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分歧/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县主。”韩苗苗站在门口,看着她,“夜里路黑,您还是待在家里的好,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顾若离回头看着韩苗苗,小丫头冷冷的站在门口,满脸的轻蔑。

“我去找赵将军。”顾若离低声道,“也认得路,不会有事。”

韩苗苗就跑过来,拦在她面前:“不行,我娘说了你是贵人,来就来了,我们好好送走,要是伤着你了,到时候我们就要拿命来抵。”

“所以啊。”顾若离看着她,“大家都是你这样的想法,那么谁又会来伤我呢。”

韩苗苗一愣,被她奇怪的理论噎住,虽然觉得她说的似乎有道理,可就是不放心:“不行,就算这样你也不能出去。”

“那你陪我一起吧。”顾若离道,“若是有人来伤我,你保护我行不行?”

韩苗苗一怔,显然在思考她的问题,随即沉声道:“那你等我一下。”说着,就去了厨房,拿了一把柴刀出来,扛在肩膀上,“走!”

她大概因为英两营养不良,人生的很瘦,穿着旧的衣服,脚踝也露着半截,扛着一把有她半人高的镰刀,脸上露出一种不顾生死的表情,让顾若离又好笑心酸:“好,那我们走吧。”

两个人穿过前面的署衙,径直开了角门去了士兵的军营,此刻那些人还没有睡,有的在外头乘凉,聊天说话,虽嘈杂但是全然没有顾若离想象中的,军营中乌烟瘴气的样子。

她们两个姑娘一出现,那些人顿时朝她们看来,随即认出了韩苗苗,都笑着打招呼:“苗苗还没睡哪。”

“叔,还没呢。”韩苗苗抱拳行礼,跟着顾若离去了赵勋住的那间房,敲门道,“七爷!”

房间里是暗的,她试着推了推门,门应声而开,就看到里头几张床都是空的,并没有赵勋的影子。

“不在?”韩苗苗也探头朝里头看了一眼,随即回头朝那些兵问道,“叔,看到今天来的那位将军了吗?”

就有人回道:“去署衙了,和大人一起去的。”

顾若离听着不由暗骂自己笨,秦大同来见赵勋,两个人不可能待在这样的房间里说话,肯定是要去署衙的,她朝那些人点了点头,和韩苗苗又折返回去。

“秦将军也住在署衙门后面吗?”顾若离看着韩苗苗,“和你们住在一起?”

韩苗苗觑了她一眼,道:“后院没地儿住了,大人在院子旁边加盖了个院子,他们住在那边。”

顾若离愕然,不禁去看韩苗苗的面色,在提到秦大同时,她脸上的表情满是骄傲和敬重。

这让她很惊讶。

如果瘟疫是假,那些马是被卖了的话,那么秦大同势必是知道并且很有可能还是他组织指使的,这样的人为什么还会得到大家的爱护和拥戴?

是因为他没有赶走这些孤儿寡母,还将本应该属于他的后衙,让给了她们?

还是有别的原因。

顾若离面色微有凝重。

“秦大人很好。”韩苗苗戒备的看着顾若离,“你和赵将军来,不会是想将秦大人带走吧?”

顾若离一愣,看着她问道:“你怎么会这样想。”

“不会最好。”韩苗苗哼了一声,道,“否则,我们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顾若离若有所思,两人已经从角门又重新进了署衙,往里头走,就能看到一连六间的房间里有一间房间里的灯是亮着的,顾若离走过去,就听到里头砰的一声响,她惊了一跳,立刻就想到了里面可能发生的事,就喊道:“七爷,你在里面吗?”

那些人不会吃了熊心豹子胆,想要害赵勋吧。

她心头突突的跳,拍着门喊道:“赵远山,你在里面吗?”要是他出了事……

后果不堪设想。

“我在。”隔了两个气息,赵勋应了一声,随即房门打开,他出现在门口,看着她道,“你怎么来了,没什么事吧?”说着,目光在她身上一扫,见她完好无损,才面色微松。

顾若离也正看着他,他穿着下午的那件长衫,依旧干干净净气宇轩昂,脸没破相,衣服甚至连褶皱都没有,她松了口气道:“你没事就好。”

赵勋挑眉,看着她,嘴角微微露出笑意。

“你见到秦大人了吗?”顾若离说着,目光往他身后扫了扫,赵勋颔首,道,“在房里。”说着,让开来。

顾若离立刻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看到房内的地上躺着一个人,鼻青脸肿的躺着喘着粗气,他的手中还拿着一把刀,刀刃上有血迹,而他的肩膀也被划了一道口子,正往外渗着血!

