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一念/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若离跑了出去,苏召站在门口候着她脸色一点血色都没有。

她进了门,就看到赵凌跪在床前喊着,“父皇,父皇您怎么样了。”岑琛则在弯着腰在床前给圣上做人工急救。

她浑身凉了下来,在门口顿了顿冲了过去,“怎么回事。”

“不知道。”岑琛将圣上脸歪在一边,拿吸痰器伸入口中开始吸痰,回道:“忽然就开始喘气,人也无知无觉。”

她仔细检查了一遍,摁了摁圣上腹部。

“苏公公,让太医院再送止血剂来。快!”顾若离取了针,迅速找准了穴位下去,喊着岑琛,“你来看着针。”

岑琛应是。

她推开赵凌,擦了圣上的口鼻,半跪在床上开始做急救。

赵凌跌坐在地上,捂着脸哭着……

太后和樊氏以及歇在宫中的方樱赶了过来,聚在门口朝里头看着,樊氏本来就在病中,见着情形人一下软倒在地上,靠在门上满面的死灰。

杨文治和韩恭等太医都赶了过来。

“静安啊……”樊氏哭着,想问问顾若离圣上到底怎么样,太后按着她摇了摇头,道:“这个时候不要打扰她。”

樊氏掩面泣不成声。

“白天不是还好好的吗。”太后看向苏召,苏召回道:“是,这之前一直都很好,刚刚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就呼吸急促起来!”

太后凝着眉,沉声道:“方才谁在房里?”

“太子殿下原是在的,说心里闷就出来在门口吹风,他在门口站了约一盏茶的功夫,里头就出事了。出事时里面只有岑大夫在。”苏召一直在站在门口,门虚掩着的,里面有动静他看不见但是能听得见。

太后没说话,扶着邱嬷嬷在门外坐了下来,能听到卧室里几位大夫有些慌的声音,在讨论着突然病情恶化的原因。

她指了指樊氏,示意方樱去将人扶起来。

“母后。”方樱过去扶着樊氏,“有静安在,还有这么多大夫在,父皇一定没事的,您宽心。”

樊氏掩面坐在了椅子上,人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若不扶着她,怕是下一刻就能滑到在地上。

方樱看着不由露出一丝羡慕,圣上和樊氏这辈子感情都很好,她没有外家辅助,可在宫里却无人敢欺负她,当然……那些妃嫔也没有能力欺负,除了樊氏圣上从来没有对哪一位妃嫔额外多出一份宠爱。

所以,一旦圣上出事,樊氏便失了主心骨,就如当初圣上被擒,她整日以泪洗面,就算太子的皇位被替,她也没有说一句反对的话。

如今更是,圣上一出事她的精神头都没有了!

“我怀疑胸中有凝固性血块!”顾若离停下来,看着杨文治和韩恭,“所以才在止血后几日出现呼吸困难休克这样的症状。”

杨文治凝眉来回的走,道:“那就内外兼之。”

“也只能这样了。”顾若离走到桌边开了了方子:“柴胡,赤芍,枳壳等……”又添了熏蒸,她凝眉道:“先吃药,若是不行……”

杨文治背着手来回的走,韩恭接了方子看了一眼亲自回去准备。

顾若离不再管这些,回到床边接着施针,圣上开始咳了起来,身体剧烈抖动着,她忙拆了吊在床板的线,拿下来时一愣就看到线一愣,可来不及多想圣上便已经咳出一口血出来,喷在嘴角,溅在枕边。

“将脸侧过来。”顾若离让岑琛过来稳住圣上,她过去急救,一边做着对杨文治道:“杨先生,您快来捻针……”

这还是圣上第一次咳血。

随即再次休克。

顾若离急救,满头满身的汗,杨文治看着脸也沉了下来,待圣上略稳定了一些,他握着顾若离的手,道:“你教我来做。”

这样一直不停的急救下去,没有人能吃得消。

这也就是顾若离有这样的急救方法,在呼吸衰竭和急促时用颇有些效果,若像以前他们不会,只能眼睁睁看着病者呼吸衰竭而死。

有时候不是无药,而是起效远不如病情恶化来的快。

顾若离瘫坐在床边,拿帕子擦了脸,道:“好,我教您。”

赵凌安静的坐在桌边,看着圣上再次稳定下来,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端着杯子手却依旧不停的抖着,一杯茶泼了小半在自己的身上。

“静安,怎么样了。”太后站在门口,顾若离和杨文治点了点头站在门口,和太后解释道:“病情又进了一个新的病程,就看……就看这一次能不能熬过去。”

“熬过去了,是不是就没事了?”太后殷切的看着她。

她点了点头,道:“基本是这样,能熬过这一关,就能没事!”

