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谋划/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崔延庭的遗体接回了家,建安伯府办了丧事入了殡。

但崔婧文的灵位只在法华寺停了七日,期间只有杨夫人去看过,过后便安安静静的葬了。

顾若离不知道葬在哪里,这还是三夫人来家里时和她说的。

方朝阳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问道:“老三没去同安堂看病?”

“他不愿意去。”三夫人垂着眼帘,叹了口气道,又看着顾若离抱歉的道,“让你白费心思了。”

她笑了笑,道:“等三叔想通了就好了,您也别着急,十来年都等了,也不在乎这一年半载的。”

三夫人颔首应着。

她坐了起身要走,方朝阳让李妈妈给了她一个匣子:“……听说你要将槐香送凤阳,这些头面你给她拿去,就当我给她添箱的。”

“这……那我替槐香谢谢郡主。”三夫人接了,槐香走肯定是不能来磕头的,“那孩子也是命苦的,我都看好了人家,没成想闹了这么一处,只得委屈她了。”

“过什么日子,走什么路都是靠自己。”方朝阳不以为然,“她要想活的好,到哪里都能好。”

三夫人觉得有道理,笑着应是,抱着匣子带着几个丫头走了。

“我累了,回去睡觉了。”顾若离也跟着回了自己房里,雪盏正坐在炕上做鞋子,她走过去拿了起来笑道,“是我的?”

雪盏点了点头:“奴婢挑的紫色面儿,县主觉得可好看。”

顾若离就想到了崔婧容做的鞋子,还有十来日就要成亲了吧。

她笑了笑,道:“好看,只要是你做的,都好看。”话落就在周边坐了下来,拿了前几天一直在画的图接着画,雪盏笑问道,“您这几日一直在画,画的是什么,奴婢看不懂。”

“引流原理图。”顾若离笑了笑,道,“你看不懂正常,许多东西我也是一知半解。正所谓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雪盏就笑了起来:“您要是也这么说,那这世上大多数人,就真的是自惭形秽了。”

“人各有所长,我就不会做鞋子,绣花更是一窍不通。”顾若离说着,在纸上将原理写出来,引流其实并不难,被动引流,主动引流,等冯匀将针筒做出来,后面若遇到需要引流的病者,就可以直接用了。

虹吸亦可以,只是没有橡胶硅胶之类的管子,有点麻烦。

“县主。”欢颜拿了封信进来,笑呵呵递给她,“方才吴先生那边有人送来的,应该是将军给您的信吧。”话落,盯着顾若离的动作,好奇的不得了。

顾若离将信收了,起身道:“若是提到了周大人,我一定告诉。”话落,就拿了信出了门。

赵勋去关外后很少给她来信,每封信也大多是几句话,算是给她报个平安。

她拆开来,这一次很意外,居然整整写了一页纸,他说他进了腹地,七日前斥候查探到,额森曾在此处落脚,按脚程他们明日就能到达那边……草原的雪开始融化了,他们已经不冷,夜里躺在马背上吹着风望着漫天的星,就想起他们在庆阳时屋顶喝酒的那次。

可惜,这里没有秋露白,他让她留着,等他回来后,再一起喝。

末尾,他说起赵政的事,他拖着时间也无用,八月前他必须到他营地来,若不然,他这辈子都只能在关外的草原里寻找出路。

关外八月底就开始下雪,赵政若不在那时候找到赵勋,那么不用等这个冬天过去,他们就会被冻死在草原上。

他问她医馆如何,她的外科可有进展……

顾若离将信收起来,回房给他写了回信,告诉他同安堂的事,说外科手术并没有很大的进展,当初的问题还在,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虽然盼着有一台手术,可是若真的有那么一天,她相信她一定会紧张到窒息。

前些日子,遇到一列肠痈,病者腹痛难忍,她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手术,最后还是放弃了……用药压了下去,或许哪一天此病还有可能复发,可这也没有办法了。

