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充军/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堂堂荣王府世子,他是长了几个胆子,居然敢诬告你?”圣上没有想到,以前家里几个孩子中,赵政自小是最乖巧听话的一个,没有想到等长大了,居然一件祸事接着一件祸事。

这都是荣王妃齐氏宠出来的。

两个孩子,她只将赵政留在身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将另外一个送去军中,就连他都看不下去。

现在好了,兄弟两人不但养歪了,还如同水火。

“圣上!”赵政辩解道,“他是不敢,可是耐不住有人指使他这么做啊。”

圣上就眯了眯眼睛。

“杨阁老。”赵政回头看着杨阁老,就道,“此事您也该想一想,对方用了你们府中的马去抓静安县主,如今又找了个不相干的人来诬陷我,这件事恐是个极大的阴谋,我们不得不重视啊。”

杨文雍似笑非笑的道:“世子说的不错,此事确实非常可疑,且幕后元凶目的也不纯。”他说着起了身将袖子里的信拿出来,“圣上,微臣的家中居然还出现了这种信。”递给了金福顺。

他暗示赵政没有别的原因,就是想告诉他,他已经知道了这信是赵政放在他的家中的。

赵政面色不变,因为就算将信拿出来,也不能说明什么。

圣上接了过来拆开看了看,却是大怒!

“信,随便找个会临摹的人写出来就好了。”杨文雍扫了赵政一眼,道,“但是临摹此信的人,实在是居心叵测。”

圣上起了身来回的走,杨文雍道:“不但微臣家中有此信,就连鬼鼠的家中也找到了,用的纸甚至笔墨都是一样。老臣认为应该是一人所为。”

“那人家中也有此信?”他说着回到桌案上翻了翻,却并未见那封信,杨文雍就回道,“是老臣未让大理寺上交的,本觉得荒唐,可现在经由世子爷提醒,到觉得这信应该拿出来才对。”

圣上就有看向赵政,眉头几不可闻的簇了簇。

赵政脸色微变。

“正卿。”圣上看着赵政,问道,“你要见静安和鬼鼠是不是?”

赵政点头应是,回道:“是,微臣要见他们,当面对质以证清白。”

圣上点了点头,道:“金福顺,去请静安县主进宫,再去大理寺,将认罪的那人一并带来。”

外面,金福顺应了一声。

赵政沉默的坐在了赵凌的隔壁,转眸看着对方。

赵凌目光闪了闪飞,微侧过身和赵政飞快的道:“你去动静安做什么,她又没有招你惹你,回头让远山知道了,你们兄弟又免不了一场斗。”

“我冤枉啊。”赵政压着声音回道,“在家睡觉睡的好好的,突然被喊到宫里来,扣了这么一顶帽子在我头上,我到现在都是懵的。”

赵凌就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太子。”赵政想解释,赵凌摆了摆手,道,“这件事我帮不了你,最多一会儿父皇生气的时候我帮你劝一句。”

赵政眉头紧蹙,心不由也沉了下去。

顾若离来的并不快,她在进宫的路上见了吴孝之,说了一会儿话才来。

圣上靠在龙椅上假寐,金福顺站在他身后给他揉着额头,杨文雍也有些撑不住,扶着额头闭目养着精神。

“静安县主到了。”门外,小內侍隔着门低声说了一句,赵凌看了一眼身上,低声回道,“请进来吧。”

门推开,圣上和杨文雍都睁开了眼睛,顾若离快步走了进来,向圣上行了礼,又和太子和杨阁老福了福。

赵政静静看着她,居然有种从来不认识的感觉。

“县主!”赵政起身,望着她迫不及待的道,“你是远山未过门的妻子,论起来你也能喊我一声兄长。就算不走这层的关系,你也该喊我表兄,可是这样。”

顾若离转头看着赵政,一副没有明白他意思的表情。

“那日疯马,事后我可曾去同安堂看望过你,还好心好意的问你,是不是有事要让我帮忙。”他说着痛心疾首,“这些日子我们有来有往,你还给晴儿治病看病。你说,我怎么会对你动手,绑架你呢。”

顾若离一愣,看向圣上,圣上喝了口浓茶提神:“今天有人去大理寺认罪,说是他指使人绑架你的。可那人到了大理寺一番审问后就翻供了,说是赵正卿指使他这么做的。”话落,指了指供词,“静安拿去看看。”

顾若离应是,在金福顺手中接了供词翻了几页看着。

“县主,你也很惊讶,对吧。”赵政心头冷笑,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打算怎么演!

