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消息/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院如张丙中说的一样,收拾的很干净。

那口井被封着,井口竖着压井的管子,顾若离走过去试了试,有些紧,但细细的铜管里真的有水流出来。

她没有想到,现在的技术这般好,连这样的压井也能做出来。

难怪霍繁篓坚定的要挖井,确实要比普通的井方便。

她笑了笑,在水中洗了手,回头看着合着的房门,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砰砰跳着,不敢去开门。

驻足了良久,顾若离推开了门,入眼的是两张单人睡的床,床上铺着被子,墙角放着霍繁篓刚定制好送来的柜子,窗户上挂着帘子,旁边放着一叠裁好的纸,装订好了,一本一本的码放的很整齐。

这些都是霍繁篓一个人做的。

她还是第一次注意到,没有想到他每天打烊后,一个人做了这么多事。

好像恨不得将所有他能做的事,都做完一样。

顾若离走到床边,床边摆着两个靛蓝的包袱,口子扎的很紧,她在床沿坐了下来,拆开了第一个包袱,里头码放着衣服,都是春夏的衣衫,从上到下,她一件一件抖开,桃红柳绿颜色不同……

她拿着一件一件在身上比了比,尺寸也各有不同,似乎每一件都会大上一点。

顾若离又拆开第二个包袱,里面放的是秋冬的棉衣,薄的,厚的,大的小的,她的手抖了抖,衣服掉在床上,一封信映入眼帘。

信封是草灰色的,龙飞凤舞的名字,比她自己写的都好看。

他常练啊。

顾若离捡起来,坐在床沿,慢慢拆开,里面一张信纸,字依旧不好看,生僻字写的宛若蚯蚓似的歪歪扭扭,却让顾若离眼眶骤红。

三儿,我走了,不要太想我。

我庆幸学了认字写字,这样,即便我要走了,也能给你留封信,将来我也能给你写信,想说的话,不用当面也能让你知道。

当然,我更愿意看着你说,这样总能看到你表情,一副拿我没有办法的样子。

我们三儿就是太善良了,要记得,以后只能对我善良,对别人凶狠一点就好,他们不知好歹,你不用费这个心思。

我曾说你是我命里的菩萨,可是,我却没有能力保护我的菩萨。

看着你一步一步走的艰辛,我以为我只要站在你身边,做你的掌柜就好了,可是却发现,这些根本帮不了你。

所以我走了,去求我的前程,将来,我定要堂堂正正的站在你身边,将所有欺辱你的人,一个个踩在脚底,让他们仰望你,不敢再对你说半句不敬的话。

三儿,不会太久,太久了我怕你忘了我。

两年。

两年后你及笄之日便是我的归期,等我回来,留在你身边做你真正的掌柜。

你好好的,多保重……

信纸落在地上,顾若离的眼泪决堤而出,她想过霍繁篓会长大,会成家立业,总有一天会离开她,可是她没有想到,他会走的这么突然,这么快。

这半年多来,他们从庆阳一路相伴历经艰辛,她早将他当做家人,他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任性的做着他想做的,用他的方式表达他的关心,她也习惯了,他在身边,彼此照顾互相扶持,在这世上,比起方朝阳,他更觉得霍繁篓是她的亲人。

“居然走了。”顾若离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霍繁篓的样子,嬉笑怒骂,却忽然变的不真实。

居然都没有当面说一声再见。

顾若离叹气,他能去哪里?

他不是说在这个世上只认识她一个人吗,他来京城就是为了谋前程的。

京城不待了,他会去什么地方?

顾若离想不到,忽然觉得,她对霍繁篓的了解太少了。

他说他是乞丐,却从未说过一个乞丐,是怎样长大的,他经历过什么,遇到过什么人,还有,他的腿是这么受伤的……

那么多的事,他从来都没有提过。

突然出现在她生活中,又突然消失,和他来时一样毫无预兆。

她回头看着一床的衣服,心头发酸,他似乎对衣服一直很执拗,从他们有钱开始,他便给她买衣服,几乎看到好看的,他便会买回来,见着她,高兴的抖开在她身上比划,高兴的只差手舞足蹈。

可是,以后再没有这个人在她眼前晃悠,只剩下一堆不会说话的衣服。

顾若离又叹了口气,心头闷闷的!

