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虽生/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夫君,我好害怕!”崔婧文害怕的拉着颜显,“我真的好害怕,以前和青竹师父相处,没觉得她有问题,为什么……为什么她要杀我。”

她说着眼中露出惊恐和不安来。

颜显安抚的道:“你不要害怕,我们都在呢。”又道,“她不会再来的。”

崔婧文低声哭着,肚子上的刀口流了血出来,并不算多,但因为过最初刀入皮肤的那段时间过后就越发的疼,她脸色发白整个人都抖:“你……你不要走,陪着我好不好。”

颜显点头:“我不走。”

崔婧文紧紧攥着颜显的手,“不用去请县主来,她也不会来的,反而落了你的面子。”

颜显也是这样的感觉,但他觉得顾若离不来,一定是因为崔婧文。

所以他才说是他拆线。

“她会来的。”颜显松开她的手,“她对待医术严谨认真,不会因私情弃病者不顾的。”

什么时候他对顾若离的评价这么高了,他们才接触过一次吧?崔婧文咬着唇哀求的看着他:“你若想让我活着,就不要让她来。”

她是在暗指静安县主会杀了她?

怎么可能!颜显不信:“你不要胡思乱想,安心等着大夫来。”

崔婧文看到他眼中的怀疑,就拉着他的手低声道:“其实我一直没有和你说,我和她之间有过节。”她眼泪无声的落着,加上她此刻惨白的面色,悲恸的眼神,越发让人生怜,“语儿的失踪和她的朋友霍繁篓脱不了干系。我苦于没有证据,又不能拿她们母女怎么样。但是一天不找到语儿,我和她们的结就一天无法解开。”

“而她对我,也从来不客气的,若我落在她手中。”崔婧文噙着泪花嘲讽的笑笑,“她又怎么会那么的大公无私呢。”

颜显就顺势安慰她:“娘已经让人去请冯大夫了,等冯大夫来了若他可以,就请他看行不行。”又道,“你先不要说话。避免情绪激动,让血流加快。”

“好。”崔婧文很痛苦的样子,“你快派人去找青竹,她逃不远的,一定还在府中。”

颜显看着崔婧文,觉得非常陌生,好像从来咩有认识过一样,他微微颔首,道:“荣生在查!”

崔婧文就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冯匀来,和上次一样他看见伤势就和颜显道:“还是请县主来吧。”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他不知治过多少外伤,可是自从听完顾若离的课,他就开始害怕了,缩手缩脚,总觉得哪一个环节做的不对,就很可能出人命。

颜显看着崔婧文,崔婧文就道:“冯大夫,该怎么治就怎么治,您不要害怕,就算死了我也不会怪您。”

冯匀摇头:“抱歉,在下医术浅薄,恐伤了您。”

“去请县主来。”颜夫人很不耐烦的看着崔婧文,“你要死了让外人怎么看我们释文,少啰嗦,这个主我们做了。”

崔婧文满脸的愁苦,哀求的看着颜显。

颜显嘴角动了动,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顾若离就来了,请的很顺利几乎没有费多少的功夫,踏着夜色她提着药箱立在院子里,看着颜显道:“你要提前拆线?”

颜显不敢看顾若离:“是内子受了刀伤,想请县主施以圣手!”

顾若离挑眉。

颜显看出她眼里的不悦,咳嗽一声尴尬的道:“县主,救人要紧,还请您施以圣手救救内子,别的事等她伤情稳定我们再议可好。”

议什么?顾若离打量了一眼颜显,微微颔首:“先看看伤势吧。”

顾若离提着药箱带着张丙中进了房里,孙刃和周修彻则立在院子里候着。

房间里乱糟糟的,血腥味充斥在鼻尖,崔婧文惨白着脸闭着眼睛躺着,她的小腹上插着一柄水果刀,血流的量并不算多。

没有破损大动脉。

冯匀有些尴尬的上前来行礼,顾若离和他打了招呼。

“县主。”颜夫人道,“您快来看看,流了很多血。”

顾若离看了眼颜夫人,回道:“我先看看。”她放了药箱蹲下来摸了摸伤口的周围,回头吩咐道,“给我打水净手。”

小丫头应是打水过来,顾若离仔细洗手,剥开了崔婧文的伤口看了一眼,旁边的人看的一个个往后躲,冯匀问道:“县主,你这是做什么?”

