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地位/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不然……”连翘看着倒在软榻上痛苦的直哼的崔岩,低声和崔婧文道,“请三小姐过来看看?”

三小姐就是霍大夫啊。

当初他们不就是打算去合安堂求霍大夫看病的吗,若非中间出了点岔子,崔岩的病说不定又好了。

直到现在,她都没有想到,三小姐就是霍大夫,霍大夫就是三小姐。

崔婧文十根纤葱般的手指绞在一起,此刻,指尖红红的还沾着水泽,裙摆亦是湿漉漉的,她长这么大都不曾这么狼狈过……那么多的衣服和鞋袜,她怕是洗到明天早上也洗不完。

只是,那又怎么样呢。

成者王,败者寇!

方朝阳和顾若离赢了,不但赢了,而且这一局她们赢的出其不意却又精彩完美。

她们也真是蠢,大名鼎鼎的霍大夫就住在她们家里,她们都没有想过去查一查,去发现点什么蛛丝马迹,她们太轻敌了,以至于才会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现在好了,昨天她们趾高气扬的奚落她们,不过一夜的功夫,事情就颠倒过来,她们从今以后还是会被压着,而且,以方朝阳的脾气,比之从前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狼狈如她们,只能灰头土脸的等着挨打。

崔婧文笑笑,摆手道:“出去请大夫来吧。”她倒是想舔着脸去求顾若离,可是也要人家愿意。

结了那么深的仇恨,以顾若离的性子不会来给崔岩看病的。

“是。”连翘目光动了动,正要出去,忽然崔岩便是哀嚎一声,崔婧文惊了一跳,道,“茂燊,你怎么样了。”

崔岩眼神放空,毫无焦距的看着崔婧文:“姐,我……我要疼死了。”

“马上就给你去请大夫来。”崔婧文催着连翘,“快去啊,愣着做什么!”

连翘应是而去。

崔岩额头上的汗大颗大颗的落着,他咬着牙咕咕的响着,手背和太阳穴上的青筋都突了起来,崔婧文看着眼泪簌簌的落:“茂燊,你别吓我,上午不还好好的,说不怎么疼了吗。”

难道是因为上午跪了一刻,精神又受了刺激的缘故吗。

崔岩瞪着眼睛,身上不停的发抖,好半天才从齿缝里蹦出一个字来:“疼!”

真的疼,后背上犹如无数个刀片,一点一点剔着他的肉,刮着他的骨头,若从前他只知生不如死是什么意思,那么如今他便知道,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

要是现在可以让他不疼,就算立刻死了,他也愿意。

崔婧文无能为力,什么都不能做,就这么抱着他陪着哭着,不停的催着外头:“大夫来了没有?”

“茂燊怎么样。”杨清辉跑了进来,一看见情景,就立刻道,“还有一块膏药,再试一试。”

崔婧文摇着头:“我才给他贴了,没有用,没有用了。”

崔岩似乎耐不住疼,抽搐了起来,攥着崔婧文的手臂,攥着床沿,硬生生的抠下一块木屑来。

“我去请三表妹来。”杨清辉以前担心的是顾若离身份暴露,可是现在不同了,她的身份已经不秘密,他说着往外走,崔婧文喊住他道,“连翘去喊大夫了,表哥……不要去。”

这是他们仅存的最后一点尊严,除此之外,他们在她们母女面前,恐怕连乞丐都不如了。

杨清辉停下来,凝眉看着崔岩。

过了一刻多钟,连翘拉了秦大夫进来,她指着崔岩道:“你……你快去看看,我们少爷疼的不行了。”

“我看看,我看看。”秦大夫提着药箱进门,先是给崔岩号脉,随即就道,“可受过外伤。”他挥着,摸了摸崔岩的后背,也没有看出来哪里有问题。

崔婧文看着崔岩疼的死去活来的,也没了耐心,道:“他没有受过外伤,你诊脉看不出来吗。”

又不是神仙,要是诊脉什么都能诊出来,那就不用望闻问了。

“既不是外伤,又背痛难忍。”秦大夫凝眉道,“那就是痛痹了,先用我的药酒试一试。”

死马当作活马医,崔婧文任由秦大夫倒了药酒给崔岩揉着后背,秦大夫满头大汗,可不但没有半点效果,还生生将他推晕了过去。

“你会不会治。”崔婧文道,“他已经疼成这样,你就没有法子让他止痛的?”