“师父。”张丙中敲门而入,见顾若离一个人坐在床边眼睛红红的,床上堆了许多新衣服,奇怪的道,“您怎么了?这衣服是霍繁篓买的,疯了,买这么多。”

“阿丙。”顾若离看着他,“霍繁篓走了。”

张丙中一愣,不明白走了是什么意思:“我知道。那他信中说了没有,他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他信中说两年后再回来。”顾若离指了指衣服,“这些都是他买的。”

张丙中啊了一声,他没有想到霍繁篓会走,他以为,霍繁篓这辈子都会像糯米团一样黏在顾若离身后,甩都甩不掉。

可是现在,这个糯米团突然就自动走了,他很不适应。

“他一个人都不认识,能去哪里了啊。”张丙中想不通啊,“离开两年,他能变成龙飞回来?”

待在京中都好,大家都在医馆,一家人似的融洽相处,哪里就不好了,非要走。

再说了,走了再回来,霍繁篓就变成张繁篓,刘繁篓了?

“不知道。”顾若离要是知道,就不会担心了。

张丙中在门口蹲下来,看着一床的衣服发呆,啐道:“他就是没事找事,咱们的日子才顺坦一点,他就耐不住了,出去,出去就好了,也不知外头什么光景。”

“走了也不事先说一声。”张丙中气道,“咱们一个萝卜一个坑,他说好做掌柜的,就这么走了,他的事情谁来做。”

“走了就别回来了。否则等我看到他,非一脚将他踹通惠河里喂鱼去。”

张丙中蹲在门口碎碎念着,顾若离坐在床边发呆,两人心头都很难受,却也知道霍繁篓的脾气……

他要走,他们就算想找,也找不到他。

“您别难过了,为这种人不值得。”张丙中说着,抓了床上的衣服,又摔了回去,“这小子,死在外头才好呢。”

话落,又忍不住后悔,暗自念了几声菩萨。

“怎么了?”方本超和刘大夫见顾若离许多没有回前院,不禁奇怪,见没有病人来就到后来看看,看见顾若离和张丙中一个伤心一个不忿的样子,奇怪道,“出了什么事?”

刘大夫见顾若离手中拿着信,问道:“是不是霍小哥有事?”

“他走了。”张丙中怒道,“说走就走了,招呼都不打一声。我就说,昨天晚上他回去那么迟,一会儿又开门出去了,鬼鬼祟祟的,那时候我就该起来看一下,抓着他打一顿才解气。”

刘大夫和方本超昨晚也听到了,只当是霍繁篓有什么事,没有想到他是收拾东西走了。

“要不要去找找?”刘大夫道,“这会儿肯定没有走远。”

顾若离摇头:“他要走,肯定不会让我们找到。”她唯一担心的,就是他的去处……

是不是近日发生了什么事?

“这么一说,那天我看见他在医馆门口收了封信。”刘大夫回忆着,“约莫初五初六的样子,我以为是他哪个朋友便没有多想。现在想想倒是奇怪,霍小哥似乎在京中不认识什么人。”

“他哪是不认识什么人,他根本没有朋友。这么讨厌的人,谁愿意和他来往。”张丙中越想越气,刘大夫摇头,“恐怕,霍小哥有什么事没有和我们说,要不然他不会这么突然就走了的。”

能有什么事呢,他为什么不说。还说两年后回来……

他为什么这么肯定,两年后回来,他就能堂堂正正,就有能力保护她?顾若离满腹的疑问。

可是却没有答案。

“不就两年吗。”张丙中道,“等他回来我们再问他。”

几个人站在后院里,心里都舍不得,毕竟大家一起这么长时间,都有了感情。

“我去顺天府。”顾若离将信收好,又将衣服一件一件叠放整齐,包袱扎紧,“他的事情,我们回头再说。”

事情还是要做,她好不容易做上司医。

张丙中抹了一把脸站起来,道:“师父,我陪您一起去。”

“你们去吧,医馆有我们在呢。”方本超道,“如果有难治的,就让他等着霍大夫回来再说。”

顾若离道了谢,和张丙中一起去了顺天府。

见他们的是府衙负责刑狱的推官钟大人,他年纪约莫五十出头,微胖的身材,左耳缺了一角,一副严肃的样子。

“你就是新任的司医?”钟鞍打量着顾若离,“昨日医局闹事,就是你让人报的兵马司?”

