边!

顾若离紧张的手都不敢动,生怕给他带来了拖累,被动的立着,连呼吸都卡在喉间缓了又缓吐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身体一轻,整个人被赵勋夹了起来,等她再被放下来时,人已经在木屋外。

顾若离忍不住回头,随即脸色煞白。

他们方才待的木屋,屋顶被掀翻在地,屋内的火堆凌乱的散了一地,羸弱的火星跳动着,映衬着一地的尸首和蜿蜒流动着的鲜血。

“不是让你不要看。”赵勋的手落在她的头顶,轻轻一掰将她的脸转过来,似笑非笑道,“好看?”

顾若离无力的摇着头,看向他问道:“你……你没有受伤吧。”她估摸着,屋子里至少躺了十几二十具的尸体!

“无妨。”赵勋淡淡应了一句,颇有些遗憾的样子,“恐怕屋里不能待了,你还能走吗。”

顾若离点头,还是打量了他的全身,见他身上真的完好才放了心:“我没事,我们往哪边走?”

“西面。”赵勋将剑收好,依旧用剑鞘挥着前面的灌木,顾若离看着他的背影,眼前忽然就浮现出,那天在合水城外,以一对八的那人。

也是长剑,也是从容不迫,也是这样的身高和气度……

她微微一怔,抿着唇跟在他身后。

“他们还会再来吗。”顾若离声音微有些嘶哑,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赵勋停下来看着她,娴熟的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淡淡的道,“也许!”

烧退了,应该就没事了。

他一副淡然的样子,顾若离却是一惊,从额头上将他的手拽下来:“你的手怎么这么热。”她话落,顺势便拿住他的手腕号脉。

赵勋微微一怔,看着她。

“你受伤了?”顾若离面色郑重,“在哪里?”他手心很热,显然也发烧了。

剑眉高高的扬起来,赵勋不以为然的道:“肩膀上,小伤,不必大惊小怪的。”话落,转身往前继续走。

顾若离就看到他右肩上那块被划破已浸染了血的地方,便紧追了几步:“他们一时不会来,你让我看看你的伤。”

赵勋停下来看她,小姑娘也正昂着头倔强的望着他,一副我是大夫你必须听我的的架势。

“好!”赵勋忽然觉得有趣,点了点头原地坐了下来,指了指肩膀,“这里!”

顾若离凝眉过去,毫不犹豫的解开他的衣领,拨开外衣和中衣,随即倒吸了一口冷气。

麦色的皮肤上,裸露着一寸多长不平整的伤口,皮肉外翻鲜血从稀薄的伤药里如珠般不停的往外渗。

应该是受伤后,赵勋自己倒的伤药。

“是跳崖时划破的吗?”顾若离看着那个伤口,想到他这一整天背着她,照顾她,方才还那么激烈的打了一架,不由心生愧疚,“你怎么不早说,伤药还有吗?”

赵勋淡淡然坐着,那几只凉凉的手指就落在滚热的伤口附近,清凉的竟然很舒服,原来大夫的手还有这样的功用,即便什么都不做,也能让病人心安。

“没有了。”他收了腰间的瓷瓶,波澜不惊的道,“你是大夫,听你的。”

“你等我一下。”她拧着眉在林子里四处的看,“这里草木多,或许能找到一些草药。”

赵勋不置可否,还真的坐在原地,看着她往林子去,嘴角微勾。

顾若离没有走远,过了一刻带了一把绿油油的药草回来,对赵勋道:“你等我下。”说着,她提着裙子往木屋那边跑。

赵勋的目光随着她,就看到她在门口迟疑了一下,似乎做了很大的努力,才小心翼翼的进门,尽量绕过满地尸首取了两只碗和一壶水出来。

顾若离将药草清洗捣烂,敷在他的伤口上,又撕了裙摆给他包扎:“只找到了一点仙鹤草,有止血消炎的功效。”她拧着眉对当下很不满意,“等出去后再仔细消毒用药,你这两天谨慎一些!”

“好。”赵勋看着她的侧脸,她紧蹙着眉头,小心翼翼的给他上药包扎,好像在做一件极其神圣而庄重的事情。

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看她行医时的样子。

“还是要吃药。”顾若离又号了他的脉,估计了热度,“要不然……”她话还没说完,赵勋已经抬手打断她,道,“你背不动我。”

顾若离愕然,忽然就笑了起来:“是,我背不动你。”

“走吧。”他站起来,一派轻松的样子,“你走得动吗?”