零零碎碎的,她说了许多,收拾好装进信封里,又将李妈妈给做的几双鞋和衣服包好,明天让吴孝之送去。

第二日她正给一个急性胆囊炎患者施针,冯匀就站在病房外等着,她忙完让韩苗苗给病人喂了药便出来,问道:“冯大夫,可是有事找我。”

“您看看这个。”纷纭说着,拿了个木质的针筒出来,抽拉很灵活,吸口做的非常光滑精致,她眼睛一亮,道,“我来试试。”说着走到井边的盆里抽水,虽不如塑料的好用,但已经远远超过她的想象。

“怎么样。”冯匀期待放看着她,她点着头,“和我想的一样,就是这种。”

冯匀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能用就好,若是这样,那我就将这当做样品请人去做。”又道,“您上次说的软管,还有针……软管我试过了,我将竹子泡软后,但是两头还是难免锋利,至于芦苇的杆则是脆了一些,您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空心的针其实不难,我已经和工匠商量过。”

“有没有一种布织的很紧的,可以像做鞋面那样,用浆糊刷上背干。将来用时一旦沾了水它又会软下来。唯一的不好之处,恐怕不易消毒。”顾若离觉得有些头疼,“此事我们慢慢再想,现在有针筒,我们又多了一样东西。”

冯匀心里非快的转了转,点头道:“那我再想想办法。”他说着,又道,“来时我遇到了华大夫,他问我是不是来同安堂了。我说是,他便想让我问问您,他能不能也过来。”

“华大夫啊。”顾若离有些为难,“同安堂太小了,若是人多了,恐怕前堂就坐不下了。”

冯匀就道:“那我去回了他。”说着,就指了指其那头,“我看来了好些病人,我去帮忙。”

顾若离点了点头。

“阿丙。”顾若离见张丙中过来,和他将冯匀的话说了一遍,“我还想招药工,可是地方也太小了,你这些日子留心一下,有没有比较大的铺子,上下楼也可以,我们可以盘下来,换个大点的地方。”

“换地方?”张丙中愣了愣,随即点头道,“这地儿当初看挺大的,可是现在用起来就有些不方便。”

顾若离点了点头,就看着她新建的病房,很舍不得。

“不过,不一定要换地方。”张丙中道,“我可以去问问廖掌柜,他若是哪日不想开铺子,可以把他们的铺子接手过来,两边打通不就够大了。”

顾若离笑了起来:“他要是不走呢,我们总不能挤着人家走吧。更何况,他对我们一向都很照顾。”

张丙中嘿嘿笑了起来:“那我留意街上的铺子。”

当初开同安堂时,她只是想要将顾氏同安堂重开而已,现在一步步走到今天,尤其是从做外科的小手术开始,她便渐渐有了开一间综合医馆的念头,类似于医院,分开科室,让病者来时能更加方便的就医。

虽大的伤科依旧不敢接,但是他们一直在进步,或许今日她所面对的难题,将来就能有办法解决了呢。

“顾若离。”崔婧语从前堂过来,在石墩上坐下来,拿帕子擦了擦汗,“我在你这里待会儿。”

顾若离让欢颜给她倒茶过来,也在她对面落座,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你不用管了,我就在你这里待会儿。”她灌了一杯茶,歇了一会儿,嘲讽的道,“我没地儿去!”

顾若离点了点头,也不急不慢的喝着茶。

“语儿。”有人从前堂跑了过来,“语儿,我还有话没说完呢,你跑什么。”

是马继。

崔婧语一拍桌子,喝道:“我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你不要再追着我了,我永远也不可能进你们家门。”

“县主。”马继匆忙和顾若离抱了抱拳,又看着崔婧语道,“你相信我,我娘以前就喜欢你,她不会反对的,而且,我又不用继承爵位,你嫁给我,我们两个人搬出去,如果你这个也不想,那我们就出去游历,反正只要你高兴,怎么样都行。”

