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孝子/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好的人,在身上开个洞,总是让人难以接受。

尤其,对方还是圣上。

“这怎么行。”赵凌当即否决掉,“静安,你还有别的办法?”

顾若离凝眉,不看她望向太后和樊氏:“……止血化瘀的起效慢,而且,肋骨若是戳在胸内不矫正,损伤和出血就一定还会持续,这样的伤就算侥幸不夺性命,可将来也必会成为另一种漫长的折磨,依旧……”

不敢开胸,没有CT,他们连肺上的损伤都不知道,如果还任由折损的肋骨自动修复,将来圣上就算活着,也必定会生不如死。

“怎么会这样。”樊氏哭着半跪在床前,“参明,您怎么样,你快醒醒啊。”

“静安。”太后望着她,问道:“若是按照你的说法,你有几分把握能救活?”

她有几分把握?她想了想凝眉道:“五分!”

剩下的,只能祈祷肺部的损伤是乐观的,因为看不见只能凭借大概的出血量和圣上的呼吸状况以及脉象,来大概估测。

“祖母!”赵凌扶着太后,愁眉苦脸的问道:“怎么办,父皇他……”

太后摆了摆手,看向房里的其他大夫,“三位,如何看。”她在问杨文治,孙道同和韩恭。

三人对视一眼,韩恭回道:“县主此等手法我们没有见过,不敢说看法。”这也就是圣上,有这么多大夫护着,要是寻常人早就没了性命。

能拖延到现在,说实话,他们已经尽力了。

“确实如此。”孙道同凝眉,面色沉重,“如今,只有看县主的法子了,卑职无能为力!”

其他三位太医更是没有说话,安静的站在一边。

太后点了点头,看着顾若离,“静安,你想怎么做就做吧,只要有把握,哪怕只有一半也是好的。”

“祖母!”赵凌显得很紧张,太后拍了拍他的手,道:“你没听嘛,别的法子起效慢,且结果也不乐观,唯有静安的法子还有五分的机会,让她做吧。”

赵凌垂了眼帘,点了点头,吩咐人去同安堂将岑琛找来。

顾若离在床前的杌子上坐下来,望着圣上忍不住叹了口气。

岑琛来的很快,看见圣上的病症他惊的半天没了话,顾若离低声道:“你去看看,是不是和当初在庆阳时的那位老伯一样。”

岑琛上前号了脉,又回头看着顾若离,点了点头,“从脉搏来看,没有不同。”他说着,检查了肋骨折断的情况,松了口气,道:“唯一庆幸的是,圣上胸前的凹陷要比那位老伯情况略好一些。”

“好多少?”顾若离问他,这里,岑琛是最有经验的。

岑琛略顿了顿,在桌上拿了纸笔将肋骨画了出来,指着第三根的位置,“那位老伯是在这里折断的,折损了近半寸入胸,所以出血量要更大!而圣上从外面来看,凹陷部位似乎更轻一点。”

也就是说,折损的情况也要轻一点。

大家听岑琛这么说,纷纷围了过来,赵凌问道:“这位大夫以前也治过这样的病症?”

岑琛垂着头,回道:“回殿下,是!”

“如何,人最后有没有活下来。”赵凌问的很迫切,岑琛面色一变,回道:“没有!”

赵凌扶着桌子,脸色就沉了下来,看了一眼太后,又问道:“你和静安的手法相同?”

“不是,草民当时谈不上手法……”岑琛想起那时的情况,说不出话来,但不管对错,也正是因为那次他因此认识了顾若离,这才有今天她所说的,五分把握。

这样伤,有五分把握已经非常了不起。

赵凌也没有话再问,摆了摆手,道:“静安,你动手吧。”

顾若离颔首,看向一直站在门口没有说话的方朝阳,朝她点了点头,又望着韩恭道:“韩先生,劳烦您让太医院煎消毒药过来,旁的我都带了。”又将冯匀做的喷壶给他,“请人在房里喷洒一边,等前期准备好,我们再动手。”

韩恭颔首,接了顾若离递来的药方亲自去办。

“殿下。”顾若离道:“请人将待会要用的棉布干蒸一下,拿来我稍后要用。”

赵凌说着,对外头喊道:“苏召,你去办!”