顾若离点着头,她不能帮他也不能给他添负累,“我可以走的!”

赵勋笑了笑,慢慢往前走。

这一次,他步子刻意放的很慢,顾若离走在后面不用再小跑着,不紧不慢的跟着……

“赵公子。”顾若离笑着道,“你和杨大人很熟?”她是指那次在杨府见到他的事。

赵勋慢慢走着,漫不经心:“不算熟。”又道,“我不常在京城。”

不是荣王的儿子吗,为什么不常在京城?随即想到了霍繁篓说的他自小参军的事情,便道:“西北更好,山高,地广,比拥挤的京城好多了。”

“你在安慰我?”赵勋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月光清亮,她满脸认真的看着脚下的路,他微微一顿眼角不自觉的浮现出笑意来。

顾若离很认真的点头:“也不是安慰,我真实的感受。”

“你去过京城?”他接着往前走,每走一步,伤口上敷着的草药清凉之感便透在心头,很舒适。

顾若离摇头:“没有,不过可以想象。”

“你多大?”赵勋随口问着,顾若离回道,“快十二了。”他上次已经问过一次了,分明就是没有记住。

赵勋颔首,好像在想什么,回道:“我十二岁时还不曾离开过京城。”他略顿,又道,“你们兄妹一直在庆阳城中?”

“啊?”顾若离想了想才明白过来,“是,一直在庆阳城,这是第一次离开。”她是第一次,至于霍繁篓,她不知道。

赵勋没有刨根问底的习惯,只是这样走着,没了前面的尴尬,随口聊着无关痛痒的事情:“你的医术和谁学的?”

“和我师父。他已经去世了。”顾若离随口答了,“你为什么十四岁就去军营了,是因为以前太淘气了?”

赵勋轻轻一笑,笑声低沉微微震颤着,颔首道:“是啊,太淘气了,再不去便是连军营也容不下我了。”

顾若离一怔,他看似玩笑的一句话,她听着却觉得莫名的心酸。

十一二岁的男孩子正是淘气的时候,可再淘气家里的人也会宠着爱着,即便是管教也至多请个先生回来,说说道理……居然将他丢去军营历练。

或许,荣王是个严苛的父亲吧,教养孩子的心比别人要求更高。

“赵远山。”忽然,一道粗犷的声音,好似从四面八方冲过来似的,震的人耳膜生疼,“你杀了我的弟兄,还想全身而退!”

顾若离惊了一跳,本能四处去找,赵勋不急不慢的停下来了脚步,回身忽然握住顾若离的手,捏在手心里低声道,“别怕!”

“是。”顾若离此刻根本没有心思关注她的手是放在哪里,本能的靠着他,“这人在哪里说话,我怎么看不到他。”

赵勋没有说话,视线却落向左边,左手的剑在地上一挑,一截枯枝如同有灵性一样,飞射而出,随即,就听到一阵响动,有人骤然落停在他们前面。

顾若离就看到一个身高马大,但头发枯黄的圆脸络腮胡的中年男子,右手握着一把足有她两人高的长矛,煞气凛凛的站在他们面前。

“不错!”赵勋看着他,很欣赏的样子,“连脸都敢露了,有长进!”

那人大喝一声,长矛一挑直指赵勋,喝道:“少废话,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话落,他抖着长矛直朝这边冲来,但矛头却直攻顾若离的头面。

顾若离眼睁睁的看着,动也不能动!

赵勋将她一拉,手中的长剑一抖,铿的一声打在长矛上,震的那人虎口一麻,险些脱手。

他长矛一收原地翻转,调转了矛头,赵勋左手持剑,右手拖着顾若离,挽着剑花招招都带着杀气。

“不想成为第二个槐书。”间隙,赵勋看向她,微微一笑,“就自己捂住眼睛。”

顾若离担心他的伤,不敢用力牵扯他的右臂,点着头道:“知道了。”紧紧的闭着眼睛,什么都不敢看,什么都不听,生死都系在赵勋手上。

她对武功不懂,可是却能感觉到对方的武功明显比前面那些人要高出很多。

胡思乱想间,她被他带着往后一倒,脚下一滑便朝前趴去,她忍不住睁开眼,就看到赵勋如刀斧雕刻般俊秀刚毅的面容,冷厉,森凉,那双紧盯着前方的双眸,宛若黑洞般,没有一丝温度,手起剑落宛若修罗。

这才是赵勋,那个带着八千虎贲军所向披靡的骁勇将军!

