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圈套/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周静悄悄的,屋外有乌鸦的鸣叫声不时响起,顾若离皱了皱眉。

她神智清醒了一些,鼻尖立刻就闻到了一股尸体臭味,说不上多么的熟悉,但对于她来说,这样的气味绝对算不上陌生。

什么地方会有这么腐朽的气味。

只有义庄了。

京城外一只有一间义庄,就在广渠门外,她曾经远远的看过一回。

她动了动,手脚被绑住,眼睛也被黑布蒙上,口中塞着布,她几乎动荡不得,后脑勺也是闷闷的疼……那个婆子拿着棍子照着他们打下来,她只注意前面,却对身后没有完全没有提防,后脑勺就被人敲了闷棍,人当即就晕了过去,直到现在人才醒来。

不知道岑琛在哪里。

什么人将她抓到这里了来,目的是什么?

她回京城不过几日的功夫,做的事也是屈指可数,更遑论得罪什么人。

顾若离想不到,会有什么人突然对她发难。

或者,她是因为别的人而受到了波及?

顾若离将所有的可能性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邵氏药中的大黄就跳了出来。

太过诡异,不知道齐六爷查了没有,到底是什么人在邵氏的汤里下了大黄,明知道她的身体不能用大凉的药,却还在她的药里放了这种东西,目的就只能是让邵氏病再复发。

是要邵氏的命,还是只因为那味药是她开的?这个放大黄的人,和抓她来的人是不是同一个人。

忽然,旁边有咚的一声传来,随即有人口齿不清的呼哧着,顾若离立刻听出来是岑琛的声音,她也回应着用脚跺了几次地。

就在这时,似乎是隔着门,外面有说话声传来,说话的人并无顾忌:“……咱们要将人看紧了,等事成一人一百两银子,可足够咱们吃上好几年了。”

“什么时候放火。”另一人道,“说了要守几天了吗。这里阴森森的,我可不想天天守在这里。”

起先说话的人就道:“估计不会太久,你想想里头关着的那位身份,关久了肯定就留不住了,至多明天就肯定有消息。”

两人都觉得这话有道理,嘿嘿笑了起来,还有一人开了门朝里头看了看。

一排排的席子铺在地上,灰蒙蒙的房间里,十一二具的尸体并排放着,身上搭着稻草,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

门啪的一声关上,顾若离眉头便紧紧皱了起来。

那人说的很对,如果明天之前不杀她,她相信不管是赵勋还是方朝阳,一定会找到这里来。

她在地上动了动,脚就碰到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她踢了踢,对方没有动,顾若离猜测应该是具尸体,她就原地打了个滚,便又撞上了一个身体,亦是软乎乎的,她嗯嗯了几声,就听到对方立刻回应了她。

崔延庭在书房中来回的走着,二夫人看着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大哥,你不是和什么人商量了,要对赵远山动手?”

这些事,崔延庭并没有告诉她,她以为,崔延庭是听了她的建议,将顾若离弄死,这样一来方朝阳没有人依靠,他们再将方朝阳对赵远山说的话散出去,她必定受其累,就算她不死,建安伯府也有理由和圣上提出休弃。

可是现在她看着崔延庭的样子,分明心思就不在方朝阳母女身上。

崔延庭顿了顿,看了眼二夫人,摆手道:“你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就好,别的事和你无关。”

二夫人拧着眉试探道:“你……和谁合作的?”

崔延庭这个人聪明,能隐忍,但是却没有大智,这些二夫人早就知道,她娘家的兄长也曾这么评价过他……就如当年他娶方朝阳回来,是个聪明的法子,毕竟因为方朝阳他在当时危机四伏朝堂中稳稳的站住了,表明了态度。

可是,他又不够聪明,娶了方朝阳,却又没有将她稳住,让她俯首听命,彻底为建安伯府出力,且,还没有顺着方朝阳的关系,更近一步打通人脉。

“二弟妹。”崔延庭停下来看着她,道,“你什么事都不要管,明日下午派人去将义庄烧了就可以了。”

二夫人抿了抿唇,心里已大概猜到了七七八八,她起身,道:“大哥,您多费点心了。”她正要走,崔延庭的常随出现在门口,二夫人就又停了下来,就听到崔延庭的常随道:“伯爷,赵远山和齐伯爷争执了几句,齐夫人气的晕了过去。”

崔延庭眼睛一亮,眼中划过笑意:“本性难移!赵远山肯定是要先去永城伯搜人。”和自己的亲舅舅吵起来,将嫡亲的舅母气的晕过去……怕是荣王妃得到了消息也要回去。

这一下,赵远山可真是将家里的长辈都得罪圆了。

不孝子!崔延庭望着常随,就道:“齐家的火烧起来没有?”

