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绝望/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放了脚凳,方朝阳从车里下来,昂着头目光一扫,就看到四周正探头探脑打量她的婆子小厮们,纷纷缩了视线。

她冷笑,看着下来的顾若离,道:“以前不觉得,现在怎么瞧着,哪儿都这么刺眼。”

“您这是又打算和离了?”顾若离扶着她的手臂,奇怪的看着她道,“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嫁给她?”

方朝阳挑眉看着她,回道:“当时我高兴,现在我不高兴了!”

多简单的理由,她当时高兴了,就嫁了,现在不高兴了,就和离了!

不需要任何理由,方朝阳做事从来都是随心随性。

“知道了。”顾若离无奈的点着头,“您这是给我做榜样呢。”话落,自己也笑了起来。

方朝阳瞪眼,捏着她的脸,道:“学我你也要有资本,别画虎不成反类犬,丢人现眼了啊。”

顾若离没说话,母女两人过了垂花门。

早已经有婆子跑去内院通风报信。

两人路过那篇菊花地儿,这会儿只是透着青,光秃秃的杆儿实在是难看不已,可再往前走,那片露着花苞的牡丹,却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样子。

生机勃勃。

“郡主。”李妈妈犹豫的道,“要不然,您和三小姐在外院坐会儿,奴婢进去收拾就好了。”

她不想看到方朝阳被崔家的人奚落。

“不用。”方朝阳道,“就凭她们还气不着我。”

她话落,就看到迎面,二夫人和三夫人以及崔延孝崔延庭,甚至于崔甫和崔岩姐弟三人都赶了过来,惊讶的看着她们母女二人。

“来的还真齐。”方朝阳扬眉,手被顾若离牵着,往前走。

院子里静悄悄的,大家都惊愕的看着她们。

过了许久,就听到崔甫高声尖叫道:“旁边那个是谁?”又道,“不会是那个丑女吧?!”

仿佛有根线,在他的这一声叫声中,忽然被扯断了。

哗啦一声,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都响了起来。

“怎么可能!”崔甫惊愕的指着顾若离,“四姐,四姐你快看啊,那个丑女不但没死,还变漂亮了。”比崔婧语还要漂亮许多。

崔婧语一把拍开他的手,喝道:“咋咋呼呼做什么,我没有眼见看啊。”手却忍不住抖了起来。

这是顾若离?那个容貌丑陋的顾若离吗。

不可能,不可能啊!

崔婧语摇着头,眼睛瞪着宛若铜铃似的,提着裙子就朝顾若离跑了过来,盯着她的脸一眨不眨的看着:“你是谁?你不是顾若离是不是?”

“四妹。”顾若离微微颔首,淡淡回道,“一日不见,便就不认识了?”

脸不同,但是声音却没有变。

崔婧语蹬蹬倒退了几步,手往后伸着想要去扶着什么:“二姐,二姐……我眼睛花了是不是。你快告诉我。”这么长时间以来,她最得意最舒心的,就是她比顾若离美,而且美的不止一点半分。

可是,只是一夜而已,怎么就不一样了呢。

原来的丑女摇身一变,不但漂亮,而且还是难得一见的姿容,甚至比她还要胜过几分。

怎么可能。

“四妹。”崔婧文凝眉过来,扶住了崔婧语,视线也落在顾若离的脸上,声音暗哑的问道,“三妹脸上的疤,是假的?”若不是假的,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眼前的景象。

“一路来京多有不便,所以才出此下策。”顾若离回道。

崔婧文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方朝阳,心里就像是被压了一块巨石,闷闷的喘不过来气。

顾若离才十三而已,满身的青涩,可就算这样,她站在艳丽张扬的方朝阳身边,也丝毫没有失色,可以想象,再等两年等她成人,她的容貌会是什么样子。

就在前几天,她还在想这京中还不曾有人能和方朝阳比肩,她虽羡慕,可辈分不同她却不会嫉妒,更何况,她们姐妹的容貌也不差,比不上方朝阳,可胜在年轻青春。

但是现在……

她紧紧攥着拳头,强忍自己的情绪,她们太蠢被假象懵逼还沾沾自喜,还得意的想着幸好她不美。

如今,连这最后一点也破灭了。

她看着面前俏生生,精致的如同瓷器娃娃一般的少女,头嗡嗡的响,拉着崔婧语道:“走吧。”

再不走,不用说崔婧语便是她也会失态。

可崔婧语哪里会走,她指着顾若离和方朝阳道:“你……你们快走,这个家不欢迎你们,快滚。”

