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破家/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宏山拿着信匆匆进了门,肖氏问道:“什么信?”

顾宏山点着头,将手里的信封递过去给她:“是孙能亦来信。”

“我瞧瞧。”肖氏翻身坐了起来,迫不及待的拆开了信,一看之下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顾宏山还没有来得及看,问道:“怎么了?”

肖氏回道:“谌阁老致仕了!”她心里越发不安起来。

“怎么会。”顾宏山拿了信以后还没有来得及看,听肖氏一说心头就跳了起来,“我看看。”

孙能亦的信中说的很清楚,顾宏山将接了一看,顿时也变了脸色:“他说他收到信后就去找了谌阁老,谌阁老并没有写奏疏,而是在御书房时随口提了一句,圣上当时没有答复,等过两日赵远山回来,不到四天谌阁老就递了辞呈。”

“他比翁叙章小了十岁。”肖氏沉声道,“就算致仕也轮不到他,肯定是赵远山逼迫的。”

这个人,居然学聪明了,以前不是动刀就是杀人现在还知道不见血的逼着人自己走。

“您觉得,赵远山是为了小丫头?”顾宏山看着自己的母亲,肖氏摇头,“若是就更好。赵远山恋儿女私情,可见他看中这个小丫头。那么她求封的事,就更加十拿九稳。”

顾宏山觉得说的有道理,又指着信上的内容道:“孙能亦说小丫头的医术在京中很有名气,最擅疑难杂症,而且,她还是京中是医局的司医。”

“司医。擅长疑难杂症?”肖氏静静坐着,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

她今年不过才十四岁,去年成名也只是十三岁罢了,她怎么会有这样的修为。

当年,她出嫁前也不过给人看看风寒,开些经方。而她,小小年纪居然有了名头,擅疑难杂症。

就连杨文治也没有这的名头。

“这么说,那些传闻都是真的了?”肖氏还是不愿意相信,顾宏山点了点头,道,“是这个意思没有错。”

肖氏拧着眉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出声道:“这两天你派人依旧盯着。我心里不踏实,总觉得她会折腾出什么事来。”

顾宏山应是:“她今天不在医馆里,听说早上那些慕名而去的百姓,都没有找到她的人。”

“所以我才担心。”肖氏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让人去看看宝儿在不在家里。”

“早上还看到他在后院玩,这会儿可能出门去了。”顾宏山说着一顿,“您是担心她将徐氏母子两人绑了?”

肖氏不确定。

“来人。”顾宏山一向相信自己的母亲,“去看大爷和宝儿少爷在不在。”

有婆子应是而去,过了一会儿又跑了回来,回道:“大爷带宝儿少爷还有徐氏出门去了,有一会儿了。”

肖氏就沉了脸。

“那就去找。”顾宏山凝眉,婆子应是,立刻吩咐人去找顾清海还有徐幽兰母子两人。

常随应是而去,可是过了近两个时辰也没有找到人,顾宏山也开始担心起来,和肖氏道:“娘,您说她会做什么?”

“若是我没有料错,一会儿就会有消息了。”肖氏沉着的坐在罗汉床上,越到这个时候她越是冷静,“当时办事的人,都处理好了吧?”

顾宏山点着头:“都处理好了,他们什么都查不到。”

“那就好。”肖氏揉着额头,拧着眉道,“那我们就安安稳稳的在家里等消息。”

又过了约莫一刻钟的功夫,外头就有婆子跑了过来,顾宏山就掀了帘子看着,问道:“找到人了?”

“不是。”婆子摇头道,“是宗祠开了,隔房的五老太爷请老祖宗还有您去一趟。”

顾宏山心头一跳回头去看肖氏,肖氏已经起身走了过来:“无妨,我们走吧。看他们有什么花招。”

“好。”顾宏山应了一声,让人去通知了崔氏,交代了几句,就和肖氏一起出门上车,往顾氏的宗祠而去。

上一次,他们是通知顾若离过来,今天却反了一道,换成了他们被人喊去。

不用想,肖氏也知道,顾若离此时此刻肯定在祠堂里。

就是不知道她会做什么。

难道是圣旨下来了?完全有这个可能。

若是圣旨下来批复了宝儿承爵位的事,那么他们去宗祠宣读圣旨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让她不高兴的是,族长还是顾宏山,这些人居然撇开他们私自开了宗祠,实在太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了。