“起了。”常随点头道,“和您说的一样,烟很大,直窜上天,满京城都能看得见,火势很小,不过三五桶水就泼灭了。”

崔延庭就挑了挑眉,笑着道:“那现在就立刻走下一步,让人上街去渲染一番。几位大人的折子再过一会儿也可以递上去了。”

“是!”常随点头应是,转身出门而去。

二夫人惊讶的看着崔延庭,她没有想到从赵远山来府中和方朝阳见面吵架,到今天不过短短几天的功夫,崔延庭就酝酿出这么一大盘棋……

崔延庭看了眼二夫人,边走边和她道:“弟妹回去吧,方朝阳那边你注意点,不要叫她行蹿下跳的惹人厌,等收拾了赵远山,她也就顺便收拾了。”

那么大逆不道的话,赵远山不能听,她方朝阳也更加不能说。

两人合谋,谋朝篡位,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崔延庭脚步轻快的出了门。

“知道了。”二夫人心头一亮,对啊,此事了方朝阳怎么还能全身而退,可真是……一箭三雕!

二夫人心情极好的出了书房,就看到崔岩急匆匆从如意门出来,见到她敷衍的行了礼,便一副要出去的样子,二夫人喊道:“茂燊,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崔岩顿了顿,回道,“没事,我去找颜释文有些事。”

二夫人凝眉看着崔岩,崔岩已经连走带跑的去了马厩,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他骑马出门。

找颜显说话就这么着急?

当日下午,虎贲营驻京的几十人,以及五城兵马司悉数出动找人,不留一家一户,遗漏一墙一角,就连那些有头面的大户,也不放过,一时间满京城鸡飞狗跳怨声载道。

短短一个时辰后,弹劾赵勋扰民的奏疏就送去了御书房,隔了一刻,工部都水司主事孙能亦一封罪状书,斥责赵勋野心昭昭,目无尊主的奏疏绕过了内阁被人摆在了御书房的龙案上,苏召将金福顺喊出来,一顿训斥:“此事来势汹汹,御书房你就更应该看紧一点,怎么什么东西都能送进去。”

“师父。”金福顺想要解释,苏召就皱眉道,“你不要和我解释,还不快去誊写一份给赵将军送去。”

金福顺应是,走了几步又回来贴在苏召耳边说了一句,苏召一愣目光动了动,又道:“纵然如此也是你失职,此事毕,你给我去领罚去。”

“是!”金福顺垂头丧气的点了点头,“师父,这事儿来的有点古怪,您觉得对方到底想做什么。”

苏召就用拂尘敲金福顺的脑袋:“自己想去,平日看着机灵,到关键时候就成了榆木脑袋。”话落,他急匆匆的走了,“我去找杨阁老。”

金福顺回了御书房,圣上正坐在龙案之后看奏疏,翁叙章坐在下首说道:“不怪这些人弹劾赵将军,就算他为了找静安县主,可也不能扰了百姓,甚至于连朝臣的府邸也不放过,就连老臣家中也被他的人翻了个底朝天,不给找还能动手打人,圣上,赵将军这回做的也太过了一些。”

圣上没有说话,又换了一封奏疏。

“还有他对永城伯,毕竟是嫡亲的舅舅,他去了就差动手了,连齐夫人也被气的晕了过去。唉……”翁叙章摇头,“他身为镇国将军,这一份表率之责,可半点没做到啊。”

“行了,行了。”圣上丢了手中的奏疏,看着翁叙章道,“远山也是着急,他虽做的过激了一些,可到底情有可原。”

