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故人/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各处使臣陆续到京城,赵勋越发忙碌起来。

十月十八,圣上的出殡葬和樊氏一起葬入帝陵,赵凌在帝陵斋戒七日而归。

今年的冬天似乎没有那么冷,到十月底京中还不曾下雪,顾若离在送殡后边开始着手操办张丙中的婚事,将院子重新修葺了一翻,添置了许多家具,她不去医馆整日就拖着白世英在焦氏家中忙着这些事。

若不然,就带着针线和白世英顶头坐着,白世英看书,她则似模似样的开始做衣服。

白世英放了书看着她,见她垂着眼帘神色认真的做着手里的,细细的手指上扎的都是血印子,她似乎乐此不彼,沉浸在女红的乐趣中。

可是,莫名的,白世英就想到她行医时的样子,沉着,冷静,而绝非是眼前这小女儿家的样子,她的手也不该拿着绣花针,握着三菱针时,握着手术刀时的更美。

白世英放了书,认真的看着她,道:“你真不去同安堂了?”

“啊?”顾若离抬头看她,笑了笑道:“是啊,我都答应七爷了,等成亲后我就在家待着,哪里都不去!”

白世英摇了摇头,叹气道:“那同安堂怎么办。”

“没有我在同安堂也很好啊,几位大夫打理的很好,凭着以前的人气,他们肯定会越来越好的。”她笑着说完,将手里的衣服递过来,皱眉道,“我皱眉瞧着,这两截袖子不一样长呢?”

白世英无奈帮着她一起比了比,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确实不一样长,你学了快两个月了吧,居然还能裁出长短袖来。”

“那将另外一只索性也剪短点好了。”顾若离也笑了起来,“等缝好了给梁欢穿!”

两个人对视,都笑了起来,白世英摇着头,道:“等你做好,怕是要给梁欢的弟弟穿了。”

“也不是不行。”顾若离真就拿剪刀将长的袖子剪短了,比了比,“这一回还真是合适了。”

白世英无言。

“县主!”外头,梁欢和韩苗苗结伴跑了过来,“县主,我娘要坐轿子吗,要绕城走上一圈吗。”

这事焦氏和她说过,她摇头道:“你娘说她不坐轿子,直接在家中拜堂就好,怎么了?”

“哦。”梁欢胡乱点头,转身和韩苗苗道:“我就说吧,我娘不想坐轿子。不是所有新娘子都愿意坐轿子的。”

韩苗苗点头应是,挤在顾若离身边坐下来,问道:“县主,丙叔和焦婶成亲,我能请安申来吃喜酒吗。”

“不能。”顾若离摇头道:“今时不同往日,他学业很重能不能来不提,那日行礼人多口杂,若是出了岔子你我都担不起。”

韩苗苗哦了一声,垂了眼帘不说话。

“按礼也要递个帖子。”梁欢道:“他要来不了也没有关系,但是我们不能失礼,对吧。”

顾若离微微颔首,道:“行,这事你们可以办,但是切记不要硬强求他来!”

梁欢和韩苗苗点头应是。

“还有,还有。”梁欢道:“赵将军会来吧,他要是来的话就更好了,我和同窗说我认识赵将军,他们都不信,这一回我非让他们开开眼界不可。”

顾若离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那我帮你们问问,看他要不要去观礼。”

“您别只是问问啊,赵将军最听您的话了,您只要开口他一定会赶回来的。”梁欢说着嘻嘻笑了起来,“县主,这事儿就拜托您了。”

顾若离哈哈笑了起来,拍了拍梁欢的头,又凝眉道:“拉着赵将军做面子,你的面子还真是不小啊。”

梁欢露出不置可否的样子来。

晚上她从白世英这边告辞,赵勋已经在石工巷的巷子口等他,一个人站在巷口,来往行人见着他都纷纷避开,虽不认识可却被他这一身煞气惊的不敢上前。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她将手里的交给欢颜,迎过去笑道,“不是说这两天很忙吗,那些盐商啊,使臣啊都走了吗。”

赵勋牵了她的手,点了点头,道:“盐商封赏了一些礼便就散了,使臣要到明年才回。”

