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难安/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没事吗?”顾若离问道,“可用请大夫看看?”

方朝阳头也不回的道:“不用。”便出了门。

顾若离没有再追问,回房梳洗歇下,又想到崔岩的病,只觉得奇怪。

怎么这么久都没有起色,她不由掀了帘子问雪盏:“大少爷的病,大夫怎么说的你可知道?”

“不清楚。”雪盏摇头,回道,“伯爷和大小姐瞒的很紧,问起来都说是风寒,可是奴婢听府里的小厮说,大少爷是……”她说着脸颊红了起来,难以启齿的样子。

顾若离越发奇怪,看着她,等她接着说。

“说是大少爷在那种地方得了脏病。”雪盏满脸通红,“所以才一直出不了门,羞于见人。”

她记得崔岩第二天回来的时候,就病倒了,若是梅毒之类的病,不至于这么快就发作,而且,看崔延庭和崔婧文的态度,也不像是得了这种病。

“那种病何至于养这么久。”顾若离躺了下来,看不到人号不到脉,她猜不到是什么病,“或许,是什么不利于行的病。”

雪盏哦了一声,低声道:“三小姐,您能治好大小姐的病,是不是说您的医术特别厉害,比杨家大老爷还厉害?”

杨家大老爷,自然是指杨文治了。

“大姐的方子是经方,如何说明我医术了得的。”顾若离失笑,“快去歇着吧。”

雪盏哦了一声往外走,又想起什么来,问道:“你要不要去给大少爷看看,说不定能治好他的病呢。”如果能将崔岩的病治好,那他们的关系一定能缓和一些了吧。

在一个屋檐下,雪盏认为和气最好。

“不去,也没那个本事。”顾若离翻了个身,“再说,他们也不信我,我何至于做吃力不讨好的事。”

她就算去,也不是为了缓和关系,大家都这样了,就算她把心掏出来,他们姐弟几人也不会念着她的好。

最重要的,她也不需要谁念着她的好。

顾若离迷迷糊糊睡着,第二日起来,又是一夜的大雪,欢颜哆哆嗦嗦的跑进来,在炉子边烘着手:“小姐,今天好冷啊,您还要出去吗。”

“待会儿再说。”顾若离抬头看了天色,阴沉沉的,北风和刀子一样割在人脸上。

她是有些不想动。

“小姐。”欢颜暖和了,给她倒了茶递过来,“二老爷刚刚回来了,带了好些东西,正和伯爷说话呢。”

二老爷崔延孝吗?

“估摸着今天晚上家里肯定要为二老爷接风洗尘。”欢颜低声道,“您今儿就别出去了,省的还没玩一会儿,就要被找回来,来回的跑实在太冷了。”

顾若离被欢颜说动了,坐暖烘烘的炕上喝着茶,真的不想动。

“小姐。”雪盏捧着个托盘进来,上头盖着的蓝绸落了一层雪,她笑着将东西摆在炕上,道,“是二夫人身边的菊容送来的,说是二老爷从岭南带回来的小玩意,每位小姐都有,您的他们就送来了。”

“岭南的东西吗。”顾若离挑眉去看,雪盏掀开了绸子,顾若离就看到里头摆了各种各样木雕和牙雕的东西,她拿了一枚项链捧在手中,是颗牙齿雕刻成孔雀样子的饰品做的非常精致。

“这个也好看。”欢颜拿了个手掌大小的插屏在手中,是鸡翅木的,单层镂空花纹,刀工精细,在京城鲜少见到。“做的这么小,可真有本事。”

顾若离微微颔首。

二老爷是不知道她也来了,所以没有给她买吧,若不然哪有人送姑娘家牙雕的东西,也不怕柔弱些的会被吓着了。

“郡主没有让我过去拜见吧?”顾若离将东西放下来,雪盏摇头,“回来的时候奴婢特意去问了李妈妈,她说外头雪太深了,还没扫干净,说您别去了,回头摔着冻着了。”

顾若离就心安理得的待在房里没有出去。

晚上,果然正院里办了酒席,顾若离穿着那件朱红的革丝小袄,披着灰鼠毛斗篷去了花厅,一眼就看到坐在侧首和崔延庭说着话,满脸含笑的崔延孝。

崔延孝比崔延庭看上去略老成一些,粗眉大眼个子很高,有种身强力壮的感觉,笑起来很豪爽。

这样的性格,倒是和他走南闯北的性格很契合。

崔延庭眉眼欢喜的和他说着话,看得出来,他对这个二弟比对三弟崔延福要亲近许多。

二夫人静静坐在一边,目光落在崔延孝身上,和以往她所见不同,此刻眉眼都笼着淡淡的轻柔。

她又去看方朝阳,坐在主位上喝着茶,崔延孝和她说话,她便淡淡的应了一声,大多时候都是自己喝着茶,也不看别人,神色清冷。

几个小辈坐在下首,崔婧语的腿撤了木条可依旧不能落地,崔婧文坐在她旁边,崔甫则仿似椅子上有针似的,一刻都不停的扭动着。

杨清辉含笑,时不时接上两句话,和崔延孝聊着。

唯有崔岩和崔婧容不在。

顾若离目光扫过众人,进了门,三夫人迎了过来,笑着道:“还以为你出去了,快进来,外头冷。”握着她的手暖着,“可怜见的,你这也太瘦了,一冷可不就耐不住了。”