母子二人在祠堂外下了马车,守门的小厮引着他们进去,随即母子两人都愣住,就看到偌大的祠堂里,这会儿密密匝匝的站了不下百十人,年长的坐在里头,年纪略轻辈分略低一点的则站在了院子里。

平日里,这些人看到他们母子不是巴结谄媚,就是服服帖帖恭敬不已,可是今天这些人看到他们过来,木然的转头过来,盯着他们母子二人,眼中非但没有尊敬,而且还是满目的怜悯。

看来是要出事了。肖氏扶着顾宏山的胳膊,指尖微以用力,压着声音道:“一会儿你要稳住了,不要丢了族长的身份。”

“儿子知道了。”顾宏山也是六十几岁的人,可是在肖氏跟前,他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母子两人跨进高高的门槛,里头和上次一样摆着几十张椅子,每一张椅子上都坐着人,一个个神色严肃,整个偏厅里安静的透着一股死气,肖氏看到了顾解兴坐在了首位,正中的位置上,坐着的是她一直瞧不上的顾解福!

他怎么会坐在上面。

可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是,此时此刻,另外一个主位上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消失了半天的顾若离。

她穿着一件桃红的对襟褙子,梳着稚嫩的单螺髻,眉目俏丽如画,可这会儿这张脸正神色轻松的望着她,半点情绪都看不出来。

肖氏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她忽然将手中的拐杖往地上一杵,先发制人:“三丫头,这里这么多长辈,首位你也敢坐?”

“我为何不敢。”顾若离不急不慢的道,“我喊您一声老祖宗,那是尊敬您,应您一声三丫头,是因为我是我爹的女儿,我姓顾。可是您不要忘了,我还是县主,我坐在这里有何不可。”

从一开始,顾家所有人都是喊她三丫头,三小姐,他们有意的,将她县主的称号忽略了。

她不想纠缠时,自然不会在乎她们称呼什么。

可是如今她想掰扯掰扯,当然就会拿出县主的架子来。

就如同赵勋说的,她是县主,背后有方朝阳,有太后还有他,她怕什么。

仗势欺人又如何。

“好,好的很。”肖氏冷笑一声,就这么站在中间,杵着拐杖盯着她,“你要这么说,老身也无话可说。”她说着,一弯腰朝顾若离福了福,“顾肖氏叩见县主娘娘。”

众人看着一惊,寻常肖氏都是强势的人,且又好强,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见过她低头一回。

今天居然和顾若离行礼了。

她一个年近八十的老人这样,不免让人有些心生不忍。

“不知道县主娘娘请我们大家来,是为了什么事?”肖氏直起身,走到一边一位年纪稍轻些的男子身边,对方一惊不由自主的给她让了座,肖氏坐了下来,看着顾若离笑道,“是不是你请封的事来信了,我们宝儿封了恩德侯了?”

“此事稍后再说。”顾若离道,“我请大家来,是要告诉大家,我们药庐巷这一支顾氏要另开宗祠,往后,大家就不是亲戚了,若无事就不必再走动。”

她这话说的很直接,肖氏听着心头的气就拱了上来,顿时生怒的想要说话,可话到嘴边她忽然发现,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对,指责她。

她这是要另开宗祠啊,她这是在说大家都不是亲戚了,就算恩德侯袭爵了,也和他们没有关系了啊。

“你有什么资格另开宗立户。”顾宏山讥诮的冷哼了一声,道,“你和宝儿商量了吗,他可是药庐巷唯一的男丁。”

顾若离就拧着眉看着他,她向来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打机锋,所以,话说的也比较直接:“我不需要和任何人商量。”话落,她伸出手,随即周铮从一侧走过来,将一个卷轴递在她手中,顾若离抖开,目光一扫众人,看着顾宏山,“有了这个,我就能另开宗祠。”

“你居然求了圣旨。”顾宏山蹭的一下站起来,过去夺了圣旨去看,顾若离也不拦着他,等他看完便道,“伯祖父,你觉得可以吗。”

顾宏山几乎大怒,她瞪着顾若离正要说话,就听到肖氏咳嗽了一声,他走过去将圣旨递给了肖氏。

肖氏看过后,似笑非笑的看着顾若离,道:“你这些日子,就在等这个?”

