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时间/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若离翻身坐了起来,面色微紧。

“去告诉崔管事一声,让他等宫中的态度出来后再见机行事。”若是圣上驾崩,闻着就要立刻哭丧,家中也要挂白番,所有人披麻戴孝。

可是现在是太上皇,身份之尴尬恐怕史无前例。

只有等圣上的态度表现出来,他们才能决定到底怎么做。

“奴婢这就去和崔管事说一声。”雪盏匆匆而去,府中一片沉寂,所有人心里都暗暗松了一口气,赵勋死了,太上皇死了,一切危险的因素都消失了。

没有人再有能力短时间改朝换代。

等到中午,礼部发了公文,所有勋贵官员都要挂白番三日。

外头怎么样顾若离不知道,她待在府中等方朝阳,直到第二天临近中午时,方朝阳回来,她算了她梳洗的时间去了正院,方朝阳疲惫的靠在床上,看见她只是备懒的应了一声:“娇娇来了,今天没有出去吗?”

顾若离在床头坐了下来,看着她问道:“圣上打算如何安葬太上皇?”

“你还真是操心的命。”方朝阳扫了她一眼,淡淡的道,“有太后在,亏不了他的,自然是停棺七十二日,入葬东陵。”

停七十二天?

顾若离攥着荷包,手有些抖:“那棺椁停在西苑还是宫中?”

“当然是西苑,难不成搬去宫里?”方朝阳凝眉,道,“晦气死了。”

顾若离顾及不上方朝阳的态度,心里的一块大石总算落了地!

“郡主……”顾若离还想问樊氏和金福顺以及苏召的安置,可看过去,才发现方朝阳已经睡着了,靠在床头歪着身子,眉心拢在淡淡的川字。

她心里应该也不好受吧,纵然再不喜欢太上皇,对他的行事再不认同,可毕竟是自小一处长大的兄妹。

如今对于她来说,太上皇去了,过去的一切都成了烟云随风散了。

她心里能留下来的,只有儿时的相伴和不舍。

顾若离将方朝阳扶着躺了下来,她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见是女儿,便道:“我两日未睡累的慌,你自己去玩吧。”

“嗯。”顾若离应了一声,放了帘子轻手轻脚的出门去了。

李妈妈侯在门口,见顾若离出来,低声道:“郡主这两日累了,人都瘦了一圈。”

顾若离回头看了眼掩上的房门没有说话,李妈妈又道:“还有件事,我在外头候着的时候,听到那些官老爷说,今年的春闱要推迟到四月,等太上皇入葬以后再举办。”

推迟到四月吗?不过也符合情理,不管太上皇身份多复杂,可他毕竟曾是九五之尊,如此去了,总不能像普通人一样。

连停棺七十二日太后都争取到了,何况春闱呢,不过推迟两个月而已。

“我知道了。”顾若离回道,想到了杨清辉,李妈妈已经道,“此事八九不离十,肯定是定了。虽说早晚都会知道,可要不要现在去和表少爷说一声。”也算卖个人情。

“我去说吧,正好也有事找他。”顾若离就径直去了外院,杨清辉暂住的院子里很安静,顾若离一出现,守在门口的小厮就笑着道:“三小姐,我们少爷在房里,您稍等一下,我去请少爷出来。”

顾若离点头,站在院子里。

转眼,杨清辉已经开了门快步走了出来,看见她道:“你找我,可是出了什么事?”满眼的担忧。

“方才听李妈妈说,今年的春闱可能会推迟到四月。”顾若离说完,杨清辉就高兴起来,问道,“推迟到四月,那我又可以轻松几日了。”

顾若离失笑。

“药师大比的事我也去了,可真热闹。”杨清辉钦佩的看着她,“很周全,口碑也好,便是你的周围也街坊也得益了,你想的真周到。”

顾若离摇头:“谬赞了。我不过是为了名罢了,这样行事,又什么可赞的。”

“谁不为名,你当我春闱是为了衬托别人甘当绿叶?”杨清辉笑着道,“这世上谁又能无欲无求呢,你能不损人利己,秉持原则,就已经是很难得。”

顾若离汗颜,想起崔婧语:“我这几日都没有去看她,她怎么样了?”