太后点了点头,携了她的手,沉声道:“得亏有你,辛苦你了。”

“我该做的。”她是真的很累,这种不单是身体,还有心理上的无力感,若病情不重她有好几种方子可以用,可是一旦发生危急……

她重新回了房里,将绳子重新掉在床板上,看了一眼绳子问岑琛:“你重新换过了?”

“没有!”岑琛摇头,“我没有碰这个。”

顾若离皱眉,侧目看了一眼赵凌,他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地上,不知在想着什么,脸色惨白且难看。

“殿下。”顾若离看着他,问道:“这绳子您换过了吗。”

赵凌没有反应,她又喊了一声。

“啊?”赵凌回神过来,回道:“我……我不知道!”

她又深看了他一眼,将绳子重新绑在床板上。

圣上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只是暂时平复一下,她知道等会儿还会有刚才一样的情况发生,甚至还有可能恶化。

胸中的血块她不知道有多少,是不是引发了感染甚至脓胸……

“县主。”杨文治低声问道:“你……还有几分把握?”

她蹙眉,脸色很难看,沉声道:“两分。”她话落,圣上又开始咳嗽起来,剧烈的,口中的血沫不停的涌了上来……

外间又躁动起来,太后来回的走着,忽然停下来看着苏召,“去将几位阁老请来,还有沐恩侯以及荣王一并喊来。”

“是。”苏召垂着头快步出去办事,樊氏一听止了哭,喊道:“母后!”

太后回头看她,愠怒道:“不要哭哭啼啼的,你还有儿子,还有孙子,他们还要靠你主持大局!”话落,朝里头喊着赵凌,“你出来。”

赵凌垂着头出来,“祖母。”

“去内务府,让他们给你量身裁衣!”太后凝眉,扶着邱嬷嬷的手也微微颤抖,“不要窝窝囊囊的,不管待会发生什么事,你要记住你是太子,是国朝的未来!”

赵凌垂着头应是,带着魏谦去了内务府量身裁衣,赶制龙袍!

顾若离跪坐在床边,拿着小漏斗和韩恭一起喂药,好不容易将药喂进去,不过几息的功夫就又吐了出来,接着再喂再吐……

“怎么办。”第一次,韩恭也有些慌神,望着顾若离,“还有其他的法子吗。”

顾若离给圣上擦着嘴,压着漏斗倒着药,岑琛转头看她,道:“开胸吧。”

她猛然抬头看向岑琛,随即摇了摇头,“做不到,我们还是做不到!”她恐怕永远也做不了这样的手术。

没有条件,开胸就是死。

岑琛无力的坐了下来,揉着头发显得又懊恼又无奈。

时间过的很快,也过的很慢,樊氏中间晕过去一次,又醒了过来,就看到杨文治慢慢迎了过来,和她以及太后道:“圣上醒了,你们……”

“圣上。”不等杨文治将话说完,樊氏已经跌跌撞撞的冲去了卧室,太后扶着邱嬷嬷起来,望着杨文治,问道:“怎么样!”

杨文治摇了摇头,回道:“县主还坚持着,但……希望不大。”

其实,如果没有县主,圣上熬不到今天,可是有的时候不是坚持就一定能成功的。

太后点了点头,对苏召道:“将太子和几个孩子都请来!”

“是!”苏召始终没有说话,一直站在门口垂着头,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过了一刻,赵凌带着两个儿子跑了过来,一见大家都在房中,便心头咯噔一下,道:“静……静安……”

顾若离跪在床里面,手中捏着针,汗一滴一滴的落着,手中却没有停过。

她不想放弃,不能开胸她还有许多办法,真的有很多办法的,她还有方子没有用呢……只要能过了这一关,圣上一定能康复……

她垂着头,脸上不知是汗还是泪,落在床上。

强稳住的心神,也开始慌了起来,心在嗓子眼跳,她想到第一次在西苑见到圣上事的样子,想到她离开西苑时他送她的那枚玉佩……想到他说我没什么用了,可若你有难处还是可以来找我,便是不能帮你,我和倩娘也能听你说说话。

……啊,原来你是朝阳的女儿,这么算起来还要喊朕一句舅舅了……

舅舅,舅舅!

她现在连救他的能力都没有。都两年了,她要找的药,想找的药依旧停留在最初的水平。她还异想天开的做了手术室,还想着有一天开中西医医院,能够在外科上有所突破。

她不过是个普通的大夫,居然换了一个世界后,就异想天开的以为她能带着所有人将医疗水平提高,就算在没有西医抗生素的情况下,她们也一定能找到代替抗生素的药。

就算不能输血,她也一定能做到不用输血也能手术成功的方法。

放屁!