“看看刀有多长,伤到什么地方了。”她声音很冷静,旁人听着就有些不近人情的样子,疼痛也让崔婧文猛然睁开眼睛,戒备的盯着她,“你想做什么。”

顾若离挑眉淡淡然的看着她:“检查伤口。”

“你是来看我死没死吧。”崔婧文就用只有她们能听到的声音,道:“我太高看你了,以为你多么的正直,原来也不过如此。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陷害我。怎么,找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青竹来,你就能让我死?!”

“你是高看我了。”顾若离点了点头,道,“不过我倒不想你死,死了多干脆。”

崔婧文就咬着牙忽然抓着她方才按着她伤口的那只手,面上却露出诡异的笑容:“是啊,这点伤我死不了,可是却能让我化险为夷,你想的太天真了。”

顾若离颔首,她还真没有想到崔婧文会拿刀伤自己。

在这样的境况下,她的反应确实很快,伤了自己她就是受害人,那么余下的不管青竹再说什么,她就能用一个受害人的身份去反驳。

青竹到底有没有伤她,想必,信她的人比信青竹的人多。

至少,作为夫君的颜显就必然会相信她。

可惜,有时候聪明的人也会做糊涂事,她朝崔婧文笑了笑,低声道:“青竹只是才开始,你别急,慢慢来!”方朝阳的生不如死,是病痛的折磨,是骄傲的她狼狈的坐在椅子上被她洗肠时的情形,那时若能死,方朝阳必然会一死了之。

可是崔婧文的生不如死不是这些,她大可以给她下毒,可是这没必要。

很快崔婧文就会知道,真正的生不如死不是身体,而是心理上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还有惊喜!”青竹是她安排去城隍庙的,崔婧文的依仗是颜显,可想要颜显对她彻底没了信任,贸贸然去说他不会相信,只有一点一点瓦解,一件事一件事的让他自己去剥开,这样他才能相信,所以,她用了青竹,“别急!”

崔婧文大怒,露出痛苦的样子去看颜显:“夫君,我不要她医治!”

顾若离不再看她,起身去盆子里洗手,回头看了一眼崔婧文,淡淡的和颜显道:“她肚子上的刀还有没有一样的,拿来我看看。”

颜显点头吩咐丫头拿了一把一模一样的刀来。

顾若离用手量了一下,刀刃约莫两寸多点,很短,且伤口之外还暴露了半寸有余,也就是说她进伤口的长短大概在一寸多点。

“刀很短,主伤在皮下未及动脉和肠道,注意消毒消炎缝合几针就好了。”顾若离不急不慢的和颜显道,“和你手肘上的伤差不多。”

颜显微怔,他看到流血的程度就知道伤的不深,但是没有想到伤的这么浅。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崔婧文。

这个贱人,她想做什么!崔婧文心里恼恨不已,可却不能真的去回顾若离的话。

顾若离就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颔首道:“而且,这刀扎的很精准,偏一分就伤了动脉,进一寸就割到了回肠,很巧妙啊。”又道,“看这刀口有些自上而下的锋口,大奶奶,是你自己捅的自己吧。”

她的话一落,房间里突然就安静下来,众人诡异的看着崔婧文,一脸的讶异。

便是连颜显也露出吃惊的样子。

“能对自己下手的人,确实令人佩服。”顾若离云淡风轻的看着崔婧文,“这刀你是打算留着,还是取出来?”

崔婧文正要说话,颜夫人已经道:“县主,你说她的伤是自己捅的刀子?”

