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高兴/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三年了,此刻的霍繁篓含笑望着她,一切都是熟悉的……

但是又明显感觉到他和三年前不同,成熟了,尤其是容貌更是出类拔萃,让人惊艳不已。

满院子吃喜酒的人都安静的看着她,而大部分的人也都是认识他的。

所以,大家虽是安静的,可一个个脸上都露出喜色。

“还以为你不回来了。”顾若离笑看着他,抿着唇道:“你这是算好了时间?”

霍繁篓也打量着顾若离,当年灰扑扑容貌丑陋的少女,转眼变成了令人移不开眼的绝美女子,他想到当年在庆阳时第一次远远看到她时的感觉,万千的词语,却只能想得到一个美字。

有的人的美是艳丽,如方朝阳,有的人的美是温婉,如崔婧文,有的人的美是娇俏,比如崔婧语,有的人美是贞静,比如白世英……

但是他找不到词来形容此刻在他眼中顾若离的样子。

总之,他的三儿是这世上最好看的女子。

“我就是算好了时间那。”他挑了眉眼露出惯有的戏谑的表情来,“要不然会这么巧!”

多熟悉,就是不能好好的和你说句话,不是顶着就是呛着。

顾若离笑了起来。

“霍繁篓!”张丙中跑了过来,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道:“你可算回来了,你今儿要是不回来,可就对不起当初我们共患难的感情了啊。”

霍繁篓哈哈一笑,点头道:“所以我回来了啊,就怕你在背后说我坏话。”

“我天天说,也没见你早回来。”张丙中嗤笑一声,刘大夫和方本超也走了过来,笑呵呵的和霍繁篓抱拳,“当年霍小哥是不够意思,说走就走,害的我们一直挂念着,盼着你来封信,可都快三年了你却是任何音讯都没有。”

霍繁篓抱拳,露出我错了的表情来:“当时走的太匆忙,抱歉,抱歉!改天我做东,请几位大夫喝酒,随你们怎么罚。”

方本超就点着头,笑了起来。

“这是贺礼。”霍繁篓拿了个匣子出来,朝张丙中夫妻抱拳,“祝贺二位白头偕老,举案齐眉。”

焦氏拿帕子擦了擦眼睛,笑着道:“你能来就已经很好,谢谢!”

等这边说完,旁边认识的人也是纷纷过去叙旧,一时间将霍繁篓围在了中间,顾若离笑着退了出来,走到赵勋身边坐了下来,道:“没想到三年可以让一个人成长这么多,他是不是和以前很不一样了?”

赵勋望着她,含笑道:“你也一样,三年前还是个小丫头,如今也长大了。”

她笑了起来,是啊,时间带来的改变实在太神奇了。

“他们敬酒你就摆着架子少喝点。”她知道今儿晚上几乎每个人都来敬酒了,“你明儿不还有事吗,喝多了会头疼。”

赵勋微微颔首:“这酒烈,你也少喝。”

“嗯,我知道了。”她说着,给赵勋添了茶,那边已经在起哄喊着,“县主,今儿晚上我们闹洞房吗。”

她一愣笑了起来,握了握赵勋的手起身过去,笑着道:“是不是霍繁篓说的,他就喜欢乱凑热闹。”

众人都笑了起来。

“你瞧,你其实就不该盼着他回来,你要是不盼着他回来啊,就不会有人给你捣乱了。”她含笑和张丙中说着,瞪了一眼霍繁篓。

张丙中点着头,一副悔不当初的样子。

嬉笑怒骂的,酒席散了,可一院子的人才走了一小半,大家起着哄去闹洞房,顾若离怎么说也是师父,便留在院子里听着里头的热闹。

“赵将军。”霍繁篓坐在对面,朝赵勋抱了抱拳,赵勋微微颔首回了礼,道:“霍小哥如今哪里高就?”

