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起落/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知道他要来。”顾若离被方朝阳看的头皮发麻,可又舍不得让赵勋在外头等着,就道,“您先请他进来吧。”

方朝阳就盯着顾若离,道:“请什么请,你这才刚回来,他就追过来了,当我年老昏聩傻了不成。”

顾若离想说话,方朝阳就怒道:“你给我闭嘴!”

她就不说话了。

“这件事我还没和你说,你倒自己说出来了。”她点着顾若离的额头,“你不是答应我离他远点的吗,就知道和我阴奉阳违,转过头就忘了自己说的话了。”

我答应您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会和赵远山有今天……顾若离撇了一眼方朝阳,没敢说话。

“心虚了是不是。”方朝阳道,“你真是本事大了,翅膀硬了,终生大事就这么草草定了,也不用和我说一声了,我告诉你,这事我不同意!”

顾若离苦笑,她就知道方朝阳会发脾气,还是说什么都不听的。

不由开始理解当年为什么她和顾清源吵成那样,她脾气上来别人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也不着急。”顾若离道,“我还小呢!”

方朝阳被自己女儿给气笑了,捏着顾若离的脸:“你也知道你还小。我看你是人小心大的很。他哪里配得上你,要人品没人品,要德行没德行,你这是成亲吗,你这是往火坑里跳。”

“谁成亲不是往火坑里跳呢。”顾若离无奈的道,“婆家再好也不如娘家。”

方朝阳看见顾若离细嫩的脸被她捏的红了一块,忙松了手,皱眉道:“你也知道是火坑,他那不但是火坑,还是刀山火海,你是嫁不出去了吗,非要看中他。”

“娘!”顾若离皱眉道,“这话等会再说行不行,您就算不同意,也不至于让他一直在等着。不管怎么说,他都是镇国将军,这起码的尊重您要给的吧。”

赵勋也就在这里有求她们,要不然他去哪里别人不是恨不得供着的。

“他要想得到我的尊重,就别打我女儿的主意,他既然敢来,我就不会给他面子。”方朝阳气的不行,指着顾若离,“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话落,就瞪着李妈妈,道,“去把人请花厅去。”

顾若离无奈的看着方朝阳。

“你在这里待着。”方朝阳拂袖往外走,“我去会会他!”

居然说去会会他,顾若离哭笑不得,目送方朝阳出门,她便喊了欢颜来:“去看看,七爷来做什么,若是闹的太凶,你来告诉我。”

“好!”欢颜也心疼赵勋,谁知道回了京城,两个人反而见不上了,“奴婢这就去。”

顾若离在暖阁里坐着,也听不到隔壁花厅的声音,她焦急的出了门,就看到秋香笑眯眯的站在门口,道:“郡主说您不能出去。”

“我去看看就好。”顾若离道,“要是郡主得罪了赵将军,到时候我们大家都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你想想后果。”

秋香就笑着道:“奴婢想不了那么远,只能看着眼前,要是您出去了,郡主定要将奴婢卖了的。”

顾若离无奈。

秋香就掩面笑了起来也不说话。

“我们的之间的仇怨,是个跨不过去的鸿沟。”方朝阳冷冷的看着赵勋,道,“莫说你只是放了架子,就算是把心挖出来,我也不同意。”

赵勋从第一天来建安伯府时就预料到了,他要想娶顾若离,大可如以前那样打算,求一封圣旨,纵然方朝阳不愿意,可也无能为力。

可现在他改了主意。

顾若离要嫁,那也要在亲人的欢送和祝福中,十里红妆风风光光欢欢喜喜的嫁。

他的妻子,他决不能让她受半点的委屈。

但,方朝阳和他的宿怨太深,又是随性固执的人。

“岳……”赵勋的话还没说出来,方朝阳就道,“不要喊我岳母。”

赵勋就淡淡一笑,眉梢扬起道:“姑母,娇娇我定是要娶的,即便您拦着我也有诸多的办法。”

方朝阳凝眉看着他,满目的戒备。

“不过,那些办法对娇娇来说都不是好的,我既要娶,就要让她高兴。”赵勋负着手和方朝阳面对面站着,“您和我都不会让步,不如折中一下,您要怎么样才会松口,有何条件只管提,但凡我能做到的,必定竭尽所能。”

“放屁!”方朝阳简直是怒不可遏,还开条件,你就是立刻死在我面前,我也不愿意让娇娇见你,她指着赵勋,脱口而道,“你想娶可以,那就等你也坐上了那个位子,等到那天,你再来和我说这句话。”