顾若离喝着茶,打量着两人。

“放屁!”崔婧语道,“我和你说了,我在等霍繁篓,你赶紧有多远滚多远去,你们家我永远都不会去的。”

马继一怔,脸色极其的难看,渐渐涨红了脸,道:“你……你真要等那个无赖,难道你忘了,他把你害的那么惨。”

“我高兴。”崔婧语道,“我就喜欢他不喜欢你。我告诉你,你来闻音阁喝酒,我欢迎,可说娶我,免谈。”

马继支支吾吾的,余光觑了一眼顾若离,觉得自己下不了台,可又舍不得走,哼了一声,可站着就是不肯走。

“你们聊。”顾若离笑了笑,“我去工作了。”

崔婧语拉住她:“你走什么,这里你的地方。”话落,瞪着马继,“你走!”

马继看看两人:“行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话落,人就在石墩上坐下来,拿了茶盅倒了茶,看着顾若离道,“我既然来了,就当拜访静安县主了。”

顾若离失笑,就听马继道:“县主,听说你合水城里的税收交什么都可以,百姓也不必拘泥种水稻是吗。”

“是。”顾若离不知道他怎么会提起这件事来,就等着他接着往下说,马继就道,“难怪我听我爹说,如今合水周围的许多百姓,宁愿丢了家里的地也要去合水开荒呢。”

还有这样的事,顾若离还没收到那边的公文。

“你这样可不好。”马继喝了口茶,一副要和她解释的样子,崔婧语就拍了桌子,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她自己的地方她不知道吗,非要你来说。”

马继一楞闭上了嘴。

“我还不知道这件事。”顾若离看着崔婧语,“且政事上我确实也不懂,请马公子说说,我愿意听。”

崔婧语就白了她一眼,坐在一边喝茶。

“那我说了啊。”马继顿时眉飞色舞起来,“是这样,合水虽是你的封地,可说到底还是朝廷的,你单独辟出来和别处不同,就会让周边的几处很难做。且不说别的地儿,就是到时候大家都去合水开荒了,人多了就会出乱子。合水县衙就那么点人,到时候人力不够,谁来管理。”

顾若离皱眉,想的却是另一件事:“此事,是伯爷说的,朝中也有人谈论吗。”

“光延州就递了好几封奏疏来了。”马继嗤了一下,道,“听说是杨阁老还有苏公公帮你压着的,圣上那边也没有多问。这是你的本事,可要是哪天出事了,我看你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当初在庆阳时,看到城门边那些流民她就动了将人迁去合水的念头,可是最后还是打住了。

只要开了头,到时候就会有很多人涌过去,小小的合水就那么多地,养活不了那么多的百姓,只会生乱出事,增加衙门和本地百姓的负担。

“好了,好了。”崔婧语踢了马继一脚,“你叽叽歪歪个什么劲儿,好像就你一个人懂似的。说完了没有,说完了赶紧走。”

马继撇撇嘴,又凑到崔婧语面前,笑嘻嘻的道:“我们的事,再好好谈谈。”

“滚!”崔婧语腾的一下站起来,看着顾若离,道,“我走了!”话落,拂袖走了。

马继也匆忙起身和顾若离抱了抱拳:“口无遮拦,还望县主不要见怪,告辞,告辞!”话落,就跟着崔婧语出了门。

顾若离点了点头,认真思考起马继的事情来。

坐了一会儿,她给合水崔柱写了一封信让人送去,自己则递了信去宫里想见苏召,一时没有等到回音,她就递了拜帖去了杨府,杨文雍正好休沐在家,她由婆子引着去了外书房。

杨文雍穿着一件家常的道袍坐在桌案后面,头发有些花白,但精神看上去很不错。

“阁老。”顾若离上前行了礼,杨文雍呵呵笑道,“没想到县主会来,快请坐。”

顾若离应是坐下,杨文雍就问道:“你突然来找老夫,总不会是讨论医术上的事。是不是合水那边有什么问题?”