翁叙章只是实话实说,点头道:“确实是事出有因,可您看看,这都激起民愤了,此事了,您是不是要提醒他一句也让他略加收敛一些。”

“这话你去和他说,你身为首辅,提醒一句也在情理。”圣上扫了一眼翁叙章,拿起一封格外厚的奏疏垂着眼帘看了起来,翁叙章就摆手道,“老臣倒想说里两句,可他连舅舅的面子都不给,哪会给老臣的面子。这世上能镇得住赵将军,怕是只有圣上您了。”

圣上似乎没有听到,认真的看着手中的奏疏,看的很慢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读了下去。

翁叙章目光一顿,也看向那封奏疏,他不认识,看来是有人直接送进御书房了。

八成是塞在下午他们过审的奏疏中一起递进来的,看来,这一批中书舍人也该换换了,居然背着他们私自塞奏疏进御书房。

“你看看。”圣上看完,面上并没有露出多少的表情来,翁叙章起身从金福顺手中接过来,站在中间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继而脸色大变飞快的看了一眼圣上,随即道,“这……这位孙大人言辞也太过激烈了,不过小事,居然上升到如此程度,简直是不知所谓。”

圣上看着翁叙章就露出了一份满意之色。

翁叙章暗暗松了口气,他就知道圣上对赵远山是绝对信任的,这个奏疏莫说是夸大其词,就算说的是真事,他也绝不能当着圣上的面说奏疏上说的是对的。

赵远山谋朝篡位?他不知道对方有没有,但是,这话现在说肯定不是时候。

毕竟一杆笔说的天花乱坠,谁都会!

“他说大周的兵权十有七八在远山手中。”圣上起身离开座位,走到翁叙章身边,道,“还说只要赵远山有心,随时随地就能掀起血雨腥风,其野心昭然若揭。”

翁叙章垂着头抹了汗。

“朕记得,这个孙大人是谌阁老的门生吧。”圣上忽然话锋一转,翁叙章心里也跟着飞快的转了转,点头回道,“是!孙大人确实是谌阁老的门生。”

圣上点了点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翁叙章将奏疏还给了金福顺,正要说话,门外有人喊了一声金公公,金福顺开门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匆匆跑了回来,在圣上跟前低声回道:“……说是京中数百学子在午门外静坐,要求圣上罚赵将军,撤其职,薅其名,以平民愤!”金福顺说着,心里就已经有了数,怕是这回有人蓄谋针对赵将军来的。

要不然,从顾若离失踪,赵勋大肆找人,到现在不过过了三个时辰,御书房就堆了这么多奏疏,午门外就聚集了那么多学子。

这些分明就是早就计划好的,怕是顾若离失踪也是他们策划在内的。

利用顾若离激怒赵勋,算准了以赵勋的脾气必定会搅的京城天翻地覆,随后就再用这一连串的招数,弹劾,静坐抗议,接下来是什么……

金福顺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

圣上正要说话,门外樊氏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內侍推开门樊氏急匆匆的进来:“圣上,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人来势汹汹的针对远山。”

不要小看了这些学子的力量,刀的威力或许能杀十人百人,可笔杆子的影响不止当下,甚至是后世,都要被这些人影响到。

有多少帝王,都曾被这些人逼着妥协。

不怕杀人,只怕引起民怨,当下,十年,百年之后后代们都要被他们的文章影响着,骂他一声昏君。

没有人愿意担这个名声。

“你先不要急。”圣上安抚樊氏,回头对翁叙章道,“都是读书人,你去劝劝这些人,告诉他们,远山事出有因,让他们都不要闹了。”

杀是不可能杀的,大周那么多读书人要是闹起来,可不是小事。

“老臣去试试。”翁叙章应是,又道,“老臣怕一人不行,不如将杨阁老一起请去,圣上可允。”

圣上摆了摆手随翁叙章自己决定,只要赶紧将这件事解决了就成了。

闹的他头疼。

翁叙章离开,樊氏就和圣上去了后殿,她低声问道:“怎么突然就出了这种事,娇娇找到了没有?”

“找到了远山也不闹了。”圣上摇着头,樊氏就紧张的道,“要不然,让都督府的人去将这些学子轰走吧。”

圣上摆手:“使不得!”越轰只会越来劲!

