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准备/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傅。”梅氏拦住住持,“我的嬷嬷还在山脚下,能不能让她一起上来,她一直跟着我……”

住持扫了她一眼,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不冷不热的道:“此处并非普通寺庙,想必施主已经知道,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进得此处来!”

梅氏眉头微拧,心头压着一股火,面上却是不敢显露,回道:“我只与她说句话,交代一下我家中孩儿,可行。”

“你还是早点做事,待你修行满了再下山好好待你孩儿便是。”住持说完不再看她,拂袖而去。

这里就没有真的六根清净的出家人,见她落难便纷纷来踩一脚,梅氏眯着眼睛望着住持的背影,气的手都在抖。

方才,圣上分明就是袒护顾若离,这件事若是给她辩论机会,她不是说不清的,可是他却武断的下了结论,就如当初赵政那样,根本不给分辩的机会!

她站了许久,过往许多尼姑朝她偷来狐疑的目光,她撇过头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握着扫把慢慢扫地。

不过扫了半个院子,一双手就起了两个水泡,疼的她嘶嘶的吸气!

“施主。”小尼走过来,叮嘱道:“此处庭院既由你打扫,若半日内清扫不净,水缸担不满,晚膳便也就免了。这是庙中的规矩,还望施主知晓。”

梅氏怒道:“你可知道我是谁,你和我这样说话。”

“抱歉!”小尼道,“来了此处,不问出身,还望施主好自为之。”

不问出身?若是真的不问出身你们会对我这副嘴脸,不过是看我是被圣上贬罚而来罢了。

一个下午,她扫完了偌大的庭院,又颤巍巍的担了一缸的水,已经累的虚脱,躺在清清冷冷的香房里,人如同散了架一样。

这辈子,她没有做过这么多的事情。

荣王府中,荣王妃坐在罗汉床上,望着抱着赵晴儿的韩嬷嬷,似笑非笑道:“……这么说,杀荣王让正卿回来奔丧,是你的主意?”

“是!”翰嬷嬷垂着头道,“世子妃心善,可是向来对奴婢很看重,奴婢说的话她都言听计从。娘娘若要气,就打奴婢一顿消消气,此事和世子妃没有关系。”

“打你。”荣王妃拍了桌子站起来,“你当我不敢。居然敢去杀荣王,你们问过我意见吗。”

这么多年,她看荣王那么不顺眼,她都没有动念头要杀他,就算要杀,也轮不到她们!

“来人。”荣王妃大怒,“给我将这个老货拖出去乱棍打死。”

韩嬷嬷攥着拳头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磕着头道:“娘娘,您要杀奴婢,奴婢无话可说。可是在死之前,您能不能听奴婢辩解几句,若听后您还有气在胸,尽管打杀,奴婢无怨无悔。”

荣王妃喝道:“说,我看你能说出个花来。”

“娘娘,这么多年您过的什么日子,奴婢一个下人都替您喊冤,若非您管的紧,这荣王府怕是早就住不下了。您性子好忍着让着,可是奴婢觉得您过的实在太苦了。若是王爷没了,不但能让世子爷回来,还能让您下半辈子过的轻轻松松,您有世子爷,有世子妃,不会寂寞孤独的。”

荣王妃眯着眼睛望着韩嬷嬷没有说话。

“再者,王爷一去七爷也要回来,不但如此,他还要守孝。您不是不喜欢静安县主吗。这样一来一去三年,存了多少的变数,这对您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啊。”

韩嬷嬷又道:“虽说此事做的不地道,可是我们的初衷是好的,是为了王府好啊。娘娘,做大事总要有所舍弃,如今为了世子爷,您该懂得舍弃啊。”

“茹儿也是这么想的?”荣王妃看着韩嬷嬷问道:“她也觉得为了救正卿,可以舍弃了自己的公爹?”

荣王要是死了,她都不会哭丧,可是这并不代表她可以容忍他被人杀了,尤其杀他的人还是自己的儿媳……这样一个女人如同毒蛇一样,她想想就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当初怎么就没有看出来,梅念茹居然是这样的人。

“奴婢说了,这事都是奴婢的主意,世子妃都是受奴婢蛊惑的。”韩嬷嬷磕着头,荣王妃打断了她的话,摆了摆手,“那就成全你这一片为主的心。来人,拖出去乱棍打死!”