“是。”顾若离笑着道,“阁老料事如神。”

杨文雍摆了摆手,道:“可是听说平凉和平阳几处弹劾合水税收扰乱秩序的事?若是此事你不必担心,老夫和苏公公已将此事压下,圣上那边老夫也提起过,也只是听了一听,并无不悦。”

“是,多谢阁老照拂。”顾若离道谢,想了想问道,“税收的事,我减免和不限种植,是考虑先解决当地百姓温饱的之事。等过去三五年百姓有了存余在定新规,不成想,却给周边带来困扰。”

“凡是只要有不同,就一定有人站出来反对。”杨文雍呵呵一笑,道,“你既定了规划,就按你的意思去办,等三五年大家看到成效后,也就没有人会诟病了。”

顾若离点了点头,可心里却因此有些不安:“此事我想请教阁老,若我设限不准外乡百姓移居,您觉得此法可信。”

“行倒是行,可是你要有人可用才成。”杨文雍道,“此令一处必有各种各样的琐事蜂拥而至,若当政官员手段不显,势必会出乱子。此时还好,尤其到冬日天冷后,更易生乱。”

顾若离认真听着,杨文雍又道:“老夫查过,合水如今的县令姓黄,为官七年,为人清廉正直,但政绩平平,能力也并不出众。你若真要出令,最好能和他商量一番,他若是有能力你就如此办,若不能……老夫建议你再找个能力不凡的师爷送去,一来在官衙安插人手,而来,有人压着,即便出事也不至于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这个黄县令是赵勋匆忙间给她挑的,看中的就是人老实。如今合水隐隐成了是非之处,黄县令的办事能力,就有些欠缺了。

“是。”顾若离受益匪浅,“此事我回去仔细思量一番,今日多谢阁老提点。”

杨文雍摆了摆手,含笑道:“老夫也不过随口几句,担不得提点。县主既来了,不如在家中用膳后再走。稍后我兄长亦要回来了。”

顾若离看了一眼时间,想了想,笑道:“那就叨扰了。”

因为崔婧文的事,她和杨府的关系很微妙,能走动一下对她来说是大好的事。

“祖父。”杨清辉从门外进来,穿着件豆绿的官服,器宇轩昂的进了门,看见顾若离他微微一楞,含笑道,“县主亦在,真是稀客。”

顾若离笑着点了点头:“杨大人刚刚下衙?”

“是!”杨清辉坐在他对面,含笑望着她,“县主来,可是为了合水的事?”

原来大家都知道了,却只有她一个人完全不知,看来她真的是除了医术以外,一无是处:“是,我来请教求阁老指点,政事我一窍不通,遇事便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了。”

“县主谦虚了,上一次粮草的事你就处理的很妥当。”杨清辉说着,看向杨文雍,道,“就连祖父也和我赞扬过你。”

杨文雍摸着长髯点了点头,笑道:“你一个女子,能在朝事上这般敏锐,已是不易。往后多处理几次遇事多点以后,就有经验了。”

顾若离应是。

“老爷。”有婆子立在门口,行礼回了一声,“荣王府的汪道全汪公公送了一张请柬来,请夫人六月初二去荣王妃赏荷。”

杨文雍呵呵一笑,道:“和夫人说,她今日身体有些不适,天气又热,就不要轻易出去走动了。”

婆子应是而去。

顾若离眉梢略挑了挑,荣王妃以前也会办各种各样的宴,但请的大多是勋贵来往的府邸,像这样直接的请朝中官员的,还是第一次听说。

是因为赵政的缘故,她要准备从朝堂下手,所以想和各方都走动走动?