外头,苏召应了一声。

怎么喊苏召,金福顺呢,她微微一愣朝外头看了一眼,想起来她来了这里后还没有见过金福顺。

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贴身的总管事不可能不在。

她心头一跳,便生出一丝不安的感觉来,正想问一句,那边圣上又咳了起来,打断她的思路。

周太医上前帮着吸痰,顾若离将药箱里的东西在桌子上摆开,开始准备。

稍后孙道同让人抬了消毒的药水,房间里清了场,只留下几位太医协助着。

给圣上喂了麻沸散,她洗了手拆开胸前的绷带,选了第六和第七根肋骨间隙,回头望着看着岑琛,岑琛也看着她,两个人都很紧张!

杨文治几个更是看的目不转睛,只知道顾若离选了位置,做了许多准备后,拿了刀片划开胸前的皮肤……圣上还是疼的醒了过来,他喘着气并不能说出话来,满头满脸的汗,一副已经支撑不住的样子。

“杨大夫。”顾若离回头看着杨文治,“您来陪圣上说说话。”

杨文治应是,走到床上喊着圣上:“圣上……圣上微臣和您说说延州的人文传统吧。”他想不到说什么,就抓了延州民间各式各样的习俗和圣上讲,没头没尾的说着,圣上整个人都在抖,但因为动了以后,身体内又再次的疼的起来,他整个人陷入半昏迷的状态。

“韩先生,韩先生帮我按住圣上。”顾若离无法下手,又怕划伤了肋骨,不得不喊韩恭来按住圣上。

韩恭奔着而去,慌手慌脚的按住。

隔着一道门,太后和樊氏以及赵凌听的心惊肉跳,赵凌更是来回的走背着手焦躁不已。

“殿下。”方樱拧着眉道:“您歇一歇,都一夜没休息了。”

赵凌摆着手不耐烦的道:“你坐吧,我坐不住。”

方樱蹙眉,叹了口气。

“怎么样。”韩恭有些吃不住,“管子进去了没有。”

破开了口,血涌了出来,顾若离颤抖的将管子插了进去……虹吸的另一头连着壶的,因为并非透明,只能等稍后更换时才能知道到底有没有成功。

她固定住管子,人在床榻上跪坐了下来,一直手还扶着。

“要一直这样扶着?”杨文治看着顾若离的手,她点了点头,道:“是,不能滑落下来。”

杨文治没说话。

门外,冯匀拍着门喊道:“县主,东西做出来了,您看看。”

“什么样的东西,我瞧瞧。”赵凌走过来,就看到冯匀手里的东西,和剪刀差不多的样子,但是却要锋利许多,单一边和钓鱼钩很像,不同的是能手握住松紧移动,他指着钳子声音颤抖的道:“用……用这个?”

冯匀点了点头。

“这不是和吊琵琶骨一样。”赵凌不敢置信,回头看着太后,太后撇过头去不看冯匀手里的东西,摆着手道:“你既答应让静安去治,就什么都不要管,等着她的消息就行了。”

赵凌唉了一声拂袖不再看。

冯匀在门外脱了外套鞋袜,用步包着脸进了门,拿着东西给顾若离看,“您瞧瞧。”

是金质的,她仔细看了一眼,颔首道:“可以,你拿去消毒,越快越好。”

冯匀应是重新出了门匆匆出去消毒,弄了好一会儿才回来。

“岑大夫,你帮我扶着管子。”顾若离接了巾夹钳在手里穿了线,摸索着那根这段的肋骨,估算了位置就望着韩恭,“扶紧了。”

韩恭点了点头。

她就下了刀,沿着肋骨隔开两个口子,用钳子穿过皮肉,将折断的肋骨夹住,又在钳子上穿过线,吊了起来,算了松紧掉在了床板上。

圣上这一次真的晕了过去。

顾若离扶脉,脉搏明显变弱!

输血,如果能输血就好了,她急的不得了,拿了针给圣上扎了几针。

房间里的人看的目瞪口呆,不曾想到还有这样的方法!

从外面,将肋骨吊起来,就跟手艺人一样,简单粗暴……但是又不得不说这个法子,确实会比他们止血化瘀,等待身体自然修复要来的快,来的直接。

“接下来怎么办。”在一边,周大夫已经看傻了眼。

顾若离回道:“等引流的量,和血的状态。”是单纯液体,还是会有固态的血块。

若是有血块……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难道要开胸?

