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司医/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娃很聪明,见顾若离没有回头,他便停在巷子里没有再冲过来。

等马车走远了,顾若离才朝他走去,摸了摸他的头,笑道:“二娃真聪明。”又道,“你找我做什么?”

“我上元节的时候去逛庙会,给你买了花灯。”二娃见顾若离夸他,顿时高兴起来,“可惜你一直没有来,我等了你好久了。”

顾若离失笑,道:“那谢谢你了。你娘最近还好吗,肚子里的宝宝有没有动?”

“动了。”二娃高兴的道,“他还踢我一脚了,我娘说这胎肯定是个妹妹,我就要有妹妹了。”他说着,手舞足蹈,想象着家里有个妹妹后的样子。

顾若离点头,和二娃一起进了白世英的院子。

“白姐姐。”二娃跑去了厨房,“霍姐姐来了。”

白世英从厨房走了出来,看见顾若离微微一笑,道:“怎么样,那些人没有为难你吧?”那些老大夫最为古板的,但凡见到女子和他们做一样的事,就会竭尽刻薄嘲讽。

“还好。”顾若离在回廊下的摇椅上坐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茶,“我既是去了,就做好了准备,他们说的难听我也不会任由欺负。”

白世英含笑坐在她对面,点头道:“我知道你一定可以。”

顾若离向来只做她想做的事,别人如何看,对于她来说或许重要但绝不会影响她的立场和决定。

这是白世英欣赏她的地方之一。

“你后天去吗。”顾若离放了茶盅看着白世英,她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后天是各大药方选送的制药师父炮制。”

“改时间了啊。”白世英含笑道:“我会去,去年就曾见过一位师父,手法很是新颖,颇长了见识。”

“你不参加吗。以合安堂的名义报名。”顾若离看着她,觉得白世英可以试试,不为争名夺利,只是和那些真正懂行的人切磋一番,也好知道自己的不足,“不计输赢,重在参与。”

“我不行。”白世英含笑道,“那边都是男子,我只在一边看着就足够了,若报了名岂不是……”

好像遇到这样的问题,她就开始矛盾了。

“在生理上,男子和女子是有分别的,体力上或许也有。可技艺上,不分男女。”顾若离看着白世英,道,“白姐姐不必在意这些,妄自菲薄。”

二娃蹲在一边也点着头:“嗯,女子也很厉害的,我娘就很厉害的,比我爹还厉害。”

顾若离和白世英都笑了起来。

“我去看看就好了,你别劝我了。”白世英含笑道,“你明日去吗,既然制药排在最后,那明日就是群医会诊了吧。”

顾若离点头道:“去的。”

“那祝你马到功成。”白世英微笑看着顾若离。

第二日一早他们到的时候,抄纸巷里已经沿街摆了十几张长桌,椅子等一应的东西都放好了,大夫也陆陆续续的往这边走,张本超看着顾若离问道,“您坐哪里?”

如方本超和刘大夫这样的,既无有名的医馆做靠山,也没有多大的名气,是没有资格的入座的,至多站在后头听听前头有名望的大夫讨论罢了。

但顾若离不一样,昨天一语震惊四座,又有御赐悬壶济世的牌匾,一定会有她的位置。

“不知道。”顾若离扫了一圈,看到韩恭和华大夫几人已经下了车,方本超就低声道,“若是一会儿他们再欺负您,您就和昨天一样,自己找了地儿坐,不必理会那些人。”

顾若离失笑点头,道:“我便坐在首位,看他们可会将我扯开。”

“就该如此。”刘大夫也赞同,“既论医术,便只说医术,何来男女区别对待,太有辱斯文。”

大家附和的点着头。

“可惜霍繁篓了不来。”张丙中觉得霍繁篓很奇怪,“他不是最喜欢赶热闹的吗。”这么热闹,居然待在医馆里盯着人挖井。

顾若离也觉得霍繁篓这两天行事神秘,昨晚回来的很迟,今天一早喊他,他也说不来,似乎很忙,却不知道忙什么。

“霍大夫。”那边,华大夫向她招着手,“这边。”

顾若离点头,和方本超几人往人群走去,华大夫和另外两个大夫迎了过来,道:“您们才到吧,听说今天有几列难得一见的杂症,人已经在医局了。”

“那小女有幸了。”顾若离颔首应着,站在一群男人中间,尤为显目。

蔡二爷挤了过来:“霍大夫,快过来坐。”昨天没请她坐,她自己坐前面去了,让她长脸,今天便直接请她坐主位好了,反正她也喜欢,“这里,这里。”

顾若离看到,这是临首的第三张椅子,也就是说,前头坐的应该是戴韦和蔡正?