赵晴儿被乳母抢了下来,几个婆子上前将韩嬷嬷困住,往外头拖,韩嬷嬷道:“娘娘,奴婢说的话句句出自肺腑之言,您要不解气也没事。奴婢死也无悔,可还请您将世子妃救回来,她自小没有吃过苦,庙里太苦累她住不下去的。”

荣王妃拂了桌上的东西,冷冷的道:“救她回来,她那么能耐,还需要我救吗。”话落,看到了赵晴儿,接过来抱在手里,“我以前怎么没看出你娘是这么个东西,可见她藏的太好了,将我都蒙蔽了。”

汪道全站在一边,低声问道:“娘娘,要不要将王爷先接回来?”

“就让他待在皇宫里,好的很。”荣王妃道:“接回来还不定和我闹成什么样子。再说,他留在宫里也能安分几天,省的见天的出去玩。”

汪道全想想也对,就垂着头没有再说。

“将晴儿抱回去。”荣王妃将赵晴儿递给乳母等人出去,她揉了揉额头,和汪道全道:“眼下这样一闹,正卿回来的事更加不可能了,这个女人尽是给我添乱。”

她真是越想越气。

“也不是毫无办法。”汪道全道:“您要不给岭南先生写封信,让他求求圣上?”

荣王妃凝着眉很不愿意,“他要有心早就该写信来帮正卿求情了。我现在写信过去,怎么解释念茹的事,还不如不说,他要真对两个小辈有心,就自然会办这些事。”

汪道全想想也对,就没有再说。

“不行,我这口气咽不下去。”荣王妃起身在房里来回的走,又停下来吩咐汪道全,“你去一趟皇庙,和住持师傅打个招呼,让她在里头好好吃点苦头。”

现在敢动手杀荣王,谁知道将来会不会杀正卿……等正卿回来,一定要和他好好说说。

顾若离陪着圣上回宫,两人一个御辇上坐着,一个陪着走着,她道:“……上次太后娘娘给了我一块腰牌,所以我进宫的时候,身边其实就跟着一个侍卫,方才荣王爷受伤时,就是他帮忙喊的羽林卫。羽林卫来了以后我请他们保密,并且将荣王爷送去了太医院。”

“这件事一看就是有人蓄意为之,所以我就想着将计就计,将幕后真凶引出来。”顾若离解释道:“这是在皇宫,她即便有能耐安插了自己人,可到这个时候也用该完了,若是事情未成还有可能暴露,她必须要亲自动手,所以我才……”

圣上哈哈一笑,道:“得亏你想的周到,要不然荣王可就不是诈死,而是真的死了。”

她暗暗松了口气,还真是怕圣上会觉得她带侍卫进宫不好,会问她为何羽林卫来的那么及时,因为这事儿她也不好解释的太清楚。

总不能告诉他,宫中羽林卫有一多半都是赵勋的人。

“我也是吓的没了方向。”她笑着道:“这件事可大可小,所以就一心想要将幕后的人找到。”

圣上颔首,赞赏的道:“你说的没错。看来朕这宫里也要好好清理一番了。”

顾若离笑着没有说话。

“此事朕再安排。你近日给太后请脉,她身体如何?”圣上问道。

她回道:“太后娘娘身体挺好的,有些旧疾只能慢慢调养,也都在吃着药。”话落,她想起金福顺说的那件事,“圣上,您的身体如何,可要我给您请脉。”

“朕好的很,不用!”圣上摆手,路过坤宁宫就看到邱嬷嬷在门口等着,他就道:“你去吧,朕还有事。”

顾若离想说什么,可圣上已经让御辇掉了头走了。

她只好应是随着邱嬷嬷去了坤宁宫,一进门太后就蹙眉道:“我当你出宫去了,要不是苏召说你在百果园,都不知道和你有关。”

“我从坤宁宫出去,就被那个小內侍请去了。”她解释道,“在寿皇殿上就看到了荣王爷遇刺,当时惊了一跳……”

太后微微颔首,望着她道:“圣上将梅氏送去皇庙了?”