“原不是的。”顾若离道,“现在倒觉得我考虑的太不周全,实当离开京城回来时就求了这道圣旨,也省了祖母,祖父和各位长辈替我操的这份闲心。”

“闲心!”肖氏紧紧攥着拐杖,满祠堂里只有她和顾若离在说话,其他人就和死人一样,或坐或站居然没有一个站出来,“你们今儿都聋了?她这是要脱离顾氏,另开宗祠呢。”

众人还是没什么反应,肖氏就朝顾解兴看去:“老四,你也无所谓?”

“无所谓。”顾解兴露出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她想脱离也好,留着也好都和我们没有关系,这也是她自己权利。再者说,圣旨都来了,说这些也没有用。”

肖氏的拐杖杵在地上,咚的一声:“你现在这话说的可真是轻松,上个月,你可不是这么和我说的。”

“那是上个月。”顾解兴道,“现在我改主意了。”

肖氏被气笑了,她看着别人,一个一个的问道:“你也是这么想的,不要陇东粮仓的那一点薄税了?不想省了你庄子里的税了?”

大家摇着头:“不想!”

发生了什么事,大家的态度转变的这么快,她看向顾若离,问道:“你给他们灌迷魂汤了?”

“不需要灌汤。大家都是明事理的人,我家的事情,他们就是想掺和也伸不进这个手啊。”顾若离无奈的道,“老祖宗,是您想的太多了,而不是大家想的太少。”

放屁!肖氏心头骂了一声,深吸了口气,含笑问道:“好,好!那求封的圣旨呢,你不是上疏了吗!”

顾若离挑眉看着她。

“你什么意思。”肖氏眯着眼睛,“他是你嫡亲的兄弟,你太自私了!”

“我有兄弟吗。”顾若离失笑,看着肖氏道,“我怎么不记得。”

这一回肖氏再忍不住,她忍着怒盯着顾若离,道:“你戏耍我们。”

“到底是谁戏耍谁。”顾若离站了起来,走了几步看着肖氏一字一句道,“老祖宗,你就这么惦记着这个爵位,以至于将所有人都当傻子吗。”

肖氏冷声道:“不要和我说半句留半句留半句。当初我们要说验,你说不用,亲口认了这个兄弟,你现在想反口?”

“我年纪小,不懂事,自然是老祖宗说什么我就听什么。”顾若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老祖宗,你要把话谁清楚,那我们就好好说说。”

“将徐氏和宝儿带进来。”顾若离朝外头一喝,随即陈顺昌就带着两个差役,押着徐幽兰和宝儿走了进来,陈顺昌抬脚一踢,徐幽兰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宝儿也吓的跪在她身边。

“宝儿!”肖氏也站了起来,怒道,“都给我住手。”

自然是没有人理她,肖氏就看着顾若离,道:“你不作为就不作为,何故对一个孩子如此歹毒,他可是你兄弟。”

此话落,众人便些动容。

觉得顾若离小小年纪小心有些狠了,毕竟是她的兄弟,又是个孩子,何至于如此。

“我兄弟吗。”顾若离道,“老祖宗,你想的确实很周全,用曾经和父亲有纠缠的徐氏带着一个七岁的孩子,告诉大家他就是我兄弟,这事做的可真是滴水不漏,想不信都不行。”

肖氏皱眉:“当年的事,没有人不知道。难道你想说我造假骗你?!”

“是!假的终归是假的。”顾若离盯着徐幽兰,走过去,看着她道,“徐氏,你说是不是。”

她本来没想对他们怎么样,只是想要清净,所以请顾解福来,和他商量,将顾宏山从族长之位推下去,她会帮顾解福坐上族长之位,并且,可以承诺往后时珍堂只要规规矩矩做药材生意,无论在哪个州,哪个县,她都可以帮他们打通官府这一道。

要知道,做生意最重要的不是本金,而是走通官府的路子。

否则,不管他们在哪里开时珍堂,只要被人恶性竞争或者有意刁难,他们就是想找人说理都没有地方说。

所以,她这个承诺对于顾解福来说,几乎是不用考虑,他就答应了。

作为交换,顾解福告诉他肖氏在找人的事情,他并知道找谁,也不知道具体的目的,所以……她只能请周铮去查,盯紧了顾清海。

果然有收获,居然让她看到了徐幽兰。

还带着一个孩子,一个年纪恰到好处的男孩子。

“我,我不知道。”徐幽兰摇着头,后悔不已,她就不该来这里,“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那这个孩子呢,你认识不认识?”顾若离质问,徐幽兰抬头飞快的看了眼顾若离,眼中满是惶恐不安,身后,肖氏看出不妥来,顿时怒道,“她如何不认识,这是她自己的亲生骨肉,是你父亲的孩子。”

