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反欺/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县主。”钟鞍在顺天府做推官,今年已经是第四年,比起地方上,在京中确实机会要多一些,可是相应的风险也大,“要是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您尽管吩咐。”

比如现在,一个是静安县主,背靠镇国将军赵勋,母亲是朝阳郡主,她虽姓顾可和姓赵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最重要的,她还是名医,在京城内无人不敬。

这世道,什么人都可以得罪,唯独这大夫,即便没有雄厚的背景,寻常人不敢得罪的,谁活一世还没个头疼脑热的,得罪了他们不是和自己身体过不去吗。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天就要求着静安县主了。

可是赵政也不是普通人,圣上的侄儿,荣王府世子爷,莫说在朝中千丝万缕盘根错节,就说他最近和太子爷的关系,那也不是轻易能惹。

“劳烦您将牢里的人看紧了,除了大理寺,谁来都不准让人提走。若难做,你就将责任推给我。”她说着,抚了抚衣袍凝眉道,“有劳钟大人,告辞了!”

钟鞍点点头,亲自送顾若离出门,等她一走,他就提着官袍去找顺天府尹李顺义:“……大人,如今这事儿恐怕麻烦了,您看怎么是好。”

“急什么。”李顺义问道,“是抄纸巷疯马袭击静安县主的事情吗。”

钟鞍点着头,道:“是!您看这事儿怎么弄,下官原以为不过是件普通的意外,如今看来,这背后隐藏着极大的祸事啊,要是处理不好……”他想想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赵政和赵勋兄弟二人不和那是公开的秘密啊。

“慌什么。”李顺义道,“静安县主为人和她母亲不同,她既说了不会连累你,那就一定不会殃及我等池鱼。你静观其变就是。”

钟鞍想想也对,顾若离办事比较有章法,不像方朝阳,惹毛了管你天王老子,捅了天也是不怕的。

“那成。”钟鞍道,“下官这就吩咐下去,严加看守牢房。”

切不能出什么意外。

李顺义微微点了点头,起身看着墙上挂着的疆域图,手指点了点河套,含笑道:“有赵将军在,捅了天也有人补漏,怕什么!”

顾若离去找吴孝之。

“县主,你这脸色怎么了?又出事了?”吴孝之着急啊,他前段时间太不放在心上了,没想道赵政那么不省心,居然弄出这种事情来,他现在想抓紧点时间,可是事情办起来要时间,他还真要等时间。

“顺天府找抓到了两个人。”顾若离看着吴孝之,“先生是不是早就知道疯马的事是赵正卿做的,也知道他的目的是不是?”

吴孝之摇着扇子,尴尬的道:“你这是夸赞老夫呢,老夫可没有这么神。”

“等七爷回来我就告诉七爷。”她盯着吴孝之,“就说先生办事不利,下一次再有行军之事,应该带着先生一同。您是军师,就该做军师的事才对。”

嘿!吴孝之觉得顾若离真的是和以前有些不同了,大概是长大了的缘故,人变的开朗也圆滑了一些,还会挤兑人:“小丫头,你这是恩将仇报啊,当初可是老夫我点醒了七爷……”他没说完,顾若离打断他的话,“先生只管告诉我,你有没有别的打算就行了。”

吴孝之呵呵一笑,道:“有!前头抢砸隆泰行的事是七爷连走前安排好的。本来紧跟着还有一桩,只是……”只是赵政手下的人办事不利,拖他时间了。

真是一群废物,让他等了这么久都没法对他们下手了。

太无趣了。

“只是什么。”顾若离问道,吴孝之就笑着道,“再……再等个三五天估摸着就有消息了。”

顾若离微微颔首,起身道:“那我就做个马前卒吧。”她说着和吴孝之抱了抱拳,“不过可能还有事要请先生帮忙,至于什么事我还不确定,晚点我再来找你。”

“行,行!咦,不对啊!”吴孝之追着她出门,“你做什么马前卒啊,可不能乱来伤了自己啊。”

顾若离道:“我心里这口气咽不下去,要出口气,先生不用担心,我不会乱来的!”话落,人已经走远了。

吴孝之叹了口气,摇着扇子撇了撇嘴:“还不是嫌老夫办事不利。”真是和赵远山越来越像了。

顾若离让人递了名帖入宫给金福顺,说要求见樊氏。

她在宫外等了小半个时辰,金福顺亲自带着轿子过来,远远的就喊道:“县主,您今儿怎么求进宫了,可是有什么事?”

