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进宫/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若离接了请柬。

一连几日赵勋都没有再出现,更没有请圣旨赐婚的事,她暗暗松了口气。

她每天都在医馆中,若不然便去医局……

四月二十,推迟两个多月的春闱敲了鸣钟,她和张丙中一起去送杨清辉进场,贡院前几乎挤不动,各考生提着篮子排着队在门口逐一受检,他们找了许久才看见站在人群中提着篮子排队的杨清辉。

“我以为你不来了。”杨清辉将篮子交给常随,挤着人跑了过来,高兴的看着顾若离,“这里人多,你快回去,免得被踩着挤着了。”

顾若离打量着他,觉得他气色很好,便笑着道:“我和阿丙一起,没事。”又递了个细颈的瓶子过去,“白姐姐制的药,听说里头有蚊蝇还很闷热,你带着提神醒脑,若是带不进去就交给考官收着,用的时候再去取。”

“谢谢。”杨清辉塞进怀中,高兴的道,“那我去了,你快回去吧。”他说着又和张丙中抱拳,张丙中道,“祝你旗开得胜,皇榜夺魁!”

杨清辉笑着道谢。

顾若离目送杨清辉进了人群,由衙役检查后顺利进了贡院,又冒出个头来和她挥了挥手……

“三小姐。”连翘从人群中挤了过来,“二小姐和大少爷在那边。”

顾若离微怔,顺着连翘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只看到了建安伯府的马车,不过依着崔婧文的习惯这么多人她必然是不会下来的,她便和连翘道:“知道了,帮我和二姐还有兄长说一声,我还有事就不过去了。”

连翘目光微微一闪,随即笑着道:“三小姐事情忙,奴婢一定和二小姐还有大少爷说。”

顾若离点头,和张丙中走了。

马车中,崔婧文听完连翘的话,沉默了一刻道:“回去吧。”

“姐姐回去吧,我去宜春侯府找颜释文。”颜释文是宜春侯世子颜显的表字,“他们府中得封我还没有去道贺。”

崔婧文认识,颜显此人颇为正派,她颔首道:“你早去早回,身体还没好,不要多走动。还有,若是留在人家吃饭,切忌不要胡乱的吃,你要忌口的。”

“知道了。”崔岩下了车,由常随扶着,目光就四处在人群找,许久之后才在很远的地方,看到了顾若离的背影,他站了一刻直到看不见了,才转头朝另外一边而去。

“大少爷。”连翘追了过来,崔岩回头看着她,就听她道,“大小姐不放心您,说下午去接您。”

崔岩微怔,想了想还是点头应了。

他在宜春侯府坐了一会儿,和颜显说话写字,觉得心情畅快了很多:“……不管如何,圣上封赏了地也是一个态度,比我们要好,连这些都没有。”

“你想多了。”颜显个子比崔岩高,年纪也大他三岁,容貌长的不错只是天生有些跛脚,笑起来很温和的样子。

他早年定过一门亲事,是外家的表妹,只是还没过门对方人就没了,这样一来亲事就耽误了下来,已经十八的人,还没有娶亲。

“红豆也好,绿豆也罢,不过都是针眼那么大,有什么分别。”颜显笑着摇了摇头,“你要换个角度去想,时局动荡,不过四年不到就改朝换代,我们这样的人家还能屹立不倒,已是不容易。”

这一次那么多人家灭门,他们儿时许多的玩伴就此丢了性命,比起他们,没有封赏就是最大的封赏了。

“你心态好。”崔岩羡慕的看着他,“若将来谁做了我的大嫂,必定是幸中之幸。”

颜显哈哈一笑,摆手道:“不过传宗接代罢了。幸或不幸我们也不知道,大家只求各自找对了位置,做好本分就行了。”

崔岩微怔,成亲真的只是这样吗,那还有什么意思。

“崔少爷。”外头,有小厮隔着门回道,“贵府的二小姐来了,在侧门口等你,说接您回家。”

崔岩应了一声,颜显就笑道:“你二姐可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好女子,代替你母亲照顾你们兄妹,你可要好好待你二姐才是。”话落,扶着崔岩起来,“我也不留你,免得让她担心,送你出去。”