秦大夫也是一肚子的气,收手道:“祛表不除根,一会儿不还是痛,有何作用。”又道,“不过,也没有道理啊,药酒都用了,总该有点效果的。”

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你请的什么大夫。”崔婧文不悦的看着连翘,连翘回道,“是秦氏医馆的大夫。”她的意思,秦大夫治外科,在京城也是小有名气的。

崔婧文拿被子将崔岩盖上,道:“送秦大夫出去,再换个大夫来。”

“是。”连翘应是,去和秦大夫道,“请吧。”

跑了一趟什么好处没落着,还受了一肚子的气,秦大夫怒气冲冲的收拾了要箱子,喝道:“我没用,你们家不是有位神医吗,请她不就成了。”请他来做什么!

崔婧文一怔,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这京城,这天下就没有人能治好他的病了吗?

或许有,也肯定有。

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崔婧文捂住脸,无助的哭了起来,她不想去求她们,不想被她们母女踩在脚底上。

娘……你在天之灵为什么不保佑我们姐弟三人,留我们在这个世上受这些苦痛。

“姐……你杀了我吧,我不想再活着了。”崔岩和崔婧文只相差一岁,从小就不喊她姐姐,可现在他喊了,可见他有多痛苦,多绝望。

崔婧文崩溃了。

想到她们母女的样子,想到她们嚣张的样子,为什么那么可恶的人,却有这么好的命,即便经历了朝堂跌宕,还能够这么快的东山再起。

还能稳稳的压她们一头。

“别……别说胡话。”崔婧文颤抖着握着崔岩的手,语无伦次,“你等我,等我回来。”又回头看着杨清辉,“表哥,劳烦你帮我照看一下茂燊,我去去就来。”

杨清辉点了点头。

崔婧文起身,咬着唇看了眼崔岩,和自己弟弟的性命相比,她的尊严算什么。

她去求,求顾若离施恩过来看一看,只要能治好崔岩,哪怕让她立刻死了她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崔婧文飞快的穿过如意门进了内院,正院的小丫头看到她来都是满脸的惊讶,她含笑道:“县主在不在,劳烦姐姐通禀一声。”

“二小姐稍等。”小丫头跑去和屋檐下守着的秋香说了一声,秋香朝这边打量了一眼,掀了帘子进了暖阁,过了一刻,她就看到顾若离从里头面出来。

“二姐。”顾若离波澜不惊的看着她,问道,“有什么事吗?”

她隐约已经猜到了崔婧文的来意。

方才杨清辉在时,琉璃就过来说过了,她无动于衷,也不会上赶着去看病。

大家闹成这样,若非方朝阳不肯走,她早就离开这里了。

至于崔岩,她狠心也好,漠然也好……她无所谓。

“县主。”崔婧文什么都没有说,噗通一声在顾若离脚边跪了下去,抬着头红着眼睛看着她,“我知道你就是霍大夫,也知道你医术了得,我能不能求你,去给茂燊看看,他……他疼的快要死了。”

顾若离一怔,没有想到崔婧文会跪下来,神色顿时冷了下来,过去扶她,道:“先起来再说。”

“我知道你讨厌我们,那你打我几下出气行吗。”崔婧文不停的磕着头,“只要你愿意救茂燊,往后你让我做牛做马都行,求求你了。”

她们让她做牛做马了吗?顾若离皱眉,看着她道:“你问过他的意思了吗?他愿意让我给他治病?”

“他已经神志不清了。”崔婧文回道,“就算他清醒的也不会不愿意,求求你了,县主,求求你了。”

顾若离抿着唇,听到身后的声音,就看到李妈妈站在暖阁里掀了帘子,又放了下去,她叹了口气回头看着崔婧文,点了点头:“好,我随你去看看。”

崔婧文顿时笑了起来,感激涕零:“谢谢,谢谢县主。”

顾若离正要说话,忽然就听到崔婧语声嘶力竭的声音:“二姐,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吗,你跪天跪地跪父母,你跪贱人做什么,我们还不够惨吗,你这样会让她们更加嚣张,更加看不起我们。”

崔婧语说着,一下子冲过来,疯了一样去扯崔婧文。

顾若离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

“闭嘴。”崔婧文见顾若离脸色微变,顿时推开崔婧语,道,“你知道什么,你给我闭嘴,不要胡说。”

她好不容易跪下来,好不容易求动了顾若离,她不想再来一次,更不确定对方还会不会答应。

“二姐。”崔婧语跳着脚,指着顾若离道,“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她说着,看向顾若离,只觉得她的那张脸实在刺眼,为什么,凭什么,让她生了这样一张脸。

为什么让她会医术,为什么让她救了太上皇,为什么让还封了她做静安县主。

太不公平了。

还有,还有霍繁篓知道吗,看到过她的脸吗。

她忽然上来,凑在顾若离面前,盯着:“你不是藏着掖着吗,你为什么要把脸洗了,是想勾着谁。”又道,“你休想,霍繁篓是我的,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她是疯了吗。顾若离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转身就打算回房去,崔婧文喊道,“县主,等等。”话落,抬手就给了崔婧语一巴掌,喝道,“你给我跪下!”