顾若离微微颔首,道:“看伤口和深浅,不可能是被人捅。”

崔婧文的伤一看就是刻意扎的,要是和人搏斗顺势捅进腹部,很少是这个位置,也鲜有扎的这么浅的。

颜夫人被气笑了。

“你胡说!”崔婧文捂着肚子一副要坐起来的样子,连翘忙过去扶着她哭着道,“大奶奶,您别动会伤着自己的。”

崔婧文只是挣扎了一下,人还是躺着没有敢乱动。

“我为什么要自己扎自己!”崔婧文一副委屈的样子,“就在方才,夫君刚刚出门,我在房里等连翘回来,忽然窗户被人推开,青竹站在窗外喊我,我本就和她约好说明天见面,所以她出现在窗外我虽惊讶,可到底还是喊她进来了。”

“她进了门,就疯了似的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我请她出去,她不愿意说要让我庇护她。我如何能在家里留一个外人,便就和她争执了几句,没有像想到她抓了桌上的刀就朝我捅了过来,我推了她一下这才让刀入肉浅了一些,若不然我此刻哪还有命和你们说话。”

“县主。”崔婧文失望的看着顾若离,“身为大夫,你没有证据就这样说我,你这是污蔑!”

顾若离整理着药箱,余光扫了她一眼,淡淡的露出一丝怜悯。

她居然能将细节描述的这么详细,顾若离忍不住去看颜显。

果然他撑着额头,一副难耐的样子。

“你我有怨你可以见死不救,你可以枉顾医德。可你不能污蔑我,好好的我亦没有疯,我为何要自己伤害自己。我们好歹姐妹一场,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崔婧文说着,委屈的看着颜显,“夫君,如今你看到了吧。她来不但会见死不救,还这样的中伤我。”

颜显皱着眉望着她,苦涩的笑了笑,侧开了目光望着顾若离,道:“县主,内子的伤势还要劳烦您了。”

“不怕我杀了她?”顾若离看着颜显,颜显摇头,“县主为人,颜某相信!”

顾若离微微一笑。

“夫君!”崔婧文不敢置信,“你……你不相信我?”

颜显不相信她,不可能!

崔婧文一下的冷了下来,周身如坠冰窖,脑中一片空白,她看着颜显一字一句道:“你宁愿相信一个人外人的话,也不相信我?”

“等你的伤好了我们再说可以吗。”颜显忍着不悦看着她,崔婧文怒道,“你不信我,我伤口愈合又有什么用,你让我死了好了。”

颜显闭上了眼睛,满面的痛苦,崔婧文质疑道:“我让你去找青竹你找了吗,你连人都没有找,你不信我,你拉着她来和我对峙,你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够了!”颜显怒道,“你不要再说了,我既不信你就有我不信你的理由!”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想给崔婧文留最后一份薄面。

“理由,什么理由。”崔婧文指着顾若离,“是因为她?因为她你不相信我吗?”

现在这样的局面,她必须一口咬定了自己的伤口是青竹伤的,否则,不但她这个罪就白受了。

只要否定了青竹,就算顾若离告诉别人是她毒害的方朝阳,也不会有人相信,至少颜显不会相信。

“夫君!”崔婧文哽咽着喊了一句,颜显打断她的话,沉声喊道,“荣生!”

颜荣生从外面进来,回禀道:“夫人,世子爷,外面已经查过了,窗户底下是一来一回的两道脚印。但是,脚印很奇怪,到小径就没有了!”他说着,朝放在床边的崔婧文鞋子看了一眼,正要说话,颜显已经疲惫的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你去吧。”

颜荣生应是。

颜显看着崔婧文,心头宛若刀割:“还要再找人吗?”

崔婧文看着他,忽然就明白了什么,一个可怕的念头跳了出来,骇的她一跳,她抓住了床单,余下的话再不敢说。

颜显的态度和平日大不相同,难道……他已经见过青竹了?

怎么会这样,他什么时候见到青竹的?

是了,顾若离既然安排青竹在他们面前出现,就一定会再让青竹来找颜显!

那……那她这一刀岂不是画蛇添足?