崔岩苦笑,他要不生病崔婧文也不会这么操心,便起身和颜显一起出了门。

崔婧文没有下车,而是掀了帘子坐在车里,见崔岩出来又看到了颜显,她忙跪坐着福了福,道:“茂燊给颜世子添麻烦了。”她垂着头,穿着一件淡绿的素面褙子,梳着垂柳髻,小小的耳垂上缀着一颗莲子粒大小的珍珠,莹白透亮和她的肌肤溶在一起,半侧着脸,容貌精致气质温和端庄,让人看着格外的舒心妥帖。

“不麻烦。”在各自长大以后,颜显还是第一次看到崔婧文,没想到她出落这般标致,“二小姐不进去坐坐,我母亲还常念叨你。”

崔婧文微侧着脸,回道:“来的匆忙也没有准备,改日再正式登门拜见夫人,还请颜世子代我姐弟向夫人请罪。”

“无妨,二小姐客气了。”颜显颔首,看着崔岩道,“你回吧,改天我再去找你。”

崔岩颔首上了马车。

崔婧文和颜显微微点头,放了车帘。

“你派个人来就成,何必亲自走一趟。”崔岩不想崔婧文太累,她笑了笑道,“我在家也无事,让别人来我也不放心,你好好养了身体,再出门我也不用惦记着你。”

崔岩笑笑,想起什么来问道:“明日宫中宴会,她带你去吗?”

“不知道。”崔婧文摇头,不过也肯定方朝阳不会带她一起,“去不去无所谓。”

崔岩抿着唇,过了一刻,道:“姐,我们去看看语儿吧。”

“后日我去看她。”崔婧文低声道,“你别去了,来回奔波来太辛苦了。”

崔岩嗯了一声,崔婧文就打量着他,含笑道:“你近日有些消沉,可是有什么事?”

“我能有什么事。”崔岩说着躺了下来,“我有些累了歇一会儿,到家后你喊我。”

崔婧文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拿条毯子给他盖上。

“这件就可以。”第二日一早,顾若离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桃红的褙子,无奈的道,“我都换了四套了,随便穿什么都一样。”

雪盏和欢颜又拿了一件银红的出来,潞绸的料子撒着碎花,既明艳又素雅,雪盏道:“这件再试试,都比一比才好。”说着就去解顾若离的扣子。

“不过吃个饭,坐一会儿。”顾若离说不动两个人,从早上卯时起来,就一直在换衣服,“随便点就成。”

两个丫头笑嘻嘻的将衣服套在她身上,雪盏郑重的道:“是皇后娘娘亲自主持的宴会,您怎么能随便穿什么,再说,县主这么好看,再点缀一下就是艳压群芳,到时候……”她话说了一半,便笑了起来……

现在大家虽知道静安县主,知道顾大夫,可见过她脸的人少之又少,尤其是那些深宅里的夫人小姐们。

待县主今天这么一亮相,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静安县主不但医术了得,还生了一副花容月貌。

众人吃惊便罢了,最重要的是婚事不用愁了。

肯定是所有人家的公子,任由她们挑选。

“就这件。”欢颜跳了起来拍手道,“就这件事,连我看着都觉得心头砰砰的跳。”

雪盏抬头,顿时呆了呆,喃喃的道:“……那就这件。”又拉着顾若离,“奴婢给您梳头,今儿不梳双丫髻。”

顾若离实在是头疼,被两个人拖着按在梳妆台前,一副任由你们折腾的样子:“郡主还在等我呢,你们能不能不折腾了。”

“垂柳髻好不好?”欢颜抓着头发比划了一下,雪盏摆手,“县主头发多,梳单螺,再压个花钿扎个大红的缎带垂在脑后就好了。”

欢颜比划了一下,点头道:“嗯,县主脸型不挑发髻,那就梳单螺。”话落,手脚麻利的开始盘头,雪盏找了个鎏金嵌红玛瑙的牡丹花钿出来,又并着一副赤金的指甲盖大小的耳坠,下头缀的也是红色的玛瑙。

等收拾好,两个人拉着她起来,欢颜啧啧惊叹:“这样打扮,不显得太过成熟,又透着俏皮。县主这皮肤太好了,一点妆都不用上,真的是太美了。”她恨不得拉着顾若离上街走一圈才好。