顾若离行了礼,回道:“正是小女。”

听说了是个女子,没想到年纪这么小。戴大人管理也不太严了,居然让女子做司医。钟鞍微微皱眉,道:“昨晚连夜审问了闹事的两人,这是供词,你看看。”他说着,将东西递给顾若离。

顾若离翻开来,只扫了一眼就不用再看。

两人一口咬定不知是谁指使,他们只拿钱办事,不问雇主来路。

“大人觉得此事如何办?”顾若离看着钟鞍,“这两日在医局闹事,搅了药师大比,损毁了财物,若找不到元凶,医局只能白受这样的委屈了,”

“你这是不信本官?”钟鞍目光一凌,看着她不悦道,“他们这般都不肯说,可见并没有撒谎。眼下,应该是霍大夫自己盘查一下,自己可曾和谁结果仇怨,若不然,往年杏林春会一派和气,为何独独今年有人闹事。”

这人会不会说话,分明就是针对顾若离的,张丙中往前一步,张口预言,顾若离忙拉住他,和钟鞍道:“大人说的是,昨日是我第一天上任,恐无意间得罪了谁却不自知,此事让大人费神了,实在抱歉。”

“算了。闹事的人我扣下来了,该如何罚你也不必过问。”钟鞍道,“至于幕后之人,你自己去查,若有线索便来告知于我,此等小事,本官不好耗费人力。”

顾若离应是,回道:“有劳大人。告辞!”

“去吧。”钟鞍将方才的供词随手丢在桌案上,抚了抚衣袖,率先出了门。

张丙中气的不行,和顾若离出了门,他便愤愤的道:“他这是看您是女子,所以才会目中无人,真是太可恶了,做的什么狗屁官。”

要是霍繁篓在,他指不定又会想到什么点子,出了今天的恶气,顾若离叹气,道:“当下情况确实如此,我不过是个没有品阶又不得大家承认的司医,你让他凭什么尊重我。”

更何况,大家本来对女子出来走动就抱着轻视的态度,能见她表示钟鞍的休养不错了。

“早晚有天,让他们见着您就点头哈腰的。”张丙中哼哼着,回头盯着顺天府的正门,“最好都别生病了,生了病我们也不给他看。”

顾若离失笑,看着张丙中道:“嗯,死在我们面前,也不给他看。”

两人一愣,都笑了起来。

“您要去那些参赛的医馆通知大家去开会吗?”张丙中停下来看着顾若离,她摇头道,“嗯,等下午再去吧,我有些累,想去白姐姐那边坐会儿。”

张丙中点头,道:“您别太伤心了,那小子走了好,省的给你惹麻烦。”

“嗯。我走了。”顾若离去了石工巷,却没有直接去找白世英,而是回了他们赁的宅子里去,开了门院子里晒着药,她推开霍繁篓的房间。

他的床上很乱,被子不叠,鞋子东一只西一只的扔在床底下。

柜门开着,里头还挂着几件衣裳,桌子上一摞摞他练字的稿纸胡乱的堆着,毛笔上还有墨汁没有干透。

就好像他还在这里,等会儿就会推门进来,喊着:“你闲着啊,帮我收拾房间吧!”

她走到桌边,拿起一张他练字的稿纸,上头抄的是三字经,字真的很丑,但好歹能认得。

她失笑,又抽了一张出来,却是愣住。

上头密密麻麻的写着她的名字,各式各样的字体,若非知道是霍繁篓写的,她大约会认作是哪个大家的手笔。

她细细折好,放在荷包里收着。

将他的稿纸一张张的整理,摆在桌角,又将笔砚清洗干净,整整齐齐摆在桌上。

“真够乱的。”顾若离将他被子叠好,柜门关上,鞋子摆在床底,等收拾完房间里焕然一新,她站了一会儿关上门出了院子……

石工巷的路依旧难走,起了风,卷着沙土能掩着人一脸,她庆幸戴了帷帽,快步去了白世英那边。

“白姑娘。”焦氏正在院中缝衣服,是一件墨黑的褐衣,含笑道,“司医是不是官职,咱们霍大夫是当官了吧。”

