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尝试/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怕疼吗?”顾若离看着宝儿,宝儿摇摇头,“不怕!”

他说着伸出手背和胳膊上各种各样的疤:“这些我都不怕!”

“好!”顾若离摸摸他的头,道,“那我给你缝合,会好的快一些,感染的几率也会变小。”

宝儿不懂,不解的看着她。

“毛前辈。”顾若离起身和毛顺义道,“您帮他清理伤口,我去器具消毒!”话落,她往后院走去,边走边和雪盏道,“帮我烧水,架笼屉。”

三个人在厨房,陈顺昌跟着来:“三小姐,您真的要用那些东西吗?”

“嗯。”顾若离将制出来的持针钳,镊子以及针句和线从烈酒的瓮中取出来,放在简单消毒后的托盘中,一起摆进笼屉,“大火蒸。”

欢颜应是,顾若离在一边叮嘱了一会儿,又去了病房,前一个外伤病人离开以后,她就将床架高了许多,不能进行大的手术,但是她有信心做一些简单的外科手术。

消毒,是所有环节中最重要的一个步骤。

顾若离有些紧张,若是在现代,这样的缝合毫无压力,可是此刻,还没有开始她就已经开始害怕。

“欢颜。”顾若离匆匆写了麻醉散和消炎用的裸花紫珠,“各煎汤来。”

欢颜应是而去。

大家都忙了起来,顾若离站在中庭里,抿着唇神色凝重。

过了一个时辰,所有的事前都准备好,毛顺义抱着宝儿到病房来,将他放平,顾若离用汤药消毒,又喂了宝儿一点麻醉散,等了好一会儿,宝儿才昏昏睡了过去。

此事的麻醉散效果并不好,她让周铮按着宝儿:“要是醒了,别让他乱动。”

周铮应是。

顾若离净手,用持针器夹着针,上线,毛顺义帮着用裸花紫珠汤在伤口周围又擦了一边,顾若离便有些紧张的落了针……

“顾大夫。”毛顺义第一次看到,不免有些激动,心里又没有底,“真的行吗。”

顾若离朝他笑笑。

针穿过皮肤,顾若离下了第一针,额头上因为紧张渗出汗来,几天练习她心里有点底,可此刻又怕麻醉的效果不显,宝儿中途醒过来,战战兢兢的走了好几针后,她手法越发熟练,动作也快了起来。

“这是单纯缝合法。”顾若离和张口结舌的毛顺义解释,“适合用在这样皮肤外伤上,缝合后伤口愈合的快,也降低感染率。”

毛顺义心惊肉跳的看着,点着头道:“这缝合还有很多种方法?”

“是!”顾若离点了点头,“有机会我给您演示。”

毛顺义心不在焉的听着,盯着顾若离的手法,弯弯的针头在皮肤里穿梭,拉紧,打结,再穿过去,动作极其的优美,他看的呆了……

“好了。”顾若离收了最后一针,将器具摆在托盘里,望着熟睡的宝儿暗暗松了口气,却又怕麻醉量过大,伤着他,就扶了脉,确认没事才拿帕子擦汗,和毛顺义道,“劳烦前辈消毒上药。”

“哦,哦!”毛顺义都忘了该做什么,颤颤巍巍的用镊子夹着事先浸泡消毒过的棉花,消毒后又上了外伤药,他盯着上头的缝补的形状,叹道,“顾大夫,您的女红一定很好吧。”

顾若离愕然,笑着道:“我只会这个,还是这几日练习的。至于女红……”她大概就只会钉扣子了吧,顾解庆和顾清源都没有让她学过,至于方朝阳,更是提都没有提过。

她记得温嬷嬷和她说过,姑娘家不能整日看书,厨艺和女红总是要学一学的,方朝阳便道:“学什么,有下人在,用得着她做这些事吗。”

温嬷嬷此后再没有提过。

顾若离和众人道:“让他睡会儿,这孩子估计也是好几日没有睡好了。”她拿棉布略包扎了一下,给宝儿盖上了褙子,和周铮低声道,“普照寺那边你帮我去看看。”

坏的是大人,和孩子没有关系。

宝儿再不是,可他却还是个几岁的小孩子,他们也能下的了这样的手,将他的腿伤成这样。

“好!”周铮回头看了眼宝儿,凝眉道,“这孩子怎么办,要留在医馆里吗?”