“三婶。”顾若离朝她笑笑,道:“我不冷的,穿的多。”

“快坐炉子边上,暖和些。”三夫人给她脱了斗篷,又拉着她介绍给崔延孝,“这是娇娇,我们家的三小姐。”

崔延孝转眸过来看着她,很快的打量了一遍,哈哈笑着打了招呼。

不亲也不疏,态度刚刚好。

顾若离各自行了礼,在对面坐了下来,隔壁的崔婧语就冷哼了一声,侧过身一副不愿意看到她的样子。

“见到了岭南先生和夫人,也赶巧了,他们正从西北回来。”崔延孝笑着道,“留着在汝南侯府吃了饭,岭南先生果真如传言那般,风流雅趣,幽默的很。”

岭南先生是阙郡王,贞王次子,按辈分算应该是赵勋的堂叔,原是在京城的,圣上登基后他自请带着家眷搬去了岭南,和汝南侯梅氏做了邻居。

因为他的夫人,正是汝南侯嫡出的小姐,亦是荣王府世子妃梅氏的嫡亲姑母。

顾若离侧耳听完杨清辉的解释,才恍然明白过来,难怪都说世子妃梅氏虽是岭南人,可却养在京城。

原来是因为这层关系。

“不止这样。”杨清辉笑着道,“家中小姑母所嫁的,便就是贞王府三爷,不过未曾封王,留在了赵家的祖籍凤阳。”

就是崔之秀吗,顾若离只听崔婧容说过一回,因为崔之秀出嫁后鲜少回来,所以家中的人提起的实在不多。

果然都说京城的勋贵,若是真论起来,都是亲戚。

盘根错节的,总有这样那样的关系。

“我一回来,就听说在给荣王府在说文丫头?”崔之孝话锋一转看着方朝阳,“可定下来了,是赵远山还是其他两位公子?”

方朝阳目光一扫看着他,崔延庭却是道:“你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事做什么。”

“这有什么,孩子都这么大了,什么婚事也该让她们知道。”他说着朝崔婧文看去,就看到她身体僵直的坐着,脸色惨白。

方朝阳放了茶盅,声音好像是从鼻尖里发出来的一样:“还没定,二叔有好人家?”

“原来如此。”崔延孝一愣,哈哈笑道,“我一个大男人哪懂这些,这些事还是你这个母亲做主的好。”

方朝阳淡淡扫了他一眼,没继续接话。

“不过,荣王府好是好,和小妹也算是一家人,可到底赵远山这人不可托付。”崔之孝一点都不遮掩,直来直去的,“虽说是嫡子,依我看,要真想结亲,还不如挑剩下的两个庶子。”

崔婧文怎么也是建安伯府的嫡长女,却要嫁给庶子,就算对方是荣王的儿子,也有些不大合适。

崔延庭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顾若离听着侧目去看崔婧文,就看到她几不可闻的晃了晃,揪着手里的帕子,垂着头。

“大姐为什么非要嫁去荣王府。”崔婧语忍不住,大声道,“她又不是嫁不出去,何至于这么委屈求全。”话落,意有所指的瞪了眼方朝阳。

方朝阳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语儿。”崔延庭喝道,“小孩子家的,这是你能议论的事吗。”

二夫人也拍了拍崔婧语,示意她稍安勿躁。

崔婧语哼了一声,不服气的咕哝着。

三夫人想说什么,三老爷拦着她,摇了摇头。

“拦着我做什么。”三夫人回头看他,声音虽小可语气娇嗔,三老爷低声道,“这个家里的事,何时你能做主,只管坐着。”

三夫人欲言又止,可还是听了三老爷的话。

大家都各自沉默下来。

这样的气氛,一直延续到用膳,几个长辈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顾若离则安静的吃过饭,辞了回自己的院子歇下。

二夫人和崔延孝回去,路过崔婧容那边时,崔延孝脚步顿了顿,二夫人拉着他道:“这么晚了肯定歇了,明天再来看她吧。”

“也好。”崔延孝抬脚走了,二夫人低声道,“你方才说那些做什么,即便说了,她也不会听的,左右不是她生的,她不会心疼。”

崔延孝皱眉,低声道:“我若不说,家里就不会有人提,到时候若文姐儿出了事,大哥还会反过头来怪我们,当时为什么不拦一下。”

“呵!”二夫人冷笑,“他自己的孩子他不心疼,还有脸来怪我们,这个家若不是你东奔西走的做生意,哪里有他们的锦衣玉食!”

