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族人/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祖宗?顾若离凝眉打量着婆子,问道:“可说了是什么事?”

“许是有事吩咐。”婆子也打量着戴着帷帽的顾若离,这位三小姐从小就生的娇美,像极了朝阳郡主,不过性子木讷,学医成痴,听说有时候一整天都说不上一句话,抱着书人都看傻了。

没想到这边出事,老太爷独独保了她活命,他们听说她在京城闹的满城风雨的时候也惊讶了半天,最后被她求着封了恩德侯,又得了一个县主的封赏,也真是祖宗保佑了。

俗话说,傻人有傻福,这位三小姐约莫就是了。

婆子见顾若离满面疏离,没有说话,她心头笑了声,道:“三小姐,老祖宗毕竟是老祖宗,她又年纪大了,见一次少一次,您还是去看看,就当哄哄她老人家?!”

奇怪的是,他们请她去做什么,难道是想和她说迁坟的事?顾若离看着婆子,颔首道:“好!”

“那坐我们的车,还是三小姐自己有车?”婆子说着四处去看,顾若离已经凝眉道,“我有车,妈妈自便。”

就自顾自的上了车,婆子只好跟在后面。

顾解庆是嫡支长子,他还有四个嫡亲的兄弟,两个搬去了江南,两位留在庆阳。

今天来请她的这位老祖宗,则是顾解庆的婶母,也是嫡支,但比起顾解庆这一脉的嫡长来,则要略偏一些,若真要论大约是三房吧。

顾若离记得,她长这么大,约莫见过两回这位老祖宗,听说年轻时也是为女大夫,出身在一个不大的药铺,父亲是东家,自小耳濡目染学了医术,在庆阳一带很有名气,成亲后常在大户人家走动,人人都称她为肖医女。

只是后来她夫君去世了,她便不常出来走动,渐渐的也就淡出了大家的视线,不过老一辈的人,提到肖医女还依旧记得。

他宅子的位子比药庐巷好,在城内普照寺附近,据说是因为老祖宗吃斋念佛,所以几十年前就在寺附近买了连着的三个院子,推倒重建了顾宅,后来听说又挤了一家,合并了四个院子,几乎占了普照寺前半条街。

渐渐的,那边就成了顾家巷,顾若离从马车里下来,就看到正门口挂着一个硕大的烫金牌匾,上写道:“顾府。”

好在庆阳人都知道,此顾府和药庐巷的顾府虽是一家,却早已分了家,普照寺的顾府主业是卖药,药庐巷的顾府则是行医问诊。

两不相干,却又都没丢顾氏的祖业。

“三小姐,这边请。”婆子做了请的手势,请顾若离从侧门进,顾若离也没有多言,带着两个丫头去了侧门。

侧门也挂着个小小的颇精致的门牌,门开着,两个婆子坐在门口磕着瓜子聊天,声音又大又亮,人还没见,声音就传出去好远。

“笑闹什么。”引着顾若离的婆子喝道,“没个规矩的。”

守门的婆子顿时噤若寒蝉,立刻收了瓜子板板整整的站着:“洪妈妈好。”

“还不见过三小姐。”洪妈妈呵斥了一声,两个婆子立刻抬头看了眼顾若离,行礼道,“奴婢见过三小姐。”

两房的孩子没有搁在一起排大小,所以这边也有个三小姐,不过已经出嫁了,要不然称呼上还真怕分不清。

“三小姐请。”洪妈妈请顾若离进去,穿过影壁顾若离就愣了愣,她上一次来大约是五六年前,跟着顾清源来给哪位叔叔瞧病吧,当时这里还没有这么宽敞,收拾的也只是干净整洁。

可是不过五六年的光景,院子里入眼的是繁花似锦,绿叶葱茏。

打理的非常好,就算是建安伯府的外院,也不及这里收拾的精致。

“老祖宗在内院。”洪妈妈满意的看着顾若离眼中的惊叹,不禁暗笑道,药庐巷那边是老宅子,不知多少年了,年年都要修缮,哪比得了这里,处处都是新式的东西,就算拿到京城,也鲜少有人比得过这里。

顾若离不知道洪妈妈所想,她也只是略扫一眼,就随着她一起进了内院,到内院后就能看到三三两两的丫头婆子,穿着俏绿的比甲,跟一只只蝴蝶似的穿来穿去,非常的热闹。

见她进来,众人都偷偷这边觑来,低声讨论着。

内院很大,错落有致的假山溪流,点缀着一簇簇花圃,种的也是各式各样或药草或花卉,生机勃勃的样子。

洪妈妈引着顾若离直接去了正院边的花厅里,帘子一掀里面一股清凉之气便扑面而来,她笑着和顾若离道:“三小姐,请!”