“好。”顾若离没有推辞,“有劳二爷张罗。”

张罗着你怎么死,戴二爷眉梢高高扬着,笑着道:“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

顾若离笑笑,点头。

“戴大人,孙大人到。”人群外,一辆马车停了下来,顾若离就看到戴韦先出来,他依旧穿着青色官袍,带着插耳官帽,微微站定目光一扫,四周皆是一片拜见之声。

他本身医术学识不凡,又刚刚晋升为太医院院正,所以很有威望。

顾若离也跟着众人拜了拜。

随他之后,马车中又下来一位老者,同样是青色官服,戴着官帽,蓄着长髯,面容生的端肃,眉间一道川字纹,显得不苟言笑,很难说话的样子。

孙大人,那就是杨清辉所说的孙道同了。

顾若离朝他看去,对方目光一转也落在她身上,淡淡一扫几不可闻的点了点头,转身去回旁边的人话。

她没有上前,依旧列在人群中。

“二位大人请坐。”蔡正从医局里走了出来,扶着第一把椅子,“戴大人,请。”

戴韦和孙道同依次坐在首座第一第二的位置。

蔡正一转眼,就请顾若离:“霍大夫,请吧。”他这是在挤兑她,当着这么多大夫的面,她一个后辈,哪怕再有成就也不好坐下去。

可她要不坐,那么接下来就不知道她的位置在哪里了。

或者,就让她站着。

对比昨天她出的风头,改观了别人的看法,那么今日她若站在人后,这脸可就真的要丢尽了。

“多谢。”顾若离福了福,半点不推辞的坐在了孙道同的右手边,“蔡大夫,您也请坐。”

这可是他的位置,蔡正愕然,脸一下子纠在了一起,可真是不要脸,居然真敢坐下去了,这列位大夫哪个不比她威望高,她居然坐在人前!

可真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子。

“老夫还有事。”蔡正笑着,去请韩恭,“韩老前辈,请坐!”

果然,韩恭一看自己坐在顾若离下首,顿时黑了脸,冷哼道:“一个女子,如何不知大防,如何能不避忌。”

她要避忌,她就不学医,不来这里了。顾若离起身福了福,回道:“韩前辈年逾古稀,孙大人和戴大人亦是过了不惑之年,小女更是未曾及笄,这大防……松一松,也无妨吧。”

自己说松一松?韩恭知道这丫头说话直接,便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和她争执,便哼了一声,拉着椅子坐了下来。

到底不像昨天那样,抓着她无知妇孺之类的说,毕竟昨天顾若离的那一番话,带给他的冲击至此都没有散去。

“各位,都坐吧。”蔡正作为主持,招呼着后面的人落座,这样一来大家按辈分和齿序纷纷坐了下来,而各位大夫后头站着的,大多都是不曾有名望的大夫或是学徒,摩肩接踵不下百人。

留着一条街的空地,对面则站了数百的京中百姓,有的是打算来看病的,有的是单纯的来凑热闹,有的则是来卖自家货的。

“霍大夫。”忽然,对面有人挥着手,引的顾若离抬头去找,就见廖掌柜在人群里拼命的挥手,朝她竖起大拇指,顾若离失笑,转过脸去,正与孙道同的目光相撞,她微躬身道,“孙大人!”

“嗯。”孙道同打量着她,听说了许多次的霍大夫,昨天她的言论他也被人兴奋的转述了很多次,可今天还是头一回正式见到,他对她的年纪和来历没有好奇,是人都有不可言处,可是她师从何人,他却很想知道。

一开始,他只当她是杨文治收的徒弟,可杨文治说不是,且,看最近她表现的医术造诣,确实不像是杨文治的手笔。

大周还有哪个大夫,能有如此高的水平,能教出这么出色的徒弟的来。

世人说天赋异禀他也是不信的,行医靠的就是经验,可是瞧着这个小丫头,却不得不相信,天赋异禀一说。

否则,没有办法去解释,她所带来的震撼。

孙大人只是应了一声,两人皆不约而同的看向别处。

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孙大人便就是顾若离朝中的人,他和杨文治的关系,以及他早先的表示,她觉得这位老者不单德高望重,且也不是迂腐守旧的人,所以,她不想早早让人知道,她和孙道同私下的交葛。

不过,等适当的时机,她一定会正式拜见一番。

今天这么多人,她还是收敛的好。

至于孙道同,自然是记得杨清辉早先说的话,等她来拜见。

“各位。”蔡正站在人前,和众人抱拳,“今日是例行的群医会诊,按例,几日前医局便招了数列杂症,已待医局内,现在将病人一一请出,请众人会诊。”

