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见遇/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若离一怔,他回不回家和她没关系,她随便找个地方住就好了。

“赵公子,你自便。”顾若离笑笑,指了指霍繁篓和张丙中,“我们自己能处理好。”

赵勋凝眉,不再看他们。

“汪道全。”赵勋声音冷漠,负手而立,“回了王妃,我的行程自有安排,就不劳她费神!”

汪道全今年五十多了,是和荣王一起长大的,在荣王府很有地位和威严,就算是进宫遇见掌印的裴冉,他也不用屈尊讨好!

可自从赵勋从军后,原本淘气单纯的孩子,突然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他见着心里不由自主的就会怕几分。

“奴婢是奉王妃之命,若是接不着您,奴婢回去定是一顿责罚。”汪道全不起来,期期艾艾的跪着,“爷就和奴婢回去吧,王妃几年没见您了,日思夜想,念的紧!”

赵勋凝眉,眸色冷厉,不急不慢的道:“回了王妃,有劳他念着。”话落,负手绕过汪道全,“回吧!”

“七爷!”汪道全膝行了两步,“您回来,难道不是为了王妃的寿辰?”

赵勋脚步微顿,头也不回的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话落,大步走着,语调平淡,“滚!”

汪道骇的一怔,看着赵勋的背影,才惊觉这么一会儿功夫,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多久没有这样了。

“霍姑娘,咱们走吧,今天就能入京了,一会儿老夫请你上淮阳楼吃饭。”吴孝之摇着扇子,眼角觑着汪道全,拉着顾若离,“走,走,别耽误时间了,老夫都等不及了。”

顾若离打量着汪道全,他依旧跪着未起,满面恭敬和委屈,她自他身边走过,就看他一双不大的眼睛,咕噜噜转着打量着所有人。

并不是个不知变通,愚忠的人。

她又去看赵勋,他背影挺直如参松一般,可此刻她却觉得莫名的透着一股无奈和悲凉。

“听到没有。”霍繁篓拉着顾若离上车,“咱们还猜他无召回京,会被责罚,原来人早就算计好了。”

有自己亲娘寿辰做盾牌,就是皇帝也会看在他一片孝心上,不好斥责。

顾若离没说话。

“看来荣王府也不太平啊。”张丙中小心撩开帘子看着马上走着的赵勋,“自己亲娘派人来接,他还让滚!”

霍繁篓靠在褥垫上冷笑一声。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顾若离也没了说话的*,京城再大,可只要她在就会可能遇上朝阳郡主,尽管心里想着遇难时便厚着脸去找她,可等离京城越来越近时,她还是忍不住犹豫起来。

朝阳郡主在她六岁时便走了,她几乎快忘记了她的容貌。

只记得是个鲜衣怒马,张扬妖娆的女人,想要的,想说的,想做的,在她眼里从来不存在阻碍。

在时对她这个女儿很照顾,可是一转脸她要离开,却是连看都不曾看她一眼。

拿着那封和离书,不曾犹豫过一刻。

有时候她很羡慕她,能那样洒脱不拖泥带水的活着,对于世人来说,太难了。

她还记得朝阳郡主走的那天,顾清源喝了许多酒,清风明月之下,他执壶而立,泪流满面,哽咽的和她这个年纪尚小什么也不懂女儿说:“娇娇,是父亲没有用,留不住她,留不住你母亲。”

她都懂,却什么都不能说,静静的站着,陪着他到天明。

自那以后,顾清源再没有提过朝阳郡主,和以往一样,说话,做事,对各式各样女子投来的欢喜目光报以谦和的笑。

想到这里,她无奈一笑,觉得自己杞人忧天了,或许她和朝阳郡主对面,她也认不出她来。

“想什么呢。”霍繁篓用脚怼了怼她,“朝阳郡主?”

顾若离一怔,不知何时张丙中已经坐去了车外,和车夫聊的热火朝天,车里只剩下她和霍繁篓。

“是。”她点了点头,“有些犹豫。”

霍繁篓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以臂为枕兴味的看着她:“想见就见,不想见就离的远点。”又道,“况且,她改嫁了,说不定还怕你这个拖油瓶呢。”

他嘴里就没有好话,顾若离歪着头看他:“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我?”霍繁篓笑眯眯的凑过来,“你就是我的前程。”

顾若离推开他,皱眉道:“你别没个正经,进京后你和阿丙先找地方落脚,若是我给那人治病后还能好好活着,就来找你们,若不能……”她顿了顿,淡淡的道,“你们就去找司璋吧,虽是马匪,可也是落脚之处。”

“放心,死不了!”霍繁篓重新靠回去,“我还等着一起开医馆,我做掌柜呢。”

顾若离不再和他说话,将吴孝之给她的病例拿出来看,赵勋并没有告诉她,入京后的安排,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那人……

“不过。”霍繁篓低声道,“你真的不打算去见朝阳郡主?我可是听说你外家也好,她的新夫家也好,都是高门大户。”

顾若离摇头:“她既已经重新嫁人,有了新的生活,我去……不合适。”在感情上,她并不恨朝阳郡主,她觉得和自己丈夫生活的不幸福,就果断和离,她反而和钦佩。

不过,这不妨碍她心疼顾清源,为他抱不平。

“随你吧。”霍繁篓不再说朝阳郡主,说起京城的事情来,顾若离听着微楞,问道,“你来过京城?”