“这是……”顾若离惊讶,赵勋没有受伤,那刀上的血就应该是地上躺着的那个人的,“打架了?”

赵勋嗯了一声。

顾若离猛然就先到他下午和她说的话,在军营,什么道理都不管用,唯有拳头,才是让人信服的唯一法则。

谁狠谁就有话语权。

“大人?!”韩苗苗本来站的有些远,只偷偷的打量着这边,忽然就听到顾若离问赵勋是不是打架了,她才一惊朝房间里看去,顿时就认出地上躺着的人,拔腿就跑过来,“大人,大人你怎么样了。”

“什么人。”赵勋凝眉不悦的看着韩苗苗,“滚!”

韩苗苗被他的声音骇了一跳,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可下一刻就指着他道:“你……你把我们大人怎么样了,你杀了他?”

“只是受伤了。”顾若离看那人还有呼吸,就知道没有死,“你不要激动,听赵将军说话。”

韩苗苗哪会听:“大人,大人您还好吗?”

就听到房里的人虚弱的抬了抬手。

“还活着。”韩苗苗松了口气,又仇恨的瞪着赵勋,“你这个坏人,你居然将我们大人打成这样,你给我等着,等着!”她说着,拔腿就往后院里跑,边跑边喊,“三婶娘,周嫂子,那个姓赵的坏人打伤大人了,你们快出来啊……”

她的声音一落,顾若离甚至已经听到了后院里此起彼伏的穿鞋声和抄家伙的声音。

顾若离指了指房里的人,看着赵勋道:“七爷是一言不合就动手了?”

赵勋浑不在意,回了房里在桌边坐下来,一派轻松的指了指地上躺着的,出气多进气少的秦大同:“不打不招!”

“你……在审问?”顾若离进了房里,走的近了才发现,秦大同其实伤的并不重,但很明显打人的人并没有想要他立刻死,从而都是伤在虽疼却不致死的部位,“他招了吗,马是他卖的?”

她话落,躺着的秦大同睁开了眼睛,目光一时有些涣散,好一会儿将渐渐聚焦,呼哧呼哧的道:“一人做事一人担,将军要杀要剐,冲着我来就好了。”

赵勋架着腿,靠在椅背上冷冷的看着他,道:“一人做事以人担?你担的起?”

“呵呵……”秦大同看着头顶,凄惨的笑笑,“秦谋子承父业,虽自知一生庸碌,却不觉得辱没了家门,赵将军,这个罪还不至于株连九族,秦某一人担的起。”

顾若离静静听着,算是明白了两人的意思,赵勋怀疑马有问题,等秦大同回来后拜访他,他就直接将人拿下审问了,秦大同或许前面还有否认,不过最后还是承认了,马是他卖的!

“我说你担不起,你便担不起。”赵勋冷漠的看着他,“你手中有秦家旧部一十二人,将人招齐了,一起回京领罪,至于这里……”他顿了顿,“自有人来接手!”

他这是打算直接收在自己麾下,连收复的兴趣的都没有。

“你!”秦大同脸色一变,可在对上赵勋毫无温度的视线时,他忽然摇着头笑了起来,声音闷闷涩涩的,“世人都说赵远山奸诈冷血,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人,我居然还求你放他们一条生路。既如此,赵将军随意吧,我等便是死了,十八年后也依旧是好汉一条。”

赵勋不屑。

“大人。”就在这时,门外忽然拥过来十几个拿着刀和长矛各式各样武器的女人孩子甚至还有老人,“放我们大人出来,否则我们今天就让你们死在这里,不要以为我们不敢杀你们,告诉你们,我们什么都怕,就是不怕死!”

赵勋皱眉,目光淡淡的落在门外。

“回去。”秦大同本来一副赴死的样子,听到声音忽然就爬了起来,朝外头挥着那只未受伤的手,“快走,事情和你们无关,不要掺和!”