崔延孝低声道:“说这些做什么,若是没有爵位,我就是挣再多的钱,也还是低头一等。”

二夫人没说话。

“荣王妃的病还没有康复,怎么就惦记着赵远山的婚事。”崔延孝若有所思,“莫不是有别的打算吧。”

二夫人顿了顿:“听蔡夫人的意思,似乎是想把婚事定下来,让方朝阳在太后面前周旋,将赵远山找回来,好好成亲过日子,把之前的事揭过去。”

揭过去?这怎么可能,莫说赵远山会不会同意,就是圣上也不会答应的。

更何况,太上皇还活着。

“我再去打听打听。”崔之孝沉声道,“还有娇娇,看着还挺沉稳的,不像大嫂的性子。”

二夫人轻嗤,将顾若离来后家里的事情和他前后说了一遍,崔延孝愕然:“可真是看不出来……”

看来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忍忍吧。”崔延孝看着黑漆漆的后院,丫头婆子手里提着的发出微弱的光的灯笼,意味深长,“再忍几年,这些可能就都没有了。”

二夫人不解看着他。

“再忍几年,太上皇去了,太后也撑不了几年,到时候家里不就太平了。”崔延孝趁黑牵了二夫人的手,二夫人挣扎了一下,红着脸没有再动,崔延孝道,“这几年,辛苦你了。”

二夫人是平凉伯嫡女出身,却嫁给他这个一无是处的人,还要在家里忍气吞声,对于她来说,确实太委屈了。

她们走在前,三夫人和崔延福领着丫头婆子,走在后面。

崔延福牵着她的手,两人无声的走着,等看不到二夫人和崔延孝时,她才出声道:“听说二哥这一次挣了不少钱,还和汝南侯搭上了线,往后怕是越来越好,大哥也越发倚重他了。”

她说着,语气有些落寞,心疼的看了眼崔延福。

“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崔延福看着她微笑,道,“咱们把自己的铺子打理好,银钱不愁便就是了。”

又没有孩子,攒那么多家当有什么用呢。

“我咽不下这口气。”三夫人紧抿着唇,她这辈子都活在别人的轻视中,因为出身,因为身体……

她就不信这个邪。

“好了。”崔延福捏了捏她的手,含笑道,“整天胡思乱想的,把眼下的日子过好才是最重要的。”

三夫人咬着唇,凝眉道:“三爷,我前天去看了那位姑娘,正经出身,年纪又小,长的也很标致……”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崔延福打断,“我说了不用,你若真想要个孩子,我们便去族里过继一个来,旁的不要再想了。”

“三爷。”三夫人叹了口气,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顾若离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崔延孝的话,睡不着。

方朝阳和荣王妃不会真的将崔婧文定给赵勋吧?

他那样的人,若是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

顾若离觉得她能猜得到。

一定是毫不留情的退婚,根本不会去考虑女方的难堪和尴尬。

她并非是关心崔婧文的名声,是觉得这样做,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

她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联系不到赵勋,她想什么都没有用,眼下最重要的是太上皇安好,只要他活着,一切才有可能。

第二天依旧在下雪,顾若离一早就出了门。

医馆人多的时候,她就会请白世英过来帮忙,中午由焦氏做饭,吃过饭若没有来,大家就窝在后院里说说笑笑,日子过的飞快。

转眼到了年三十,中午她和霍繁篓以及张丙中,在白世英那边吃年夜饭,焦氏带着梁欢,做了一桌子的菜,放了鞭炮,各人包着压岁钱给梁欢,梁欢笑眯眯的收了,很有算计的拿笔记账。

“记着做什么,以后还我们?”霍繁篓凑过去,梁欢忙把纸折好收起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们的恩情我是不会忘记的。”

霍繁篓哈哈大笑,揉了揉他的脑袋:“好样的。”

梁欢就白了他一眼,一副你年纪小我不和你计较的样子。

惹的大家都笑了起来。

“成,我不惹你嫌了。”霍繁篓对梁欢说完,就拉着顾若离的手,“走,陪我回去贴春联去。”

现在回去啊,顾若离正打算回建安伯府去,那边也要开席了,霍繁篓笑道:“就一会儿工夫,贴完我就送你回家。”

顾若离想了想,就点了头,和白世英以及焦氏道:“我们就回去了,初一或者初二我再来。”

白世英站在门口望着她微笑:“你什么时候来都行,我在家的。”

“听说初二城隍庙就有灯会。”顾若离觉得年节里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她一个人在家里难免冷清了些,“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

白世英淡淡笑了笑,颔首道:“好,等你来了我们一起去。”

“霍大夫回吧,我和欢儿在这里陪白姑娘。”焦氏笑着道,“我们三个人作伴,也有个说话的人。”

顾若离点头,道:“那白姐姐就托付给您了。”

“放心,有我在呢。”焦氏颔首,梁欢也插着话,“还有我,我会照顾白姐姐。”