都她自己美好的幻想,被人夸一夸捧一捧就以为自己真的什么都可以,真的有起死回生,真的有解决一切病症的能力。

她没有,她什么都不会。

“静安。”圣上声音很轻,他不能大声,每呼吸一次对他来说都是漫长且痛苦的折磨,“静安,没事啊,你尽力了。”

顾若离抬头看着圣上,他脸色煞白,双颊却有着潮红,嘴角含着笑,朝她勾了勾。

“没事,没事。”顾若离道:“我还在想办法,您别急,您别说话好好休息。”

圣上笑笑,转头过来看着床外站着的所有人,他握着樊氏的手用尽全力的攥着,和赵凌道:“……你自小像朕,生性懦弱却又自视太高,耳根子软却又认死理,这些你都要改改……”

赵凌抿着唇点头。

“朝中的人员格局,你不要轻易去动,这些都是朕和远山商量好的,你牵一发就要动全身。等将来你稳定了,你再想怎么样,朕也管不着你了。”

“多听远山的意见!”圣上盯着他,“他……他不会害你的。”

他深知赵勋要的是什么,这样的人要不然你就收为己用,半点不疑放权给他,他不想坐皇位,所以永远不会对赵凌有侵害。

可若你舍不得权,你就找机会将他杀了,让他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

别人反了,有赵勋压制,他在就算有谋反之心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可若是赵勋反了,那这朝堂,至少这二十年内,没有人能压住他。

圣上不知道赵凌听懂还是没听懂,他也没有更多的力气去和他细细说了,该说的在很久以前就一点点告诉他了。

“母后!”圣上道:“儿子不孝,这一生让您操碎了心,二弟的事……朕知道您心里恨朕,可朕也恨您,恨他……”他说着笑了笑,“朕大限将至,等待会儿见到了二弟,会和他好好的说清楚,您别担心,我们是兄弟永远都会是兄弟。”

太后扣着邱嬷嬷的手,咬着唇喉咙里干涩的说不出话来,两年了他们不让他去西苑,她早就猜到了结果,可是从来不愿意承认……如今从圣上口中亲耳听见,她还是接受不了。

她的两个儿子,一个死了,一个将要死了。

“安申啊。”圣上看着跪在后面安静的几乎没有存在感的赵安申,招了招手,赵安申膝行过去,“祖父!”

圣上道:“好好读书,文武双全!”

赵安申回握着圣上,抿着唇点了点头:“孙子,谨记!”

“好!”圣上声音越来越小,呼吸浅短而急促,他朝顾若离摇了摇头,道:“你别急,朕难得清醒,让朕将想要说的话说完。”

顾若离将要说的话又收了回去。

“倩娘!”圣上看着樊氏,樊氏点着头人半挂在床沿,“参明,我在,我在!”

圣上笑笑,道:“跟朕一起走吧,朕知道朕一走你熬不了几日,一起吧,路上有个伴儿!”

“好。”樊氏点着头,笑了起来,“我就怕你丢下我先走了,好,一起,一起走!”

圣上笑笑闭上了眼睛,胸口像是有个风箱……

“静安!”赵凌看着顾若离,“你不是说你有五分把握的吗,你快救啊!”

顾若离做着急救,并不接话。

赵凌跟发疯了一样,大吼道:“你还称什么神医,你医馆里的那块牌匾我现在就去砸了,你信不信!”

“你发什么疯,静安已经尽力了!”太后喝道:“这个时候,你盯着她做什么。”

赵凌满头的汗,手都在抖:“不怪她怪谁,是她没有用,父皇对她那么好,她却救不了他。”又转身过来指着杨文治,指着韩恭,指着岑琛,“还有他们,都是废物,废物!”

圣上开始咳嗽起来,剧烈的咳着脸憋的紫红,他抓着床单瞪大了眼睛,嘴角不停的有血沫吐出来……

房间里乱了起来,赵凌上前攥着圣上的手,哭喊着:“父皇,父皇……”

樊氏忽然就安静下来,擦着眼泪起身,在圣上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圣上侧目看着她,不知道有没有看见,他笑了笑,随即眼眸慢慢闭上。

断了气。

“父皇!”

“我的儿!”所有人都哭了起来,樊氏却拿了帕子给圣上擦干净脸,对苏召道:“去将我准备的衣裳取来。”

苏召木然的应是,垂着头去了。

顾若离静静跪着,眼前慌乱的人影,耳边燥乱的人声,她能看到岑琛喊她,扶着她从床内下来,掐着她的虎口,道:“先生,先生你尽力了!”