她揉着额头在床前坐了下来。

大家看她落座,也纷纷瘫坐在椅子上,提在嗓子眼的心慢慢的滑了回去。

“怎么样。”赵凌在外面拍着门,“静安,父皇现在怎么样了。”

门推开,赵凌就要进来,顾若离愠怒道:“苏召,帮殿下换身干净的衣服。”

赵凌一怔,又不得不退回去乖乖的换了衣服进来。

“父皇!”他进来时,看到圣上的样子,脑子里就蹦出四个字来,“千疮百孔!”

顾若离没理他,接了岑琛的手扶着管子,估算了时间,她和岑琛道:“换一只壶来。稍后你再让人回医馆多取两只来。”

岑琛应是。

顾若离拿钳子夹住管子换了一只壶,岑琛将壶里的血倒出来,血量很多,这出乎她的意料。

“岑琛。”顾若离道:“将破伤风以及消炎药的方子给韩先生。”又道:“将白姑娘新研的那一份一并拿去抓药煎出来备用。”

岑琛应是。

赵凌被冷落在一边,倒也没有不悦,只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木然的站在床边,看着心目中如山一般的父亲,被人如同皮影似的牵着线,静静的躺着。

他抱着头,噗通一声坐在椅子上,说不出话来。

太后和樊氏也换了衣服进来,樊氏捂着嘴坐在脚踏上哭着,太后亦是簌簌的落着泪:“静安啊,这样要多久?”

“肋骨上大约要半个月到二十日。”顾若离回道:“至于引流,依情况而定。”

太后撑着坐了下来,没了话。

圣上并没有醒,顾若离一直陪坐着,将能喂的药都喂了,能针灸的方式都试了一遍,接下来的事,就只有等。

杨文雍和翁叙章以及徐翼等五位阁老坐在偏殿中,周太医进来,和几人说了大概的情况,翁叙章负着手来回走了几趟,问道:“县主说只有五分把握?”

周太医点了点头。

翁叙章看向徐翼,又和杨文雍对视一眼……

如果只有五分把握,他们是不是要将后事先准备好,若圣上真的去了,朝中不至于慌了手脚。

“赵将军那边,可要送信请他回来?”徐翼问道。

翁叙章点了点头道:“情况不同,他在比较好!”

圣上受伤,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不告诉赵远山,再说,就算想瞒着他也瞒不住啊,里面治病的人可是静安县主。

“那就让人快马送信去关外。”徐翼说着就起身往外走,“此事我去办,正好内阁还有些我一并做完再回来。若是有事就遣人告知我。”

大家都没了话。

这个过程才是最折磨人的,若是圣上就此死了,他们也能立刻投入新帝登基的事情中,可当下这样……许多话都太敏感,他们都不敢说。

入了夜,大家撑不住都回去休息,顾若离和岑琛陪在床前,苏召弓着腰端茶进来,放了茶盅往外走,顾若离喊住他:“苏公公,怎么是您在这里,金公公呢。”

苏召是掌印太监,寻常都很忙,已经没有空近身伺候圣上。

“他受了点伤。”苏召不看她,模糊的道:“等圣上病情稳定,再让他过来和县主说话。”

是被打板子了吧,他作为身上的近侍,圣上出了事他一定是逃不了干系的。

“病的重吗,看大夫没有?”顾若离望着苏召问道。

苏召飞快的看了一眼她,道:“只要圣上没事,他就不会有事!”他说着行了礼,飞快的退了出去。

她觉得有些奇怪,拧了拧眉头想再问,苏召已经走了。

“静安。”赵凌大步进了门,“父皇醒了没有?”

她摇了摇头,道:“还没有!”她一直没敢离开,引流管除了岑琛以外,她不敢让任何人去扶,只好两个人倒着班的跪坐在床前。

赵凌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圣上。

圣上的脸色很白,没有半点血色,时不时会咳嗽几声,喉咙里有痰呼哧呼哧的响着,脆弱就像是一个纸片,风一吹就能让他飘远不见了踪影。

“什么时候会醒?”赵凌望着吊在床板上的绳子,还有那个锋利的钳子,撇开了眼睛不忍接着看,顾若离回道:“不知道!”

赵凌抱着头躬身坐着,不再说话。

“县主。”岑琛道:“你去歇会儿,我来扶着吧。”

顾若离确实有些累了,便换了岑琛,因为跪的太久,她起身不由打了个趔趄,又咚的一声跌跪下来,双膝疼的没了知觉,她坐在地上揉着膝盖,眼泪就忍不住落了下来。

她不想圣上死,不管当初是因为什么,顾府的仇是因为他才得以报的。

而且,这几年来他和樊氏对她视若亲身,就是笄礼,也是由他和樊氏操办的。

想到这里她便心酸不已!