白世英拿着药杵捣药没有答话。

“她一个女子,居然做官了,我以前听我相公说过,从来没有女子做官的。”焦氏将针在头皮上挠了挠,笑道,“昨天看她站在医局里的样子,可真想不到她才十三岁,我活了这把年纪,在她面前都觉得心里没有底气。”

“那是因为焦姐见的少。”白世英含笑道,“经历的多了,也能和他一样,处变不惊,事事周到。”

“白姑娘可别安慰我了。”焦氏摆着手,笑着道:“我就是再经历多少事也做不到她那样。”

白世英失笑。

“不过白姑娘你可以。”焦氏看着白世英道,“你这么好的手艺,埋没了太可惜了。霍大夫可是提了好几次了,想让你去医馆,你就去呗,她也是女子都没有怕在人前,你也没什么可怕的,是不是。”

“我吗?”白世英摇了摇头,“我不行。”

焦氏欲言又止,还想说什么,目光一转就看到顾若离站在院门口发呆,她一惊喊道:“霍大夫。”

“焦姐。”顾若离笑着进来,又和白世英道,“回家去看了一下,路过这里,过来看看你们。”

焦氏放了手里的东西去给顾若离倒茶,白世英手上不停,看着她道:“怎么了?”她感觉到顾若离兴致不高。

“霍繁篓走了。”顾若离在白世英身边坐了下来,脱了帷帽,托着面颊叹气道,“说两年后回来。”

白世英一怔,凝眉道:“他去哪里,没有和你说吗。”

顾若离摇了摇头:“就留了份信,信中也是寥寥几笔,说两年后回来,至于去哪里做什么,一概未提!”

白世英看着她没有说话。

“霍大夫喝茶。”焦氏端茶过来,笑着道,“你们聊,梁欢快下学了,我回家给他做饭去。”

顾若离和白世英松她出去,焦氏关了院门走了。

“他人聪明,想趁着年纪小拼搏一番也在情理之中。”白世英牵着她的手在桌案边坐下来,把茶盅推给她,安慰道,“不是还要回来吗,两年后等你们都长大一点,各自成熟了,再相见岂不是更好。”

顾若离喝茶的动作一顿,觉得白世英这话有些奇怪,却没有多想,道:“只是习惯了他在,突然走了有些不舍。”她笑了笑,“你说的对,他那么聪明,一直困在医馆里,对他来说太不公平了。”

事实上,她也从未想过,霍繁篓会一直待在医馆。

她总觉得他在等什么,似乎在等什么人,又或者,在等什么时机……

从他们到京城后,她就有这样的感觉。

只是说不清,他又从来不提。

“你做了司医,每日都有许多事情。”白世英含笑道,“等忙起来,就不会伤心了。”

顾若离点头,两人静静坐在桌案边慢慢喝着茶。

白世英很喜欢待在院子里,也很喜欢院中那棵银杏树,即便是下雪的时候,她也会抱着手炉在屋檐下,静静坐着。

“药师大比的事情你想好了吗。”白世英看和她,“准备在医馆前面办?”

顾若离点头:“民间办的少了约束,不过还要和问各家医馆的意思,我下午会各家走动一番,再做最后定夺。”

大约怎么做,她心里已经有了谱。

“我回去了。”顾若离看了眼时间,“先去各家医馆走动一遍,等定了我来告诉你,到时候你去看。”

白世英起来松她,笑道:“好!”

顾若离出了门,先去了保定东山药铺在京中的分铺,门口的伙计一眼就认出她来,笑着道:“是霍大夫,里面请。”

“你们东家或是掌柜在吗。”顾若离含笑打量着了东山药铺里的情景,是间很大的铺子,药柜摆满了一堵墙,四五个伙计在柜前忙碌着,抓药的客人也来来往往,很兴旺的样子。

“东家在保定没有来,不过掌柜在。”伙计笑着道,“霍大夫稍坐一刻,喝杯茶,小的这就去请掌柜出来。”顾若离是女子身边又没有带着丫头,他不好将她一个人引后院去。

“好。”顾若离颔首,在大堂里的桌案后坐下来,有人上了茶,笑着道,“您喝茶。”

