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维谷/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府派了马车来接,顾若离带着两个丫头上了马车,孙刃和周修彻远远的跟在后面。

过了三牌楼便就看到了太子府的院墙。

“停车。”她掀了车帘,看着坐着车辕的小內侍,道,“我有东西忘记带了,先送我回去一趟取个东西,稍后再来。”

小內侍急的额头上的汗都快下来了,不由求着道:“县主,太子爷正等着呢,您有什么东西忘了,奴婢帮您回去取行不行。”

顾若离没说话,抬手就给了小內侍一巴掌:“我的东西,也是你能碰的?”

小內侍被打蒙了,听说过朝阳郡主跋扈,没听过静安县主也不讲理啊。

怎么说动手就动手的。

“县主饶命。”小內侍咕噜一下滑下来,“奴婢错了,奴婢这就让车再送您回去。”

顾若离刷的一下放了帘子,怒道:“算了,不取了!”

小內侍愕然,盯着车帘看了好几眼,见她真没动静了,才松了口气战战兢兢的爬起来坐在车辕上,无声的催着车夫:“快走。”

车又动了起来拐个弯就进了太子府的侧门。

守门的婆子卸了门槛,车直接进了院子过了影壁,主仆三人下了车,又上了软轿去了内院。

轿子在一间院子前停了下来,顾若离下来,就看到赵凌在院子外面背着手来回的走,显得很焦躁的样子。

顾若离回头看了一眼对面。

那边是正院,那么这里就是小院子,通常这样的院子不是子女住的,就是妾室住的。

又离正院这么近,若是妾室住的,那就应该是那位沈夫人了吧?

“静安叩见太子。”顾若离走过去上前行了礼,赵凌有些激动的扶她起来,“快别虚礼了,我正急死了,你快去看看橙玉。”

顾若离将手收回来。

赵凌一愣发现自己有些失礼,可这个时候他也没别的心思,急着道:“你快去看看,橙玉早产,稳婆说见红了,我心里没底都快急死了。”

沈夫人居然要生孩子了。

她不由想起来前她和方朝阳讨论的话。

赵凌说请她来是商讨赵勋的事,她当时便就慌了神,以为是赵勋受伤了,和她在信中报喜不报忧,可转念一想,就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

赵勋要是生病或者受伤了,不告诉她也不至于独独告诉赵凌吧。

应该是回朝廷的奏疏上表明赵勋受伤,如此也能表功。

况且,就算赵勋有事,赵凌请她来做什么呢?

难道商议一起去关外救人的事?

再者,金福顺也一定会知道,他若知道就定然会派人来知会她一声。

可是这事儿,事先半点风声都没有。

“娘。”她急着出门的步子又收了回来,“您觉得要是太子爷请我去,如果不是为了七爷,那会是为了什么?”

她最擅长的就是看病,请她总不可能会是朝堂的事,更不可能为了叙旧,她和赵凌统共也没说过几次话。

方朝阳若有所思,顾若离又道:“这段时间,您没有听到太子府里的什么秘辛事?”

方朝阳翻了个白眼:“我是这样的人吗。”话落,想了想,道,“赵正卿给他送了个美人算不算?还有哪位沈夫人……她生的女儿都进宫几趟了,她却是一次都不曾出现过,这算不算?”

“沈夫人一次都没有进宫拜见皇后娘娘吗。”顾若离觉得奇怪,听赵勋偶尔一两句的意思,这位沈夫人是婢女出身,且在应天好些年都是独宠的,这样的性子,怎么会这么低调,回了京城,却不进宫拜见皇后。

尤其,还在太子要娶正妃的时候,她不多方走动将地位稳住,将来太子府的女人越来越多,岂有她的位置。

连她这个外行人都知道的事,沈夫人不会不知道吧。

“你这么一说,我倒也觉得奇怪。”方朝阳点了点头,她们两人都没有关心过赵凌后院的事,顾若离心头一跳,道,“不会是哪个姬妾病了吧。”

方朝阳点了点她的脑袋:“病了不能请太医,何至于欠个人情大晚上请你过去。”她说着顿了顿,“不过,要真是女人的事,怕不是生病,而是有人有身孕了。”

顾若离啊了一声,道:“这个时候有孕?那岂不是……”太子也太不将太后和方家放在眼里了。

她们母女猜了这么多,最严重的,就是太子府有人怀了身孕,而赵勋不敢请太医怕惊动皇后娘娘,所以才请她来。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沈夫人要生了。

现在生,那是什么时候有孕的?