他有母亲在,等他醒了肯定是会闹着回去的:“问问他吧,我也只是大夫,除此之外我做不了别的事。”

普照寺那边若非一家子男丁充军去了,恐怕也不会要宝儿,要不然这么多年早将他接回去了。

周铮出了门,顾若离就进去陪着宝儿,坐在床边观察他的反应。

天色渐渐暗下来,宝儿才虚虚的醒了过来,顿时凝着眉捂着自己的腿:“你做了什么,怎么这么疼。”

“我处理了伤口,你忍一忍。”顾若离按着他的手,轻声问道,“有没有别的地方不舒服?”

宝儿看着她,摇了摇头。

“那就好,你的伤要多养几天,不能碰水。最好就留在这里,等过几天我还要给你拆线!”顾若离扶着他躺下来,宝儿根本听不懂她说的什么拆线,只急着道,“我想回家去,我娘还在家里,我今天没有给她送饭。”

顾若离惊讶道:“你每天都给她送饭吗。”

“不是。”宝儿摇头,“以前那个女人天天盯着我,我走不了,这几天没有人管我,我就每天偷几个馒头送回家给我娘。”

顾若离嗯了一声,道:“那你告诉我住址,我让人给你送去。”

“那你能给我娘看病吗。我说给你报仇不是假话。”宝儿抓着她的衣角,“我很聪明的,一定让你满意。”

他是很聪明,小小的年纪就知道配合徐幽兰演戏,那样的场合,他都没有说错半句话:“我说了,我不用报仇。你也不用还我的恩情。不过,以后不能偷东西了,见着好的就拿,这习惯可不好。”

宝儿垂着眼帘没有说话:“我……我拿的东西,你不是拿回去了么。”

“这不是一回事。”顾若离淡淡的道,“总之别再这样就好了。”

宝儿哦了一声。

“你娘病了很久了?”顾若离坐下来望着他,宝儿回道,“有半年了,一直咳嗽……我们没有钱看病,顾青海他不给我们银子。”

顾若离皱眉。

“他说,只要我这一次事情办的顺利,以后我莫说给我娘治病,还能带着我娘住进大宅子里,丫头婆子伺候着,所以……”宝儿说着红了眼睛,“可最后他没能兑现承诺,甚至连一两银子都没有给我。我,我恨他!”

顾若离叹了口气,低声道:“那你快快长大,等你长大了,就不用有求别人,就能保护你娘了。”

“我一定会的。”宝儿说着咬牙切齿,“我要让他将所有欠我娘的东西,都还给她。”

顾若离无话可说,也不知道如何教育这样一个已经形成是非观的孩子世间善恶,她顿了顿,道:“不管做什么,先保护好自己,没有什么事,是值得你拿命去换的。”

宝儿一怔,看着顾若离抿唇道:“你不恨我?”

“你有什么值得我恨的地方。”顾若离含笑,她要恨也是恨肖氏,若非她,方朝阳和顾清源也不会和离……不过也不一定,没有肖氏,没有徐幽兰,说不定就有张氏李氏,胡幽兰……

方朝阳和顾清源的和离,他们自己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不过一个看似荒唐的事情,但凡方朝阳有点耐心和信任,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但凡顾清源愿意多解释一句,或者多哄几句,也不会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你恨我也没关系。”宝儿沉声道,“你的人情,我记在心里。”

“人小鬼大。”顾若离失笑,揉了揉他的脑袋,道:“你好好休息,我让人去给你娘送晚饭,等明天你好些了我跟你回家给你娘看病。”

宝儿点点头:“谢谢你。”

“你也吃饭吧,我给你拿饭过来。”顾若离说着出去端了饭碗,宝儿靠在床上小心吃着,尽管伤口疼的厉害,可他却是哼都没有哼,只是趁着顾若离不在时看了一眼,骇了一跳,“你把我腿上的肉,缝起来了?”

“嗯。”顾若离在他对面吃着饭,“缝起来好的快一点,而且,小孩子好动,避免伤口二次撕裂,缝合是最合适的。”

宝儿哦了一声,没听懂她的话,但是意思猜到了一点,觑着她道:“就跟我娘给我缝衣服那样?”

“差不多吧。”顾若离给他夹了肉,宝儿埋头吃着,大口大口的,顾若离问道,“你在那边吃不饱吗。”

宝儿点头:“姓韩的女人恨我,不让我吃,还把我关起来打我,我也打她了,估计她脑袋也破了吧。”说着哼了一声,“他们一家子的黑心,要不是我腿上有伤,我就一把火烧了他们的宅子。”

韩氏是因为宝儿是顾清海外室生养的缘故,所以才讨厌他。

宝儿话落,周铮从门口进来,顾若离看着他问道:“怎么样?”