霍繁篓立刻摇头:“我来个什么劲儿,听说的。”

顾若离没有多想。

马车不急不慢的走着,荣王府的內侍车队也没有追来,戍时末京城外城高大雄伟的城墙已影影约约显露出轮廓,张丙中搓着脸兴奋的道:“师父,前面就是京城了,前面就是了。”

顾若离被他的情绪感染,笑着掀开帘子,果然看到点着火把,有人来回巡逻着的城楼。

已过了时间,此刻城门紧紧关着,他们在百步开外停下,周铮策马上前朝上头喊道:“骁勇将军令,速速开门!”

“骁勇将军?”城楼上的人一骇,顿时回道,“这……这就来!”话落,一边往下跑一边喊道,“快开城门!”

沉重的门缓缓打开,里面迎出来七八个人,一下子涌在赵勋面前,看清了才激动的道:“是赵将军,真的是将军,将军回来了。”

“将军!”他们低低欢呼起来,向赵勋行礼,“将军快请进!”

赵勋高坐马上,微微点头,语气满是亲和:“赵某深夜归来,给各位添累了,改日我做东,请大家吃酒。”

“不敢!”众人激动不已,让开一条道,有人亲自给他牵马,带着队进了城。

霍繁篓看着,又拖顾若离来看:“看到了吧,这些人肯定是当年和他一起守京攻退瓦刺的,对他拥护的很。”

“也不奇怪。”顾若离放了帘子,“家国因他才能保住,他们拥护也是常理。”

霍繁篓哈哈一笑:“所以,他越是这样,有的人就越是坐立不安啊。”说着,指了指上头,“咱们要小心一点。”

她也想到这层,蹙眉道:“我还以为他会略做些掩护,没有想到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进城了。”

“怕什么,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了,他要藏着掖着才奇怪呢。”又道,“更何况,不还有荣王妃寿辰的事做掩护吗。”

一行人过了外城,顺利进了内城,因已过了宵禁,街面上除了偶尔巡逻停下来询问后又是一番激动和打招呼的兵马司衙役,再无百姓走动,他们走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在一处宅邸前略停了停,随即侧门开了车马直接进了宅子。

“七爷!”顾若离一下车,就看到一位年纪约莫有六十几岁的老者跪在赵勋面前抹着眼泪,“您都三年没有回来了,老奴,老奴……”

赵勋亲自扶他起来:“全叔这几年身体可好?”

“好,好!”齐全抹着眼泪,“只要七爷您能回来,老奴什么都好。”

赵勋嘴角露出笑意,眸色温暖:“我带了几位朋友回来,还要劳烦你安排,那位姑娘身边再遣丫头照顾着。”

“是,这事儿您放心交给老奴,一定安排的妥妥当当的。”齐全应是,立刻让人去卸马车,这边吴孝之凑过去,笑着道,“三年没见,你身体可越发康健了啊。”

“先生。”齐全行礼,“先生身体也健郎吧。”

吴孝之哈哈一笑,点头道:“老骨头还能撑几年。”话落,又道,“我原是答应了霍姑娘今晚请她去淮阳楼,可看这时间怕是要失信了,你看……”

“无妨。”齐全道,“老奴这就去请了那边的厨子过来,备出的席面和淮阳楼无差。”

吴孝之眯着眼睛,呵呵笑了起来。

“霍姑娘。”有个瘦瘦小小,皮肤很白的婆子恭敬的迎过来,“老奴姓韩,这会儿引您去客房歇息,还请姑娘移步。”

顾若离道谢,回头看着霍繁篓和张丙中:“那我两位朋友……”韩妈妈道,“姑娘放心,他们就在外院歇息,您若是有事,吩咐丫头来传个话即可。”

看来她是住在内院了。

“好。”顾若离提着包袱,和霍繁篓低声说了句,“你自己小心一点。”

霍繁篓点头,拉着不情愿的张丙中跟着周铮等人去外院歇息。

赵勋和吴孝之则去了书房。

顾若离随着韩妈妈身后,穿过一道如意门进了内院,借着微弱的灯光,她打量着院内的情景。

院子并不大,前后三进的样子,改造过后外院比内院更宽敞一些,只隔着一道花墙而已,院子里收拾的很齐整,但却没有种花草等摆设的物什,显得有些刻板和冷清。

“姑娘担心脚下。”韩妈妈自一开始看了眼顾若离的脸,其后再没有抬过一次眼,说话时始终弓着腰,态度很是谦卑。

顾若离颔首。

顾若离跟着他在正院隔壁的一个院子前停下来,她微微一怔问道:“我……住这里?”不合适吧?