顾若离夸他能干,白世英忍不住笑着道:“以往不认识你们,我一个人也过了两年,如今倒变的不堪一击了。”眼中却是暖暖的。

一直冷清着,便不觉得孤寂,但热闹之后的突然安静,却能将心中的寂寞放大无数倍,顾若离握了握她的手,和霍繁篓以及张丙中出了门。

院子里的对联还没有贴,冷锅冷灶的没有过年的气氛。

“我去熬浆糊,师父写对联。”张丙中挽着袖子,笑着道,“一会儿就能把对联贴好,灯笼挂上。”

顾若离应是,铺着红纸,将张丙中准备好的春联诗句翻了一遍,挑了比较应景合适的抄在红纸上。

她的字并不狂劲,甚至写的有些刻板,但胜在字体俊秀干净,透着一股淡然从容的气息。

“真好看。”霍繁篓跟在后头写小张的福字,字体不再歪扭,可谈不上好看,“等我再练练,明天的春联换我写。”

顾若离轻笑,点头道:“成,明年就靠你了。”

“浆糊来了。”张丙中捧着碗,拿着刷子笑着道,“先贴院子,再把灯笼挂上……”

三个人又是春联,又是灯笼,还在院中的树枝上也挂了两个大红的灯笼。

“好看。”张丙中道,“我要给老大写封信,告诉他我在京中落脚了,让他们放心。”话落,就放了碗跑回房里写信去了。

“他这是想家了。”顾若离笑看着霍繁篓,他就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拉着顾若离道:“跟我来。”

她跟着他进了房里,就看到他递了个包袱给她,慷慨的道:“拿着,新年礼物。”

“又是衣服?”顾若离拆开一看,果然是套大红的革丝小袄,还配着两支兰花样儿的银簪子,“我的衣服很多了,不用再买。”

霍繁篓根本不听,拿着衣服在她身上比了比,一脸的满意:“好看。”又盯着她,“那是我买的吗?能一样吗。”

顾若离无语,将衣服包起来:“知道了,明早我就会换上。多谢!”话落,提着包袱出去,“我走了,回去迟了不大好。”

“我送你。”霍繁篓给她提着,两人一起出了门,街上铺子都关了门,四处鞭炮声不断,有孩子穿着崭新的衣服,在雪地里玩闹,满眼都是新年的欢快喜庆。

“霍繁篓。”顾若离看着他,“你小的时候,穿过新衣服吗。”

霍繁篓目光微顿,笑着道:“有衣服穿就不错了,还讲究新旧。”他话落,挑着眉梢,道,“你当我和你一样,养尊处优呢。”

顾若离眼前,便浮现出一座破庙,一个小男孩瑟缩在墙角,风从四面八方刮过来,他缩着脚揉着手,却一脸的坚毅,而远处,欢声笑语,一派新年节气……

“以后不会再有了。”顾若离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霍掌柜。”

霍繁篓却不像以前哈哈大笑,回头看着她,点头道:“嗯,以后不会再有了。”

顾若离微怔,想说什么,却又觉得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晚上,建安伯安静的吃过年夜饭,大家都散了,没有像她在顾府时,一家人坐在一起吃着零嘴守夜,她还记得她被两个姐姐拉着打叶子牌,一边出牌一边打瞌睡,头撞在桌子上惊醒过来时,外头正是迎春的鞭炮声……

满庆阳的上空都是亮的,她们站在屋檐底下冻的直哆嗦,却舍不得回去。

建安伯府却不同,或许也没有不同,只是她和方朝阳看不到而已。

“三小姐。”李妈妈递给她一个红包,“这是郡主给您的压岁钱,望您年年岁岁健康平安!”

顾若离一愣,朝方朝阳看去。

方朝阳也很惊讶,扫了眼李妈妈嗔怪道:“就你事情多。”她想不起来这俗事。

“三小姐年纪小,这个可不能少。”李妈妈笑着和顾若离道,“记得放在枕头底下,吉利。”

顾若离笑着应是。

“答应你的事没办成。”方朝阳看着顾若离,挑眉道,“你怪我了?”

她早想到恢复她姓顾的事不好办,尤其是圣上那边,但凡提了,怕就要麻烦不断了,顾若离摇头:“没什么,再等几年也无所谓。”

方朝阳看着她,笑笑,眼底有什么一划而过。

顾若离辞了离了暖阁,站在院子门口,抬头看着时不时被烟花点缀的夜空,看似很近,却离的很远……

她忽然就想起来,中秋节那天,赵远山说带她去看烟火。

撩开帘子的那一瞬,火树银花,绽在眼前的感觉。

她笑了笑转身回去,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她,她转身去看,就看到杨清辉朝她这边走在,木屐踩在雪水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杨公子。”顾若离微微笑了起来,杨清辉停在她面前,递了个红包给她,“新年诸事顺利,快快长大!”