顾若离抬眸看去,随即怔了怔,花厅里坐了约莫有四五个顾氏的男人,当中的首座上,则是洪妈妈口中的老祖宗肖氏。

她没有想到来了这么多人,摘了帷帽,慢慢走了进去,朝着上位福了福:“娇娇拜见老祖宗。”她刚行完礼,旁边就有婆子拿了褥垫往她面前一摆,她一怔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娇娇。”就听到旁边顾解庆的四弟顾解兴低声道,“还不快拜见老祖宗。”

顾若离有些迟疑,随便又听到有个女子的声音道:“她这会儿封了县主,只会拜圣上哪会拜祖宗。”

她循声看去,坐在顾解兴侧后方的女子,年纪约莫三十出头的样子,她看着有点眼熟,却分不出是哪一房的太太。

顾若离站着没动。

坐在上头的肖氏顿时沉下脸来。

顾若离打量了一眼肖氏,她穿着件朱红团福的矮领褙子,妆花缎的,梳着圆髻带着一顶姜黄的抹额,头发花白,但看上去还是很精神干练的样子。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肖氏今年约莫七十几岁不到八十,保养的不算好,皱纹深深头发花白,但看上去很清醒精明的样子。

“坐吧。”肖氏没有抓着跪不跪的事情不放,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杌子示意顾若离坐,她神色淡淡的,道,“昨儿听说你回来了,还去了祖坟,今儿本以为你会来,等了半日没等着你,你两个哥哥有事就去忙了。请你来,是有事要和你商量。”

言下之意,是顾若离应该自己主动来的,害的他们等了这么久,还耽误事情了。

顾若离没有弄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就不打算接话,坐了下来听着他们说话。

“顾家出了这种事,我们心里也难受了一年,如今才将将好受一些。”肖氏腰板笔直的坐着,满面的严肃认真,“如今圣上复辟,你也受了恩宠封了县主,如今你们那房也算是功勋,也称的上一句今时不同往日。”

顾若离凝眉,抬眸朝顾解兴和他身边坐着的顾解福看了一眼,比起和肖氏的子嗣顾宏山几人,她当然和顾解兴更亲一点,只是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这一房走的近了。

“只是,你们这一房子嗣单薄,到你父辈更是一个儿子都没有。就算一家子还在,也没有人能继承这份家业。”肖氏端茶喝了一口,吩咐道,“所以今天叫你过来,和你说一声,我们打算在你堂兄弟其中一个过继给你大伯父,好继承祖业。”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难怪喊她过来。

是看这恩德侯这个功勋只有个空头的名号,所以他们就打算给大伯过继一个儿子,这样,理所应当的,就由这个儿子继承爵位。

“怕是不合适。”顾若离垂着眼帘,客气疏离,“圣上追封,不过是个体恤告慰,能不能继承圣旨上半句未提,且,古往今来也没有这样的先例,就算你们过继了哪一位堂兄,怕是也无济于事,继承不了这个爵位。”

“所以才请你来。”肖氏凝眉,觉得顾若离太木讷了,“听说你是圣上的救命恩人,不管这其中是真是假,到底这名头和宠爱还在,你上疏一封请圣上允了不就成了,一句话的事情,也不是毫无周旋之处。”

就算能周旋又怎么样,顾若离抬起头来,看着肖氏道:“圣上当初封赏时,就知道我大伯和父亲无后,现在再去说过继的事,难免让人觉得顾家轻浮,有些失分寸了。”