“看上去很正常,气色也好了许多。除了那半个月的事只字不提外,并没有什么不同。”杨清辉说着一顿,又道,“不过,她以往都不喜欢做绣活的,现在反倒喜爱起来了,这算不算不寻常之处。”

这方面,顾若离也说不好,只能猜测着:“只要她不伤害自己伤害别人,等时间长一点或许就自愈了。”

杨清辉点头,又想起什么来:“那日我没看到霍小哥,他不在吗。”

霍繁篓啊,顾若离无奈的笑着道:“他走了好几天了,留了信给我,说两年再回来。”

杨清辉微楞,显然也没有想到霍繁篓会走。

他不禁想起前几次霍繁篓对顾若离的态度,真是没有想到他会离开,他若有所思道:“他……是为了给你报仇吗?”

报仇吗?因为没有能力,所以他选择了离开,挣一份能为她垫脚的前程吗?顾若离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她不希望霍繁篓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希望他能真正的谋到一份前程,将来风光无限的站在她面前,一脸的得意和骄傲。

而不是为了别人。

“在说什么?”忽然,身后崔延庭的声音传来,顾若离一怔回身去行礼,喊道,“伯爷!”

杨清辉也抱了抱拳。

“倓松。”崔延庭见他们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便道,“今日礼部出了公文,春闱延迟到四月初九,等太上皇入葬后,再举办。”

杨清辉应是,道:“那要多打扰伯爷几日了。”

“一家人,何必如此。”崔延庭又扫了眼站在一边显得很乖巧的顾若离,忽然凝眉问道,“娇娇,那日你和语儿说了什么,为何她那般激动?”

崔婧语果然没有说,顾若离抬头看着崔延庭,回道:“也没有说什么,我只顺势问了她那几日的事情,她便生了怒。”崔婧语没有说,她当然不会自己去承认。

崔延庭显然不相信,因为是崔婧语请她去的,时候崔婧语又那么生气……

他曾怀疑过,是顾若离找人绑架的,可按照崔婧语的性格,若是知道不会只是和顾若离吵一架这么简单。

所以他想不明白,可不管如何诱哄吓骂,崔婧语就是一口说她不知道。

这件事,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压下来,还有之前陷害顾若离的事情,马继只说让张峥来闹事,却并没有给毒药,更没有要人的命。

那这背后到底是谁在推动和策划这件事,会不会是一个人?

许多的谜团,崔延庭甚至觉得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独独瞒着他一人。

崔延庭不说话,顾若离也垂着眉眼,余光觑了他一眼,忽然一怔……他的腰间隐隐露出来一块玉佩,她觉得似乎有些眼熟……

“我还有事。”崔延庭转身,又扫了眼顾若离,“娇娇早些回去吧。”

他一走,那块玉佩便一闪而过,顾若离便再也看不到。

在哪里见过呢?

顾若离一时想不到。

“明天我去看表姐。”杨清辉低声道,“你可有什么话要和她说的。”

崔婧容吗,顾若离回道:“没什么,你告诉她等哪一日二婶不在家,我再偷偷去看她,让她继续忌口,千万不能半途而废。”

“知道了。”杨清辉点了头,顾若离就指了指外头,“那我出去了,医馆客人多,刘大夫他们忙不过来。”

杨清辉送她出了院子。

顾若离径直去了医馆,刚到门口,张丙中就迎了出来,一脸紧张的压着声音:“正要去请您,荣王妃娘娘来了。”

“荣王妃?”顾若离心头一跳,下意识的就问道,“谁陪她来的?”不会是梅世子妃吧?