“是!”韩妈妈笑着回道,“是七爷亲自吩咐的。”

赵勋吩咐她住在这里?她心里转了几转,问道:“那赵公子住在哪里?”

“自然住在正院。”韩妈妈始终笑着,指了指旁边的院子,“这里是七爷的私宅,姑娘还是头一个住进来的女客。”

让她住在隔壁,是因为她安全的缘故,还是……顾若离没想明白,随着韩妈妈进去。

院子里灯火通明,两个十五六岁婢女打扮的姑娘从房里迎了出来,极其热情的行礼喊道:“姑娘好。”又分开来自我介绍,“奴婢银月。”

“奴婢青月,见过姑娘。往后姑娘住在这里,就由我二人伺候,您有事尽管吩咐。”

银月皮肤很白,柳眉杏眼模样清秀脱俗,清月容色端庄笑起来温和可人。

“有劳了。”客随主便,顾若离没有推辞。

银月笑着说不敢,又和韩妈妈道:“妈妈辛苦了,姑娘就交给我们吧,爷的房里还在收拾,恐怕还要您去过一眼,可有不合适的地方。”

“我正要去的。”韩妈妈笑着说话,和顾若离道别,“姑娘先歇着,稍后席面好了,让她们送你过去。”便走了。

顾若离目送韩妈妈出门,银月请顾若离进门。

是一间小小的院子,院中也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房里更是简洁明了,唯一让人眼前一亮的,恐怕只有那顶挂了一半的紫色纱帐。

“有些匆忙,姑娘先去暖阁里喝茶,奴婢马上就收拾好。”青月说着,忙去扶垂着的纱帐,顾若离笑了笑道,“我只住几日,不挂也罢。”

青月手脚麻利的将帐子捞起来笑着道:“七爷吩咐的,奴婢们不敢懈怠,姑娘少歇一刻就好。”

顾若离没有再说,去了暖阁,银月端茶过来,笑道:“明天还有四个小丫头过来,今晚有些怠慢,还望姑娘见谅。”

“我不会住很久,不必如此兴师动众。”顾若离接过茶笑了笑,“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就可以了!”

银月掩面笑了起来。

顾若离梳洗换了衣裳,临近子时被引去正院边的花厅,果然如同齐全所言,两桌酒席整整齐齐样样齐全。

“怎么样。”霍繁篓低声问道,“没有为难你吧。”

顾若离摇头,将里面的事和他大概说了一遍,霍繁篓就笑着道:“看来赵远山还是很看重咱们的,那就不用怕了,接下来就看他的本事了。”话落,朝进门的赵勋扫了眼。

赵勋换了件湛蓝的潞绸直裰,不急不慢的进来坐在主位,目光一扫看了眼顾若离,开口道:“大家吃过早些歇息,这两日无事,就各自去忙自己的事。”

周铮一行人嘻嘻哈哈的打闹起来,议论着醉春楼好还是倚翠阁好。

众人热热闹闹的用了晚膳,顾若离回了自己住的小院,睡了不过两个时辰便醒了,她一动银月就笑着进来了:“姑娘可是口渴了?时间还早,您再歇会儿?”说着,递给她一杯水。

“谢谢。”顾若离坐起来喝着,问道,“赵公子可在家中?”

银月回道:“爷一早就去宫里了,估摸着一时半会回不来。”

赵勋出去了?!她想问问他什么时候去看病。

“不睡了。”顾若离穿衣下床,银月递过来一件芙蓉色革丝短褂,里面添着薄薄的棉花,另一条霜花挑线裙子,一双桃粉秀山茶的绣花鞋过来:“韩妈妈一早送来的,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姑娘试试!”

顾若离微微皱眉,还不等她说话,银月已经开口解释了:“姑娘的衣裳有些薄了,今天天气冷,我们自作主张给您张罗了,都是昨晚赶出来的,您千万别介意。”

“不会,只是有些过意不去,给大家添麻烦了。”顾若离没什么可说的,安排的这样周全,无论是衣服还是鞋子都很合适。

银月服侍她梳洗,上了早膳,新来的四个小丫头进来磕头,顾若离拿荷包出来给六个人打赏了。

几个丫头拿赏钱心里微讶,吴先生说霍姑娘是西北将士的遗孀,祖籍辽东,这一次回来顺道将她带回京城……她们还以为西北那边的姑娘,都是粗糙不大懂礼,没想到这位霍姑娘却有礼有节说话处事都很得当。

也不知是谁家的姑娘,爷居然领到家中来了。

她们心里好奇,可半句不敢打听,只能凭着赵勋的态度来判断怎么服侍,周到到什么程度。

如今看来,她们没有做错。

住在内院,还在正院旁边,早上他走的时候还特意问了一句,可见很是重视的。

“谢谢姑娘。”银月和青月行礼道谢,顾若离笑笑没有说话。

韩妈妈笑着进来:“姑娘,先生问你要不要出去走走,他安排了车马,可以带着你在城里四处看看玩玩。”

“替我多谢他。”顾若离笑着道,“我就不出去了,在这里歇歇挺好的。有劳您特意跑一趟!”

