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矛盾/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朝阳在自己房里挑了两个一等,两个二等,两个三等的丫头并着四个粗使婆子,服侍顾若离。

小小的罩院里,服侍的人比崔婧文身边的人都要多。

她留了崔延庭在房里,自己披着衣衫由丫头婆子簇拥着进了罩院。

院子里一片嘈杂声,她往门口一站,问道:“怎么回事。”话落,一眼就看到了被两个丫头拉着,正面红耳赤的崔甫,眸光一厉。

“郡主!”雪盏走了过来,“是小少爷,他……他往三小姐房里丢蛇,被奴婢亲眼看到了,这会儿蛇还在房里没有抓到。”

方朝阳抿着唇朝崔甫走过去,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是你丢的蛇?”

“放开我。”崔甫使劲的推着丫头,推不动就抬脚去踢,半晌没了力气,就瞪着方朝阳,“我丢蛇了,你能怎么样。”

方朝阳拢着手立着,红袍拽地,墨发披散在脑后,卸了妆的脸上表情似乎越发的不近人情,扫了崔一眼,道:“将他丢房里去,什么时候找到蛇,什么时候放他出来。”

崔甫一个激灵,蛇方才是他小厮丢进去的,他也很怕蛇:“你敢。”又道,“你又不是我娘,你凭什么关我。”

方朝阳眼角看着他,满眼的不屑。

崔甫气的直抖,正要说话,门口二夫人并者崔婧文以及崔婧语和崔岩走了进来。

“你太过分了,居然让下人押着他。”崔婧语比二夫人反应还要激烈,一下冲过去,打掉两个婆子的手,护着崔甫对方朝阳喊道,“一条蛇罢了,让人抓出来不就行了,你至于这样吗,郎哥儿才八岁。”

方朝阳根本没去听她在说什么,转眸看向二夫人,淡淡的道:“你有意见。”

“没有。”二夫人回看着她,面无表情,“他既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

方朝阳嘲讽的一笑,朝一边的婆子打了个眼色,两个婆子立刻上去拉崔甫:“二少爷……”

“我不去,我害怕。”崔甫跟受惊的老鼠一样,一下子蹿到崔婧语身后躲着,“我不抓蛇,你们谁想谁去。”

崔婧语拍着他:“我们不去。”话落,桃花似的眼睛看着方朝阳,“你可真是一点都不掩饰,你女儿房里多条蛇,你就心疼成这样,现在却让郎哥儿进去抓蛇。怎么着,这世上孩子,只有你女儿是宝,别人的孩子都是草?!”

方朝阳眉梢微挑,红唇动了动,她颔首,言简意赅:“当然。”

“你。”崔婧语气的打颤,她真的是见识了什么叫不讲理,崔婧文看不下去了,走过去和方朝阳道,“母亲,郎哥儿年纪小,他抓不到蛇的,不如派个小厮去将蛇抓了,再让郎哥儿给娇娇赔礼,您觉得行不行。”

“我去。”崔岩绕开,径直往卧室去,“你们都不要进来,危险。”

崔婧文和崔婧语一看到自己哥哥去,顿时双双变了脸色,尤其是崔婧语惊叫道:“哥,那条可能有毒。”话落,她猛然住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方朝阳脸色一沉。

崔婧文掐着手指,隐忍着站在院门口。

“茂燊。”二夫人蹙着眉喊了一声,回头吩咐婆子,“去外院将菜儿喊来。”那个菜儿自小就会抓蛇认蛇。

方朝阳目光一转看向婆子。

婆子脸色一变,移开的脚步一点一点收了回来,垂首,恭敬的站着。

二夫人依旧面无表情,抿着唇静静立着。

崔岩步子顿了顿,攥着拳头,一副赴死的样子推开了卧室的门。

大家都出了一身的冷汗,崔婧语更是惊叫起来,仿佛门一开里头那只蛇就能张着血盆大口将崔岩给吞了似的。

就在门推开的那一刻,他们看见里头居然还站着一个人。

顾若离。

大家一直在闹,居然将她忘了,直到此刻才想起来,顾若离一直没有出现。

“三小姐。”雪盏和欢颜吓的腿都软了,“您……您什么时候进去的,没有受伤吧,快点出来。”

方朝阳冷眼看着,无喜无惊。

二夫人和崔婧文也是吃了一惊,崔甫放蛇只是个恶作剧,到时候罚一罚就过去了,可若是蛇咬死了顾若离,到时候这件事就不得善了了。

以方朝阳的个性,肯定会让崔甫偿命。

“三妹。”崔婧文最先反应过来,“这里面危险,你快点出来。”一副要过去,却又不敢的样子。

崔岩吞了吞口水,朝她身后看了看,房里点着灯,入眼的地方倒不见蛇的踪影,他硬着头皮过去,对顾若离道:“三妹快去远处,我……”他的话没说完,就见顾若离走了出来,招手对雪盏道,“给我找个篓子来。”

找篓子做什么?