领头的是个四十几岁的妇人,白天时顾若离曾经见过,坐在槐树下和人说着话,此刻她拿着长矛,目光凶狠,颇有些英姿飒爽的样子:“您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大人,他要是抓您,我们就算是死也不会答应的。”

后面的妇人们就跟着附和:“周嫂说的对,大不了就和他们拼了。”

“糊涂!”秦大同皱着眉,像是气血上涌,口角渗出血来,“快走,这不是你们讲理的地方。”

和赵远山讲理?他要是讲理就不会突然起兵谋反,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了。

“大人。”周嫂喊道,“你管我们吃住,管我们生死,如此善待我们,我们也决不能做无情无义之辈。”她说着,手一挥就道,“大家别怕,什么将军,死了看他还是不是将军。”

她很有威望,话一落,她身后的人就喊着好,跟着她就往里头冲。

顾若离忍不住皱眉,就看到韩苗苗也在里头,小小的个子,满脸赴死的样子,激昂的往里头冲。

一时间闹了起来。

可下一瞬,所有的声音突然就安静下来,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般,就看到一直没有说话的赵勋从椅子上站起来,漫不经心的往房中间一立,静静的看着他们:“谁要来?”

谁要来,只是一句简单的话,那些妇人们都骇的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赵勋弯腰,捡起秦大同手中的刀,不慌不忙的往秦大同脖子上一架,挑眉道:“贪污徇私,私卖战马,尔等知道这是何罪?”他说着目光一扫,道,“赵某便是此刻就地正法了他,也毫不为过。”

“你!”领头的妇人惊住,抬手示意大家不要躁,她看着赵勋,“我们大人没有私卖战马,我们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他卖马的钱也不是自己留着,而是为了养我们这些人,大人是好人,他没有错。”

“都知道。”赵勋目光一扫,颔首道,“那就全部有罪。”

领头的妇人没有料到他这么狠,激动的道:“法不责众,更何况,我们的男人是为了朝廷战死的,朝廷不管我们,大人管我们生死,难道有错吗。”

“错就是错!”赵勋回道,“不分缘由!”

秦大同着急,脖子上架着刀,他也不管,一把抓住手被割的鲜血直流:“你们快走,走啊!”又道,“我管不了你们,你们往后好自为之。”

门外,那些妇人们都哭了起来。

“不好了,大夫说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死了。”不知道是谁,从外头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着急的道,“大人呢,快请大人回去,夫人快不行了。”

一阵喧哗声炸开,那些妇人急红了眼,有的朝外院跑去。

“夫人!”秦大同忽然听到自己孩子死了的消息,忽然虎目一瞪,长嘶一声,“我对不起你们母子,天要亡我们秦家啊。”

顾若离听着一怔,就想到前面有人来请韩缪氏,说秦夫人早产。

怎么孩子会死了。

“拼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道,“去叫兄弟们来,将大门打开,我们陪大人一起死!”

话落,有人大喝一声应了,跑去开门,站在署衙门口一阵紧锣吆喝,随即就仿佛山崩似的,听到咚咚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转眼功夫,小小的署衙内就被堵的水泄不通。

“朝廷不给我们活路。”领头的妇人道,“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大人一家去死,就算救不了,我们也要跟着大人一起去。”

好像水被烧热,沸腾了起来一样,那些赶来的士兵站在院子里,弄清楚了来龙去脉,就见有个人冲到前面,手扛着长刀虎背熊腰的往门口一杵,朝着赵勋就吼道:“赵远山,你算个什么东西,不就做些偷鸡摸狗的把戏,要不是你走了狗屎运,你以为你能有今天的位置,你连给我们大人提鞋都配。”

他话落,身后轰隆隆的应和声。

“把我们大人放了,否则,我们今天一人一口吐沫就能将你淹死在这里。”那人嗓子又粗又沉,“你这个孬种,有本事出来单挑,我们这里没有人怕你!”

他说的前言不搭后语,可是引得大家纷纷点头,义愤填膺,恨不得立刻进来,将赵勋碎尸万段才好。

“放人。”

“放人!”

吆喝声,声音震天响!

顾若离心头动容,不由朝赵勋看去,想知道闹成这样他要怎么收场。

“赵远山,你这个龟孙子……”方才那人怒喊着,可刚一开口,忽然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就看到原本在赵远山手中的那把刀,划过他的腿膝,稳稳扎在他的脚背上。

“法不责众,所以聚众生事?!”赵勋抱臂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一院子的人,面色轻蔑,“营州中屯卫记录造册者共三千二百人,都在这里……好的很,大宁都司早就撤了,看来营州中屯卫也不必再留。”

顾若离倒吸了一口冷气,她绝对相信,赵勋说的不留绝对不是遣散这么简单。

按照他的处理手段,至少小旗以上,是绝对会砍了,干脆利落。

“赵远山,你凭什么。”方才被刀剁了脚的那人跪在地上,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喊道,“你现在一个人,信不信我们立刻弄死你。”

赵远山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就听到似乎又有马蹄声传来,宛若雷鸣一般,轰隆隆的,震的房顶都颤了颤!