是直接从一份供词里,就认定是他,还是会露出马脚告诉圣上她早就怀疑是他,如今的情况,不过是她设了圈套让他赵正卿钻罢了。

“阁老!”顾若离并未着急,“这供词是那个叫鬼鼠的人认的供词吗。”

杨阁老微微颔首,道:“不错,是鬼鼠的供词。”又道,“他说他做这些都是世子爷吩咐的,他自己并没有动机和立场对您不利。还有我府中的两匹疯马,也是他的人在一边偷偷射的飞针,致使马发疯,又由他的人引着去了抄纸巷。”

“原来如此。”顾若离点了点头,转头看和赵政,“世子爷,这事您问我没有用啊,您该和鬼鼠对质,我若是知道就不会昨日进宫来求圣上评理了。”

赵政一愣,没想到她会将这件事推出去,便道:“鬼鼠稍后就到。”

“那就行了。”顾若离点了点头,一副等着看他和鬼鼠对质的样子,坐在了杨文雍的隔壁。

他是戏子吗,她居然露出这副表情来。赵政暗怒,面上却是含笑道,“请你来,是想问一问你,这些日子你我可曾有矛盾,你我相处应该很好吧。”

顾若离顿时就皱了眉,道:“世子爷,你我男女有别,谈不上相处吧?您说这话,欲将我置于何地。”

赵政脸色一变,想说什么,可又一时找不到话来回她。

因为,顾若离这样说还真是没有错。

“圣上,鬼鼠带来了。”殿外,鬼鼠被推了进来,绑着手脚身后跟着羽林侍卫,他一进门腿就发软的跪了下来,一个劲儿的喊着,“圣上饶命,圣上饶命,草民真的是受人指使,实在无辜啊。”

圣上不耐烦,摆了摆手道:“你无辜不无辜自有律法判定,你且和朕说一说,到底你是受何人指使,又为何要害对静安县主。”

“是荣王世子。”鬼鼠扫了一眼站在他侧面的赵政,垂着头回话,“他吩咐小人带着兄弟,将静安县主劫持到城外的别院,小人是拿钱办事,听命于他,不敢不从。”

圣上还要继续问,赵政已经怒喝道:“鬼鼠,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诬陷我。”

“我句句属实。”鬼鼠看了一眼赵政,道,“是您先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这么大的事,您承认了不过是小小的处罚,可小人认了就是一个死,您不心疼小人,可小人心疼一家老小!”

“可恶!”赵政还要再说,圣上已经抬手打断他的话,问道,“你说正卿让你将静安绑去别院,为何?”

鬼鼠就回道:“因为静安县主是赵将军的未婚妻。世子爷他肖想县主……”他的话说了一半,赵政抬脚就踹向他,鬼鼠有拳脚在身,听到风声人就避开了,“世子爷,小人不是胡先生,您不把我们当人,我们自然也不会忠心于您。”

顾若离蹭的一下站起来,很羞恼的样子。

“正卿!”圣上怒喝道,“你眼里还有没有朕!”

赵政反身跪下,回道:“圣上,他分明就是胡言乱语,微臣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您这段时间没事就去找静安县主,难道也是小人胡言乱语吗。”鬼鼠抬头看着圣上又飞快的垂下头,回道,“圣上,此事世子爷的幕僚胡先生可以作证。不过他被世子爷打的已经只剩下半条命,怕是不能动了。”

圣上皱眉,居然连自己的幕僚都能动手,他满面失望。

“你有证据吗。”顾若离起身,走过来看着鬼鼠,“你没有证据,可不能诬陷世子爷啊。”

鬼鼠就回道:“小人有证据。”他阴冷的看着赵政,“此事赵将军给我一张五千两的银票,那张银票就是荣王府所有。”

顾若离点头,就看着赵政道:“世子爷,您还要对质吗。”

“当然要。”赵政站起来,怒道,“他所有的话都是一派胡言,一张银票能说明什么,我岂止给了他一张银票。”

顾若离就半蹲在鬼鼠面前,含笑道:“他不承认,你还有证据吗。”