她话落,院子里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朝她手上看去,就看到她手腕上缠着一条乌黑的蛇,蛇头被她捏在手里,蛇尾一副不甘被困不停的摆动着。

“啊!”崔婧语尖叫一声,捂住了眼睛,崔甫吓的脸色惨白,崔岩退开了两步指着她道,“快丢了,有毒。”

顾若离低头看了看蛇,解释道:“乌梢蛇,无毒。还能泡酒。”

“你太恶心了。”崔婧语一副你疯了的样子,“居然还泡酒。”

崔岩也皱了皱眉。

顾若离看向崔婧语,冷声道:“要不送你。”

崔婧语瑟缩了一下,不说话。

二夫人眼底飞快的划过一丝讥诮,扫了眼方朝阳,对崔甫招招手:“去和你三姐道歉,以后不许这么胡闹了。”

崔甫早吓的傻了,木然的点着头,盯着顾若离的手腕上的蛇移不开眼。

“不用。”方朝阳当然不会让崔甫道歉,对顾若离道,“把这条蛇送给郎哥儿,明儿我让人给你多抓点回来。”

顾若离应了一声,将蛇递过去。

“不要。”崔甫吓的惊叫,拔腿就跑出了院子,门口几个婆子一挡,他被堵在了院门口。

二夫人脸色极其的难看,握着的手,指甲嵌在肉里:“娇娇没事就好,今儿是你弟弟胡闹了,我代他向你道歉。”

顾若离淡淡的应了一声,接过雪盏从墙角翻出的篓子,还亲昵的拍了拍。

二夫人和崔岩并着崔婧文看的一身鸡皮疙瘩,心口直犯恶心,崔婧语捂着嘴低声道:“真是又丑又古怪。”

母亲性情跋扈,女儿性格古怪,往后府里可就热闹了,崔婧语一刻钟都不想待在这里。

顾若离看了对方一眼。

方朝阳懒得搭理她,冷声道:“郎哥儿的东西忘记拿了。”话落她看了眼李妈妈,李妈妈立刻去顾若离那边取蛇。

顾若离顿了顿,将蛇倒出来,捏住它的头递过去。

崔甫瞪大了眼睛,看着李妈妈朝他走来,拼命摇着头:“不要,我不要拿。”

“方朝阳。”二夫人看着自己儿子害怕的样子,眸光里隐忍着怒火,方朝阳看向她,满脸兴味,“怎么样?”

二夫人手臂发抖,后面的话生生的忍了下去。

李妈妈将蛇塞给崔甫:“二少爷,您的东西。”

“娘!”那凉凉的感觉,浸透在皮肤里,崔甫骇的眼睛一翻,软倒在地上。

二夫人忙过去扶着他,拍着他的脸:“郎哥儿,郎哥儿。”

崔甫吓的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院子里又乱了起来。

方朝阳厌恶的道:“废物!”

“你欺人太甚。”崔婧语跺脚,“我去找爹爹说理去。”话落,就被崔婧文拉住,“先将郎哥儿扶回去。”

崔岩回去将篓子拿过来,把蛇装进去,几个人扶着郎哥儿往外走。

“为什么不让我去。”崔婧语不满的瞪着姐姐,崔婧文凝眉道:“爹爹就在隔壁,他什么事不知道,你过去闹只会自己难堪。”

“爹爹太软弱了。”崔婧语看着那个阴魂不散的篓子,气着道,“早晚有一天,我们都要被这对粗俗不堪的母女,给气死!”

这明明是她们家,凭什么一个继室带着女儿就能鸠占鹊巢?!就凭她是朝阳郡主吗,可他们又不是平头百姓。

她怎么就有那么厚的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呢。

罩院里安静下来,顾若离站在房门口等着方朝阳走,方朝阳却只是静静站着,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院子的丫头婆子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喘。

“天亮后,自己去领板子。”方朝阳终于开口说话了,只丢了一句,便由李妈妈和几个丫头扶着,径直走了。

顾若离喊道:“郡主……”方朝阳回头看她,一副你要敢求情,我连你一起打的表情。

雪盏冲她摇着头,顾若离顿了顿,回道:“您慢走。”

方朝阳满意的走了,顾若离看着一院子的丫头叹了口气,回了房里。

可惜那条蛇,乌梢蛇泡酒药性极好,他们要开医馆了,将来定会用到。

不过倒也提醒了她,改日多买几个坛子回来,不同的药酒都备一些。

“三小姐,您歇了吧。”雪盏见她上了床,便垂着头将灯熄了,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顾若离嗯了一声,想到了霍繁篓和张丙中,

赵勋若是贺寿就走,那最早也是二十八,还有两天,他会不会找到他们?