张丙中回道:“是世子爷陪着来的,我请去后院喝茶了,坐了一刻钟不到。”

“我去看看。”顾若离暗暗松了口气,带着药箱去了后院,院中立着七八个华服的丫头婆子,马车就停在庭院里,豪气逼人的样子,顾若离走过去那些丫头都朝她看来。

她径直去了门口有人侯着的那间,就听到赵政轻声细语的道:“母妃,您躺着会儿,明儿还要去宫中,回头身子要受不住。”

“死了还要害人。”荣王妃不耐烦的道,“若非太后压着,何至于这么折腾我们,谁家中没有事,耗在那边。”

赵政无奈,摇头道:“不但太后,人既去了,圣上也要做足了样子,他忍了一年多,不会在乎这最后的七十二日。”

“算了。”荣王妃摆手,“我们还是回去说吧,隔墙有耳。”

赵政应是。

“娘娘。”荣王妃身边的丫头见到顾若离,便上前敲了门,“霍大夫回来了。”

门从里面打开,赵政瘦高的身影堵在了门口,穿着一件素白的革丝直裰,头发高束戴着歉红宝石的玉冠,鼻梁高挺微勾,唇角锋利如刀,一双眼睛看上去倒是很温和,长身玉立在门前……顾若离看着一怔,那一刹她还以为是赵勋。

只是,只要多看一眼便就能发现,他们兄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类型。

“你就是霍大夫?”赵政看着顾若离,声音和气,“求你问诊,可真是不容易。”

顾若离朝一边的丫鬟看去,丫鬟就解释道:“这是我们的世子爷。”

“世子爷好。”顾若离福了福,道,“实在抱歉,医馆人手太少,寻常不敢出诊,那日拒绝贵府后我心中也是惶惶,恐耽误王妃娘娘的病情,只是,规矩既然定了,便不敢随意改,还望王妃娘娘和世子爷见谅。”

“无妨。”赵勋颔首,打量着顾若离,道,“你既做了名医,便该有些风骨,如此一来倒显得你珍贵。我们能够理解,若不然今日也不会特意上门来。”

顾若离很惊讶,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赵政,见他面上挂着亲和的笑意,真的没有半分责怪和轻视的意思。

要是赵勋的话会怎么做?他们兄弟还真是不一样。

“多谢。”顾若离谢了,赵政让开了门,“请。”

顾若离进了门,就看到病床的床单一应被换了新的,上头躺着一位贵妇,一身水蓝素面宫装,未施粉黛,发髻上也只别了一朵素淡的珠花,容色清丽,明明应该有近四十的年岁了,可看上去不过二十七八的样子。

这位就是赵勋的母亲,荣王妃娘娘吗?

修长的眉,凤眼明媚,鼻梁高挺,唇瓣丰润,容貌端庄大气,气质亦是常年上位者的端肃和威严十足。

赵勋和赵政生的都不大像荣王妃……这么看来,就是像荣王?

只听说荣王问道念佛却吃肉喝酒还会逛窑子和妓子论风月,是个不折不扣的风流王爷,却一直不曾亲眼见过,如今倒生了几分好奇。

“王妃娘娘。”顾若离行了礼,荣王妃已经打量过她,和外传的一样,因为容貌丑陋而整日戴着帷帽,年纪确实很小,清清爽爽的身材,看上去不过十三岁的样子……

恐怕还要更小。

“免礼吧。”荣王妃道,“我这病也吃了许多药,问了许多大夫,都没有起色,你来瞧瞧,若是能治好,我定重重赏你。”

顾若离应是,在床边坐了下来号脉。

“如何?”赵政在一边,面露关切的问道,“可有辩证?”

顾若离收了手,看着荣王妃问道:“有些问题想要问王妃,只是这问题……”是女人的私密事。

“正卿,你先出去等娘一会儿。”荣王妃立刻明白了顾若离的意思,看和赵政,“我和霍大夫说几句话。”

赵政立刻明白,看了眼顾若离,她起身福了福,他退了出去带上门。

“冒昧问一句,娘娘葵水可还有?”顾若离回头望着荣王妃,荣王妃顿时面色微变,打量着顾若离,沉默了许久才道,“如今还在,只是断断续续,有时二三月才有,过年后便不曾来过了。”

“平日除了头晕外,可还有失眠,多梦,身体潮热,燥闷等症状?”顾若离觉得荣王妃是现代人常说的更年期综合症,绝经前后,她又受了较大的激怒,情绪不稳,并发了神经衰弱,可能还有低血压等情况。

才会致使她时常眩晕,吃药都无济于事。

“你说的这些,确实有。”荣王妃颔首,眉头微拧,问道,“你的意思是,我的身体是因为葵水将绝才至如此?”