顾若离看着发愣,忽然,一道血线喷射而来,落在她的脸上,滚烫鲜红。

她怔住,艰难的转过头。

就看到那人脖颈被赵勋的长剑利索的割断,血线喷溅而出。

一瞬间,她脑子里一切都消失了,只有眼线无边无际的红。

失了心神。

“霍……”赵勋眼中的杀意一点一点消散,他扶住顾若离,紧蹙了眉头,“霍三。”

顾若离倒在他怀中,手脚冰凉,眼前只有那人倒地时血色一片和瞪大的赤红的双眼!

“没事。”她身体很瘦小,靠在他怀里不过到他的肩膀,他低头看去,只能看到她煞白的脸色和呆滞的目光,孤助无力的如同婴孩,他顿了顿生涩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

顾若离是大夫,见到死人毫不惊奇,更何况她在医学院时也上解剖课,对于死亡并不陌生。

可是,这些经历,并不能冲淡她亲眼看到有人被杀时所带来的冲击。

“霍三。”赵勋将剑杵在脚边,拿袖子擦她脸上的血迹,慢慢的擦着很仔细,“敌我相对,不是他死便是我们亡,本能保命,无可惧怕!”

他的声音低沉,嗡嗡响着,像是古琴的声音,直透她心底。

顾若离缓缓抬眼看着他,他眉如刀裁,鼻梁高挺,唇瓣削薄,面容英气逼人,此刻,他弯腰看着她,目光尽量温和着,语气轻柔的和她说着话:“你是大夫!”

你是大夫,生死伤亡家常便饭。

“我……”顾若离深吸了口气,强压着心里的惊涛骇浪,“我知道。”她红了眼眶,眼泪汪在眼中打着转,却不肯落下来,“我没事。”

赵勋微微一顿,看着她的眼睛,淡淡一笑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就算是孩子,你也是霍神医。”

“我不是孩子,更不是神医。”顾若离被他别扭的语气逗笑,明明不会哄人,却还强撑着语气古怪……

她一笑,眼泪再也留不住,决堤而下。

赵勋就这么看着她,等她哭够了才伸手替她擦了擦眼角的泪,含笑道:“嗯,不是孩子,快十二了。”

可他的语气,分明还是哄孩子的。

“我没事了。”顾若离撇头过去,胡乱的擦着眼泪,羞恼的满脸通红,“我们快走吧,说不定一会儿还有人追来。”

赵勋见她没事,便收起剑来:“这次没有了。”话落,握着剑在手中,看着已经泛亮的东方,“走吧!”

顾若离点头,避开那人的尸体,垂着头跟在赵勋身后。

“他们是什么人。”她想起那次合水城外的事,看赵勋的态度,肯定不止这么一两回,“为什么要杀你?”

赵勋回道:“一个熟人。”话落,面上有一瞬的恍惚,转瞬即逝,“很熟的人。”

熟人吗?是因为他要救的那个至亲的缘故,还是因为家里的矛盾?

派了这么多人前赴后继,根本就是不死不休的态度。

“害怕了?”赵勋回头看她,伸出手很自然的牵着她,“当心脚下!”还真把她当孩子了。

顾若离一怔,看着被他牵着的手,暖暖的,无关风月只有温暖。

而这份温暖居然是赵勋所带来的。

她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什么滋味。

“你的伤裂开了。”顾若离看到他肩上渗出的血迹,蹙眉道,“等下,我再处理一下。”

赵勋拉着她脚下不停:“等出去再说。”她的手很小,像是他儿时得到的那块玉石,清凉温润,想到这里他不禁再次想到她的年纪,第一次有些好奇她的过去。

等回去让吴孝之查一查。

顾若离没有再坚持,他说的没有错,现在纠结这些没有用,只有脱困了才是真正的安全,她叹了口气跟着他走,手心被他滚热的手掌悟出了细汗,能感觉到他手心的温度越来越高。

而他依旧跟没事人一样,从容不迫的赶着路。

顾若离沉默下来。

从昨晚开始,两个人说了许多话,却没有人提起司璋等人,默契的规避了。

“爷!”就在这时,远处传来呼声,顾若离听着一怔,道,“好像是周大人的声音。”

赵勋颔首,抬手搁在唇边打了个呼哨。

“爷!”周铮听到了呼哨,骑着马朝这边飞奔而来……

在周铮身后,还有七八匹马也紧随而来,紧跟着周铮的那人顾若离一眼便认了出来,她抽出被赵勋握着的手,高兴的挥着:“霍繁篓,我在这里!”