赵勋微微挑眉,继而半垂了眼帘,唇角勾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顾若离等了好一会儿,端着茶又叹了口气。

方朝阳怒气冲冲的回来,瞪着坐在了炕上的顾若离,她气的坐下来,就看见顾若离笑眯眯的坐在她身边,她气的指着杌子:“谁让你坐我身边的,给我坐杌子上去。”

也没舍得让她跪着甚至于站着。

顾若离就乖乖坐在杌子上。

“没出息。”方朝阳越想越来气,“你说说你,在外面人人尊敬,哪个说起你不是夸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小小年纪就有神医之称,可是遇到感情的事就犯糊涂了呢。”

“赵远山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满朝文武就没有不怕他的,一言不合就动手,不死也要脱层皮。去年好歹转了点性子,没杀谌阁老只是逼走了,可是原因呢,只是因为谌阁老批了两州两县六百两的赈灾款而已。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往后你嫁过去,他要是不高兴了,还不知道怎么对你呢。”

顾若离觉得此刻不需要和方朝阳解释,就算说了她也不会听。

“您刚才和他说了什么?”赵勋今天来肯定不是没有目的的,方朝阳就道,“他和我谈条件,说只要我同意让他做什么都行。”

顾若离愕然,端着茶喝着掩饰自己的情绪。

“他说只要我一天不同意,他就不一天不会主动来找你。”方朝阳就盯着顾若离,“你也不准去找他,听到没有。”

他是因为怕她受委屈,怕她需要在母亲和他之间做抉择,所以才委屈求全。

顾若离明白。

而且,不管方朝阳出于什么原因对赵勋有偏见,她的出发点,是为了她好,所以,在婚事上她不能全然不顾方朝阳的意见。

并不着急,她也不准备现在嫁,大家慢慢来,总有冰释前嫌的一天。

“好!”顾若离道,“不过,要是偶尔碰见了,我也不会避讳。”

顾若离没有反对的应了,这让方朝阳微微一愣,所有想说该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摆着手道:“你回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顾若离应了一声回了罩院。

“郡主啊。”李妈妈劝着,满是无奈,“县主向来都是聪明的,性子又倔,您把话说的这么难听,要是县主她真的和您置气了,您说这事儿您是管还是不管。”

方朝阳喝着茶,道:“我什么时候说话好听过。”

李妈妈被她堵着,没了话说。

顾若离回了房里,欢颜跟着回去,忙关了房门低声道:“将军刚才走的时候奴婢去送了,将军没有生气。”

“那就好!”顾若离松了口气,她是怕赵勋觉得难堪,觉得方朝阳伤了他的自尊,“去把我们带回来的东西给大家分了吧。”

欢颜应着是,喊了一院子的人过来分东西。

顾若离梳洗换了衣服,雪盏进来帮她擦着头发,问道:“带回来的东西,三夫人那边定是要送的,可二夫人和二小姐那边您看……”

“送去吧。”顾若离道,“他们要不要是他们的事,我们的礼做到了就好了。大小姐那边我亲自拿去。”

雪盏应是,帮顾若离烘干了头发,简单的梳了个马尾辫:“让外院帮我送张拜帖去杨府,再请崔管事帮我准备点礼,还有杨公子的贺礼也单独备一份。等杨先生得空我要去拜访他。”又道,“银子你从我房里拿给崔管事。”

雪盏应是。

顾若离提着东西去找崔婧容。

刚一到院子,娇兰就从院子迎了出来,一看到顾若离她就跳着超院子里喊:“大小姐。三小姐回来了,三小姐回来了。”

顾若离轻轻笑着,就看到穿着一身半旧的姜黄比甲的崔婧容从房里跑了出来。

头上戴着帷帽,顾若离看不清她的样子,她已经提着裙子跑了过来,一把抱住顾若离:“三妹妹,你总算回来了。”

“大姐!”顾若离将东西递给娇兰,抱着崔婧容,“我才到,在我娘那边坐了一会儿,大姐还好吗。”

崔婧容哭着,抹着眼泪松开顾若离,打量着她,点头道:“你长高了,也更漂亮了!”她欢喜的道,“快去房里坐。”

顾若离颔首,被崔婧容牵着去了暖阁,顾若离道:“你怎么在房里还戴着帽子,让我看看,你的头发怎么样了。”

“二夫人说往后大小姐除了睡觉,其他时候都必须戴着帽子。”娇兰笑着道,“后来大小姐就不敢摘下来,一直戴着的。”

顾若离皱眉,可二夫人是什么人她也知道,笑道:“让我看看!”