韩妈妈一愣,听吴孝之的口吻,这位霍姑娘是头一回来京城吧,寻常小姑娘出门不都是兴奋的不得了,这里走走那里看看,闲了再买些首饰小吃的……

怎么她不但不好奇,反而还有些兴味索然的样子。

还真是不像十来岁的孩子啊!

“那成。”韩妈妈笑道,“那奴婢去和先生回个话。”话落,正要走,却听到院子里有人说话的声音,她脸色一变对银月打了个眼色,人已经大步走了出去。

院子里响起了夸张的行礼声和对话声。

“姑娘去暖阁里坐会儿吧。”银月也变了脸色,如临大敌似的,顾若离虽不懂他们的意思,可却能感受到来人一定不是好相与的。

她颔首,起身去了暖阁,刚坐下,门帘子一掀,一张白胖的面容,细小眼睛,吊着眉梢的五十几岁妇人出现在门口,虽满脸含笑可目光却如针一般,落在她的脸上。

“高嬷嬷。”韩妈妈跟在进来,想要去拉,手却慢了没赶上,被称为高嬷嬷的妇人已经跨了进来,银月和青月忙蹲身行礼,喊道,“高嬷嬷。”

高嬷嬷目光依旧落在顾若离脸上,神态敷衍的应了一声,道:“这位是……”

“这是七爷的客人,姓霍!”韩妈妈尴尬的看着顾若离,面露歉意,“霍姑娘,这位是高嬷嬷,我们七爷自小是她奶养大的。”

原来是赵勋的乳母,难怪这样颐指气使,顾若离起身微微福了福:“嬷嬷好。”

“年纪这么小。”高嬷嬷打量着顾若离,“你哪里人,为何随着我们七爷到京城来,你家里人呢,如何放心让你一个女孩子在外头抛头露面。”

顾若离眉头紧蹙,顿时没有了应付的心思,坐了下来,不打算再开口。

“嬷嬷。”韩妈妈心头暗暗吃惊,没想到这位小姑娘脾气还挺倔的,便立刻打圆场,“霍姑娘是七爷的客人,在这里暂住几天,您若是想知道,不如亲自去问七爷吧,您是七爷的乳母,他定然什么都告诉你。”

要是什么都告诉她,她也不会趁着赵勋不在过来打探了,高嬷嬷看也不看韩妈妈,盯着顾若离:“我们七爷还没有成亲,你一个姑娘家住在这里不合适,免得坏了我们爷的名声,早些搬出去的好!”

顾若离端茶喝着,不再接话。

“没教养。”高嬷嬷拂袖,转身盯着韩妈妈,“我这就回去告诉王妃,你给我盯好了。七爷年纪小不懂事,你不要由着她带些不三不四的人回来,免得传出去,辱了七爷的名。”

“是!”韩妈妈急着把这个麻烦送走,点头哈腰的应着是,“我送你。”

高嬷嬷没有急着走,去了赵勋的院子,房间各处转了一遍,才义愤填膺的出了门,韩妈妈心头发气,却不敢真的顶撞,只得应付着。

赵勋回来时已是半夜,韩妈妈听到动静忙迎了过去:“爷,您回来了。”随即闻到淡淡的酒气。

“嗯。”赵勋大步进来,韩妈妈跟着他低声将今天府中的事和他回了一遍,“……霍姑娘那边,许是受了委屈,您看……”要不要亲自去慰问一下。

赵勋脚步微微一顿,沉声道:“若那边再有人来,不必客气。”

这是为霍姑娘出气,还是?韩妈妈应是,想到什么又追了几步:“爷!”她支支吾吾的看着赵勋。

赵勋凝眉,她想了想低声道:“应天那边又来了信,您看是留着还是烧了?”

“烧了!”赵勋眸光骤然冷凝下来,拂袖而去,“以后此事不必再问我。”

韩妈妈心头颤了颤,不迭点头应是。

顾若离便没有睡着,听到院子里的动静忙坐了起来,银月随即进来,笑问道:“姑娘可是要喝水?”

“赵公子回来了?”顾若离披上衣服,“能带我去找他吗。”

青月有些犹豫,想了想还是点头道:“奴婢先去通禀一声,若是爷点头了,奴婢再陪您过去,可好。”

顾若离颔首,目送青月离开。

过了一刻,青月回来,笑着道:“爷请您去正院。”

顾若离立刻穿了衣服,随意绑了一下头发往外走,青月立刻拉住了她,笑道:“奴婢给姑娘挽个发髻,再戴朵珠花吧,这样太随意。”去见赵勋,怎么能这么随便。

“不用。”她只是去见赵勋而已,没有必要特意打扮一下吧,“我们走吧。”

青月和银月对视一眼,青月欲言又止,银月摆了摆手提着灯笼跟上。

顾若离去了正院,院子里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种,但是收拾的很干净,暖阁里的灯亮着,窗户上倒映着一道高大的身影,似乎立着,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爷。”韩妈妈见她们到了就喊了一声,放里头赵勋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

顾若离进了门,赵勋穿着一件墨色的家常直裰,负手立在摆放着许多器皿的多宝阁前看着什么,听到他的脚步声才转身过来,指了指炕头:“坐!”

