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将计/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走了一会儿,快到坤宁宫前面的坤宁门时,顾若离停下问道:“小公公,金公公在哪里等我。”

“在……在寿皇殿那边。”小公公目光闪了闪不敢看顾若离,“再走一会儿就到了。”

这可不是走一会儿的事情了,过了寿皇殿就是万岁山百果园,那边是皇家果园里面还豢养了许多飞禽和小动物,圣上每年的九月初九都会登高万岁山,闲暇之时还会在那边狩猎放箭。

“这样啊。”顾若离微微颔首,望着小內侍道,“这儿正好有个净房,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小內侍一惊,喊道:“县主……”他显得很紧张想说什么,可见她人已经转进一道围墙内不见了,只能急的跺脚来回的走,又探着头朝围墙那边看了看。

这边离坤宁宫很近,出了坤宁门就是御花园,那边来往的人很多,他来回的在外面跺着步子,想去催一催可又不敢,只好不停的擦着汗。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顾若离从里面走了出来,朝他笑了笑,道:“走吧。”

小內侍飞快的朝她出来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并没有人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和顾若离应是道:“县主,这边请。”

她随着他出了坤宁门,走了一会儿就看到了花木葱郁的御花园,有许多人或是走动,或是路过,见着她纷纷躬身行礼,待她走了才起身各自去忙。

小內侍看上去还算镇定,慢慢走着,只时不时拿着帕子擦汗。

忽然,顾若离看到斜对面的小径里走过来一群人,说说笑笑声音很大,领头的男子穿着朱红的锦袍高谈阔论,手中还握着一柄和他气质不是很符衬的剑。

是荣王!可真是稀客,她来了这么多次皇宫,还是头一回在宫里面碰见他。

想到这里,她往后退了几步,想能避就避开,大家见面不至于尴尬,最重要的,她和荣王也不熟悉,统共见了两次还是一位尴尬收场。

可不等她人走,那边荣王已经带着自己的四个侍卫来了,看样子像是荣王府养的内卫,虽穿的是宫中侍卫的衣服,但腰上挂的腰牌却是荣王府的。

她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道:“静安叩见荣王爷。”

“本王就说,远远看着很眼熟,原来是静安啊。”荣王抱着长剑,笑盈盈的打量着她,“你这是干什么去啊,赏花?”

顾若离笑了笑,回道:“我有点事,路过这里。”

“原来如此。”荣王哈哈一笑,道,“正好遇见了,本王有件事想问问你来着。”

顾若离就露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你和远山成亲以后啊,搬到家里来住啊,你要是今儿点头了,明天就吩咐人开始修葺院子。”荣王说着,有些神秘兮兮的道,“这事儿只能问你啊,问远山不行,那小子从小就有反骨,我说什么他都不听。”

您这样的父亲,他要是听了就奇怪了。顾若离笑着道:“王爷,这事儿您和我说也不行,我这还没成亲呢,叫别人听着岂不是要笑话的。”话落,撇过头一副不打算再接话的样子。

“嘿!你这个小丫头。”荣王就指着她,“这事儿又不是坑蒙拐骗,有什么好笑话的。”

顾若离就敷衍的笑了笑,不打算说话。

“你这是糊弄本王啊。”荣王很不高兴的样子,“你不说那本王就当你默认了啊。”

顾若离只得皱着眉,叹了口气,道:“王爷,这事儿现在说未免太早,以后再议论吧。”话落,福了福一副要走的样子。

“算了算了,果然是个不风趣的小丫头,是不是做大夫的都这样。”荣王说着,朝身后的侍卫们吆喝,“走,走,一会儿过了这上午,那些动物就都躲起来了,咱们再想猎就难了。”

“是!”其中有一人个子特别高很是显眼,随着荣王就道,“这时节许多母鹿正有崽在肚子里,还有一些刚出生两个月的小鹿,不管是哪种,那鹿肉真的是鲜嫩多汁,王爷您今儿一定要多猎几只,让属下也沾沾光。”

荣王哈哈大笑,摆着手:“成,今儿晚上我们烤鹿肉吃。”

一行人说着渐渐消失在御花园里。

“县主。”小內侍这才上前来,“这边请。”

顾若离凝眉看着荣王,他这是要去百果园打猎吗,这时节打猎还真是少见,而且,荣王这样五谷不分的人,居然会去打猎。

这让她很惊讶。

她顿了顿,看向小內侍,微微颔首,道:“好。”

小內侍拐了弯,顺着荣王刚才走的方向而去,这边是东北方向,她对东北面不熟,那边住着的都是圣上的妃嫔,宫殿也比较密集一些。

两个人随着荣王的方向走的并不算快,顾若离气定神闲的打量着小內侍,奇怪的是他也不是很着急,甚至于比一开始的时候还要镇定。

令她很惊讶。

又拐了个弯,她就看到长长的甬道,红色的砖墙看不到对面,来往女官內侍也不是很多,骤然就冷清下来。

沿着甬道又了走了许久,小內侍回头看她,见她面不红气不喘的暗暗吃惊。

“县主。”小內侍指了指最前面的一个殿,“那边就是寿皇殿。”

她顺着视线看去,果然就看到了尽头有个略拔高的小楼,她记得赵勋说过,站在那个小楼上,能将半个万岁山纳入眼底。

“金公公就在里面?”顾若离望着小內侍,小內侍回道,“是!”