“好!”崔婧容要摘帽子,娇兰就笑着压着她的手,道,“三小姐,您猜一猜,我们大小姐现在是什么样子了。”

她能这么说,应该是头发长出来了,顾若离笑着道:“一定是美艳动人,天下无双。”

话落,三个人都笑了起来,娇兰就道:“三小姐猜对了,还真的是。”

“不要贫嘴,我怎么能和三妹妹比。”崔婧容说着,将帽子摘了下来,顾若离看着她,便渐渐红了眼眶。

她的头发不算长,不过是齐耳短发,让顾若离想起来民国时女学生的样子,青春,朝气,还有那一对眉毛,浓浓的犹如柳叶,贴在一双乌黑澄澈的明眸之上……

此刻的崔婧容,温婉,端庄,真的是让她眼前一亮!

“大姐!”顾若离感动不已,“你真的好看。”

崔婧容也红了眼睛,擦了眼泪道:“我好不好看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现在是个正常人。”她做梦都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和所有人一样,自由的出入,不会被人当成怪人,“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你,娇娇,谢谢!”

“不用谢我。”顾若离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虽然短可是却又直又顺,黑黑亮亮的,“你的病能好,我真的是太高兴了。从来没有过像此刻这样,为自己身为一个大夫而感到如此的自豪和欣慰。”

很多时候,人的愿望其实很简单,不过是想让自己喜欢的人,想要爱护的人身体康健,幸福的活着。

“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随意出去了?”顾若离看着她道,“你想去哪里,过两日我陪你去。”

崔婧容笑着摇头:“我娘还不知道我的头发长出来了,她也不让我出去。”她说着笑了笑,道,“再等等,我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和她说,免得将大家吓着了。”

她病的太久了,她怕她若是突然好了,大家一时难以接受。

“好!”顾若离点着头,崔婧容就说起崔婧文的事情来,“二妹定亲了你知道吧,就是宜春侯世子,小的时候我还见过,除了腿脚有些不便,人非常的好。”

崔婧文自己选的人应该不会差的,她那么聪明:“我刚才听我娘说了。定的婚期是什么时候?”

“年前吧,我也不知道。”崔婧容说着看向端茶进来的娇兰,问道,“二小姐的婚期是什么时候?”

娇兰就笑着道:“说是十一月初八,没有几个月了。”

难怪方朝阳让崔婧文回去绣嫁妆。

“语儿的事情你听说了吗。”崔婧容拧了眉,叹了口气,顾若离摇头,崔婧语怎么了,不是在清濯庵吗?

崔婧容就叹了口气,道:“在宜春侯府来家里提亲的第三日,那时候大伯觉得颜家给的聘礼太高,可他又不能让人家少给,所以就犹豫要不要答应呢……当天晚上就听到语儿失踪的消息,找遍了所有的地方,也没有找到人,就连她身边的几个丫头也没有了下落。”

“人失踪了?”顾若离愕然,惊讶道,“庵庙里的人也不知道吗?”

崔婧容摇头:“我也不知道,是娇兰在外面听说的,大伯派人找了许久也没有消息,这都七八个月了,人还是没有找回来。”

顾若离也觉得奇怪,崔婧语虽有些任性,可是她的胆子并不大,要说她敢一个人出远门,她也不太相信。

而且,她人在庵庙,身上也没有银子,她一个人怎么走?

“没有报官吗。”顾若离想不通,崔婧容摇头,“没有,找了两个月,家里对外宣称四小姐到延州养病去了,等过几年若是还没有消息……恐怕就要对外说她没了。”

去延州,合适吗,杨家的人都在京城呢。

“那时候杨家舅夫人还没有上京。”崔婧容解释道,“如今人来了,怎么解释的我也不知道。”

她们姐妹情深,按理说二小姐定亲是大喜的事,宜春侯府又是显赫之家,颜显才貌不俗,四小姐不该替姐姐高兴吗,按照她的性子,应该是直接冲回家里来,找着这个借口赖着不走。

可是她恰恰相反,而是离开了清濯庵,下落不明。

难道是被歹人劫持了吗。

顾若离心头转了又转,觉得这件事似乎不是表面上看上去这么简单……

“她还那么小,也不知道她在外面会怎么样,遇到什么人。”崔婧容忧心忡忡,见顾若离也是面色凝重的样子,叹了口气道,“瞧我,你一回来就说这些不高兴的事给你听。不如你和我说说在庆阳的事吧,你重开顾氏同安堂了吗,宅子修好了没有。”

“嗯。”顾若离将庆阳的事情大概和她说了一边,崔婧容就露出向往的样子,“可真是好,往后你想回去就能回去,还有个家在等着你。”

是啊,还有个家在等着她,她还有退路!