这是在说她轻浮没有分寸?肖氏顿时沉了脸,还不等他说话,那边顾解兴就道:“娇娇,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也是顾氏的人,顾氏兴盛了往后你就有个得力的外家,成亲嫁人后也有你兄弟给你撑腰,对你可没有坏处。”

她的兄弟是谁?怎么他们落难的时候一个都没有见到,这个时候站出来认兄弟了。

“理是这个理没有错。”顾若离疲于应付,“但我还是认为这个法子有些想当然了,圣上不会同意,递了折子只会自取屈辱。”

肖氏气的咯噔一声,将茶盅摆在桌子上。

“自取其辱。”方才说话的那位妇人就道,“看来娇娇这还没有出嫁,就急着把胳膊肘拐出去了,可是方朝阳教你这么说的。”

顾若离忍着怒意,那妇人又接着道:“娇娇啊,可不是婶子说你,你娘那样的性子你可不能学,她若不是郡主,早不知在哪里落难。你也学着他六亲不认,连娘家都不要了,将来吃亏的可是你啊。”

顾若离忍不住,也不想再忍,好好的请她来这里,就是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她有必要求着他们,听他们说这些废话吗。

顾若离道:“你既喊我娘一声郡主,那身份之别你就该知道。以你的身份还没有资格对她评头论足。”话落,起身就打算走了,她最不耐烦的,就是磨嘴皮子。

那位妇人脸色一沉,顿时难堪至极。

“你这孩子。”又出来一位约莫五十几岁的妇人,拉着顾若离,“性子可真是和小时候一样倔。”

这位顾若离认识,是顾宏山的夫人,也是肖氏的长媳崔氏。

“既然商量事情,就好好商量,一些不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崔氏笑着道,“娇娇快坐。你这一路回京累着了吧,路上可还顺利。”

顾若离没坐,回道:“多谢伯祖母关心。家中的宅子,父亲,祖父和家里的人的坟都要还要修。”说着一顿目光扫了一眼众人,道,“还有同安堂我也要重开,事情多的很,就不多叨扰大家了。”

她话落,崔氏忽然就明白过来,顾若离摆着脸的缘由,恐怕就是因为他们将同安堂怼出去了,不由无奈的道:“说起同安堂我们也是万般不忍,可是当时那样的局面,我们要是不怼了能怎么办。同安堂声明在外,若随随便便找个人坐堂,回头出了点事,可不就毁了。”

顾若离凝着眉没有说话,显然没有将崔氏的话听在耳朵里。

“和她说这些做什么,她要是懂事的就不会在这里给我们甩脸子。”肖氏砰的一声拍了桌子,含怒道,“如今你那一房只有你一人,你当你能撑起偌大一个宅子,一个府邸,我们让你堂兄过去帮你,还委屈你了不成。”

顾若离气的不行,似笑非笑扫了眼肖氏。

“娇娇啊。”顾解兴劝着道,“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你说你建宅子修祠堂不也是为了顾氏好吗,但你一个人就算再好也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到时候你一嫁人这些东西也没个人替你守着,不是白忙活了吗。”

“况且,这一个直系的子嗣都没有,将来逢年过年也没个人去上坟祭拜,多冷清。”顾解兴摇着头,语重心长。

肖氏这样做,她一点都不怪,因为大家来往本来就少,她看的清。

可是顾解兴和顾解福这样,却让她很心寒,当年他们兄弟二人可没有少受祖父的照拂,便是两人开户搬出去都是顾解庆出的银子。

“四叔祖。”顾若离沉声道,“您的意思,若不过继,往后逢年过节,我的伯父兄弟们就不会给祖父他们上香祭拜了是吗。”

顾解兴一愣,她接着又道:“若是这样,我就不明白,您怎么能有底气坐在这里和我说起这件事,您不管不顾,我还要脸!”