众人都有往年的经验,所以纷纷点头。

“少顷,听旁人先说。”孙道同端茶,并不看顾若离,声音轻轻的,若不细听在嘈杂之中顾若离根本听不到。

她一怔,恭敬应是。

先出来的是位少年,十四五岁的样子,由一杆滑竿抬着出来,面色惨白,在这正月寒凉的天气里,满头大汗,喘气亦是不均。

顾若离看向他的腿,发现他右腿曲着,微微发颤的样子。

“这是……”韩恭微倾了身体,看着少年眉头打结,就听蔡正道,“此少年病有六日,还未及弱冠,至于如何得病老夫不曾探问,却也不知。”

少年被人放了下来,躺在滑竿上,蓄着一口气的样子,他的家人站在一边远远看着,满脸的担忧,又极其的期待。

杏林春会,每年都会治好几列疑难杂症,这孩子的病也瞧了许多大夫,都说不好治,他们看着心里都没底,所以听说杏林春会在招疑难杂症,他们前天立刻从通州赶了过来,指望能有法子治好。

“我来看看。”华大夫走上前,拿了手腕号脉,原脸上神色还算轻松,可渐渐的眉头拧了起来,他又换了左手,号完后开始按压少年的胸口,按完后则一脸的疑惑,旁边的人问道:“怎么了?”话落,也纷纷上来诊脉。

“可有口渴,大解可通?”华大夫见少年微睁着眼睛,是有意识的,便问道,“还有哪里不舒服?”

少年声音虚弱,说不出话来,陪着他的父亲便代他答道:“说是口渴,却不想喝水,大解有五日未通了。”

华大夫若有所思,似乎有结论却不敢下。

“老夫看看。”韩恭走上前去,号完脉,也按压了少年的胸口,若有所思道,“喉间可有痰堵。”

这问的便又深了一层。

“有。”少年的父亲答道。

韩恭点头,道:“阳明病,典型的上湿下燥。”话落,一顿又道,“却不像是结胸,胸口不曾有硬块。”

他的话一落,旁边的几位大夫纷纷点头,华大夫就道:“在下也觉得奇怪,不敢妄下定论。”

韩恭就回头朝戴韦抱拳,道:“戴大人来一瞧,一辩老夫可曾有疏漏之处。”戴韦的内科,在目前还鲜有人能说比肩,便是他,也不敢。

像是结胸病,可是心下又没有痞硬,很难下定论。

众人就看着戴韦。

“一起,一起。”戴韦谦虚的做出请的手势,与蔡正和顾若离招呼,“二位一同来瞧。”

孙道同是擅外科,所以此病他若不想上前,观望就好了。

顾若离跟着站起来离席,随着戴韦走了过去,蔡正撇了眼顾若离,目光中阴冷一片。

“韩老先生顾虑的没有错。”戴韦号脉,又回头看着少年的父亲,“以往用药,可曾有大夫开过大陷胸汤?”

大陷胸汤是治疗结胸病的经方。

“用过。”少年的父亲答道,“方子在此。”

有人接过来递给戴韦,戴韦接在手中看了一眼,便给了韩恭,韩恭看完抚须道:“看来,此证并非是结胸病。”若不然,大陷胸汤不会没有用。

戴韦含笑,眼底高深莫测。

蔡正站在一边露出高深莫测的样子,扫了一眼站在人群里,非常娇小却又格外惹眼的顾若离,道:“霍大夫呢,有何高见。”

顾若离也觉得奇怪,脉她虽没有亲自诊,但听几位大夫说的话,她大概也有了数,可若不是结胸病,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病。

还是头一回见。

“霍大夫请。”戴韦就朝旁边退了一步,给顾若离让开位置,“我等犹豫,望霍大夫能有结论。”

韩恭拧着眉虽有厌恶,可却也往一边让开了一步。

顾若离犹豫要不要上前。

少年的家人一看几位名医都没有辙,却请一个小姑娘上来,顿时苦了脸,可又不好说,在一边着急不已。

“是。”顾若离还是应了,上前拿了少年的手腕仔细辩证,过了一会儿按了胸口及腹部,确实如同几位大夫所言没有结块,她便抬头问少年的父亲,“他可曾说胸下疼痛?每日几时发热?”

少年父亲点头回道:“有疼痛,每日未时到酉时左右起热。”

“日晡小有潮热,舌红,苔黄腻,脉沉紧。”顾若离又附身听了少年的呼吸,便说了辩证,“有痰。大便五日不通,虽胸口无硬块,却应是结胸病无疑。”

她的话一落,蔡正立刻就接了话道:“既是结胸病,为何前面吃的药却没有用呢。”

结胸病也没有更好的方子,大陷胸汤已是很妙。

“是因为药量不足。”顾若离回头看着蔡正,道,“此病,应用峻剂。”

话一落,戴韦眼睛一亮,含笑道:“霍大夫以为,此峻剂当如何用?”