“合水呢。”崔婧容知道那边是顾若离的封地,“你去了没有,那边好看不好看,民风如何?”

顾若离和她大概说了一边,崔婧容羡慕的握着她的手道:“三妹妹,你能这样真的是太好了,天南地北,你有那么多的选择,我若是有你的一半,便是让我少活十年也愿意。”

和顾若离比起来,崔婧容的这十几年过的太不容易,甚至于凄苦。

“等你身体好了。”顾若离低声道,“我陪你出去走走,想去哪里都行,我还可以带着你去合水,去庆阳去许多地方走一走看一看。”

崔婧容抿唇笑着。

其实两个人都知道要想办到这件事并不容易,可还是向往着,崔婧容点头道:“好,就我们两个人,去很多很多地方。”

“大小姐。”娇兰进来,笑道,“二小姐来了。”

崔婧容一怔,忙拿了帷帽戴在头上:“请二妹进来吧。”

顾若离目光也顿了顿,看着崔婧文掀了帘子进来。

她比以前看上去显得更加安静一些,眼眸幽幽的沉着,好似有什么东西藏在里面,随时随地都会突然爬出来,惊了你一跳。

顾若离从炕上起身,朝崔婧文笑了笑。

崔婧文上前来施施然行了礼:“县主好。”

“二姐!”顾若离回了礼,微微笑着望着对方,“好久不见!”

崔婧文打量着顾若离,这一年她长高了许多,走的时候个子不过到她的肩膀上面,现在已经几乎和她一样高……容貌更是像一朵悄然开放的花蕾,比以前更要精致明艳几分,越发的让人移不开眼。

“是啊。”崔婧文道,“你一走一年多,我们都很想你,现在回来轻易不会走了吧?”又道,“多谢你送去的零嘴,让你破费了。”

顾若离应是,道:“也不值当什么,二姐不必客气。”

崔婧文这才和崔婧容打招呼:“大姐!”

“二妹快坐。”崔婧容让了自己的位子给她坐,自己很自然的就坐在了顾若离身边,三个人就隔着炕桌坐了下来。

崔婧文打量了一眼崔婧容,便去看顾若离:“这一路可顺利,听说从庆阳到京城要两个多月的时间,都路过什么地方,有什么趣闻?”

这是打算和她长谈吗?顾若离笑着道:“这一次回来用了两个月零六天,还算顺利。”她大略说了一下,崔婧文也是羡慕的道,“还是三妹妹好,比如我和大姐这样的,这辈子怕是也难得出门一次了。”

顾若离有些疑惑,其实自从崔婧语的事情后,她们就不怎么说话的,大家也不过维持着那一点面子罢了,这次回来她何以这么客气?

“听说二姐的亲事定了。”顾若离当然不会一直说着她的事情,“我今天才听到也真是高兴,恭喜二姐!”

崔婧文的适时的一红,垂了眼帘,道:“没什么可喜的,出嫁后可没有在家里自在了。”

顾若离笑笑。

房间里就安静下来,崔婧容尴尬的道:“二妹妹,三妹妹快喝茶。”

“好!”崔婧文端茶喝了一口,抬眼看着顾若离,含着笑柔声道,“三妹妹,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四妹妹年纪小,她若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替她向你道歉,不管如何,我们都是一家子的姐妹。以前倒是没有觉得什么,但如今婚事在即……”她面颊微红,道,“往后我们就要各奔东西,就是想在一起聚一聚,都不容易,更何况,四妹妹她……”

崔婧文拿帕子压着眼睛,嘤嘤的哭了起来。

是想要和好吗?顾若离递了个帕子给崔婧文:“我们本来也没什么事,而且,四妹也会平安无事的回来的。”