她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

“你不是郡主了,你没有这个身份,还凭什么嫁给我父亲,滚,滚啊!”崔婧语跳着脚,目眦尽裂,她不想往后一直看着这张脸,便是什么都不说,她也受不了。

方朝阳抱着手臂看着她,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多说几句,说了你就能嫁个好人家了呢。”

她还是主母,继女不孝,传出去的名声可就不好听了。

“方朝阳!”崔婧语大怒,眼泪簌簌的落,又笑了起来,“没关系啊,我怎么着也是建安伯府的嫡女,可你们呢,一个破鞋外加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儿,走出去满京城的人都会笑话你们。”又盯着顾若离,“以为好看了就万事大吉了?你没有建安伯府护着,出了这道门,就得去卖,要不然你们活不下去啊。”

幸好,幸好,方朝阳就要倒霉了,她们再也猖狂不起来了。

顾若离皱眉,眯了眯眼睛抬起手来,可不等她打出去,就已经听到了啪的一声脆响。

“脏了我的手。”方朝阳拿帕子擦了手,又丢在脚边,崔婧语捂着脸往前走了几步一副要拼命的架势,崔婧文拉着她,“四妹,不要胡闹!”

崔婧语正要说话,方朝阳摆了摆手:“快滚,你这幅样子瞧着我就恶心。”话落,目光一一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二夫人身上,抱臂道道,“有什么仇什么怨今天就都结了吧,省的你们留到棺材里去,脏了那块地。”

二夫人一直未曾说话,她虚眯着眼睛打量着顾若离,没有想到这丫头的心机这么深,这么长时间她们都没有察觉她以前的脸是假的。

“娇娇生的可真是好。”二夫人笑盈盈的走过来,打量着顾若离,“真是可惜了,小姐的模样丫鬟的命。不过,要是你们愿意留下来,倒也无妨,府里头正要打发一些丫头,你们正好顶了这个缺。”

“你将雪盏和秋香她们打发了?”顾若离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难怪她进来时那两个丫头没有出来,她早该想到,这一天一夜,二夫人绝不会看着她们在眼前晃悠添堵。

“家里的奴才,想打发就打发了,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二夫人扫了眼顾若离,冷笑着道,“顾家的姑娘……怎么着,圣上也没有可怜你几分,而赏你几锭银子?”

“你最好想着雪盏她们没事。”顾若离冷声道,“否则,这个仇我势必要讨回来。”

她本来没觉得怎么样,大家相处不好,她们离开就是,本来就是不一家人,何必勉强住在一起,看着心里烦。

几个丫头她肯定是要带走的,就算她没有资格,但方朝阳有。

“又如何。”二夫人冷笑,拍了拍崔婧语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伯爷这会儿约莫也快回来了,这休书写起来也不费事,你们趁着空档快去收拾收拾。哦,对了……一会儿守门的婆子是要查一查的,别将不是自己的东西带走才是。”

顾若离看着二夫人的样子,这才明白过来,方朝阳为什么宁愿和没有主见,墙头草一样的三夫人说话,也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这样得势的小人嘴脸,确实可恨。

“说完了?”方朝阳摆手,“那我便等着你们一飞冲天了。”话落,扶着李妈妈,昂首挺胸的往正院去。

二夫人冷笑看着她。

“哥。”崔甫推了推崔岩,“这个丑女怎么变漂亮的,我怎么没听明白?”

崔岩靠着,目光落在顾若离脸上,眼神复杂难辨。

过了好一刻,他才咬牙切齿的道:“她从来都没将这里当做自己的家,所以就不可能让你看她的真面目。”又道,“虚伪!”

崔甫这才明白过来,点着头道:“虽然讨厌,不过长的可比四姐姐还要好看呢。”

“闭嘴。”崔岩轻喝。

顾若离随着方朝阳往正院去,等走到门口母女两人脸色都变了一变,就看到院子里一片狼藉,她们母女的衣衫箱笼甚至于鞋袜都乱糟糟的丢在了院子,上头还有人踩的脚印……

顾若离能想象的到当时这里是什么样的情景。

她回头看向众人,怒道:“谁丢出来的?”

“我!”崔婧语道,“脏东西不丢,还想赖在这里不成。”

顾若离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

“伯爷回来了。”忽然有人喊了一声,众人都回头去看,就看到穿着一身朱红色锦袍的崔延庭带着常随意气风发的走了过来,崔婧语提着裙子跑了过去,“爹爹!”