她看见赵凌冲过来,指着她的鼻子说道:“……你不是说你可以的吗,为什么父皇还是死了,你到底怎么回事!”又道:“是你,是你没用救不活父皇,是你害死了他。”

他说的什么,她根本没有去听,转过头出了门,在乾清宫外的台阶上坐下来。

杨文雍和翁叙章还有她不认识的朝臣跪在外面,见她出来,一个个都嚎哭着,不知道有没有眼泪,她也不想关心。

圣上死了,在她手中的死的。

她看到苏召捧着衣服过来,她抓住他的衣摆,问道:“金福顺呢,在哪里?”

苏召看着她,面无表情低声道:“在西苑,还没下葬!”

“哦。”她点了点头,道:“我等过两日去看他!”

苏召点点头,重新进了殿内。

四周都是人影,她抬头望着天,天也是雾蒙蒙的压着头顶上。

杨文治过来扶着她:“去隔壁坐着吧!”

她点头,跟着杨文治去了隔壁,不一会儿钟声响了起来,顺天二年,帝崩。

“娇娇!”方朝阳穿着一身素白风一样的冲了进来,一把将她抱在怀中,“没事,没事,做大夫的人就该看淡生死,你也不是神仙总有你治不好的病症。他虽是君王可到底是肉身,死也好活也好都是他的命,和你无关。”

顾若离都明白,她心里都清楚,但是却不能不自责,她不该总想着进步,不该想着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她也一定做不到。

“没事,有娘在,谁敢来问责你,也看看我同意不同意。”方朝阳轻声哄着,将她搂在怀里,眼眶也渐渐红了。

她不喜欢大表哥,从小就不喜欢,这个人自小就不聪明也没有能力,可是偏偏还处处当好人……当了好人他又背不起责任,平白让别人觉得欠了他的。

她讨厌这样的人,谁做的事就应该由谁担责,他有资格跳出来做这个好人。

你做了好人,那别人呢,是不是就要一辈子对你感恩戴德。

所以他不喜欢大表哥。

现在更加不喜欢,死就死,居然还连累她的女儿,让她背着愧疚。

救不活对自己好的人,看着自己尊敬喜欢的人死在自己手里,是什么感觉她不用去体会也能理解。

“她早就该死了呢。”方朝阳弯腰看着她,捧着她的脸低声道:“两年前他就该死了,这两年是你给他的,是他赚的,你不欠他的,知道不知道。”

顾若离笑笑:“娘,我想出去一下,等会儿再回来。”

“好,娘陪你去。这里人多也用不着我们,我们等会儿再回来也可以的。”方朝阳牵着她的手往外走,“你想去哪里,和娘说。”

顾若离回道:“回医馆。”

方朝阳点头。

岑琛无声的和杨文治以及韩恭抱了抱拳,随着他们母女一起出宫。

他们径直去了同安堂,此刻同安堂门外聚着很多人,顾若离听到张丙中的喊声:“住手,你们给我住手。”白世英怒道:“这是御赐的牌匾,你们谁敢动。”

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摔在地上。

方朝阳跳着下了车,牵着顾若离朝围着的人喝道:“滚开!”母女两人进了门,就看到魏谦正带着几个侍卫将一直挂在同安堂门上的那块悬壶济世的牌匾摘了下来。

牌匾推搡中掉在了地上,摔成了两截。

“好大的胆子。”方朝阳眼睛一眯,上前照着魏谦就是一耳光,“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在这里撒野。”

魏谦挨了一耳光,不躲不让,行礼道:“郡主,这是太子殿下吩咐的,奴婢只是奉命办事。”

“好一个奉命办事!”方朝阳又是一个耳光……

顾若离去了后院,在墙边抄了门栓进了新建的手术室,没头没脑的砸了下去,她开什么手术室,这个不能那个不能,她要这个手术室有什么用。

难产的她不开剖腹,血胸的她不敢开胸,因为没药没技术……她什么都没有,还留这东西做什么呢。

简直是讽刺,太讽刺了。

祖父,我不该重开顾氏同安堂的,你将同安堂做的那么好,世人都敬重您,可是如今却败在我手上!