“是!”崔婧文看着顾若离的帕子一怔,犹豫了一下接在手中没有去用,而是道,“有你这句话,以后我也就放心了。”话落,朝着她淡淡一笑。

顾若离目光落在她手上,笑了笑。

“以后就好了。”崔婧容最高兴,看着两人道,“二妹妹说的对,往后我们姐妹各奔东西,再想聚在一起,就不容易了。”

她也说各奔东西?崔婧文就奇怪的看了眼崔婧容。

“那……你们说话。”崔婧文起身,柔声道,“我还有事,改日再来找你们一起说话。”

顾若离颔首,和崔婧容一起送她出去。

“我也走了。”顾若离道,“我娘还等我回去吃饭。”

崔婧容目送她离开,才回了自己院子,娇兰就拉着崔婧容回房关了院子的门,低声道:“大小姐,您有没有觉得二小姐有点……渗的慌。”

“怎么?”崔婧容不解,娇兰也说不清楚,“就觉得二小姐和以前不一样了,可是奴婢也说不好哪里不一样了。”

她这么一说,崔婧容也觉得有一点。

“大概是要出嫁的缘故吧。”崔婧容道,“你别疑神疑鬼的。”

娇兰哦了一声。

顾若离回了正院,李妈妈刚带人将饭菜摆好,母女两人在桌边坐了下来,顾若离才发现都是她平日里爱吃的菜。

“去大小姐那边了?”方朝阳慢条斯理的喝着茶,顾若离点头道,“嗯。”又道,“大姐的头发长出来了,浓密的很。”

方朝阳也是一愣,不相信道:“你治好的?”

“嗯。”顾若离道,“只是周期略长了点,她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长了短短的一点,不过只要毛发开始生长就是好事。”

方朝阳高高挑着眉头,支着下巴,过了一刻抬眸看着顾若离,道:“她娘知道吗。”

顾若离摇头:“你想做什么?”

方朝阳几不可闻的笑了笑:“她一辈子想要通过女儿出人头地,我只是好奇,她知道女儿身体好了,会是怎样的反应。”又道,“处心积虑嫁了崔婧文,却忘记了自己的女儿!”

方朝阳觉得很有趣,不禁笑了起来。

“我不会闲着去做什么,她也不值当我去做什么。”方朝阳见顾若离戒备的看着她,便道,“胡思乱想,吃完饭好好去睡觉。”

顾若离嗯了一声,心里却有些不安,方朝阳很了解二夫人,她会这么说,是不是因为她猜得到二夫人会做什么?

她要提醒一下崔婧容吗?可是二夫人毕竟是她的母亲,谁都可以不见,自己的母亲总是避不开的。

顾若离皱眉。

母女两人安静的吃着饭,顾若离又想起崔婧语的事:“四妹妹失踪……大姐说没有报官,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这样不找了吗。”

“找回来有什么用,白白养着?”方朝阳不以为然,“不如随她去了,往后她便是回来,也不会是建安伯府的四小姐。”

不用明年,等崔婧文顺利出嫁后,建安伯府的四小姐就该夭折了。

顾若离凝眉:“我只是奇怪,四妹妹为什么会……”

“有的人走了歪路!”方朝阳点了点她的额头,“你以为这天下的人,都和你一样的笨!”

怎么今天所有人说话,都似乎是说半句留半句,有人走了歪路……是崔婧语吗?顾若离扬眉问道:“二姐出嫁,你打算添什么?”

“让她凑够了七十二抬。”方朝阳掩面而笑,“越风光越好!”

等崔岩说亲,就更加热闹了。

二夫人看着桌子上摆着的几包零嘴,凝眉看着从门口进来的菊容,问道:“打听到什么了,赵远山来,和方朝阳说了什么。”

“为了什么事奴婢没有问出来。”菊容低声道,“不过奴婢听说方朝阳郡主和赵将军吵了起来,说了句大逆不道的话。”

二夫人眸光一挑,菊容就挨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是吗。她的心还真是大。”二夫人端了茶心情忽然就好了起来,“居然还想让她的女儿做皇后,还真是没有看出来。”

菊容觉得,这应该是方朝阳话赶话说出来的,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说了。

“拿去扔了。”二夫人指了指桌上的零嘴,“瞧着就让我恶心。”

菊容应是,提着东西丢了出去,二夫人就一个人在房里坐了一会儿,想到了什么,起身去了书房,崔延孝正在陪崔甫写字,二夫人挥着手道,“郎哥儿去歇会儿,下午再写。”

崔甫求之不得,一下子丢了笔跑了出去:“那我去睡觉了。”人就没影了。

崔延孝无奈的看着二夫人,问道:“字才写了一半,你看看你!”