此刻,荣王府里也是乱糟糟一片,哭声,骂声震天。

身后一个女声隐隐约约的喊道:“让他滚,滚了就再也别回来了。”

赵勋面色沉郁的踢开一个拦着他的小厮,大步出了王府的侧门,翻身上马,扬鞭而去。

马狂奔在长街上,马蹄声在宵禁后安静的街道上回荡,惊的两旁百姓噼噼啪啪的关门,缩在家中不敢乱动。

他一路进了自己的院子,将马丢给小厮,衣袍都散着怒气。

周铮几人迎了过来,赵勋沉声道:“收拾东西,今夜就走。”

周铮几个人互相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赵勋进了书房,小厮上茶恭顺的退了出去。

他独自一人坐着,抿着唇眸光阴厉。

“将军!”吴孝之笑呵呵的背着包袱进来,道:“老夫已经收拾好了,随时可以启程。”

赵勋看向他,一改先前怒发冲冠的样子,道:“先生来的正好,我有事与你说……”吴孝之颠颠的过去。

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陈达匆匆回来,还不等他进去,赵勋已在房里道:“进来。”

“爷!”陈达脸色尴尬,撇了眼正喝着茶悠闲的吴孝之,“找不到霍大夫他们了!”早上他派去的人还看到他们在和别人谈铺子,他们有事要办,京中人手也不多,就没有再跟,没有想到晚上就找不到人了。

“不是让你派人跟着的吗。”赵勋紧蹙,吴孝之也是一愣,“跟丢了?”

陈达羞愧的摇头,他哪里想到会找不到他们。

“她在京城毫无根基,能去哪里。”赵勋拧着眉,方才压下去的怒意又隐隐升了上来,这个丫头,居然敢对她用计!

他第一次看错了人,以为她就算能猜到几分,可也没有这个胆子真的躲着她。

赵勋的怒越发的盛。

陈达几人大气不敢喘。

“要不,再去找找?”吴孝之打量着赵勋,语气里也透着一份谨慎。

赵勋沉着脸坐着,看了眼表,沉声道:“我们没有时间了。”她既然敢躲,以她的性子,就肯定有把握,他不易找到。

现在他没空和她捉迷藏。

“先生给她写封信。”赵勋凝眉,吴孝之一愣,忙提笔沾墨,“写什么?”

赵勋顿了顿,声音里透着一股让人生凉的冷意:“告诉她,让她保重。”

吴孝之愕然,他还以为是威胁信呢?心头一转,他又明白过来……既然没有找到人,就没有必要撕破脸,以霍大夫的性子,就算哪天暴露了,至少也能念着他们的交情,而犹豫几分。

硬的不成,就来软的。

吴孝之飞快的写好,又添了几句惜别的话,叠好塞进信封递给陈达。

陈达拿了信飞快的出去,赵勋和吴孝之快步出了门,韩妈妈赶过来,“爷,王府那边来人了,说……说找您。”

“杀了。”赵勋听着头也不回,在门口看到泊的两辆马车,不由神色微顿,吴孝之笑呵呵的指着赶车的小厮,“车都不要了,给老夫找匹马来。”

赵勋紧抿着唇,翻身上马,一行人很快消失在京城。

顾若离第二日醒的很早,她刚有点动静,雪盏便在门口轻声道:“三小姐,您醒了?”

她嗯了一声,雪盏就带着两个未留头的小丫头,捧着衣服和洗漱进来。

挂了帐子,雪盏一张圆圆的很和气的脸探进来:“郡主还未起,欢颜去提早膳了,一会儿您是在房里用,还是等郡主一起?”

“我自己用。”顾若离自己穿了衣服下床,看着几个丫头走路一瘸一拐的,不禁皱了皱眉,“我身边的事情没有那么多,今儿你安排一下,留两个人就好了,其他人先去休息。”

雪盏一愣,看向顾若离,随即就摇着头道:“多谢三小姐好意,奴婢们还是当着值的好。”

她们是怕方朝阳。

一个府里有一个府的规矩,顾若离没有强迫,她由雪盏服侍着洗漱好,早膳就已经提回来了。

吃过饭,那边来人说方朝阳起了,她便去了正院。

李妈妈见着她立刻笑着迎过来:“三小姐用过早膳了吗,房里有点心,奴婢给您拿来,您再吃点?”

“不用了。”顾若离问道,“我先给郡主请安。”

李妈妈笑着应是:“正等您呢。”话落亲自引她去暖阁。

顾若离上了台阶,忽然侧目看着李妈妈,“原来的杜嬷嬷呢?”

杜嬷嬷是宫里出来的,后来方朝阳看上了顾清源,执意要跟着他去庆阳,杜嬷嬷就随方朝阳一起去了。

儿时,她的生活起居皆是由杜嬷嬷包办。

“奴婢跟着郡主的年头不多。”李妈妈目光微闪,笑着道,“还真是不知道杜嬷嬷。”

顾若离进了门,方朝阳刚处理完府里的事,独自一人在喝茶,看见她来了便道:“今儿让外院的菜儿给你去抓蛇,你要什么样的和他说。”

“好,那我列个单子。”顾若离眼睛一亮,再过一个月蛇就要很难抓了,这个时候刚合适。

方朝阳让人给她拿笔墨,李妈妈和雪盏几人却是一脸惊讶,没想到顾若离不单不怕蛇,还要抓蛇,不单要抓,还要分门别类的抓许多种泡酒。

她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子。

顾若离果然认真的写了各类可药用蛇的名称,甚至在什么地方抓也标注了一番。

“你们下去。”方朝阳扫了眼李妈妈,待两人出去,她指了指杌子示意顾若离坐,便道,“你的赵将军,出事了。”

赵勋这么快出事?出了什么事?顾若离停了笔凝眉看着她,问道:“怎么?”