盐商入京时她特意打听了,青禾帮的当家人来了,不过却不是霍繁篓,她还见到了雷武,跟着他们老大进宫面圣,格外的风光。

因为不是霍繁篓,她便没有再去关心这件事,才有今天这一问。

两人并肩走在街上,顾若离认识的人多,几乎一路上都有人过来打招呼,倒是赵勋面生,引着大家纷纷打量着他。

她失笑,问道:“怎么没带车过来。”

“骑马的,让周铮牵回去了。”他话落,欢颜顿时叹了口气,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走着,雪盏拧了她一下,低声道:“你瞧你的样子,有点出息行不行。”

欢颜皱眉道:“我怎么没出息了,你瞧瞧这都两个月了,我都没有主动去找他,我做的很好了啊。”可是,周铮看见她,就跟看见雪盏一样,又客气又疏离的打着招呼。

在周铮眼里,他对她和别的女子丝毫没有不同。

这让她很挫败,年前的斗志一下子就被消磨了,又想见到他,又不敢。

雪盏垂了眼帘没有说话,两个丫头沉默的跟在后面。

赵勋跟着顾若离一起去了郡主府,方朝阳散步回来看见他顿时凝眉道:“你现在是穷成什么样子了,隔三差五的就来我这里吃饭,再这样下去,你就得给我交柴火钱了。”

“吃了多少钱,姑母让下人记着帐,等吃够了两年我一次给,您看行不行。”赵勋抱拳行礼,方朝阳就很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不用给钱了,想办法给我找点酒来,家里酒窖空了。”

顾若离忍不住笑了起来,方朝阳一开口她就猜到她的目的是什么。

秋露白能买到,可很难像赵勋那样一次买到一车,这让方朝阳很是不悦,可又无可奈何。

“是!”赵勋回道:“这两日就送来。”

方朝阳气儿才顺了一些,和李妈妈吩咐道:“让厨房将今儿新得的鹿肉给赵将军烤了。”

“哪里来的鹿肉?”顾若离奇怪的道:“鹿肉阳盛,他吃不得。”

方朝阳就打量了一眼赵勋,笑了笑道:“那就别烤了,炖着吃吧。”又睨着顾若离,“去,去,别在我跟前腻腻歪歪的,我瞧着碍眼。”

顾若离一脸的无奈,回头望着赵勋道:“我陪你去后院走走吧。”

赵勋无所谓,方朝阳是什么人他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便颔首道:“好!”两人往后院去,方朝阳就哼哼了两声,和李妈妈回了暖阁。

“梁欢让我问你,阿丙成亲那日你有没有空去观礼。”她笑着道:“他和同窗吹牛,说是认识你,想要你给他去撑门面。”

赵勋扬眉,问道:“哪一天?”

“原是定八月的,因为在国孝就往后推了,这个月的二十六。”顾若离笑着道。

赵勋微微颔首,道:“到时候看,若是有空就去看看。”

张丙中这两日忙的脚不沾地,方本超抢了他手里的账簿,笑着道:“日子越发近了,你这两日好好将自己的事忙好再来做事,要不然两头跑着你吃不消。”

“说实话,我还真是累的很。”张丙中无奈道:“幸好有你们帮忙,要是我一个人,还不知道弄到猴年马月呢。”

方本超就哈哈笑了起来,拍着张丙中的肩膀,道:“这成家不就是这样,一个人的事变成两个人的,你还不一样,是一个人变成了三个人。”

还真是啊,他张丙中一个人够了几十年,如今一下子有了家,还是一家三口。

他真的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有今天。

“阿丙!”前堂,刘大夫边翻着药册,便朝张丙中招着手,“有人找你。”

张丙中应了一声跑去前堂,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梳着两个黑黝黝的长辫子,穿着桃红的夹袄,身材修长眉目清丽,他瞧了好一会儿结结巴巴的道:“……二丫?”

真的是,女大十八变,快三年没见他都认不出来。

“丙叔!”二丫顿时笑了起来,扑了过来拉着张丙中的胳膊,“丙叔我可算找到你了,我这一路走的好辛苦啊。”

张丙中还没反应过来,竖着手道:“你等等。你一个人来京城的?从巩昌来的?”