“肖氏病倒了,不知道什么病,口歪眼斜不能下床,也不能说话。”周铮看了眼宝儿,见他真戒备的看着他,他眼睛眯了眯,道,“韩氏被他用花瓶砸破了头,人还没醒,那边乱成了一锅粥。似乎顾宏山在去岭南的路上去世了。”

顾若离哦了一声,回头看宝儿,宝儿冷声道:“是她先惹我的。”

“知道了。”顾若离放了碗,揉了揉他的头,道,“吃过饭洗漱就睡着,晚上隔壁会有人,开着门,你有事喊一声就好了。”

宝儿点头应是。

顾若离回了前面,就看到毛顺义正拿着针在猪肉上试,见顾若离过来他问道:“顾大夫,这样对不对?”

“我看看。”顾若离走过去,笑道,“每一针过来都要打结,您前面没有。”

毛顺义点着头,又重新来一遍,想起来什么,看着顾若离道:“你这样缝合似乎是有好处。我方才在想,当初岑万峰剖腹放血时要是缝合一下,会不会就不会死了?”

“可能会好点。但是一样会死。”顾若离道,“他没有术前术后的准备,感染的几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毛顺义问道:“什么是感染?”

顾若离就和他慢慢解释,毛顺义听的宛若天书一般,许久以后才惊愕的道:“顾大夫,你怎么会懂这么多。”

“偶得的一本书。”顾若离含糊其辞,“还有许多外科的知识,以后我慢慢规整,把记得的都写下来。”

毛顺义已经满腹的好奇,求之不得:“好,好!”

顾若离说的许多东西,他不是很懂,听的也很玄妙,却觉得又很有道理……

晚上,宝儿没有发烧,甚至连起夜都没有,一觉到天明,顾若离一早来检查了伤口,有些红肿,但并不严重。

“我的腿不疼了。”宝儿着急的道,“你去给我娘看病吧。”

顾若离点头,道:“我请周大人抱你上马车,你的腿暂时不能走路。”

宝儿应是,顾若离就和他一起去了他家。

在北门边上,她从来不知道,这里还有这么多户人家,放眼看去,一排排用稻草和麻袋拼凑的窝棚,歪歪斜斜的靠在城墙上,三面墙透着风,屋顶最结实的也不过夯了一层图或是搭了简易的梁。

她愕然的站在进口处,马车进不去,他们只能步行。

“你们就住在这里吗?”顾若离以为,不管怎么说宝儿的娘也是外室,又生养了孩子,住的地方他总要安排的,宝儿回道,“他把宅子收回去了,又不给我们银子,我和我娘只好住在这里了。”

宝儿由周铮抱着,指着后头道:“我们在后面,门前有棵歪脖子树。”

一行人沿着窄小的路过去,窝棚对面搭着茅厕,臭味弥漫着,一家家门口垂着半旧的帘子,门外搭着简易的灶台,有妇人带着孩子在门口坐着,孩子们穿着破旧的衣服,光着脚打闹。

他们甫一出现,就引起众人的目光,大家好奇的看着他们。

“宝儿,你回来了啊。”有个小姑娘跑了过来,扎着两个羊角辫,脸脏脏的,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我刚刚去看你娘了,她挺好的,昨天晚上还有人给她送饭吃了,我也吃了一块肉,真香!”

宝儿扬着眉头,道:“等以后我长大了,挣钱了,让你天天有肉吃。”

小姑娘高兴的拍着手高兴的道谢,又看到宝儿被人包着的,就问道:“你为什么让人抱着,你生病了吗”

“被人砍伤的。”宝儿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不过我也砍了他。”

旁边的妇人们听着也跟着笑了起来,道:“宝儿,你快点长大,我们就等着你给我们买肉吃,保护我们。”

“我说话算话。”宝儿昂着头,满面的骄傲,“一定不让别人欺负你们。”

顾若离和周铮对视一眼,两人都没有说话。

当初在山谷,大家虽日子并不富裕,可有衣服御寒也不会饿肚子,每年年底因为蔡彰还能发钱,在蓟州左屯卫时,那些妇人们还有秦大同照顾着,可是这里的人……

生死只能靠自己了。

顾若离沉默着,和周铮一起去了后面,宝儿指着其中一间垂着帘子的窝棚道:“就是这里。”方才说话的小姑娘也跑了过来,“姨,姨,宝儿回来了。”