“嗯。”崔延庭含笑道,“怎么了,眼睛红红的。”

崔婧语就指着方朝阳和顾若离道:“爹,您答应过我的,说不让她们再进这个门的,你看,她们居然又回来了。”

崔延庭闻言,视线往那边一转,就看到方朝阳母女长在门口,他随即一愣,看向顾若离,眼中亮了亮。

这丫头的脸还真是像方朝阳,可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别急。”崔延庭看着方朝阳,含笑和崔婧语道,“圣旨已经在路上了,稍后就到。”

院子里的人顿时松了口气,崔婧语更是笑了起来:“我就说,当时先帝登基,她这第一个俯首称臣的人,圣上怎么会轻易放过她。”

当时,太上皇被额森抓去,是方朝阳第一个拥护圣上登基的。

这件事不是秘密,所有人都知道。

正是因为如此,方朝阳才会越发的嚣张,要不然她一个外姓的郡主,凭什么这么张狂。

崔延庭笑了笑,看向崔延孝,道:“二弟,今日得信,岭南先生要回京中来,算算日子年底前应该能到,你筹划一下。”

“好。”崔延孝点着笑道,“我好好想想怎么招待才不至于失了礼数。”

崔延庭颔首,又皱眉看着方朝阳,道:“愣在这里做什么,我便是多看你一眼,亦觉得恶心。”

“彼此彼此啊。”方朝阳抱臂,用下巴尖看着他,“你崔玉林也算是能耐人,嘴脸能千变万化,可真是不简单。”

崔延庭哼了一声,道:“人身在处境中说话,不是所有人都有你方朝阳这般好命。不过,好命也不是延续一辈子的,往后你好自为之吧。”他本来是打算留方朝阳在家中日夜羞辱的,可是一家子人不愿意,他便作罢。

休了也罢,至少眼前清净一点了。

“多谢提醒。”方朝阳看着李妈妈,道,“去收拾一下吧,旁的也不用,将我嫁妆点算出来送走。”

李妈妈看了眼崔延庭,暗暗啐了一口,撸着袖子就去后院,刚到二夫人身边的菊容就拦住了她,似笑非笑道:“妈妈想库房的门可以,得去二夫人那边拿了对牌,这门不是你想进就能进,东西你想拿就拿的。”

李妈妈大怒,喝道:“这是郡主的库房,何时要别人同意,你给我滚开。”

“郡主?”菊容拦在门口,居高临下的看着李妈妈,“你说笑呢吧,我们家可没有什么郡主娘娘,那么高贵,我们可高攀不起。”

李妈妈气的直抖,抬手就要打菊容,可对方一手拦下,猛的一下将李妈妈推倒在地,又啐了一口,道:“呸,你个老货,还以为自己是正房太太身边的婆子?你也算个东西?”她指了一圈院子里的婆子,“你问问她们,哪一个不想上来抽你几个耳光。不要脸的老货。”

李妈妈抬眼看去,院子里的婆子纷纷低着头不敢吭声,更不敢过来。

“老货。”菊容踢了李妈妈一脚,“想要拿嫁妆可以,去二夫人那边求对牌去,要不然,让沐恩侯过来要啊,娘家的兄长出面,多理直气壮。”

方朝阳早就不回沐恩侯府了,所以,菊容这话不过是挤兑罢了。

李妈妈气的胸口翻腾,口中腥苦。

顾若离带来的冲击在身份和地位的转变之下,崔婧语觉得舒服了很多,她挽着崔婧文的手,笑道:“姐姐,我早看那一簇簇的牡丹不顺眼了,一会儿就让人去铲了,红艳艳的,要多俗气有多俗气。”

崔婧文皱眉,心里却有些不安,她打量着顾若离,总觉得忽略了什么。

她藏着脸,不露声色,且来京中这么久她几乎都在外面走动,只字未提过顾氏的事……这不大像她的行事作风。

满门被灭,她不可能事不关己的自己过日子啊。

可是,是哪里忽略了呢?

她想不到。

崔婧语得不到崔婧文的答复,便就和二夫人笑盈盈的聊了起来……

那边,崔延福拉了拉三夫人的手,低声道:“这事和你无关,你不要强出头。”

“我知道。”三夫人知道就算她出头也毫无用处,“但是他们的嘴脸实在太恶心了,我看不下去。”话落,拂袖道,“回去吧。”

崔延福颔首,夫妻两人转身要走。

就在这时,崔安领着一行人沿着小径穿过牡丹花圃朝这边匆匆而来:“伯爷,郡主,宫中的圣旨来了。”

众人一听,顿时露出会意的笑容来。

“呵!”崔婧语道,“来的可真快啊。”可见圣上是有多恨方朝阳。

方朝阳握住了顾若离的手,在她耳边低声道:“若是他执意杀我,你便领着我的嫁妆过逍遥日子去,不过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把我烧干净才准走。还有,不许和你爹葬在一起!”