外头,传来低低的议论声。

“不要提我父亲。”说起顾清源她便沉了脸,盯着肖氏,“他是什么性子,会做什么样的事情我再清楚不过,我不知道当年他和徐氏之间有什么瓜葛,但是我却能肯定,宝儿绝不是他的孩子。”

最可恨的,就是顾清源已经去了,他们居然将这盆脏水泼在他身上,此事,她不能忍。

肖氏大笑:“孩子的心目中,父亲总是高风亮节的,你把他想的太美好了。”

“不是我想的美好。而是你太龌蹉。”顾若离看着徐幽兰,这边周铮的刀无声无息的架在她脖子上,顾若离一字一句道,“徐氏,你是受何人指使,挑唆我爹和我娘的关系,最终导致他们和离的?说!”

徐幽兰一抖想要往后缩,可一动那把刀就隔断了她的发丝,悠悠的落在她脚边,她大骇,面色惨白:“是……是老祖宗,她让我这么做的。”

“老祖宗。”顾若离看了眼肖氏,接着问道,“她为什么让你这么做。”

徐幽兰瑟瑟发抖:“因……因为当年我怀了普照寺海大爷的孩子,她不让我进门,我没有回头路。我去求她,她就教我,让我去勾引源二爷,说我怀的一定是个男孩,药庐巷人丁单薄一定不会将我赶出来,待我一定比在他们府中好,我没有选择……就去了,可是只围追堵截的见了源二爷两面,就碰到了朝阳郡主……她,她误会了我,一怒之下让人将我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了。”

众人一片哗然,就是顾若离也没有想到,这件事这么曲折,和徐幽兰有染是顾清海,腹中的孩子也是他。

肖氏好盘算,瞧不上徐幽兰教司坊出身,可又想留着血脉,就撺掇她去找顾清源。

没有想到却遇到了方朝阳,被她一怒之下,让人打的流产。

“老祖宗。”顾若离冷冷的道,“您真是好手段啊。”

“掌嘴!”肖氏大怒,盯着徐幽兰,“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来造谣污蔑我。”

徐幽兰摇着头,哀求的看着顾若离:“我没有,我说的句句实话。”

宝儿在一边吓的哭了起来,捂着胸口不松手。

“你接着说,有我在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顾若离道,“你的孩子既然滑胎了,那宝儿是谁生的?”

徐幽兰哭了起来,捂着脸道:“我被打遍体鳞伤,源二爷和郡主吵了起来,他负气将我带会同安堂救治,朝阳郡主似乎很生气,我当时神志不清不记得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才知道,我以后再也不能生育了。源二爷似乎是愧疚,他给了我两千两银子,问我想去哪里,我说我想去延州找我一个表哥,他就送我去了。”

“自此以后,我再没有回过庆阳,也没有见过顾家任何一个人。直到前段时间,海大爷派人找我,将我从庵庙接出来,还塞了一个孩子给我,告诉我他们要带我来顾府,以孩子母亲的名义送回来后,我就可以得到五千两的银子,还能让我留在他身边,我就同意了。”

徐幽兰说着,捂着脸哭了起来!

原来是误会,以方朝阳的脾气,她当时只要对顾清源有情,就不可能容忍他有点不忠,一怒之下和离回京,是她的性子。

而顾清源,大约当时也觉得她太过狠辣和任性了吧。

不分青红皂白,毁了别的女子一生,他愧疚和愤怒也在常理。

顾若离抿着唇,回头望着肖氏怒不可遏,她的一个心机,毁了一个家庭,改变了三个人一生的轨迹。

她居然还有脸再将徐幽兰找回来,告诉她,徐幽兰为他们药庐巷顾氏生了孩子。

肖氏脸色惨白,气的几乎将手中的拐杖掰断了。

“满口胡言。”肖氏咬牙切齿道,“你说海大爷就海大爷,你说源二爷,就源二爷,你哪里来的自信,难不成顾家的男人都要被你迷得发了疯不成。”

徐幽兰猛然抬起头来,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来:“我有海大爷的亲笔书信,这么多年我一直留着的。至于源二爷,若非您让我去找他,我一辈子都不会认识他的。”

“胡说八道!”肖氏气的语无伦次,“胡说八道!”