“金公公。”顾若离和他抱了抱拳,低声问道,“皇后娘娘可得闲?”

金福顺听着一笑,挑着眉头回道:“正惦记着您呢,说前几日疯马的事也不知道伤着您没有。带了那么多伤病员回去,肯定忙坏了。还请圣上给您嘉奖,说您是为圣上分忧。”

“这事定然是您提起来的吧?”顾若离轻笑道,“得亏你没事就提个醒,要不然皇后娘娘事忙,怎么会惦记我呢。”

金福顺就和黄门打了招呼,拉着顾若离边走边道:“你可是白夸杂家了,皇后娘娘是真的惦记您。”

“谢谢!”顾若离失笑,金福顺又道,“最近我每日晚上都逼着我师父在宫里散步,你给的方他也一直换着吃,我一边看着,不说别的,以前他走点路就喘气,现在就是绕着宫里走上一圈,也丝毫不变色。”

“眼睛也是,都快及得上习武之人了。”金福顺很高兴苏召的身体能好,他有今天的一切都是因为苏召,师徒两人如今都在圣上跟前当差,这样的局面他希望永远都不要打破。

“那可要坚持。”顾若离笑着道,“将苏公公的功效也叫圣上看看,最好能劝着圣上没事也多走走动一动。”

金福顺点头应是,笑着道:“近日正劝着呢。”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凤梧宫去,金福顺道:“赵将军已经和额森交手了,这事儿你知道吧。”

“不知道。”顾若离摇头,“两军汇合了吗。”

金福顺摇了摇头,回道:“一左一右夹击呢,赵将军的虎贲营先遇到额森的人!”又道,“按这速度,指不定年底赵将军就能回来了。”

顾若离也希望如此。

拐了个弯,凤梧宫近在眼前,顾若离就沉了脸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金福顺看着一愣顿时明了,垂着头走在前头,两人也不再说话。

“皇后娘娘。”金福顺先进了凤梧宫,“静安县主在殿外求见。”

樊氏请顾若离进来。

她进门朝樊氏行了礼:“静安叩见皇后娘娘!”樊氏坐在罗汉床上,见着她放了茶盅笑眯眯的招招手,“这段时间累了吧,快别蹲啊跪的了,到这里来,让本宫看看。”

顾若离走了过去,樊氏携了她的手打量着,凝眉道:“还真是瘦了不少,你这点肉可不能再瘦了。”又道,“同安堂你该多找几位大夫,平日不是疑难杂症的,你就让别的大夫去做,自己得闲就歇一歇。”

顾若离在樊氏身侧坐下来,应是道:“我现在是这样的,什么病都是我做,他们也没有进步。如今碰见疑难杂症我们都是一起讨论的。”

就连张丙中的医术也有进步。

“那就好。”樊氏摸摸她的脸,“你娘最近身体怎么样,好一些没有。”

顾若离将方朝阳的情况和她说了一遍:“……人还是没有多少精神,和以前没法相比,但总归是没有性命之忧了,余下的就是仔细调养着,早日恢复元气。”

樊氏点了点头,唏嘘道:“这也是她的劫难。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话落,又笑道,“她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就是生了你这个女儿。”

顾若离淡淡点了点头。

“一直听我唠叨。”樊氏问道,“你今儿来可是有事和本宫说?”

顾若离点了点头,忽然起身在樊氏脚边跪了下来,昂着头道:“娘娘,静安求您给评评理。”

“你快起来。”樊氏拉着她起来,问道,“出了什么事,被人欺负了?”