里头传来咳嗽的声音,呼哧呼哧的,似乎说不出话来。

“娘!”宝儿急着要下来,顾若离已经掀了帘子进去,随即一股溲腐的气味扑面而来,灰蒙蒙的窝棚里,最里面搭着地铺,铺了一层不厚的稻草,上头躺着一个女人,土黄的脸色,瘦弱的蜷缩成一团,咳嗽着。

“娘!”宝儿喊着,周铮将他放下来,宝儿就跳着扑了过去,“娘,我回来了,您怎么样!”

宝儿的娘姓杨,以前是个绣女,后来遇到了顾清海后,就被他养在了宅子里,没过两年她生了宝儿,时间长了她也年老色衰顾清海对她失了兴趣,前年将她母子赶了出来又重新接了个女人住了进去。

杨氏没有脸回娘家,就带着宝儿在街头流浪了几天,便住到这里来。

一开始杨氏还能接点绣活做,母子两人虽困苦可到底还能糊口,可年前她染了风寒,为了省钱便忍了下来,没有想到病情越发的加重,一直拖到今日,人已经起不了床。

“你别摇她,在一边坐好。”顾若离扶着宝儿在一边,“低声道我给她看看。”

杨氏醒了过来,看着顾若离随即一怔,认出她来:“……是药庐巷的三小姐吗?”

“你认识我?”顾若离微顿,杨氏咳嗽着,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有一年你去祠堂,我远远的见过一回,那时觉得你生的好,便就一直记在脑子里。”

顾若离笑笑,道:“把手给我,我给你看看。”

杨氏惊讶的看着她:“三小姐是大夫吗。”

“娘,三小姐是大夫。”宝儿说着和杨氏道,“她答应我给你治病,还不收钱。”

杨氏看着自己的儿子,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道:“你怎么回来了,住在那边可还好,老祖宗身体好些了吗,有没有说让你入族谱?”

“我才不稀罕入她们家的族谱呢。”宝儿哼了一声,道,“娘,您先不要说这些,让顾大夫给您看看。”

杨氏看向顾若离,就见她扶了自己的手腕,安静的待了一会儿,又换了一只手,看了她的舌苔,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病的?”

“年前出发的风寒。”杨氏回道,“现在却是咳。”

顾若离凝眉又问道:“痰如何,什么颜色可有血丝?”

“倒还没有,是黄绿色!”杨氏道。

“是肺痈。”她沉声道,“已到了成痈期。”她左右看了一遍,凝眉道,“这里你不能再住,湿气太大,天气又渐冷,你便是吃药也难有起色。”

杨氏垂了眉眼,低声道:“我……没有地方去,顾大夫不用管我,我这病怕是好不了,让您白费心思。”

“不过成痈期,好好养着没有大碍。”顾若离想了想,道,“你和宝儿一起住去医馆吧,后院的那间病房就暂时给你们住,等过些日子你身体好了,再寻地方去住。”

杨氏眼睛一红,顾若离摆手道:“你是病人住在病房理所应当,不必谢我。”又道,“你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我们一会儿就走。”

“也没什么东西。”杨氏说完,宝儿道,“我,我有!”说着在床底下翻了个东西出来,递给站在一边的小姑娘,道,“我和我娘要走了,这个送给你做纪念。”

小姑娘好奇的打量着顾若离,又看着宝儿手里的葫芦样的玩意,点着头笑道:“宝儿,你要常回来看我们哦。”

“好。”宝儿点着头,去拉他娘的手,“娘,我们走吧。”

杨氏艰难的坐了起来,这才看清宝儿腿上也收了伤,顿时紧张的道:“你的腿怎么了?”

“没事,我摔了一下。”宝儿含糊其辞,说完,拉着杨氏,“娘,我们快走!”