顾若离回头看她,忍不住笑了起来,抬手学着方朝阳的样子,捏了捏她的脸:“知道了,肯定撒了,您已经说了好几次了。”

“没大没小。”方朝阳嗔笑,拍开她的手,眼角却有些湿润,她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后悔过,无论她是执意下嫁顾清源,还是义无反顾的和离,甚至于她再嫁崔延庭,她也不后悔……

是自己做的事,她当时就高兴了,没什么可后悔的。

可是此时此刻,看着顾若离,她隐隐生了一丝后悔。

这个丫头,才刚刚对她收起利爪和防备,对她展露出善意和维护,她却不得不就此终了……

她错失了她的幼年,却想留着她此刻的青涩,想要看着她慢慢长大。

她那么懂事,乖巧,还学了一身的本事,这样一个小小的人儿,站在她的面前,护着她,用她的力量和温暖,让她安心。

第一次,她生了后悔,当初她是不是应该再犹豫一下,不为别人,只为她?!

方朝阳眼角湿润,摸了摸顾若离的脸,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声。

“金公公。”崔延庭迎了过去,抱了抱拳,“怎敢劳您大驾亲自来颁圣旨,随便指个人来就成了。”

苏召和金福顺陪着圣上起起落落,现在大局未稳,等稳定后,金福顺一个秉笔太监的职位是妥妥的跑不掉的,往后,后宫就是他们师徒说了算了。

所以,他们是红人。

“伯爷!”金福顺抱拳,“此事重大,圣上特意让杂家来的,交给别人也不放心哪。”

崔延庭回头撇了眼方朝阳,含笑应道:“是,也只有金公公办事,圣上才能全然放心了。”

金福顺向来不是低调的人,闻言就挑了挑眉。

“这人是不是来的少了点。”崔婧语打量着金福顺的身后,来抓人还是就地正法了,总的有人才行啊,就来了这么几个內侍哪行啊。

崔婧语话落,金福顺就道:“不急,就在后头呢。”话落,众人就看到一行內侍和羽林卫鱼贯穿过垂花门朝这边而来,但并不是崔婧语想的,个个凶神恶煞,而是所有人都神色轻松,且手中都捧着东西,搭着红绸,虽看不到,但肯定是赏赐的东西啊。

难道是赏赐父亲的?崔婧语眼睛一亮,有些迫不及待的了。

“都齐了。”金福顺抖了抖手中的明黄的卷轴,亮了嗓门,道,“顾氏三女若离,接旨!”

崔家的人一愣,怎么不是方朝阳接旨,反而是顾若离接旨了?

可不等她们想清楚,金福顺已经开始念了。

“顾氏一门,悬壶济世,仁心仁术,效力于朝廷照拂于百姓,深得民心。却因人心难测遭奸人所害,满门忠烈。此事朕甚感惭愧和心痛,却苦于无法表付疼惜之心,只能力所能及给予封赏以慰顾氏一门在天之灵。”

崔延庭眉头微微蹙了起来,顾家的事他是知道的,只是,这个时候读提这个是什么意思?

二夫人亦是满脸狐疑,不明白圣上的用意。

难道是先安抚方朝阳?

“自今日起,追封顾氏解庆为恩德侯,赐庆阳为封地,享世代恩荫,长子顾清沾为世子,受后人香火供奉。”金福顺说着,朝顾若离看去。

顾若离早已泣不成声。

祖父,您听到了吗。我知道您不在乎这些名利,可是现在这个不一样啊……它为顾家的死正名了,它让顾家的死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价值……若是要让我选,我当然愿意你们皆在这世上,哪怕穷困潦倒,也不愿要这虚无的封号。

可是我没有这个能力,我能做到的,就只能这样了。

您听到了吗,圣上复辟了,他给您做主了,往后整个庆阳都是您的封地,往后百年,庆阳顾氏都不会消失,只会越来越昌盛。

祖父,父亲……大伯,伯母……大姐,二姐……

你们听到了吗。

顾若离捂着脸,压抑着哭声,后背轻颤着。

“哭什么。”方朝阳回头将她抱在怀里,“人都死了,封了有什么用,也值得你哭成这样。”可这样说着,她看着顾若离的样子,眼角也是微红。

顾若离趴在她的怀中,哽咽的道:“娘,我是高兴,至少在世人眼中,他们的死还有那一点点的价值。百年后,还有人记得庆阳顾氏,还有人知道,曾经有位名医,他姓顾,名解庆!”

方朝阳轻轻拍着哄着,道:“是,你高兴就好。”

崔家人的面面相觑,崔婧语低声问道:“爹爹,为什么封顾氏?”不是应该封他们吗?