“不是。我和柏山一起来的,但是他是回青阳办事,我就拉京城看你,顺道将大伙给你的贺礼送来。”二丫说着,指着门外的马车,“东西都在车里,您让人帮着您一起取来吧。”

张丙中这才明白,二丫是跟着刘柏山一起回老家青阳,二丫则来京城给他送贺礼,他顿时高兴起来,道:“他们都还好吗,老大好不好,二哥好不好,那边住的习惯不习惯。”

“我都渴死了,您先给我杯水喝。”二丫说着,见一屋子的男人都惊讶的看着她,她脸一红和张丙中道,“阿丙叔,这几位是您朋友?”

张丙中这才想起来,转身和众人解释道:“这是我侄女儿,自小看着长大的,这一会儿和我二哥回青阳探亲,她就顺道来京城给我送贺礼。”又和二丫一一介绍了几位大夫。

大家各自客气了一番,张丙中给二丫倒了水,她喝过抹了嘴道:“璋叔去年生了儿子,我来的时候都已经会走路了,可聪明了。”

“阿弥陀佛,那老大一定是乐坏了。”张丙中哈哈一笑,道:“这事儿我要告诉师父去,她知道也一定会高兴的。”

二丫就问道:“您师父就是……那位霍大夫吗。”

“她不姓霍。等你见到她时喊她县主就好了。”张丙中道:“切记不要当做在山里时那样,随便说话冒犯了别人。这里是京城,一块装掉下来,都能砸上几个大官。”

二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别的先不说了。这几天你先住去焦婶那边吧。”张丙中说着指了指外面,“我们院子你一个大姑娘住不方便。”

二丫应是,和几位大夫行了礼跟着张丙中出去,赶车马车去了焦氏那边。

焦氏院中的那堵墙拆了,现在院子和以前相比很宽敞,二丫住在西厢的客房里,焦氏要给她去烧水,二丫笑着道:“您教我灶在哪里就好了,我在家里的时候事情都是我做,没道理来您这里,还由您照顾着。”

“也行。”焦氏也不和她客气,告诉了她厨房一应的东西,就拉着张丙中去房里,低声道:“你这个侄女要住多久,成亲了吗。”

一个大姑娘,而且还是个生的好的姑娘,住在她家里她也担惊受怕。

“等我们成亲了她就走。”张丙中回道:“她不是城里的娇小姐,性子泼辣的很,你就放心吧,一般人欺负不了她。”

焦氏这才松了口气,点头道:“那行,我心里有数了。”

“娘。”梁欢从厨房跑出来,指着里头道:“那位姐姐是咱们家的客人吗。”

焦氏点头,给梁欢擦了额头的汗,道:“是你丙叔的侄女,要在这里住几天。”

梁欢哦了一声,回头望着厨房。

因为不用迎亲,成亲那日大家就直接来了这边,顾若离陪着孙道同夫妻早早就到了,她笑着道:“我们认识的人中,就您和夫人最是有福气的,所以就腆着脸请二位来做证婚了。”

“县主太客气了。”孙夫人笑着道:“都是自己人,您有什么事只管喊我们,我们没有不应的道理。”

顾若离笑着道谢。

“请喝茶。”说着话,门外有个姑娘端着茶托进来上了茶,顾若离道了谢抬头看了一眼,微微一愣就觉得这姑娘有些面熟,二丫笑着和众人福了福退了出去。

“梁欢。”她拿着茶托低声问梁欢,“不是说县主来了吗,我怎么没看到人。”她知道张丙中拜了顾若离为师,可却是没有认出她来。

梁欢咦了一声,踮着脚在窗户外看了一眼,瞧见顾若离正和孙道同说着话,奇怪道:“在里面啊,穿芙蓉面褙子的那个就是县主。”

二丫一愣,那个就是县主,就是当初生的很丑那个女孩子吗。

怎么……变的那么好看。

她哦了一声,拿着托盘去了厨房,托着腮看着灶膛里的火发呆。

顾若离从暖阁出来,直接去了厨房,就看到二丫在厨房里烧水泡茶,她喊道:“你是二丫?”