来京城的时候?

她惊叹不已,这已经是近六月了,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有透出去。

“太子。”她毫不掩饰的露出惊讶,“沈夫人,生孩子?”

赵凌见她如此也不奇怪,抱着拳道:“这不是非常时刻,我一回来母后就给我说亲事,你说说这个时候我哪敢说橙玉有孕的事……”顿了顿又道,“再者,我膝下本就已经有几个孩子,这要是再来一个,也……也没有哪个女子敢嫁给我啊。”

他还真是想的透彻!

所以呢,偷偷将孩子生下来,让未来的太子妃有口难言不得不认。

她皱了皱眉,望着赵凌:“生孩子的事我经手不多。”她回道,“要不,我帮您在外头请位擅妇科的大夫来?”

“我要他们做什么。”赵凌摆着手,“京城里谁的医术也不如你,再说,你是女子,比那些男人好。”

顾若离抚额,他到底知道不知道在说什么。

沈橙玉有身孕,他们一起瞒着宫里的几位主子,还有方家的人全天下的人,那是他们的事。可是现在要是她也掺和进来,给沈橙玉接生了,那她在别人眼中就是帮凶。

别人不说,就太后也会恨她不识好歹。

这件事除非皇后点头,要不然她决不能不清不楚的跟着赵凌一起去骗圣上,骗皇后。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不等她说话,院子里传来女子的哭声,赵凌一急拉着她的胳膊就走:“你别犹豫了,就凭我和远山的交情,你就能帮我找个忙,再说,我可是你表哥。”

她表哥还真多,顾若离被他拖着进了院子,推进了产房。

待顾若离进去,赵凌就喊了小內侍来:“路上没有遇到什么人吧?”

“没有。”小內侍回道,“奴婢在门口等了一盏茶的功夫县主就出来了,一路进的府,县主谁都没有见,也没有碰到认识的人。”

赵凌就点了点头。

“就……就是县主进门前,发了一通脾气,说是要回去拿东西。奴婢没答应,县主就打了奴婢一耳光。”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脸,赵凌不在意的道,“辛苦了,自己去领赏吧。”

小內侍忙应是,喜滋滋的走了。

进了产房,顾若离就是一愣,里面布置的很齐整,要用的东西一应都摆在炕上,可见是早就准备好的……两个稳婆站在床边上,正回头看着她,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毕竟她还是梳的小姑娘的发髻,一个小姑娘进产房可真是闻所未闻。

顾若离目光一转,落在床上女子的身上,身形微胖,皮肤细白,因为怀孕的关系人有些丰腴,脸圆圆的眼角有颗泪痣,此刻梨花带雨,不见狼狈反而颇有风情。

她看的微怔,似乎明白了赵凌能在邢府众多婢女中看中她的缘由。

这位沈夫人,单容貌上去看,真的是既妩媚又不失青涩,很特别。

“县主。”沈橙玉的贴身婢女紫苏跟着进来,扶着她道,“您去看看吧,我们夫人正疼的厉害。”

顾若离看了一眼对方,微微颔首。

沈橙玉原是躺着的,听到紫苏的说的话,顿时一愣静静的靠在床上,看着自门口一步一步走近的女子。

她看的很仔细,几乎能看的地方都打量了一遍。

神情木讷,眉头紧拧,一看就是个不解风情的人。

静安县主也不过如此。

顾若离走到床边,和对方微微颔首,道:“劳驾将手给我,我给你号脉!”

“有劳县主。”沈橙玉将手给她,视线依旧黏在她的脸上,眯了眯眼睛。

没有想到,太子居然请她来了。

顾若离扶了脉,她估算不出具体多少个月,但是脉搏有些奇怪……

她看了眼沈橙玉,回头问稳婆:“宫口开了吗?”

“还没有。”两个稳婆终于知道这位小姑娘就是静安县主,便不敢再造次,忙回道,“不过羊水破了,也见了红,是要早产的迹象。”

顾若离点了点头,转身就出了门。

傲气什么?沈橙玉冷笑一声,是因为她不过是个妾,所以瞧不起她?