顾宏山也是生气,指着徐幽兰道:“几封信就想污蔑我儿,你胆子可真不小。”

“老祖宗,伯祖父!”顾若离打断他们的话,“有没有污蔑,自有官府去查。不过事情到底如何,想必你们心里比谁都清楚吧。”

肖氏白着一张脸,这个丫头,原来早就察觉徐幽兰和宝儿的不对,他根本从头到尾都在虚以委蛇。

“徐氏不知道宝儿是谁的孩子,我知道。”顾若离蹲在宝儿面前,含笑问道,“你的父亲,是不是顾氏的海大爷?”

宝儿目光一动垂着头不说话。

“不用怕。”顾若离摸了摸他的手,道,“你娘病了是不是,你爹让你跟着徐氏来顾家认祖归宗,告诉你,只要进了顾家的门,你娘就一定有药可治,是不是?”

想到自己的亲娘,宝儿紧紧咬着唇。

“野山参,可不能和金银玉器摆在一起。”顾若离按着他的手,当着所有人的面,在他怀里拿了个包袱出来,铺在地上打开,“这簪子,玉镯,可都是我给你结账的,两棵野山参也是医馆里的吧。”

“我爹说那以后就是我的东西。”宝儿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一样,想要去抢,“我拿我自己的东西。”

顾若离笑笑,将东西包好交给陈顺昌,道:“你爹说错了,这东西都是我的。往后你想要,去和你爹爹要!”

“是我的。”宝儿看着东西被拿走,嚎啕大哭起来,顾若离看了他一眼,回头对肖氏道,“老祖宗,您可要验一验,他可是您的嫡重孙。”

他们这一房根本不缺男丁,一个庶出的还是外室生养的,肖氏根本就无所谓。

“你说是就是,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老太婆是不是!”肖氏站了起来,一副长辈的样子,“顾庆山一辈子安安分分,愚忠愚孝,没想到教出你这么不孝子来,败坏了顾氏的门风。”

“我若顺着你真将宝儿接回来,才是辜负了祖父教导。”顾若离道,“老祖宗不相信,还要不要我将海叔也请来,和宝儿对峙一下。”

她居然将顾清海也抓来了,肖氏指着她,手指都在颤抖,回头喝道:“你们都是死人是不是。我今天做的这一切,难道是我自己一个人吗,我可是为了整个顾氏,为了你们所有人。”

“老祖宗,您为了谁您自己心里清楚,找了个孩子回来说要袭爵,最后呢,居然是您自己家里的野种,您难不成还要我们谢你。”顾解兴又道,“还有药场的事情也还没有说清楚。这些年的账我们可要好好算算。药场也要交出来,不但如此,你们名下的时珍堂,族里也要收回来。”

肖氏气的跌坐在椅子上,顾宏山喝道:“现在翻脸了,你们收我钱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收回药场,想的倒是美,我现在还是族长!”

“就要不是了。”顾解兴指了指外头的所有人,“就在刚才,我们重新推举了族长,你已经不是了。”

顾宏山猛然就朝顾解福看去,难怪啊,他今天有胆子坐在上位,原来是被人推举了族长之位。

“他做族长?”顾宏山满脸讥讽,“就凭你也能做族长,你知道药场怎么运转,你知道什么药什么时候收,你知道每种药每年如何定价,你知道哪个州县哪一种药卖的紧俏,你知道这族里的每个人脾性,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

顾宏山拍着桌子:“我告诉你,这个族里,除了我你们谁都做不了族长。换做谁,不出三年顾氏就要亡,时珍堂就得关门。”

“我是不会。”顾解福一直坐着没有说话,他向来话都不多,为人不如顾宏山老道圆滑,更不如顾解兴锋芒聪明,在族里也没什么话语权,此刻,他放了茶盅,看了眼顾若离,回顾宏山的话,“我不会没什么,有人会就好,药场是顾氏的药场不是你一个人,往后,药场的事大家一起做,新的铺子开业,我们一起商量,顾氏再不是谁的一言堂,无论事大事小每个人都有决定权。”

“是!”顾解福的话一落,众人就附和道,“你再能耐又怎么样,钱都被你贪了,时珍堂再好,赚的钱也不是我们的。”

顾宏山气的心口疼,原来如此,原来顾解福是搭上了顾若离的线,找了她撑腰!