鬼鼠一怔,看着顾若离就回道:“小人还有一封信。”他说着一顿,“就在小人的怀里。”

赵政一顿,眼睛瞬间就眯了起来……就凭鬼鼠认识的那几个,他根本就不可能给他信,而且,都在京城他喊一声他就来了,何必用信这种留人把柄的东西。

所以,鬼鼠的手里不可能有他的信。

“为何早不上交。”圣上给金福顺打了个颜色,金福顺忙过去,就看到一封信在他胸口露出了半个头,他取出来奉给圣上。

圣上打开看了一眼,就丢在了赵政面前:“你自己看看。”

赵政飞快的走过去拆开了信,里面是以他的语气写的,内容是他吩咐鬼鼠去绑顾若离,而且,笔迹也是他的。

他猛然侧目去看顾若离,就见她从鬼鼠的身边的站起来,望着他挑了挑眉头:“信中写的什么。”

“你!”赵政大怒,一定是这个女人刚刚放道鬼鼠身上的,要不然鬼鼠在大理寺待了大半天,不可能没有搜身,“你为何要陷害我。”

因为是你先害我的!同样的临摹,不是你赵勋会,天底下会的人有的是。顾若离看了他一眼,后退了一步,就去看圣上。

“够了!”圣上怒喝道,“赵正卿,朕还没老眼昏花,朕分辨的了。”

赵政紧紧攥着信,手都在抖。

“你给我好好反省去,明日就滚到皇陵去,等想明白了你错在哪里再回来。”圣上对他失望之极,当年他落难荣王府落井下石他就不提了,如今饶了他们,居然还给他兴风作浪。

真是不知好歹。

“圣上!”赵政要辩解,忽然,苏召隔着门喊了一声,随即推门进来,拿了两封信,道,“八百加急,一封自关外赵将军那边而来,一封由庆阳黄大人送来的。”

圣上接了过来,拆开了一看脸色越发的沉,他的目光一点一点转向赵政,一字一句道:“传令下去,荣王府世子通敌叛国,勾结奸人,薅去他世子头衔,斩立决!”

此话落,赵凌和杨文雍都是懵了一下,赵政更是抬头看着圣上,楞道:“斩……斩立决?”

他就算害了顾若离,也不至于斩立决。

是那封信的原因,赵远山在信中写了什么?

“父皇。”赵凌一脸疑惑,“这信中写的什么?”

圣上将信丢给他,他捡起来一目十行看了一遍,又不相信,从头仔细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着,其后一点点转头过来看着赵政:“正卿……你居然做出这种事。”

“让我看看。”赵政拿了信过来,里面的赵勋的笔迹,上写到他在关外额森的部下手中发现了在合水失踪的粮草,而这批粮草正是赵政的豢养的死士运过去的。

此时,这二十二名死士在来刺杀他的时候,被他擒获六人,不日即将押送回京。

“一面之词,又是陷害,又是陷害!”赵政简直要疯了,“圣上,我什么都没有做!”

圣上已经将另一封奏疏摔在他脚边:“庆阳知府黄章也是陷害你的,依你的意思,这天下的人都和你过不去,是不是!”

赵政捡起来,奏疏写的很普通,阐述了这段时间黄章是如何查失踪粮草的事情。

他派人追查,可却没有任何消息,而且,在市面上也没有人出售,他便寻了附近的马帮,让他们帮着查,最后查到那批粮草当日被劫后就直接出了合水过了庆阳往开平卫而去。

在开平卫卖给瓦剌,和那位牧民做交易的人说的一口官腔,他派人出了河套去找收购粮草的额森牧民,终于将此人抓获,并在此人身上搜到了一枚令牌。

此枚令牌是当日交易时他在对方身上偷的,有意过后再寻这些人合作。

令牌不敢随奏疏上京,特画了图片附在其后。

赵政看着那枚令牌浑身冰冷。

因为,这令牌的花纹确实是他所有,也是他私下豢养的死士佩戴的,鲜少有人见过,就算黄章想陷害他,也不会知道这个东西。

除非,是有人告诉黄章的,或者,诱着黄章去查,让他得到了这样荒谬的结论。

顾若离安静坐着喝茶,她也是进宫前才知道吴孝之所说的下一桩事,早知道她就不做马前卒了!