她微微颔首,又道:“从那边下去能进百果园?”她四处找了找,就看见小內侍指着前面一个上了锁的角门,道:“从这里出去就是百果园了,外面也有门,但是这里更近一点。”

她看了一眼,此时门没有锁,只被人从外面合上了。

应该是荣王方才从这里出去的缘故。

进了寿皇殿,金福顺并不在里面,顾若离就望着小內侍,问道:“金公公呢?”

“奴……奴婢去找找,前面他真的在这里,奴婢没有骗您。”他说着,似模似样的到处去找,还吆喝着喊了几声,她也不说话,上了二楼走到了窗户边上,随即不由惊叹一声。

百岁山能被圈在皇城内,所以其实并不大,但因有专人打理,又种了各式各样的树木百果,就让人觉得漫山葱翠,生机盎然。隔着百果园往下就是一大块草坪,草坪的另一头就是树林,种的什么书她已经看不清,但是能看到林子有动物跑来跑去,很是趣味。

小內侍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再找金福顺,而是静静的站在她身后不远处候着。

她回头看了对方一眼,又朝百果园看去。

能看到一群五个人骑着马,各自手中都拿着弓箭,吆喝着冲进林子里,惊的鸟雀扑棱着翅膀,四散了去。

是荣王!

她看了一阵,就回头望着小內侍,道:“金公公不在?”

“是!”小內侍垂着头回道,“还劳烦县主多等一会儿,他一会儿就会来。”

顾若离就抱臂看着他,小內侍的头上的汗簌簌的落。

她有些没了耐心,可又不甘心就这么算了。

“好。那我就再等一会儿。”她说着,又回头去看着窗外,方才兴致高昂的吆喝声断了,突然,一匹马驮着一个人从林子跑了出来,那人先是趴在马背上颠簸着,像是晕倒了一样随着马跑着来回的起伏的东倒西歪。

等马速度略快了一些,那人就噗通一声掉在了草地上。

那一身朱红的锦袍非常的显眼。

有什么从她的脑子里一下子跳了出来,她周身一冷猛然攥住了窗棂!

那个人是真的荣王,还是有人故意假扮的?

如果此刻对面草地上躺着的,中了箭的男子是荣王的话,那么今天这一切她就彻底想错了。

她为什么会听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小內侍说的,跟着他来这么偏僻的地方?

自然不会是真的相信金福顺真的来这里,几乎是小內侍一开口她就猜到了,不管是梅氏还是荣王妃……她们打算出手了,想要她死,用她的死引赵勋回来。

所以,她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跟着小內侍来了,她要看看梅氏或者荣王妃到底打算怎么杀了她。

不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她就永远都得防着。

为了这个她一直耐心的等着。

可是,直到现在除了这个小內侍外,什么人都没有出现……

她心里正感觉奇怪,却是亲眼看到荣王倒在百果园里。

如果那个人真的是荣王!

那么她们要让赵勋兄弟奔丧的,根本不是就不是她的死,而是荣王!

她怎么把他忘记了,圣上不行,皇后不行,太后更加不行,可是荣王可以啊……这样一个毫无用处还处处拖后腿的夫君或是公爹,哪里能比得上聪明稳重的赵政。

想错了!她猛然回头看着小內侍,就听到小內侍也惊慌的道:“县主,那下面躺着的人是不是中箭了,怎么没有人来救他?”他也不管顾若离听了没有听,像是一个匆忙想要将自己台词说完的表演者,“每年万岁山里都会因为打猎的事儿误伤了别人。荣王爷不会有事吧。县主,您要去看看吗?”

也想让她去啊,是打算栽赃她杀了荣王,还是连她一起“误杀”?

“好!”她点了点头,“公公和我一起去吧。”

小內侍明显往后一缩,摆着手道:“奴……奴婢在这里等金公公,一会儿他来了会找到县主您的。”

顾若离冷笑着看他,忽然脸色一变,喊道:“孙刃,家将他绑着带走。”

孙刃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们面前,而四周明显还能感觉到有人的存在。

小內侍满脸惊愕的看着顾若离,这是皇宫大内,她怎么还能带着內侍:“县主,您居然带着內侍进宫,你……你……”他没说完,人已经被孙刃掐住了脖子,往另外一边一拖,道,“少废话,走!”