院外,汪道全出了杨府的门,回头冷哼了一声上了轿子,径直回了荣王府。

荣王妃正与梅氏对面坐在炕上说着话,梅氏道:“此事,您要不要和父王商量一番,太后和皇后娘娘那边也最好能透个底,若不然圣上若是知道您宴请了几位夫人,难免会生疑虑。”

梅氏觉得,其实就算荣王妃去请,能来的恐怕也不过几人。

“我已经说过了。”荣王妃喝着茶,道,“那些个做官的,不是出身苦寒,就是故作清廉,一个个面上光鲜但大多家徒四壁。我能允他们好处,将正卿手中的盐场与他们分一杯羹,他们不会不来,也不会不应的。”

这是许以利来拉拢。

梅氏微讶,道:“原来娘是这样打算的,倒是妥当。”

“正卿都到西北了。”荣王妃蹙眉道,“前几日我听到风声,御史那边有人递了折子,要荣王府重定世子。我若再犹豫不定,怕是就算正卿能活着回来,他的世子之位也没有了。”

“娘……”梅氏想说什么,荣王妃就已经摆了手打断她的话,“你不用怕,长幼不分之事,在荣王府绝不可能发生。”

永城伯就是最好的例子,当年她大哥本应继承爵位,可却因二哥能力更强更受父亲重视,兄弟二人便暗生不合,最后大哥骑马出城摔下山崖,二哥继承爵位……可至今,此事的后果在永城伯府中都未曾消失,几个侄儿间你争我夺,闹的府中乌烟瘴气。

赵勋出生后她便有此担心,几年后她遇到一位道士,算出赵勋命格强硬,头有反骨,若不加以打压训导,将来荣王府必生大乱……因此,她更不喜赵勋……

荣王妃话落,梅氏端茶慢慢喝着,心里却不以为然,赵政是长子生下来就由荣王妃亲自抚养教导,赵勋出生却是由乳母所养,又因生性好动调皮,她更是不常带在身边……

所谓血缘不过是有情人的说法罢了。

至于荣王妃说的长幼不分……

“我知道。”梅氏淡淡一笑,道,“我只是怕将远山逼急了。夫君可还在他手中呢。”

荣王妃听着眼睛一红,心头酸涩不已,赵政自小锦衣玉食没有吃过苦,关外苦寒他哪能受得了。

她一定要快点谋划,好将赵政救回来。

“王妃娘娘。”外头女官隔着帘子回道,“汪公公回来了。”

荣王妃应了一声:“让他进来吧。”随后,汪道全进了门,行了礼,回道,“帖子奴婢都送出去了,翁夫人未应,杨夫人说是身体不适,大约不能来,除她之外,左都御史以及吏部和户部三位夫人都说有事脱不开身,其他几位倒是应了。”

荣王妃摆了摆手,道:“这些人都或多或少和远山有来往,不来就不来吧。”她抚了抚额头,和梅氏道,“正卿不是送了一位美人在太子府吗,你托人去和她说一声,让她赶紧办事,等过了六月初六太子妃入府,她想见太子一面都要不易了。”

梅氏回道:“儿媳已经和她说过了,这几日她正小日子在身,太子没大过去,日日歇在沈夫人房里。”

“这个沈氏。”荣王妃眯了眯眼睛,“算算日子,她也要生了吧。”

梅氏目光动了动,颔首道:“是!”沈氏年前有孕,到京城时才两个月的身孕,到这个月也不过八个月的样子。

不过,她想要想保住孩子,在这之前她必须要生出来。

“你去准备一下。”荣王妃吩咐汪道全,“将大兴那边的八百亩地契拿出来,还有正卿名下的那个盐场每年的账簿一起拿来给我。”

汪道全应是,愣了愣问道:“您要地契,是做贺礼送给太子?”

“嗯。送什么都不如这个实惠。”荣王妃眯了眯眼睛,道,“太子爷手中也不见多宽裕,他要打点,少不得要用钱。”

汪道全提醒道:“那您不如将怀柔的庄子送去,奴婢记得太子在那边有一块山地,虽是挂在七爷名下,但却是太子的人在打理。两地若是能连成一片,也好管理岂不是更好。”

“你说的有道理。”荣王妃颔首,“那就依你的意思办。”

汪道全应是。

赵凌从宫中出来,收了颜显来信,他已经到赵勋营地……昨日遇到一股约莫百十人的骑兵,他们箭头滚了桐油燃了火,准备夜袭军营,幸而赵勋夜宿从不许扎营,那些燃着火的箭才没有酿成大祸,他随着赵勋上阵,将那百十人歼灭大半,剩下的四散而逃。

那些瓦剌骑兵凶悍残忍,他以为两边相对己方必会损兵折将,却不料一场战事下来,虎贲军竟只有一人受了伤,更不谈伤亡之数。

他第一次这么直观的感受到为何额森闻虎贲营而丧胆!