“你怎么说话的。”顾解兴的夫人卢氏蹭的一下站起来,怒道,“你就这样和长辈说话的吗。”

顾若离看着她:“您们还是祖父嫡亲的兄弟,他遇难时,你们又是怎么做的。”

卢氏怒道:“那时候情况能和现在一样吗,那火怎么起的你不知道?我们当时就劝他了,不要行医,不要去太医院,他不听劝啊,非要争名逐利,如今落到这个下场,难道还把责任落在我们头上。”

“劝他?四叔祖母,我虽年纪小,可家里也有老人,当年我祖父在太医院时,你们没少得过好处吧。药都卖到江南去了,打的是谁的名头?”顾若离怒道,“您如今用这种语气说他,您良心过的去的吗。”

卢氏没想到顾若离嘴巴这么利,脾气也跟炮仗似的,便道:“当初是当初,现在结果你也看到了,落了一个家破人亡,这还能叫好,就是万贯家财也比不上人还活着。”

“结果在这里,我们没有必要争执这些没有用的。”顾若离摆了摆手,道,“过继的事我不同意,你们不要想了。香火断了也好,续着也好都是我家的事,和你们没有关系。”

顾若离话落,带着两个人丫头往外走。

“站住。”肖氏喝道,“听说你要将坟迁去祖坟里去,这么大的事情你可问过我们同意不同意。”

顾若离就回头看着她笑道:“老祖宗您弄错了,这坟虽是我要迁,可操办的却不是我,而是黄知府,您若不服就去找他理论一番。”

是谁说三丫头从小木讷,读书读的痴痴傻傻,她看着嘴皮子利索的很,肖氏站起了起来,七十多岁的人了身板还是笔挺的:“这是我族中的私事,莫说黄大人来,就是首辅来了,也要经过我们同意。我告诉你,这迁坟你随便迁,但想入祖坟,就免谈。”

“你在威胁我?”顾若离停下来,转过来看着肖氏,先是理所当然命令,见她不听就着人出来唱红脸劝着,如今不行就改成威胁,看来他们是商量好了,一步一步的紧逼着她,“您又凭的什么道理,不让我家的人入祖坟?”

“只凭他们死于意外,不吉利。”肖氏冷笑着盯着顾若离,道,“我这么大年纪,吃的米比你吃的盐还多,这死于横祸的不能入祖坟,否则,会影响了风水,是大凶之兆,我们顾氏可不只你们一家。”

这是顾若离第一次和肖氏说这么多话,以前只觉得这位老祖宗很严肃,不好说话的样子。

如今看来,不但是不好说话,为人还自私狭隘。

“您这话说的可真有趣。”顾若离道,“连圣上都下了圣旨抚恤,封了祖父爵位,怎么到您口中来,就是不吉利死于非命,老祖宗,饭可以乱吃,话乱说了可要招祸的。”

居然软硬不吃,肖氏气了倒仰,怒道:“你这个不孝子!”

“我孝也不是对您孝,我的祖宗都死了。”顾若离福了福,“老祖宗,告退了。”话落,徐徐出了花厅,径直而去。

肖氏一扫桌上的茶盅,指着顾若离的背影骂道:“庆山悉心培养,怎么就教出这么个东西出来。”

“还不是跟方朝阳学的,听说她在京城可是住在方朝阳改嫁的那户人家。”卢氏冷笑道,“有其母必有其女,母女二人没一个正经路子。”

哪个像方朝阳那样的,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和离,和离没两年就改嫁,她也有脸见自己的女儿,要是换做她早一头撞死在城墙上了。

“说这些没用。”肖氏摆手道,“过继的事她不同意,我们就自己去办。”又看着顾宏山,“你不是说孙能亦升调去了工部?他是谌阁老的门生吧,你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走走他们的路子,花多少钱都可以。”

“我明天就给他去信看看。”顾宏山应是,道,“娇娇那边再让人去说说,她毕竟年纪还小,估计是受什么人挑唆,又或是封了县主有些膨胀了,多劝劝估计还是有用。”

肖氏没有说话,这边崔氏道:“听说她在京城也开了顾氏同安堂,还封了神医,当初延州刘家村的瘟疫就是她治的。没想到庆山将她医术教的这么好。”

“你懂什么。”肖氏不屑道,“她这个年纪,就算学的再好还能好过杨长正?不过是圣上对庆山愧疚,所以才故意捧她罢了。”

杨长正,是杨文治的表字。

“也是。”崔氏点头道,“哪个名医不是学医几十年苦熬出来的,她这样小小年纪就封神医的,还真是头一回听。”

肖氏年轻时还是大夫呢,在庆阳谁见着她不尊敬的喊一声医女,可她也没有顾若离那么张狂,封了神医就当自己是神医,封了县主就以为自己姓赵了!