“怎么样?”赵凌见顾若离出来,忙迎了过去,急着问道,“母子都没事吧,什么时候能生?”

顾若离回道:“确实发动了,不过一时半刻应该还生不出来。”又道,“您别着急,看脉搏沈夫人的身体很好,应该没有大碍。”

赵凌松了口气,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他说着,又道,“你别走,今儿晚上帮我守一夜吧。”话落,抱着拳,一副求她的样子。

沈橙玉还没生出来,可是顾若离已经知道了,这个时候怎么能让她走,要是这事今晚传到宫里去,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来。

只有等一切尘埃落定了才能放她走。

更何况,她医术好,留她在这里他也放心。

她眉头皱了皱,看赵凌的眼神便有些深谙。

“太子。”她要说话,赵凌便抬手打断她的话,“就这么定了,我陪你在正厅喝茶,等她生下来我亲自送你回去。”

谁要你送,顾若离皱眉,却被赵凌推着重新往院子里去。

“县主!”雪盏紧张不已,这地方哪能待,要是太后知道了,太子没什么事,但是肯定是要怪县主的,“郡主说让您早点回去。”

赵凌回头瞪了一眼雪盏:“去,哪里来的丫头,一会儿我派人去和姑母说。”

顾若离拧着眉进了正厅坐下,有女官上了茶,她不得不坐在正厅里喝茶,等着隔壁的动静。

沈橙玉的哭声又传了出来,赵凌听到便蹭的一下站起来,发现顾若离正看着他,他又讪讪的坐了回去。

雪盏急的在外面两头走,顿了顿又拉着欢颜道:“你在这里陪着县主,我回去请郡主来。”

“县主都没让你去,你先稍安勿躁。”欢颜拉着她,摇头道,“你不要以为太子性子软,就没事。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太子。”

太子是谁,那是将来的圣上,现在结了仇看在圣上的面子不能怎么样,将来呢……

雪盏就是因为想到这些才着急,留下一定会得罪太后和方家,圣上那边也不会喜,不留,太子定然会生气,简直就是两面不是人。

“那你说怎么办。”她急的头上的汗都出来了,

欢颜摇头:“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荣王府中,梅氏正望着一个小丫头,问道:“真的要生了?”

“是!我们姑娘亲眼所见,太子爷在那边守着呢。还让人将静安县主请来了。”小丫头说着一顿,又道,“太子没让静安县主走,说今晚请她在太子府守一夜,他才放心。”

梅氏微微颔首,道:“知道了,你去和月姑娘说一声,此事她办的很好,银票我会帮她存在钱庄里。”

“是!”小丫头应是,梅氏让韩妈妈打赏了,小丫头便行礼退了出去。

梅氏就淡淡的道:“我们就等着看戏好了,这场戏有的人可要里外不是人了。”这一胎,上瞒太后,圣上,皇后,下瞒方府崔府,当着正妃大婚的关口生孩子……

太后铁了心将侄孙女嫁给赵凌,图的可不止一个皇后。

这些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这个孩子生的太膈应了。

顾若离在那边坐镇,也亏了太后疼她,方府怎么说也是她外祖家,这帮着一个外人瞒天过海欺自己人……

她和方朝阳依仗的,不就是太后的宠。

要是这个没了……

“沈夫人那边,我们可以让柳姑娘去……”韩妈妈的话没说完,梅氏摆手打断她的话,蹙眉道,“沈氏这胎不会好生,她整日里关在院中不走动,又是吃穿极好的。”

韩妈妈明白了梅氏的意思,这女人生孩子就要多动动,也不能大吃大补,回头孩子大了就难生了。

多少人难产而死,就是因为孩子太大的缘故。

“不知远山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梅氏喝着茶,含笑道,“他苦心经验,自己的女人却在不断拆台。”

根本不用她怎么样,恐怕这位顾大夫,就要自己把自己的路给走死了。

韩妈妈笑了起来:“那奴婢请汪道全派人去太子府外帮衬一点,可千万不能让县主宫里告诉皇后娘娘,等明儿生了,县主可就是功臣了。”

“也好。”梅氏道,“你让他办吧。”

顾若离沉默的坐着,对面,赵凌已经来回不知走了多少回,她有些烦躁的看着对方,真的有种将手中茶泼在他脸上的冲动。

“太子。”紫苏从隔壁过来,“稳婆说开了五指了,今儿夜里一准能生出来。”

赵凌松了口气,点着头道:“你快去,好好照顾夫人。”

“夫人说能不能请县主去……”紫苏看了一眼顾若离,“她说她害怕,有县主这样的神医在,她胆子会大点。”

顾若离心头直皱眉,坐着没动。

赵凌也很尴尬,毕竟她不是普通的大夫,拿了诊金就要尽职尽守:“那个……静安,就当帮表哥忙好不好?”