“甘遂一钱五分,大黄三钱,芒硝三钱!”顾若离道,“若体质合适,两个时辰内上下必解。”

上下必解,最直接的自是下泻通便,上吐清痰。

大黄三钱,芒硝三钱,就连甘遂都要用一钱五分,这方子也太生猛了,众人一阵哗然,孙道同从座后站了起来,到少年身边号了脉,查看了一番,拧着眉面色有些凝重。

他也觉得房子有些重,却也不能给出更好的建议。

“霍大夫这方子是不是有些……”方本超犹豫,担心的道,“这孩子才十四,又身虚,怕是熬不住这么猛的方子。”

这是泻热逐水峻剂,要是用了药泻太狠,很容易出人命。

“韩老先生以为此方可行?”戴韦朝韩恭看去,韩恭觉得可以一试,可是也犹豫着,觉得药量太多,怕这个孩子受不住,“老夫没有定论。”

戴韦又转道看向少年的父亲,问道:“我等都无良方,你可要用此方一试。”

少年的父亲也是读书人,不用人解释,也知道芒硝和大黄是什么药效,不由害怕的道:“这……这峻剂太利,怕我儿受不住啊。”话落,急着朝各位大夫行礼,“求求各位大夫,再仔细看看,想个好的又稳妥的法子啊。”

戴韦没有说话,别人自然更不能开口,都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只有霍大夫开了方子。”蔡正笑眯眯的看着顾若离,“霍大夫这方子有几分把握,可千万不要弄出人命啊。”

顾若离看着他没有说话。

蔡正一愣,随即又道:“各位如何看,这方子能不能试?”

谁也不敢说,要是一会儿吃出人命来,谁来负这个责任。

“抱歉啊。”蔡正用激将法,“这没人信,也不敢用,劳霍大夫再想想可还有别的方子了。”

这病,戴韦前天就看过,也提了峻剂一说,可是却又说孩子太娇不能用,所以作罢!

今天他们故意排在前头,意在诱顾若离开方子,以她以往的行医手法,必走险峻之道,果然,她一开口就用了峻剂。

这孩子自小娇养,又素来体弱,要是用量不当,拉泻上半天,恐怕结胸病没叫他丢命,这一个方剂下去,立时就能死在马桶上。

众人就看着顾若离,等着她说话。

顾若离自然知道戴韦的意思,出声道:“蔡大夫觉得,这峻剂不行,恐要了病者性命可是?”

“这老夫可不敢说,峻剂太猛,不曾用过。”蔡正摆手,一脸看热闹的样子,“不过霍大夫天赋异禀,是我们常人所不能及的。”

顾若离颔首,转眸看着戴韦,道:“戴大人,小女觉得此方可试,且不会出人命。”

“哦?”戴韦颔首道,“既然这样,那就取药煎药,喂之!”

少年的父亲一听,腿都软了,扑了过来护住自己的儿子,道:“还……还是算了,我儿性命要紧,这里治不好我们再慢慢换其他方子试,就不劳驾各位大夫了。”

顾若离没说话,治不治双向选择,她强求不了。

“霍大夫说行啊。”蔡正扶着少年的父亲,就道,“她保你儿无事,你怕什么。”

有事才好呢!

看她还怎么仗着御赐的牌匾得意。

“真……真的?”少年的父亲看着顾若离,顾若离低声道,“此病没有别的法子,老伯自己考虑好了。”

少年的父亲顿时犹豫起来,这么多人都没有法子,若是他换了别的地方,肯定也是如此,天下名医可都在这里了。

“若我儿出事怎么办。”少年的父亲看着顾若离,想要让她保证。

蔡正点头,戴二爷就在人后喊道:“霍大夫向来一言九鼎,巾帼不让须眉,你儿子要是死了,霍大夫肯定偿命啊。”

哗啦一声,大家都沸腾起来,华大夫欲言又止,想要阻止顾若离,孙道同皱着眉却不好多说什么,方本超挤过人群拉着顾若离低声道:“算了,他是死是活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哪有让你偿命的道理。”

他们就是想害她而已。

“那要是活了呢。”顾若离不看戴二爷,只盯着蔡正,“蔡司医,当如何?”

是要赌,赌就赌,她来这里就是为了出头风的。

“救活?”蔡正嘴角抽了抽,能救的活大家也不会这么犹豫了,你胆子大你就试呗,心头转过,他顺着顾若离的思路,脱口就道,“这司医我也无脸再做,让你便罢!”

“好!”顾若离爽快应了,又看着戴韦和孙道同,“请戴大人和孙大人为我二人作证,若此列失败,害了少年性命,我甘愿偿命,若少年病愈,蔡大人便辞去司医一职,举荐小女。”

刘大夫,方本超以及张丙中忽然就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两天顾若离一反常态,频频强势出风头。

原来她的目的在这里。

蔡正怔住,他不过随口一说,没想到顾若离会顺着杆子就爬,随即他如遭雷劈一般,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顾若离……

这个姑娘,不会不知天高地厚的,真的想要做医局的司医吧?