顾若离看着红包微怔,随即笑了起来,双手接过,道:“多谢。”话落又道,“我没有准备回礼。”

杨清辉笑着扬眉,一副孩子气的道:“那就记着,明年时要补给我双份的。”

“好。”顾若离点头,抱拳恭喜,“那就先将祝福的话说了。祝你就能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第二日一早,方朝阳和崔延庭去宫里请安,二夫人和崔延孝带着崔甫出了门,顾若离和杨清辉偷偷去了崔婧容那边。

三个人窝在炕上打叶子牌,只有杨清辉一人输钱,他心疼的道:“这只有出项却没有进项,今年一开头我便是不顺啊。”

“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崔婧容将她赢的钱都还给杨清辉,“早知道不玩钱的。”

杨清辉一副悉听受教的样子。

顾若离笑了起来。

“三妹你看他。”崔婧容掩面而笑,道,“我就说小的时候就数他最调皮。你就是说出去,他有这样子的时候,别人也不会相信,只当我们诬陷他呢。”

杨清辉挑眉,逗趣道:“表姐尽管去说,别人不信,三表妹是肯定信的。”

顾若离点头,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第二天方朝阳按理回了一趟沐恩侯府,转道又去了宫里,顾若离就去找霍繁篓和白世英。

转眼到了初五,医馆在一阵鞭炮声开业。

“保佑我们今年万事顺利,生意兴隆。”张丙中请了一尊财神回来摆在医馆的后院暗格里,霍繁篓看见,就踹着他的屁股,骂道,“好好的医馆,被你弄的乌烟瘴气的,你不拜药王,拜什么财神。”

张丙中咧着嘴呵呵笑了起来,把财神藏的越发的深。

“霍大夫。”门外,有个小厮模样的人进了门,看见顾若离径直走了过来,“请问是霍大夫吗。”

顾若离看和他点了点头。

“这是请帖。”小厮从手中拿了封大红的请帖递给她,“今年京城的杏林春会请帖,戴大人让小的送来的,请霍大夫届时一定要莅临。”

杏林春会的请帖吗,她刚和杨清辉前不久才讨论过。

“有劳小哥。”顾若离回了礼,小厮道了声不敢便走了,顾若离拆开请帖看了一眼,上头写的时间正月十八,历时三天。

不是三月才举办吗,怎么又提前了?

“什么东西。”霍繁篓从后院过来,见顾若离手里拿着请帖,好奇的拿过去看过,“杏林春会?戴大人送来的?”

顾若离点头。

“去呗。”霍繁篓将东西丢在桌上,“听说每年都很盛大,不过倒不是去的大夫多,而是药农和药商很多,就算没有这请帖,我们也要去的。”

顾若离点了点头,他们还要去找供药的商家。

“有人来了。”霍繁篓拍了拍顾若离,语气酸溜溜的,“找你的。”

顾若离应声回头,就看到杨清辉笑盈盈的站在门口,她笑着迎过去:“你今天怎么有空出来,找我有事吗。”

春闱临近,杨清辉过了初一就没有出来走动,一直埋头在房中读书。

“有大喜的事。”杨清辉挑眉,一脸的调皮,“你看看,是谁来了。”他说着,往门边让开一步。

顾若离就看到两人风尘仆仆的站在门口。

她看着,一瞬间热泪盈眶。

“霍大夫。”方本超穿着一件半旧的棉袄,胡子拉碴的背着个硕大的包袱,刘大夫立在他旁边,不比他好上多少,风吹雨淋的,连唇角都起了裂。

这还是年初五,他们就到了。

“方前辈,刘前辈。”顾若离迎了出去,一手扶着一位,“我……我不知道是你们过来。”

方本超和刘大夫对视一眼,两人都笑了起来,方本超道:“原是要等过完年的,可我们心里着急,就赶着来了。”

“快进来坐。”顾若离请他们进来,回头喊着霍繁篓,“快去聚福楼定酒席。”

霍繁篓和两人抱拳打了招呼,又倒茶过来:“成,我这就过去。”

“不用忙。”刘大夫喝了茶道,“我们也不是立刻就走,往后还要多劳累霍大夫照拂了。”

他们各自的医馆都很好,可是当杨文治写信来,说顾若离开了医馆缺大夫时,他们还是立刻动心了。

跟着顾若离在京中,无论是见识,还是所学,都要比在延州单打独斗的好。

人生在世,总要拼搏一次。

他们觉得,跟着顾若离就一定会有新的天地。

“说什么照顾,你们能来我真的没有想到,也太高兴了。”顾若离是真的高兴,“有你们在,往后我也有主心骨了。”

刘大夫轻轻一笑,方本超有已经道:“是我们投奔你,我不来,在延州有大把的人挤破脑袋要过来。若非我们消息得的早,又趁着大家不注意就走了,只怕这会儿就轮不上我们了。”

顾若离失笑,刘大夫颔首道:“我和方大夫想的一样,留在延州,虽比从前好,可总觉得缺了什么,如今到了这里,见到了霍大夫我们才明白,我们就该趁着还能动时,多见识见识,再闯荡一番,才不枉费此生。”