顾若离点头,回道:“前几天抄纸巷疯马的事您听说了吗?”樊氏点头,顾若离接着又道,“那几匹马是杨阁老家中的,可是杨阁老却只是赔了一些钱,就没有下文了。您是没有瞧见,那些百姓多可怜,都是家里的顶梁柱,这一伤家里可不就短了财路,他们赔的银子完全解决不了问题。”

樊氏一脸惊愕,因为顾若离素来和杨文治的关系很好,还听说当初杨文雍生病时也是顾若离治好的。

没有想到,她现在会来告杨文雍。

“这疯马不是说没查到疯掉的原因吗,虽是杨府的马,可到底是不是杨府的责任,也不好定不是吗。”樊氏第一个反应就是劝,“杨阁老的为人你也知道的,若是他的责任,他不会不承担。”

“那天还有人打算杀我。”顾若离凝着眉心有余悸的将事情和樊氏描述了一遍,“……这事就不是意外了,而根本就是有人蓄谋啊。”

这事在顺天府查,没有移交大理寺,樊氏还真是不知道。只当顾若离差点被疯马伤了而已。

“你的意思是,有人蓄意制造了骚乱,目的是想要杀你?”樊氏震惊不已,她想不到大家有点仇怨已经不是斗嘴弹劾这点事了,居然还上升到人命。

顾若离点着头回道:“是!所以我来找您,请您给评评理,这件事既然查不到元凶,那么作为马主人的杨府,就要给我一个说法。”她又道,“而且您是知道的,我和颜大奶奶关系,她如今正被杨家收留,在家中治病呢。”

樊氏皱着眉,觉得她说的不是没有可能:“这件事可大可小,又牵扯到朝臣,本宫不好插手。我陪你去找圣上,求圣上给你做主去。”说着又道,“不管怎么样,一定给你一个说法。”

顾若离点头应是,扶着樊氏去了御书房。

圣上正和翁叙章还有杨文雍并着其他三位阁老在议事,金福顺回禀了樊氏和顾若离求见,又将事情原委小声和圣上提前说了一边,圣上一愣看了眼杨文雍,回道:“让他们进来吧。”

金福顺应是而去。

“杨爱卿留下来,其他几位爱卿都回去吧,事情明儿再议论。”圣上话落,众人应是鱼贯出了门,杨文雍以为什么事,便有坐在椅子上等圣上说话,等了一刻却见到门外樊氏带着顾若离进了门。

他起身行礼。

“静安叩见圣上!”顾若离跪了下来,余光扫了一眼杨文雍一副堵着气的样子。

杨文雍一愣,心里头一跳,立刻就想到了顾若离和崔婧文之间的过节……静安县主不会连着他们也恨上了吧。

他应该早去走动一下的。

还以为凭着杨文治的关系,顾若离对杨府的态度还是理智的。

“静安起来吧。”圣上问道,“听说你要找朕评理啊,为的什么事?”

顾若离起身,又撇了一眼杨文雍,将方才和樊氏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赔钱可不行,我还要杨阁老和那些在疯马的事情中,受伤的百姓亲自道歉。作为次辅,他要起到表率作用,为民,为百官做榜样。”

杨文雍简直莫名其妙,他没有理解顾若离为何对他突然发难。

难道真因为崔婧文?还是这背后有他不知道的缘由。

他的脸色不由凝重了起来。

“这……这不必了吧。你也知道他是次辅,这点小事又没出人命,他还赔钱了,就算了吧。”圣上想要息事宁人,“若是他们不满意,就再每个人都添点银子,成不成。”

“那杨家派人来杀我的事怎么办。”顾若离不依不饶,“谁来和我道歉。我这是没死,要是死了这件事又怎么算,我也太冤了。”

圣上一愣,他还真不知道这事这么严重,脸色也不由沉了下来,朝杨文雍看去。

杨文雍终于急了:“县主,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疯马确实是我们府里的,但是我们至此也不知道那马是怎么失踪的。至于派人杀你就更加不可能了,你于老夫有救命之恩,和我兄长又是忘年之交,这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没有理由杀你啊。”

顾若离不是无的放矢的人,她既然这么说了,就一定有她这么说的理由。

杨文雍心里也飞快的转着。

若真的有人要杀顾若离,却借着他们府中的疯马事件动手……又或者,根本就是有人蓄意为之,意在将这祸事转嫁在杨府头上?