“闭嘴。”崔延庭烦躁的低喝一声,抬头看着金福顺,他知道圣旨后面还有别的没有读。

“霍大夫!”金福顺想说什么,顿了顿,还是拿了方帕子递过去,“快别哭了,仔细伤着眼睛,一会儿圣上可就要怪我没有照顾好你了。”

顾若离接了帕子,点了点头:“耽误你功夫了,我没事!”低头擦了眼泪。

她太失态了,顾若离深吸了口气,稳住了心绪。

“没出息。”方朝阳点了点她的额头,抢了帕子过来给她擦脸,“哭的丑死了。”

顾若离嗯了一声,任由她擦好了脸,这才抬头看着金福顺,点了点头。

“顾氏三女若离,医术修为高深,先救治延州大头瘟疫,后又治了朕的重病,若没有她恐朕早已登极乐。”金福顺一顿又道,“此恩此情,朕铭感五内,无以为报,今敕封顾氏若离为静安县主,封合水为封地,享百世供奉,京中医馆合安堂,特赐名为顾氏合安堂药局,钦此!”

药局,都是朝廷设在民间的衙署,但此刻,合安堂在前,药局在后,圣上这是以朝廷的名义对合安堂的肯定。

“霍大夫,恭喜恭喜!”金福顺一时改不了口,“不对,是静安县主,往后便是喊大夫也得喊顾大夫才对。”

顾若离含笑道:“金公公随便称呼,只要顺口,名字不过是一个符号罢了。”

“成。霍大夫,快来接旨吧。”又指着身后一溜排的內侍,“这些都是皇后娘娘赏赐给你的。还特意交待杂家,等过几日接你去宫中小住几日。”

顾若离起身,走过去双手接了旨,叩谢道:“臣女叩谢圣恩。”

金福顺扶她起来,哈哈笑道:“静安县主,可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那养身的方子……”

“今晚就写。”顾若离笑着道,“改日去宫中便双手奉上。”

“好叻,那杂家可就等着了。”金福顺笑的眉飞色舞,又回头指挥着內侍,“把东西给县主送进去。”

李妈妈楞了好半天,直到金福顺说把东西送进去才幡然醒过来:“哦,奴婢引路,各位公公这边请……”她跌跌撞撞,像是在做梦一样。

金福顺和顾若离说着宫里的事。

方朝阳已经站了起来,抱着手臂看着自己女儿的背影,嘴角越翘越高……

圣旨里半句没提她,就表示圣上这是放她一马了。

她虽然不在乎,可却觉得骄傲,这都是因为她的女儿,若非顾若离,圣上怎么可能还留着她!

她凭着一己之力,给顾氏报仇正名,又给自己得了一个县主的封赏,还保了她的性命。

看来,她还是小看这个女儿了。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方朝阳轻笑,眉梢高高的扬着,一扫方才的阴沉,傲然的扫了一眼崔家人。

崔家的人还跪着,崔延庭呆呆的,脑子里不停重复着圣旨里的话,咀嚼着,半天却怎么也吞不下去。

什么顾氏三女医术高深,什么霍大夫,什么救了圣上,什么县主?!

到底怎么回事。

他想不明白,脸上宛若打翻了颜料瓶,五颜六色精彩纷呈。

“什么县主。”崔婧语惊叫一声,大声质问道,“什么县主,为什么要封她做县主?”

她的声音又高又突兀,金福顺也是一愣,瞬间就看出来她的意思,便嘴角一勾挥了拂尘道:“崔小姐,不封霍大夫难道要封你,你和杂家说说,你都立了什么功?”

崔婧语愕然,被他的话吸引了注意力,张大了嘴巴,摇着头道指着顾若离道:“你喊她什么,霍大夫?”

“嗯。”金福顺道,“霍大夫就是静安县主,难道你不知道啊,啧啧……可见一家子姐妹,也有眼红气不顺的啊。”

金福顺的意思,大名鼎鼎的霍大夫就是顾若离,而顾若离治好了圣上的病,所以才封了县主……怎么会这样,不是要打杀的吗,不是要关进天牢的吗,为什么突然反了过来,崔婧语手抖着,指着顾若离,:“你……”随即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她倒了,却没有一个人想起来去扶她,大家都没有从方才的事情中消化过来。

二夫人呢喃,重复着道:“这么说,太上皇的病是霍大夫治好的,而霍大夫就是顾若离?”她说着,不敢置信,又去看崔延孝,“二爷,我没有听错吧。”