“昨晚,他将他兄长打伤,砸了手中的兵符,连夜走了。”朝阳郡主打了哈欠,“以后恐怕是不会回来了。”

其实他不单砸了兵符,打了兄长,还讲齐王妃派去找他的一个內侍给杀了,人头挂在了齐王府门脸上。

一大早,齐王府就炸开了锅,齐王妃更是气的病倒,让人去绑赵勋。

可京城哪里还有他的影子,昨晚连夜走了,无影无踪。

现在外头人人都在聊着,赵远山和荣王府彻底决裂了。

“砸了兵符?”顾若离忍不住惊讶,好似小孩子意气用事,任性而为一般,可她认识的赵勋绝不是这样的人。

方朝阳揉着太阳穴:“他这是态度,彻底和家里还有圣上翻脸了,以后再见着他,就不能喊将军了,嗯……恐怕连赵七爷都不能喊了。”

顾若离满腹狐疑:“那他的八千虎贲营将士呢?”

“你还真是关心他。”方朝阳意味深长的睨了她一眼,“那些人只听他的,估摸着会作猢狲散吧,反正也没有人能管得住,散了也就散了。”

散了?顾若离问道:“没有虎贲营,开平卫怎么办?”

方朝阳一怔,没有料到顾若离会问这样的问题,她拧着眉若有所思的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淡淡的道:“圣上登基后,便有意撤了开平卫,现在没有赵远山,没有了虎贲营,正合他意。”

她的意思,圣上是打算放弃河套了?

河套是门户,是对瓦剌的重要防守之地,圣上就这样轻易放弃了?

“我知道了。”顾若离心头转了转,却什么都做不了,“希望赵将军能想开点吧。”

方朝阳就露出你果然年轻不懂事的眼神。

“我出去一下。”既然赵勋走了,那么她也就不用躲在这里了,方朝阳嗯了一声,心不在焉的道,“记得回来就成。”

顾若离顿了顿,大步出了门。

“三小姐您要出去啊,让奴婢跟着您吧。”欢颜笑着道,“奴婢是京城人,条条路都熟悉,保准您不迷路。”

顾若离挑眉,笑道:“你的伤不疼了?”

“疼。”欢颜老实的点头,“可是……”她没说完,顾若离已经抬手打断她的话,“我去去就回,你们也正好能歇歇,抹点药膏。”

欢颜哦了一声又拉着她道:“二少爷病了,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看热闹还是探望?顾若离不觉得她去了,二夫人和崔甫就能对她另眼相看。既然都做了恶人,她也没有必要正明:“听郡主的,等她去了我们再去。”

欢颜哦了一声,笑着点头。

郡主才不会去。

顾若离径直出了侧门,刚到巷子口就听到一声口哨响,她立刻朝巷子里看去,就看到霍繁篓正趴在不知谁家的围墙上朝她招手。

“你这么在这里。”顾若离回头看看,见没有人就跑了过去,“他们说赵勋走了,是真的吗。”

霍繁篓小心翼翼的从围墙上往下挪,一边喊着:“扶我一下。”她伸手过去拉着他,他才单脚跳下来,笑着道,“昨晚就走了,我亲眼所见。”

顾若离心里不禁松了口气,可却又担心起来。

他把自己逼到这个境地,若不能绝地反击,那恐怕以后就真的什么也不是了。

“他要是真一去不回,他就不是赵远山了。”霍繁篓指了指里头,两个人并肩穿过巷子,她听着微微点头,“他这是借题发挥,顺势将手里的兵权交出来,这样一来至少解除了圣上对他最大的忌惮。”半真半假,谁知道呢,

“还有。”她停下来,突然想到了司璋,“那个可以藏兵的山谷……”

原来他躲山谷,是为了现在。

他在那个时候就将一切计划好了。

赵勋接下来会这么做。

八千精兵,打仗很多,可若是起兵造反,却绝对不够。

“这事儿跟咱们无关。”霍繁篓笑呵呵道,“咱们今天定柜子去,还有许多东西要置办,忙的很。”

顾若离想到了自己的医馆,长长的松了口气,笑着点头。

“在建安伯府住的怎么样,还回去住吗。”霍繁篓吊着眉看她,顾若离点头,“我答应她暂时住在那边,更何况,宫中的事朝廷的事,她知道总比我们打听来的可靠。”

霍繁篓笑着点头,拍了拍她的肩膀:“和我在一起后,你长进不少啊。”学会绕弯子了,也学会了用当下所能用的一切,人或事。

“近墨者黑。”顾若离失笑,想起什么来,凝眉看他:“你当初治杨文雍时,是不是就知道杨府和崔府的关系?”