“字以后慢慢练。你可知道三丫头回来不过一个时辰,赵远山就来了。”二夫人蹙眉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看样子他真是打算求娶那个丫头。”

“这事你和我说了没有用,你要不然就去和大哥说。”崔延孝道。

二夫人就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来,忽然转身往外走。

崔延孝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也跟着追了出去,边走边道:“你怎么说风就是雨,想好要做什么了吗,赵远山不是好惹的。”

“我没打算惹他。”二夫人冷笑了一声,道,“可我能动别人。”羞辱之仇,她便是死了也咽不下这口气。

崔延孝还想说什么,二夫人打断他的话,道:“你先回去。”

崔延孝就看着二夫人渐行渐远。

二夫人往前院而去,正好在院门口碰到了三夫人,两人对视,视线飞快的错快,三夫人敷衍的福了福:“二嫂。”

“听说娇娇回来了,你是打算过去看看吗?”二夫人难得和她说几句话,三夫人嗯了一声。

二夫人就点了点头,道:“要说她回来的也正巧,你娘家的弟妹不是刚生了孩子伤了身子,我看……你倒是可以请娇娇去看看。”

三夫人一怔,心头动了动。

二夫人笑笑去了外院。

“郡主。”李妈妈笑着道,“三夫人来了。”

方朝阳朝顾若离看去,顾若离道:“请三婶进来吧,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她了。”

方朝阳就朝李妈妈点了点头。

三夫人穿着一件玫红的潞绸撒兰花的褙子,下身是条蓝色马面裙,笑呵呵的进了门,人未到声先至:“娇娇回来了,可叫我想死了,快来让三婶婶看看。”

“三婶。”顾若离起身行了礼,三夫人上上下下打量着她,掩面笑着道,“可真是越长越好看,而且个子也蹿了许多,都比我高了。”

方朝阳扫了她一眼,指了指椅子:“坐吧。”

“好!”三夫人坐下来,看着顾若离问道,“一路上可还顺利?”

顾若离回了,三夫人又道:“听说你将庆阳的同安堂开了,如今你人回来,那边怎么办,你不在有了疑难杂症也没有人撑得住啊。”

“有的。”顾若离笑道,“我在不在并没有多大的影响,我会的他们也都会。”

三夫人就掩面笑了起来:“世上没有第二个顾大夫,别人可比不上你。”

顾若离没好意思接话,方朝阳却是点着头,道:“那到是,只是她也没有分身术,只能说谁碰上了就是他的运气好,碰不上,也就自求多福吧。”

“也只能这么想了。”三夫人笑着点头,望着顾若离道,“不过,你回来了,三婶也有一件事想要求求你。”

顾若离就看着她,问道:“什么事,三婶只管说。”

三夫人余光看了眼方朝阳,见她没有不悦,这才笑着道:“我娘家的弟媳,七月中生的孩子,不但难产还大出血。我家子嗣艰难,她头两胎生的女儿,这一胎还是女儿,裘太医说她往后怕是不能生了……”话落,擦着眼泪道,“不怕你们笑话,如今我娘家都笑话我们姐弟,说我们不是只会生女儿,就是下不了蛋的鸡,我……”

顾若离皱眉,看来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便是如三夫人这样嫁出去的女儿,娘家的事也常常扰的她生活不宁。

“不是给你请了太医院的裘太医吗。”方朝阳皱眉,“没有起色?”

三夫人擦了擦眼泪:“也不是没有起色,要说那位太医的手法也很精妙,只是……只是我总觉得他是男子,又不看重我们家,治病不用心,去了两回,不过号了脉开了两副药。虽说我弟妹吃了他开的药恶露略干净了,人也精神了一些。可是他就是说我弟妹以后不能生了,让我们不要折腾了。”

裘大夫,就是圣上钦点的那位裘副院正吧。

“娇娇到底没出嫁。”方朝阳凝眉,不太高兴,顾若离也有些犹豫,望着三夫人道,“我去也不一定比裘大夫手法高明,而且,您先请的他,若是再换我去,他那边若是知道会不会为难您。”

“管不了那么多,他不行总不能不让我们换大夫。”三夫人泪眼汪汪的,“若不能生个儿子出来,我们姐弟二人到哪里都抬不起头来。”