她从来没有此刻这么想见到霍繁篓。

像是死里逃生后见到家人的感觉,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安慰。

赵勋微微一怔,收回手环在胸口,目光远眺眸色淡然。

“爷!”周铮老远就从马上跳下来,三两步跑过来,跪在前面,“属下来迟一步,请爷降罪。”

赵勋凝眉:“起来吧。”话落,沉声道,“从何处过来?”

周铮起身,回道:“我们从清涧而来,原是不知道您……还是霍小哥去找我们,我们才知道的。”这一天一夜他们找了许多地方,要不是山头那些箭他们也找不到这里。

赵勋颔首,没有说话。

“霍大夫。”周铮这才和顾若离打招呼,“你没有受伤吧。”

顾若离笑着摇头:“有赵公子,毫发无伤!”

“那就好。”他说完,上前一步离赵勋半步之遥,低声回禀着什么……

顾若离看着霍繁篓从马上跳下来,打了个趔趄,又飞快的爬起来,冲着她跑来:“三儿。”话落,跑过来一把按住她的肩膀,上下打量,“你是人是鬼?”

顾若离笑了起来:“人!”

“我日!”霍繁篓啐了一口,将顾若离拉在怀里,“还以为你死了,我的前程可就完了。”

他身上汗津津的很难闻,头发更是被风吹的如同枯草一样堆着,眼睛里满是红血丝,她莞尔颔首道:“放心,一时半会死不了。”

“死不了最好。”霍繁篓放开她,顾若离问道,“你去找周大人他们的?”

霍繁篓点头:“我们不结怨没结仇,来人肯定是冲着他们的,所以我得找他们负责啊。”他说着撇嘴,余光看了眼赵勋,“再说,你要真死在山里,我好歹也要找到你,给你收个尸啊。”

“那真是辛苦你了。”顾若离指了指他身上,“弄的这么狼狈,就为了给我收尸。”

霍繁篓哈哈笑了起来,笑声肆无忌惮的,仿佛刻意抒发着什么。

“走吧。”赵勋看向顾若离,“骑马……”他话没说完,霍繁篓已经拉着顾若离往前走,边走大声道,“走,爷带你骑马去,这一天一夜,我马术可算是练出来了。”

顾若离被霍繁篓拉着,回头去看赵勋,朝他笑了笑。

赵勋凝眉,面无表情的翻身上马,当先而去……

“霍小哥,你们别掉队了啊。”周铮将马给了赵勋,他和别人共骑一匹,笑着打趣道,“这路难走,你的马术可不行啊。”

霍繁篓啐了一口,将顾若离抱上马,自己也翻身上来夹着马腹不急不慢的跟在后面,等离周铮远了他沉声问道:“什么人抓的你,为何赵远山和你在一起?”

顾若离就事情的经过和霍繁篓说了一遍。

“果然是这样。”霍繁篓道,“看来那天我们在合水城外看到的那个人就是赵远山,这一次他们要杀你,肯定是因为知道你要去京城治病的事。”

顾若离也是这么想的,颔首道:“以后我们要小心一点。”话落,又道,“阿丙和杨大夫他们呢。”

“张丙中在清涧,杨大夫回延州找人帮忙了。”霍繁篓道,“一会儿托人送封信和杨大夫解释一声,此地不宜多留,我们明天就启程。”

顾若离点头,霍繁篓忽然凑脸过来看着她:“现在是要跟赵远山一起,还是我们单独走。”

“啊?”她顿了顿,“一起吧,安全一点。”

霍繁篓嗤笑一声,一甩鞭子,马儿发疯似的跑了起来。

“你慢点。”顾若离被他圈在前面,后背硌着生疼,霍繁篓皱着眉又跑了一会儿才慢下来看着她,“受伤了?”

顾若离点了点头,指了指后背:“被人踹了一脚。”

“笨死了。”霍繁篓说着,脱了自己的外套,将她没头没脑的裹着:“睡觉,等到我会喊你。”

他衣服是真的难闻,可顾若离却笑了起来,靠在他胸口闭着眼睛,一会儿就睡着了。

霍繁篓低头看着她,哼哼了两声,戳着她的额头:“真是包子做的,别人对你好一点,你就当别人是好人,怎么就不长点心。”话落,又想到自己,顾若离要不是这样的人,他也不会还能跟着她。

一行人不过一刻就到了清涧,在客栈前顾若离醒了过来:“我们到了?”