二丫一怔,回头看着她,顿时拘谨的行了礼,道:“县主好。”

“你一个人来的吗,司老大怎么样,你们在巩昌过的还好吗。”见到二丫顾若离很惊喜,尽管那时候相处的并不算愉快,二丫垂着头回道:“在那边过的很好,劳县主挂念了。”

顾若离松了口气,正要说什么,外面就听到梁欢惊呼一声:“赵将军,您真的来啦,太好了。”

“我去看看。”顾若离出了厨房,就看到赵勋站在院子里,梁欢满脸崇拜的围着他大转儿,“等会儿我同窗来了,您千万不要理他们,让他们瞧瞧赵将军的神武。”

赵勋哈哈大笑,看向迎过来的顾若离,道:“这小子是不是和宝儿有点像?”

“他比宝儿乖多了。”顾若离笑着敲了梁欢的头,“既是贵客,那你还拉着贵客在院子里说话?”

梁欢嘿嘿笑着道:“赵将军,请!”

赵勋拍了拍梁欢的头,负手往暖阁而去,走了几步目光淡淡一转,看向厨房门口站着的女子,只扫了一眼就收了回去进了暖阁。

二丫提着的心咚的一声砸回了肚子里,眼眶骤然红了起来。

不管是顾若离还是赵勋,都不记得她了。

也是,他们身份高贵,怎么可能记得她这样一个山野乡村的小丫头呢。

定的吉时将近,客人便陆陆续续都来了……因焦氏娘家不在京城,以前来往也都是婆家的人,这会儿改嫁便就断了。所以今儿来的客人大多是张丙中这边的人以及周边的街坊。

顾若离大多都是认识的,便帮着在院子里待客,白世英笑着道:“你正好也体验一下这成亲的过程,等过些你自己成亲时,就不陌生了。”

“白姐姐。”顾若离笑着道:“我可是发现了,您现在可是闲了就拿我打趣,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白世英掩面而笑,道:“那是因为你以前太严肃,说了有趣的话,你也没个反应。”

顾若离也笑了起来。

梁欢和韩苗苗带着一群孩子在趴在窗口朝暖阁里看,指着赵勋叽叽咕咕的说着话,不一会儿发出惊奇的声音,可又不敢进去。

张丙中穿着大红的吉服,和焦氏拜堂喝了交杯酒,礼便成了。

院子里摆了酒席,张丙中带着焦氏一桌一桌的敬着酒,院子里热闹非凡。

“赵将军,喝茶!”二丫瞧着空档,给赵勋添茶,他微微颔首又侧身和孙道同说着话,二丫不死心提着茶壶低声道:“赵将军,您不记得我了?”

赵勋眉头微蹙回头看着二丫,挑眉道:“姑娘是……”

“你不记得啊。”顾若离笑着过来,介绍道:“是二丫,司璋村里的……”

赵勋这才想起来,看向二丫点了点头,道:“司璋可好。”

“老大挺好的。”二丫看了一眼顾若离,垂着头道:“赵将军吃酒,我去干活了。”

她一走,赵勋望着顾若离道:“她这是来京城投奔张丙中吗。”

“是来送贺礼的。”顾若离回道:“大概过几天就走吧。”

赵勋就没有再问。

张丙中端着酒盅朝这边看了一眼,见着大家在说话,就拧着眉去了厨房,喊了二丫,道:“你也别忙了,快去席上吃饭吧,你来京城玩的,却天天让你在厨房帮忙。”

“我没事。”二丫笑着道:“我在家也是做惯了的,更何况,您是我叔,我帮您做事是应该的。”

张丙中呵呵笑着,想了又想还是叮嘱了一句:“有的话我和你说过了,这里是京城,不是当时咱们的小山村儿,赵将军和县主都不是普通人,你可记住了。”

当初在村里二丫看中赵勋的事他还是记得的。

“我没这个意思,就是看见了过去打个招呼。”二丫脸色很不好看,“他们是不是普通人和我也没什么关系,我又不想巴结谁。”

张丙中点了点头,道:“你知道就好了,这事儿不提,那你好好在京城玩些日子,过了年再走。让苗苗和梁欢陪你。”

二丫笑笑没说话。

待张丙中走了,她边喊了梁欢过来,低声问道:“赵将军常来这里吗。”

“他怎么可能常来。今天是卖我的面子他才来的。”梁欢摆手道:“说起来,我上次见到他还是一年多两年前了!”