樊氏皱着眉:“那怎么办,要是二位阁老劝不走,难不成我们真要处罚远山不成!”她舍不得,赵远山虽说霸道和手段狠了一点,可对他们对朝廷是中心无二的,不说别的,就说当初他带兵进城控制皇宫时,他就能自己坐在龙座之上,取而代之。

根本不需要为圣上谋算什么。

可是赵远山没有。所以,不管谁来指责他谋朝篡位,她都是不信的。

“若真如此,也能只能缓兵之计,让他委屈一下了。”圣上凝眉道,“也给他提个醒,他若这样一味用武力解决问题,这个教训早晚都要吃的。”

樊氏叹了口气,想到了顾若离:“也不知道人在哪里,是不是好好的。”

“圣上。”金福顺在外回道,“工部主事孙大人,并着七位御史在宫门外求见。”

圣上顿时皱眉,冷声道:“让他们走,就说朕没空。”

“是!”金福顺应是而去。

金水河边,午门之外,近百学子一排排的坐着,有的人身上用毛笔写着大字:“驱逐赵远山,还朝堂安宁。”

“驱逐赵远山,国泰民安,学生愿以命侍奉天君!”

“不留远山,便存高远。”

众人高呼的口号亦是响亮,义愤填膺,群情激昂!

“安静,安静。”翁叙章摆着手,喊着道,“大家听老夫一言!”

根本没有人听他的话,他的声音也被淹没在人声之中,连个停顿都没有,一波接着一波。

街上,亦有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人,摇旗呐喊:“镇国将军暴戾无常,有他在,大周祸害永存!”一队人并不算多,不过二十来个,清一色的青壮年,用黑布蒙着脸露出两只眼睛来,声音又高又亮,一路从崇文门过来,沿着长街浩浩荡荡!

百姓们停留在路两边,都好奇的看着,忽然,一队人骑着高头大马,急速从后面冲了过来,这一队黑布蒙面的人速度极快,熟练的四散逃开摘了脸上的黑布,融在百姓之中,转瞬间没了踪影。

过了一刻,等骑马的人离开,他们又迅速集聚,喊着响亮的口号。

“爷!”吴孝之拧着眉道,“找县主的事,让周铮带人去就好了,这么多人天黑之前一定能找到的,您先进宫去看一看,免得让这些宵小之辈胁迫了圣上,做出对您不利的事情。”

圣上不舍得罚赵勋,可耐不住被逼,这些读书人还有御史,一个个都是不要命的,要是一个磕死在宫门外,圣上就算是做做样子,也会对赵勋做出一些惩罚。

只要开了这个头,他敢肯定,这些人接下来还有会动作,一步步逼着圣上后退,直到逼得无路可退,将赵勋逼出朝堂为止。

倒是聪明,知道弹劾无用,圣上对赵勋并无疑心,所以就抓了顾若离激怒赵勋,随即煽动了学子和拉一些所谓的百姓出来,从民怨群愤入手!

一环套一环,还真是下了点功夫。

“先不要管这些人。”赵勋根本不在乎,眼下只有找顾若离一件事。

城中搜了一遍,既然没有,那么就只有可能人已经出了城。

京中九门辐射百里,想要找人并不容易。

“人若是从崇文门出门,必然会留下线索。”赵勋心头转了转,和吴孝之道,“我带人去德胜门出去,先生去西山再领兵出来。”

多耽误一刻,顾若离便多一份危险。

吴孝之拉着赵勋:“爷,对方这回虽想一箭双雕,可到底还多主要是因您,您这什么都不管,他们可就偷着乐了。”又道,“他们正说您意图谋反,您要是去西山领兵,岂不是正中他们下怀。”

“那又如何。”赵勋冷声道,“就凭他们这点小伎俩,也敢逼我致仕!”