“都散了吧。”肖氏挥了挥手让各自散了,顾解兴就和顾解福一起出来,两人脸色都不好看,因为顾若离方才的话说的太重了。

“四哥。”顾解福道,“这事我们不要掺和了,你看老祖宗的意思,就算过继她也不会让我们捞着好处的,到时候又是一顿你来我往的扯皮,还不如不找这些事,谁也不便宜了谁。”

“要过继当然从我们两个这边过继。”顾解兴一副你是白痴的表情,“他们隔着一个房头,怎么也比不上我们亲,我们两个才是顺理成章。”

顾解福觉得他四哥想的是很好,可到时候他根本斗不过这边的。

“除非将二哥和三哥喊回来。”顾解福道,“我们四兄弟商量着办,要不然,大家都别想了。”

顾解兴有些心动,肖氏这个人占着辈分大,为人又固执,到时候还真是说不好,他想了想道:“就怕他们不回来,当时大哥去了,他们可是一点声都没敢露。”

他们也不敢露,听说尸体收在义庄了,他们也想去收尸,可到底不敢,谁知道那把火会不会蔓延到他们家来。

“我们做的也过分。不怪娇娇恨我们。”顾解福是觉得,过继是应该的,因为这爵位不继承就是白白浪费了,不管好了谁都行,都比浪费的强,但是当时他们没有管那边的死活,像缩头乌龟一样,现在再反过来让娇娇同意他们过继,她只要不傻,都不可能同意的。

倒是肖氏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他觉得可笑。

只是,说的是大事,他就保持沉默,观望一番再说。

“我们怎么过分了。”顾解兴道,“你我都冲出去不是找死吗,那可是宫里来的人,是圣上下私令的,你我改变不了局面,出头只有找死的份。”

顾解福是觉得,哪怕是去收个尸也行,他们做的太不上台面了。

“随你们吧。”顾解福道,“过继的事是应该的,可是娇娇那边你要留点情面,她年纪小,又是姑娘家,走到今天不管她用了什么手段,都不容易,你弄的她急了,指不定她会做出什么事来,到时候大家面子里子都没有了。”

肖氏说圣上是对大哥愧疚,所以才封爵位封县主的,可是要知道,若是顾若离不去提,圣上怎么会一登基就封顾氏!

这其中有什么事,肯定是他们不知道的。

这个丫头,不简单。

“我心里有数。不管怎么说她都是顾家的人,我还能害她不成。”顾解兴摆了摆手,想到自己的兄长心里其实有些戚戚然,当年他作为兄长对待他们兄弟四人是真的没有话说。

一家子兄弟,就他愿意学医继承了祖业撑住了家门,剩下他们几个都是活的窝窝囊囊,依附着他做点生意。

顾若离忍着怒气上了车,欢颜和雪盏也气的不得了,欢颜道:“亏他们能想的出来,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真的在帮您一样。要想帮当初怎么不帮您,让您一个姑娘家上京,幸好您有医术,要是没有呢,结果真是不敢想。”

“县主,您千万别答应。”欢颜怒道,“还想百捡便宜,想的到美。”

顾若离揉着额头,只觉得被人敲了闷棍,疼的不得了:“我不会答应的。”说着,到了家门口,陈顺昌迎了出来,急着道,“三小姐,您去普照寺的顾宅了?”

“是!”顾若离从车上下来,回道,“老祖宗派人来请的。”

陈顺昌跟着她进去,满脸戒备的问道:“他们想做什么,没有欺负你吧。”说着话,周铮从外面进来,看到顾若离就道,“我去接您来着,没想到路上错开了。”

“我没事。”顾若离道,“就是生了点闲气。”

周铮眉头一拧,问道:“他们为难您了?”爷说了,若是有人欺负县主,就让他不要留情,什么结果都有他。

顾若离坐了下来,喝了口茶,欢颜就亟不可待的将事情的说了一遍,又道:“……他们这样的人可真是有意思,出事的时候见不着人,现在没事了,就出来捡便宜,哪有这样的好事。”