她抚额,似笑非笑的和紫苏道:“劳烦和夫人说一声,我去净房,稍后就去。”

紫苏笑着应是。

顾若离起身看着赵凌,他指了指外面,喊了个女官来:“陪县主去净房!”

她出了门,雪盏过来扶着她,欢颜就低声道:“这位沈夫人也太过分了,当您是什么人,不过一个妾而已。”

“我能来,她就能使唤我。”顾若离摇了摇头,“这话就不要说了。”

沈橙玉仗着的是太子的势,她给的也是太子的面子。

欢颜哼哼了两声,雪盏低声道:“奴婢想办法回去和郡主说一声吧,要不然明儿要是太后知道了……”

“再等等。”她摆了摆手,在小径站了一会儿。

上过净房,主仆三人重回了院子,沈橙玉在里头又喊又叫,她立在院子里,赵凌道:“静安你快去,她这会儿肯定疼的厉害。”

顾若离和赵凌笑笑,就听到身后金福顺高亢嘹亮的声音:“皇后娘娘驾到!”

“母后!”赵凌一下子跳了起来,慌了神,“快,把院门关了,灯熄了,谁都不要出来。”

院子里一下子乱作了一团。

可不等熄灯关门,樊氏已经由內侍和女官簇拥着,面无表情的立在了院子门口,她看了一眼顾若离,微微颔首,就盯着赵凌道:“你随我本宫来。”

人就进了正厅

赵凌就喊了一声:“母后!”垂着头跟着她进去,樊氏又回头看了眼顾若离,“娇娇就在院子里等本宫。”

这是让她不要进产房,顾若离应是。

两个人进了正厅,金福顺关了门守在外面。

“母后,您怎么突然来了?”赵凌惊讶的看着樊氏。

要不是有人来告诉她,静安在太子府外打一个小內侍,她还不知道赵凌瞒着,让妾室在家里偷偷生孩子:“要不是本宫发现了,你是不是打算等孩子生出来,再让告诉本宫?”

“母后。”赵凌垂着头,支支吾吾的道,“我……我们事先都不知道,等确定有孕了,婚事都快定了,我怕您生气所以就瞒了下来。”

樊氏就指着他,怒道:“你怎么这么糊涂。”她压着声音道,“你当你娶的是谁,那是你祖母的侄孙女。她这边在和你谈婚事,回过头你房里的妾就生孩子了,什么时候不能生,非要顶着人家的霉头!你不是成心给你祖母难堪,给方家难看。”

“儿子也不想这样。”赵凌委屈道,“可是玉儿她有了,我能怎么办。”

樊氏气的不行,她千叮咛万嘱咐,这边却在给他捅娄子:“怎么办,你自己好好想想怎么和你祖母解释,你还想不想和樱姐儿好好过日子了。”

赵凌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

“太子。”紫苏隔着门有些慌的回道,“宫口全开了,可是稳婆说孩子太大,怕是不好生,请县主去想想办法。”

赵凌脸色一变。

“想什么办法。”樊氏怒道,“死了更好。”一个妾生的孩子有什么稀奇的,以后还怕赵凌没有孩子。

赵凌噗通一声在樊氏面前跪下,求着道:“母后,玉儿在我最苦的时候,一直陪在我身边,这个孩子可以没有,但是玉儿不能死啊。”

“早知道今日,何必当初。”樊氏戳着赵凌的额头,道,“你好好想想,这件事你错在哪里。”

赵凌点着头,急的不得了。

“太后娘娘驾到。”门外,內侍的声音再次响起,樊氏也是一惊站了起来,指了指赵凌,怒道,“看你怎么收场。”