杨氏盯着他的,就算他不说她也大概猜到了里头的情况,顾清海充军走了,一屋子的女人肯定是乱成了一锅粥,尤其是韩氏,她容不得宝儿的。

“你……你不回去了?”杨氏看着宝儿,宝儿摇着头,“我哪里都不去,以后就待在您身边。”

杨氏红了眼睛,摸了摸他的头,哽咽的道:“是娘害了你,生了你却又拖累了你。”如果能再重来一次,当时她绝不会一时脑热跟了顾清海,男人地位再高再有银子,和你也没有关系。

他若是不想要你了,就跟扔掉一件旧衣服一样,半点留恋都没有。

她绝望不已,可是有宝儿在,就是想死,她都要掂量掂量。

宝儿笑着抱着她娘嘻嘻笑着哄她:“你要不生我才害了我呢。”

杨氏苦涩的摸摸他的头。

一行人离开北门这边回了医馆,顾若离将母子两人安排住下,杨氏独自一间,宝儿则和崔树住在一间。

煎了药,杨氏喝完便就歇了。

肺痈成痈期后,根据病者体质不同,康复的时间也有快慢,效果并没有那么明显。

“她们母子,您打算怎么安排?”欢颜犯愁的道,“总不能一直留在医馆吧。”

顾若离想了想,道:“这件事恐怕还要黄大人出面,让普照寺给她们母子安排住处!”和那边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而且,她也不想再和她们打交道。

杨氏还有手艺,只要住处落实了,她们母子还是能活的下去的。

宝儿的伤好的很快,没过两日就拆线,毛顺义在一边看的心惊胆跳又新奇不已:“这样将线拆掉就没事了?”

“是,再养几日就好了。”顾若离看着疤,笑道,“孩子恢复机能好,说不定以后长大了,连疤都没有。”

毛顺义看着宝儿大腿上蜈蚣一样的疤,想想宝儿康复的速度,觉得还是值得的,要是寻常像他那样的伤口,没有半个月二十天是绝对难愈合,如今不过才七八天的功夫,就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

“这个法子好。”毛顺义对这样的缝合接受的很快,尤其是看到这样的效果,“以后再遇到这样的外伤,还用缝合术。”

顾若离笑着点头,让宝儿躺着休息一会儿,和毛顺义一起往外走,边走边道:“主要是消毒,还有手法,练的再熟练一些,缝合的类型也根据伤的位置不同,有些区别!”

毛顺义听着觉得记不住,就拿着本子和笔开始一一记下来。

宝儿躺了一会儿就有些呆不住,在厨房拿了两个馒头,一溜烟的从后院出了门,忽然又停了下来看着手里的馒头,掉了头又跑去前堂找欢颜:“我……我可不可以拿两个馒头?”

“你去干什么?”欢颜戒备的看着他,宝儿支支吾吾的道,“要是不行就算了。”话落,将馒头还给欢颜。

欢颜又塞还给他:“我同意了。你得记住,以后不管拿什么,只要不是你的,都要经过别人的同意。”

宝儿点点头,抱着馒头拔腿跑了出去。

在医馆旁边,七八个孩子等着他,宝儿一出来他们就围了过来,他将两个馒头递过去:“只有这些,你们分着吃。”

“这么点,都不够我一个人吃的。”大一些的孩子就怒道,“没有馒头你弄点饭也行啊,怎么这么笨!”

宝儿瞪眼,喝道:“你说什么呢,我给你馒头吃还是我的错了。爱吃不吃,不吃就滚!”

“你让谁滚。”那孩子推着宝儿,“你一个太监,你让谁滚!”

宝儿大怒:“谁是太监,你把话说清楚,不然今天咱们没完!”

“就是你,你不是让顾家那个老太婆砍了命根子吗,我可是亲眼看到,那天你回家时绑着纱布呢,你那把儿没有了吧,我看你跟着县主回去当太监得了!”

“我不是太监!”宝儿怒道,“我就只是伤了大腿根,我的把儿还在呢。”

“谁信呢,你一个孩子,人家想剪想砍你能反抗?!”

众人哄笑起来。

宝儿怒不可遏,指着他们:“你们不相信,我就给你们开开眼界。”话落,解了裤腰带,啪的一下,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当着几个孩子的面将裤子脱了。

“看到了吧。”宝儿停着腰,“我还是个男人!”

几个人孩子根本没有去看需要验证的地方,视线一下子被他大腿根上的疤惊住,有人大喊一声:“你这是在腿上种蜈蚣了吗,好恶心!”

“什么蜈蚣!”宝儿喝道,“这是顾大夫的缝合术留的疤,你们就是没见过世面。”

那几个孩子听的目瞪口呆:“缝合术?是邪术吗?”

“滚,滚!”宝儿怒道,就有个小姑娘道,“就跟缝衣服那样吗?”