“区区三千人!”赵勋不屑的看着众人,“也想弄死我的虎贲营?”

他话一落,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们以为赵远山不过是带了个女人过来转一圈,没有想到,居然还带着虎贲营!

虎贲营莫说有八千人,就算八百人……只怕他们应付起来也没有多少胜算。

他们还是小看赵勋了。

“赵将军!”忽然,秦大同撑着爬了起来,跪在赵远山身后,“都是我秦某一人的错,请将军放过他们!”

赵勋面无表情。

“大人!”秦大同一跪,众人纷纷躁动起来,“我们不怕死。要死大家一起死。”

话落,不知道是谁喊道:“大人的孩子没有了,夫人也命在旦夕,都是他们逼的,我们和他们拼了!”

“拼了!”话落,那些人就要冲过来。

顾若离紧张的手心冒汗,可看赵勋依旧稳稳的立在门口,静静的看着众人的反应,就在这时,忽然四周的围墙上,屋顶上呼啦啦的冒出来许多人,密密麻麻的,穿着墨黑的衣裳,看不清面容,但一支支泛着寒光的箭,在夜色中盯着众人。

似乎只要有谁敢动一下,下一刻就会变射成了蜂窝。

“我和你拼了。”那个多刀剁了脚的人,离赵勋最近,他突然蹿了起来,大喝一声举刀砍来,随即,顾若离只听到嗖嗖几声,那人前胸立刻被十几只箭射了个对穿,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眼眸圆瞪,死不瞑目的样子。

顾若离捂住嘴,心头飞快的跳着,手脚冰凉。

根本不用检查,这样的伤势当场毙命。

有人声嘶力竭的喊道:“桑柱!”

场面骤然冷了下来。

“还有人再想试试?”赵勋讥讽的看着众人,“若赵某不曾记错,中屯卫一个参将,一个游击将军,一个守备,六个总旗,八个小旗……”他扫视一周,“自动出列认罪,其他人若想活命便可退下,否则,此人就是你们的榜样。”

那些人被骇住,随即又嗡嗡的响了起来:“我们不走,要杀要剐随便。”

赵勋显然已经没有了耐心:“那就送你们上路。”

他话一落,四周就听到闷闷的拉弦声,顾若离甚至能看得到那些绷紧了的弦上寒光四射的箭,正瞄准了人,下一刻就是皮肉绽开,无数人丧命。

她相信,赵勋绝不是开玩笑的。

“七爷!”顾若离知道,这些是军中的事,赵勋这么做就必然有他这么做的理由,这些人对秦大同太过拥护,在军中,拥护一个将军自然是好事,可是这样的好,就一定有弊,就如同秦大同贩卖战马,这么多人明知不可为可还是包庇默认,甚至认同。

因为,在他们眼中,只要是秦大同做的事,就一定是对的。

若能收复了秦大同,必然是好,可要是不能,此人留着就很有可能是祸患。

就看赵勋有没有耐心,很显然,他对秦大同并没有耐心。

直接砍了,来的更为直接。

赵勋回头看着她,顾若离走了过去,低声道:“他们罪不至死,能不能好好说一说,该治罪的治罪,该遣散的遣散,行不行?”她没有多少底气,所以声音说的并不大。

“觉得他们不该死?”赵勋侧目看着她,她静静立在房里,身形单薄,手绞在一起定定的看着他,点头道,“是,不该死!”

在律法上,秦大同有罪,可他却是因为想要处理好那些战后遗孀和遗孤,想要给这些老弱妇幼安排好生活。因为没有能力所以才去卖战马,虽做法不可取,但心是好的。

“律法也绕不过人情。”她叹气道,“打杀了他们是解决了这件事,似乎也更为轻松一些,可是结果呢……大周那么多军营,有多少人不服赵远山,他们不曾跟过你南征北战,不曾见识过你的威严,不服是常理。你只要此时开了头,就会寒了别处军队的心,难道你要把所有人都杀了吗。”

赵勋就这么看着她,想到了她的那套对事不对人的理论。

事情是人做的,就不存在对事不对人。

秦大同犯了错,这些人明智是错还包庇拥护,那就是罪加一等。

律法就是律法,没有人情可言。

“不行!”赵勋回答的很干脆,“我已经给过他们机会了!”