顾若离道谢,上茶的伙计就看着她,问道:“霍大夫,您前儿的诊断真是太精彩了,我看着都恨不得鼓掌叫好。”

“谢谢。”顾若离打量着小厮,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唇红齿白的,“你是这里的学徒吗。”

伙计点着头,笑道:“我才来没多久,从小就喜欢草药,闻着味儿我都能多吃三碗饭。”他说着话,两手也比划着,“不过看您行医更有趣,那么难的杂症,您号个脉,问一问就知道了,太厉害了。”

顾若离轻笑。

伙计还要再说,就听后头出来个中年男子,蓄着长髯大步而来,喝道:“哪有你这样待客的,就听你在说,还不快去做事。”他虽训斥,倒也没有凶神恶煞的样子。

“是,是。”伙计应着是,忙去干活。

顾若离起身,和掌柜行了礼,掌柜抱拳笑道:“在下姓郑,是这里的掌柜。”他说着一顿,道,“本该我们去拜见霍大夫的,只是昨天的事情实在措手不及,我们还真是没有想好如何办,便犹豫着拖到现在,实在是失礼。”

“我来也是一样的。”顾若离落座,开门见山的道,“昨天药师大比落了遗憾,戴大人让我处理,可您也知道,若再办经费方面就要重新募集,难免不参赛的医馆有异议。”

郑掌柜颔首,道:“医局经费向来短缺,在下也听蔡大夫提过数次,每年三日都是紧巴巴的,不堪用。”

“嗯,账面也查过,确实不宜再操办一次。更何况,势头过了,再办恐怕也委屈了各位药师。”顾若离很客气,慢慢道,“可若不比,那些远道而来的药师岂不是白来了一趟。所以我想,若是大家愿意,参赛的十二家医馆各自准备备赛的用品,就在合安堂前面举办,届时再请几位德高望重的大夫和药师来做评判,虽不能如往年医局的比试正式,可大家也能从中受益。”

其实,药铺派药师去比试,为的就是树立威望,赢一个名号,打响了名号,自然是受益无穷。

可医局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去的,最后谁得了魁首,百姓也不一定知道……但是在医馆门口,又是在合安堂这样风头正劲的医馆里,到时候谁输谁赢百姓口耳相传,效果定然比医局还要大。

做生意,除了药商他们打交道最多的还是百姓。

虽没有正红的朝廷官印,可有了口碑,也是利益。

郑掌柜心里转了几道弯,立刻就将利弊想了个通透,笑着道:“此事由霍大夫做主,我们药铺定然全力配合,定下了时间您只管派个人来知会一声,我们一定准时到。”

“好!”顾若离回道,“多谢郑掌柜支持,届时我和蔡大夫定了时间,便会来通知你。”

郑掌柜应是。

“那我就先告辞了。”顾若离行礼,“改日再会。”

郑掌柜抱拳行礼,送她出去。

顾若离在街上站了一会儿,回头看了一眼,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可她隔着帷幕却什么都看不到,空荡荡的……

她叹了口气,去了华大夫所在的保和堂。

郑掌柜站在门口,看着顾若离较小的身影,逐渐隐在人群中,暗暗点头。

一个女子,年纪还这么小,便能做到这些,将来前程不可估量。

他抬头看看天,或许自此后,京中的医馆格局,就要彻底改变了。

保和堂很顺利,比郑掌柜的态度还要积极,但其他几家医馆并不顺利,有四家顾若离并未找到当事的人,另几家则是态度模棱两可,显然是打算再观望一番……

顾若离并不着急,她有的是时间等。

说了一下午的话,她又回了医馆坐了一会儿,天色渐渐暗下来,医馆最后一个病人离开,他们几个人都长长松了口气。

“事情办的如何。”刘大夫得空喝茶,看着顾若离问道,“那些医馆没有为难你吧。”

顾若离摇头,将事情大概和他们说了一遍,刘大夫道:“能做到这样已是不易,只要有几家点头,这个药师大比就能再办,届时别的几家自然会再来找你。”