崔延孝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闻言沉沉的点了点头。

二夫人一下子抓着他的手臂,身体晃了晃才没有让自己出丑,她好久才稳住了情绪,木然的抬头去看方朝阳……她不但没有被薅了郡主的封号,居然女儿还封了县主,不但如此,她还对圣上有救命之恩。

怎么会这样。

她隐忍了三年,百般辛苦,终于等到了这样的一个机会,能将方朝阳踩在脚底,看着她匍匐求饶命丧黄泉,她想要仰天长笑啊,她终于扬眉吐气了……可是这口气现在却吐不出来了。

被压在了胸口。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她不服,凭什么。

二夫人紧紧的盯着方朝阳,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方朝阳亦看着她,眉梢一挑,微微笑着走了过来,拍了拍二夫人的肩膀,道:“有的人命贱,这一辈子都是贱的,比如你!”

“方朝阳!”二夫人大喝一声,方朝阳抬手就给她一巴掌,冷笑道,“三年前我就和说过,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人,或许有但绝对不是你,因为……你不配!”

二夫人瞪大了眼睛,捂着脸眼眸猩红的看着她,崔延孝也蹭的一下站起来,怒道:“方朝阳,你不要太过分了。”

“你才知道我过分?”方朝阳挑眉,冷笑道,“我还有更过分的,要不要看一看。”

崔延孝握着拳头,忍的很辛苦。

“你得意什么。”二夫人冷笑着看着她,“保住了郡主之位又如何,没有你的女儿,你现在还有资格和我说话,早不知死了多少回了。你难道不觉得羞耻吗。”

她知道方朝阳一向清高骄傲,让别人护着她,就算是太后来了,她也不会高兴。

“我有什么可耻的。”方朝阳就跟看笑话一般看着她,嗤笑道:“女儿是我生的,她有本事也是我女儿。要不你你也生一个看看!”话落,拂袖转身。

二夫人一口血从心口蹿了上来,盯着崔延庭喊道:“大哥,你聋了吗。”

崔延庭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婉儿。”崔延孝握着二夫人的手,柔声道,“你别和这种人置气,我们回去。”

二夫人猛然推开他,跌跌撞撞的爬起来:“你别碰我。都是疯子,你们都疯子!”她撺掇兄长拼了全族人的性命去为圣上效力,到头来,却不及一个小丫头来的重要。

“她犯了那么大的错,居然就这么轻易饶了,还县主,还霍大夫……”

她站不稳,就如喝了三斤白酒一般,摇摇晃晃的碎碎念着。

崔延孝和一脸懵懂的崔甫扶着她

崔婧文攥着拳头,垂着头慢慢站起来,又喊彩娟将崔婧语扶起来,她走到顾若离面前,含笑着,淡淡的道:“恭喜三妹妹封了县主,往后家中可更是热闹了,便是我们姐妹面上也有光。”

顾若离心头惊讶,没有想到崔婧文会上来说这番话,便是二夫人也是失了态,而她却还能神情自如……

“多谢二姐。”顾若离暗暗惊叹,她若非真的纯朴单纯,便就是心思深的让人难以估测。

崔婧文笑笑:“四妹有些不适,我先让人送她回去休息。”她说着,和金福顺点了点头,带着崔婧语往自己院子里,路过崔岩时,她低声道,“茂燊,你身体不好快起来。”

崔岩正一眨不眨的盯着顾若离,那日在合安堂的一幕幕涌上了心头。

没想到,她就是霍大夫!

她居然就是霍大夫,怎么会……

难怪她天天在外面,难怪霍繁篓和张丙中都在合安堂,原来她就是霍大夫。崔岩看着顾若离,满面复杂。

“杂家还要回去复命。”金福顺扫了一眼崔延庭,和顾若离道,“宫中好多事,都脱不开身,瞧我这两天可是瘦了不少吧。”

顾若离点头,道:“等你歇了我开方子你补一补,定能将瘦了的再补回来。”

“有劳县主了。”金福顺抱拳,“告辞,告辞!”话落,又和崔延庭略抱了抱拳,“伯爷,告辞!”话落,带着內侍慢慢往外走,崔延庭这才反应过来,神色复杂的看了眼顾若离,跟着走着道,“金公公,我们送你。”

崔延庭看了眼崔岩,崔岩才脚步不稳的爬起来,跟着去送金福顺。

顾若离回头,三夫人和崔延福,见她看过来三夫人高兴的道:“娇娇,你的脸……还有你怎么是霍大夫了。”

“三婶。”顾若离回道,“当初顾家出事时,我不敢暴露,只得隐姓埋名,所以才有霍大夫的称呼。”