顾若离抿着唇看着他,心头发凉,是啊,她怎么又犯傻了,想着要去和赵勋将人情!

“你这样就是暴行。”顾若离凝眉道,“有罪者当然该死,可这里这么多人,难道都有罪吗。”

这就像当时面对司璋问题,他们争论一样,是只杀当事之人,还是连坐,株连……

赵勋当时的态度就很清楚,所以他望着顾若离,毫无回旋。

“抱歉。”顾若离失望的道,“这事我原就不该掺和,赵将军自便吧。”话落,她走出了门,站在周嫂面前,道,“秦大人家在哪里,带我去。”

周嫂听到了她和赵勋的对话,看她的眼神不由带了一点善意,可一听她要去秦大同家,就又露出戒备来。

顾若离回头看了一眼依旧跪在房里,木然绝望的秦大同,又回头看着周嫂道:“我是大夫,带我去看看!”

“您……您是大夫。”那个妇人不相信,顾若离就点头道,“是,我是大夫,我救不了你们,也无能为力,但是却可以在我本职以内,尽我的全力!”

那个妇人和左右的人对视一眼,就看到有个年老的妇人道:“县主,老妇带您去。”

顾若离道谢,跟着老妇穿过密密的人群,往后走。

那些人自动的让开一条路,看着顾若离挺着腰背走过去……

赵勋站在门口,负着手,望着她的背影,眉头微拧面色沉凉如水,静静的,没有说话。

顾若离从角门出去,果然就看到连着院墙的一个四合院,此刻,院子里不比隔壁安静,有人哭着,有人求着菩萨,有人喊着,来来回回还有抬着水进出……

“夫人怎么样了。”那位老妇拉着一个人问,那人哭着回道,“两个大夫都说要把孩子引出来,否则夫人的性命也难保。”

那位老妇腿一软,红了眼睛道:“秦大人和夫人都是好人啊,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好人为什么没有好报!”

顾若离闻到了药味,她凝眉问道:“是打算催产?”有麝香和红花的气味……

“是。”回话的人看了一眼顾若离打量着她,显然不明白带着她来做什么,顾若离颔首道,“给我打水洗手。”

旁边几个妇人一看顾若离要进去,立刻拦着道:“不行,她不能进去,她会要了夫人的命。”

顾若离是和赵勋一起来的,他们就是要来害秦大同一家的,这个时候怎么能让顾若离进去。

“还有什么比现在的情况更糟。”顾若离看着拦着她的妇人,道,“我若真想要秦夫人的命,何必亲自动手。”

说话的人一愣,又道:“就算不是,你进去能做什么,别给我们添乱,快走。”

“或许不能。”顾若离大声道,“可若是能呢?!”

那人还要再说,门口韩缪氏看着顾若离,和众人道:“请县主进去吧。”

大家都回头看她,韩缪氏道:“夫人有话想和县主说。”

大家就没有再拦。

顾若离摘了帷帽丢在一边,在盆里洗手,进了耳房。

房间里两个大夫,一人一边的坐着,除了秦夫人的哭声,倒是很安静。

“我们也无能为力。”左边那位略瘦些的大夫姓陈,右边的姓王,都是蓟州小有名气的大夫,“胎儿无脉必死无疑,您多留一刻,对您来说就多了一分危险啊。”

话落,两人就看到一个小姑娘走了进来。

“这位是……”陈大夫金惊讶的看着顾若离,顾若离凝眉上前对秦夫人道,“我姓顾,是和赵将军一起从京城过来的。”

秦夫人一看到她,眼中便瑟缩了一下,结结巴巴的问道:“县主……我……我家大人他是被逼无奈,真的,求您相信他,他是好人。”

“我知道。”秦夫人生的不美,但有种这里女子特有的坚毅和粗犷,目光也不是唯唯诺诺的样子,顾若离道,“夫人先照顾好自己,等你平安了,再去和赵将军求情吧。”

她没有能力去过问军中的事。

秦夫人听完便哭了起来,她连秦家的最后的血脉都能保住,她忽然坐了起来,求着两位大夫:“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

那位陈大夫就上来不悦的看着顾若离,道:“你是什么人,她此时情绪本就不稳,你还刺激她作甚。”又对秦夫人道,“夫人,我们真的无能为力,孩子连脉都没有了。

秦夫人嚎啕大哭:“大人,妾身对不起您,对不起秦家的列祖列宗啊。”

“能不能把手给我让我看看。”顾若离看她的脸色,觉得有些狐疑,不像是胎死腹中的样子,秦夫人一愣,看着她道,“县主您……”

顾若离扶着她的手,低声道:“我先是大夫,后才是县主,也不过是刚刚受封的,夫人称我为顾大夫也行。”

“您,您是大夫。”秦夫人不敢置信,就连站在门口的韩缪氏都诧异了一下,顾若离颔首道,“是!”