“当然。”他笑着道,“你要和我学的地方还多着呢。”杨文雍当初是一定要救,杨府也是一定要交好,于情于理,都是稳赚不亏。

顾若离心头微暖,笑指了指街边的档口:“早饭吃了没有,我请你。”

不管霍繁篓是什么样的人,她看到的,都是他为她在考虑。

这就够了。

霍繁篓哈哈笑着:“这束脩可是太低了点了。”

两人吃过早饭,在一家酒馆后院的柴房里找到了张丙中,三个人一起逛了许多铺子,将医馆里所需的东西都一一定了下来,只等那边搬走,他们就可以装修开业。

晚上在他们赁的院子里吃过饭,张丙中依依不舍的送顾若离走:“师父,您以后每天都要回来啊。”

“知道了,你们在这里注意安全。”她笑着说完,撇了霍繁篓,低声对他道,“小心点,别被他给卖了。”

张丙中哼了一声,一副我很精明的样子:“原本以为他真是您兄长,我敬让几分,如今知道了您们压根什么关系都没有,我才不怕他。大不了在他吃的饭里丢些巴豆,拉他个十天半个月。”

顾若离笑了起来,一个人走街穿巷回了位于牌楼胡同的建安伯府,她甫一到门口,欢颜就冲了过来:“我的三小姐,您可回来了,一家人就等着您呢。”

“等我?”顾若离不解,难道崔甫又折腾出什么事了?

她忽然就想到了方朝阳昨晚的说的话,她说她是宝贝……顾若离失笑,若是宝贝,当年又怎么毫无留恋的走了。

“是。”欢颜就一边拉着她一边解释,“表少爷今天到府里了,伯爷和郡主给他接风。”

表少爷?顾若离不知道是哪里的表少爷,便应着道:“我回去换身衣衫,你先过去应一声。”

“那奴婢先过去,雪盏姐姐在房里等您呢。”欢颜说着,提着裙子先走了,顾若离先回了自己的院子,雪盏捧着件桃红的革丝褙子,水蓝的挑线裙子笑着道,“李妈妈中午送来的,一箱子呢,等用过膳回来您看看。”

太艳丽了,顾若离皱了皱眉,由雪盏服侍着换了衣衫。

“真好看。”雪盏点着头赞叹道,“三小姐的身段像郡主,等再两年抽长了,肯定是明艳动人。”

顾若离看着镜中丑的骇人的脸,忍不住失笑。

“还有件事。”雪盏扶着顾若离往外走,压着声音脸颊微红,“李妈妈让我问您,您的初潮可……”

例假吗?顾若离这才想起这件事来,摇头道:“还不曾。”

雪盏哦了一声,不好意思再问了。

两个人去了正院前的花厅,两张圆桌摆着,一家人分男女两席。

顾若离一进门,里面说话的声音一顿,所有人都朝她看了过来。

她神色自若的走过去,先和崔延庭行了礼,“伯爷。”又朝方朝阳福了福,“郡主!”才依次和二夫人,崔延孝以及兄妹姐妹各自道好。

“正想去找你呢,京中可好玩,都去了那些地方?”三夫人热情的拉着顾若离去自己身边,又指着隔壁一桌的一位年轻少年介绍到,“这是你杨家表哥。”

顾若离就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微微一顿。

就看到一位穿着天青色潞绸直裰,眉目清秀,气质清雅温润的少年,正眸含疑惑的看着她。

杨……顾若离脑子里飞快的转了转,终于想到他的名字。

杨清辉。

是杨文雍的孙子,杨勇的儿子,那位一直站在人后,面带笑容的少年。

她一下子僵硬起来。

他不会冲过来喊她霍大夫吧?!

“这是你三妹妹,从庆阳来的,姓顾!”三夫人介绍道,“她年纪小,又吃尽了苦头到的京城,往后大家可要多多照顾才是。”

杨清辉眉梢一挑,就看到顾若离朝他福了福:“表哥好。”

“三表妹!”杨清辉从善如流的回礼,“往后请多关照。”

顾若离一愣,没想到他不但没有漏嘴喊她霍大夫,更是很自然的与她打招呼,她抬头朝杨清辉看去……

杨清辉飞快的朝她眨了眨眼睛,脸上有稍纵即逝的调皮,转眼又变成谦和有礼的少年郎。

她心头微讶,坐在了三夫人身边。

崔婧语捧着茶盅,看着杨清辉和顾若离,眼睛瞬间瞪圆了……

表哥脸上刚刚那是什么表情。

那样孩子气的样子,她们做表兄妹十几年了,她也不曾在他脸上见过。

顾若离那么丑,表哥怎么会对她另眼想看。

难道他们认识?

崔婧语顿时坐立难安,蹭的一下站起来走到杨清辉面前,看着他道:“表哥,你随我来一下,我有句话想要问你。”她一刻钟也不想等,立刻就要问。

杨清辉一愣。

“语儿不要胡闹。”崔延庭道,“正用膳,有什么话不能稍后再说。”

崔婧语跺脚,众目睽睽之下她拖着杨清辉就朝外走:“就说一句话,马上就回来。”

杨清辉含笑跟着她出去,两人站在门口的花圃边,崔婧语质问道:“表哥,你和顾若离认识?”