若顾若离死了,那么他们杨府脱不了干系,即便没有,也肯定像现在这样,和他们决裂。

顾若离不单只是县主,她还是顾大夫,还是即将过门的镇国将军夫人。

若真的让贼人得手,那这背后的利益……

“可是我差点死了。”顾若离回头看着杨文雍,见老人家一副据理力争委屈的样子,她目光闪了闪侧开来不看他,“杨阁老难道不该为此事负责吗。”

杨文雍还没来得及说话,樊氏已经开口道:“圣上,顺天府报上来的事情还未曾提到,若非静安提起,我们还只当是偶发的事件。”她顿了顿,道,“臣妾觉得,此事要严加彻查,这在皇城根就敢对静安县主动手,在别处还不得反了天了。”

圣上负手下来,拧着眉来回走了几趟,看着杨文雍:“杨爱卿,你确定此事不会是你府中什么人做的,而你又被蒙在鼓里?”

“这……”杨文雍还真不敢打包票,他沉声道,“请圣上给老臣半日时间回家彻查此事,若事情真由我府中的人做的,不管是谁老臣绝不会姑息,定会给县主一个交代。若此事和我府中人没有关系,那么……此事老臣一力监督,彻查到底,保县主安危。”

他这话说的无可挑剔,圣上微微点头,道:“那你速去速回,朕等你消息。”

“是!”杨文雍抱拳应是,又看了一眼顾若离,转身大步出了御书房。

顾若离垂着眼帘没有说话,樊氏就携了她的手道:“你也别生气了,杨阁老为人正直,他既说回去查就定然不会敷衍,你只管等消息。”又道,“这中午就留在宫里用膳吧,稍后本宫陪你去拜见太后。”

“好!”顾若离含笑点头,“那我就叨扰娘娘了。”

樊氏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和圣上道:“那臣妾带静安去坤宁宫!”

圣上颔首,心头还在思索这件事。

“金福顺。”圣上背着手来回的走,“你去将太子找来!”

金福顺应是而去,过了一会儿赵凌进了御书房,圣上问道:“颜释文到哪里了,合水那边可有消息传回来?”

“还不曾,他走了不过半个月。”赵凌回道,“不过庆阳知府黄章一直在合水查探,距离粮草被劫已有近月余,想必过些日子不管好坏都有消息进京。”

圣上微微颔首,负手来回的走,又停下来看着赵凌,道:“你可知静安在抄纸巷被人刺杀的事?”

“刺杀?”赵凌一怔,“不是疯马的事吗,何以又牵扯出刺杀的事情来?”

圣上就将顾若离的话重复了一边:“……按照静安描述的当时的情形,朕听着倒不是像刺杀,而分明是绑架。”他顿了顿,目光深邃的看着赵凌,“远山那边你速速送信去问问。”

在这个节骨眼上对方想要绑架顾若离,就不排除是冲着赵勋去的。

“那这件事和杨家……”赵凌狐疑的道,“难道是有人想要离间杨阁老和远山的关系,还是说只针对杨家的?”

现在还不清楚,针对杨文雍还好说,可若是针对赵远山,此事就不简单了。

他不是在朝中,而是远在关外的战场上,性质可就完全不同。

说不定是额森派来的探子也未可知。

“儿臣这就去让顺天府将卷宗移交到大理寺。”赵凌虽未当政,可这种却不难明白其中隐喻,“彻查此事!”

圣上微微颔首:“再等一等,杨阁老回去清查家里,等他有了结论,你再和他一起去办。”

赵凌颔首应是。

杨文雍回到府中,将家里人都喊出来说了此事,众人都莫名其妙,杨夫人听着面色却变了变,低声道:“会不会是文姐儿?”

“她身边不是有个丫头,去将她带来,你好好审审!”杨文雍有些不耐烦,这种事就算是自家嫡亲的外孙女也不行,护不得,也护不了!