她凝神号脉,又掀开衣服查看肚子,就看到她的肚脐眼上用蓖麻子加麝香调的研的膏药贴着,她凝眉伸手去揭,旁边的陈大夫立刻拦着道:“不能揭,你懂不懂医理?”

这两位药用于催生,胎儿已死,只能用药物辅助催产。

“催生?”顾若离目光略冷的看着陈大夫,“你们断定胎儿已死?”

陈大夫不悦道:“那是自然,我二人皆是如此断定。”顾若离又去看王大夫,后者也是点头道,“两尺脉绝,乃死胎也。姑娘不曾看过脉决,连这些都不懂?还说自己是大夫?”

顾若离皱眉,想也不想就讲肚脐上的药揭了,怒道:“若胎死,母身必有辨处,不是面赤舌青就是面青舌赤,你们看秦夫人有这样的症状?”又道,“这是胎心上迫,而不是胎死!”

陈大夫面色一变,道:“不可能。”话落,忙去扶脉,好一刻他有找了灯盯着秦夫人的脸色看,又恍惚的去看王大夫,王大夫也变了脸色,不如方才那般坚定的样子。

“您的意思是,孩子没死?”秦夫人看着顾若离,顾若离点头道,“没死,只是胎心上迫,开十贴紫苏饮便可。”

秦夫人一下子瘫了下来,泪如雨下:“菩萨保佑,菩萨保佑,我的孩子没有事。”

她的话落,那边陈大夫忽然一拍大腿,道:“不好!”

“怎么了?”顾若离也被惊了一跳,看着他,陈大夫就道,“方才老夫已施针催产,药也喝了一剂!”

顾若离脸色大变,扶着秦夫人问道:“夫人现在感觉怎么样?”

“没……”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摸着肚子嚎叫一声,“有东西流出来,是不是羊水破了?”

顾若离眉头紧紧蹙着,对秦夫人道:“把裤子褪了。”话落上前去帮秦夫人褪裤子。

她净手,探了宫口,沉声道:“已经开了三指!”好快。

“这可怎么办。”陈大夫和王大夫也慌了起来,明明没有早产的,可是就因为他们的误诊的缘故,居然将孩子催生了……

要是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必然活不了命。

“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能做的,就是保证孩子能顺利生下来,她对秦夫人道,“夫人可备了稳婆?”

秦夫人点着头,又摇着头:“备是备了,可是并不在住这里,我原本打算下个月将她接到家里来的。”

顾若离叹了口气,掀了帘子出去,随即一愣,院子里站了许多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这边,见她出来众人喧哗了一下,随即就看到有人上前来,顾若离认出是韩缪氏,她就吩咐道:“去准备热水,洗了剪刀棉布,用开水煮沸拿来给我。”她顿了顿又道,“把房间地龙烧起来,不要太热,保持在温暖就好,再单独将小床搬来。”

韩缪氏惊讶的看着顾若离,不由想到昨天下午,她被澡盆里那一只老鼠吓的惊慌的样子……和此刻的她判若两人。

沉稳,笃定,让她想起她的夫君在战场时的样子,平日那么老实木讷的人,只要拿了刀上了战场,就完全换了一个样子,那样的英气威武,那样的沉稳自信,仿佛发着光,让人移不开眼。

“孩子真的还活着?”韩缪氏看着她,顾若离点头,“孩子还活着,不过可能要早产,你们都是有经验的人,能帮着准备的东西速速去准备好,留几个人下来帮忙就好。”

众人一阵欢呼,韩缪氏抹着眼泪道:“好,我这就按着县主的吩咐去做。”

秦夫人的宫口开的很快,不过半个时辰,十指全开,两个大夫在院子里来回的焦躁的走着,又忍不住拉着一个妇人问道:“里头那位是你们从哪里请来的大夫。”

“不是请来的大夫,是京城来的县主。”

陈大夫听着就是一怔,和王大夫对视一样,喃喃的道:“京城……县主……大夫……”

“想起来了。”王大夫一拍手,大喝一声,“是顾氏三小姐,顾大夫!”