原来他不是经常来啊。

二丫朝院子里看了一眼,她其实没什么想法,就是觉得难得来一次,想和他多说一句话,毕竟当初她是真的想过要嫁给他的,没成想他最后是将军……

身份悬殊,她早打消了这个念头。

可说句话总是可以的吧。

“赵将军和县主……要成亲了吗?”当时他们去的时候,好像没有那种关系吧,梁欢点着头道:“丙叔说过了年就成亲。”

二丫哦了一声,用手扣着木门心不在焉的点着头。

“我去玩儿,丙叔说让我明天陪你去出去玩,你先想好去哪里玩吧。”梁欢说说着看着院门口眼睛一亮,道:“安申,他居然真的来了。”

二丫也朝门口看,就看到个十来岁的少年,穿的很精致,身后跟着七八个随从,她奇怪的道:“那人是谁,很尊贵吗。”

“是太子殿下。”梁欢压着声音道:“你别和别人说。”

二丫惊讶的张着嘴……老大她们说丙叔在京城跟着霍大夫过的很不错,却从来没有和她说,丙叔成亲,连当今太子都会来祝贺。

这岂止是过的好,简直是她们这辈子都不敢想的事。

从一个土匪,变成了镇国将军和太子的朋友,这差距太大,她都无法适应。

“我不和你说了,我去找安申。”梁欢一溜烟的跑走了,二丫站在厨房门口,半天没有回神过来……

此刻宫中,梅氏穿着一身孝服进了宫,女官进坤宁宫通禀,太后说身体不适没有见,她便由着女官引着去了凤梧宫,方樱坐在正殿中望着她,才几个月而已,梅氏整个人瘦了一圈,风一吹就倒的样子,让人忍不住生出怜惜来。

方樱皱了皱眉,淡淡的道:“……你既是回来了,就回去好好过日子吧,也不必来我这里叩谢了,去吧。”

“臣妾当初真的是冤枉的,但既是先帝罚的,就必然是臣妾有做错之处,如今出来必定痛改前非,谨遵娘娘教诲。”梅氏还是行了大礼,“臣妾叩谢娘娘大恩。”

方樱微微颔首,道:“去吧。”

梅氏应是,由女官扶着起来,慢慢从凤梧宫退了出去,张嬷嬷给方樱添茶朝门口的女官打了眼色,就有人跟着梅氏而去,不一会儿回来道:“大奶奶直接出宫了,谁都没有见。”

“她想见,那位也不会见的。”方樱笑了笑,道:“嬷嬷不是知道,这些日子她深居简出的,连圣上去了都不留宿,推着去了柳婕妤或是贵妃那边。”

张嬷嬷颔首,道:“确实是个聪明的,一点头尾都不留。”

梅氏出了宫,宫外有马车候着,她上车径直回了荣王府,才从车上下来,荣王风风火火的带着婆子从另一边冲了过来,指着梅氏就道:“将这个孽障给我关去柴房,没有我的命令,谁若是敢放她出来,我就杀光他全家。”

几个婆子不敢不从,一窝蜂的将梅氏困住。

她从皇庙下来时,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劫,也不慌的朝荣王福了福,道:“父亲,您要关儿媳什么时候关都行,但在关前还允儿媳辩解几句。”

“辩解个屁!”荣王啐道:“你这个毒妇,连自家公爹都敢下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我今儿要不是看在你姑父你老子的面子上,非要将你打死不可。”

梅氏就笑了笑,道:“我只说两句。一来,当初的事是误会,我是被人诬陷的。二来,您既说了要看在我娘家的面子上,那应该也知道我姑父和我父亲将来来京城,您这般辱我,我便是一头撞死在这里也不不可能,那您可要提前想好了,怎么和他们交代。”

“你!”荣王大怒,喝道:“混账东西,你居然敢威胁我。”

梅氏淡淡回道:“媳妇不敢!”

“你回去歇着吧。”荣王妃从内院出来,扫了一眼梅氏,道:“一路累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梅氏应是,福了福由丫头婆子簇拥着回了内院。

荣王就瞪着荣王妃道:“这样的人你还护着,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我没有糊涂。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荣王妃嘲讽的看着荣王,“是你老糊涂了,不是我。”又道,“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别在家里添乱。”

“你就宠着吧,看你以后死的是不是比我还惨。”荣王哼了一声,盛怒出了门,荣王妃眯了眯眼睛,和汪道全道:“你可知道,方朝阳明明将她从宗人府大赦的名单上除名了,她却还顺利的从皇庙回来了?”