有通敌叛国的罪名,赵政就是想翻身也不可能。

不过,她这口恶气出了,心里就舒坦了很多。

“你还想说什么。”圣上指着他,走了下来夺了奏疏抬手就抽在了赵政的脸上,“你父亲和你娘就是这么教你的,让你吃着皇粮,做世子爷,享受荣华富贵的同时,却在撬朕的墙角?!你今天跪在这里,所有的一切不是祖宗给你的,不是朕给你的?你居然敢通敌卖国,你良心何在。”

赵政不是别人,是他的侄子啊……自己的侄子来反他,反大周,帮着外人……这简直是太讽刺了。

“圣上。臣没有,是赵远山陷害臣!”赵政辩解,圣上就喝道,“他现在人在他乡,出生入死连一口热饭都吃不上,他有心思来陷害你?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目光短浅,盯在这些小事上。而且,他说他抓了你的死士,这也是他陷害你?”

“我!”赵政被噎住,这些人是他派出去杀赵勋的,他没法和圣上解释,“总之,我真的没有劫持粮草通敌叛国。还望圣上彻查。”

圣上指着他:“彻查,彻查!朕若非不查不问此刻你就已经在断头台上,还有你在此和朕说话的机会。”他顿了顿,眼前一阵阵发黑,“关……关起来,今日午时就给朕斩了!”

额森是什么人,那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当年要不是他被额森擒获,就不会受那么多年的苦!

赵政居然和他勾结,他决不能容忍。

“圣上!”赵政真的害怕了,求饶道,“微臣对天发誓,我是被诬陷的。”

圣上被金福顺扶着坐下,御书房外起了一阵喧哗,随即门被推开荣王妃带着梅氏一头冲了进来:“正卿!”将自己的儿子抱住,梅氏抱着赵晴儿跪在旁边。

“圣上。正卿做错了什么事,您居然要杀他,他可是您的侄儿啊。”荣王妃哭着道,“您说他通敌叛国,可是那都是远山的片面之词,他分明就是想要致他兄弟于死地,联合了静安一起害正卿啊。”

“七爷说他通敌,七爷是有证据的。”顾若离听不下去荣王妃的话,同样是儿子,她的心偏的也太厉害了,“您说我们陷害,您有证据吗。”

荣王妃猛然转头过来,阴冷的盯着她,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在这里和我说话。”

“圣上在这里,还轮不到您让我闭嘴。”顾若离嘲讽,“王妃娘娘,您这个母亲做的太称职了。”她第一次这般心疼赵勋,这么多年,他是怎样长大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和亲哥哥,他是什么样的感觉。

这天底下,大概没有什么事比这更让一个孩子心寒了吧。

“我不称职,你不去问问赵远山是怎么对我这个娘的。”荣王妃恨恨的道,“我告诉你,你不用在我面前横,不过一个卖药的人生的贱种!你想嫁给她没有我点头,你永远都进不了荣王府的门。”

顾若离讥诮的笑笑,忽然,门外响起一道声音,冷冷的道:“我儿进不了荣王府的门,是因为远山要给你守孝吧。”

话落,方朝阳走了进来,她穿着一件银红的宫装,裙摆逶迤拖在地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荣王妃:“你又算个东西,齐氏往上翻百年,不过是个放牛的,一个放牛的种让你做了荣王妃你就在这里嘚瑟了。”

荣王妃大怒,瞪着方朝阳怒道:“好,好,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们娘俩。”

“是你们给脸不要脸。”方朝阳朝圣上虚虚的福了福,含笑道,“圣上,您可不要忘了,当年您落难时踩您一脚的可不只我方朝阳一人,齐氏母子可是最欢实的,如今要说他们通敌叛国别人不信,我还真就信的很。”

圣上脸色微变。

顾若离走过来扶着方朝阳坐下。

“娘,七爷的证据很快就会到京城,容不得他们狡辩!”顾若离接过女官递来的茶给方朝阳,“您身体不好,别动气。”

方朝阳点点头,冷冷的盯着赵政。

“既有证据,那就等证据到了再定罪。”梅氏出声道,“圣上,臣妇知您很生气,可是当下若凭着几封信就杀了正卿,对他来说太不公平了,您看……是不是再等一等,事情弄清楚了,即便您定他死罪,我们也心服口服。”

荣王妃也醒了过来,她被方朝阳母女激的头晕了,便道:“是,您若此刻斩了正卿,我们不服!”