“是。”方本超点着头,打量着顾若离的医馆,“弄的不错,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做到这个程度,实在是能力不凡。”

莫说京城寸土寸金,就是有能力开医馆,也不容易招揽生意。

这不是卖布卖纸,买的不好大不了下次不来,看病的事情,一个陌生的大夫和一个熟悉的大夫,大家都只可能选择熟悉的那位。

谁也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去给大夫练手。

所以,顾若离能开医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有客人,真的很不容易。

“托它的福。”顾若离指了指中堂上的牌匾,“要不是有它在,他们也不敢轻易上门来求诊。”

方本超才抬头看到,立刻惊的跳起来,朝牌匾叩礼,刘大夫问道:“霍大夫可受邀进宫谢恩?”

“不曾。”顾若离摇头,按理说她应该进宫谢恩的,哪怕圣上不见她也该去走个过程,好赞一番天恩浩荡,只是没有人来和她说,她也没有卯着劲儿去走关系……

“如若能进宫谢恩,应该会更好。”刘大夫感叹,想了想又道,“是我太不知足了,如今有它在,已经足矣。”

顾若离笑了笑,霍繁篓进门来,道:“席面定好了,方大夫和刘大夫要不先随我去家中梳洗收拾一番,稍后我们再去吃饭。”

“也好。”方本超低头看着一身的皱巴巴的衣服,实在是狼狈不堪,“那我们就叨扰了。”

霍繁篓哈哈笑着,道:“你们来是情分,叨扰这类的话就不要再提了,往后我们互相照应,共进共退!”

“好,好!”方本超高兴的提起自己的包袱,霍繁篓就接了过来,一个肩膀挎了一个,又回头对顾若离道,“你先在这里,我们稍后过来。”这才想起来杨清辉也也在,就道,“杨公子可要一起过去坐坐。”

他们梳洗,他过去做什么,杨清辉笑道:“我还有事,和霍大夫说几句话还要回去。”

霍繁篓点头,当先出了门。

方本超和刘大夫打了招呼,边走边聊随着霍繁篓往家去。

“你去哪里接他们的,早知道我们自己去接就好了。”顾若离很不好意思,杨清辉正忙着备考,却还为了她的事情奔波,“不要耽误了你看书。”

杨清辉一脸不在意,笑道:“我知道时他们已经到了城外,并不麻烦。”话落,顿了顿,他道,“你可是想要进宫谢恩?若不然我和孙大人提一提?”

他以为顾若离想要去谢恩,便想到了孙道同,嘉赏的事是他主持的,理应由他来安排。

“不必。”她回道,“不过说到这件事聊上几句,若要进宫谢恩,我反而尴尬了。”

顾家的事没有说法,她进宫见了圣上,只会更加难受。

还不如就这样,赏也赏了,她也因此受了益,其他的她要不起,也不该贪。

“你说的有道理。”杨清辉理解顾若离的心情,“那我先回去了。”他说着要往外走,又想起什么,停下来看着顾若离,“这两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郡主已经连着五日都在宫中。”

方朝阳今天又进宫了吗?昨天她回去方朝阳还没回来,等她早上走时,方朝阳还没起。

“我也不知道。”顾若离拧着眉,不知道是不是太上皇那边出了什么事,“等我回去问问郡主。”

杨清辉颔首出了门,顾若离送他出去,心里却莫名的提了起来。

她忽然就有些坐立难安,好不容易等到霍繁篓和方本超他们过来,顾若离问他:“这几天听到外头有什么传闻吗?”

“没有。”霍繁篓摇头道,“太上皇没有事,也不曾听到赵远山什么消息。”

难道方朝阳去宫里是为了别的事吗。

顾若离觉得有些不踏实,决定晚上回去直接问方朝阳。

“去吃饭吧。”霍繁篓笑着拉她出去,“席面都定好了,方大夫和刘大夫还等着呢。”

顾若离收了心思,几个人一起去聚福楼吃饭。

“当初在刘家村的几个大夫,如今在延州都是赫赫有名呢。”方本超笑着道,“马大夫还写信来说要去我那边走动,可一直没有去,听说医馆里太忙,他实在腾不出空。”

“是的。”刘大夫颔首道,“刘家村的祠堂就建在路口,香火不断,人气极旺。”因为这件事,他家在固城也是家喻户晓,幼子在学馆里,就连先生也常常夸赞,让他跟着他这个父亲好好学习。

其实,当初去刘家村时是抱着必死的心……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大的收获。

不但是他,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那一趟,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那么大的改变。

名利双收。

可是他们都没有做什么,只是按照原来的方子,做了一些所有大夫都会做的事。

得到和付出并不对等,这让他们又惊喜又惶恐。

心里更加明白,如果没有霍大夫,不说他们会不会被传染而死,但是肯定不能控制疫情。

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小姑娘。

顾若离为他们高兴:“这是好事,大家都没有白忙活。”