医局设了百年,莫说没有女大夫做司医,就是女人也没有进去过两个,她居然打起了这个主意。

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巴蛇吞象。

“好魄力。”蔡正挑眉道,你想做京中那么医馆也要愿意推举你才成啊,“霍大夫尽管试试。”

况且,这少年死定了,而你也死定了!

顾若离点头,道:“行医便要胆大心细,蔡大人断定此方会要少年性命,是因为你没有把握,而我有!”

“无耻。”蔡正冷哼一声,没见过这么盲目自信的大夫,还是个女人。

戴韦皱眉,看了眼蔡正,虽说赌有点画蛇添足,可蔡正自己都应了,他也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不行,只得点头应了。

“若此病能治愈,以霍大夫的医术和成就坐这司医一职并不为过。”孙道同见顾若离如此自信,便对她更有信心,此时此刻他若不扶一把,便枉受杨文治所托,他起身道,“老夫愿作这证,举荐霍大夫做司医。”

何况,抛开私交,顾若离治好的病例已经不少,她还有御赐的悬壶济世的牌匾,坐司医一职,一点都不过分。

顾若离道谢,朝两人福了福,又看了眼蔡正,转身对少年的父亲道:“老伯,我赌不是碰运气,是因为我有十足的把握,如今我的性命和公子的性命相关,我保他无事。”又道,“不敬之处,稍后定当赔礼。”

她不该拿人性命打赌,可是除此之外,她没有别的办法。

当然,这个少年也没有更好的治法,或许有,可他却不一定能熬到那一日。

少年的父亲犹豫不决,他也知道,这么多人说不行,一来是说明峻剂太狠,二来,也说明他儿子的病难治,他若不试,说不定就耽误儿子性命了。

他来回的走,额头上满是汗。

所有人就震惊的看着顾若离,这么峻的药方,她说她有十分的把握。

还和蔡大夫赌。

很狂啊。

“大言不惭。”韩恭皱眉,只说了这一句,便拂袖对少年的父亲道,“到底如何,你自己考虑清楚。”

忽然,孙道同接了话,沉声道:“糙话难听,以老夫之见,若此方无用你儿也无救了,不如一试。”

他的意思,你要不用,就是个死,现在用这个方子好歹还有希望,更何况,顾若离可是说十分把握。

少年的父亲看看孙道同,又看看顾若离,心头一横,道:“好!取药来,一试。”

众人的心又提起来,又紧张又期待,不管怎么样,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位霍大夫小小年纪,确实有魄力,敢做也敢当。

“阿丙。”顾若离回头看着张丙中,张丙中应了一声,道,“师父,我在!”

顾若离道:“记得我方才的方子没有,你扶他们进去,亲自抓药。水六升,先煮大黄,取二升,去滓,置芒硝,煮一二沸,再入遂末,温服一升。”

“徒儿明白。”张丙中应着,大声喊着师父,招呼人抬少年回医局,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对很古怪又不怕死的师徒。

戴韦含笑,道:“既有了定论,我们便看下一例吧。”话落,招手换人来。

廖掌柜在对面喊着顾若离:“霍大夫,药到病除!”

众人被他的口号喊的哭笑不得,顾若离也是一脸无奈,和廖掌柜点了点头。

“你还喊药到病除,没瞧见那么多大夫都没有说话吗。”旁边有人推廖掌柜,“大家都说不行,只有霍大夫一个人打保票,一会儿出事了怎么办,你现在喊着,岂不是丢人。”

廖掌柜一副你不识货的样子:“你不懂,霍大夫的性子,她说行就一定不假。”

旁边的人嘘声一片,毕竟她再厉害,可也不如这么多大夫厉害,随大流的道理时刻不能忘。

众人心里跌宕,记挂着少年的病,也不再回去坐了,等着下一位疑难杂症。

就见一中年男子被人搀扶出来,一瘸一拐的很痛苦的样子,旁边有人端了椅子过来,让他坐下,戴韦就介绍道:“这位是左军都督府的胡总兵,刚从滇南回来探亲,半个月前忽膝盖疼肿,先左腿,他用温盐熨之,便又攻右腿,两相反复,又雷鸣上胸,后背如万捶,实在难熬。”

这是外科吧,华大夫等人便没有上前,而是在一边看着。

有人请孙道同,他却没有上前。

“我来看看。”另外一位擅外科的大夫上前,看了半天没有说话,有人喊道,“秦大夫,你来试试?”