“嗯。”她点了点头,“让羽林卫副统领亲自送去的。”

太后凝着眉头,一脸的厌恶,“可真是没有看出来,这孩子心术如此不正,居然为了救正卿,连这么极端的手段都能想得到。”又道:“按她今天这个安排,恐怕连你也算计在内,得亏你机灵身边带着人,要不然今儿你和荣王就不能这么轻松了。”

那确实,两个人都出不了万岁山。

“我会和圣上打招呼。”太后冷声道:“往后就将她留在皇庙修行吧,省的再出来惹是生非。”

关在皇庙中吗?顾若离望着太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你快回去吧,荣王留在太医院会有人照看的。”太后拍了拍她的手,道:“往后你再进宫,不论何时身边都要带着人,要是有人问,就说哀家允的。”

顾若离笑着应是,“谢谢太后娘娘。”

“你们小辈平安,哀家也就放心了。”太后叹了口气,“让邱嬷嬷送你,可千万别再出什么岔子了。”

她应是起身和太后行礼出了皇宫。

欢颜和雪盏在宫门外等她,一见她出来欢颜就迎了过来,“县主,奴婢怎么听说宫里出事了,您没事吧,吓死我们了。”

“我没事。”顾若离带着两人上了马车,低声道:“是荣王爷受伤了。”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欢颜惊呼,愕然道:“……居然是荣王爷,是……是世子妃做的吗。”

顾若离点了点头,若真说,她至此才真正回了神,心里觉得舒服了一些。

“可真是人不可貌相。”雪盏给顾若离倒茶,唏嘘道:“不过,好在您没事,旁的人也就不管了。”

顾若离端着茶若有所思。

马车进了郡主府,李妈妈在侧门候着她,扶着她下来,急着道:“郡主本来要去宫中的,奴婢好劝歹劝的说了半天,总算等到您回来了。”

“我好好的回来了,她也就不会去了。”顾若离和李妈妈一边走一边说着话,进了正院。

方朝阳站在暖阁门口望着她,脸色沉沉的很难看,“到底怎么回事,打听回来的事也是不清不楚的。”

“您别急,我细细说。”顾若离扶着她进去,将事情经过详细说了一遍,方朝阳听着冷笑了笑,道:“她也就这点本事了。”

顾若离笑了笑,道:“不过好在荣王爷只是受了伤,要真是……七爷就不得不回来了。”

“在皇庙是吧。”方朝阳说着站了起来,“难得她喊我一声姑母,我怎么也要去看看她。”

顾若离一听惊讶的道:“您现在去皇庙?”

“谁规定下午不能去的,我想去谁能拦我。”方朝阳说着拂袖往外走,“你自己歇着吧,我去将这口恶气出了。”

李妈妈朝顾若离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拦了,自己则跟着出去。

方朝阳向来如此,她不高兴了就不会委屈自己,上了车直奔皇庙,自然是畅通无阻的进了庙里,住持见着她就知道她的来意,含笑道:“不知郡主来,有何吩咐。”

“将梅念茹喊出来。”方朝阳在住持的禅房落座,蹙眉道:“你老实将人请来,那就是我和她的事,你不请,那就是我和你的事,你自己掂量掂量。”

住持笑着应是,“郡主吩咐,不敢不从。”话落,就吩咐小尼去请梅念茹来。

梅念茹来的并不快,在禅房外立了好一会儿,才理了理衣袍进了门,一眼就看到方朝阳坐在炕上和住持喝着茶,她走过去行了礼,道:“姑母!”

“我让你起来了?”方朝阳挑眉看着她,咯噔一声放了茶盅,“给我跪着,跪到我满意为止。”

梅氏站着未动:“不知姑母何意。”

“我瞧你不顺眼。”方朝阳好不掩饰自己的目的,站起来,俯视着梅氏,“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不想知道,但是我心里想什么可以叫你知道知道。”话落,话落抬脚就踹在梅氏的肚子上,怒喝,“你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以为在京城住过几年,就当自己是金枝玉叶了?不长能耐就尽生浑身胆?我告诉你,圣上顾忌阙君王,我却不用!”