吴孝之知道赵勋的脾气,他不是武断,而是根本不将这些人放在眼中,所以懒得和这些人费工夫罢了。

一辆马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疾驰而过,吴孝之认出那是建安伯府的车,便多看了一眼,随即那车停了下来,就看到车帘子掀开,方朝阳的脸自车里露了出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方朝阳问道,“为何还不快去找人。”口口声声和她说非娇娇不娶,等娇娇出事了他却在这里闲聊。

赵勋策马过去,停在车边,道:“你要出崇文门找?”

“不是说你将京中都搜了一遍了吗,我这就出城去找。”方朝阳蹙眉看着他,“人手太少了,你将西山的兵调出来。”

赵勋回道:“已经调了!”

方朝阳就显得有些惊讶,嘴角动了动没有说话,随即又道:“那就不要废话了,赶紧找人。”话落,放了帘子,马车疾驰而去。

随即,又是一匹马带着十几个家丁模样的人往这边而来,坐在马上的人他认识,对方也跟着他抱拳行礼,道:“赵将军。”

“嗯。”赵勋点头,对方问道,“城中寻不到,在下这就带人从崇仁门去找吧,那边人口混杂,极易藏人。”

赵勋颔首。

杨清辉带着人走了。

赵勋看了眼吴孝之,自己也快马而去。

崔延福和三夫人也带着人出去,三夫人用帕子擦着眼泪:“……要是知道出这种事,我怎么也不能将娇娇请去,都是我害了她!”

“说这个做什么。”崔延福蹙眉道,“他们抓她,就肯定不是为了杀人,至少现在她还不会有危险。我们赶紧去找,在最快的时间内将人找到就成了。”

“只能这样了。”三夫人内疚不已,抓去了还不知有没有受伤,她又是个女孩子……真的是难以想象。

崔延福也蹙着眉,忧心忡忡。

同安堂大门关着,并着石工巷里的十几户百姓都出城去找人,白世英拧着眉来回在院子里走动,又呆不住便想出去,焦氏就道:“去了许多人,白姑娘您就不要去了,这城外这么大,千万不要没找到县主,您自己遇到了什么危险。”

白世英哪里能呆得住:“我去永城伯府门外看看。”她觉得顾若离是从那边被人抓走了,说不定在那里能找到什么线索。

“我陪您一起去。”焦氏说完,梁欢正好从门外跑进来,喘着气道,“娘,县主还是没有找到,我打算出城去看看,城外几个寺也能藏人。”

焦氏想说什么,梁欢已经匆匆跑走了。

白世英上了街径直去了永城伯府,一路上好几家医馆门外都召集了人往城外赶,焦氏望着不禁觉得欣慰:“县主的人缘可真是好,出了事,大家都来帮忙。”

白世英点了点头。顾若离性子端直,做事从来都是有理有据,不偏袒不包庇,虽在医局待的时间不长,可京中许多医馆都对她很信服。

便是她,和顾若离在一起时,有时也会对她有所依赖。

总觉得只要她在,不管遇到什么问题,总能迎刃而解,想到这里,白世英也不禁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赵勋从广渠门出去,从左边而走,带着人分散着找,忽然,他停下来拿着京中的域图看着,周铮赶过来问道:“爷,怎么了?”

“这是什么?”赵勋指了指十三里外的一间房子,周铮顿了顿回道,“好像是义庄。”

赵勋凝眉,庙中人多,农庄想要藏人容易留下线索,那么义庄……

“我去义庄!”赵勋将域图收起来,望着周铮,“你去药王庙!”

周铮应是,两人正要分开,忽然有人骑马飞奔而来:“爷!”赵勋停下来看着来人,就听那人回道,“工部孙能亦在皇极门外死谏!”

“死了吗?”赵勋问道,来人回道,“还不知道。碰的墙,太医赶去了。”

赵勋似笑非笑,策马飞奔而去。

“周大人。”来人望着周铮道,“有一人带头,一会儿那些御史怕是也要效仿,他们这是将咱们爷当奸臣呢,实在欺人太甚。”

周铮呸了一口,道:“等爷找到了县主一定会收拾这般龟孙子!”话落,摆着手,“先不要管那些破烂事,找到县主再说。”

两人分头而行。

翁叙章和杨文雍急匆匆的过了金水河去了皇极门,那边果然乱做了一团,孙道同正半蹲在地上给孙能亦治伤,拿着个盆装了清水一遍遍清洗伤口,才涂药包扎。

“人死了没有。”杨文雍皱着眉,面色微沉,孙道同回道,“没有,不过伤的不轻。”