崔婧文懊恼不已,脑子里飞快的转着。

“县主。”颜显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可是他不能走,更不能让崔婧文死在这里,便朝顾若离一揖到底,道,“内子的伤势,拜托县主了。”

顾若离扫了他一眼,和冯匀道:“这个伤你来处理吧,若不然下一回你再遇到外伤,依旧战战兢兢。这样下去,孙大人可要怪我害了你了。”

冯匀一怔,看着顾若离道:“县主,我不行!”

他不是不行,而是当时孙道同的伤让他有了心结。

“你做,我在旁边看着,有问题我会提醒你。”顾若离说着,就和张丙中道,“阿丙,你去器具消毒。”

她因为不紧张崔婧文的病,所以就耗到现在……她从医这么多年,还真是头一回。

因为讨厌一个人,而恨不得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

可这样就太便宜她了,她要认认真真的看着她,看着她未来的“幸福”生活,看着她一步一步能将她自己送到什么样的境地。

张丙中将消毒好的器具拿过来,冯匀很紧张的洗了好几次的手,顾若离坐在一边给他提着灯,指点着:“这样的伤口没有伤及动脉,只是停留在皮下组织,所以出血不多。但是取刀还是要谨慎,避免二次割伤,或伤了腹腔引起腹部出血,若是这样的话难度就要比现在大上许多倍。”

冯匀点着头,拿着钳子一点一点将刀和皮肉剥离,这很痛,崔婧文立刻冷汗淋漓。

她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这样做报复她。

小人!

刀顺利取了出来,伤口继续流血,冯匀飞快的取了药涂上止血,他望着顾若离:“要不要缝合。”

“缝吧。”顾若离道,“这样的伤口,三针就好了。”

冯匀应是,开始给崔婧文缝合,他动作不熟练但是都是正确的,顾若离就没有再管他,回头看着颜显:“我既来了,顺便给你将线拆了吧。”

“好。”颜显有些失魂落魄的,坐在桌边,颜夫人也紧张的走了过去,问道,“拆线后,伤口就愈合了?”

顾若离颔首:“再养几日,伤口长好了也就好了。”

她洗了手三两下将线拆下来洗了手,和张丙中以及冯匀一起收了药箱,颜夫人谢着:“这么晚了,实在是太感谢了。”

“是有点晚了。”顾若离道,“夫人也早点休息吧,告辞。”

颜显站了起来朝顾若离行礼:“有劳县主,冯大夫,张大夫。”他往走了走,“我送你们出去。”

顾若离摆了摆手,道:“不必了,告辞了。”三个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待他们一走,颜夫人就猛然回头去看崔婧文,她后来就一直没有再开口,此刻更是一副晕过去的样子……

刚刚说话不是很大声吗,何以现在就晕了。

“你们都下去吧。”颜夫人站在门口,目光就落在连翘身上,连翘不愿意走跪坐在床边紧紧攥着崔婧文的胳膊,颜夫人就冷笑了笑,道,“辛妈妈,将不愿意走的都给我拖住去领罚,若是不服,就接着打。”

辛妈妈就带着婆子,将崔婧文的丫头全部拖了出去。

房门关了起来,颜夫人在桌边坐了下来,冷冷的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娘!”颜显不愿意说,“您不要再问了。”

颜夫人就拍了桌子:“我为何问不得,这个家还不是你们当家做主!”

颜显就揉着额头坐在了桌边不再说话。

“你不用给我装死!”颜夫人盯着崔婧文,“什么青竹,什么遇刺我都不想知道。我只问你一句,朝阳郡主的毒是不是你下的?”

崔婧文猛然睁开眼睛,连颜夫人都这么说,看来颜显知道的比她想象的还要多,否则他刚刚不会用那样的口气说话。

他还知道了什么?