顾若离基本可以肯定,便道:“是。”

“竟是这样,和别的大夫所辨确实不同。”荣王妃问道,“那你可有得用的方子,此病当如何治?”

顾若离顿了顿,回道:“不用吃药,您平日多吃果蔬,早睡早起,若能每日早晚走上一个时辰,保持心情愉悦轻松一些,这些症状便会渐渐消失。”

荣王妃不解。

“这算不得病。”顾若离见她信,就解释道,“是女子到了年龄后,身体的自然反应,吃药反而会伤害您的身体,不如顺其自然,自我调养为上。”

荣王妃将信将疑,沉声道:“那多久以后,这样的症状会消失?”

“不好说。”顾若离回道,“有的一两年便褪了,有的人则会有三五年甚至十来年,个人身体状况,不好一概而论。”

荣王妃没有说话,看着顾若离好一会儿,显然在思考她的辩证可靠程度。

她的目光很犀利,好像能看到人的心里去一般,顾若离很不自在,故作轻松的开始收拾药箱。

“好。”荣王妃从床上下来,她一站起来顾若离才发现她其实不高,但拢着眉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很难说话的样子,“你盛名在外,又不图利益,我便信你,按你说的法子回去自我调养。”

“多谢王妃娘娘信任。若您坚持,月余后您就能体会身体的变化和好转。”顾若离颔首回道,“饮食上也多忌大荤,以清淡为主,尽量维持心平气和,效果会更好。”

荣王妃嗯了一声,走到门边又回头看着顾若离。

顾若离会意,上前给她开了门,赵政就迎了过来,问道:“母妃,如何?”

“回去再说。”荣王妃摆手,又和身边的婢女道,“给霍大夫诊金。”

婢女应是,上前来递给顾若离一个沉甸甸的荷包。

“多谢。”顾若离大方收了,立在门口目送荣王妃上车,赵政待她上去,又回头看了一眼顾若离,才上了车。

待他们离开,顾若离拆开荷包,里面是十两一锭的银子,统共三块。

她笑笑,将荷包送去前堂给张丙中,刘大夫和方本超过来,问道:“荣王妃是何种病症,何以吃了那么多药都没有起色?”

没有起色,是因为时间未到,那些太医怎么可能去问王妃这么私密的问题,只会心知肚明的开些调养的药敷衍一番罢了。

顾若离将情况和他们说了,刘大夫愕然,尴尬的道:“……可见,有时候女子行医要比我们方便多了。”许多问题他们问不了,可顾若离可以,还有妇人病,他们看实在不合适,只有顾若离最方便了。

在妇人病上,女大夫确实要方便许多。

可这时代,对女人太过苛刻,所以,女子行医少之又少,凤毛麟角之下还依旧走的艰难。

刘大夫叹了口气,忽然一辆马车停在了门口,顾若离看着一怔,就看到杨清辉从车里下来。

“快走。”杨清辉脸一露,就朝顾若离飞快的打着手势,顾若离提着裙子,飞快的跑到后院去。

等看不到顾若离时,杨清辉才转身掀了帘子,扶着崔岩下了车。

是建安伯府的少爷和表少爷,张丙中立刻认了出来,凝眉站在中堂里。

“是你!”崔岩一下车,就看到张丙中站在柜台边,他立刻拧着眉回头去看杨清辉,“这里真的是合安堂?”

杨清辉扫了一眼中堂没有看到顾若离,不由暗暗松了口气,道:“是,这里就是合安堂。”

“二位。”张丙中装作不认识杨清辉的样子,迎了出来,“是看病呢,还是闹事啊。”后面一句话,他是觑着崔岩说的。

崔岩哼了一声。

“你们……认识?”杨清辉回头看着崔岩,“来过?”

崔岩摆手,不耐烦的道:“他就是和三妹妹一起的,还有那个姓霍的小子……”当时在他们赁的房子里,差点动手的。

他说完,目光往四周一扫,若有所思道:“难道三妹也在这里?”