让所有人都看看,她们县主长什么样子。

“您自己看看嘛。”欢颜拉着她去穿衣镜前头,顾若离随意扫了一眼敷衍的道:“知道了,你们要是好了我们这就走了,一个早晨就废在这事上面了。”

雪盏掩面笑了起来,欢颜扶着顾若离道:“小姐,要不是您生的这么好看,奴婢真是要将您当男子看了,哪有姑娘家不爱美的。”

“我爱美啊。”顾若离道,“可也不用这样耗时间,有这些时间我可以做许多事了。”

欢颜哈哈大笑,抱着顾若离道:“小姐,您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世上有几个女子是天生丽质的,您好歹想想我们这样姿色的,不打扮能行吗。”

“就你话多。”顾若离点了点头欢颜的头,“我走了。”便出了门。

方朝阳和寻常一样,梳着牡丹头,一圈乌亮的头发嵌在面颊外,衬的她肤若凝脂,容貌精致立体的犹如画中走出来的美人,梅红拽地的长裙,就这么随意的往门口一站,就连顾若离也看直了眼睛。

“你打扮成这样做什么。”方朝阳一看到顾若离就皱眉,“谁给她梳的这个头。”

欢颜过来垂着头道:“是奴婢梳的。是觉得这样梳好看。”

“我自己生的女儿我不知道好看,要你说。”方朝阳扫了顾若离一眼,道,“以后不准这样给她打扮。”

她堂堂一个县主,是她方朝阳的女儿,用得着精心打扮去和别人比美?

就算穿着家常的衣裳,也没有人能越得她的容貌。

多此一举。

欢颜应是不敢再说。

“走吧。”方朝阳牵着顾若离的手,母女两人并肩往外走,李妈妈跟在一边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一路听着吸气声,高兴的道,“郡主母女俩,简直就是天上下来的两姐妹。”

方朝阳又撇了眼顾若离,道:“一会儿你坐我身边就好了,不必理会那些人,也用不着去讨好巴结谁。”她说着顿了顿又道,“你只要敬爱太后就好了。”

顾若离对人情来往,是能免则免,可若真遇上了,她却也不抗拒,人活在世上总要和别人打交道,太过孤立并非好事。

所以,方朝阳说着她只是应着,心中却不认同。

两人方走到二门,身后就听到二夫人和崔婧文一行人的说话声,顾若离回头去看,果然看到崔婧文扶着二夫人,两人朝这边走来。

二夫人生的娇小,容貌清秀,穿着一件葡萄紫的对襟撒花褙子,胸襟别了一只蝴蝶型的卡针,梳着圆髻,既显得端庄又不失俏皮,崔婧文则是一件鹅黄的素面褙子,下面是条浅粉的挑线裙子,面容干净素丽,施施然而来,气质娴雅让人觉得异常沉稳和舒适。

很有大宅主母的风范。

顾若离朝两人微微颔首,扶着方朝阳径直上了马车。

“我们去我们的。”二夫人拍了拍崔婧文的手,“你不必理会她们,以方朝阳得罪的人,去了那种地方,只有丢人的份。”最好能和圣上吵,和赵远山吵……

吵的越凶,她命丢的越快。

崔婧文的视线还留在顾若离身上,她今天穿的这么朴素,便就是因为知道,不管她如何打扮,都比不上她的容貌,那还不如后退一步,突显她的气质。

在后宅女人的眼中,容貌不过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性情和气度。

这一点,顾若离远不如她,便就是她的优势。

“上次之后,今日赵远山都没有再来吧。”二夫人看着方朝阳母女二人的背影,崔婧文摇头,“听说才回京中,这两日没有听父亲提起过他。”

二夫人就扯了扯嘴角,道:“赵远山向来和方朝阳不往来,他怎么可能看得上娇娇,不过是让她难堪罢了。”又道,“闹了那一出,再遮着掩着别人也知道了,想在京中寻个好亲事,就是痴心妄想。”

都不是省油的灯,即便和赵远山熟悉又怎么样,指不定哪天就翻脸了。

若真的闹起来,那就真的好看了。

崔婧文笑笑,跟着二夫人来到了马车跟前,她扶着二夫人上车随后自己踩着脚蹬上去,又想起什么来,回头拍了拍连翘的手:“你留在家里,我交代你的事不要忘了。”

连翘目光一动,点了点头道:“奴婢知道,二小姐放心吧。”

崔婧文笑了笑上车放了帘子。

顾若离掀了帘子朝街上看了一眼,又回头望着正倚着褥垫假寐的方朝阳道:“娘,你手中有没有信得过的人,借我用一下。”

“崔安啊。”方朝阳睁眼望着她,道,“怎么了,出了什么头疼的事?”