秦大夫自从雷武在他药馆前大闹,丢了脸面后,年后这段时间非常低调,甚至于两天来都没有出头,听人一喊顿时觉得来了机会,上前来查看了一番,道:“这是湿淫所中,用药酒涂抹揉开,再内服我店中传世经方即可。”

他话落,大家都没什么可说的,毕竟秦大夫治跌打外科,也是小有名气。

“此乃内症,怎可如此草率,误认性命!”韩恭轻嗤一声,道,“速速退下,勿要丢人现眼。”这么大年纪都不如人家小姑娘,实在丢人。

原来是内科?难怪孙道同一个擅外科的大夫,没有开口,顾若离了然。

秦大夫被韩恭一训,顿时面红耳赤,怒道:“你有何方法。”

“这是湿淫所中,已惊伤胆,虽痛的厉害,但不是多难的病。”他话落,抬手向自己的药童道,“拿布帛来!”

药童应是,立刻拿了一块半臂宽七尺左右的布过来。

韩恭上前,三两下用布帛将病者的胸紧紧缠住,大家一阵不解,问道:“这……这是做什么。”

方本超也觉得奇怪,低声问顾若离:“他这是做什么?膝痛为什么缠胸?”

“他说惊胆,这在治本。病发的疾,从肚子到面,所以脸青黑,又攻腿膝所以剧痛,一会儿他应该会催吐!”这就和她治疗那位孕妇崩漏一样,看似症状是崩漏,但却病因却完全不相干。

这就需要经验和准确的判断。

看来,这位韩老先生的医术,确实不凡。

顾若离钦佩不已。

旁边的人并着方本超听她解释完后,皆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华大夫道:“霍大夫,要是你治,你也是用这个手法?”

“不会,我的法子没有韩前辈的独到。”顾若离含笑回道。

韩恭的动作一顿,余光扫了一眼顾若离,继续手下的动作,压下那人后背,伸手在他咽喉里一掏,就看那人干呕一声,随即大吐不止,不一会儿地上就是一层白沫。

吐完,拆开布帛,周总兵忽然就站了起来,一脸的轻松。

“好了?”旁边的人一阵惊讶,随即鼓掌叫好,“真是厉害啊。”

韩恭一脸严肃,回去桌案开了方子递给那人:“三剂,回去连吃,不必再复诊。”很有自信。

周将军连连道谢,由家人搀扶着走了。

秦大夫脸上五颜六色,实在挂不住,韩恭回头扫他一眼,拂袖道:“不学无术。”就坐了下来。

众人哄笑,秦大夫狼狈逃走。

“韩先生好手法。”戴韦抱拳,也坐了下来,扫了眼顾若离暗暗算着时间,“再请下一列如何?各位。”

大家其实都惦记着医局里的结胸病少年,只是一时不会有结果,众人便都点头应是,等着下一个病症。

说着,有个婆子抱着一个孩子出来,那孩子约莫五六岁的样子,个子很高,瘦的只有一把骨头,歪在婆子肩膀上,有气无力的样子。

“大家来瞧瞧。”戴韦做了请的收拾,众人待那婆子坐下来,就纷纷围了过来,就听婆子道,“我家少爷是口中有病。”他说着,哄小孩子张口,“给大夫瞧瞧。”

那孩子听着,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虽是嚎哭,可声音像猫一眼。

见他张嘴哭,众人就纷纷凑上前去看口中,随即又捂住鼻子退开几步。

孩子口中腐臭难闻,令人作呕。

“是喉藓。”有人捂着鼻子上前看哭闹的孩子,辨道,“难怪面黄肌瘦!”

这种病,吞一口吐沫都痛不欲生,何况吃饭。

“风火毒也。”有人道,“我曾治过一列,用臭柑橘叶可愈。”

众人就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蔡正站在人后,时不时看向医局,显然心不在焉。

“霍大夫,您来看看。”华大夫向顾若离招手,“您看看,是不是喉藓。”

顾若离颔首起身,走了过去,也是查看了一遍,只觉得不像是喉藓,她有些犹豫的问婆子:“这孩子,可患过毒疮?”

“没有啊。”婆子摇头,“以前精神可好了,又白又胖,除了头疼脑热外,没有生过什么大病。”

顾若离就没有再说话,若有所思的看着孩子。

“霍大夫也没有瞧出来吗?”华大夫看着顾若离,“是不是喉藓?”

顾若离摇头,犹豫的道:“我觉得有些不大像,可又一时难定。”

华大夫点头,又回头去看戴韦:“戴大人,我等没有结论。”

“我瞧瞧。”戴韦走过来,拨开少年的喉头看了一眼,道,“却为阴虚喉藓。”又号脉问诊,辩证道,“非实火,而是寒凉所致,当用理阴煎,加大补元煎,虚补滋阴。”

华大夫觉得有些不对,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旁边的人听着有的点着头,有的若有所思。

韩恭喝茶,侧目看着孙大同,问道:“孙大人为何不问一番?”