“嗯。先进去换件衣服,然后我陪你去医馆。”霍繁篓扶着她下来,顾若离应是左右看看,“赵公子呢,他身上的伤要清理一下。”

霍繁篓拖着她进去:“你管那么多做什么,他不会亏待自己的。”话落,两个人前后进去,周铮正蹬蹬从楼上下来,见着他们就笑着道,“霍大夫先去休息,稍后饭菜会送到房里去。”

“有劳周大人。”顾若离问道,“你是去给赵公子请大夫吗?”

周铮一怔:“爷梳洗好了就出去办事了。”又露出惊讶,“他受伤了?”

看来赵勋根本没有当一回事,顾若离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那等他回来劳烦你告诉我一声,我稍后给他去抓药!”

“好!”周铮笑着点头,快步出去。

霍繁篓白了她一眼,正要说话,张丙中跟只鸟似的从楼上扑了下来:“师父!”话落人就到了跟前,上下左右打量着顾若离,又拿着她的手腕号脉,“还好,没有受伤,吓死我了。”

“让你担心了。”顾若离失笑,道,“刘家村那边都稳妥了?”

张丙中点着头,挤开霍繁篓笑着道:“杨大夫都办好了,马大夫还自愿留在那边,若非您失踪的事,那边的村民就要立刻给咱们修生祠了呢。”

“还真修啊。”顾若离失笑,可事情不是她一个人做的,生祠也不是为她一人,所以她不好多说什么。

张丙中嘻嘻笑了起来,与有荣焉的样子:“没想到我沾了您的光,居然还有这样的荣耀,这辈子算是没白活,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就你贫。”霍繁篓看他不顺眼,推开他对顾若离道,“赶紧去洗洗,臭死了。”

顾若离点头应是,跟着他进了自己的房间,客栈的小厮抬水进来,不住的往她脸上看,顾若离习惯被人这样打量,便默不作声的喝着茶,那小厮收拾妥当忍不住凑过来,小心翼翼的问道:“您是霍大夫?”

顾若离的容貌太有辨识度了。

“是!”顾若离放了茶盅看着他,“小哥可是有事?”

小厮一听忙摆着手:“没事,没事。”又道,话落,见她桌上的茶盅空了,立刻提着壶给她添上,“霍大夫,您慢慢洗,要是缺什么只管吩咐,我一定给您办妥了。”

顾若离挑眉,小厮已经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关了门就飞奔到楼下,和掌柜道:“楼上那位真的是霍大夫!”

“当真?!”掌柜听着心头一跳,立刻就道,“快,和厨房说一声,菜分量多点,听说霍大夫口味淡,让他少放点辣子!”

小厮应是,嘻嘻笑着:“要不要出去宣传一下,如果大家都知道霍大夫住在这里,咱们的生意肯定好的不得了。”

“就你机灵。”掌柜笑了起来,“还不快去办!”

小厮唉了一声,笑眯眯的跑走了。

如今整个延州甚至于西北都知道刘家村的瘟疫被控制住,全因一个姓霍的女大夫想的妙法,现在各处的医馆都学者刘家村的样子,每个病人去看病都要发一个什么病例,如果病重了还能睡在医馆里,有专门的人煎药照顾!

就是没想到,他们也能见到霍大夫,还能亲自招待。

顾若离不知道这些,梳洗后三个人一起用了饭,她被霍繁篓领着去了医馆,给自己开了外敷内用的药,又给赵勋拿了药,回到客栈和掌柜的借用厨房:“就煎药,用完了我给你清洗干净,不耽误你做生意。”她没有时间等药铺熬制药丸。

“没事。”掌柜摆手,“您尽管用,一直用都没关系!”

顾若离愕然,被客栈里所有人的热情弄的莫名其妙,霍繁篓笑着道:“这还是小的,一会儿到晚上你看看。”

“看什么?”顾若离没懂,等到晚上的时候她就明白了,客栈一楼吃饭的居然排起了长龙,一个个的打听着霍大夫住哪个房间,甚至有将自己多年卧床不起的老母亲背来的。

“怎么办。”张丙中激动的不知所措,“师父,您要不要下去?”