小內侍吓的双腿发软,这会儿才想起来,静安县主是不能带着內侍进宫,可是,她的未婚夫是赵远山啊……这禁宫的羽林卫,至少有一多半是他的人啊。

他派几个人保护顾若离,或是放个水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顾若离懒得和小內侍解释,她从角门出去飞快的下了台阶,她一出去,身后随即就跟着七八个穿着羽林卫的人,不远不近的护着,孙刃拖着小內侍,道:“县主尽管去,不会有人能伤到您。”

顾若离颔首应是,绕过一株株果木就是那块很大的草坪,在正中的位置,能看到荣王安静的躺在地上,他的马在很远的地方吃着草,撩着蹄子。

“小人去看看。”说着,孙刃上前查看,远远的朝顾若离点了点头,她跑过去,瞧见还真是荣王,左肩近心脏一指的距离插了一只箭,而在他屁股近后腰上也插着一只,并没有流多少的血,但是人确实已经晕过去了,毫无知觉。

“小心!”忽然,十几只枝箭,从对面的林子里呼啸而来,孙刃拉着顾若离趴下,耳边就听到咚咚咚的声音,随即许多只箭就已经钉在他们脚边。

她不由惊叹,没有想到她们用了这么大手笔,还以为只是女人间的手段呢。

她失笑,觉得小看了她们。

“人在林中!”孙刃怒和同伴道,“一共四人,全部活捉!”

没有人说话,只听到风声响着,树叶沙沙作响,她摸了荣王身上的腰带以及自己腰上扎着的丝绦,将荣王两处的箭伤处动脉扎了起来,和孙刃道:“伤的不轻!”

“那怎么办,立刻送去医馆?”孙刃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打算杀荣王,便是连吴孝之也没有想到,毕竟荣王和他们是一家人,顾若离眉头微拧,望着孙刃,“再等等!”她话落,抬头看向那个被捆了手吓的倒在地上的內侍。

“孙刃。”她低声和他说了几句,孙刃一愣,点了点头,“县主放心,我一定办妥。”

荣王妃正捆着抹额靠在床上打着盹儿,房间里很安静,忽然房门被拍的啪啪响,汪道全道:“娘娘,娘娘!”

荣王妃猛然睁开眼,脸色一变:“进来!”

汪道全推开门急匆匆的进来,语速极快的道:“宫里来人,说王爷去百果园狩猎失踪了,这会儿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怎么办。”

“他怎么跑去百果园狩猎了。”荣王妃蹭的一下坐起来,“跟谁一起去的,去的人呢。”

汪道全急的失了神,他自小和荣王一起长大,后来虽一直跟着王妃办事,但是对荣王的感情不是假的,红了眼睛道:“跟去的人不知道,宫里的人只粗粗的说了一句,您看怎么办,要不然我们也带人去找?百岁山说小也不小,听说年前还放养了几只大虫在里头,要是……可怎么是好。”

荣王妃一拍床板,怒道:“死了才好,死了我就不用操心了。整日里一点事都不做,净给我添乱!”她说着,人已经下了床,喊道,“走,我们一起去宫里看看。”

汪道全应是,抹着眼泪退在了门外。

荣王妃换了衣裳,梅氏已经匆匆来了,道:“娘,听说父亲在万岁山出事了?我和你一起去。”

“好。”荣王妃颔首,快步出了院子,上了软轿又在垂花门换了马车,径直往宫中而去。

梅氏坐在后面的一辆车中,眉头紧紧凝重,韩嬷嬷低声道:“……这死了就死了,活了就活了,什么叫失踪了呢。”又道,“宫里来人也没有说县主如何,也不知道她……”

梅氏没有说话。

“按理说这事儿不该出岔子。”韩嬷嬷道,“寻常在外面县主身边都带着內侍,王爷也是狐朋狗友一堆不好动,可是在宫里,王爷带去的四个人都是您安排好的,而县主身边也不可能有人护着……这是十拿九稳的事啊。”

“先不要说,去了以后见机行事。”她蹙着眉头,心里飞快的转了几圈,“很可能是外面算漏了什么地方。”

韩嬷嬷赞同的点了点头,又抿着唇:“就怕王爷没死,而派去的几个人露了马脚,到时候……”

“就算被抓和我们也没有关系。”没事打断她的话,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乱了自己阵脚。而且,他不可能活的了的。”

一个毫无武功的人,怎么可能逃得过四个侍卫的围堵,唯一让她惊讶的是,顾若离居然完好无损。

一行人到皇宫时,正好碰到圣上坐着御辇往百岁山而去,婆媳二人行了礼,圣上道:“你们也不要着急,朕已经派人去找,百岁山四周都圈起来,他人肯定还在里面。”

“是!”荣王妃应是,梅氏已经问道,“圣上,是谁出来报信的,报信的人呢。”

圣上就看了梅氏一眼,回道:“是静安,她恰巧也在那边看到了,便遣了人回来报信。”

“静安怎么会在那边?”梅氏顺势就问,圣上眉梢微挑,淡淡的道,“去问了她就知道了,快走吧。”

梅氏目光动了动,垂头应是上了轿子。

一行人出了小门就入了百果园,圣上下了辇扶着金福顺往那边走,远远的就看到顾若离带着一个小內侍迎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