“外科无疑难,老夫不过来凑热闹罢了。”孙道同笑道,“韩老先生方才一诊,实在精彩。”

韩恭摆手,凝眉道:“这没什么,老夫年少时曾见家父用过此法,今日才敢出手罢了。”他说着,扫了一眼站在人后的顾若离,又撇开了眼睛。

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时辰,眼见已过了午时了,还没有结论。

也不知死活。

他想着,又看向那个喉藓的孩子,他不能定方子,所以就不打算上前。

“这理阴煎似乎有些不妥。”刘大夫隔着桌子,在那边低声应了一句,戴韦顿时转头过去找人,心头冷笑,面上前却是道,“这位大夫,有何不妥,还望赐教。”

刘大夫尴尬不已,他只是觉得不妥,至于哪里不妥,他也说不上来。

“是有不妥。”顾若离走了过来,看和戴韦道,“因为这孩子不是实火也不是阴虚,而是梅毒。”

她就觉得有些眼熟,可是又不敢确定,毕竟是个小孩子而已。

“梅毒?”众人唏嘘,“这不能吧,毕竟这么小的孩子。”

戴韦眉梢微挑,虽不高兴,可却没有和蔡正那样挂不住。

“这孩子的父母可曾患过梅毒?”顾若离上前来,问抱着孩子的婆子。

婆子哪里知道,摇着头道:“这……这老妇不知。”

“患过。”忽然,人群中有位女子走了过来,以薄莎裹着脸,穿着一件粉红撒花的褙子,身形婀娜多姿,眼眸若秋水一般脉脉含情,“我有他前,确实患过梅毒!”

众人哗然,没有想到父母患梅毒,也会波及胎儿?或者,梅毒也会遗传,没有听说过啊?

顾若离却是怔住,纵然对面的女自裹着脸,可是她还是一眼认出来,此女就是来她医馆看妇科的春容。

当时她确实说过,六年前患过梅毒,不过已经治愈了。

春容几不可闻的和顾若离点了点头,道:“霍大夫,您推断的没错,我生她前患过梅毒。”又道,“却不曾想让他受了此罪,霍大夫,我儿这病能不能治。”

那时年纪小她也不知道有了身孕,等知道时月份已深,她不得不硬着头皮生下来养着,却没有想到,她曾经得的病却害了孩子。

戴韦拧着眉,脸色极其的难看,这个霍大夫实在是目无尊长,不论是谁提的辨证,她都要反驳一番,让自己出头!

可恶。

“能治。”顾若离看着春容,点头,“甘草、桔梗、山豆根、草龙胆、射干,土茯苓,浓煎,牛黄二分送服。半月后去我医馆复诊。”

“真的能治好吗?”春容激动的红了眼睛,这病在喉吃不了什么东西,若再有个一月半月,就活不成了,她激动的当即一拜,道:“多谢霍大夫,我这就去抓药煎药,诊费半月后我必亲自送与医馆。”

顾若离颔首。

春容带着婆子抱着孩子疾步而去。

“霍大夫。”华大夫问道,“梅毒一症也会传染吗?”

大家都看着顾若离,因为都没有听过梅毒也会传染的说法。

“不会。”顾若离道,“但是若怀胎时梅毒未愈,或潜伏未发,孩子就会被传染,生的孩子或是死胎,或是成梅毒带菌的孩子,幼年时会全身溃烂,若不问清楚这一点,只当普通喉藓或者毒疮治疗,就会延误时机,害了孩子性命。”

戴韦气的微微发抖,却不好发作。延误性命,不就是在说他吗?他方才不过嫌恶孩子没有细问罢了,若细细察也不只有她一人能辨证出。

“原来是这样。”众人恍然大悟,又问道,“若是父亲患梅毒治愈后呢,可会影响子嗣?”

顾若离点头:“也会。”又道,“有一部分出生后会先天性心疾,但这不好预估,只能看各自情况再为定夺。”

众人哗然。

大家围着顾若离说话,戴韦便被挤在人后,他站了一刻,实在下不了台,戴二爷走了过来,笑着道:“大哥,我有事和您商量。”

戴韦这才暗暗松了口气,顺势走开。

对面的百姓一阵欢呼,如同方才韩恭那般,鼓掌喊号。

顾若离莞尔,不用看也知道是廖掌柜带头起事。

“不好了。”忽然有人站在医局门口喊道,“那少年吃药后吐泻不止,已经晕厥两次,请哪位大夫来看看。”

蔡正一直焦急等着,听着立刻就来了劲儿,道:“去什么,把人抬出来,里头逼仄看不清。”

躲在里面,还怎么让她丢人。

医局的人自然听蔡正,立刻就进去抬人,过了一会就将少年用滑竿抬了出来。

不过两个时辰不到,少年已经虚脱的没个人样,比方才还不如!