叫顾若离吗?原来她真的不姓霍,这么说来,她当时所报的身份都是假的喽?杨清辉心头一转,含笑道:“语儿何来此问?”

“刚刚你冲她眨眼睛了。”崔婧语不依不饶,“我看的清清楚楚的。”

杨清辉失笑:“怎么会。我只是眼睛有些酸胀,估摸着是这几日没有休息好的缘故,你看错了。”

“眼睛怎么了。”崔婧语的思路顿时被带偏,“要不要找大夫来看看?”

杨清辉轻轻笑着,像小时候一样摸了摸崔婧语的头顶:“没事,多谢语儿关心。我给你带了礼物,稍后让人给你送去。”

“好。”崔婧语高兴起来,一蹦而起,拉着杨清辉的袖子甜甜笑着。

顾若离心头松了口气,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杨清辉……不过也不奇怪,大家是姻亲,杨清辉是崔婧语正儿八经的表哥,他会过来也再正常不过。

而且,以杨清辉的年纪,年底赶到京城来,恐怕不是探亲,而是要赴考明年春闱。

不知道杨大夫如何了,上次意外她算是不辞而别。

等有机会,她想问问杨清辉。

“昨儿回去我想起来,我箱子里有个金项圈,是当年皇太妃送我的,一直没舍得戴,可如今再拿出来我这把年纪也不戴不出去了,熔了吧,又可惜。”三夫人笑容满面的拉着顾若离的手,对方朝阳道,“要是不嫌弃,一会儿我让人送来给娇娇,她戴正合适。”

方朝阳从顾若离进来,只看了她一眼,若是不知道的,还当三夫人是顾若离的母亲。

“那就多谢三弟妹了。”方朝阳微笑,“我正安街的那间铺子也到期了,以后就交给齐家兄弟打理,我就等着收租子了。”

三夫人一怔,顿时笑了起来,笑道:“您放心,我兄弟别的不会,做生意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三夫人是庶女,同胞的还有位弟弟,自小跟着家里人做生意,书没有读过几天,生意做的却是不错。

她给顾若离的项圈是皇太妃当年赏的。

皇太妃出身永城伯,是昭宗的妃子,地位尊崇颇有头面,虽然人已经去了,可她送的东西却依旧尊贵。

她将这项圈给顾若离,算得上是大礼。

可方朝阳投桃报李回的这么快,三夫人也是没有想到的。

既然两人都谈好了,也没有她什么事,顾若离顺势起身行礼:“多谢三婶!”

三夫人咯咯笑着,眼角的细纹鲜活明亮。

对面,崔婧文低头喝着茶仿若未闻,到是刚进来的崔婧语却是脸色一变,气鼓鼓的坐了下来,瞪着顾若离。

她们在家这么多年,三夫人也没有说送给她们哪个姐妹,如今顾若离一来,她就拿出来了。

分明就是打她们的脸。

顾若离不管崔婧语什么态度,她不是崔家的人,所以没有代入感,也就愈加的云淡风轻无所谓。

只是,让她好奇的是,崔大小姐崔婧容的踪影。

听崔甫的意思,似乎是因为长的丑才不在众人面前露面,可像今天这样的家庭宴会,二夫人为什么也不带她出来?

想到崔甫,她朝对面看去,崔岩身边果然空空的。

没有来。

顾若离挑眉,就听到崔婧语在对面大声道:“三姐姐的蛇拿到了吗,今儿菜儿抓了几条?”

她的话一落,桌上的人皆皱了皱眉,朝顾若离看来。

一个女孩子家,居然让人抓蛇,实在是……

“我才回来,还没有看到。”顾若离含笑道,“四妹妹要和我一起去看看吗。”

崔婧语脸色一变,嗤笑一声,道:“我可没有你这么能耐,连蛇也不怕的……莫说我,就是后院扫地的花婆子也是不敢的。”又咕哝道,“粗俗!”

言下之意,是顾若离连扫花婆子也是不如。

顾若离皱眉,三夫人一看势头不对,立刻和稀泥:“吃饭,吃饭,饭菜都凉了。”

大家便不再多言,各自低头吃饭。

杨清辉余光看了眼顾若离,露出疑惑的样子,又回头和崔岩说着话。

“我去洗手。”顾若离和方朝阳道,“方才回来的匆忙,忘记洗手了。”

方朝阳点点头,喊了雪盏来:“……陪三小姐去。”

顾若离便起身从后门出去,由雪盏陪着到净室去:“你在外面等我吧。”

“是!”雪盏应是,守在了门口。

顾若离进了净室,里头是隔着两间的,摆着马桶熏着熏香,顾若离刚进去,就看到有个人慌乱的冲进里面的那个隔间,刷的一下拉上帘子。

一截姜黄的裙摆,从里头露出来。

她奇怪的走过去,隔着帘子她甚至能听到里面人的呼吸声,仓促,紧张,恐慌……

会是谁,碰到就碰到了,为什么要躲着不敢见人?