梅氏跌倒在地看着方朝阳:“姑母所为,与泼妇无易。”

“泼妇又如何!”方朝阳戳着她的额头,“我走了这么远的路,就是为了出气的,你欺负娇娇,我就能来欺负你。”

梅氏看向住持,一字一句问道:“大师,您就这样放纵寺里的规矩?我既奉命在此修行,你就要管我的安危,如若我出事,大师可担得起这个责任。”

打两个耳光可不会死人,住持回道:“贫尼不过是个住持,郡主却是郡主,拦不住也不该拦。”

“好的很。”梅氏含笑扫了主持一眼,又望着方朝阳,道:“如今姑母气盛,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梅氏静静站着,双颊红肿,任由方朝阳打的意思。

“你不用和我摆这副嘴脸。”方朝阳冷笑道:“除非你明儿就能从这里出去,否则,咱们来日方长。”

梅氏眉头紧蹙,说不话来。

太子府中,沈橙玉从内室出来,脸色极其的难看,这都一个多月了,她生产时侧切的疤还是隐隐作痛,不但如此,那条疤像条蜈蚣一样,实在是丑陋不堪!

“夫人。”紫苏过来扶着她,望着她一头的虚汗,低声道:“要不,再请太医来看看吧。”

沈橙玉摆了摆手,道:“不必了,太医来了还是那些话,叫我好好养着,再过个半年一年也就好了。”

她这一次,身体亏的太厉害,她自己也能感觉到。

“太子昨晚歇在哪里?”沈橙玉上床躺下,人才觉得舒服了一点,紫苏给她盖了被子,“按时间算,是应该在您这里的,但是他在太子妃那边用过晚膳后,半路上被柳夫人截走了。”

“这就是赵正卿送来的人,可真是懂规矩。”沈橙玉冷笑了一声,紫苏就柔声劝着她,“您身子还没恢复,不如再等一等。”

沈橙玉笑了笑,转了话题:“年哥儿呢,打听过了吗。”

“前两日有些不大好,吃不进奶水还一日拉上好几回,才长的点肉,又被瘦了下去。”紫苏回道:“小公子太可怜了。”

她的儿子,她只匆匆看了一眼,就被抱走了,直到今天她连那孩子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夫人。”紫苏还想说什么,沈橙玉闭上了眼睛,“你不要再说了,我心里有数。”

紫苏就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夫人。”紫菱隔着门喊了一声,紫苏去开了门待她进来,问道:“怎么了。”

紫菱压着声音说了一句:“出事了。”就快步走到床边贴着沈橙玉,将宫里发生的事说了一边,“……世子妃现在在皇庙里。”

“她憋了那么久,就弄出来这么个法子。”沈橙玉失笑摇了摇头,“不过,她要真成了,怕是连命都保不住了。”

紫菱点头,从怀里拿了一封信出来递给沈橙玉,“那边给您回信了。”

“等了这么久,终于回信了。”沈橙玉接过信来拆开,随即就笑了起来,将信揪做了一团,道:“不枉我等这么久。”

紫菱就问道:“那个柳夫人,还留不留,她实在是太没有规矩了。”

“要动也不是我动,太子妃和侧妃都还在呢。”沈橙玉道:“那个老乞婆为什么要将柳月抬了夫人,不就是来恶心我逼着我动手,她好找个理由打杀了我。她越是等我就便偏不,就看看到底是太子妃能忍,还是我沈橙玉能忍。”

紫菱点头应是,没有再说话。

“馨柔呢。”沈橙玉问道。

紫苏回道:“在后院里和大姐儿在玩,自从您生产后小姐都是跟着大姐儿玩的。”

“安申也一起吗。”沈橙玉看着她,紫菱点了点头,“有时候一起,有时候大公子会出去走走,到很晚才会回来,不过只要他在,几个弟弟妹妹他都会照顾。”

沈橙玉笑了笑,不冷不热的道:“那个孩子看着年纪小话也不多,却是个聪明的,做事情滴水不漏啊。将来,可比他的老子强多了。”话落,眯着眼睛露出似笑非笑的样子。

“玉儿!”说着话,赵凌掀了帘子大步进来,沈橙玉忙将手里的纸团塞进紫菱手中,笑着道:“爷,您来了,妾身正念着您呢。”