顾若离一怔回头去看。

崔婧语被打蒙了,捂着脸愣愣的看着崔婧文,呆呆的道:“二姐……你居然打我。”

“跪下。”崔婧文不想和她解释,现在她们凭什么还和她横,莫说她现在是县主还是神医,就算是以前的她,她们也没有资格和她横啊,是她们认不清罢了,“和县主赔礼道歉,听到没有!”

崔婧语咬牙启齿:“我不,凭什么!”她怒瞪着顾若离,“她是县主,她就了不起了,算什么东西。”

县主了不起吗,她不知道,但是她是霍大夫啊,她们曾经羡慕的那个霍大夫。

“跪下。”崔婧文压着崔婧语,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将她压住跪在地上,“和县主道歉,就说你错了,求县主去给茂燊治病。”

崔婧语没有站稳,跌跪在门口,想要挣扎着起来,崔婧文按着她拼命的摇着,喝道:“快说,你快说啊。”

“对不起。”崔婧语哇的一声哭了一声,“对不起,求你去给我哥治病。”

“够了。”顾若离凝眉看着姐妹,淡淡淡淡道,“这天下没有人闲着无事,一直欺压你们,你们也不用将自己放在受害者的角度。”

崔婧文一怔,不解的看着她。

“这世上有种病。”顾若离躬身看着两姐妹,“叫被害妄想症。”

被害妄想症?她没有听过这种病,崔婧文惊愕不已,抬头看着顾若离。

“崔岩的病我或许可以治好。”顾若离太抬脚与他们擦身而过径直往外院去,“不过你们的病,我无能为力!”

她说什么,是在说他们也病了吗?崔婧文看着她的背影,瘫坐在地上。

“你高兴了,我们丢人你高兴了是不是。”崔婧语简直想要一头撞死,今天她们丢人丢的还不够吗,如今自己送上门来上让她羞辱。

“闭嘴。”崔婧文道,“没有我的话,你都不准再出院子一步,听到没有。”她说着,盯着彩娟,“要是你们小姐踏出院子半步,我就将你发卖了。”

彩娟也被刚才的崔婧文吓的六神无主,慌乱的点着头,去拉崔婧语。

“我恨你。”崔婧语站起来,一把将彩娟推开,盯着崔婧文道,“我恨你们所有人。”话落,捂着脸跑走了。

方朝阳靠在门口,看完一出戏,便回头对李妈妈道:“……女大不中留啊,看来我这个做母亲的是该操心一下才好。”她说着,转身往暖阁去,似笑非笑的道,“听说马府的那位公子对语儿情有独钟,改明儿我得请位冰人,去说说亲才好,总要有一方主动啊。”

李妈妈一怔,回道:“他们会不会不愿意?”毕竟,他们都不小了,马府要是有这个意思,早就该露点风声了。

“以前不行,现在行了啊。”方朝阳在炕上坐下来,盘着腿有些得意洋洋的样子,“我们家可是又多了一位县主了呢。”

便是李妈妈也禁不住笑了起来,拉着方朝阳的手,道:“郡主,这话您在奴婢面前说说就好了,传出去,别人会觉得您太猖狂了。”她自己也是满脸的得意。

“谁爱说谁说去。”方朝阳呵呵一笑,理所当然的道,“我方朝阳就是这样,难道怕别人说,我就藏着掖着。他是有多大的脸。”

李妈妈掩面而笑,要她说郡主的命就是好,自小生在沐恩侯府,家中只有她一个女儿,又生的貌美标致,没几岁就被太后接到宫里去,和宫中的皇子公主一起娇养着……

便是圣上对她也爱护有加,处处维护。

后来出了居庸关的事情,郡主毫不犹豫的站了队,本以为这回太上皇复辟,对郡主必定百般刁难打击,连太后都不敢见她,保不了她。

就连她自己也抱着必死的心了。

可是,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了三小姐,居然是太上皇的救命恩人。

那么多功臣,圣上第一个封赏她。

这下好了,郡主不但没有倒,还突然多了一个得圣上,皇后宠爱的信任的县主。

要她说,这世上有的人就是命好,你就是拼了命,你就是使劲了浑身力气,也追不上她。

她能理解二夫人和四小姐她们的感受,那种心口被击了一锤痛不欲生,却又无处宣泄的感觉,实在是……李妈妈也不知道说什么,大概是被郡主和三小姐影响的,连着她也觉得浑身舒坦。

顾若离去了外院,杨清辉站在卧室门口,见着她并没有惊讶,迎了几步他道:“有没有为难你?”