“霍大夫。”方本超和刘大夫一起敬她,“以茶代酒,我二人到暮年能遇到您,得您提携,是我们的福气,往后一起共事,您尽管吩咐,千万不要客气。”

“吩咐不敢当。”顾若离站起来,低低的托着杯子,“刘前辈是内科,方前辈是外科,我们能凑的这么齐,实在是缘分,这杯茶当是我敬二位,千里迢迢过来,这份情谊我永远记在心里。”

刘大夫还要再说,霍繁篓一看这架势,就笑着道:“往后都是一家人,喝茶,喝完咱们回医馆做事。”

“对。”张丙中道,“把医馆闯出名头来,这是我们五个人共同的目标。”

几个人笑着碰杯,一个个心中跌宕,激动憧憬。

散了席,几个人回了医馆,顾若离因为女子的身份,坐在屏风后面接诊妇人或疑难杂症,张本超在左边的桌子,刘大夫主治,坐在右面,张丙中守药柜,霍繁篓跑堂待客……

顾若离坐在里头,看着有病人候着的厅堂,微微笑着。

“三儿。”霍繁篓安排好外面的客人,走了进来拉着顾若离去了后院,“你来,我有话和你说。”

顾若离不解,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你听了别胡思乱想。”霍繁篓沉着声,慢慢说道,“外头在传,赵远山死了。”

心头一跳,顾若离楞住。

方朝阳进宫是为了这件事吗?过了好久她才回神,道:“他怎么可能死,会不会是他使的障眼法?”

“还不知道。”霍繁篓拧着眉也不确定的样子,“说是摔下悬崖死了,连尸首都找到了,正在运送回京的路上,估摸着四月能到,到时候就知道真假了。”

连尸体都找到了。

难道真的死了?顾若离不相信,她觉得赵勋不会这么轻易就死了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霍繁篓沉声道,“追杀的人从未间断,便是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何况他是人呢。”

顾若离的力气一下子抽干了,赵勋死了,那太上皇怎么办?

顾家的事怎么办。

她要怎么做,才能为顾家讨回公道。

“三儿。”霍繁篓握着她的手,发觉她指尖冰凉,“你别胡思乱想,顾家的事一定有办法解决,就算没有赵远山,还有我,我一定会帮你。”

顾若离抬头看着他,他能帮什么呢,就算再聪明的霍繁篓,也算计不到在重重宫阙,高高在上的圣上。

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什么左右朝纲,什么下毒放毒,莫说她见不到圣上,就算见到了,她也做不到这些事。

“你要信我。”霍繁篓捏着她的手,紧紧的攥着,“我一定能帮你。”

顾若离微怔,点点头:“谢谢!”又摇摇头,“赵远山死了,那我们怎么办呢。”

霍繁篓拧着眉,面色凝重的道:“你让我想想,别急。”话落,顺着她的后背,害怕她惊着气着,“一定有办法的。”

“霍繁篓。”顾若离将他的手拿下来,“我……我想自己一个人待会儿。”

霍繁篓看着她,点了点头,开了一间房的门,又提了炉子摆在桌边:“你在里面待会儿,有事喊我,我就在前面。”

顾若离失魂落魄的坐下来。脑子里乱哄哄的。

她要好好想想,她接下来该怎么做。

接近圣上?

她不过一个无权无势的孤女,怎么可能接近一国之君。

也不可能借助方朝阳,她不会给她机会去报仇的,不但如此,还会引起她的警觉,让她更加的寸步难行。

要怎么做?

地位,权利,让圣上召见,信赖?

顾若离想到了什么,又站起来开门出去,就听到霍繁篓问道:“你怎么了。”

他这一回守在门外没有离开。

“我想去赵远山的私宅找齐全或者韩妈妈问问。”顾若离抬头看他,才发现霍繁篓这半年长高了许多,“赵远山死没死,他们肯定知道。”

霍繁篓按着她的肩膀,柔声道:“一会儿我去问,你先回去,可以探一探郡主的意思。”

“好。”顾若离点头,她去确实不大合适,“那我先回家,你有消息就来告诉我。”

霍繁篓点头。

建安伯府中,崔婧文也愣愣的坐着,崔婧语喊了她好几声,她才惊醒过来:“你……说什么?”

“赵远山死了。”崔婧语止不住的笑起来,“他死了,你就不用担心嫁给他了。”说着,她双手合十念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让他死的透透的,再不要给我姐姐添乱了。”

还好现在只是私下里议亲,若不然崔婧文真的要被连累了。

“不要胡说。”崔婧文心里很复杂,她高兴她不必再担惊受怕嫁给赵勋,可又觉得堂堂骁勇将军赵勋,怎么可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会不会……他知道了荣王府在给他定亲,所以以假死的事,来终止这件事?