杨文雍就暗自松了口气,人没死就好,这些人一个个都不要命,打算死磕赵远山了。

两人说着话,又去劝那些义愤填膺的御史,杨文雍道:“赵将军有何功劳,不用我与翁阁老与各位复述赘述,尔等作为国之栋梁,不为国效力,却在此逼迫圣上,罢免功臣,尔等根本就是不辨忠奸,无理取闹。”

十三道监察御史,来了四个人。

云南道监察御史周大人抱了抱拳,望着杨文雍道:“杨阁老,这话要是翁阁老说,我等还能听得半分,可您说,恕我们耳不能入!”

在他们看来,杨文雍和赵旭是一条船上的人。

杨文雍大怒,可又不能拿这些人怎么样,这些人嘴巴里向来都好话,靠的就是尖酸刻薄来求出位。

“得了,闹一闹就赶紧散了。”翁叙章喝道,“还真是来劲了,赵将军如何不是你们在这里三言两语逼着圣上,就能有结果的。便是有了结果,朝中百官也绝不会答应。”

“呵!”那位周大人就道,“不答应为何只有我等在这里吆喝,怎么不见维护赵将军的人过来说上两句。他分明就是众叛亲离,不得人心。所以才会没有人出来维护他。”

话落,就听到隔着金水河,午门外的学子们高呼的声音,整齐洪亮。

周大人得意之极。

孙道同抬头看了一眼这些御史,心里很清楚,这些人或许都和赵将军没有过节,他们在这里闹,不过是被人煽动过,想来博名声罢了。

若是赵将军真被圣上训斥罢免了官位,到时候他们就出名了。

凭三寸不烂之舌就能将堂堂镇国将军逼的无路可退,逼的圣上将他罢免,这足以千古留名了。

“朝中百官若都如你们这般不分青红皂白,大周才是末路!”翁叙章也不喜欢赵勋,可一件事归一件事,他看的很清楚,“你们被谁煽动,心里很清楚,不要以为圣上性子温和,就能对你们宽容。”

“翁阁老,您说的没错,我们今日来就没打算活着走。”周大人说着一抱拳,“那就求圣上成全,我等拳拳爱国之心,让世人知道,我等忠心为主,愿肝脑涂地!”

翁叙章指着这些人,气的说不出话来。

杨文雍不耐,正要说话,有人穿过午门朝这边匆匆而来,道:“杨大人,赵将军回来了。”

“回来了。”杨文雍一怔,忙和翁叙章对视一眼,两人异口同声的道,“不好!”话落,匆匆往对面赶去。

等他们上了金水河桥,远远就看到赵勋高坐马上,手中提着一柄长剑,浑身杀气令人望而生畏。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静坐近百位学子,冷声道:“尔等胸口这字,可有解释。”

“有!”有学子虽吓的瑟瑟发抖,可依旧僵着脖子道,“一,赵远山不孝,忤逆生母,不敬娘舅,眼中无尊长老幼……二,赵远山不忠,私养兵马,独占兵权,不轨之心昭然若揭……三赵远山不义……”

赵远山摆手,冷笑道:“此等言论已经是老生常谈,换新的花样来!”

众人骇了一跳,有人道:“你残暴不仁,假公济私,党同伐异,朋比为奸!”又喊道,“赵远山不除,大周将亡!”

赵勋下马,剑拖在地上,发出滋滋的声响,令人头皮炸开,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此等威力不够。”赵勋将剑抵在地上,立在众人面前,目光一一扫过,“可有人学孙大人,死谏一番,博一世美名!”

众学子脸色大变,瑟缩着往后退了。

“赵将军,赵将军。”翁叙章赶来。“息怒息怒。有话好好商量!”

这要真血洗金水河,大家可就真的千古留名了。

赵勋侧目望着翁叙章,道:“翁阁老来到正好,替赵某看着他们,赵某进宫有事,稍后再来!”话落,扫了众人一眼,似笑非笑道,“书都白读了,朝堂也不需尔等这般不知天高地厚,心思轻浮之人!”