顾若离点头,只要轰动了,自然就不愁他们不上门来求她。

“霍繁篓那小子。”张丙中将抹布摔在桌子上,气呼呼的道,“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大家一下子都沉默下来,方本超起身,摆着手道:“大家都累了,回去歇着吧。”又看着顾若离,“您跑了一个下午,也早些回去吧。”

顾若离确实很累,全身的力气像是耗尽了一样,她起身颔首道:“那我回去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师父,我送您。”张丙中收拾了一下跑了出来,以往都是霍繁篓送她的,“您一个人晚上回去我不放心。”

顾若离摆手:“外面正热闹,不怕的。”她说着往外走,“你也累了,歇着吧。”

张丙中欲言又止,方本超拉着他道:“霍大夫累了,你让她一个人待着吧。”

“都怪霍繁篓。”张丙中气愤,咬牙切齿的,却又找不到人发泄,话落,就看到一辆马车飞驰着,从远处往这边跑来……

他们都朝那边看去,张丙中奇怪的道:“这么多人,也不怕撞着谁。”

说着话,那马车上一路有人挥着鞭子吆喝着,很快就从合安堂门口飞速而过。

顾若离看着有点熟悉,尤其是那个车夫,看着像是建安伯府。

是出了什么事吗,跑的这么急?

“我先回去了。”顾若离和张丙中还有刘大夫,方本超告辞,“你们也早点歇着吧。”

几个人应是,目送她慢慢走远。

顾若离站在建安伯府的巷子口,忽然就想到年前大雪那日,她和霍繁篓在这里玩雪……霍繁篓将雪团塞进她的领口……

他们笑作一团。

两年,两年他会变成什么样?

还是那个像无赖一样的少年吗。

“三小姐,是你吗?”巷子里,一个小丫头探头探脑的,顾若离一怔收回思绪,才看清是欢颜,她点了点头,欢颜立刻像只小鸟一样跑了过来,“您终于回来了。”

“怎么了?”顾若离和她一起往家去,欢颜就拉着她的胳膊,压着声音道,“就在刚刚,伯爷将四小姐接回来了。”

顾若离就想到刚才飞驰过去的马车,步子一顿,惊讶的道:“四妹妹回来了?”

“是。”欢颜扶着她站在巷口,又不远处虚掩着的侧门看了一眼,低声道,“听说是从城东一个闭塞的胡同里找到的,那里去年大雪的时候压倒了两间院子,里头的人搬走了,想等着年后开春暖和点再翻新……四小姐就被关在那间院子里,还是房主带工匠回去发现的,四小姐捆着手脚堵着嘴,人瘦的脱了形。”

崔婧语什么样欢颜还没有看到,但是府里都传遍了,说是关在里头没吃没喝,连大小解都没有办法,身上又脏又臭,人都疯了。

“关起来了?”城南吗,那岂不是离医馆和他们住的地方不远,“伯爷不是去那边找过的吗。”

欢颜也不知道,猜测道:“估摸着,是看那件院子太破旧了,就随便看了一眼,更何况,那些帮忙找人的人,一直是当找一个丫鬟。有手有脚的人,怎么可能躲在那种地方,早就逃走了,他们也不会真用心犄角旮旯都去翻一遍。”

欢颜说的不是没有可能,那些人毕竟是帮忙,又不了解真实的情况,找起来自然不会用心。

“请大夫了吗?”顾若离往回走,欢颜摇头,“奴婢没瞧见大夫来,估摸着伯爷是想找个信得过的大夫吧。”这种事,要是传出去,崔婧语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

顾若离没有说话,和欢颜一起进了侧门。

里外的气氛比较诡异,欢颜边走边道:“家里的人都在那边,郡主也去看了一眼,刚刚和伯爷吵了一架,奴婢听着,好像是伯爷说四小姐都这样了,郡主怎么还狠心的记着不相干的事情,郡主就说一件事归一件事……”

方朝阳是要坚持将崔婧语送去做姑子吗?

“小姐,您是去看四小姐,还是先回去?”欢颜将顾若离的帷帽接在手中,顾若离道,“先去给郡主请安。”

在这个家里,对于她来说,是先方朝阳,再是其他人!

不管方朝阳是对是错,她都必须站在她这边。

两人往内院去,侧门边婆子将马车往外赶,一边走一边唏嘘的道:“四小姐这么惨,我都闻到身上的味儿了……好好的姑娘家,唉!”