顾若离凝眉犹豫了一会儿,点头道:“那我和您一起去看看。”

她能理解三夫人的心情,她姐弟二人,姐姐一直未育,弟弟却连生了三个女儿,在有心人眼中,确实会成为笑柄。

“好,好!”三夫人高兴不已,“那我们什么时候去,你只管说时间,三婶来安排。”

顾若离顿了顿,道:“既是看病就拖不得,我现在就和三婶去吧。”

“成。”三夫人起身,“我先去让人驾车,一会儿就来接你。”

顾若离点头。

待三夫人安排好,就带着两个丫头和三夫人一起出门。

他兄弟并未分家,所以依旧还住在羊皮巷前面的永城伯府,马车进了巷子,三夫人指着其中一幢道:“这间是郡主的陪嫁,你可来过。”

“没有。”天色不早了,顾若离看的不大清楚,不过她确实听方朝阳说过,她在羊皮巷有间院子,“看样子还挺大的。”

三夫人就笑着点头,道:“其实郡主不大喜欢这里,我记得她是打算要三牌楼那间别院的,是以前圣上赐给我家皇贵妃娘娘的,后来贵妃娘娘去世,长公主出嫁的时候,圣上就给了长公主……”

还有这件事,顾若离问道:“那现在那间院子呢,还是长公主的吗。”

“长公主也去了。”三夫人叹了口气,又道,“那间别院如今空的。不过实在是太可惜了,那还是西域来的师父打造的,听说里面金碧辉煌,比皇宫还要美上几分。”

两个人说着话,到了永城伯府。

一进门,守门的婆子一瞧见是三夫人,便有些不上心的样子,卸了门槛,道:“五姑太太,您这回来的也太勤快了点,要说姑爷还真是好性子。”

“闭上你的臭嘴。”三夫人冷喝一声,道,“我回来不回来,还轮不到你一个下人说三道四,滚!”

那婆子撇撇嘴,咕哝了一句什么,顾若离只听到了一句“鸡”。

大概猜到了意思,不由打量了一眼三夫人。

她脸色铁青,虽是愤怒可到底忍了下来。

“让你见笑了。”三夫人尴尬的和顾若离道,“我是庶女出身,自小在家里连个下人都是不如的,好不容易嫁给了你三叔,可……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我过的好不好,也不是他们能知道的,我自己清楚就好了。”

顾若离没有关注过三夫人,也就不知道她有这么多的事,遂安慰道:“总会越来越好的,您别和她们计较。”

三夫人应是。

两个人下了车,顾若离甫一出现,院子里的丫头婆子便窃窃议论起来,建安伯府几位小姐她们门儿清,这位可是从来没见过,那么就只有可能是静安县主。

静安县主又是出了名的大夫,三夫人带她来,定然是为了给六太太看病。

三夫人牵着顾若离径直去了外院的最旁边的一间小院子里,她笑着道:“这里就是了。”说着带她进去,就看到三夫人的弟弟齐六爷站在门口,见着姐姐回来忙迎了过来,“你怎么回来了。”

“我请县主来给邵氏看病。”三夫人介绍了顾若离,齐六爷先是楞了一下,继而高兴道,“原来是静安县主,失礼了。”说着要行礼。

顾若离让开,喊了一声舅舅。

齐六爷连说不敢,面上却满是高兴。

三夫人听着那一声舅舅,眼角顿时泛红,感动的牵着顾若离道:“别在外面站着,快进去坐。”

几个人直接去了邵氏的卧室,她还在月子里,所以窗户只开了个缝隙,邵氏披着头发靠在床上,面色清灰,人显得很没有精神的样子。

“弟妹。”三夫人走了过去,“我请了静安县主给你看病,她的医术好,一定能治好你的病。”

邵氏抬起头来看着顾若离,眼神有些空,齐六爷就咳嗽了一声,邵氏笑的很勉强,道:“有劳县主娘娘。”

顾若离道:“舅母客气了。”说着,在床头的杌子上坐下来,给邵氏号脉,三夫人问道,“怎么样,可有的治?”

顾若离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边邵氏的身体,又问了她恶露的情况,邵氏也不看她,一直看着自己的手,声音像是隔着很远传来的:“还有一些,不过不似潮涌似的。”

“舅母……”顾若离有些奇怪的看着她,问了句不相干的话,“小侄女是不是很可爱,没留在您房里吗?”