顾若离关门躲在房里:“我们只是路过,没有必要弄成这样,反而和这里的大夫结了仇。”也不是疑难杂症,再说,她会治的病许多大夫都可以,她还不至于妄自尊大的,以为自己真是神医。

“那咱们明天就走。”霍繁篓道,“再耽误下去,这些麻烦更多。”

顾若离颔首,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她开了门,就看到赵勋大步从楼下上来。

他换了件墨绿的直裰,负手上来,眉头轻蹙满身冷厉,不怒而威的样子,看见她露出个脑袋一双大眼考量似的看着他,赵勋脚步微顿,脸色便渐渐舒缓下来。

“你稍等。”说着她回了房里,随即提着药壶抱着碗过来:“赵公子。”

“嗯?”赵勋看着她,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唇角露笑。

顾若离将壶抬了抬:“你的药我已经煎好了,你趁热喝了,肩上的伤还要换药,你看是去我房中,还是……”

“去我那边吧。”赵勋扫了站在门口的霍繁篓和张丙中,原地转身朝另外一边而去,顾若离提着壶跟在他后面,进房给他倒药,等他喝完,她拿着药包道,“你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换药。”

赵勋没有迟疑,腿了上衣露出精壮的胸膛和半边肩膀。

伤口上的草药还在,血也止住了,可周围发红明显有些发炎的痕迹,她又摸着他的额头估量着体温:“你的烧还没有退,今晚要早点休息。”

赵勋没说话。

“我取点盐水来。”顾若离说完,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端着碗回来,拿着干净的帕子给他清洗。

温凉的水浸在伤口上,略有些涩疼,顾若离小心的吹着风,安慰道:“有点疼,你忍忍。”

赵勋神色无波,回头看着她挑着眉,她一愣问道:“怎么了,很疼吗?”

“你都是这样安慰病人的?”赵勋撑着手在桌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她笑着道,“以前工作的时候,大多时候没有这样的好脾气,能见着不讲理的病人不发火已经不容易了。”

工作是什么?赵勋打量着她,她梳着双丫髻,稚嫩的脸上那块疤看上去似乎比以前顺眼一些,目光落在他的伤口上,带着小心翼翼和谨慎,轻轻浅浅的擦拭着。

“你很久以前就开始行医了?”赵勋顿了顿,开口道。

顾若离手中的动作一顿,随即笑着打岔:“没有,我给师父打下手而已。”暗暗松了口气,这么多年,她都记不住她现在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孩子。

说的太离谱,真是要被人当妖怪沉塘了。

“我们什么时候启程。”顾若离放了帕子,拿碾好的药粉扑在伤口上。

我们?不打算分开走了?赵勋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桌面,回道:“明天!”

“知道了。”顾若离颔首,“能不能麻烦你给杨大夫去个信,就说我没事了,让他放心。”

赵勋颔首,顾若离已经用棉布将他肩膀包好:“每天都要换药,你小心不要碰到水。”

“有劳!”赵勋看着自己的肩膀,她的包扎手法和军医不同,上头还绑着一个小巧可爱的活结,他早年受伤更重时,也没有得到这样的医治和照顾。

“那你早点休息。”顾若离收了东西玩外走,“明早我们会收拾好在楼下等你们。”

赵勋颔首,目送她回房,才关了门。

“爷!”陈达从窗户翻进来,“先生来信,说在绥德等我们,还问霍大夫是不是和我们一起。”话落,视线不住的往赵勋肩膀上瞟,有了霍大夫就是不一样,连爷都变的娇气了。

要是换做以前,这点伤他随便上点药就不管了。

现在居然还要这么精心的护理。

“和我们一起。”赵勋撇了眼陈达,不急不慢的将外套穿好,“找到陈陶了?”

陈达摇头:“是!”又道,“您看怎么处置?”

“去看看。”赵勋起身往外走,陈达紧跟其后,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胳膊上的伤,咕哝道:“要不要也请霍大夫看看?”

两人去了客栈后的一间耳房,里面黑漆漆的点着一盏油灯,中间的地上坐着一人,绑住了手脚堵着嘴巴,一看到门口进来的赵勋,身体即刻一抖,往后缩着。

陈达上前扯了他嘴里堵着的布条。

“爷。”陈陶身体涩涩发抖,说话都开始打着结巴,“爷,属下被他们抓去,被逼无奈才不得不说的,真的,属下也没有办法。”

赵勋立着,不急不躁,可尽管如此他周身的冷冽,依然宛若彻骨寒冰,令人胆寒,他淡淡的问道:“说了多少,与谁说的?”