赵凌的脸色极其的难看,跟着樊氏出门去迎。

太后由邱嬷嬷扶着,从软轿上下来,站在院子门口看着里头,脸色端凝很不好看。

顾若离上前行礼,太后微微颔首,道:“起来吧,也难为你一个没成亲的小姑娘来看这种事。”便摆了摆手,“回吧。”

“是!”她巴不得马上就走,回头和樊氏以及赵凌行了礼,带着两个丫头就要走,赵凌却是上跑过来揽着她,道,“祖母,静安不能走。”

太后挑眉看着赵凌,道:“哀家给你请了太医来,她在不在有什么关系。”

“太医没有她管用。”赵凌就是不肯放顾若离走,“祖母,我知道了错了,您要罚就罚我吧,让静安去看看玉儿,稳婆说她难产。”

太后心里气的不行,面上却不得不强忍着给赵凌留着面子,顾及情分,她由邱嬷嬷扶着,道:“这是几个月了,就要生了。”

“八……八个月。”赵凌垂着头,说的支支吾吾。

八个月,那就是有了身孕后急匆匆的赶回京城来,是打算在京城名正言顺的生下这个孩子?还恰巧赶在樱姐儿进门前,太后微微颔首没有说话。

樊氏上前扶着太后,柔声道:“母后,我方才也骂他了,年纪也不小了,却这么不懂事。”

太后就看了眼樊氏,樊氏又道:“这关口,要不先将孩子生了,再说这件事,您看呢。”

“生吧,不生还能塞回去不成。”太后说着往正厅而去,扫了赵凌一眼,“哀家就在这里等着,可是许多年没有心里忐忑担忧的,等待一个孩子的出生了。这让哀家想起来当年你出生时的情景……”

赵凌一头的冷汗,背着太后回头抱着拳求顾若离:“静安,你快去看看,稳婆说孩子太大,生不下来。”

顾若离应了一声,这事儿过了明路,她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反正宫里的两位主子都在,不管结果怎么样,都和她无关。

“娇娇。”太后在正厅和她招招手,她应是进去,就听太后道,“这也就是太子这里你推不掉,往后再有这样生孩子的事,你断不能再接诊。你一个小姑娘家的,见多了不好。”

她垂着头应是。

“快去,快去。”赵凌催着她,“这个人情我记在心里!”

顾若离颔首,转身出了正厅去了产房,两个稳婆急的满头大汗,见顾若离进来,就急着道:“县主,奴婢已经摸得到孩子的脚,原是想转个身,可试了几次都没成。”

“什么原因?”顾若离上前扶了沈橙玉的手,此刻她正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人疲惫不堪。

稳婆回道:“孩子养的太大,在里面卡的紧紧的,根本挪不开。”

“试过别的方法吗。”顾若离在一边的盆里洗了手,过去检查宫口,稳婆惊愕了一下,随即就回道,“奴婢会用的法子都用了,没有用。”

她们遇到过许多难产的原因,甚至于脐带绕颈的也都顺利生下来。

可这个孩子太大了,卡在肚子里,进不得进,出不得出,她们已经素手无策。

顾若离也摸到了一只小脚,肥嘟嘟的,但是产道的收缩明显减弱,她起身洗手走到沈橙玉面前,喊道:“沈夫人,你醒醒。”

沈橙玉闭着眼睛应了一声,人却没有醒来,顾若离皱眉,她没有带器具,只好在一边的篓子里随手拿了一根绣花针,刺了对方一下:“你醒醒。”

“嗯。”沈橙玉虚弱睁开眼,顾若离就道,“你不能睡,睡了孩子就真的没法出来了。”

沈橙玉皱眉,可随后摇了摇头,道:“我……我没力气了,你帮我想想办法。”

“我没有办法。”顾若离回道,“现在孩子太大,我会帮你侧切,可关键还是靠你自己。”

沈橙玉有些怒,可依旧压着脾气,道:“我用了力,可孩子没什么反应啊。”她生过了一个,前一个虽也疼,可是特别顺利,用力的时候孩子很容易就出来了,没想到这个生的这么艰难。

“我知道。”顾若离回道,“现在没有路可退,只能硬着头皮生。”

沈橙玉看了她一眼,咬着牙:“劳驾,帮我请太子来。”

两个稳婆吓的不敢说话,缩在一边满头是汗。

“去请太子来。”顾若离回头看着稳婆道。

稳婆应是飞快的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赵凌就隔着门喊道:“玉儿,你怎么样!”