“有啊。”顾若离点头,“在我面前又哭又跪的,好似我打了她一样。”说着,她摇了摇头,看向里面,问道,“怎么样,醒着还是晕了?”

杨清辉也无奈,他几乎能想象得到崔婧文刚才是什么样子,他抱歉的笑笑正要说话,顾若离摆了摆手,道:“……你不用替他们解释,我没有被谁逼着来,是我自己愿意的。”

不为别的,只因崔婧文为了弟弟,在她面前的那一跪。

杨清辉应是,做了请的手势,两个人前后进了房里。

崔岩合着眼睛,面色惨白如同骷髅一样,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琉璃见着顾若离进来,就如同看到了救世神似的跪在地上磕头:“县主,求求您救救我们少爷。”

顾若离不说话。

“起来说话。”杨清辉凝眉,怎么主仆都是一样,有话说话动不动就跪,他以前没觉得,总觉得方朝阳太过嚣张,两位表妹作为女子过的太辛苦了,如今相处后,反而心生了反感。

方朝阳那样的人,其实相处没什么难的,正如他,来了这么久方朝阳虽不待见,却也从没有因为他是杨家的人,而刻意刁难过。

顾若离亦是,脾气虽算不得好,可却是外刚内柔的,但凡她觉得你是善意的,总会百倍回报,全然的信任和维护。

他不明白,为什么大家将事情弄的这么复杂。

琉璃抹着眼泪起来,去推崔岩:“少爷,县主来了,他给您看病。”

原本迷迷糊糊的崔岩猛然睁开了眼睛,看向床前,果然看到她清清冷冷的站在床边,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到底没有勇气……

他真的疼怕了,他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崔岩羞愧的闭上眼睛。

“手给我。”顾若离在床头的杌子上坐下来,琉璃将崔岩的手拿出来摆好,顾若离号脉,过了一刻她凝了眉头,杨清辉就问道,“如何?”

顾若离收了手,沉声回道:“脉弱无力,因是脾虚。”又拿了他的左手诊了一刻,“左脉且滑又浮。当是血热。”

她又看了按了崔岩的肋下,问道:“这里可痛?”

崔岩点了点头,只觉得此时此刻他宛若被人剥光了衣服丢在了街上,毫无尊严。

“前面都用了什么药?”顾若离面无异色,声音亦是公事公办的样子,她话落,崔婧文跟着进来,应着道,“年前用过四物汤和黄连汤,不过没有用。”

难道还有白浊?顾若离立刻明白崔岩生病的原因,她凝眉道:“此病因劳累肾虚引发,又患白浊,约莫自膝盖肿痛延至后背,日轻夜重……”又看着崔婧文,“可是这样?”

崔婧文点着头:“是,确实是这样。”

顾若离沉思了一会儿,又上前检查了崔岩的身体,起身道:“拖的有些久,一两贴起不到效果,我先开方子,连吃二十贴,届时再去合安堂复诊。”

“二十贴,能好吗?”崔婧文问的小心翼翼,顾若离边在桌边写着方子,边道,“不一定,等吃完这些再看情况加减药量,不过,等过了这夏天,应就无事了。”

到现在,他们看了这么多大夫,还没有人告诉他们确切哪一天能好,崔婧文高兴的点着头:“好,好,那你开方子,我这就去抓药。”

顾若离嗯了一声,将写好的方子给她。

“忌辛辣。”顾若离交代道,“以清淡为主,也不宜久卧床不起,多起来走动走动,对病情有助益。”

崔婧文点头不迭,一一应着。

“没什么别的。”顾若离指了指外头,“告辞!”她说着往外走,崔婧文跟在后面行礼,“多谢县主。”