“没……没多少。”陈陶摇着头,“属下就说……说了霍大夫,其他都没没有说。而听到的那些人,也都……都死了。”他真的没敢多说,因为他知道,只要对方有所怀疑,就一定会想尽办法除去顾若离。

“很好。”赵勋仿佛赞赏的微微颔首,陈陶脸上一喜,“爷,让属下回开平吧,兄弟们需要属下,真的。”

赵勋不再看他,抬脚出了门。

“爷。”陈陶害怕了,抖个不停,“爷,饶命啊!”

赵勋脚步微顿,陈达紧随过来,就听到他声音无波的令道:“解了,就当是见面礼,送去钱大夫等人的医馆。”

“是。”陈达应是,目送他走远,他和周铮两人重新进了门。

陈陶一脸死灰,拼命的磕着头:“求二位爷,给我留个全尸,下辈子我做牛做马报答你们。”他们一进来,他就猜到了,虎贲营审讯惯用的手法,手指一根一根的切,四肢一点一点的削。

止血,消炎,让你留着一口气,直到你崩溃为止。

这是赵勋最喜欢的方法。

“孬种!”周铮说着拔出腰间的刀来,贴在陈陶的胳膊上,手起刀落,一截胳膊落在地上,手法娴熟。

陈陶晕了过去。

顾若离一觉睡的极其的踏实,醒来时天已经大亮,她忙梳洗下楼,赵勋等人已经坐在楼下,她尴尬的道:“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没事,我们就等了一个时辰而已。”周铮嘿嘿笑着,慈眉善目的,“霍大夫快用早膳,下一顿还不知什么时候呢。”

“不用,我带着车上吃就好了。”顾若离摆着手,在桌上收了两个馒头,“走吧。”

赵勋看了她一眼,起身往外走,顾若离背着包袱跟在后面一起出了门。

“你可真能睡。”霍繁篓从马车里钻出来,接过她的包袱,“后背还疼不疼?”

顾若离上车,站在车辕又顿了顿看向已经上马的赵勋:“赵公子,你的药还没有喝,你看是现在是喝还是下午喝?”她昨天煎了两副,一副装在壶里带着的。

赵勋驱马过来:“现在喝。”

“好。”顾若离解开包袱拿壶出来递给他,“不用都喝完,留一半晚上喝。”

赵勋没说话,跟喝水似的喝了,将壶给她便打马离开,顾若离收拾好进了车里,霍繁篓依在门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周铮,回头问顾若离:“你还记得陈陶吗。”

“记得。”顾若离看着他凝眉道,“怎么了。”

霍繁篓催张丙中一声:“走啊,发什么呆。”便放了帘子靠在车壁上,看着她道,“钱大夫,唐大夫和陈陶认识。”

难怪钱大夫他们会针对她,电光火石间,顾若离明白过来,她面色微变低声道:“死了吗?”

“嗯。”霍繁篓了点头,“四分五裂。”

顾若离没有过多的惊讶,这像是赵勋的手段和行事风格。

晚上,他们到了绥德,吴孝之立在同福楼门口等着他们,依旧是一身白袍摇着扇子,见着顾若离笑的见牙不见眼:“霍大夫,好久不见,你可还好?!”

“挺好的。”顾若离行了礼,道,“先生可好。”

“好,好!”吴孝之打量着顾若离,眯着眼睛,“一会儿你可不能漏出风声说你是霍大夫,要不然今晚我们可就不能住在这里了。”

顾若离失笑,他又道:“你可不知道,你现在名气多大,处处都在议论霍神医呢。”

晚上顾若离给赵勋换药,他递给她一顶帷帽,她不解:“我坐在车里,并不晒。”

“方便。”赵勋看了眼她的脸,淡淡的道,“往北走,女子出行不如这里方便。”

顾若离就想到了儿时朝阳郡主身边的杜嬷嬷,每次带她出门都会给她戴个帽子,她笑了笑拿在手里:“多谢!”

“无妨。”赵勋看着和忽然回头看她,问道,“你的伤没事了?”

顾若离手上不停,青葱般的手指细细柔柔的做着包扎:“我不是外伤,养几日就好了。”话落,替他将衣领拉上来,“好了,你早点休息,我走了。”

“稍等。”赵勋起身,变法术似的拿出个墨色的细颈瓶递给她,“内服,一日一次。”

顾若离愕然,接过药在鼻尖闻了闻,是活血化瘀的药丸,她笑了起来,满面的诚恳:“谢谢!”