赵政哀求的看着赵凌。

赵凌顿了顿,也求情道:“父皇,不如等远山的证据送来再定罪?”

圣上一夜未睡,此刻又被气着了,头晕的厉害,他厌恶的看着赵政一家子,冷冷的道:“好,朕就给你们机会,让你们死的心服口服!”

荣王妃一下子瘫了下来。

“来人,将赵正卿关去宗人府,没有朕的命令谁都不准探视。”圣上拍了桌子站起来,拂袖回了内殿。

羽林卫进来去押赵政,荣王妃抱着他,快速的道:“你别怕,你什么都没有做,没有人能陷害到你的。娘这就回家去找你舅舅,你好好的!”

“嗯。”赵政点了点头。

他看了眼梅氏被羽林卫往外拉,走过顾若离身边,阴冷的盯着她,一字一句道:“此仇,早晚一天我双倍奉还!”

“各凭本事!”顾若离挑眉看他,丝毫不让,赵政拂袖出了门,鬼鼠也被人带走,御书房一下子安静下来。

荣王妃蹭的一下站起来,盯着顾若离:“你这个贱人,我定不会饶了你的。”

“放牛的。”方朝阳淡淡的道,“你可以回去准备棺材了!”

荣王妃大怒,幸好被梅氏扶住,她指着方朝阳,道:“你别得意,总有你哭的一天。”

方朝阳毫不在意的抚了抚发髻,道:“放心,你死了我一滴泪都不会流!”

“娘!”梅氏低声道,“说这些没有用,我们走吧。”她说着看了一眼顾若离随即侧开了目光,扶着荣王妃带着赵晴儿出门。

赵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和大家抱了抱拳,锤头丧气的走了。

顾若离看着杨阁老,含笑道:“阁老,我们走吧。”话落,三人一起出了宫门,顾若离道,“昨天的事是我失礼了。不过此事若不这样掀起来,怕是贸贸然来说,只会让人觉得我是蓄意为之,由您挡在中间,反而好一些。”

“县主也没有冤枉他。七爷也不曾。此事你没什么失礼的,老夫也没损失什么,反而还从中得了利。”杨文雍很清楚,赵政既然针对他了,他没有防备,说不定以后就要吃他的亏。

“那就好。那我告辞了。”顾若离行了礼,“阁老您记得和荣王府索要您赔偿的一千两。”

杨文雍含笑点头:“老夫定然不能白白拿钱出来。”

顾若离笑着和方朝阳一起上了马车。

方朝阳就望着她道:“这通敌叛国的事,是赵远山弄的?”她就觉得那粮草丢的蹊跷,没想到是赵勋自己弄的。

“我不知道。”顾若离摇头,“此事要问七爷。”

方朝阳笑了笑,赵正卿还能力通敌叛国,她宁愿相信荣王妃,相信梅氏,也不相信他有这个本事。

两个人往郡主府而去,车还没有停下来,就从巷子里窜出来一个人:“县主,县主!”

“苗苗,怎么了?”顾若离掀开车帘,韩苗苗急着道,“有个病者喊腿疼,疼的晕过去了。”

顾若离颔首,回头对方朝阳道:“娘,您把车给我用吧。”

“有病者连你娘都不要了,亏我去给你撑场子!”方朝阳哼哼了两声,由李妈妈扶着下车,韩苗苗爬到车上,道,“就是那个您说用夹板不用石膏的病者,他疼晕过去了,冯大夫摸了他的腿,说是有点浮肿,是不是像您说的生了积液。”

顾若离颔首,两人去了同安堂,病者的腿夹着夹板,胫骨平台处确实肿了一块,她用手摸了摸,冯匀道:“您看,要不要针灸,或是热敷?”

“暂时不用。”顾若离回道,“将他的腿略垫高一点就好。再开点消炎的药吃。”

现在就算有积液也最好等到恢复的差不多时候再说,一般积液是能自体吸收的。

“好!”冯匀在病例本上记录下来,又和病者叮嘱道,“就算过几日出院回家,你也断不能轻易下地,不能走路!”