顾若离头都没有回。

“你……为什么给我治病?”忽然崔岩撑着坐起来,声音嘶哑,定定的看着她。

按她的行事作风,她不会来给他看病的,若不然他病了这么久,她也不会熟视无睹。

顾若离回过头,轻描淡写的扫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二夫人躺在床上,看着帐定目光呆呆的,不管崔延孝在她耳边说什么,她都没有反应。

“婉儿。”崔延孝拉着她的手,轻声道,“局势才稳,圣上的封赏还没有下来,谁又知道最后会是什么样子,再说,大哥也出去走动了,看看赵远山那边能不能和圣上提一下,说不定,我们也能由伯公晋为侯呢。”

二夫人这才缓缓转头过来,看着他冷笑一声:“那又如何,和我们又什么关系。”

崔延孝一怔,脸色一瞬间红白蓝绿交相辉映,过了好一刻他才尴尬的道:“我们是一家人,一荣俱荣啊。”

“一家人。”二夫人呵呵一笑,摸了摸自己的脸,“刚才方朝阳那么嚣张的打我,他怎么不知道拦一下。”

崔延孝语噎,顿了顿叹道:“事情来的那么突然,谁知道圣上不但没有罚方朝阳,还封了娇娇做县主,那个丫头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居然是合安堂的霍大夫……”

他们谁也想不到啊。

“她在和我炫耀她生了个好女儿。”二夫人手都在抖,想到自己的女儿,她恨不得过去扇死她才好,“她有什么资格和我炫耀。”

崔延孝拍了拍她的手,低声道:“你不是生了个儿子吗,她可生不出来,一个女儿,到时候还不是别人家的。”

二夫人抿着唇不说话。

“二爷!”二夫人阴冷的看着崔延孝,“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崔延孝也不知道说什么,他现在就算出门路过正院,都觉得没有脸。

事情闹的太难看了,都没有一点回头路。

“我去找大哥问问。”崔延孝柔声道,“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一定有办法的。”

二夫人没有说话。

顾若离回了正院,饭菜已经摆好了,她居然还看到对面各落着两只杯子,旁边还有酒壶,淡淡的桂花酒酿香味儿缓缓的溢出来。

“喝酒?”顾若离回头看着从门外进来的方朝阳,“我还小。”

方朝阳很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显然不相信顾若离没有喝过酒。

顾若离叹气,她确实喝过,还喝了不止一次,且,酒量似乎还很好。

“县主尝尝。”李妈妈扶了椅子,请顾若离坐,“奴婢去年中秋的时候酿的酒,一直也没什么大喜的事,所以没舍得拿出来,味道也淡您尽管喝上两杯,没事的。”

顾若离挑眉,捧了酒盅尝了一口,入口清雅,酒如喉润滑清凉,齿间还留着淡淡的桂花香。

不但不辣,还有着甜味儿,确实很好喝。

她仰头喝满了一盅,颔首道:“酒真是不错。”

“您要喜欢,今年中秋奴婢就多酿几坛子。”李妈妈笑着的,“再做的淡一点,闲了就喝一点。”

顾若离到觉得应该再烈一些才好。

方朝阳就坐在她对面看着她,似乎对她的表现很满意,颔首道:“就是,能喝就喝,不能喝就干脆点,谁能强压着你不成。”

“是!”顾若离点头道,“我娘是这世上最爽利的人了。”

方朝阳就露出一副当然如此的表情。

大家都笑了起来,气氛格外的好,方朝阳连着喝了七八杯,自斟自饮的看着顾若离,道:“圣上封赏了顾府,牌匾和圣旨你总要送回去,打算什么时候走?”

顾家在庆阳,所谓荣归故里衣锦还乡,把这些留在京城总不是事儿。

“我等七月再启程。”顾若离看着方朝阳,“到时候天气不冷不热,正好赶路。”

方朝阳又喝了一杯,微微颔首,道:“那……住多久?”

顾府的宅子毁了,哪怕不能盖成和原来一模一样的,她也会重新翻新起来,如此一来,一去一回加上修建宅子,至少要一年的时间了。

“一年吧。”顾若离看着她,问道,“您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她自从离开庆阳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了。

私心里,她想让方朝阳去一趟,若是顾清源能看得见,一定会很高兴。

只是,这事不能强迫。

“不去。”方朝阳皱眉道,“来来回回累死了,你自己去就好了。”

顾若离哦了一声,笑着道:“我是怕您一个人留在这里,会被人欺负。”

“我?”方朝阳冷哼一声,不屑道,“我正愁着无事闲的慌。”