三夫人其实不关心她是怎么是霍大夫,重要的是她是霍大夫,那个名动京城的霍大夫。

如今更是静安县主了。

她们母女不但没有倒,而且还多了一个县主,她高兴的只差手舞足蹈,担心了两夜,寝食不安后,居然等到这样的结果。

实在太惊喜了。

“阿弥陀佛。”三夫人满口念着菩萨,又看着顾若离,又激动的和方朝阳道,“你们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她是庶女出身,虽娘家的势力不小,且还有个嫡姐是荣王妃。

可是那些都和她一个庶女没有关系,她靠的只有自己,没有人会将她放在眼里帮她一把。

所以,方朝阳来了以后她就高兴起来,这个人性子直没有勾心斗角,她高兴不高兴都挂在脸上,一眼明了,真的是让她太高兴了。

这几年,她没有走错路,更没有吃亏,如今更是赚大了。

“我……我去吩咐厨房给你们做饭。”三夫人手脚都没有地方放,“我们娇娇这么好看,又是县主了,以后咱们家的门槛都要被人踏平了。”

方朝阳看着顾若离的脸挑了挑眉,眼底露出骄傲之色。

“三爷,我们去厨房,我今儿要亲自下厨。”三夫人说着,拉着崔延福就走了。

顾若离失笑,她才说了一句,三夫人就自说自话的,不等她再开口人就一阵风似的跑走了。

“刚才回来在车上是一句没有说。”方朝阳挑眸看着她,捏着她的脸:“什么事都瞒着我,开心是不是?”

顾若离抿唇笑着。

院后,李妈妈将菊容堵在了小门,菊容惊恐的看着她,道:“你……你想干什么。”

“小蹄子!”李妈妈抬手就是一巴掌,道,“奶都没断,也敢在我面前横,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话落,又扇了两个耳光。

菊容骇的跪在地上,郡主还是郡主,不但如此还多了一个县主……她得罪了李妈妈,一会儿就算他们将她卖了,也不奇怪。

“妈妈我错了,求妈妈饶命。”菊容抱着李妈妈的腿,“我年纪小不懂事,求妈妈饶了奴婢这回。”

李妈妈啐了一口,指着她的脸就道:“想要见风使舵,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命,蠢货!”话落,一脚将她踢开。

菊容连滚带爬的起来,逃也似的出了院子。

顾若离和方朝阳站在院子里,后者直皱眉,喊道:“马玉婉!”

正由崔延孝扶着往家去的二夫人猛然停下来,就听到方朝阳在她身后不远处道:“给你半个时辰,将我院子里的丫头亲自送回来,若是少了一个,你就来我院中顶了。”

二夫人浑身一怔,一家人气的直挺挺的站在那边。

纵然再不服,可他们现在也不敢拿她们怎么样,圣上头一个封顾若离,就可见她在圣上心中的地位。

当朝的红人,他们没有这个能力去斗。

二夫人颤抖着,回道:“是!”方朝阳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我马玉婉枉为人。

“还有。”方朝阳睨着她的背影,丝毫没有半分得饶人处且饶人的自觉:“顺便去告诉崔婧语,让她给我滚过来收拾好,否则就给自己绞了头发做姑子去。”

她是她母亲,不高兴了还真就能将她送庙里去。

“走!”二夫人加快了步子,一刻钟都不想在这里待着,逃也似的走了。

“李妈妈。”方朝阳笑了笑,抚了抚鬓角,“端个椅子给我,今儿心情好,我就坐这儿瞧着了!”

李妈妈眉笑颜开的应着,忙去端了两把椅子摆在屋檐下,方朝阳过去坐下,李妈妈又和顾若离道:“三小姐,您累了一天了,快坐会儿。”

“好。”顾若离过去坐下来,李妈妈低声问道,“您……您真的是霍大夫?”

顾若离笑了起来,颔首道:“要不,我给您请个脉?”

“不……不用,使不得。”李妈妈笑着摆手,又红了眼睛,拿衣角蒙着脸道,“奴婢胆战心惊的过了三天,以为这回是死定了,却没有想到峰回路转,我们三小姐这般有能耐,奴婢真是太高兴了。”话落,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起来。

“得了,得了。”方朝阳指着李妈妈,“就这点出息!”

李妈妈嗔怪的看着方朝阳,哽咽的道:“奴婢可不听郡主的,往后奴婢就听三小姐的了,她可比您沉稳多了。”

方朝阳瞪眼,却又生不起来气,李妈妈笑着道:“那……那咱们还搬吗?”