陈大夫点着头:“是了,是了,年纪这么小,又是大夫。”他突然就高兴起来,没有想到在之类居然让他碰见了顾大夫,又道,“没事了,没事了,有顾大夫在一定母子平安。”

院子里的人听着就觉得不解,指着房里问道:“她是县主怎么又是大夫,难道还有什么名头不成。”

“这位县主可不简单。”陈大夫就将顾若离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她从不出诊,连荣王妃要看病都是亲自上门,若非她有些清傲,怕已经是千金难求一诊。”

众人咋舌,没有想到一个县主,居然还是个名医。

韩缪氏端着水站在门口,韩苗苗扯了扯她的衣袖,低声道:“娘,她真的是名医啊?”看上去也没有比她大几岁啊。

“嗯。”韩缪氏虽没有听过,可顾若离刚才的样子让她印象深刻,一个没有底气和自信的人,不会有那样的光芒。

韩苗苗抿着唇看着产房里发呆。

韩缪氏端着水进去,秦夫人正低低哭着,阵痛让她面色惨白,满头的汗珠,旁边几个妇人轮流给她擦着,又抽着空隙给她飞快的喂两口面条。

“县主,按您的吩咐都煮好了。”韩缪氏将盆放在桌子上,顾若离检查了一下,点了点头道,“你留下帮我。”

她有好多年没有接生了,其实,这样的经验她也不过只有两次,一次是意外,一次是在山区……

虽看着镇定,可涉及孩子,又是那么脆弱的早产孩子,她还是有些紧张。

忽然秦夫人啊了一声大叫,喊着道:“是不是快要生了,我觉得不行了……”顾若离忙过去查看。

外头乱纷纷的,被那一声惊住,不过没有被惊太久,一盏茶后,房里就停到一个妇人惊慌的道:“怎么没有哭。”

孩子生下来都是要哭的。

顾若离处理好脐带,迅速将孩子口腔鼻腔以及身上处理干净,用干净的帕子包裹住,维持他的身上的温度:“没事,没事,别慌!”她说着,自己的心里却也在砰砰的跳,“要是有氧气机就好,要是有保温箱就好了。”

她的手都在抖,轻轻去听孩子的心跳,很慢,也没什么力道。

“孩子呢,孩子怎么样。”秦夫人也慌了起来,“是不是活着的,让我看看。”

孩子不哭,显得很安静。

顾若离管不了,弯腰开始人工呼吸,她不敢用力,这么小的孩子那么脆弱……

旁边的人呆呆的看和她。

“我的儿!”秦夫人哭了起来,院子外头的人也跟着躁动不安,陈大夫和王大夫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这孩子本来可以不生的啊,都是因为他们……

这可怎么办。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声像小猫一样的啼哭声想了起来。

“活了?又活了?”众人差异的不得了,刚才不是……怎么又没事了。

秦夫人听到孩子的哭声,立刻翻身坐了起来,颤抖的伸出手,道:“孩子,我的孩子……”

“房间的温度太低了,温度再加一点。”顾若离蹲下来,示意大家不要说话,她贴着孩子的背部,仔细的听了一会儿,呼吸没有杂音,她才松了一口气,道,“她还太虚弱,我教你几种护理的方法,你每天定时定量的做,千万要小心照看。”

“是,是。”秦夫人抖着手去接孩子,顾若离回身对韩缪氏道,“拿纸笔来。”

韩缪氏立刻跑去将纸币拿了过来,顾若离细细的将护理和要注意的地方写下来。

陈大夫和王大夫挤了进来,看了一眼孩子,问顾若离:“真……真的没事?”