顾若离失笑,和方朝阳碰杯,饮了杯中酒,方朝阳想起什么来,看着李妈妈道:“上次三小姐开的方子还在不在,明儿去合安堂抓药去。”

以前不知道她医术了得,现在知道了,自然就更加信了。

“没丢,明儿奴婢就去,顺便看看三小姐的医馆是什么样子。”李妈妈高兴的应着,方朝阳又补了一句,“不必给钱,反正是自家的。”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母女两人喝了两坛子桂花酒,却是一点醉意都没有,方朝阳扫兴:“早知道不喝了,也没个力道。”话落扶着额头起身,道,“我去歇了,你们自己玩吧。”

顾若离也喝不动了,虽不醉可胃里难受,她也站了起来正要说话,忽然就看到崔延庭从院外走了进来,微微一愣。

“在喝酒?”崔延庭进来,目光在桌子上一扫,视线就落在顾若离身上,“娇娇年纪小,可不能贪杯。”

顾若离扯了扯嘴角,福了福:“伯爷!”

“嗯。”崔延庭颔首,又去看门口正打量着她的方朝阳,凝眉道,“你怎么也喝了,不是身体不好吗。”

方朝阳看着他,忽然就笑了起来,抚着肚子指着崔延庭道,直不起腰来。

崔延庭虽皱着眉,但神色却很淡然。

“你不用误会。”崔延庭扫了眼方朝阳,和顾若离道,“我来是感谢娇娇给倓松治病,他疼了这么久,如今有娇娇在定然能康复,多谢。”

顾若离皱眉,摇头道:“伯爷不用谢,我治他不过是怕晦气罢了,正是大喜的时候,圣上又刚复辟,家里若是办了丧事,难免冲了圣上!”她话落,过去扶着方朝阳,“娘,我扶您回去歇着吧。”

这人的嘴脸,实在让她受不住。

崔延庭脸上再也挂不住,他只不过不想让家里的气氛太尴尬罢了,没想到就连顾若离也这么不识抬举。

“不行。”方朝阳道,“再让我笑会儿。”

方朝阳说笑,便真的笑了起来,崔延庭拂袖要走,方朝阳才收了笑容倚在门扉上看着他的背影,淡淡的道:“你昨儿那话怎么说,让我滚出去是吧?”

崔延庭回头看着她,目光阴冷。

“这话我记住了。”方朝阳扬眉说完,挥苍蝇似的挥着手,“走吧,走吧,别没事儿来我这里,没的弄脏了我的院子。”

崔延庭冷哼了一声:“泼妇!”话落,大步出了院子。

“太有趣了。”方朝阳扶着额往外走,笑着和顾若离道,“知道我为什么一时高兴就嫁给他了吧,多有趣的人!”

顾若离无语,回了自己房间,几个人丫头围着她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奴婢就说三小姐不简单。”欢颜一副得意的样子,“原来就是霍大夫,往后有三小姐在我们再也不怕生病了。”

雪盏就拍了她的后背,道:“什么三小姐,应该喊县主!”

“对,对,县主!”欢颜说着,故意摆了姿势行大礼,“奴婢参见县主娘娘。”

一屋子的丫头都笑了起来,顾若离颔首道:“是喜事,一会儿每人去雪盏那边领二百个钱,各自买喜欢的零嘴吃去。”

丫头们都欢呼起来。

第二日一早,顾若离就和李妈妈一起去了医馆,街上人流虽大不如以前,也说不上热闹,可因为赵勋进城甚至和羽林卫动手,都没有伤害百姓,大家也放了心,各家铺子都开始开门做生意。

顾若离一到金簪胡同,廖掌柜眼尖就看到了戴着帷帽的她,迎了过来战战兢兢的喊道:“霍大夫……”

这么两天,外头都传遍了,圣上刚刚登基,大家都等着赏赐,猜测谁会是第一个。

有人说是赵勋,毕竟从龙之功他若是第二,那肯定是没有人敢领他前面。

可是没有,赵勋那边还没有动静传来,就听到圣上赏赐了霍大夫……没有想到,当初圣上病重时百医无用,偏霍大夫治好了他的病。

她对圣上有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啊,可想而知,要不是她妙手回春,圣上的病能好?病不能好谈什么复辟!

难怪前两个月宫里传霍大夫进宫呢,原来就是为了给圣上治病啊。

太厉害了。

而且,这还不是最让他们惊讶的,最吃惊的是霍大夫不是姓霍,而是庆阳顾氏的三小姐,是当年大名鼎鼎太医院院正顾解庆的孙女,是朝阳郡主的亲生的女儿……

那她不但是医药世家名门之后,更是皇亲国戚啊。

有这样的身份,又有这样的功劳,第一个封赏,封一个县主真的是一点都不为过!