话说的可真是好听,顾宏山道:“若事情能这样做,官府也不需要官了,百姓自己做便是。”又指着众人,“你们一个个的,被他们的花言巧语骗了,总有你们后悔的一天。”

“不要和他们费口舌了。”肖氏摆手,只看着顾若离,因为她知道今天这里的一切,包括族长的事情,都是顾若离跳起来的,她眯了眯眼睛,道,“去年你家出事,我们都没有出现。可是,这不表示我们不心疼。当时的情况,谁敢出头,那可是当今圣上。在天子眼中我们顾氏算什么,不过一只蝼蚁。”

转变的还真是快,顾若离含笑看着她。

“我们是为了大局着想,人已经没了,做什么都没有意义,我们能做的就是守住顾氏,让他依旧能有子孙出头,展露锋芒在人前。等到那时候,我们再去讨公道。你恨我们,我们不怪你,你年纪还太小,根本不懂这些。”

“现在,你通过自己的努力,得了爵位。你又觉得我们让你过继,是占了大便宜。是,有了爵位顾氏是会好,可是你要知道,这事不是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是顾氏的人,就算你出嫁了,娘家鼎盛了,对你也是助力。”

肖氏说的语重心长,很是动容。

“老祖宗说的是。你们护着顾氏,所以让我一家人的尸首暴在义庄,随随便便挖坑埋了!”顾若离冷笑着道,“便就是我前些日子迁坟,你们还拿这件事要挟我,我迁走了,你们谁又去看过一眼。你来和我说说,我的心要多宽才能对你感恩戴德,任由你摆布!”

周围安静的落针可闻,所有人都不去看顾若离,因为她说的都是对的。

要真是一家人,要真是有心,不敢去救人,可是收尸总可以吧。

但是他们怕死,怕被连累,什么都没有做。

“不过没事,我还是听你的话了。”顾若离走到肖氏面前,笑着道,“你让我写奏疏我就写了,此事圣上也知道了,您可满意。”

肖氏方才的正义凌然一下子消失殆尽,她的手抖了抖,问道:“你……你什么意思。”

她又想到了顾若离的那句,欺君之罪。

别人不知道,自然不会去多想,可是她晓得,宝儿是假的,所以才会担心,让人去引着发疯的张珍去同安堂,让顾若离有点事情做,若是出点事合安堂关门就好了。

这样一来,她就有别的办法。

可是,同安堂不但没有出事,还反而证明了她的医术。

“老祖宗可还记得,我提醒您的那句话。”顾若离道,“您说宝儿是兄弟,那就是,只是欺君之罪我不帮您背。我年纪小,自然是事事听长辈的,这罪名,自然也就是长辈的了。”

肖氏看着她,有什么梗在喉咙里,顾宏山目龇欲裂:“你陷害我们。”

“错,我是顺水推舟!”顾若离笑了笑,道,“伯祖父,圣上的手谕您要不要看一看。”

顾宏山当然要看,他还要自细细的看,他夺过来拿在手中,迫不及待的一目十行的扫了一遍后人就有些站不住,颤抖着又读了一遍,手一松,京城送来的手谕,掉在了地上。

上头盖着朱红的大印,就算不认识的人,也知道那是圣上的印。

“让,让!”顾宏山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黄章带着人冲了进来,“肖氏,顾宏山可在!”

肖氏和顾宏山艰难的转头朝外看去,她声音嘶哑的道:“黄大人,何事!”

“天子口谕!”黄章摇了摇手里的东西,赤红的面烫金的大字,和顾宏山方才拿的一模一样,“普照寺顾氏,以肖氏顾宏山为首,贩卖假药祸害百姓,意图夺爵谋算县主,欺君罔上其心可诛。现判一门男丁充军岭南六年,无昭不得离。”

充军!纵然顾宏山刚刚已经看到了,可还是眼前一黑,抓住肖氏的手,“娘!”

“好,好的很!”肖氏盯着顾若离,像要一副将她撕了的样子,“你这是报复我们!”