杨夫人将连翘喊过来,关了院门一顿审,连翘什么都说了,却唯独不认疯马的事:“……老夫人,奴婢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出门,就算出门这样大的事情奴婢也办不到,您冤枉我们奶奶了。”

杨夫人打量了连翘一眼,低声道:“你们最好什么都没有做,若不然,便就是文姐儿我们也保不了。”

“是,是!”连翘心头发颤,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杨文雍又重回了宫中,将事情禀报给了圣上,当天中午,就将疯马事情的卷宗移去了大理寺,并着钟鞍抓到的那两个人。

大理寺和顺天府可不同,在京中办事不但底气足,手段也层出不穷。

“现在你放心了吧。”樊氏安慰顾若离,“要不了几日,就能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你只管安安心心在家等消息。”

顾若离垂首应是。

“出门身边多带几个人。”太后望着顾若离,道,“我记得你舅舅身边有两个人拳脚不错,让他给你用,你一个女孩子整日在外头跑,很容易再遇到危险,带着人也能保险一点。”

“不用。我身边已经有两个人了。”顾若离委婉的拒绝,“是七爷的属下,拳脚也是难得一见的利落,那天出事是因为他们制止马车。而被调虎离山,可也是因为他们很快发现不对返回来救了我,要不然我也不能坐在这里和您说话了。”

“你这孩子也是三天一大事,两天一小事。”太后无奈,“时间不早了,快回去吧,你娘在家里定然要着急了。”

顾若离应是,辞了太后和樊氏出了皇宫。

赵政推开梅氏蹭的一下站起来出了暖阁,望着胡文贞问道:“你说什么,移交大理寺查办了?鬼鼠的两个手下呢,解决了没有?”

“一起移交大理寺了。”胡文贞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赵政,不等他说完,赵政抬脚就踹了过来,胡文贞没有站稳,蹬蹬后退了几步,人直接就从三阶的台阶上摔在了地上,砰的一声,惊的院子里丫头婆子纷纷朝这边看来。

胡文贞年纪也不小了,人砸在地上,胸口岔了气顿时白眼一翻就吐出一口血来,生死游离的躺着地上。

赵政也愣了愣,他真是气糊涂了,毕竟胡文贞不是下人,而是投靠他的幕僚,下一刻他就怒道:“都傻看着做什么,胡先生摔倒了,还不快来扶一把,去请太医来。”

哗啦一声,院子里炸开了锅,几个婆子过来扶着胡文贞,有人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梅氏听到动静从暖阁出来,拧着眉站在门口。

“快扶到暖阁里去。”赵政一副惋惜的样子,“先生,你没事吧,怎么好好的会摔着了。”

胡文贞看了眼赵政,嘴角挂着血丝扯了扯嘴角,道:“给世子爷添麻烦了,年纪大了不中用了。”

“不会有事的。”赵政眼中露出满意之色,随着胡文贞进了暖阁,“一会儿太医就来了。”

胡文贞微微颔首,人一副难受的要晕过去的样子,却强撑着一口气,看着赵政。

过了一会儿,韩恭提着药箱带着药童过来,赵政亲自打了帘子:“韩太医,你快过来看看,胡先生方才摔倒了。”

韩恭颔首进去给胡文贞号脉。

胡文贞见太医来了,笑了笑气若游丝的道:“拜托先生了。”人就晕了过去。

“肺脏受伤了,恐怕有淤血。”韩恭收了手,又在胡文贞的胸口轻轻的摁了摁,眉头紧紧蹙了起来,回头看着赵政,道,“有一根肋骨折损了!”

赵政也没有想到他一脚踹的这么严重,满脸惊讶的道:“那……那怎么办。”

“他身边有没有家人照顾,或是得力的婆子丫头,若能懂点医术就更好。”韩恭起身走到桌边,提笔开始写方子,赵政就回道,“还……还真是没有。”

这话说的时候,他心里头一动。

“那就没办法了,老夫开药先给他吃着,人不要轻易挪动,平躺养着。”他拧了拧眉头,又看了一眼胡文贞,建议赵政,“实在不成,就送去哪家医馆请人照看。”

赵政点了点头,道:“有劳韩太医了。”

韩恭没有多说什么,带着药童走了,甫一出门他身边的药童就低声道:“师父,这位病者不是摔的,我看他衣襟上还有个右脚的脚印。”

“是又如何。东家和幕僚,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我都干涉不了。”韩恭说着,一刻都不愿多留,出了荣王府。

没事看着赵政,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赵政有些不耐烦,将药方丢给梅氏,“让人去抓药煎药去。”话落,他就摔了帘子出了门。

梅氏追了两步,笑着问道:“世子爷,你去哪里?”