周铮怒道:“县主,你不要答应这件事,若是他们再为难你,我就去一把火,烧了那宅子,看谁还敢废话。”

“大胡子,我支持你。”欢颜点着头,一副拼死一搏的样子,“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顾若离被两人一唱一和斗的笑起来:“何至于烧宅子,不理他们就是了,我不答应他们还能怎么样。”唯一有些麻烦的,不管是真的打官司,还是重开祖坟的事,顾解兴说的对,将来等她也去世了,就再没有人给顾解庆还有顾清源祭拜了。

孤零零的坟立在荒山野岭,不管她修的多么豪华,几十年后终究会成为孤坟。

她自己死了以后是烧了还是埋了,有没有人祭拜她无所谓,可是长辈们若这样,她便内疚不已,但凡想到顾解庆和顾清源……便就不忍。

“陈伯。”顾若离看着陈顺昌,“祖坟要是不进,我们就只有另开宗祠,重修祖坟。”

陈顺昌一直沉默着,听顾若离的话,他便抬头看着她,目光坚定的道:“要是三小姐不想被他们要挟,那就另开祠堂,那老仆就今天就做个承诺,我往后无论多少年,我陈顺昌的后人,逢年过节都会去祭拜大老爷他们,将他们当做先人一样供奉。”

“陈伯!”顾若离心头一酸,摇着头道,“这件事信则有,不信则无,您不要做这样的承诺,累着后世子孙,给他们添困扰。”

没有就没有吧,有她在的一年,她就会来祭拜,就算不能亲自来,也一定不会让坟头的香火断了。

“三小姐。”陈顺昌道,“当年要不是老太爷救了我一命,我不会活到今天,替他守坟算什么,就算是死我也无怨无悔。”

“我晓得,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我还在呢,用不着您去想这些。”祭拜先祖的事对于后人来说是份怀念,可是她不能将自己的牵挂推给别人,让别人替她承担这份责任,“总有办法解决的,您别说了。”

陈顺昌没有说话,老人一想到肖氏做的这件事,就恨的不行:“成,这件事我们以后再商量。往后普照寺的宅子再来人请,您就不要去了,不用和他们周旋,免得他们觉得您一个孤女势弱,好欺负。”

“我知道。我今天本也不想去,只是他们既然来请了,就一定有事,事情不弄清楚,早晚都摆在这里。”她叹了口气,道,“我去一趟衙门,找黄大人说一声这件事。”

“老仆陪您去。”陈顺昌说着就站了起来,顾若离应是,就和众人一起去了知府衙门,黄章正用过午膳刚脱了衣服准备午睡,就听到常随来说顾若离来了,他忙穿了衣服迎了出来。

“打扰你休息了。”顾若离福了福,黄章摆着手道,“不打扰不打扰,下官刚吃过饭,正准备走动走动,接着去做事。”我的祖宗,您就是半夜来找,我也不敢说您一声打扰啊。

“是!”顾若离坐下,周铮和陈顺昌就站在她一边,黄章着重看了眼凶神恶煞的周铮,心头跳了跳,道,“县主此时来找下官,可是有什么吩咐?”

顾若离就将祖坟的事和黄章说了一遍:“那边的态度很强硬,怕是大人去迁坟时有些阻碍。”

“此事你不用怕。”黄章一听就拍着胸脯道,“这事不是他们能做的了主的,您有圣旨在手,老爷子又追封了恩德侯,他们要是拦着,您只要吩咐一声,我就能替你将里头所有的坟都铲平了。”

铲平当然不可能,不过他的态度表达的很清楚。

“给你添麻烦了。”顾若离知道顾家的人奈何不了,只是,这事儿黄章在办,她得先来打个招呼,“还有件事,若是我们这一支退出顾氏,另开祠堂的话,到时候您能不能去做个见证,往后我们这一支就和他们没有关系了。”

没有关系了,看他们还好意思说过继的事情。

“行是行。”黄章有些犹豫,道,“只是这事要办,你最好能请一道圣旨,毕竟您是女子,想开宗立祠堂,恐怕不好办,古往今来都没有这个先例。”