廖掌柜简直激动的无以言表:“不对,不对,是县主,小人给县主娘娘请安!”说着就要跪下来,顾若离忙扶着他,摇头道,“不管什么身份,我还是合安堂的大夫,不过以后可以喊我顾大夫,我姓顾!”

“好,好。”廖掌柜点着头,“顾大夫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这是走了什么运,半年前突然来了个邻居,他还差点为了二尺的门和人家结了仇,没有想到,一转眼这个邻居称了京中医局的司医,再一翻手就变成了县主,是皇亲国戚。

他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得空过来坐。”顾若离微微颔首,张丙中已经迎了出来,“师父,您可总算来了,我们盼星星盼月亮的,就等您过来。”

顾若离惦记着戴韦,笑着道:“这两天有点事耽误了,大家都好吧。”

“好,好的很。”张丙中说着,朝李妈妈行礼,“妈妈好。”

李妈妈打量了一眼张丙中,听他喊师父,又是这么大年纪性格还这么活泛,不由觉得有趣,含笑道:“你就是我们县主的徒弟,往后好好学要勤快点,我们县主不会亏待你的。”

张丙中愕然,随即笑着点头。

“李妈妈过来抓药的。”顾若离吩咐道,“我去看看方前辈和刘前辈。”

张丙中应这是,拉着李妈妈去柜台:“您的方子呢,我给您抓药。”李妈妈将方子递出来,打听着,“怎么没有病人来问诊,生意不好吗?”

“这还早,等会儿您就知道了,这大堂里都坐不下呢。”张丙中与有荣焉,“我们每天都忙死了,有的人还死等着师父来,说若是师父不来,他就不看病了。”

李妈妈眉飞色舞点着头道:“那是,我们县主的医术,满京城也没有人比她厉害。”

两个人你捧着我,我捧着你,聊的极其开心。

顾若离去了后院,方本超与刘大夫正坐在院子里说着话,见到顾若离,忙笑着道:“霍大夫,你没事吧,我们听到外头的传言了,您封了县主是吗。”

“是!”顾若离点头,方本超也朝她拱了拱手,“恭喜,恭喜!”

顾若离也拱手,笑着道:“大难已过,我们同喜!”

方本超和刘大夫点着头,说实话他们决定留下来心里不是没有害怕,毕竟这不是小事,一旦暴露了就是杀头之罪。

好在,担惊受怕之后,他们等到的艳阳高照,风和日丽!

将来,在京中他们就会一路顺坦了。

“人还好吗?”顾若离指了指房间,刘大夫点着头道,“一开始还闹,后来知道赵将军起事了,就不闹了,好像等死似的。”

顾若离听着就走去房间,刘大夫开了门,她就看到戴韦胡子拉碴的正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腿上,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发呆。

“戴大人。”顾若离喊了一声,戴韦缓缓转头过来看着她,盯着,想要从帷帽里看到什么,过了好一刻他声音暗哑的道,“你还活着,那就表示太上皇复辟了?”

顾若离点头。

戴韦一口憋在胸口的气长长的松了下来,他蹭的一下站起来,方本超已经抢先道:“你该谢谢霍大夫,不对,是顾大夫,若非她救了你一命,此刻依你以往的作为,怕是已经去地下见你的祖宗了。”

他要谢吗,若不是她,他怎么会帮着太上皇假死,太上皇又怎么能复辟?!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以往她啊。

“此仇,我戴某必报!”戴韦拂袖大步朝外走,又回头盯着顾若离,“你给我等着。”

顾若离扬眉,毫不在意的道:“那我就等着戴大人来报仇。”

戴韦大步出了门。

方本超低声道:“这……以后会不会还来找麻烦?”

“暂时不会。”刘大夫道,“就算他想也没有这个本事。”

方本超想想也对,太医院绝对没有他的位置了,能保住一条命就不错了,哪还有能力回头来找顾若离的麻烦。

“没必要脏了我们的手。”顾若离往外走,无所谓的道,“他若不消停,迟早有丧命的一天。”

话落,三个人回了前堂,李妈妈已经抓好了药,和顾若离道:“县主,中午奴婢让人给您送饭来吧,就怕吃的太差,伤了您的胃口。”

“没事,焦姐做的饭菜很好。”顾若离推着她出去,“妈妈就回去吧,不用担心我。”

李妈妈又看了一眼合安堂,点着头道:“成,那奴婢走了。”

顾若离目送她离开,才笑着回头去问张丙中:“给药钱了吗?”