“闭嘴!”赵政眯了眯眼睛,面上皆是不耐烦,梅氏一愣就见赵政已经出门走远了。

赵政去了外院,鬼鼠被喊了过来,他盯着对方一字一句问道:“你的两个属下全部招供了,你这个蠢货!”

“小人也没想到,他们太精明了,居然……”鬼鼠很懊恼,这一次的事情真的是办的太丑了,羊肉没吃着惹了一身腥,“世子爷,您快想想办法,在大理寺里将他们结果了。”

赵政冷笑了笑:“你以为大理寺是你家的,你想结果谁就结果谁?”

鬼鼠没话说。

“你去将罪认了。”赵政盯着他,“你要多少钱开口,我会满足你。”

鬼鼠心头一凉,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结结巴巴的道:“……小人去认罪?可是……可是小人没有理由劫持县主啊。”

“没有理由你不会现成想一个。什么理由都可以。”赵政满面阴郁,“总之,这件事和我无关,若你招了半句,其后果不是你鬼鼠能负担起的。”

鬼鼠手脚冰凉,垂了眼帘点了点头,道:“是!”他说着,左右看了一眼,“世子爷,小人……能不能见一见胡先生。”

“他病了。”赵政过去不看他,“还是不要见的好。”

鬼鼠怔了怔,顿时明白这句病了的意思,没有说话开门走了出去。

赵政看着合上的房门,气的扫掉桌上的东西,在椅子上坐下,长长的舒出一口气!

“来人。”他喊了一声,门外有人进来,他吩咐道,“去打听一下,疯马事件为何移交去大理寺了,谁在负责此事。”

门外的人应是而去,过了半个时辰回来,道:“是静安县主入宫状告杨阁老,圣上调解不成,就将此案交给大理寺主审了。现在由太子和杨阁老一起负责。”

居然是顾若离,状告杨文雍?

她是故意这么做的,还是真的以为是杨家要害她。

也不是没有可能,杨家还住着她的死对头颜大奶奶。

赵政心里飞快的转着……此事居然太子也参与了,那么是不是就可以认为,他们将这件事扩大奸细的事情上,针对的是赵远山!

若是这样的话,那么一个鬼鼠恐怕挡不住。

要怎么办?

将计就计!?

他们既然这么想,那就成全他们的意思。

“来人。”他喊了一声,门外立刻有人进来,他吩咐道,“我记得府中养了一位擅长临摹的人,你将此人找来。”

过了一刻,那位擅长临摹的幕僚过来,赵政请他坐,声音低沉的道:“你可见过额森的字?”

那人点头。

“那就写两封信,一封收信人是杨阁老,一封则是鬼鼠。”赵政看着那人顿了顿,问道,“可知道写什么?”

那人应是,立刻在桌上拿了纸笔开始写信。

信写的很快,赵政看完后很满意,立刻吩咐属下去办:“一封送去鬼鼠的家里,今晚肯定有人会去他家搜查。另一封想办法送去杨阁老的家中,记住,不要打草惊蛇。”

属下应是而去。

赵政长长的松了口气,又在书房待了许久才回了内院。梅氏让人将胡文贞送回外院修养,此刻她一人坐在暖阁里,也不点灯,就显得有些阴郁的样子,他含笑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点灯?”

“世子爷。”梅氏声音柔柔的,含着担忧,“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赵政笑着在她身边坐下来,携了她的手,轻柔的道:“刚才是不是吓着你了。也没事,我已经解决了!”