“这话可不能传出去,要是让外人知道了,她以后还怎么做人。”

那婆子点着头,小声道:“就是心疼,也不知道哪个天杀的,等查到了伯爷非拔了他的皮不可。”

顾若离和两个婆子擦肩而过,婆子们纷纷停下和她行礼。

她穿过如意门,径直去了正院。

“三小姐。”李妈妈一见到顾若离回来,就从暖阁门口迎了过来,笑着道,“郡主正念着您呢,还没有用晚膳吧,就在这里用吧。”

顾若离顿了顿,看着李妈妈道:“好。”

李妈妈高兴的打了帘子,顾若离进了门,就看到方朝阳穿着家常的褙子,坐在桌边写着什么,她有些惊讶,还是第一次看到方朝阳写字。

她走了过来,就看到纸上布满了狂草的大字,笔法锋利,棱角鲜明……

方朝阳的字非常漂亮,就如她的人和她的个性一般,非常特别也有辨识度。

“您这是?”顾若离自己倒茶喝着,方朝阳没理她,等写完最后一笔才抬头看她,道,“静心,要不然我怕我做出什么不好收拾的事情。”又揉了揉额头,“赶紧撤了,看着更燥。”

因为崔婧语的事,被崔延庭气的吗。

秋香忙进来将桌上的东西收拾干净,方朝阳喝了口茶,才觉得舒心了一些:“最近燥的很,瞧见了谁都想争两句,真是不省心。”

她在说她自己。

“我给您开的药你按时吃了吗?”顾若离跟着她在炕上坐下来,方朝阳摆手道,“还不得空,近日宫里不太平,圣上前儿摔了一跤磕着腿了,都快翻了天了。”

圣上摔了一跤?难怪昨天孙道同没有来医局。

“严重吗?”顾若离看着方朝阳,就听她回道,“不严重,就是皇后娘娘打杀了一批人,闹的人心惶惶。”

顾若离没有说话。

“年前阳泉雪灾,路上都是流民,也就京城略好些,你近日出门的时候注意一些。”方朝阳盯着她,“别整日想着玩,都在家里待着,小心嫁不出去。”

顾若离无语,她才认识到方朝阳还有这样的一面,闲了就拿她逗乐子。

她很好逗吗。

不过,路上都是流民,那霍繁篓这一路会不会顺利?也不知道她带够了银子没有。

顾若离叹了口气,意兴阑珊的。

“怎么了?”方朝阳低头看她,“和你那位朋友吵架了?”

顾若离点头,回道:“他留了封信,人走了。”

“呵!”方朝阳轻笑,颔首道,“可见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配不上你,所以自己走了。”

顾若离皱眉抬头看她,方朝阳挑眉,一副我说的必然是对的表情。

“四妹妹回来了?”顾若离不理她前面的话,顺势就换了话题,“她可说了是什么人绑的她,目的是什么?”

方朝阳摆着手,一副不愿意谈的样子:“没说,神神叨叨的,话也说不清楚。”又道,“你要是好奇就过去看看,我瞧着是认不出来的。”

她就不去了,免得崔婧语看到她又会受了刺激。

只是好奇,到底是谁讲她绑走,又为什么将她关在那里,这么多天没有消息,她也以为崔婧语已经没了。

不过,人没事能回来更好,崔婧语再不懂事,可罪不至死!

“三小姐。”李妈妈掀了帘子进来,指了指外头,有些担忧的样子,“四小姐请您过去,说有话和您说。”

和她说?说什么?顾若离顿了顿,道:“就说我累了,明天再去看她吧。”

她不想和崔婧语吵架,人回来了就好,至于其他的和她也没有关系。

“二小姐亲自来请的,人还在外面。”李妈妈咳嗽了一声,“奴婢去回了吧。”

顾若离愕然,没有想到崔婧文亲自来的,是知道她会拒绝吧,她顿了顿道:“算了,我去看看吧。”既然她亲自来,她就不好拒绝了。

“李妈妈跟娇娇一起去。”方朝阳吩咐道,“免得待会儿发疯伤人。”

李妈妈应是,跟着顾若离一起出了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