邵氏垂着眼睛,几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和顾若离道:“我身子不好,养在我这里怕过了病气。”她话落,就听到外面有女孩子有吵闹声传来。

顾若离猜得到,应该是邵氏的两个大女儿。

“六爷。”邵氏脸色一沉,“让丫头领她们上别处玩去,吵的我头疼。”说着,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很不耐的样子。

顾若离没有说话。,

“怎么样!”三夫人关心着邵氏到底还能不能生,顾若离回头看着她,道,“有些麻烦,不过也不是不可能。我先开副药,让舅母的心情好一些,恶露止住,至于别的病后期我们慢慢调养,再配上针灸还是有希望的。”

“心情?”三夫人怔了怔,顾若离就点了点头,担忧的看了眼邵氏,她的样子郁郁寡欢,连自己生的孩子声音都不想听……顾若离就和三夫人打了眼色,与齐六爷一起出了卧室。

“舅母这样子,有多少时间了?”顾若离望着齐六爷,对方就道,“从孩子出生后,她就这样,说什么话都提不起精神来,连说话都有些阴阳怪气的。”

“孩子呢。”顾若离望着他,“愿意抱,愿意亲吗。”

齐六爷摇了摇头,不但邵氏,便是他也大愿意看到那孩子,一胎,两胎,这第三胎了居然还是个姑娘。

顾若离心头叹了口气,望着三夫人道:“我先开些药调养她的情绪,还是如刚刚说的那样,等她出了月子,心思轻点,再每隔七日去我那边针灸。”

“好!”三夫人点着头,只要能有的治,她当然是高兴不已,“你尽管开药。”

顾若离颔首,又叮嘱齐六爷:“舅舅多开导陪陪舅母,她的样子是产后抑郁,在目前来看,此病比她还能不能生更加严重,更需要治疗。”

齐六爷不懂就去看三夫人,三夫人点着头道:“听县主的。”

齐六爷就点着头,又结结巴巴的:“可……可裘太医说……”

“别管什么裘太医。”三夫人道,“他再厉害也不会如县主的,我们听县主的就好了。”

顾若离失笑,没有说什么。

齐六太太的病不是不能治,而是很麻烦,又要针灸,裘大夫是男子,大概是不想用这个法子,至于产后抑郁,他就更加不会注意到。

“行,行。”齐六爷点头不迭,“我一定照着做。”

顾若离点头,开了黄连阿胶汤,又仔细交代了一番:“每日一剂,水煎服。先吃半个月。我不能出诊,等她出了月子你陪她去同安堂找我复诊。”

“好,好!”三夫人高兴不已,正要说话,外头就听到脚步声,随即门口有婆子进来,低声道,“六爷,姑太太。夫人身边的婆子方才来过了,在门口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

三夫人一怔,随即明白了意思,看向顾若离:“你可想去拜访一下?”

顾若离凝眉。

“你和远山的事……”三夫人拉着顾若离,低声道,“我大嫂可是远山嫡亲的舅母,往后若是你们……少不了要打招呼。”

顾若离知道,所以便摇头道:“事情还没成,我去的话有些不成体统,算了吧,就当我年纪小不懂事好了。”又道,“会不会让您为难。”

三夫人摆着手:“她能为难我什么,我们姐弟早不靠他们吃饭了。”又道,“你说的对,不去最好。”

她是觉得,顾若离既然和赵远山……她想去拜访一下赵远山的嫡亲舅母,也不是不可以。

所以她才会问。

当然,不去最好。

顾若离又去和

和三夫人离开了永城伯府,三夫人想起裘太医:“我就说他医术不行,也不知道怎么迷惑了圣上,居然点了他做院正。”又道,“看我怎么打他的脸。”

顾若离觉得没有必要,便道:“舅母的病还没好,您现在就算是去质问,也是没有话说的,何必去惹了闲气呢。”

三夫人就没有说话。

因为这次书的团购不好,所以我颇受打击,哈哈哈哈。在某位编辑的循循开导下,我昨天注册了新浪微博:潇湘莫风流。欢迎来关注互粉哈。没事儿我写点什么什么段子或者写点小剧场啥的……多个交流的地方。(都是套路,咳咳……)

不喜欢玩微博的,我还注册了微信(话说,我这是开窍了,打算全方位发展。)微信号是:xiaoxiangmofengliu(就是潇湘莫风流的全拼。)

你要是微信也不玩,微博也不玩,那就多留言吧。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