宝儿想想也觉得差不多是这个意思,看他他们孩子忌讳的样子,就有些得意,指着自己的疤道:“以后你们都不要惹我,否则我请顾大夫将你们嘴巴都缝起来!”

“缝嘴巴?”以前自己淘气说话的时候,自己的娘也曾说过这样吓骂的话,他们是不信的,嘴巴哪能缝起来,可是这会儿看见宝儿腿上的蜈蚣,立刻就相信了,吓的一时没敢说话。

“宝儿!”顾若离从医馆一出来,就看到宝儿光着屁股叉着腰在那里大笑,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她凝眉道,“把裤子穿起来,像什么样子。”

宝儿一听吓了一跳,慌忙将自己的裤子提起来。

几个孩子一看到顾若离来了,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跐溜一下四散跑了。

“你在做什么呢。”顾若离奇怪的看着宝儿,宝儿笑呵呵道,“他们不相信我腿上被你用针缝过,所以我就给他们开开眼界。”

顾若离无语,摇头道:“去给你娘煎药,你可是说过的,照顾你娘的事都有你来做。”

“哦,哦,知道了。”宝儿说着,忙将衣服收拾整齐,一溜烟的跑了。

顾若离没空管他,宝儿下午见他娘睡着,又偷偷去了一趟普照寺的顾……

过了几日,黄章就从普照寺崔氏手中,将顾清海名下的一处私宅房契拿了过来,给了顾若离,笑道:“……自己生养的孩子居然这么狠心,县主做的对。”

顾若离失笑,她也不知道她做的对不对,不过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大人。”顾若离想起北门边那些人家,“……就任由他们住在那边吗,天气越来越冷,再过一个月可能就要下雪了,若是不安置那些人,到时候定然要出人命。”

黄章也头疼,他一个知府却做着县官的事:“县主说的没错,近日我也真在发愁这件事。可那么多人,就算安排了也没有用啊。”

“若冻死了人,到时候也无法善。”顾若离理解,一旦庆阳开了这个头,安置了这些流民,等明年庆阳这样的人就会越来越多,官府根本负担不起。

便是在合水,她也不敢这样大肆的收留流民,不过,开垦荒地的政策,倒是可以放宽一些。

他们自足自给,官府也就只要适当的扶持一下就好了。

黄章点着头,忧心忡忡:“此事县主放心,我一定办好!”

时间过的很快,八月底时杨氏带着宝儿搬去了自己的宅子,她给顾若离行礼,道:“三小姐大恩,我们母子没齿难忘!”

“你的恩,一定会报!”宝儿说着也跟着杨氏朝顾若离行礼,“我记在心里。”

顾若离没多想什么,帮宝儿也好,救杨氏也好,只是单纯的因为他们的病人而已。

母子两人离开,医馆里就安静下来,欢颜舒服的道:“这下清净了,每天那孩子在,吵的我头疼。”

正说着话,忽然门外一列马车停在了门口,赶车人虎背熊腰满身煞气,欢颜一看就喊周铮:“大胡子,大胡子!”

“什么。”周铮过来,欢颜就指着门口道,“这人一定是来者不善。”

周铮顺着视线看去,随即眼睛一亮,便瞪了眼欢颜,大步朝门口走去:“胡立,你不在延州,跑这里来做什么?”

“给爷办事。”胡立稳了马车,将车帘子掀开,回头朝医馆里看,“霍大夫……不对,县主在不在。”

周铮颔首,顾若离已经从医馆走了出来,笑道:“胡大人!”

“县主!”胡立抱拳,看见顾若离的脸一怔,惊讶的道,“您的脸……”果然不是霍大夫了,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是当初的霍大夫。

胡立垂了眉眼,眼中划过失落,随即又恢复如初。

顾若离笑了起来,胡立比一年前要壮了也黑了,没了清秀倒是多了几分煞气,难怪欢颜会害怕:“你怎么得空来了,快进来坐。”

“我奉命给爷送东西来。”胡立说着,拉着周铮,“帮我搬东西。”

周铮好奇的往马车里看,随即扯了扯嘴角:“都是爷让送来的?”

“嗯。东西从京城来的,赶车的几个兄弟连夜赶路都病倒了,我不放心别人,又怕今天送不到,就亲自来了。”他说着上车搬了个箱子下来,顾若离惊讶的道,“七爷让送来的?”