崔婧文脑中飞快的转着,若他真的什么都知道,那她今晚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像丑角一样,在颜显面前演了一场蹩脚的戏。

此刻,她在他眼中一定是个虚伪恶心且恶毒的女人。

不行,她不能这样,崔婧文看着颜夫人,眼睛里迅速聚集了泪水,痛苦不已,“我恨她,她害死了我娘,害的茂燊病了那么久至今身体都不好,害的语儿下落不明,我如何能不恨。”

她立刻改变态度和方向。

颜夫人皱眉,崔婧文又道:“可是毒不是我下的,娘,您要是不信可以去问问顾若离,她早就已经查出来这个毒是我二婶下的。”

“好狠的心。”颜夫人冷笑道,“既和你无关,她为何又针对你?”

崔婧文摇着头,惨笑着道:“她定然是认为,这件事我和二婶是同谋,所以她要报复我,报复二婶!”又道,“青竹……青竹就是她找的人,她故意让青竹来污蔑我,让我百口莫辩。”

“所以呢。”颜夫人问道,“你的伤,到底是青竹伤的,还是你自己弄的。”

崔婧文羞愧的红了脸:“娘,夫君,求你们原谅我……我是害怕,害怕你们知道朝阳郡主的毒我事先知道,虽不是我亲手而为,可我也有纵容之罪,我害怕你们觉得我的心狠,所以……所以我一时糊涂想到了这招!”

顾若离,你给我等着,这一刀我早晚会还给你。

“你还真是有能耐啊。”颜夫人站了起来,该知道的她也知道了,就波澜不惊的看着崔婧文,“下一次记得捅的彻底一点,不要舍不得下手,让人一眼看出来了。”她说着拂袖出了门。

崔婧文咬着唇满脸通红。

“夫君!”崔婧文撑着从床上爬起来,从身后抱住了颜显,“夫君,你生我的气了是不是,对我失望了是不是。”

颜显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我是因为爱你,怕失去你,才这样做的。”崔婧文哭着道,“我怕你觉得我不单纯,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怕你讨厌我……你要恨我,我也不怪你,甚至于我自请离府也可以。只要……只要你不恨我,下半辈子我青灯古佛相伴我也无怨无悔。”

“你想见一见青竹吗。”颜显推开她,回头讥诮的看着她,“在你用刀捅自己的时候,青竹就待在外院的柴房内,你知道,我听你说是她伤了你时,我心里的感觉吗。”

果然,果然他已经见过青竹了,他还知道了什么?

“夫君……”崔婧文想说什么,颜显站了起来,“你不要说了,我也不想听。”话落起身往外走,边走边道,“你既受了伤就好好养着吧!”

颜显出了门,她听到他在外面吩咐道:“好好照顾奶奶,若她有一点差池,我拿你们是问。”

他的话毫无温度,甚至有抹不开的杀意,崔婧文忽然明白……这么久以来她都小看颜显了。

这个男人,心一点都不软。

崔婧文扶着床坐下来,心里飞快的想着对策。

顾若离靠在床上翻着书,欢颜叽叽喳喳的在她耳边说话:“二小姐的心太狠了,奴婢但凡想到郡主的事,就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了。现在她变成这样,奴婢还是不解气。”

“县主,您要不要去报官,让官府以杀人罪将她抓起来?”欢颜摆着顾若离的书好奇的盯着她,顾若离无奈道,“那位李大夫根本不知道是谁在他手中买的虫卵,就算有他作证也没有证据指向崔婧文,报官有什么用。”

在这件事上,崔婧文做的真的是滴水不漏。

“那,那就这么算了啊。”欢颜一脸的不服气,顾若离道,“你急什么,人生那么长,她还那么年轻。”

失去了颜显和颜夫人信任的崔婧文,很快就会知道,有的事她忍不住的。

欢颜不懂。

顾若离不想和她解释,放了书去了方朝阳的房里。

“睡不着?”方朝阳正靠在床头听李妈妈说宜春侯府的事情,顾若离点了点头,道,“嗯,在想一些事情。”

方朝阳就摸了摸她的头:“我都不急,你急个什么劲儿。”

“我没着急。”顾若离失笑,方朝阳就笑着问道,“那个叫闻音的,你见到人了?”

顾若离颔首,道:“见到了!”

我又犯病了……决定去碎觉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