她一眼就看出他面色微醺,透着淡淡的酒气。

喝酒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喝酒。

韩妈妈上了茶,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顾若离坐了下来,朝着他微微一笑,问道:“你何时带我去给你的亲戚看病?”

赵勋眉梢微挑,沉默了一刻,道:“三日之内。”

似乎心情不太好的样子,顾若离点了点头:“有个确切的时间就成,不然我心里没有底。”话落,她又问道,“今天是中秋,外面是不是很热闹。”

“嗯。”赵勋在对面坐了下来端了茶,神色淡淡的,“是很热闹。”

顾若离越发确信他情绪不高,若是以前她自然不会问,可是这几个月相处,她对他已经没有那份抵触和反感,便道:“你……怎么了?”

赵勋没回她,却是突然问道:“庆阳的中秋都有哪些习俗?”

“和京城一样啊。”顾若离含笑道,“一早上家里会做月饼,千层的里头刷着糖,很香甜,晚上便是祭月,城隍庙也有庙会,许多踩着高跷戴着各式各样的面具,还有唱着戏唱着歌的,很热闹。”

赵勋没有说话,她甚至怀疑他根本没有在听她说了什么。

“你早点歇着吧。”顾若离起身,“中秋节快乐!”话落,起身往外走。

赵勋忽然在他身后道:“要是不快乐呢。”

“啊?”顾若离回身看他,可方才他的说话声,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她眉梢微挑,笑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重在于心态,而心态是可以自我调适的。”

赵勋微怔,抬头看着她,小姑娘比以前少了戒备,大大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担忧和关心。

没有来由的,他心头一跳,微醺的酒意似乎更醉了几分。

“京城的城隍庙也有庙会。”赵勋放了茶盅,似乎想要起身,可方一起来人便打了个趔趄,顾若离一惊伸手过去,“你小心!”

她扶着他的手臂时,他一惊稳稳的立着,目光清醒的看着她。

不知道是真的醉的,还是只是心情不好,顾若离慢慢松了手,笑道:“你早点休息,明天就没事了。”

赵勋眯了眯眼睛,问道:“你多大了?”

这是第三次,顾若离回道:“快十二了。”

还是个孩子,赵勋忽然抬头揉了揉她的发顶,颔首道:“庙会会办十日,我明日陪你去。”

“你也去?”顾若离惊讶的看着他,赵勋可不想喜欢凑热闹的人。

赵勋露出奇怪的表情来,看着她:“怎么,我不能去?”

“不是。”顾若离摆手,笑着解释道,“只是觉得你应该不大喜欢热闹而已。”

赵勋挑眉,若有所思的样子,拧着眉点了点头:“也是,我确实是不大喜欢热闹。”

顾若离这一次真的确定他是有醉意的,也不知是和谁喝的酒,反而喝的这样的落寞,不过醉酒的赵勋却多了几分随和,不是刻意流露的随和,而是自然而然的,让旁人少了一份拘谨。

“那就不去了,赶了几个月的路,我们都需要休息。”顾若离看了看时间,“我回去了。”

赵勋颔首:“明晚入夜,我会回来接你。”摆了摆手,“去吧。”

还真去逛庙会啊,顾若离无奈,叹了口气出了门,在门口和韩妈妈交代道:“有些酒醉了,熬些醒酒汤,不然用蜂蜜化些温水也是好的。”

“爷从来不喝这些。”韩妈妈叹了口气,悄悄撩了帘子朝里头窥了一眼,“姑娘先去歇着,爷这里有奴婢守着。”

顾若离颔首,回头看了眼窗户,赵勋的身影就如同她方才进去前一眼,影子静静倒映在窗户上。

韩妈妈在门口犹豫了一刻,还是吩咐厨房去煮了醒酒汤,又怕赵勋不喝,单独又化了一碗蜂蜜端了进去。

“爷,您喝点醒酒汤,明儿起来也不会头疼的难受。”韩妈妈小心翼翼的进来,赵勋依旧立在多宝格前面,听到声音回头看他,沉声道,“放在那里吧。”

韩妈妈应是,将两只碗都摆在了炕桌上,赵勋稳步过来伸手便端了蜂蜜水喝了。

“这是……”韩妈妈正想解释这是蜂蜜水,有些甜,赵勋已经喝完摆了碗在桌上,转身,大步出了暖阁。

韩妈妈看着空了那只碗,有些愕然。

第二日傍晚霍繁篓来找顾若离,好奇的问道:“你要和赵远山去逛庙会,为了什么事?”顾若离可不是凑热闹的人。

“不知道,赵公子说要去看看,邀了我一起。”顾若离叹了口气,自从进京后她心里就毛毛躁躁的,静不下来,“我闲着也是闲着,出去走走挺好的。”