里面的人不说话,一副不打算出来的样子,顾若离站了一会儿,去打水洗了手,停在门口等了等,那人还是毫无动静。

就在这时,门外听到雪盏和人说话的声音:“……娇兰,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有事吗。”

“没……没事。”娇兰显得有些紧张,摆着手道,“雪盏姐姐在这里做什么。”

雪盏朝里头看了看,笑着道:“我在等我们三小姐。”话一落就看到顾若离从里头走了出来,她随即笑着道,“三小姐。”

顾若离颔首,去看名唤娇兰的丫鬟。

娇兰看清顾若离,脸上立刻露出惊愕之色,愣愣的半天没反应,雪盏皱眉咳嗽了一声,她才醒神过来朝顾若离行礼:“三小姐好!”

顾若离微微颔首,和雪盏出了净房。

“她是哪个院里的丫头。”顾若离边走边问雪盏,雪盏笑着回道,“是大小姐院子里的,不过鲜少出来走动。”

崔婧容院子里的丫头?顾若离停下来回头朝净房看去,就看到娇兰快速的进了净房,神情显得又紧张又焦急。

刚才里面的人难道是崔婧容?

她为什么要躲着?是羞于见人,还是不愿见她?

“大小姐怎么不出来。”顾若离说着话看向雪盏,雪盏一愣露出为难的样子,随即又压着声音低声道,“奴婢也好几年没有见过大小姐了,她的院子不让人进去,她自己也很少出来……听说是生了病,容貌变的很不雅。”

生病?顾若离若有所思。

吃过饭,顾若离跟着方朝阳去了正院,崔延庭换了身衣衫,和煦的笑着对她们道:“我有点事要出去,宵禁前回来。”

“嗯。”方朝阳嗯了一声,顾若离却不得不站起来送他,“伯爷慢走。”

崔延庭心情很好的样子,含笑了出了门。

房间一时剩下母女二人,方朝阳问道:“你和杨倓松认识?”

“嗯。”顾若离没惊讶方朝阳是怎么看出来的,回道,“他伯祖父与祖父是相识的,我们在延州曾见过一面。”将治病的事抹去了。

方朝阳没有怀疑,早年杨文治确实去顾府。

“离他远点。”方朝阳放了茶盅,说的言简意赅,随即又换了个话题,“你都读过什么书?”

不会是要给她请先生吧?她已经没心思再重头学,便立刻道:“主要是医书,不过女论语,女戒也都学过,父亲给我请过先生的。”

方朝阳就没有再问,颔首道:“回去歇着吧,以后再出去就早点回来。”

“是!”顾若离应了一声,带着雪盏退了出来,方朝阳懒洋洋的靠在床头,不知在想什么。

顾若离一回到院子,就看到几个小丫头缩手缩脚的站在墙角边,雪盏皱眉问道:“都怎么了一个个的丢了魂似的。”

“菜……菜儿把小姐要的蛇送来了。”小丫头莲蓬指着门口的几个篓子,“奴婢想收起来,可……可是不敢。”

顾若离眼睛一亮走了过去,果然就看到四个篓子各放了好几条蛇,她要的品种几乎都在。

“帮我拿到耳房里去。”顾若离笑着道,“隔着篓子咬不到你们的。明儿再想办法帮我弄点烈酒和坛子回来,我有用。”

雪盏脸都白了:“真要泡酒啊。”

“当然。”顾若离高兴的提着一个篓子,“到时候你们就知道药酒的妙处了。”

雪盏哦了一声,哆哆嗦嗦的去拿篓子,顾若离看不下去,笑着道:“一会儿我来拿吧,别吓着你们了。”

“奴婢来吧。”欢颜闭着眼睛一副赴死的样子,提了个篓子跟在顾若离后面,顾若离笑了起来,接了篓子自己提着,“得了,你歇着吧。”

欢颜一副要哭的样子,害怕的看着她。

顾若离自己将篓子提到耳房放好,让婆子上了锁,叮嘱道:“把门锁好了,免得打翻了篓子就不好了。”

婆子应是。

隔日,是荣王妃寿辰,方朝阳并着二夫人以及三夫人带着几个孩子都去了齐王府贺寿。

顾若离忙着伺弄蛇,连他们什么时候出府的都不知道。

“你准备泡蛇药酒吗?”忽然,身后响起一道清朗的声音,她回头去看,就看到杨清辉站在她身侧。

她朝雪盏看了一眼,雪盏一脸犹豫,皱眉脸快要哭了。

“杨公子。”顾若离含笑和杨清辉打招呼。

杨清辉走到他前面,雪盏迟疑的端了个椅子过来给他坐。

“是不是蛇的类别不同,得出的酒药性也不同?”杨清辉依旧是一身天青色直裰,与蓝天白云同色,施施然坐在她前面,好奇的看着她。

顾若离手上不停,头也不抬的道:“是,略有不同。”

“原来如此。我伯祖父也亲自炮制过。”杨清辉说着,递了两封信给她,“这是我伯祖父让我带给你的,一封是给你的,另一封是给太医院孙大人,你要是遇到难事,可以带着这信去找他。”