“和你无关。”张丙中冷嗤一声,没好气的道,“要是看病就进来,不看病赶紧走,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崔岩并没有想到,张丙中会在这里做事。

所以,他看到张丙中联想到顾若离,再正常不过。

“她难道也在这里做事。”崔岩想到了什么,“难怪她每日都早出晚归。”顿时怒了起来,她再是外人,可也是从建安伯府出来的小姐,居然在外头抛头露面,成什么样子。

“果然是乡下来的野丫头,一点规矩都没有。”崔岩说着,就扶着小厮进了医馆,一把将张丙中推开,喊道,“顾若离呢,将她喊出来,我倒要问问她还要脸不要,居然在天天厮混在这里。”

张丙中脸都绿了,一把拦住要冲去后院的崔岩,道:“这里是医馆,不是你建安伯府,你若再横冲直撞,我就去报官,看到时候谁没有脸。”

“你算个什么东西。”崔岩去推张丙中,可他病了几个月,张丙中又有防备,根本撼动不了,他便怒着喊杨清辉,“表哥,你进去找,将那个不要脸的丫头揪出来,到时候看她还怎么狡辩。”

“茂燊。”杨清辉拉住他,“这是家事,回去看到三表妹你再问她也不迟,你今天是来看病的,你不要忘记了。”

崔岩怒道:“什么霍大夫,蛇鼠一窝,还不知怎么弄出虚名来。”话落,就朝外走,冷哼道,“我宁愿疼死,也不愿要他们这样的人看病。”

杨清辉愕然,看着崔岩气冲冲的出了门,上了马车。

张丙中气笑了,指着崔岩道:“活该病死。”

崔岩听着,唰的一下掀了帘子又放下来,喊道:“表哥走了,我们去找蔡大夫,他开的药也不是全然无用。”

杨清辉无奈,和张丙中笑笑跟着崔岩上了车。

晚上,顾若离回去,就看到崔岩阴冷着脸坐在如意门侧面的石墩上,她只当没有看见,打算直接进了如意门。

“你给我站住。”崔岩扶着小厮起来,看着她喝问道,“你是不是在合安堂里做事?”

顾若离回头看着他,问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崔岩道,“你在庆阳如何和我们没有关系,可到了建安伯府,就要守府里的规矩,否则就给我滚回庆阳去。”

顾若离也来了气,摘了帷帽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所以呢,兄长的病是如何来的?”

他的病,自然是在花街柳巷折腾回来的。

一个贵门公子,居然在那种地方得了病。

到底是谁不守规矩。

“住口。”崔岩抬手想要打她,顾若离往后一闪,淡淡的道,“想教训我,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资格。”话落,拂袖而走,崔岩指着她的背影,气的咳嗽起来,右眼像是被线拉着,不停的抽搐跳动。

“少爷。”他的常随琉璃扶着他,不安的道,“您身体不好,我扶您回去躺着吧。”

崔岩的后背弓下来,他站了这么一会儿,就好似无数根针扎着一样,疼的他大汗淋漓,琉璃就道,“您今天既然去了合安堂,就该请霍大夫看看,如今在京中她的名声最响,前几天她还进宫了呢。”

“不要和我提合安堂。”崔岩想到张丙中在里面,还有那个霍繁篓,他心里就膈应,可恨他什么都不能做,否则,非要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琉璃想说你疼的这么难受,何必和大夫置气,吃亏的还是你自己啊,可是这话他不敢说,只好叹了口气,道:“明儿小的去请颜公子来吧,他好久没有来了,正好陪您说说话。”

宜春侯世子颜显和崔岩是同窗好友,两人几乎无话不谈。

崔岩这才面色转好,嗯了一声。

顾若离也被气着了,崔岩这样的人,便是再来求她,她也不会给她治病。

死了才好。

她念了一阵,心里便好受一些,站在正院前面叹了口气。

“顾若离。”忽然,崔婧语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她惊了一跳回头去看,就看到崔婧文和崔婧语立在她身后不远处,她淡淡笑了笑,道,“二姐,四妹!”

“你还是很忙啊。”崔婧语道,“在忙什么,忙勾搭男人吗?”