病者笑着应是,道:“县主,冯太医,我晓得了!”又和顾若离道,“这回多谢县主为我们争取,以前也有邻居遇到这种事,后来都是不了了之,自认倒霉。还没有哪次有人主动赔钱给我们!”

“你们安心将伤养好,诊金和误工费都有着落,不用担心。”顾若离笑着又去了看了别的几个病患。

荣王妃和梅氏两人出了宫门,一个回了娘家,一起去了贞王府。

到晚上荣王被荣王妃在醉春楼找了回来,夫妻二人关了门,荣王妃怒道:“你儿子都要死了,你居然还有心思花天酒地,你还是不是人。”

“不是没死吗。”荣王回道,“你吵什么!”

荣王妃气的不得了,她觉得她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就是嫁给了眼前这个人:“你这是盼着你儿子死?你怎么不去死。”

“够了啊。”荣王拍了桌子站起来,不悦的看着荣王妃,就道,“这么多年家里的事情都是你管,寻常你拿主意的时候,你怎么不问问我的意见,如今你作出事情来,就把我拖回来。怎么着,你是打算让我承担这个责任?”

荣王妃气了个倒仰:“难道是我愿意管吗。你自己不顶用,我要是不管家里还不早乱了套了。”她指着荣王的鼻子,“你现在来指责我管家不利,好,从现在开始你来管,你倒是管啊。”

荣王摆着手不想和她废话的样子,一面往门口走,打算出去,荣王妃上前就拽了他的胳膊,喝道:“你不能走,今天必须想到办法救正卿,他可是你的长子,你怎么能这样。”

“你让我怎么救?”荣王回头看着,阴冷着脸,“你让我去指责远山诬陷正卿,你打算害死远山?还有,你到底想过没有,为什么正卿的死士会在关外,你不要告诉我,他是派人去保护远山的,去协助他抗击瓦剌的。”

他是不问事,不是傻。生在皇室能长大成人,就没有傻的人。

“他死什么,他命硬的很。就算犯了错圣上也不会杀他。”荣王妃回道,“现在是他设圈套要害死正卿。是正卿要死了,你懂不懂!”

荣王觉得稀奇,他回头看着荣王妃,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道:“齐氏,要是远山此刻真的被正卿的死士杀了,你当如何?”

“我说了,他死不了,他命硬的很!”荣王妃甩开他的袖子,“自从有了他,我和正卿身体就开始不好,是他克的我们。从小就是多灾多难。还有那一年他就差点害死了正卿……都是因为他,因为他这个孽障,因为他这个家乱了尊卑,才没个样子的!”

盖了兄长的风头,还出手打兄长,抢自己的嫂子,她没有这样的儿子。

荣王就想到那年远山是七岁还是八岁,兄弟二人不知是为了什么事动了手,远山就将兄长推荷塘里去了,那时候的正卿还不会枭水,呛了许多的水,他还记得他和齐氏赶过去时,远山正站在岸边道:“你不过比我早生了几年,就想要我事事听你的,那你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齐氏恼怒的上前,就打了远山。

“他一个孩子,一句话而已,你何至于如此。”荣王摆了摆手,道,“一个人一个命,谁活谁死都是他们的命,我管不着,你别来烦我。”

荣王妃气的抓了桌上的茶盅茶碟砸在他的身上,哭着骂道:“你不配做一个父亲!”

从小正卿多乖巧懂事,又心底善良,她还记得那年他们父子三人去打猎,路遇一个狼崽子,他舍不得杀生硬是带回了家里养着……可惜那只狼伤的太重,没过几天就死了。

可是远山呢,自小就心狠手辣眼中没别人,而且,他八字硬,她若是不将他送去军营,他就要克死所有人。

两个儿子都是她生的,她也不想谁去死,可若是正卿和远山非要让她选择一个……

正卿是她亲自养大的,和别人情分不同。

想到这里荣王妃越发哭的伤心起来:“你快想办法救正卿,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诬告,只要找到证据反驳,圣上就不会气的要杀他了。”

“让他自己反省吧。”荣王摆手道,“远山的证据还没有到,这段时间让他自己反省。”

话落,荣王打开门就走了。

赵政的事,知道的不多,但也不少,只因是皇家的事人又关在了宗人府,所以大家就秘而不宣,心知肚明。

二月底,从关外押送回京的六个死士顺利到京城,一起的,还有购买大周粮草的那个瓦剌牧民……

圣上亲自审问,证据确凿。

荣王妃求赵凌:“……这些证据都是片面的,不能远山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一定要帮正卿求情,他不可能通敌叛国的。”

“婶母!”赵凌回道,“求情我一定会求,只是您知道……此事太过敏感,只要有可能就决不能轻饶,更何况,还有这么多证据在,那些死士可是真真实实的是正卿豢养的……”

他都没有豢养死士,据他所知远山也没有,没有想到正卿居然一声不响的养了死士!