赵勋唇角微勾,目送顾若离脚步轻快的离开。

顾若离拿着帷帽下楼将碗送给掌柜的,刚走了几步,就听到楼下有人议论道:“延州的钱大夫和唐大夫的事你们听说了吗,昨晚有人送了个人头挂在钱家门外,唐大夫家则是一截身子,鲜血淋漓,钱大夫当场就吓晕过去了,人事不知。”

“什么人做的这么狠。”另一人好奇的问着,那人就道,“恐怕是结了什么仇家了。前些日子刘家村大头瘟,杨大夫霍大夫敢进去拼死救人,就他们贪生怕死躲在村外。如今,他们的医馆都没有人去,就算这次不被人吓唬,他们在延州也呆不下去了。”

“也是。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大夫。要不是霍大夫和杨大夫,还有那几位大夫不怕死,恐怕现在瘟疫就传到我们绥德来了,到时候大家都难幸免。”

几个人说着话,一阵唏嘘。

顾若离收回步子,无声无息的回了房间。

第二日,她下车便戴着帷帽,霍繁篓嫌弃的道:“你要戴这个做什么,没有人看你。”

“入乡随俗。”顾若离笑道,“而且也能隔风沙,很不错!”

霍繁篓哼了一声,凑过来笑道:“赵远山是嫌你丑,故意让你戴着帽子的。”

“本来也不美。”顾若离觑着他,“我戴着,免得害了别人的眼。”

霍繁篓嘿了一声,好像发现了有趣的事一样:“我们三儿会打趣了。”又道,“昨天听到了什么了,没睡好,瞧你一脸憔悴。”

顾若离摸了摸脸,含糊其辞的到,“没什么。”

霍繁篓笑了笑。

七月下旬时他们便到了太原,霍繁篓不停的数着银票:“跟他们一起,总算有点好处。这钱我们存着,等入京后开医馆用。”

“这点哪够。”张丙中道,“京城寸土寸金,你想在稍微好点的地方租个铺面,半年的租金没有两千两是断断拿不到的。”张丙中很不高兴和赵勋他们一起,可他没什么选择,又怕遇到危险,忍的很辛苦。

霍繁篓愕然,低头看看手中的银票,又眯着眼睛盯着走来走去吹着风的吴孝之,冷笑着道:“不怕,我们还有五百两黄金!”

他们要是赖账,他一定让他们付出代价。

“霍大夫。”周铮提着个包袱过来,“在路上给你们买的棉袄,天气渐冷,小心受寒。”

顾若离接过来道谢,周铮笑道:“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便走开了。

“不准穿。”霍繁篓咕哝着将顾若离的衣服拿出来丢在一边,又将张丙中的丢给他,“我和阿丙穿就好了,你的,等到太原我给你买。”

顾若离将衣服捡起来:“你发什么疯,人家好心买了,你丢了岂不是费钱。”

“天还不冷,你着急个什么劲儿。”霍繁篓夺过来塞进包袱里,“说好了,你穿什么得听我的。”

顾若离懒得理他。

等到了太原城里,霍繁篓果然抱了几套衣服回来,而周铮送来的那件顾若离再没见过。

八月十五的前一天,他们到了通州。

通州和顾若离想象中一样,人流熙攘,络绎不绝,他们上岸,方停下便有八辆添金漆挂帷幕的奢华车队过来,浩浩荡荡的停在他们面前,随即从车里下来一人,弓着腰步子极快极促。

赵勋负手而立看着来人。

“七爷!”来人从马车里下来,瘦瘦小小的,穿着草绿色的锦袍,戴着少见的官帽,手中提着一杆浮尘,跪在赵勋跟前,声音又尖又细,“王妃知道您今天到,特意派奴婢在此等候,车马已备好,请您上车!”

是荣王府的內侍!

“原来长这样啊。”张丙中盯着那个內侍打量,“像个女人一样!”

霍繁篓踢了他一脚:“别跟没见过世面一样,丢人!”

“就你见过世面。”张丙中不服气,“等会入京了,我看你眼珠子会不会掉下来!”

两个人争着,那边赵勋忽然转眸过来,看向顾若离。

桂枝汤,是解表药。

理中汤,温中补虚。

意思是一步一步深入,渐渐渗透,哈哈哈哈。

所以今天换了一卷了,有点故弄玄虚的感觉啊,不管了,这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人故意装高深的嘴脸,你们可以忽略。

PS:我是专职码字,就靠这个混饭吃,所以,不求送花送钻,只求你能来正版阅读,是支持是肯定,更是我所有动力的来源。

群波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