“你……没事吧。”赵凌看着顾若离,她摇了摇头笑了笑,“没事,我出去一下,殿下也去休息一会儿吧。”

赵凌望着她点了点头。

她起身出了门,苏召守在门口,她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去了净房。

门外,魏谦露了个脸,苏召看见了便走到门口,拱了拱手问道:“魏公公可是寻太子殿下?”

“是,还劳烦苏大家帮我回禀一声!”魏谦亦是恭敬的回了礼。

苏召颔首,请了赵凌出来,魏谦就迎过来,在他耳边低声道:“沈夫人道宫中事多,太后恐怕也心力憔悴,她问能不能将小公子送去太子府,由她照顾几日,也算是为太后奶娘分忧。”

“祖母去休息了,等天亮了再说。”赵凌知道沈橙玉想儿子,顿了顿道:“要不,你去将她接来宫中,就说我吩咐的,让她去照顾年哥儿。”

魏谦就垂头应是而去。

苏召面无表情的听着,又去了门口望着圣上的样子,红了眼眶。

顾若离从外面进来,赵凌已经重回了房中,她看见苏召跟木头人一样停在门口,走过去低声道:“苏公公也去歇会儿吧,明日白天事情更多,怕你熬不住。”

“奴婢无妨的。”苏召说着想起什么来,“只要圣上没事,奴婢怎么样都没有关系。”

她想到第一次见到苏召时的情形,她跟着赵勋进西苑时,苏召无声无息的走过来,脸笼在暗影中,非常严肃难以亲近。

此刻,他也是这样,沉默的立着,不说话。

“我饿了。”她想起来晚上没有吃饭,这会儿已经是半夜了,“你让人给我和岑大夫做点吃的送来吧,不挑什么,能吃饱就成。”

苏召应是,在门口吩咐了小內侍。

快天亮时,赵凌去了坤宁宫,沈橙玉跟着方樱进了宫,这也是她第一次进宫……

“我去陪太后,你们聊吧。”方樱扫了一眼赵凌,有些瞧不起他,都这个时候了还惦记着女人,便不屑的拂了袖子走了。

沈橙玉迎过来,心疼的看着赵凌:“这一天一夜,爷瘦了好多。您吃饭没有,可别饿着。”

还是她最体贴,别人都在关心圣上,只有玉儿眼里只有他,他感动的摇摇头,道:“我没事,就是担心父皇。”又道,“我陪你去看年哥儿,一会儿再去陪父皇。”

沈橙玉点头,和赵凌一起去了坤宁宫的偏殿,还没进门就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年哥儿。”沈橙玉扶着紫苏快走了几步,就看到年哥儿由乳母抱着在殿中来回的走,沈橙玉抢似的夺了过来,“我的年哥儿!”

赵凌望着她,走过去看着孩子。

随即两人都是一惊,年哥儿的鼻梁上有一道浅浅的血印子,赵凌眉头一拧,看向乳母问道:“这脸怎么回事?”

“这么嫩的脸……”沈橙玉心疼不已,赵凌越加气怒。

乳母吓的跪在地上,回道:“小公子自己玩儿,指甲划到了自己的脸,奴婢刚刚已经将指甲都剪掉了。”

“废物!”赵凌还想再说,沈橙玉拉着他摇了摇头,道:“殿下,不要再说了。”

赵凌这才想起来,这里是坤宁宫。

乳母退了出去,沈橙玉抱着孩子哭了起来,依着赵凌道:“妾身能不能将年哥儿抱回去,妾身实在太想他了。”

这个时候说这话不合适,赵凌摇了摇头,道:“等父皇醒了我再去和祖母提吧。”

“孩子没了娘,太可怜了。”沈橙玉坐了下来,望着赵凌,“爷,要不然我们回应天吧,在应天从来没有这些事。”

赵凌蹙眉,有点不高兴却又理解沈橙玉的感受。

“回不去了,莫说父皇受伤,我走不开,就是没有……”赵凌摸了摸年哥儿的头,“你在这里陪孩子吧,我去乾清宫。”

沈橙玉看了一眼年哥儿,拉着赵凌的手,“妾身陪你一起去吧……妾身还没见过圣上,也……也想尽尽孝心。”

“不行!”赵凌摇头,“你在这里陪着年哥儿,要是有事就让人去办,不要乱走。”

沈橙玉就没有再说话,点了点头。

赵凌出了坤宁宫,在门口碰见了太后一起往乾清宫而去,见着他太后不冷不热的道:“……嫌哀家照顾的不好,这是打算接回去了?”