顾若离不置可否。

“少给废话,现在就走!”黄章说完,大喝一声,道,“谁是普照寺顾氏男丁,给我自己站出来,否则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他的话一落,院子里顿时燥乱了起来,有的人想要往外跑,却立刻被门口的衙役压在地上困住,有的吓的抱头大哭,有的则哭喊着:“老祖宗救我们。”

“我的儿啊!”肖氏一看子嗣被差役这样对待,再也忍不住,“都给我住手,你们若伤了他们一根头发,我定叫你们不得好死。”

她的声音很大,可这时侯哪还有人去听她说话,黄章指了指顾宏山。

“走!”差役过去,一人一边抓住了顾宏山的手臂往外拖,顾宏山乱了阵脚,喊道,“娘!”

肖氏几步追过去:“山儿。”她想去拉顾宏山,可不等她碰到,人就已经被带了出去,她一步没站稳跌倒在地,“我的儿啊。”

宗祠里乱的如同养鸡场似的。

肖氏眼睁睁看着,攥着拳头,眸光中满是恨意:“你们……”她指着所有冷漠以对的族人,指着顾若离,“给我记住,今天的仇我势必要报!”

顾氏的状态,对族人之间的冷漠,是肖氏这么多年调教出来的。

今年的普照寺的顾家,就是去年药庐巷的悲凉!

当她拦着所有人出手时,就应该预料她也会有今天的这样的结果。

顾若离静静站着,看着她坐在地上肖氏。

“去普照寺的顾府,将所有人男丁悉数扣压。”黄章高声吩咐了一声,拉着一溜七八个男子往外走,一片嚎哭反抗之声!

肖氏落着泪想要爬起来,却试了两次还是跌倒在地,没有人去扶她,任由她坐在地上。

“你的心太狠了。”肖氏咬牙切齿的看着顾若离,“他们可都是你的族人,你太狠了。”顾宏山的年纪很大了,充军六年,他们母子恐怕再也见不到了。

她马上就要五世同堂了,怎么会这样。

“恨?”顾若离看着,面无表情的道,“你这是在提醒我斩草除根吗。”

肖氏眼前一黑!

顾若离心头发闷,她自己家的丑事,以她的能力,可以处理的不留痕迹,是打杀还是发卖抑或让徐幽兰滑胎,都是办法。

可她偏偏将人想要将人往顾清源身边塞。

顾清源郁郁寡欢那么多年,方朝阳负气而去也过的并不如意,这一切她不敢说都是因为肖氏!

可是,她却是罪魁祸首。

牵连无辜的人,甚至于,她想要将徐幽兰送进他们家,不单单只是让顾清源接手,而根本是想更替药庐巷的子嗣,蚕食他们。

要是真成了,往后药庐巷的传人,就是他肖氏的后人,而和祖父半点关系都没有。

人心险恶,可她也不曾见过这样无耻的人。

“呵呵!”肖氏冷笑着,“你是县主,仗势欺人你能耐!”她说着,爬起往外走,走了几步想到什么,看着顾若离,“那个疯子的病果真是你治好的?”

顾若离点头,回道:“托您的福,是我治好的。”

“用的什么方?”肖氏声音嘶哑,站都站不稳,顾若离不想理会,敷衍的道,“抵挡汤!”

桃仁承气汤没有用,所以她改用峻剂!

峻剂,胆子可真是不小啊。

师父说的天赋,也不是那么精贵啊,肖氏扯了扯嘴角,忽然白眼一翻朝后头直直的栽了下去。

有人扶着她,喊了几声老祖宗,就去看顾若离,顾若离凝眉道:“找人送她回去。”

肖氏人事不知的被人抬着。

立着腰背挺直的肖氏,此时被人抬着,居然这么矮小,瑟缩着,形容万般狼狈。

祠堂里安静下来。

大家都看着顾若离,她目光环顾四周,和顾解福道:“另开宗祠的事到时候还要请族长费些心思。告辞了。”

“县主。”顾解福想说什么,顾若离就对众人道,“往后虽不是族人,可大家还是乡邻,各位保重!”

话落,她带着周铮几人出了门,走了几步就看到宝儿蹲在墙角直抖,她转头去看陈顺昌,道:“陈伯,你将这孩子领去普照寺那边,如今那边没有男丁,想必就算是外室生养,也应该是个宝了吧。”

陈顺昌应是,顾若离出了门,徐幽兰忽然从一边冲了出来,跪在地上:“三小姐……不,县主,小女子当初是无路可走,所以才不得不从了老祖宗,请县主原谅。”

原谅什么,不怪她去堵截顾清源吗,可是她却让他们夫妻分道扬镳了!