赵凌笑着坐在床边,问道:“今儿身体好些了吗。”本来昨天应该来这里的,但半路上被柳月拉走了,他心里有愧,所以特意早些回来陪陪沈橙玉。

“本是不好的,但现在看见您了,就觉得浑身都轻松了。”沈橙玉握着赵凌的手,“爷近日都在忙什么。”

赵凌回道:“随父皇处理折子,水患赈灾的事才弄完,紧赶着终于叫那些百姓将田收了回来,要不然就是到秋天也难播种下去。”赵凌说着又道,“要入冬了,西北和东北那边,还有好几拨流民没安置,我想趁着入冬前督促各地安置好了,免得一到冬天,就到处听到这里冻死人,那里冻死人。”

“爷的心善。”沈橙玉贴过来抱着赵凌,“这天底下再没有像爷这么心善的人了。”

赵凌很受用,一个家里四个女人,方樱出身高小孩子性子要他哄着,崔婧容他虽喜欢,可性子有些闷了,柳月……只有沈橙玉最懂他,也最体贴。

“你快养好身体。”赵凌怜惜的道,“等你好了,我陪你去坤宁宫看望年哥儿。”

沈橙玉应是,“爷不用管妾身,这时候天气也不热,您多和几位阁老学学朝事,自从回京后,妾身觉得您实在太厉害了。”

赵凌哈哈大笑,拍了拍沈橙玉的手,道:“行,我多学学,让玉儿见识见识更厉害的夫君。”

沈橙玉掩面而笑。

第二日,顾若离早早去了同安堂,刚到门口就看到一个內侍迎了过来,她奇怪的看着对方,“公公是哪个宫里的?”

“奴婢是荣王爷身边的,圣上才将奴婢赏过去伺候的。奴婢姓蔡。”蔡常瑛行了礼,笑着道:“王爷让奴婢来和您请安,顺便……顺便问问您这里可有什么疗效快的药,太医院的外伤药都不顶用。”

“外伤的药再好也是要养的。我这里的药怕是还不如太医院的。”顾若离笑着道:“劳烦公公转告王爷,就说我这没有。”

蔡常瑛笑着应是,行了礼道:“那行,奴婢回去给王爷回话。”话落,朝她行了礼,带着人走了。

她看着蔡常瑛走远才回了同安堂,张丙中迎了过来,笑着道:“师父您来看看,前两日刷的墙已经吹干了,定的柜子桌子明天就能送来。”

“我看看。”她跟着张丙中去看房间,墙刷的粉白,地上铺着的是打磨过的大理石,为了这个惹的刘大夫心疼不已,“这几个房间都铺上,得费多少银子。”

确实花了不少银子,几乎将医馆这两年的盈利都投了进去,但是很值得。

“县主。”冯匀拿了个木牌过来,“您看看,这样行吗。”

木牌上刻着“外科”二字,是要钉在房间的门头上的,她翻来翻去看了一遍,点头道:“这个可以,改日再请人各画一幅画挂在门口,让那些不识字的病者来,也一眼能辨的出,不至于走错了房间。”

“好!”冯匀笑着点头,拿门牌在墙上比划,她又去了后院,岑琛笑着过来,道:“白姑娘昨天下午来过,好像找您有事,我问她也没有说就走了。”

她好几日没有去白世英那边,都是听韩苗苗说白世英怎么样怎么样,白徵又去了一回……

“我知道了,等中午空了我去找她。”她说着去了去了手术室,冯匀做了木制的针筒,空心的针也做了出来,但因为工艺太复杂,她如今手上只有四只,且每一根针的价格都非常高。

软管他们试了好几种,最后还是用的竹子,冯匀将空心的竹枝泡软,又在两端各包了一层布,这事还是雪盏做的,缝了七八根杀菌消毒摆在玻璃制的匣子里。

匣子是方朝阳的,原是摆在她的多宝阁上,被她挪了过来。

她坐在手术室的门前,长长的叹了口气,不禁想到沈橙玉那次的难产,药……是最大的难题,她们配了几个方子都没有临床试验,还不知道效果如何,若是能有抗生素和验血的东西就好了。

那她这个中西医结合医院就真的完美了。

“在想什么。”忽然,白世英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她一愣起身笑道:“我正准备中午去找你呢,你昨天来是有什么事吗。”