“成。”霍繁篓打量着她,“我跟你一起,我也想出去走走。”

顾若离觉得他奇怪:“既然要去自然是一起了。”

霍繁篓似笑非笑。

“姑娘,爷回来了。”青月笑着进来回道,“说让姑娘去外院。”

顾若离颔首,拿了披风在手中,穿了一件芙蓉色的棉纱小袄,和霍繁篓两人有说有笑的往外走,等到了外院赵勋已经坐在马上,见着他们过来面无表情的道:“我还有事,让陈达陪你们去逛。”话落,一夹马腹,直接从侧门走了。

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顾若离,她看向陈达:“赵公子他……有事?”明明说好的。

“爷确实是有事。”陈达咳嗽了一声,语调无辜,“我陪你们去吧,马车已经备好了。”

霍繁篓很不客气的上了车,靠在车壁上笑的见牙不见眼。

顾若离瞪了他一眼,由他拉着上了车,张丙中也赶了过来,四个人往城隍庙而去。

马车远远的停在一个巷子里,几个人步行进去,不过一会儿张丙中就失了人影,顾若离要找,霍繁篓道:“他又不是小孩子,等会儿自己会回去的,咱们去那边看看。”

两个人一路逛着,霍繁篓买了一堆的小玩意,并着陈达手里都提满了,他笑着道:“那边有卖月饼的,据说馅料很特别,霍姑娘可要去尝尝。”

“我陪你们去好了。”顾若离有些累,强撑着,陈达见她这样就道,“我去买,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便挤了过去。

顾若离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站着,霍繁篓目不暇接的看着四周,用胳膊肘怼了怼她:“顾三,你看那边!”

“怎么了。”顾若离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迎面走来一个小姑娘,梳着双丫髻带着珠花缀着璎珞,十一二岁的样子,穿着大红的妆花缎短褂,下身是条鹅黄的镶澜边的挑线裙子,身材纤瘦,走路时弱柳佛风般,“这么小年纪,有这样的容貌,很是少见。”

姑娘五官非常的精致,秀眉如月,杏眼仿似湖水一般,水光盈盈欲说还休,鼻子挺直玲珑,唇如花瓣粉嘟嘟的惹人怜爱。

“我不是让你评价她好看。”霍繁篓低声道,“她这打扮不错,改天我也给你买一身。”

顾若离很不客气的翻了白眼:“我穿成这样,便是刘姥姥簪花了。”

“没说现在。”霍繁篓呵呵笑着,那边小姑娘似乎感受到了注视,忽然视线朝这边投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顾若离,随即嫌恶的皱了眉头,目光落在霍繁篓的面容上,打量了几眼,又飞快的移开。

“霍姑娘。”陈达抱了个袋子回来递给顾若离,“你尝尝,味道很好。”

顾若离笑着接过来,拿了一个在手里闻了闻,陈达接过顾若离抱着的东西在手中。

她咬了一口,是甜而不腻的豆沙馅:“确实不错,你们也尝尝!”她话刚落,忽然有人撞在她身上,不等她反应,就听到三四个女子一叠声的喊道,“三小姐,您没事吧。”又有人伸手过来推顾若离,“你怎么走路的,快和我们三小姐道歉。”

“谁和谁道歉。”霍繁篓往前一站,很不客气的将那只手拍开,喝道,“长眼睛没有!”

陈达也走了过来,高大的身材往前一摆,气势威严。

对面的人一怔,显然没有料到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

顾若离得空打量对面的人,也是一愣,撞到她的人,正是方才她和霍繁篓讨论的那位漂亮的小姑娘,此刻正秀美微蹙满脸恼怒的看着她。

“没教养。”那姑娘哼了一声,斜睨着顾若离,霍繁篓呵呵一笑,往地上啐了一口,“是很没教养,你若有就不会站在对面让我啐。”

那姑娘骇了一跳,忙恶心的退了一步,指着霍繁篓:“你!太恶心了。”

“这么丑就不要出来吓人。”霍繁篓白了那姑娘一眼,扶着顾若离,“若将我们三儿撞着哪里,还有更恶心的。”

“哎呀,脏死了。”她姑娘受不了,跺着脚走了,“我不要待在这里,以后再不来了。”

她身后的婆子丫头一迭声的应是,瞪了顾若离一眼,随即走远了。

“狗仗人势。”霍繁篓哼了一声,回头对她道,“别理他们,这京城地界儿,一块砖掉下来都能砸到几个勋贵高门,不稀罕。”

顾若离失笑,也学着他寻常的样子,戳他的额头:“所以你就扮无赖。”

“我本来就是无赖啊。”霍繁篓白了她一眼,“你难不成以为我也是勋贵。”

顾若离无语。

一行人到了停车的地方,张丙中已经在车边等他们,几个人上车回去,顾若离将晚上买的东西分给几个丫头:“也不知你们的规矩,所以不敢带你们出去走动,这是晚上买的,你们不要嫌弃。”

“谢谢姑娘。”银月笑着收拾一桌子的零嘴,“我们可以吃好些日子了。”

顾若离失笑,由青月服侍着去梳洗,刚脱了外衣,院子里响起了脚步声,随即银月进来,低声道,“姑娘,爷找您。”

“赵公子?”顾若离心头一顿,是事情有什么变故吗,还是他喝醉了?