顾若离摇头,将她想要买宅子的事情和方朝阳说了一遍,方朝阳听着就噗嗤一笑,道:“买什么,我有三处宅子,你拿去便是。等回家我就将房契给你。”

“那是你的,我怎么能要。”顾若离摇头,她买了是打算给方本超以及刘大夫两家人住,偏一点无妨,但是要大一些,否则这么多人挤在一个院子里,实在是不方便。

等将来医馆开了分铺,她再另购一间,大家在分开来住,只是当下还没有条件。

“在东街后头有一间,地段有些偏,好像是四进的。”方朝阳也不大记得了,她还没有去过,“如今在京中想买这么大的可不容易,你确定不要?”

顾若离心里动了动,却依旧摇了摇头。

“死脑筋。”方朝阳点着她的额头,“就当我给你的嫁妆了,以后你要是嫁人我就少给点。”

顾若离瞪眼,回道:“您怎么没事就提嫁人的事……”她忍不住就想到赵勋说的那番话,有他在,她谁都嫁不了。

她相信他有这个能力。

若真这样,那就不嫁吧,一个人或者两个人也没有分别。

更何况,若是和方朝阳与崔延庭那样膈应的,她真是宁愿一个人待着的好。

“不嫁也可以留着。”方朝阳不耐烦的道,“不行就算我借给你用的吧,等我死了这些也是你的。”

顾若离无语,可看着这样的方朝阳她心头微酸,牵了她的手低声道:“那我谢谢娘。”

“合着和我假客气呢。”方朝阳忍不住失笑,去拍她的手,“小骗子,装的一本正经的,我还真以为你不在乎呢……”

她说什么就是什么,顾若离笑看着她。

母女两人说说笑笑到了西华门,和上次来没有多少的分别的,顾若离跟在方朝阳身后径直去了坤宁宫:“先去看太后,那边待会儿再去,没什么热闹的可凑的。”

顾若离当然是跟着方朝阳,母女两人由引路的女官引着去了坤宁宫。

“郡主来了。”门口守着的內侍笑着行礼,道,“娘娘正念着您呢,说您今儿一定会早点来,没成想这就到了。”內侍说着话,眼睛飞快的超顾若离脸上一飘,随即眼睛一亮,惊艳了一下。

方朝阳已经够漂亮的了,没想到她的女儿还要胜她一筹,这还是年纪小,再等两年长开了,还得了?

方朝阳淡淡的嗯了一声,进了坤宁宫的正殿,顾若离抬眼打量着,殿中布置的很质朴,全然没有半点奢华的感觉,就连摆在正中的八步床,看上去也很有些年头了。

“郡主。”有位年老的嬷嬷的迎了过来,笑着道,“娘娘和荣王妃娘娘还有世子妃都在后殿,就等着您和县主呢。”

方朝阳微微挑眉,问道:“世子妃也来了?不是说有孕了吗?”

“可不是。太后娘娘说让她不要来,可她说惦记着娘娘,这才上身就来了,把娘娘惊的一身汗。”嬷嬷说着,眼睛往顾若离身上一看,顿时眼睛一亮,笑着道,“这位是……静安县主?”

啧啧,瞧这脸嫩的,能掐出水来,是谁说的静安县主容貌丑陋的,这是瞎了眼睛啊。

“这位是邱嬷嬷。”方朝阳和顾若离介绍,“她从沐恩侯府跟着太后娘娘进宫的,是娘娘身边最得力的嬷嬷。”

顾若离点着头应是,和邱嬷嬷行礼。

“这是娇娇。”方朝阳含笑道,“往后等嬷嬷有空,还请教她待人接物,若不然,她就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整日里也没个谱。”

方朝阳说这话,当然不是真的觉得顾若离没谱,而是在提前打招呼,一会儿顾若离要是做的不好,那是因为她还是个孩子,让邱嬷嬷心里有个数。

“瞧您说的。”邱嬷嬷掩面而笑,“静安县主要是没个谱,那这天底下的小姐少爷们可都不能提了。”