顾若离眉头微拧,崔婧文就道:“四妹!”又道,“这话可不是你一个姑娘家说的,下次不要让我听到。”

崔婧语哼了一声,推开顾若离就进了正院。

“她最近都是这样。”崔婧文叹了口气道,“三妹你别和她计较,她有时和我说话也是这样。”

顾若离和她笑笑,和崔婧文往院子里走,三个人还没和李妈妈说来请安,秋香已经从暖阁里走了出来,面含笑容的道:“郡主有些累了,让二小姐,四小姐先回去,往后也不用来请安了,各自安好就行了。”

这不是方朝阳的原话,她的原话是,滚!

只是,秋香不敢这么说,润色了一下,可意思还是很明显。

“我还不稀罕了。”崔婧语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崔婧文凝着眉看了眼暖阁,福了福道:“请安是我们做子女该做的,既然母亲不想见我们,那往后我便在院子里请了安再回去。”她说着,朝着暖阁规规矩矩的行了礼,才转身出了院子。

顾若离无话可说,方朝阳一向的作风都如此。

她不喜欢谁,就不会委屈自己忍着应付着。

大家最好老死不要相见。

“三小姐,郡主请您进去。”秋香暗暗松了口气,脸色一改方才公事公办的样子,笑着和顾若离道,“李妈妈给您做了桂花糕,是去年酿的桂花蜜,可好吃了,奴婢方才偷偷尝了一块。”

扶着顾若离进了暖阁。

崔婧语回头不高兴的瞪着崔婧文:“说了不要来你就是不听,现在是自找晦气,她什么时候将我们放在眼里了。”

“她怎么做是她的事,可我们却不能不尽本分。”崔婧文低声说着,“往后你不准再这样。”

方朝阳可以不在乎名声,可她们不行,要是传出去她们不孝,往后还怎么说亲事。

本来就很难了!

“你先回去吧。”崔婧文道,“我去茂燊那边看看。”

崔婧文点头,正要说话,那边彩娟跑了过来,回道:“四小姐,琉璃刚才来说马公子来了,在外院呢,说请您去一趟。”

“她来做什么。”崔婧语一脸的厌恶,崔婧文就道,“他既有事找你,你便去看看,索性大哥也在,没什么关系。”

崔婧语不想去,她看到马继就觉得厌烦。

“表哥也在。”崔婧文低声道,“你不是最喜欢和表哥说话的吗?”纵然不合礼数,可若是崔婧语的精神状态能好点,她也不在乎了。

再说,自家兄妹,外人也不会知道。

“不去。”崔婧语摇着头,“表哥太古板了,我不想去。”话落,就带着彩娟走了。

崔婧文愕然。

自小崔婧语就喜欢黏着杨清辉,杨家回延州的那几年,也是她最惦记杨清辉的,怎么现在就变成古板了?

她想不明白。

“小姐。”连翘道,“四小姐她……似乎不一样了。”

崔婧文知道,可是却没有半点办法。

“去二婶那边。”崔婧文叹气,去了二夫人那边。

二夫人正在盯着崔甫写大字,他四岁就启蒙了,可现在写的字还是歪歪扭扭的跟苍蝇腿似的,一边写一边抱怨着:“我又不考状元,您让我练字有什么用。”

“胡说。”二夫人喝道,“将来你即便不进考场,也势必要求个官职的,到时候你写的字便就有许多人瞧见,这么难看,如何拿的出手。”

崔甫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我才不要做官,我要跟着爹爹走南闯北做生意,多有意思。”

二夫人正要训斥几句,看见崔婧文进了院子,便敲了敲了桌面,道:“今天的五十个大字必须写了,否则你晚上就不要吃饭。”

“娘!”崔甫想要反驳,可二夫人已经出了门,他丢了笔往椅子上一倒,唤着小厮道,“给我倒茶去。”

二夫人出了门,崔婧文上前行了礼,道:“二弟在练字吗?”

“没有耐心。”二夫人叹气,和崔婧文进了暖阁,丫头上了茶,她问道,“语儿好些了吗,没有再闹吧。”

崔婧文摇了摇,将情况说了一遍:“……别的都说,唯独一问到是谁绑的她,就一概不提,还会和我争起来。”

“这孩子,也不知怎么了。”二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她没事也是万幸了。”

崔婧文喝了口茶,点头道:“是啊,人没事就是最大的万幸了。”话落,又想到什么似的,道,“马公子来了,正在外院跟茂燊说话,估摸着一会儿要来给您请安。”

“他惦记着茂燊呢,也是个有心的。”说起自家侄儿,二夫人便多了一份笑意,崔婧文点头,“是,他还找四妹妹说话,只是两人也不知闹了什么别扭,那丫头就是不肯去。”

二夫人眉梢微挑,想到崔婧文生病那日,她求她做媒的事情。

将崔婧语说给马继。

“过几天就好了。”二夫人含笑道,“春闱推迟了,倓松这几日在做什么?”