圆月当空,清辉皎洁,她出去时就看到一人,衣袍舞动,凌然立在院中,高大的身材,落着淡淡的暗影,威压沉沉!

“赵公子,你找我。”顾若离微顿,出声喊他。

“庙会可好玩?”赵勋闻声,回身看她,顾若离点了点头,“还不错。我们买了月饼,摆在你房里了,你记得吃一些。”

赵勋颔首,看着她沉声道:“今晚城中有焰火,我约了朋友去看,你换身衣裳,我在这里等你。”

不去庙会而要去看焰火?

顾若离露出惊讶之色,可还是点了点头:“好!”她回房换了件褐色的潞绸短褂,下身是条收腰的墨绿裙子,出门时将方本超给她的针包带在身上。

“我好了。”顾若离走了出来,赵勋明显楞了一下,她一身颜色很暗,在夜间行走半点不显眼,他赞赏的微笑,“走吧。”

顾若离在外院上了马车,正坐下来,赵勋也进来,两人对面而坐。

她心头惊讶,赵勋寻常都是骑马的,怎么今天不但坐车,竟然还只备了一辆。

“方便。”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赵勋言简意赅的解释了一遍,随即语气亲和的问道,“庙会上都看到了什么?”

顾若离想到他昨晚的落寞,就笑着道:“许多的灯,虽不如上元节,可舞狮舞龙的也很多。”她想让他听的真切一些,就很详细的介绍了许多,“还是吃的比较多,我们没有吃晚饭,回来时已经很饱了。”

“你喜欢看灯,那就等上元节时再去。”赵勋淡淡说着,“到时比现在更热闹。”

上元节吗?顾若离笑着点头:“好。”

忽然外头一亮,顾若离听到噼啪声响不断,她略掀了一点帘子,就看到头顶上方火树银花,璀璨夺目。

她呆了呆,没想到真的有烟花。

“走吧。”赵勋当先下车,又站在车下朝她伸出手来,顾若离笑着扶着他的手跳下了车,赵勋的手顿了顿缓缓松开,走在前面。

顾若离跟在他后面,发现车停在一个酒楼正门口,她戴上帷帽,随着他进门,楼里客人都涌在窗口看焰火,气氛炽烈,倒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进去。

他们从正门口上楼,沿着走廊走了半圈,进了一间雅间,却并没有坐下,而是开了雅间的隔门,绕道后面悬空的楼梯,下去……出了后院,巷子里停了一辆添黑漆的马车……

全程,顾若离一句话未说,直到上车后马车再次动起来,她才吁出口气。

“害怕?”赵勋看着她,很显然,她一早就知道他不是带她来看焰火的。

顾若离摇头:“不害怕,就是有点紧张。”

这份紧张来自于她马上就要见到那位生病的贵人,来自于,她离顾家灭门的真相更近了一步。

外面鞭炮阵阵,焰火照亮了半城的夜,顾若离静静坐着,垂着眼眸。

赵勋靠坐在对面,含笑打量着她,她说她很紧张,可是此刻她眼眸中所流露的可不是是紧张,而是期待……

在期待什么呢?

他想到了吴孝之告诉他的话,说她离开庆阳那天曾和几个盲流发生过争执,也就在那天,她和霍繁篓认识的。

也就是说,他们二人根本不是兄妹,且,她也根本不姓霍。

还真是有趣,没想到小丫头藏了这么多的秘密。

那么,她的那份纯良,也是有意展露给他的看的?

她的真面目又是什么?

念头划过,赵勋扬眉笑道:“此事了,霍姑娘有何打算?”

“还不知道。”她回道,“霍繁篓说想在京城开医馆,我觉得也不是不可以。”

开医馆吗?赵勋颔首道:“倒是不错,以你的医术,定会有所发展。”

顾若离笑了笑,故作轻松的朝他道:“借你吉言。”

两人皆笑了起来。

马车略停了停,又颠簸了一下,四周突然就安静下来,只剩下车轮吱吱的响着……

“将军。”有人贴着马车压着声音道,“一切都依着您的吩咐,安排妥当。”

赵勋嗯了一声,车又走了一刻钟。

顾若离手心出了冷汗,悄无声息的在衣角上擦了擦,又若无其事的板坐着。

“到了。”车停下,赵勋看着她,“别紧张,有我在。”

顾若离一愣看着他,随即笑了起来。

“走吧。”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好像认定这样能让她轻松点似的,“稍后你只管做自己的事,其他的一概与你无关。”

顾若离应是,跟着他下了车。

外面稀稀拉拉的点着几盏灯笼,没有人迎接,没有人出入,只有一间原应该金碧辉煌的院落,寂寥的矗立着。

“走。”赵勋走在前头,进了院子,院子里很暗但弥漫着阵阵菊香,令人神清舒爽。

有人影一瘸一拐的过来,尽管身体不便可脚步轻的如同一只猫,静悄悄的停在门口,朝他们弓腰行了礼:“七爷,这里请!”始终不曾抬头。

顾若离却在看他,他虽穿的很普通,样子也没什么特别,可是气质和神态,却和昨天迎接赵勋的汪道全很相仿。

他们到底在什么地方?