怪谁呢,也不能全然都是徐幽兰的错,一个不相干的人,就轻易的击碎了他们夫妻间的信任,这谁也怪不了。

顾若离看也没有看她一眼,转身而去。

顾解兴看向顾解福,问道:“你觉得她会帮我们?”

“应该不会有假。”顾解福凝眉道,“往后你别算计她就行了,她也不是要强惹事的性子。”

顾解兴就哼了一声,道:“我什么时候算计她了。你现在能耐了是吧,和她私下里达成了协议,一转眼自己做了族长,你得了好处就来教训我。”

“四哥。”顾解福也不知道顾若离为什么找他,“你是要做族长我就让给你,只要顾氏能好,谁做族长又怎么样。”

顾解兴拂袖,不想理他,外头,就有族人涌了进来,纷纷抱拳和顾解福道贺。

“恭喜族长。”又道,“往后,顾氏就靠您,我们相信时珍堂和药场一定会越来越好。”

顾解福应着。

顾解兴则被众人挤在了一边,他愤愤是甩了袖子想走,可走了几步又跑了回来坐下。

虽然他没有做族长,可顾解福当族长总比顾宏山好。

往后他们兄弟之间,还有什么话不好说的。

可纵然这么想,他心里还有些忿忿不平,早知道就不跟着肖氏后头凑热闹了,如今落的里外不是人。

肖氏被送回府中,家里头一片混乱,崔氏和韩式披头散发的嚎哭着。

“老祖宗!”崔氏扑在躺在滑竿上,脸色惨白的肖氏身上,“祖母,您想想办法啊,您去求求县主,求她网开一面啊。”

肖氏被她推醒,想说什么,却发现所有的声音被堵在喉咙里,说出来的声音却是咿咿呀呀的不清楚。

她急的瞪大了眼睛。

“都是您,都是您当初非要弄个什么爵位。”崔氏捂着脸哭着,“现在家破人亡您高兴了,您满意了!”

肖氏气的盯着崔氏,手抬起来想要打她,可力气用出去,手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人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崔氏怒道,“我们家就是因为您撺掇的,才有今天!”

韩氏闭着嘴站在后面,余光就看到宝儿被人牵着进了门,她眼睛瞬间红了起来,宛若饿狼一般扑了过去:“你这个野种,你居然还有脸回来,我打死你,打死你!”

肖氏呃呃呃的喊着。

“住手。”崔氏跑过去,一下子将宝儿扯过来,“她既然清海的儿子,就是我们家的人,你身为母亲怎么能这么对她。”

韩氏气疯了:“他是野种,野种啊,娘!”

一家子女人,乱哄哄的吵了起来,有丫头小厮趁乱抱着东西,从角门溜了出去。

不过几个时辰,先前还金碧辉煌的普照寺顾氏,便处处狼藉,哪还有半点光鲜体面。

肖氏闭上眼,老泪纵横。

顾若离直接去了同安堂,和陈顺昌一起商量另开宗祠的事情,其实没有那么麻烦,她有圣旨在,只要在官府备案,又没有别的纠纷,此事就算成了。

“老仆去给老太爷上个香。”陈顺昌疲惫的起身,哽咽的道,“三小姐,您做的对,离了这样的族,老太爷也不会怪您的。”

顾若离笑着点头。

“县主。”周铮从外面进来,递了两封信给他,“方才官府那边送来的。”

顾若离接过来,两封信两种不同的颜色,一个牛皮信封,上头落款是赵远山,一个是淡白的信纸,底下是方朝阳的私印。

怎么……这两个人怎么一起来信了。

是出了什么事吗。

书友团购QQ群:《568805282》

本文公众QQ群:《97620914》

现在人做生意比较精明,出版社将风险都架在作者身上,保证销量所以就会让作者自己和喜欢此书的读者确定了购买数量并达到了他们的数量要求,他们才敢放心出版。(主要我是小虾米。哈哈哈哈,要求更多,因为他们怕亏本。)

所以,得空来加群哈,团购群人数他们要来查证。

我的妈呀,这么一说我好可伶,该去死一死了。(囧,很没面子!愤怒!)

所以,说这么多不是鼓动你一定要买,是想说,你要是买,就赶紧加群啊,我都在门口迎客半天了,也没有大军来关顾。

我需要你们。

X求不满脸!

PS:出版不影响连载,会精简也会多点内容。关键,是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