两个人在外面坐了下来,欢颜上了茶,白世英道:“我用山豆根、地不容、马鞭草等几味制了个清热解毒的方子,不知道有没有效,拿来给你看看。”说着将药丸和方子给她。

她接过来看了方子又在鼻尖闻了闻:“只有等有病例来,用了才知道。”

“嗯。”白世英道:“现在主要还是术后消毒灭菌,可到底哪个方子有用,我们也很难知道啊。”

顾若离点了点头,小心将药丸收好摆在柜子上,笑着道:“慢慢来,不管怎么样,现在一些小手术我们是手到擒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列伤口感染引起并发症的。”

白世英颔首,这对于她们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你做的那管子和针管,是做什么作用的。”白世英问道。

她回道:“做引流的,有的骨折后恢复不佳,积液难吸收,便就能用引流的法子。”她将一些原理和白世英说了一遍,“就算是血胸,也能在不手术的情况下进行引流治疗。”

白世英听明白了,颔首道:“你这样说确实有道理。当时岑大夫那列病患就是血胸加肋骨骨折,若是用你这个法子,就不用大动干戈地开胸是吧。”

她点头,笑道:“就是这样的,创口小,可感染的面积也小,所以就相当安全稳当很多。”

“这样,确实比用药活血化瘀要快很多。”白世英点了点头,正要说话,韩苗苗从外面进来,探了个头道:“县主,那位金公公来了。”

不等顾若离说话,白世英已经道:“你去忙吧,我在这里坐坐,你不用管我。”

“好。”她出了门,金福顺已经在后院的中庭里候着,见着她出来迎了过来,“昨儿我送王爷去太医院后,你和圣上提起号脉的事了?”

她点头,奇怪道:“怎么了?圣上生气了?”

“那倒没有。”金福顺摇了摇头,道,“他回宫后问奴婢,说是不是奴婢和您提的。”

顾若离皱眉,不解的道:“圣上这是何意?”

“不知道。”金福顺也没有想通,“也许是奴婢多想了。那你忙着,我去前头给师傅买斤酒,这就回去了。”

顾若离送她出门,金福顺笑着道:“回吧,等改日你去宫里给太后娘娘请脉的时候,我们再找时间说话。”话落,人上了轿子,她走了几步,扶着轿子道:“中秋节前你抽个时间,我们一起吃饭。说是吃饭喝酒,都提了好多回也没有真正做到,今年一定不能再只说不做了。”

“我还活着呢,只要不死哪天都能喝酒吃饭。”金福顺满面笑容,“太阳出来了烤的人难受,你快回去。”

她点了点头,目送金福顺越走越远。

转眼就到了八月初,金福顺觑着圣上在歇息,蹑手蹑脚的进了内殿给圣上盖了被子,就交代了手下的小內侍几句,悄悄的去找苏召:“师父,明儿我想出宫一趟,圣上那边您帮我顶一天吧。”

苏召正在看折子,闻言抬眼看他:“不好好当差,整日里就想着玩,圣上那边我给你顶着,我这里谁给我顶着。”

“师父,就一天,我和县主约好了去吃酒一起过中秋。原本还想喊您的一起,不过我猜您也脱不开身,所以我去一定替您将您的酒一起喝了。”金福顺笑呵呵的,苏召拿他没办法,摇着头道:“圣上跟前你说清楚就成,别酒喝高兴了,回来却要挨一顿板子。”

“知道了,知道了。”金福顺说完,就辞了苏召回了御书房后的内殿,圣上依旧躺着的,熏香摆在床头的慢悠悠的燃着,他闻着有些晕就开了窗户想透气,圣上就咳嗽了一声,道:“开什么窗户,合上吧,朕显吵。”

“是!”金福顺不得不又关上,圣上翻了个身依旧闭着眼睛,“你也去歇着吧,朕再躺会儿。”

金福顺应是退了出去,翁叙章和杨文雍已经到了,两个人看过时间,很有经验的去偏殿坐着喝茶,金福顺让人上了点心,笑着道:“应还有一盏茶的功夫,二位阁老先坐着歇会儿。”

自从入夏后,圣上每日中午都要睡一个多时辰,晚上歇的也早,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