顾若离看了眼身后,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远处依旧绽放的烟火,和依稀可辩的鼎沸,显得此处越发的遗世独立,寥落静谧。

“主子就在里面。”穿过重重帷幔,那人拐着在一片晕着薄荷香的房外停下来,打了帘子,“七爷请!”

赵勋跨进门,顾若离顿了顿随着进去。

“远山!”房间里点着一盏幽暗的宫灯,有妇人的声音迫切的传了出来,“远山,是你来了吗。”

赵勋嗯了一声,回道:“伯母,是我。”

“你来了我就放心了。”妇人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愈来愈近,“你还好吗,快来让伯母看看。”

赵勋走过去,在桌边停下来,随即自暗影中走出来一位妇人。

顾若离看的眼前一亮。

妇人年纪约莫五十左右的样子,容长脸,虽眼角横着皱纹,可眉眼依旧难掩精致和风韵,以及举手投足甚至于说话时端庄和娴雅,令人忍不住眼前一亮,不敢亵渎。

“我很好。”赵勋回了,妇人目光慈爱的看着他,笑着道,“高了,黑了。都说那边艰苦,真是委屈你了。”

赵勋笑了笑。

“快随我来。”妇人微笑道,“他正念着你呢,等会见到你一定很高兴。”

“稍等。”赵勋回身看向十几步之外的顾若离,“我还有一人要介绍给伯母认识。”

顾若离走过去,朝妇人福了福:“夫人好。”

“这位是?”妇人打量着顾若离,显得很惊讶,看年纪和容貌她还真猜不出赵远山带她来见她的缘由,以及对方的身份。

赵勋介绍道:“这位是霍大夫!”

“大夫?”她一脸惊愕,看着顾若离,犹疑的道,“年纪是不是小了点?”她见过许多大夫,可这么小年纪的还是头一个。

赵勋正要说话,妇人已经道:“看我,你既然带她过来,一定有你的理由。”她和赵勋说完又和顾若离道,“霍大夫随我来。”

顾若离颔首,跟着两人接着往里面走。

有咳嗽声传了出来,非常虚弱,有气无力的样子。

她听着若有所思。

“要不要喝水。”妇人快步进去,在桌上倒了水过去,里面有人语气沉闷的道,“才喝过,你快歇歇。”

妇人回道:“我没事。”又轻声道,“远山回来了,来看你呢。”

那人一怔,迫不及待的抖着手撩开了纱帐,喊道:“远山!”

“伯父。”赵勋走过去,扶着那人,轻声道,“是我。”

那人一把攥住他的手:“去……去应天不曾?”

空气里有一瞬间凝固,顾若离不知道缘由,可真切的感觉到赵勋的气息变的冷凝了一些,少了亲和。

“还未曾去过。”赵勋答道,“您别急,等我安排好,就会启程。”

那人咳嗽起来,妇人拿痰盂摆在床边,等那人咳完吐了痰,房间里才重新安静下来。

“好,你做事向来周全。”那人道,“听你的。”

赵勋将那人扶着躺下来,低声道:“我带了位大夫来,你的病一定能治好。”

“算了。”那人叹了口气,“那么多大夫,虽有心不诚惧怕的,可到底也有真心的,却屡试不成,再来一个也无济于事。”

赵勋没有立刻说话。

那人声音像个风箱似的,呼哧呼哧的:“远山你回来的正好,我也正有事要和你说。”他顿了顿,苦闷的道,“若是我就此去了……”

“伯父。”赵勋没有让那人把话说完,“您先让霍大夫看看,其他的事稍后再议。”

那人一顿,过了许久才应道:“好!”显然并不乐意,只是迫于赵勋的意思,不好拒绝。

赵勋并不管他的态度,回头看着顾若离。

顾若离一直静静立着,观察着三个人的神态以及对话,隐隐约约的她猜到了什么。

“霍大夫。”赵勋起身让开,“有劳!”

顾若离微微颔首,走了过去。

------题外话------

昨天抢楼好欢乐,统共近两百楼。一共十个奖,我上午就发币到账,所有中奖的请查收哈。

感谢大家支持,啵一个。

7:彩虹香17:荻花已落27:荷花叶37:R010915

47:282507

57:raneemlp67:ZY41551042

77:夕颜

87:蒲公英

97:fengyin26

恭喜以上十位姑娘。最大的奖是37,因为女主是三,男主是七。

注意查收哦,群波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