崔婧文目光动了动,回道:“许是在看书吧,今儿还陪着茂燊去了合安堂,只是那位霍大夫不在,便又返了回来。”

“听说为人很清高。”二夫人道,“如今京中都推崇她,许多家说是想请她出诊,只是她连荣王府都拒绝了,便作了罢。”

崔婧文想到崔岩的病,又想到崔婧语的事,心里就再轻松不起来:“有些本事的人,都有些风骨,何况她又是女子,出入别人内宅总是不便,她拒绝也在常理之中。”

二夫人点头。

“请道士做法的事。”二夫人听崔婧文提过,又道,“等太上皇的孝期过了再说,免得传出去惹上麻烦。”

崔婧文也是这样的考虑,才没有请道士上来。

顾若离吃着桂花糕,方朝阳在一边看着书,她脱了鞋盘腿坐在炕上,想着医局的事情……

药师大比的效果很明显,如今各家但凡有事都会直接来找她。

这样的活动或者事情,她只要再办一次,医局就不会再有蔡正什么事了。

而戴韦近日都不会再有心思管医局的事,听说圣上要赏赐他宅子。

虽高升不了,可却是恩宠万千。

蔡正得不到他的支持和帮助,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想不想跟我进宫去。”方朝阳放了书看着她,“你不是惦记着太上皇吗,去给他上柱香?”

顾若离一愣,忙摆着手道:“不去了,我的身份不方便。”

“你还有忌讳的事?”方朝阳浅笑,道,“我看你分明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顾若离没话说,低头吃着桂花糕。

天气一天一天暖和起来,二月中旬的时候,周鸿霖的药材送来,顾若离查看过确实不错,便签了协议,定了每隔三个月送一次药。

转眼便到了四月,雪盏笑着拿了一件芙蓉色素面短褂在顾若离身上比划,笑着道:“小姐,这衣裳穿不了了。”

“小了?”顾若离接过来看了看,这是去年中秋节左右霍繁篓给她买的,才半年而已,她就穿不下了。

雪盏掩面笑了起来,拿一件红色绣蝶戏莲图案的水粉肚兜出来,红着脸道:“天气暖和了,这衣服您还是穿里面吧。”

顾若离忍不住低头去看,胸前从原来的瘦削平坦,变的有些鼓囊了,她笑了起来接了肚兜过来,笑着道:“知道了。”

她的身体在渐渐长大,由孩子逐渐向少女蜕变。

悄然的,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她换好衣服去了正院,方朝阳一眼便看出她的不同来,招招手:“让娘看看。”

本来没什么,可被她这么一说顾若离也面颊微红,摆手道:“没什么可看的,和昨天还不是一样。”

“害羞了。”方朝阳捏了捏顾若离的脸,“得亏脸看不出来,不然可不就红了。”

顾若离无语,自己倒茶,李妈妈在一边笑着道:“郡主别逗三小姐了,她面皮薄。”

“知道了,知道了。”方朝阳说着,放了茶盅,目光明亮的看着她,道,“不过有件事你约莫是爱听的。”

顾若离一怔看着她,就听方朝阳含笑道:“赵远山的灵柩已经下船到通州了,这两日就会到京中了。”

手中的茶盅一抖,杯中的茶撒了出来,顾若离心头顿时紧张起来:“到通州了?”

“你可以上街去看看,圣上让顺天府钟鞍去城外迎,荣王府约莫也有人去,还是很热闹的。”方朝阳说的兴致勃勃,仿佛赵勋的死对于她来说,是件多么稀松寻常甚至还带着笑点的事情,“他和太上皇还真是有默契。”

让人出去迎,而非直接进城,是打算还要再检查一遍?

顾若离抿着唇没有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