胡立点头应是,依旧不敢去看顾若离:“爷说二十七是县主的生辰,让我们一定要送到。”其实原话是说,要是二十七那日送不到,就叫他们不要回去见他。

所以,兄弟们日夜赶路,马不停蹄。

顾若离哭笑不得,又觉得心头温暖,她喊崔树来帮忙,一行人抬了四个箱子进医馆,摆在后院里。

“你先休息一会儿,等会让周大人陪你去喝酒。”顾若离笑道,“从延州那边来也很远。”

胡立摆着手,目光闪烁的道:“我……我这就走,就不打扰顾大夫了,我这就走。”说着拉着周铮,“你送我出去。”

“送什么,我还有事呢。”周铮推着他,胡立就拖着他,“走,走,我不认识路!”

就将周铮拖着,架着车头也不回的走了。

顾若离还没有说完,胡立就已经走了。

一年不见,大家生分了不少,不过,也许是知道了她和赵勋的关系,胡立不自在吧。

“县主,您看看将军送什么来了。”欢颜好奇的不得了,顾若离就点了头,主仆三人去了后院,打开一个箱子,欢颜愣住,“这是……”

里面都是一盒盒的包好的东西,欢颜拆开了一盒:“县主,这是驴打滚!”

“啊!”主仆三人就拆开余下的几个盒子,顾若离哭笑不得,“他这是将沿路几个地方的特产零嘴都买了一遍。”

顾若离有点不敢拆其他箱子的东西。

“奴婢看看。”欢颜打开另外一个箱子,随即笑倒了,“县主,您看看!”

顾若离去看,就看到里头满满一箱子的,点了朱砂的寿桃,宝儿拳头那么大的寿桃,白白的做的很可爱,但是……也太多了。

这礼物送的,可真是务实!

“奴婢要看看另一个箱子。”欢颜好奇的不行,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送礼物送这些东西的,“呀,这是什么,县主您来看看。”

顾若离打开,就看到里头堆了一箱子的持针钳和镊子,她拿了一个起来,发现比她托人做的还要精巧一些。

是周铮告诉他的吗,所以他让人也照着图纸做了一样的。

顾若离拿着钳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可真是傻!”话落,那边欢颜哎呀一声喊了起来,“县主,这里居然都是瓜果,这个天怎么还有西瓜和荔枝的。”

“是吗。”顾若离摆了钳子去看,里头果然是一筐一筐的各式各样的瓜果,这个时节弄到这些东西不容易吧。

“将军太有心了。”雪盏感动的道,“庆阳这里瓜果少,奴婢来到这里就没有见到过荔枝了。”

顾若离也是,离开京城一直赶路,回了庆阳后事情不断,她还真没有留言过这些,今天才想起来,她也是许久没有认认真真的吃一次瓜果。

“还是将军厉害。”欢颜点着头,“这可比字画什么的有用多了,那些又不能吃又不能穿!”

这就是赵勋的爱情啊……和她开口的第一句亦是要娶她。

弯弯绕绕,温柔浪漫,在他依旧是不屑的。

“把寿桃留几个下来,其他的拿去北门那边散了。”顾若离笑道,“瓜果洗一洗,我们自己吃。”

欢颜应是,等周铮回来,就拉着他去北门散寿桃。

顾若离剥了颗荔枝放在嘴里,有些凉,可却非常的甜,水分也刚刚好,她轻轻笑了起来,回房给赵勋回了一封信。

认真并郑重的和他道了谢!

“顾大夫在吗。”门口,有人走了进来,毛顺义正咬着西瓜,一抬头看到了来人,惊讶的道,“岑大夫?”

岑琛点了点头,看着他道:“我找顾大夫。”

“岑大夫?”顾若离从后院走出来,见岑琛站在门口,穿着一件青灰的道袍,蓄起了胡子,有些像五十几岁的老人,“您找我有事?”

岑琛一愣,道:“是你?!”他认出顾若离来,就是上次去他家找他的那个小姑娘,是了,这里是同安堂,她是这里的东家,岑琛有些激动的指了指外面:“我想问问,这个孩子腿上的疤,是你缝的?”

“顾大夫。”宝儿从门口跑了进来,指着岑琛和顾若离控诉道,“这个疯子把我拖来的,还当着所有人的面看我的把儿,真是不要脸!”

顾若离去看岑琛,岑琛激动的微微颤抖,眼睛雪亮:“真的是你?”

发现自己喜新厌旧……和异地恋的夏天相爱,她来了没几天,我就不想要她。开始思念冬天……大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