方朝阳抿唇轻笑,拉着顾若离的手,眼底露出骄傲之色来。

邱嬷嬷心头直笑,这对母女的脾气,恐怕是真的差不多了。

“请。”邱嬷嬷心头转过,又忍不住看了眼顾若离,三个人绕过去了内殿,一跨进门内,顾若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荣王妃身边的梅念茹。

她穿着一件天蓝撒兰花的潞绸褙子,里头是件鹅黄的广袖,下身是一条天青色马面澜边裙子,外头罩着绡莎,如烟如雾一般美好,听到声音她转头过来,脸上挂着浅淡的笑容,可能因为有孕的关系,人比上一次看到时略瘦了一些,脸色亦有些惨白,但更加给人一种弱不禁风,不食人间烟火的美。

梅念茹上首,是张添着红漆的罗汉床,右边坐着的是太后,慈眉善目面含笑意,宠爱的看着方朝阳,另外一边坐着的则是荣王妃,一身深紫右衽的宫装,梳着高髻,脸上亦是露着得体的笑容,让人觉得很持重的样子……

“朝阳可算来了。”荣王妃当先开了口,“你若再不来,母后都要派人去建安伯府接你了。”

方朝阳笑了起来,走过去给太后行礼,太后摆着手道:“过来一趟也不近,马车颠簸的,快坐着歇歇。”话落,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方朝阳,见她没胖没瘦,便放了心,这才去看顾若离。

“是!”方朝阳应了,又和荣王妃行礼,荣王妃道,“折煞我了,母后都叫你歇着了,你还和我虚客套起来,快歇了。”

方朝阳只不过略蹲了蹲,听着话便起了身。

“姑母。”梅念茹起身行礼,方朝阳忙过去扶着她,“你有身子,坐着吧。”

梅念茹笑着应是,却没有立刻坐,目光落在顾若离的脸上。

“这是娇娇。”方朝阳和太后介绍,“您见过的,那次在西苑……”

太后对顾若离招了招手:“上次见面小丫头戴着帷帽就是不肯摘,哀家都没有瞧见长的什么样儿。过来,让哀家瞧瞧。”

“静安叩见太后娘娘,荣王妃娘娘。”顾若离行礼,又转身和梅念茹道,“见过世子妃。”

行了礼,才走到太后面前,太后携了她的手,望着她的脸仔细打量了一遍,和方朝阳道:“这眼睛像她爹,其他的地方则活脱脱的就是朝阳小时候的样子,还有这身段也是,将来个子也不会矮。”

方朝阳一脸高兴的看着,点头道:“可不是像我,要不然也不会这般好看。”

“也不会谦虚一下。”太后嗔怪的看了眼方朝阳,又回头望着顾若离道,“哀家记得你是八月生的,似乎是中秋节后没多久,是不是?”

顾若离点头,回道:“八月二十七。”

“是了,哀家收到消息的时候正要是九月初,在做什么来着……”她回忆着,旁边的荣王妃就道,“那天远山带太子爷出宫去了,大家都找的慌了神,突然就听到朝阳孩子出世的消息,我们还没回过神,那边远山和太子爷又自己回来了。”

“是了,是了。”太后念着道,“那小子自小就难管,说什么都不听,主意还大的很。”

荣王妃掩面而笑。

“他们去郊外骑马了。”梅氏笑着道,“还偷偷去金陵阁吃了烤鸭。”

太后就笑了起来,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远山这会儿在哪里呢。”太后看向荣王妃,荣王妃就回道,“听说这两日为了军饷的事忙着,户部拿不出那么多银子,都在想办法,怎么填上个窟窿。”

“唉。”太后摇了摇头,“也难为这孩子了。”说着,想起什么来看着荣王妃,“哀家记得,你也是八月生的吧。”

荣王妃颔首,看着顾若离道:“静安和我有缘,我们是一日的生辰。”

顾若离目光一动,朝着荣王妃福了福:“托了您的福。”

“什么福不福的。”荣王妃含笑,自头上摘了一只金钢石做的步摇给顾若离,“我们虽见过,可那时还不知道你是静安,如今算是头一回见。”

顾若离接了又行了礼:“让您破费了。”

“还客气了,一家人说这些做什么。”荣王妃笑着看着她,心里倒是点了点头,虽长的像方朝阳,幸好性子不大像。

“娇娇生下来的就很好看,眼睛咕噜噜转着。”方朝阳高兴的接了话,“三岁的时候顾老爷子教她背方歌,她看个几遍就能背全了。”

太后惊喜的道:“可真是个聪明孩子。”又问顾若离,“你的医术都是顾庆阳教你的?”