“没有。”张丙中瞠目,“我忘记要了。”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

方本超倒茶过来,顾若离摘了帷帽放在一边,端茶喝了一口,又朝外头看了一眼,道:“大家惊魂未定,怕是这两天都不大敢出门了……”她说完,回头看那三个人,就见他们惊讶的看着她。

“怎么了?”顾若离问完才想了起来,她脸上的疤没有了,不由解释道,“我身份不用藏着了,所以疤也没有必要留着了。”

张丙中指着她,凑过来看了一遍:“师……师父,您的脸……”也太好看了。难怪那时候霍繁篓一口咬定说崔家的小姐长的丑,就顾若离这容貌,一般人在她面前可不就是丑了么。

不对,张丙中反应过来:“霍繁篓见过您的脸?”

“他说见过的。”顾若离点头道,“怎么了。”

这人太狡猾了,张丙中气的不行:“别叫我看见他,否则我非喂他一斤巴豆不可。”

那边刘大夫和也笑着道:“这样看顾大夫舒服多了。”

“是!”方本超点头,“当初进京要是这般示人,怕是更加不易!”

她就是这样的想的,所以才会贴着疤。

“这……这是谁。”廖掌柜站在门口,张着嘴,“你……你是县主?”

张丙中忙拿着帷帽递给顾若离:“去,去,我师父的尊容不是你随随便便看的。”

“好,好,不看我不看。”廖掌柜说着不看,还忍不住扫了几眼,拉着张丙中低声道,“没想到县主这么好看,难怪以前常戴着帷帽呢。”

张丙中翻了个白眼。

“快去看。”外头有人喊着廖掌柜,又朝张丙中招手,“菜市口砍人了,赵将军今天又要砍一批人的脑袋,快去看啊。”

又砍?顾若离奇怪道:“他砍了很多吗?”

“昨天早上就砍了十几个,好像是羽林卫还有都督府,听说还砍了两个将军。”张丙中如数家珍,“今天估摸着是当年反对太上皇的勋贵吧,也不知道,反正赵将军的手段……”他撇撇嘴,一脸的嫌弃。

早就知道赵勋不是好人,没想到杀起人来,真的是太渗人了。

半点情面都不留。

“就是阎罗王啊。”廖掌柜压着声音,无声的道,“看着是太上皇复辟,往后天下还不是赵远山的。”

要不然他费这力气干什么,还不如安安稳稳做自己的骁勇将军呢。

顾若离没有惊讶,赵勋的目的他从没有掩饰过,太平天下逼宫翻天,怎么可能为了黎明百姓天下安泰。

他就是为了权利,仅此而已。

说着话,病人来了,一见到顾若离不说病情,而是抱着拳行礼:“县主娘娘。”

“老伯。”顾若离无奈,忽然觉得这个头衔很不便利,她是大夫哪有人见面就行礼的道理,“在合安堂只有顾大夫,没有县主。”

老伯笑着道:“这怎么成,该有的礼还是要有的。”百姓不管顾若离做了什么,是不是她让朝堂翻了天,他们只要天下太平,有吃有穿不至于忍饥挨饿,就足够了。

所以,见着贵人,自然就要拜,何况,这个贵人还是顾若离。

“您是什么病?”顾若离请他坐下,老伯就摆着手,“使不得,我是小病请刘大夫看就好了。”说着,就喊刘大夫,“有劳您了。”

顾若离叹气,这身份真的是双刃剑啊。

没有人敢让她看病,她也舍不得走,在医馆磨了半天,正打算去看望白世英,就看到外头来了个衙役打扮的人,见着顾若离就上前来行礼,道:请问可是县主娘娘。”

顾若离点着头,那个衙役就道:“小的是七爷的随从,七爷让小的来告诉您,他今日受建安伯之邀去府中做客。”

受崔延庭之邀去府中做客?又不是她请的,让她回去做什么。

“还有呢。”顾若离不解,那衙役就摇头,“七爷就交代了这句,旁的一概没说。”

难道是有事要和她说?顾若离颔首,道:“劳烦转告七爷,我这就回去。”

衙役应是而去。

赵七和顾三虽称表兄妹,但是这个亲戚绕的有点远,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所以千万别纠结表兄妹哈,就和顾若离与杨清辉一样,也是表兄妹,可八竿子打不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