“没有。”赵凌忙回道:“只是怕您这两日忙没有空,就让她来照顾一两日,年哥儿就养在这里陪您作伴,哪里也不去。”

太后就扫了他一眼,冷笑了笑,道:“哀家让你们受委屈了。”

“没有,没有!”赵凌摆着手,“是祖母受累了。”

太后就没有再说,淡淡的道:“哀家让人去将安申接过来了,他长大了也该让他经些事了。”

“是。”赵凌应是,没有多想。

中午的时候,圣上依旧没有醒来,顾若离用鼻饲的方式喂了流质,杨文治喊她出来:“你来偏殿,翁阁老有事找你商量。”

“好!”顾若离让岑琛过来看护着,她随着杨文治去了隔壁,朝中的几位阁老,并着太后依旧沐恩侯方朝生也在,她进了来殿门就被关上,翁叙章问道:“县主,圣上到现在都没有醒,此刻,你还有几分把握。”

他并没有恶意,只是确认罢了。

“五分!”顾若离和昨天的书法一样,“其实,就算醒了,我也只有五分。”

翁叙章就点了点头,看向太后:“您看这事怎么办?”

意思是,若是圣上一直不行,或者就此去了,朝中不能乱,该准备的后事,还有太子登基的事,都要准备好,以备不时之需。

顾若离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下来,垂着头不说话。

“再等等。”太后疲惫的摆了摆手,道:“若是他醒了,却知道你们准备了这些,怕是要伤心的。”

他已经经历过一次被逼退位的事,太后舍不得让儿子再经历一回。

一次是兄弟,第二次却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翁叙章就没有再执着,应是道:“微臣知道了!”

第三日,顾若离除了引流管,封了肋间的伤口,只留着固定架吊着肋骨……第四日的时候,圣上醒了,却不能说话,喉咙里不停的有痰,呼吸时呼噜声越发的大。

樊氏日夜不停的守在床边,顾若离也没有回家,和岑琛一起吃住在乾清宫,轮流照看。

第六天时,樊氏病倒了,换了赵凌替上……

几乎是一刻不能离人,咳了要吸痰,稍不慎便就会失禁更换床单,因为肋骨吊着坐起来小心翼翼……不过几天,赵凌整个人就瘦了一整圈。

晚上他在坤宁宫的偏殿见沈橙玉,闷不做声的喝了一盅茶。

“累了吧。”沈橙玉打水给他洗头,“您躺着,妾身帮您洗。”

赵凌就躺了下来,沈橙玉轻轻给他揉着头,柔声道:“今儿我听太医院的太医说,圣上这病,怕是好不了了。”

“谁这么大胆!”赵凌面色一变,沈橙玉就按着他,“稍安勿躁,宫里那么多人,您哪能管得住所有人的嘴。再说,他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赵凌没有说话。

“你也知道,那内脏多娇嫩,戳了一个洞是长不好的,就算愈合了也有个缺口在那里,将来也只能恢复个三五成……这人啊,是起不来了。”沈橙玉低声道:“要不然,你搬到乾清宫住吧,也好床前尽孝。”

说实话,赵凌有些烦了,每天的事情太多,有的事他昨天做了今天就必须接着做,要不然传出去就是他不孝。

在孝道上,没有人会去管他累不累。

这没日没夜的,太折磨人了。

“妾身明儿就回太子府了。”沈橙玉叹了口气,道:“要不然,让太子妃来陪您吧,她留住在坤宁宫也方便一点。”

赵凌没说话,方樱年纪太小也不体贴,他更喜欢沈橙玉。

“你就留在这里。”赵凌不高兴的坐起来,头发还滴着水,“我去和祖母说。”

沈橙玉拉着他,摇了摇头,道:“妾身只是个妾,能留在这里已经是开恩了!”她说着伸出手来,赵凌一眼就看到她手肘上通红的一块,蹙眉道:“这是怎么了?”