顾若离忙擦了手,接过信来:“谢谢。”当时杨文治是说要给她写一封举荐信的,“前辈他还好吗,身体好不好,我当时走时有些意外,也没有和他老人家告辞。”

杨清辉笑着道:“他很好,就是一直惦记着你。若不是在这里遇到,我恐怕也要满京城的去找你。”

顾若离心头温暖,将信小心收了,郑重道:“谢谢。”

“要不要帮忙?”杨清辉指了指地上的一堆蛇。

顾若离挑眉,杨清辉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道:“我不怕这些东西。”话落,又冲着她眨了眨眼睛,“我伯祖父可是医圣。”

满面的调皮和跃跃欲试。

这和杨清辉留给她的印象大相径庭,顾若离忍不住露出讶异的表情来,笑着道:“好啊,那你帮我清洗吧。”

杨清辉应了,挽起袖子,和顾若离一样坐在小凳子上,头对头一个处理一个清洗。

“你不姓霍,原来姓顾啊。”杨清辉低着头轻声道,“是庆阳顾氏的三小姐吗。”

顾若离嗯了一声,就听杨清辉道:“那我们以前见过的,你可能不记得我了,可我记得你,在你祖父的药房里,你埋头在炮制,我和伯祖父还在你身边站了一会儿。”

“是吗。”顾若离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可能太专心了,没有注意周围的环境。”

杨清辉就想到当时的场景,一个六七岁不过比桌子高些许的小姑娘,穿着深蓝的短褂,板着脸一本正经的站在灶边,满头大汗的翻炒着药,浓浓的药味弥漫,她的脸也晕在香气雾气里,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那画面在他脑海里停留了好久。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么点大的孩子,做事这么专心,且手法纯熟。

他还记得杨文治走后和他说的话:“小小年纪做事能这般专心努力,且手法火候无不精准独到,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没想到,他今天又见到那位姑娘了。

只是和记忆力那张光鲜漂亮的容貌大相径庭。

“你的脸……”杨清辉打量着她,“不像是新伤啊。”那就不是顾府着火时烧的。

真是个聪明的少年,顾若离暗暗点头,面上只得含糊:“嗯,不是新伤。”

杨清辉看着她若有所思。

“你怎么没和你娘一起去贺寿?”杨清辉很自然的换了话题,她回道,“我的身份,不便暴露在人前。”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顾若离泡了六坛子酒。

让小厮搬去耳房里阴着,三个月后就有药效了,到时候再想办法搬去医馆。

“你要在京城开医馆吗。”杨清辉坐在她的暖阁里和她说着话,她回道,“是,正在筹备,或许年前能开业。”

杨清辉轻轻一笑:“那我到时候去捧场。”话落,觉得自己说的不大对,便又笑了起来,“放心,我会替你保密。”

顾若离笑着说谢谢。

“我回去看书了。”杨清辉放了茶盅起来,“你有事可以去找我,咱们现在都是一样,对吧。”

一样寄人篱下。

顾若离道好,送他到门口,他方一出去,就听到崔婧语一声尖利高亢的声音:“表哥,你怎么在这里。”话落,就看到她提着裙子颤巍巍的走过来,仇人似的瞪了眼顾若离,又看着杨清辉,“你在这里做什么。”

“三小姐在侍弄蛇,我好奇便来看看。语儿怎么一个人回来的?”杨清辉满面的笑容,哄着道,“王妃寿辰应该有戏台才是,你不是最喜欢听戏的吗。”

崔婧语余光扫了眼顾若离,拉着杨清辉就走:“别在这里,我们边走边说。”就抱怨道,“哪有戏台,齐王妃都快被赵远山气死了,他不但和父母顶嘴,打了兄长,甚至还想还想抢他自己的嫂子……”她一口的嫌弃,“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简直就是败类。”

抢嫂子?就是那位世子妃梅氏吗,上次在西苑她没看到赵勋要抢她的架势啊。

顾若离不禁哑然。

原来赵勋在京城的名声已经这么差了吗。当年他带着八千精兵守护京城的丰功伟绩呢,当年他只身一人救回太上皇的壮举呢,他守着开平卫三年大小战役无数,击退瓦剌无数的战功呢。

人还真是健忘啊,现在就剩下抢嫂子这类的事。

顾若离忽然觉得很闷,将杨文治的信收好,出去找霍繁篓。

崔婧语拉着杨清辉说了会话,等他走了,她又折返了回来,站在院门口喊道:“顾若离,你给我出来。”

“四小姐。”迎出来的是雪盏,“三小姐出门了,估摸着晚上才能回来,您若有事我晚上替您转告她。”

崔婧语抿着唇,冷声道:“她泡的酒呢,带我去看看。”

------题外话------

文里许多男人都有两个名字,我就不在文里解释了。都是表字!作者用称呼是大名,人物互相称呼都是表字。在古代,男人之间如果直呼其本名,就是骂人。

比如霍繁篓如果直接喊“赵勋。”那赵勋是可以直接冲上去揍他一顿的。

但是我们喊没事,因为他打不到我们。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