败在我不知天高地厚,败在我夜郎自大。

“娇娇!”白世英冲了进来,抱着她,“你怎么了,这是你辛苦建出来的,你怎么能砸了呢。”

顾若离笑着,满脸的嘲讽:“白姐姐,圣上死了,死在我手里啊……要是在现代,他的病根本不会致命,可是现在我眼睁睁看着他死了……”

“这不能怪你。”白世英道:“这样的伤你能撑住这么多天,这世上没有人能做得到。”

结果都一样啊,都是死了,多撑住几天又有什么意义呢。

外面,顾氏同安堂的牌子也掉了下来,掉在地上,张丙中跑进来喊道:“师父,牌匾掉了,您……”他看着一片狼藉的手术室,怔在那里。

顾若离丢了门栓出去,一眼就看到靠在门边的牌匾,她跑过去将顾氏同安堂的牌匾抱起来,无言。

魏谦冷笑了一声,拂袖而道:“我们走!”

“砸了东西就想走。”方朝阳要上前拦,顾若离喊道:“娘,算了。”

方朝阳皱眉。

魏谦就带着人抬着碎掉的悬壶济世的牌匾扬长而去。

“师父。”张丙中满面的担忧,顾若离将牌匾交给他,道:“国孝,将门关了门。阿丙,牌匾你帮我送到郡主府去,暂时不挂了。”

张丙中接了牌匾,说不出话来。

“娇娇!”方朝阳凝眉看着顾若离,“我说了,事情和你无关,谁生谁死都命。”

道理都懂,可是真正面对时,谁又能从容呢,顾若离点了点头,平静的道:“我知道,我回家去换件衣裳去宫里,太后和皇后娘娘还在呢。”

方朝阳也担心太后,更担心樊氏:“好!”

顾若离回去换了孝服,满京城入眼都是白幡,所有铺子都关了门,她们又重回了皇宫,圣上已经小殓,仪容收拾的很齐整,太和殿聚了很多朝臣,在商议太子登基的事。

太后强撑着主持大局,樊氏则是安静的陪在圣上跟前,洗漱穿衣梳头都是她亲手做的,她还为自己也画了个淡妆,穿着一件大红的衣裳,守在圣上旁边。

太后怕她寻短见,让苏召盯着她。

樊氏笑看着苏召,道:“你不用拦着我,你和金福顺对我最了解了,就算今儿不死,我明儿,后儿总是要死的……我答应圣上一起去的,就不可能独活在这世上。到是你,有金福顺陪着我们就好了,你好好活着,再帮太子几年,掌印太监除了你,别人做不好。”

苏召点点头,道:“奴婢遵命。”

“你去忙别的事儿,静安那边你也去看看,那孩子心里也不好受,别叫太子盛怒之下欺负了她。”樊氏交代道:“远山约莫也快回来了,你帮劝一劝,他们兄弟间可不能生了罅隙。”

苏召点头应是。

当天夜里,守灵的樊氏吊死在了床板上,她遗容早就收拾好了,所以死后连小殓都不需要。

顾若离去了西苑,金福顺的棺材安静的摆在一个角落里,已经过了好些天,棺材周围有苍蝇来回的飞,她抱着坛子在棺材前坐了下来,给“他”一坛子,她自己一坛子。

“这不是秋露白,我没找到。”顾若离笑了笑,“等过几日我回家给你找啊,到时候我再陪你喝。这酒要烈一些,也不知道多烈,先喝喝看。”

“圣上驾崩了。你担了责死了,我要不是因为是静安县主,怕是也要去找你了。”她摇了摇头,“有身份可真是好啊,层层护身符,就算是医闹也不过是砸了我一块牌匾。”

“还记得我第一次来西苑的时候吧,我知道你为了混淆视听,从太医院拖了十几斤的药回来。”她含笑道:“那时候就觉得你聪明机灵!”

“你说,你这么聪明机灵的人,怎么会陪着圣上半夜去散步,还让他摔着了。”她讥诮的道:“你这事办的,确实不妥。”

“金福顺,我也死过一次的。”她喝着酒,半眯着眼睛目光悠远,“十几年前,我也死过的,等醒来时我就是顾府的三小姐了,我又重活了……你也会的,圣上也会的,皇后奶娘也会的……所有死去的人都会和我一样,在别的地方重新活过来。你要是活了一定要好好的,别慌。”

“你说,圣上会去哪里呢,他做了帝王要是成了普通人,应该会不习惯吧。”顾若离将自己坛子的酒喝完了,又拿了金福顺的,“你酒量不行,都给我吧。”

她说着笑了起来。

西苑没有点灯,四周黑漆漆的没有半点光亮,但却有人影晃动着,孙刃和周修彻拔了剑,就在离她几丈远的地方与人动了手。

不一会儿功夫,又安静下来。

紧接着,又是一阵阵的脚步声,沉沉的……

顾若离抱着坛子,眸光迷离的回头去看,随即有个高大的人影,在她眼前落定,她问道对方身上烈风的气味,衣服的灰尘厚厚一层,已经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颜色。

她抬头朝那人看去,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