言下之意,以后这里的人都不要参加春闱了。

“凭什么!”有人喊道,“我们就不相信,圣上看不到我们的决心,往后你还是不是镇国将军都不好说,你凭什么这么自信。”

赵勋挑眉,道:“雕虫小技!”话落,就看到有人匆匆从这一边跑来,抱着拳和赵勋回道,“将军,西苑发现有人进入,您看怎么处置!”

“人留住,仔仔细细的审!”赵勋沉着脸,言简意赅。

他话落,学子们皆是脸色发白,怔怔的看着赵勋,屁股地上坐的大理石就跟突然长了刺一样,再也坐不住。

他们在这里静坐也好,死谏也好,针对的是赵勋!

可是,有人去西苑了,西苑关的是谁,没有人不知道。

这目的可就不是针对赵勋,而是上升到圣上,上升到朝堂了。

他们这是被人利用了,贸贸然做了马前卒,圣上不但不会被他们逼着罢免赵勋官职,还会反过来将他们当成乱党射杀!

“都抓起来!”果然,赵勋目光一转,看着众人冷笑道,“图谋之心昭然若揭,尔等胆子不小!”

他话落,忽然从四面八方就冲出来许多人,一下子上百学子被冲散,惨叫声连连。

杨文雍和翁叙章也呆了一呆,这情况,说变就变了,方才还对赵勋不利,转眼间就成了他在抓乱党。

两人不约而同的去看赵勋。

崔延庭茶盅哐当一声掉在地上,重复问道:“你说什么?有人闯入西苑意图救走前太子?”

“是!被赵将军的人拿下了。”常随回道。

崔延庭一下手脚冰凉,这不在他们的计划范围内!

他们不会这么傻,将针对赵勋的事情扩大到圣上,道谋朝篡位的份上来,这下好了,圣上不但不会处罚赵勋,恐怕还要顺藤摸瓜抓乱党。

“伯爷!”常随也知道事情不在他们的控制范围内了,“怎么办。”

崔延庭摆着手:“去和二夫人说一声,让他去将义庄烧了!”他说着,人匆匆往外走,他要去问问那个人,事情是不是他做的。

二夫人听到了崔延庭的常随说的话后,人也愣了好一刻才醒神过来,立刻就对身边的小厮道:“那还愣着做什么,快去动手啊。”

小厮应是而去。

二夫人不放心,自己也坐车出了广渠门,远远的将车停在路边,知道看到义庄腾起一把火,光亮冲天时,她才舒服的松了口气。

随即又有些大担心,崔延庭的事显然已经失败了。

不知道他这次是和什么人合作的,对方能不能保住他。

若是保不住……

二夫人又看眼火光冲天的义庄,让人驾车火速往家而去,车子进了门,外院中很安静,内院似乎也比平日要安静很多,二夫人下了车扶着菊容的手急匆匆进了如意门。

刚路过正院门口,就看到李妈妈拦在了路中间,笑着道:“二夫人,郡主请您去一趟,她有话和您说。”

“我正有事。”二夫人凝眉,狐疑的看了眼方朝阳的暖阁,她不是出去找顾若离了吗,怎么回来了?

李妈妈依旧做了请的手势:“您还是去吧,郡主的脾气,您晓得!”

二夫人抿了抿唇,朝身边的小丫头看了眼,小丫头立刻跑着离开,二夫人理了理衣裳,昂首挺胸的进了正院。

事情未显山未露水她又什么怕方朝阳的。

等她知道了自己的女儿死了,有她笑话瞧的!

二夫人立在暖阁门口,秋香撩开了帘子,她跨了进去,还不等她两脚落稳,忽然就有一条绳子套在了她的脖子,一拉一扯,将她的脖子紧紧勒住!

“方朝阳!”二夫人大骇,双眸瞪大,手死死的拉着脖子上的绳子,方朝阳的身影都开始模糊起来。

方朝阳静静的坐在炕上,看着二夫人。

昨天把存稿都删了,所以今天这章是裸更,迟了点抱歉哈~!今天会努力再存一章,把存稿追上来,以后更新还是老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