“脉浮无力。”蔡正冲过来就号脉,忍不住露出幸灾乐祸的样子,“这很不乐观啊,霍大夫。”

顾若离皱眉上前号脉,又侧目看着张丙中,张丙中低声回道:“一步未错,我亲自喂得药。”

“好。”顾若离点头,扶着少年的后背,轻捶了几下,少年忽然翻身起来,又大吐一口,只见地上皆是浓黄的痰,虽不臭却恶心不已!

众人大惊。

少年吐完白眼一翻,下身失禁,人倒了下来,脉搏皆无。

“这……”华大夫惊了一下,上去号脉,“没……没有脉象了。”

蔡正眼睛一瞪赶紧上来,随即嘴角的笑容怎么也抑制不住,摇头道:“可惜了。”又看着顾若离,“霍大夫,你这可是闹出人命了啊。”

死了好啊,死得其所!

那少年的父亲,一看自己的儿子没气了,顿时大呼一声,扑了过来:“我儿,你快醒醒啊。”

嚎啕大哭起来。

“霍大夫。”戴韦坐着,目光不善的看着顾若离,“我等劝之又劝,你竟还固执用此峻剂,实在是糊涂误认性命啊。”

蔡正附和:“还胆大心细,我看你只有胆大了吧。”又摇着头,“害人性命,就是庸医,不能姑息。”

众人静默,不知道怎么说这件事。

“死了?”孙道同和韩恭一起过来查看,刘大夫和方本超则涌过来,一人一边的护着顾若离,低声道,“霍大夫,接下来该怎么做。”

看戴韦和蔡正的意思,恐怕不能善了。

“冒失!”韩恭回头看着顾若离,满脸厌恶,孙道同也皱了眉,心里转着,想着对策。

戴韦重重叹气:“既在医局出了人命,我身为院正,就不得坐视不理。”他痛心疾首摇着头,“来人,去通知顺天府!”

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霍大夫。”蔡正凑过来,冷笑道,“你那悬壶济世的牌子,这会儿可保不住你的命了。”

圣上说你悬壶济世,你却治死了人,别人能饶你,圣上也不饶你。

“这司医一职,怕是不能够了。”蔡正说的咬牙切齿,“下辈子若是投胎再做女人,就乖乖待在内宅,别出来丢人现眼了,一个女人就该守着女人的本分,还妄想出人投地,实为耻!”

他说的话,声音虽小,可大家都听的清清楚楚。

华大夫几人欲言又止,可到底不敢帮顾若离,站在一边,一脸的惋惜。

“谁说他死了。”顾若离上前,推开少年的父亲,拉着仰躺的少年,照着他的后背,又是猛拍了几下,众人惊愕不已,愣怔的看和她的动作。

就看到,顾若离拍了三下,不轻不重。

少年起初软软的没有反应,随即忽然睁开眼睛,一个翻身又再次趴在扶手上,哇的一声吐了一口痰出来。

“又活了,居然又活了。”众人几乎是跳起来,方才是真的没有脉象了。

蔡正呆了,看着那少年吐了一口痰,长长的舒出一口气,看着自己的父亲,喊道:“父亲!”

声音不大,却如同炸雷。

因为前面少年一直不能开口,至此,他才说的第一句话。

“我的儿。”少年的父亲呆呆的走过去,不敢置信的道,“你这是……醒了?”

少年依旧虚弱,可比起前面却要精神百倍:“觉得舒服了许多,”又看着顾若离,“应是没事了吧?”

顾若离点头回道:“回去接着吃药,已是无妨。”

“不可能。”蔡正扑过来,抓着少年的手腕号脉,随即节节后退,摇着头不敢置信的样子,“那种峻剂,怎么可能不死。”

众人听着,就看着蔡正凝眉道:“蔡大夫,活了是喜事,您如何能说这种话。”

蔡正恍然看着众人,面色发白。

“他不死,是因为药量不多不少。”顾若离回头看他,声音自信,“峻剂便如此,多一分要人性命,少一分误认性命,蔡大人,你说呢。”

说个屁!我当然知道,还要你讲,蔡正恨不得扑过去打顾若离一顿才好。

现在好了,他这是被她套进去了,他这么这么蠢。

方本超几人长长的松了口气,张丙中更是高兴的道:“我就说我师父怎么会失手,她的医术,是不可能失手的。”关键是,以顾若离的个性,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无事最好,时间不早了。”戴韦摆手,“已过了午膳时间,大家都散了吧。”

大家都站着没动,好似没有听到一样。

“稍等。”孙道同起身,看着戴韦道,“既是有赌约在先,自是要履行,如何不提便散了,戴大人,这不是君子所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