“应该不会。”崔婧文摇头,喃喃自语,颜显说连尸体都找到了,那么也就是说,这件事就算是赵勋也没有办法做假的。

崔婧文松了口气。

只要赵勋是真的死了,那别的事就不重要了。

她怕就怕赵勋是诈死,将来会行报复之事,毕竟他可不是忍气吞声愿意息事宁人求和气的人。

“我去和哥说这件事。”崔婧语坐不住了,“还有二婶,她肯定很高兴。”

看她方朝阳还怎么打如意算盘,赵勋死了,她还能在京中找到第二个糟糕的人让崔婧文嫁吗。

“你别去吵茂燊。”崔婧文拦着他,“他身体没好,心情又不好,颜显难得来一次,让他们好好说说话。”

颜显是宜春侯府的世子,和崔岩年纪一般大,却要比崔岩沉稳许多。

崔婧文很高兴,崔岩能和颜显走的近。

“哥的病怎么办,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起色。”崔婧语忧心忡忡,忽然想起什么来,和崔婧文道,“要不然,我们请那位女大夫来看看?”

崔婧文一愣,崔婧语接着又道:“听马继说,她现在在京中很有名气,就连圣上都赏了一块御笔题封的牌匾,还有,她擅长疑难杂症,说不定她真的能治好哥呢。”

“你说的有道理。”崔婧文略点了点头,“此事我先和表哥商量一下,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崔婧语自然是赞成,杨清辉向来是有主意的,且见解和看法也比他们要成熟周全很多。

“去看看表哥回来了没有。”崔婧语等不及的吩咐芍药,“若是回来了就请他过来一趟。”

芍药应是而去。

稍后杨清辉过来,崔婧语将她的意思和他说了,杨清辉微楞,想了想还是道:“病情也缓解了不少,这两日我没听到他喊背疼,不如再等等看,也要问问他的意见。”

顾若离虽戴着帷帽,陌生的人看着自然不容易分辨,可一旦熟悉的人,便是听了声音,也是能认得出来的。

他不能让她冒险。

崔婧文略有些疑惑的看着杨清辉,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反对:“表哥认识霍大夫?”她想起来,霍大夫可是和杨文治是认识的,还曾去杨府给杨文雍治病,如果杨清辉认识,也很正常。

“听说了,不曾见过。”杨清辉神态寻常,“当初他去家里时我正好不在,后来和伯祖父去刘家村后,也不曾见过她。”

崔婧文若有所思,却没有再说这件事。

“郡主回来了。”芍药站在门口念了一声,又道,“三小姐和她一起的。”

几个人一怔,崔婧语语调奇怪的道:“难道那个丑八怪也去宫里了?”她来了京城这么久,方朝阳也不敢带她去宫中见太后,难不成今天带她去了?

“应该不是。”崔婧文摇头,“现在去宫里不是最好的时机,她不会带她去的。”

崔婧语哦了一声,暗暗松了一口气。

顾若离在门口碰到了方朝阳,母女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门,方朝阳换了衣裳回了暖阁,看着顾若离坐在炕头上发呆,便道:“知道赵远山的事情了?”

顾若离点了点头。

“有什么可伤心的。”方朝阳不以为然,“他早晚都有这天,早死晚死罢了。”

顾若离不想和听她说这种话。

“还有件事。”方朝阳在她旁边坐下来,叹了口气,“太上皇今儿晕倒了,怕是也撑不住多久了。”

顾若离毫不掩饰的沉了脸,站了起来,方朝阳拉着她坐下:“急什么,你不就想要圣上给顾家一个说法吗,这事我给你办。”又道,“至于报仇你就别想了,搭了自己的性命去报仇,有这个意义吗。”

顾若离侧目看了她一眼,方朝阳就含笑点着她的额头:“瞧我做什么,少跟我使性子,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不服气也给我忍着。”

“想去看太上皇?”方朝阳睨着她,“放心,他要是真的快死了,我一定想办法带你去见她一面。”

顾若离坐了下来,闷着声不说话。

满脑子里都是赵远山死了,太上皇也快不行的话。

“圣上能给我什么说法。”顾若离看着手中的茶盅,声音远的她自己都听不清,“让他写罪己诏?向顾氏向天下人认错?”

莫说他不会这么做,就是做了,顾氏满门的性命就值这个罪己诏?!

她不服气。

“你想多了。”方朝阳笑了起来,“至多找个名头封你做个县主或是顾家封个挂名的爵位罢了,其他的就不要想了。”

她不要县主,顾氏更不要爵位。

顾若离低头喝茶,心里乱糟糟的。

“三小姐。”李妈妈掀了帘子,在暖阁外露了个脸,有些奇怪的道,“外头有个少年,说是来找你的。”

“找我?”顾若离不解,霍繁篓从来不会到家里来找她,何况,她才刚从医馆回来,“是什么人?”

方朝阳淡淡喝着茶。

“姓张。”李妈妈进了门,小声道,“说是和您是好友,在外头认识的。”

姓张?她不认识什么姓张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