“爷!”沈橙玉哭着道,“妾身要死了,妾身舍不得您啊。”

赵凌急的声音都在抖:“静安呢,静安你快想想办法,这到底怎么弄啊。”

顾若离到门口掀了帘子,将情况和赵凌说了一遍,“情况就是这样,请您定夺。”

赵凌骇的脸色发白,一个劲儿的就要冲进去,太后和樊氏从正厅过来,怒喝道:“你给我站住,产房是你能进的!?”

“祖母!”赵凌没敢再进去。

太后就看着顾若离,道:“你先做你该做的,有什么后果,他们自己承担!”

赵凌抱着头蹲在门口,顾若离应是回去了产房,脱了外衣仔细洗手,过来看着沈橙玉道:“我帮你,你也帮自己。”

沈橙玉哭着,点了点头。

顾若离抓住了胎儿的腿,试着往里送了送,稳婆在一边急着道:“是不是很紧,奴婢刚才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

“嗯。”顾若离也很紧张,这样的情况她还是第一次遇到,以前若是临产还是脚位,就一定会建议剖腹,但现在,她拧着眉头道,“再试试。”

胎儿卡的很紧,她不敢用力,额头上的汗也滴滴的落。

紫苏在一边哭着抱着沈橙玉:“夫人,您要挺住啊。”

“我知道,我知道!”沈橙玉紧紧攥着紫苏的手,喊着。

顾若离担心着孩子不但脚位,恐怕还脐带绕颈了,她不敢再乱动,脸色也渐渐白了起来。

“怎么样。”沈橙玉望着顾若离,“掉头了吗。”

她摇了摇头,心里飞快的转着,若是因为别的原因难产她或许还有办法,可是孩子太大,就是侧切也没有用。

沈橙玉脸色更加的惨白,她求着顾若离,道:“县主,你快想想办法。”

“我……”顾若离满身是血,头发也有些乱的黏在脸上,她看着对方没有说话。

其实,现在剖腹产是最安全的,可是这话她不敢说,她一次都没有做过,只是看过无数的视频,实习时旁观手术过程,知道操作流程,但是让她手术,她不但没有把握,而且……术后的风险也很大。

“静安,静安。”赵凌在外面喊着,顾若离抬着手走到门口,稳婆给她打了帘子,她举着沾了血的手站在门口望着赵凌。

外头的人看着一惊,赵凌道:“怎……怎么样。”

太后和樊氏脸色也不大好看。

“孩子不但脚位,而且,还有可能脐带绕颈。”顾若离抿着唇,语气沉沉的道,赵凌就打了踉跄,道,“那你还有什么办法没有。”

她要有办法,就不会这样了。

“你们呢。”樊氏看着身后的两个稳婆,这两个人也算得上京中最好的稳婆了,都在大户人家走动,很有经验,其中一个回道,“这个时候,就……就看是保……保大人还是保皇子了。”

赵凌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抱着头,痛苦不已。

太后没有说话,要她说,当然是保孩子了,这个女人留着将来也是兴风作浪,还不如就此没了,自在。

樊氏看着赵凌的样子有些心疼,犹豫的道:“你怎么想的。”

“保大人。”赵凌帐定截铁的道,“孩子没了可以再生,玉儿的命更重要。”

顾若离回头看着稳婆,问道:“保大人……你打算怎么弄?”

“将孩子拽出来……”稳婆也抖着,肚子里的可是皇子皇孙啊,“或者,用……用剪刀搅碎了取出来。”

顾若离周身的汗毛一下子炸开来。

她攥着拳头,撇过头去,额头的汗簌簌的落。

她要不要试试,可要是最后大人孩子都没有保住怎么办,但是让她眼见一个活生生的孩子被搅碎……

“静安。”赵凌忽然起身拉着顾若离的手,“你再想想办法啊,再想想。”

太后看着越发觉得刺眼,一个妾也值当他这样,就差跪在地上求顾若离了,她道:“娇娇,你要是累了就歇会儿,让稳婆来。”

顾若离立刻就明白了太后的意思。

她这是在告诉她,大人孩子都不必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