“是沈夫人。”汪道全回道:“圣上亲自过问了此事。”

荣王妃就冷笑了笑:“所以我说不要着急,许多事都扑朔迷离的,不弄清楚敌友就贸贸然结仇,到时候怕是我正卿就真的不能回来了。”圣上大赦,正卿是应该可以回来的。

但是因为有远山在,正卿回来的事就变的遥遥无期……连国孝都不能让正卿回来,恐怕,眼下除了枕边风,没有一个方子能奏效了。

不管沈夫人是什么人,但是她的确是卖了梅氏的面子,她能将梅氏倒腾出了皇庙,说不定就能将正卿也能救回来。

只要正卿能回来,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梅氏回了自己的院子,数月不在家院子里冷清清的一片死寂,她一进门就问道:“韩嬷嬷葬在哪里了?”

“奴婢不知道。”跟在她后面的小丫头怯生生的回道。

梅氏猛然回头看去,就发现一院子的丫头婆子,居然没有一个是她原来的人,她忽然笑了起来,望着众人颔首道:“都是新来的,也好,新人新气象。今儿我有些累了,明天你们再一个个来见我吧。”

众人应是。

梅氏转身回了卧室,将门掩上,扶着门的抖不停的抖着。

“世子妃。”卧室的门被人敲响,梅氏脸色一变含着怒道,“我现在不用人伺候,你们都退了吧。”

门外的丫头很执着,回道:“世子妃,奴婢叫青燕,祖籍岭南。”

“你说什么?”梅氏开了门,就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丫头站在门口,方才她也看到了,这丫头生的一般但个子很高很扎眼,“你是母亲送来的人?”

青燕回道:“不是,奴婢是郡王妃的丫头,这一次是由人牙子卖来荣王府的。”

也就是说,不是正大光明进来的。

“好!”梅氏心里终于好受了一些,还是姑母对她最好,什么事都替她想的很周到,她喊青燕进来,问道:“这些日子你都在这里?赵远山回来过吗。”

青燕摇了摇头,回道:“没有,他住在自己宅子里,没有来过。”

梅氏就没有说话。

张丙中被灌了很多酒,说话都有些大舌头的样子,焦氏扶着他喊着梁欢,“快去熬些醒酒汤来。”

梁欢哪有心思去厨房待着,跑去和二丫说了一声,又跑回来,坐在赵安申这边,和赵勋问着各式各样奇怪的问题。

“师父……师父……”张丙中过来,拉着顾若离不满的道:“要说不高兴,我最不高兴的就是霍繁篓那小子,一走没音讯,连我成亲都没有回来,实在太没有良心了。”

“他当初走的时候可是说了,两年就回来。”张丙中不满道:“如今已经快三年了吧都没消息,实在太不够意思了。”

顾若离失笑,给他倒茶道:“等他回来,你罚他吃酒,这个帐势必要算清楚的。”

张丙中点头不迭。

赵勋眉梢微微扬着看向顾若离,就想到那次在太原时顾若离将自己贴身荷包丢到围墙隔壁时的样子……

“罚!”张丙中哈哈一笑,正要说话,忽然就听到有人接了话,道:“你要罚谁。我不在你就背着我说坏话?”

张丙中张大了嘴,愕然的看向顾若离:“谁……谁在说话。”

顾若离蹭的一下站起来,朝门口看去。

赵勋眉头微拧。

门外有马车顶门停了下来,车上跳了个车夫下来,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两个壮汉放了个滑竿在门口,又回身掀了车帘子,从里头扶着一人下来。

那人一看就是腿脚不便,左腿几乎不能动……但是容貌生的奇好,穿着一件艳丽的银红色直裰,整个人如一团火似的,甚至透着几分妖冶。

一个男人,竟生的这般好看,实在是少见。

那人在椅子上坐下,左腿很不自然的架着,眉梢一抬看向了顾若离,道:“三儿,我回来了!”

顾若离瞬间红了眼眶。

“想我了吧。”霍繁篓轻轻一笑,朝她招了招手,道:“来,我们可是三年没见了。”

那个章节我这两天会写一个番外加上。编辑说潇湘没法退钱……对不起大家,实在是抽风了,搞不清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

不过,要是想让我退钱的,就来留言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