“搬什么,刚刚我不高兴,现在又高兴了。”方朝阳笑了笑,靠在椅子上,“我是主母,自然要住在这里。”

和她撕破脸,那就比比谁更有能耐好了,她方朝阳这辈子还没怕过谁。

李妈妈掩面笑了起来。

“母亲。”院门口,崔婧文走了进来,“语儿她身体不好,我代她来收拾院子。”

方朝阳皱眉还要再说,顾若离拉着她的手,摇了摇头。

没有必要!

方朝阳就靠在椅子上,嫌弃的道:“手脚快点,看着就讨厌。”

崔婧文应了一声是,蹲在地上一件一件捡着,连翘几次想上来帮忙,却被她拦着了,院子里又杂又乱她一样一样的摆在框子里,身形又单薄又悲悯的样子。

“三小姐。”忽然,院子门口跑进来七八个丫头,领头的欢颜一把将连翘推开,冲着顾若离跑来,“小姐您终于回来了,吓死奴婢了,奴婢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雪盏也跑了过来,拉着她的衣袖,轻轻哭着。

“好了,都别哭了。”顾若离问道,“你们都关在哪里了?”这么快,就表示二夫人还没有将人卖掉。

欢颜就哭着道:“把我们关在外院的马厩里了,您闻闻,奴婢身上还有股马骚味。”说着抖了抖衣衫。

顾若离笑了起来,暗暗松了口气,至少几个丫头没有受苦。

“郡主。”秋香带着院子里的丫头在下面磕头,方朝阳颔首道,“一会儿自己去领五个板子,没用的东西,任由人欺负也不知道还手。”

秋香应是,心头苦笑,她们是奴婢哪敢还手。

不过郡主和三小姐没事了,以后她们还是正院的丫头,她又看了眼崔婧文,心头立刻明了……

以后,她们还能在家里横着走了。

“院子里怎么了。”欢颜惊讶的看着崔婧文在收拾,“大小姐她……”

顾若离摇了摇头,道:“一会儿再说。”

几个丫头就没有再问。

“母亲。”崔婧文站拉起来,因为蹲的太久她不由晃了晃,稳住了身子柔声道,“这些都脏了,我送去洗衣房,洗干净了再给您送回来。”

方朝阳睨着她,挑眉道:“好啊。不过旁人洗的我不放心,你和语儿也当孝敬我一回了,洗好给我送来。”

崔婧文一怔,垂着头应是,带着丫头抬着几打框子的东西走了。

“娘。”顾若离无奈的看着方朝阳,方朝阳却是站了起来,道,“不要劝我,我又不是今天第一天这样,要是不习惯就给我忍着。”话落,摔了帘子去了暖阁。

“郡主的脾气改不了。”李妈妈立刻劝着顾若离,“三小姐您多多包容。”

顾若离叹气,看着李妈妈道:“郡主饿了,妈妈摆膳吧。”

“奴婢去。”欢颜跳了起来,神采飞扬的,“奴婢要去院子里转一圈……”话落,一溜烟的跑了。

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三表妹。”杨清辉站在门口,含笑看着她,顾若离站了起来,“杨公子。”她将圣旨交给李妈妈,供在正厅的供案上,自己去了院门口。

杨清辉打量着她的脸,忽然就想到了小的时候,他在药房里看到的那副画面……

那个小姑娘的容颜渐渐和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慢慢重叠。

她的脸,果然是假的啊。

看着慢慢走近的顾若离,抱了他心头微跳,好半晌才回神过来,惊觉自己失态,掩饰的抱拳笑道:“恭喜县主,得偿所愿!”

“你这是打趣我。”顾若离笑着道,“不过得偿所愿是真的!”

这半年来,她无时不刻不念着这件事。

杨清辉替她高兴,想到方才她跪在正院中哭的样子,不由也心头微酸,道:“以后,你还留在京城吗?”

“暂时不走。”她说着回头看了眼暖阁,低声道,“郡主的性子,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待在这里。”

看来,母女两人和好了啊,杨清辉笑着点头。

“杨大人是不是要来京中复职了?”顾若离想到了杨文雍,“那杨前辈回来吗?”

杨清辉现在还不知道,他回道:“圣旨未下,估摸着要再等一等。”他话落,就看到崔岩的小厮琉璃跑了过来,“表少爷……”

“怎么了?”杨清辉回头,琉璃骤然看到顾若离,愣了一愣,抱拳行了礼,“小的参见县主。”

顾若离还不适应这个称呼,闻言点了点头。

“表少爷。”琉璃拉着杨清辉的手臂,拢着声音在他耳边道,“大……大少爷疼的晕过去了……”

杨清辉凝眉,询问的看着琉璃,琉璃就快速的扫了眼顾若离,解释道:“估摸着,是刚才受了刺激,回去就疼的厉害了。”

杨清辉没有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