顾若离和陈顺昌对视一眼,两人来时在路上都想过这个可能,可是不来试试,总归不死心……

为了开宗求圣旨,将家事闹到圣上跟前,就有些太夸张了。

那就暂时停一停,先将坟迁了,祠堂的事以后再慢慢想。

“要不然。”黄章犹豫了一下,看着她道,“要不然您想办法过继一个孩子到你大伯名下,由这个孩子出面,事情就好办多了。”

莫说找不到这样的孩子,就算找了,家里没有人,他一个孩子又怎么能撑得起门庭。

“此事,我再考虑考虑。”顾若离不想过继孩子,为了结束一件事,又扯起一件更大的事情,等于拆东墙补西墙,到时候谁又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她还有没有能力去扶持这个孩子。

“好!”黄章道,“迁坟的事有我在,明儿我就让师爷带着人去,谁敢拦我就是和官府作对,和朝廷作对,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黄章很清楚,在这件事上他的立场要鲜明,更何况,和赵勋以及顾若离相比,普照寺的顾府毫无伤害力。

“那就有劳您了。”顾若离道谢,起身告辞,“那您忙,我们回去了。”

黄章应是送他们出去。

顾若离回到家中,和陈顺昌相对坐着,两个人心里都不舒服,顾若离想的是和普照寺那边了断了,以后都不要来往,大家干干脆脆的没有牵扯。

陈顺昌却是在想,依顾若离的地位,招赘一个夫婿入顾氏是最合适的了,可是,她和赵勋的关系,又快立婚约了……招赘是不可能的事情。

换做别人这话他还能开口,可是对方是赵勋。

他就是提都不敢提。

最重要的,顾若离的性子,怕是她要不愿意,谁也强迫不了。

陈顺昌叹了口气。

“奴婢有个法子。”欢颜凑过来正经道,“您和赵将军成亲以后,多生几个孩子,让其中一个姓顾,将来就由这个孩子继承顾氏家业,多好。”

顾若离还没说话,周铮就嗡嗡的喝道:“你什么脑子,将军的孩子那是姓赵,你以为皇室的子嗣能轻易改成外姓。”

“啊!”欢颜被他喝的一跳,想起来赵勋是皇室的,随即又瞪着周铮,“你凶什么,都说是商量事情,当然是有成有不成的。你不会好好说话啊。”

周铮瞪眼,哼了一声大步出了门。

欢颜撇撇嘴,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样子。

“先修宅子。”顾若离决定将这件事放下来,“重开祠堂另立宗嗣现在都不行,那就不着急,只有我还在他们就不敢怎么样,等我百年以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百年后的事,她想不了那么远了。

“是。三小姐您宽宽心。”陈顺昌想了想道,“四老太爷和五老太爷那边,等过些日子可以走动一下,他们和普照寺那边还不一样,有的事还是能和他们说一说的。”

顾若离想到顾解兴和顾解福两个人的样子,一点期待都没有。

第二日顾若离去了祖坟,刚等了一会,黄章手底下的师爷就带着工匠以及十来个差役浩浩荡荡的来了,见着顾若离那位周师爷抱拳道:“小的奉大人之命,今儿就破土动工,县主可还有什么吩咐的?”

“没有,你们做事吧。”顾若离站在一边望着,就看着他们放了鞭炮,上香,定穴破土,刚开了洞就看见有人朝这边来了,领头的男子她看着有些面熟,陈顺昌就介绍道,“这是那边二爷,您应该喊一声堂叔。”

那就是顾清海了,顾若离想起这个人。

“你们在做什么。”顾清海带着十几个家丁,往这边一站,狠狠的瞪了一眼顾若离,对周师爷道,“都给我停手,这是我家的祖坟,谁对我先人不敬,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周师爷走过来,客气的和顾清海抱了抱拳,道:“这位顾爷,我们是奉黄大人之命,来给恩德侯迁坟的,并没有要冒犯顾氏先祖的意思。”

“黄大人?”顾清海也抱了抱拳,道,“这迁坟的事我们管不着,可是不经过我们宗族的同意,就想迁入顾氏祖坟,我们就不得不过问了。就是算黄大人,也要问过我们一声吧。”