“那就好。方才确实惊着我了。”她靠在他肩头,“以后若再有事,你一定要和我说啊,要不然我会很担心你的。”

赵政点了点头。

顾若离出了宫就直接去找吴孝之:“先生,有件事要请您帮忙。”

“你这是从宫里出来,事情如你所愿?”吴孝之亲自给她倒茶,问道,“有什么事让我帮忙的。”

顾若离就含笑道:“事情确实和我料想的不差。不过先生可知道若是赵正卿要让人顶罪的话,会找什么人。疯马的事他交给谁做的,抓到的那两个人是跟着谁做事的?”

“一个叫鬼鼠的人,先是盲流,后来就跟着赵正卿了。”吴孝之就笑了起来,用手指点着顾若离,“你先前说会有事让我帮忙,就是这件事?”

顾若离点了点头,道:“他肯定能想到圣上和太子将这件事上升到间谍和外战的高度上。就必须会顺着这个思路走下去,我猜测,他可能会放件瓦剌的东西出来,以成全圣上和太子的心思,了却这件事。”

“成!”吴孝之赞赏的看着顾若离,道,“没想到你这小丫头这么聪明,做事前将事情考虑的这么清楚。”

顾若离含笑道:“是先生点拨的通透。”

“得了,你就别捧老夫了。等将来七爷回来你少踩我两脚就好了。”吴孝之说着,出去吩咐人办事。

过了一刻,孙刃进来,回道:“县主,果然如您所料,世子爷让属下去顺天府认罪了,现在钟大人将人送去大理寺了。”顿了顿又道,“是个叫鬼鼠的人,在京城小有名气。”

顾若离挑了挑眉,看向吴孝之:“现在就看您的人办事能不能成了。”

吴孝之很没风度的翻了白眼!

第二日夜里丑时,赵政在睡梦中被拍门声惊醒,他翻身坐了起来披着衣服就开了卧室的门,问道:“怎么回事。”

“世子爷,宫里来人了,圣上请您立刻去一趟。”

赵政的右眼飞快的跳了跳,立刻梳洗换了衣裳去了宫中。

圣上还没有上早朝,太子和杨文雍也在列,御书房中的气氛压抑沉闷。

不知道是因为一夜未睡,还是为了别的事,圣上的脸色非常难看,冷冷的看着他从门口进来,喝道:“赵正卿,你太让我失望了。”

赵政心头一跳……失望什么,难道是鬼鼠供出他来了,供了也没有用,有那封信,圣上一定会再彻查一番。

不可能连夜找他过来。

“圣上,正卿……做错了什么事惹您生气了。”赵政噗通一声跪下,“您消消气。实在不行打我一顿出气也行。”他说着,余光朝赵凌看去,可赵凌端茶喝着垂着头,不敢插嘴的样子。

“鬼鼠你认识吗。”圣上开门见山,赵政回道,“认识,不过来往不多,而且……这人心思不正。”

圣上就将供词丢在他脚边,用下颌点了点:“你自己看看。”

他捡起来翻了两页,上面都是鬼鼠的话,说是受了他的指派去绑架顾若离,送去荣王府别院,他沉着脸翻到后面,在卷宗流程中看到了搜家的事,上面只写了搜家却没有写搜到了什么……

不可能啊。

信确实送去了。他不禁朝杨文雍看去,杨文雍就侧目过来看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长髯。

手抬手落,那一截官袍的袖子里就有一封信若影若现!

是他送去杨府的信。

赵政大惊,不敢置信,就听到杨文雍道:“……得亏县主提醒,若不然老夫真是要蒙受冤屈了。”

他这是暗示,在告诉他这件事是顾若离提醒的。

顾若离!

她怎么会知道他让人去顶罪,居然还将那两封劫了下来。

要知道,若那两封信真的搜查出来,就算圣上存着疑心,这件事也不得不因此变的更加复杂,甚至要还派人去和赵远山打个招呼。

让他在关外协助调查。

可是现在那封信却根本没有出现。

这个女人,他还是小看她了。

赵政心头大怒,可面上半分不敢露,他坦然放了供词看向圣上,道:“圣上,可否让微臣见一见鬼鼠,微臣要问一问他为何诬告微臣!”

“微臣毫无立场和理由做这事。”赵政道,“不信,您可以请静安县主来,这短时间我因远山的关系,还特意照拂她几次,怎么可能对她下杀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