“是!”顾若离回道,“自小跟着祖父,耳濡目染便就会了一些。”

霍大夫的名头,太后当然听说过了,所以知道,她的修为绝非耳濡目染就能会的,便高兴的道:“好孩子,得了声望还能从容谦虚,真真儿是难得。”

顾若离失笑。

“静安谦虚了。”荣王妃看着顾若离,道,“你教我的法子,我回来试了,心绪果然比以前平和了许多,头晕的毛病也好了许多,这修为可不是一般人随随便便就能有的。”

顾若离觉得荣王妃和上次她在医馆见到时的感觉不大一样,似乎有些刻意讨好太后的样子在。

不过也能理解,帝位上换了个人,他们这些曾经拥护先帝的,自然就尴尬了起来。

“您的身体底子好,稍锻炼一番便就有可观的效果,不是我的医术好。”顾若离应着,笑盈盈的朝荣王妃看去,荣王妃也正看着她,笑道,“听说前两日你和远山一起去了蓟州,一路可还顺利。”

荣王妃能知道并不奇怪,顾若离如实回道:“军中出了些意外,不过将军悉数都解决了,倒是我,去了也没有帮上忙,心里着实过意不去。”

“怎么会,这是没出事,要是有事,有你这个大夫在,可就事半功倍了。”荣王妃微微一笑,慈爱的看着顾若离,和太后道,“可真是个可心的孩子。”

太后听着越发的高兴,荣王妃余光看了眼太后,心头了然。

“来娘这里坐,让太后歇一歇。”方朝阳唤了一声,顾若离就去了她身边坐下,对面便就是梅念茹,她笑着和她点点头,端坐着优雅的喝着茶。

刚歇下来,方才邱嬷嬷就笑着进来道:“皇后娘娘那边人都到齐了,派人请太后,荣王妃娘娘,郡主和世子妃、县主移步过去。”

“我就不去了。”太后摆了摆手,目光一扫,又看了眼梅念茹,道,“你们几个去凑凑热闹。”

荣王妃应是,方朝阳张口就要说她也不去,可话还没有说,就看到太后和她摇了摇头……方朝阳便歇了没有再提。

连梅念茹这才怀着身子的人都来了,方朝阳还能不去。

圣上才复辟,大家关系都太过微妙了,不管用什么方法,能缓和下来最好。

“我再和娇娇说句话。”太后摆着手,“你们先去,一会儿我让邱嬷嬷亲自送她过去。”

荣王妃应是,拉着方朝阳笑道:“母后喜欢娇娇,就让他们祖孙俩说说话,你和我一起走。”

方朝阳嗯了一声,对顾若离道:“可不准使性子,惹太后生气。”三个人一起出了门。

她们一走,太后脸上的笑容就渐渐淡了下来,望着顾若离道:“娇娇坐哀家身边来。”顾若离就走了过去,半坐在太后身边。

太后朝外头看了一眼,随即内殿的门就被关上。

顾若离心头一跳,隐隐猜到了太后要问她什么。

“听说当初圣上在西苑养病的时候,你就已经去过了,他的病也是你治好的?”太后看着她,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悦,顾若离点了头,回道,“我去时圣上的病情很重,用了十几贴药才好。”

她是在告诉太后,圣上一开始是真的病了,而非装病。

“你的意思是,吃了十几贴药他的病就好了。”太后眉头微拧,脸上有什么一划而过,顾若离颔首,“是。不过他的身体却还是很虚,十几贴不过治了病,却没有养身。”

太后看着她微微颔首,这丫头比方朝阳聪明,至少为人处事上,还知道迂回掩护。

“你别怕哀家。不管是现在的圣上,还是以前的圣上,都是哀家亲生的,哪一个都是心头肉。”太后叹了口气,“你还小,还不懂为娘的心情啊。”

顾若离垂着头没有说话。

“你和远山……很亲近?”太后忽然话锋一转,顾若离顿了顿回道,“和赵将军算不上亲近,我当初是为了顾府,而他正有用我之处,便就认识了,现在亦是那时的留下的一点情分,也仅此而已。”

太后打量了她一眼,眼底露出失望的样子。

顾若离也看着她,她比上次在西苑看到时苍老了许多,那时头发不过花白,如今几乎已经是满头白发,两个儿子,帝位交替生死跌宕,最难受的应该就是她了吧。

顾若离也在心头叹了口气,却什么话都不好说。

若是太后让她去问赵远山,西苑那位到底是生还是死怎么办?