“顾爷说笑了,圣旨还在,老夫不知恩德侯的墓迁入祖坟,怎么就要你们同意了。他是顾氏的人,又是圣上亲口封的,你这么说道理可站不住啊。”周师爷笑道,“退一步说,顾氏出一个恩德侯对你们来说可没有坏处,你这样拦着有什么意思呢。”

有什么意思?意思大了去了!明明可以有更大的利益,他们为什么还要这蝇头小利。

“一个宗族有一个宗族的规矩,黄大人官位再高,也不能干涉我宗族的事情。”顾清海冷哼一声,余光扫了一眼顾若离,“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要是有人敢在这里动土,那就不要怪我顾氏族人翻脸不认人,大家一拍两散,各凭本事。”

周师爷自问识人无数,可还没有见过这样不要脸的人,明明就是算计着人家的爵位,却偏偏还拿乔说什么宗族的事情。

周铮听的一肚子火,他往前一站正要说话,顾若离拉着他摇了摇头,低声道:“黄大人说他有办法,先等一等。”

“各凭本事。”周师爷冷笑了一声,先礼后兵,他已经给过脸了,“那就不要怪我们大人也不客气了。”

他话落,身后的差役就涌了上来,一副准备动手打架的样子。

“嘿!”顾清海也是一挥手,怒道,“还想动手,黄大人这知府是做腻歪了。以为靠着一个徒有虚名的县主,就能保住他的官位,那咱们试试。”

周师爷哈哈一笑,盯着顾清海道:“说你们蠢,你们还真是够蠢的。”他说着一顿走到顾清海面前,低声道,“县主就在这里,你回头去看看,她不过十四岁的年纪,顾爷你十四岁的时候在做什么,恐怕还爬树掏鸟窝呢吧。可是她呢,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却封了县主。就算是虚名,没有点本事,圣上怎么不封你呢。”

顾清海一怔,凝眉道:“她还不是靠着她那个娘。”

“说你们蠢,你们还嘚瑟了。”周师爷道,“朝堂的事一窍不通,你还敢在这里和县主叫板。如今就算是朝阳郡主,也是靠着她的。”

顾清海不相信,一个小丫头,除了漂亮点什么都不会,她总不能爬到圣上的床上去吧……这也不可能,太后还在呢。

那还能有什么解释?

“这坟县主既然要迁,我们大人就迁定了,顾爷回去劝劝家里人,想要闹也要弄清楚了。所谓知己知彼,你这没头没脑的,只有找死的份啊。”周师爷语重心长,摇着头道,“更重要的,理在县主手里,你们还真是无理取闹。”

顾清海忍不住回去看顾若离,就看到她清清冷冷的立在人群里,因为容貌妍丽所以非常显眼,虽穿着普通打扮更是说不上精致,可却是有股子贵气……

他来时一心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的决心,就动摇了起来。

周师爷说的没有错,她一个小姑娘没有点能耐,怎么可能被封为县主。

顾清海眯着眼睛,神色极其的难看。

周师爷得意的笑了笑,吩咐着众人道:“动工,别耽误了吉时。”

顾清海想拦,可刚想说话,就听到身后有刀声哐当一响,他回头过去就看到顾若离正拉着那个凶神恶煞的大胡子,他眉头挑了挑,决定先不在这里纠缠,回去和肖氏商量一下。

事情到底该怎么做。

想到这里,他一刻都不耽误,转身就走。

“您刚才就该让我一刀把他砍了。”周铮看着走远的一行人,怒道“瞧着就添堵。”

顾若离失笑道:“顾氏祖坟很挤,您再添一具,岂不是更挤了。”

周铮明白顾若离的意思,她其实就只是想要和那边断了,井水不犯河水,一点纠葛都别有,所以,能不将事情弄个复杂,就尽量简单化。

一天的功夫,六处穴都开好了,周师爷过来和顾若离道:“后天双日子,大人请了道士来做法事,六日后动土迁坟,县主觉得可行。”

“一切由大人做主。辛苦师爷了。”顾若离笑着说着,又对周铮道,“周大人,您请师爷还有几位差爷去吃酒吧,大家也累了一天,松歇松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