“有些虚,不过这样是早产儿的正常状况。”她和两人交代道,“往后你们最好每日来看一次,孩子太小不能吃药,只能在护理上更精细小心一些。”

两位长长的松了一口,才惊觉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命也跟着孩子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县主。”秦夫人抱着孩子要下跪,顾若离忙扶着她,秦夫人道,“您救了我们母子,您的大恩大德我们秦氏没齿难忘。”

顾若离扶着她躺下,道:“夫人才生产,身体还虚,这些事以后再说别伤着身子。”

“是。”秦夫人泪若雨下,紧贴着孩子一刻不敢松。

“谢谢县主。”院子里,众人齐齐下跪,“县主大恩大德,我们营州中屯卫,没齿难忘。”

顾若离抿唇苦笑,营州中屯卫的凝聚力,真的很令人震惊和钦佩。

顾若离想到了一墙之隔的赵勋,叹了口气道,掀了帘子走到院子里,外面天已经亮了,那些人跪在院子里,抬着头都将视线朝她投来。

就看到一个容貌精致犹如天仙似的小姑娘站在门口,个子不高瘦瘦的,穿着一件芙蓉素面的短褂,下身是条鹅黄的裙子,裙子和衣服血迹斑斑,本该有些狼狈的样子,可此刻在她这里,便透着一股镇定从容,犹如得胜归来的将军……

英姿飒爽,不属须眉。

“多谢县主。”众人给她磕头,“多谢县主。”

顾若离心头感动不已,什么样的人格魅力,才能让这么多人信服拥戴,以至于抛弃安危,抛弃生死……

“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往后就靠你们自己了。”顾若离不知道隔壁是什么样子,也不想去知道,“谁能给我准备一辆马车?”

韩缪氏从里头走了出来,低声道:“院外就有,县主若要回去的话,民妇给您赶车。”她听到了,县主为了她们的事,和赵勋吵架,所以她要走,她们并不惊讶。

“好,多谢。”顾若离点头,脱了身上的脏衣服,忽然一个包袱递了过来,就看到韩苗苗拿着她的包袱站在她面前,道,“你的包袱,我帮你拿来了。”

顾若离失笑,道:“谢谢。”她拆开包袱拿了里头的换洗衣服,就看到出门前方朝阳给她的一千两银票,犹豫了一下递给了韩缪氏,“我身上就只有这些,希望能帮大家度过一些难关。”

“使不得!”韩缪氏道,“这是您的银子,我们不能要。”

顾若离将银票塞在她手里,无奈的笑道:“我不过是个大夫,军中的事我干预不了,能做的只有这些。”她说着,穿好衣服,往外走。

韩缪氏将银票交给了秦夫人,跟着顾若离出去:“县主,马车在这边。”

顾若离上了车,闭着眼睛靠在车壁上。

马车动了起来,就在这时,一阵欢呼声传来,随即韩缪氏唰的掀开帘子,激动的和顾若离道:“县主,秦大人回来了。”

“回来了?”顾若离一惊从车里探出头,就看到秦大同被两个属下搀扶着,径直朝这边走来,而在他身后跟着许多人一连道着恭喜。

什么情况,赵勋呢?

她从车上跳下来,走在前面的秦大同看见她,立刻抱拳一揖到底:“多谢县主相救,此番大恩,秦某永世不忘。”

“多谢县主相救!”他身后跟着的人,纷纷朝她行大礼。

顾若离摆手,正要说话,韩缪氏就高兴的道:“大人,夫人和少爷也是县主救的,若非县主来的及时,恐怕……”

“县主。”秦大同只知道自己老婆和孩子没事了,真的否极泰来,但是此刻听到这话,他一怔看着顾若离,脸上又郑重了几分,正要道谢,顾若离忙摆手道,“劳烦你告诉我,你们这是没事了吗?”

“是!”秦大同道,“赵将军让我签了认罪书,还让我将卖掉的战马找回来,自领八十军棍,这件事就过去了。”

怎么会这样,赵勋不杀他了吗?

“他……人呢?”顾若离皱着眉,心里头惊涛骇浪的,秦大同就道,“将军正在署衙用早膳,让我等各自散了,稍后再去领罚!”

顾若离不等他说完,提着裙子就朝角门跑去,一路进门,院子里已经恢复了安静,大家喜气洋洋的来回走动,她一眼就看到四平八稳神色如常的坐在昨晚那间房中正吃着饭的赵勋。

似乎听到了声音,他也转头朝她看来,眉梢一挑。

“你改变主意了?”顾若离进了门,桌子上摆着一碗清粥,四个馒头并着两个小菜,赵勋低头用着,神色间透着一些戏谑,“不杀秦大同,不追究这件事了吗?”

赵勋放了筷子,似笑非笑看着她,一言不合说走就走,那么长一段路她头都没有回……

他被人围困,即便有人护着,亦是危险重重。

这个丫头,是真的绝情,还是根本没有将他当做一回事,放在眼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