赵凌看着哈哈大笑,又忍不住摇头:“可惜了,我也该去看看才是,倒是让颜释文得了个便宜。”

他提笔给赵勋以及颜显回信,刚写了一半,外头有人敲门,他应了一声,门打开就看到一位容貌清丽的女子娉婷而来,他遮了信问道:“何事。”

“妾身好些几日不见您,心里想的慌。”女子走过去,直接坐在赵凌腿上,“太子爷也不想妾身吗。”

赵凌笑了起来,道:“前儿才见过,哪有几日。”又道,“月儿乖些,近日家里事多,你自己一个人待着,可不能给我惹事。”

“爷这是盼着良娣呢。”柳月掩面而笑,眼波横流,“有新人来,妾身倒是没事,只是沈夫人那边,您可不能冷落了。”

太子眉梢微调,问道:“此话怎讲。”

“今儿一早,妾身听闻那边有些动静,说是沈夫人有些腹痛,也不知是不是要生了。您得空该去看看。”柳月说着起了身,“要不,妾身陪您一起去?”

“不用。”赵凌摆了摆手,“她日子还没有到,不会这么早生的。”话落,又起了身负手走了个来回,“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他想着,是不是要再大婚前,将沈橙玉送去别院,等生完孩子再回来。

免得方氏进门,知道了不悦。

等生米成了熟饭,孩子呱呱落地,她就是不高兴也无可奈何。

他正想着,门外有婆子砰砰敲着门:“太子爷不好了,沈夫人喊着肚子疼,您快去看看是不是要生了。”

赵凌心头一跳,快步开了门就朝外走:“她要生了你请我作甚,稳婆呢,去了没有。”

“去了,去了,稳婆也说有些发动的迹象。”婆子说着有些战战兢兢的,世人都说“七活八不活”这现在生,也太不是时候了。

柳月追着出来,提醒道:“爷,请太医来吧,母子平安才是关键。”

“请太医?”赵凌一怔停了下来,这个时候要去请太医,那就肯定要惊动皇后,到时候……他皱着眉心里烦躁不已,刚刚还打算将沈橙玉送去哪里,没想到紧跟着就闹着要生了。

“要不然,您请静安县主来?”柳月道,“以您和赵将军的关系,请县主来最合适不过了。”

赵凌一怔顿时眼睛一亮,道:“你说的对,请静安来最合适。”话落,就招手喊了內侍过来,“去同安堂请静安县主来府里一趟,就说我有远山的事要和她商量。”

內侍应是而去。

柳月暗暗松了口气。

顾若离坐车回了郡主府,梳洗换了衣裳,被方朝阳拉着下棋,她的棋臭,方朝阳却是连她都不如,下了两局就被掀了棋盘:“不下了,瞧着我就眼花。”

“是您要下的。”顾若离捡着棋,“你要是实在无聊,不如去宫里陪太后娘娘说说话,总比在家闷着好。”

方朝阳眉梢一挑,看着她似笑非笑道:“你怎么突然有这种心思了?听说你今儿中午还在杨府用的午膳?”

顾若离先前可没有这些功利心。

“我随口说说。”顾若离不理她,“您随便去不去吧。”

方朝阳呵呵一笑,李妈妈进了门,看了眼方朝阳和顾若离道:“县主,太子爷遣了个內侍来,请您去太子府一趟,说是有将军的事要和您商量。”

顾若离手一顿,愕然道:“他要和我商量七爷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