“不小心倒茶时烫着了。”沈橙玉收回手,赵凌面色就是一沉,这话他是不会信的,肯定是坤宁宫的那些女官瞧不起沈橙玉,所以就背地里欺负她。

打狗还要看主人,这些瞎了狗眼的东西。

沈橙玉没有再说话,笑了笑给赵凌擦了头发,柔声细语的道:“妾身不回去也不行啊,馨儿在家里我也不放心。前些日子大公子在还能照顾,今日大公子也来宫里住了,那几个小的在家里哪行啊。太子妃毕竟年纪小,只会添乱。”

赵凌脸色沉沉的没有实话。

待头发干了,他囫囵吃了点东西就去太和殿,现在早朝免了就改成了午朝,从今天开始每日午时都会暂代圣上在这里处理国事。

站在殿上他望着下面几十人的朝臣,又回头看了一眼金灿灿气势磅礴的龙椅,目光动了动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一直忙到近日落,他胡乱吃了饭又去了乾清宫。

顾若离在和杨文治几人商量更换药方的事,见他进来纷纷起身行礼,赵凌摆了摆手示意各自忙着,他在床边坐了下来。

圣上中午醒了一会儿,这会儿累了正闭着眼睛睡觉。

忽然,桌边传来一阵惊呼声,他回头去看,就看杨文治扶着顾若离喊道:“县主,你没事吧。”

“没事!”顾若离笑了笑,道:“就是有点头晕,没关系的。”

杨文治还是给她扶了脉,凝眉和韩恭道:“是因为近日太过疲累的缘故,才有些气虚体弱……”他望着顾若离,道:“今儿晚上你就歇一歇,圣上暂时还算稳定,你不必日夜守着。”

“今晚我来守着,你去歇着吧。”赵凌看着顾若离,“几位大夫都去歇着,留一位陪着我就好了。”

岑琛就道:“我留下来吧。”他无比期待圣上能康复,这也算是全了他当初的遗憾。

大家就没有反对。

“我睡上半夜。”顾若离和岑琛道:“下半夜我和苏公公来换你。”

岑琛点了点头,目送她出去。

她出了门,虽觉得累可却没有一点睡意,就一个人在殿外走着,远远的,她就看到沈橙玉抱着个瓷盅往这边走来……比起生孩子时候的圆润,此刻的沈橙玉已经恢复的很苗条,腰肢款摆风情万种。

“县主!”沈橙玉行了礼:“我来给太子爷送点汤,他晚上只吃了几口饭。”

这不是她管的事,她笑了笑指了指一边的內侍,道:“请他们给夫人送去吧。”

“要是金公公还在就好了。”沈橙玉将瓷盅递给一个小內侍吩咐了几句,又叹了口气和顾若离道:“这宫里头,我也只认识金公公了。”

顾若离皱眉望着她。

“县主不知道啊……”沈橙玉道:“金公公在圣上出事的那天晚上,就没了!”

顾若离愣住,手脚一下子凉了下来,结结巴巴的道:“没……了?”好久才接了一句,“怎么没的。”

“我也不大清楚。”沈橙玉叹了口气,福了福走了。

顾若离抬脚就回了殿内,拉着苏召在一边,压着声音道:“金福顺呢,您为什么不和我说?”

“死了就死了。”苏召道:“他死的不冤。”没有照顾好圣上,他确实该死啊。

顾若离眼泪一下子落了下来,她想起那天等他喝酒来着,却没有想到……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怎么死的。”她擦了眼泪,圣上还病着她不能哭,苏召就回道:“他想要接住圣上,被砸了一下人受了伤,太子爷到时就让人拖他下去打死了。”

那一晚在乾清宫当差的所有人,一个不剩。

顾若离深吸了口气,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攥着扶手没有说话。

“去歇着吧。”苏召道:“圣上没事才最重要。”

她点点头,去了后殿倒在软榻上闭这眼睛。

赵凌坐在床边,岑琛靠在床尾的椅子上打盹儿!

圣上咳嗽了两声,他忙拿着了吸痰器塞进喉咙里吸着,好一会儿圣上才舒服了一些,可紧接着床单又湿了……

他有些燥,将被子一掀,手却打在吊在床板上的那根线。

线断了钳子还杵在胸口,鬼使神差的,他耳边就响起了沈橙玉的那句:“……一时好不了,往后你就住在乾清宫吧,也省得来回的走动。”

他没别的想法,就想过安生日子,谁都不要来烦他。

……顾若离并没有睡,只是躺着望着头顶的承尘发着呆,快到子时事,她听到圣上的卧室里传来惊呼一声,紧接着苏召来喊:“县主,您快去看看,圣上,圣上好像不行了!”

怎么会不行的?她一惊腾一下起来,就朝那边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