看来,他将正卿看的太简单了,不说别的,单这一件事就足以令他背后生寒。

过了两日,岭南先生阙君王写信进京,请求圣上网开一面。

三月初,圣上薅了赵政的世子之位,派人送他去关外,让他亲眼看看赵远山是怎么上阵杀敌的,让他知道他轻轻松松在家中吃喝玩乐时,战场上的人,是怎么三餐不济九死一生!

赵政走时荣王妃带着梅氏去宗人府送他,赵政抱着荣王妃哽咽的道:“娘……娘,您再去求求圣上,让他将我发配去别的地方,我不去关外,我不去战场。这一去定然没有命回来的。”

他和赵远山水火不容,现在圣上却要将他送过去,战场上刀剑无眼,就算他死了,赵远山也有一百种理由解释。

乱箭,马蹄,蚊虫,饥寒……哪一样都能要了他的命。

“娘知道,娘知道。”荣王妃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能求着圣上不杀而只是送去关外,已是大为不易,“娘打算明天就去和圣上说,让你徒步而去,让你一路体验民间疾苦,磨砺意志……”

走过去,等他到关外已经年底了吧,到时候赵远山的战也打的差不多了。

就算还在打,这么长时间她也一定找到办法救赵正卿的。

和死相比,走上一年已经不值得一提,赵政点着头,气怒的拳头砸在地上“远山他太狠了,他居然用这招,他从小到大就是恨不得我死。”

他就不服气是次子,不服气世子之位是他赵正卿的。

梅氏站在一边,擦了擦眼泪给母子二人倒茶:“娘,世子,还是先想想路上的安排吧,此事哭已是无意。”

“是!”荣王妃擦了眼泪,颔首道,“我会暗中派人跟着你,你有什么事就让他们去办,钱也在他们手中,你不要苦着自己。”先保住自己的命,才有可能谈其他。

他出城的时候是正午,圣上意欲告诉天下人,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所以,赵政出城时,有许多百姓来围观,当时隆泰行的事他们都还记得。

荣王妃已经帮他收拾过了,所以,此刻赵政看上去虽不能和从前相比,但还是有几分清俊……张丙中挤在人群和焦氏道:“你看看这种人,充军发配也能穿的这么好,真是应该千刀万剐。”

“你别乱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小人让人听见。”焦氏左右看看有点害怕,张丙中就毫不在乎的道,“我们怕什么,不还有我师傅罩着的吗,再说,师傅上面还有赵将军。”

张丙中越看越不顺眼,从身后卖菜出城的担子里,抓了一把烂菜叶子,照赵政的后脑勺就砸了过去:“卖国贼,卖国贼!”

赵政大怒,回头去找砸他的人,可等他一回头,乱七八糟的鞋底,菜帮子,甚至于谁买的刚出炉的包子,漫天飞舞将他拢在中间:“好好的皇亲国戚不做,非要做奸商,做狗贼,你活该死!”

他脸色煞白,不得不抱着头如过街老鼠一般往城门口跑。

身后的百姓的哈哈大笑。

张丙中拍了拍手,昂着头道:“瞧见了吧,可不是我一个人想揍他!”

焦氏掩面而笑。

顾若离和白世英反向而走回同安堂,白世英凝眉道:“这一次赵正卿吃了大亏,往后你可要多加小心,他们可能不会善罢甘休。”

“我知道。”她挑眉道,“有一就有二。往后就算我只想做大夫,只想守着同安堂,也会有人不让我如愿了。”

白世英点了点头,无奈的道:“身在浮世,谁又能真的干净呢。”

两人说着,从一辆马车边经过,车帘子微掀露出梅氏的脸来,她静静坐着,望着顾若离和白世英越走越远的背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