她问还是不问,赵远山是说还是不说……

她宁愿一开始就拒绝,不掺在这件事当中。

太后看着顾若离就有些走神,这丫头柳眉秀丽透着股英气,杏眼有神,琼鼻端直挺巧,唇瓣小巧可爱,一张鹅蛋脸天庭饱满光洁,皮肤也是好的能掐出水来……

容貌自是不必说,且这面相也是有福之相。

太后看着着,心头微微一动,问道“你的亲事,还没定吧?”

怎么会问亲事?顾若离心头也是一跳,戒备的道,“没有,我娘说我还小,想多留我几年再说这件事。”

太后就笑了起来,道:“你娘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她哪里懂这些。这亲事越早定越好,得了机会还能多留意人品,若是年纪大了再定,难免有些急了,匆匆嫁过去,谁知道好还是不好。”

顾若离干干的笑了笑。

“这事我放在心上了。”太后蹙眉想了想,便道,“你去前头玩去吧,多认识些人,不要和你娘似的,在京中住了一辈子,一个能说的上话的人都没有。”

顾若离应是,那边殿门就开了,邱嬷嬷笑着进来:“县主,奴婢陪您去凤梧宫。”

“有劳嬷嬷。”顾若离谢了,出了坤宁宫,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邱嬷嬷转道回来,太后看着她问道,“送去了,你瞧着这丫头怎么样。”

邱嬷嬷就笑着道:“您说她像郡主,奴婢倒觉得像极了您,这模样身段,和您年轻时一模一样。”

“像是也不奇怪,朝阳就像我。”太后笑着摇了摇头,看着邱嬷嬷道,“我方才和她说话,心头便动了动,你说……若是将她许给青云,你觉得如何?”

“奴婢刚刚也走了个神。”邱嬷嬷坐在脚榻上,低声道,“太子年纪虽比她大了许多,且若定了亲还要再等两年,可到底是一家人,也不差这两年等一等,而且太子性子温和,以县主的容貌和性情,定然能琴瑟和鸣。”

赵凌丧妻有几年了,嫡子今年也有七八岁了,晚点续弦没什么影响。

太后颔首,顾若离不管怎么说,都是方朝阳的女儿,她的外家是沐恩侯府,且顾家又没了近亲,嫁给赵凌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样一来,往后沐恩侯府又能再兴盛几十年不说,对各方面都有莫大的好处。

“不过,就怕郡主不愿意。”邱嬷嬷顿了顿道,“奴婢看着,县主看着比郡主要温和一些,到时候还好说,反而是郡主,若是她不愿意,怕是要闹上一闹的。”

方朝阳要是生气了,真的是什么情面都不讲的,连太后她都能顶。

“先不要和朝阳说。”太后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你觉得让远山去提如何?”她想了想,觉得没有人比赵勋合适的人了,“他和青云自小一起长大,若他去提,即便青云有什么二心,也不会拒绝。”

这样一来,还能缓和一下方朝阳以及沐恩侯府和赵勋的关系,至于西苑那边……只要关系缓和了,有的话说起来,也就方便多了。

是喜事,大家心里总会高兴几分。

太后叮嘱道,“稍后等远山来,我探一探他的意思。我听说青云在金陵这几年身边有个人,先把人打发了才行,不能委屈了娇娇。”

邱嬷嬷应是,起身道:“那奴婢出去叮嘱一声,若是看见赵将军进来,就请他来一趟您这里。”

太后颔首,无力的靠在罗汉床上。

想到自己的儿子和孙子,胸口像是被万针扎了似的,疼的喘不过来气。

她想去西苑探望,偏赵勋守的密不透风,便是连她也不给情面,她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那孩子就是油盐不进。

总要想个法子才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