霍繁篓哈哈一笑,摆手道:“您瞧我这样子,除了做点小生意还能干什么,谈不上高就,就混着别把自己饿死就好了。”

他一进门顾若离就看到他的腿,只是这会儿问不大合适,打算明天再细细的问他。

“霍小哥谦虚了。”赵勋几不可闻的笑了笑。

霍繁篓就打量了他一眼,脸上就露出暧昧的笑容来,嘻嘻哈哈的道:“赵将军何时和我们三儿成亲啊?定日子了吗,算起来我也算是他半个兄长,到时候可不能少了我主座。”

赵勋眉梢一挑,含笑道:“年后便行礼,至于主座自是不会少了你的。”

霍繁篓哈哈一笑,抱拳道:“那就一言为定了。”

顾若离听着一愣,还真的是第一次意识到,他在年纪上比自己长几岁,算起来霍繁篓今年也有十九了吧。

时间过的还真的快啊。

“你回来住在哪里啊。”顾若离望着他问道。

霍繁篓就回道:“住客栈啊,要不然我住郡主府去吧,怎么着你们家也有人照顾,还有口热饭吃,行不行。”

“这个我要问我娘。”顾若离皱眉,想了想道:“我当初答应苗苗,说让她住我家里去,硬是被我娘给否决了,现在你去我还真是不好说。”

韩苗苗都不行,霍繁篓肯定就不行了。

“那正好啊,我带着苗苗一起住进去,也省的别人说闲话。”霍繁篓嘻嘻一笑,挤眉弄眼的道:“你瞧我都成了半个残废了,你要是不管我就太没良心了啊。”

顾若离翻了个白眼,摆了摆手道:“你和我说这些没用的,你去和我娘说,你要说服了我娘,我是没有意见。”

“你说的啊。”霍繁篓指着她,道:“就凭我当初将你平安送到京城的功劳,我也能去郡主面前邀上一功。”

顾若离忍不住失笑,指着赵勋和霍繁篓道:“你不要昧着良心自夸,当初是七爷护送我们回京的,你现在把这个功劳拦在自己身上,你也好意思。”

“七爷当然不会和我抢。”霍繁篓哈哈一笑,道:“就这么说定了,我这就跪郡主府门口去,直到郡主答应了,我再起来。”

顾若离懒得和他说,方朝阳要是不同意,他就是跪成了白骨,她也不会多看一眼。

房间闹腾起来,霍繁篓吆喝着道:“我说,我教的法子别忘了用了,一辈子就这么一回,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用了,用了,很管用。”房间里的人回着,气氛更加热烈。

隔壁桌上,几个孩子朝这边看着,赵安申打量了一眼霍繁篓,就听韩苗苗在他耳边道:“是县主的朋友,当初县主就是和他一起从庆阳逃出来,到京城的。”

赵安申原来如此的点了点头。

“霍大哥。”梁欢蹬蹬跑来,站在霍繁篓面前打量着他,“你的腿怎么了。”

霍繁篓摸拍了拍梁欢的头:“嗬!梁欢长这么大了。”又道:“我腿你不是知道嘛,一直都有老毛病啊,今年疼的厉害走不了路,所以我就……你懂吧。”

“我懂。”梁欢就笑嘻嘻的道:“让人抬着走,可真像大爷。你说你雇的人一天要给多少银子啊。”

霍繁篓哈哈大笑,捏了梁欢的耳朵:“刚刚白夸你了,有的话你懂可不能说,你让我这脸往哪里摆。”

“你有脸吗。”顾若离翻了白眼,和梁欢道:“以后少和他说话,要是将你带歪了,你娘可是要怪我的。”

梁欢嘻嘻笑了起来。

“没瞧见白姑娘。”霍繁篓奇怪的道:“她离开京城了吗?”

顾若离回道:“不是,她有些不舒服,来坐了一会儿就先回去了。”又道:“和张婶一起走的。”

霍繁篓就哦了一声。

房间里客人都涌了出来,大家站在院子里又说了好一会儿话,这才陆陆续续的散了……

赵安申也和大家告辞,由韩苗苗和梁欢送着走了。

张丙中被弄的披头散发,摇着头和顾若离哭诉:“师父,往后再不能成亲了,这折腾一下我要少活十年啊。”他话落,顾若离就道:“你这是成亲,说的话太不吉利了。”

张丙中嘻嘻笑了起来,看着霍繁篓:“你住哪里啊,不会睡大街上啊。要不然你先住同安堂去吧,后面有间房是空着的。”

“我今晚暂时住客栈。”霍繁篓笑着道:“明儿我就住郡主府去,以后有事去郡主府找我。”

张丙中噗嗤一声讥诮道:“行,你能耐大,你去找郡主娘娘说你要住她家,看她会不会把你丢出来。”

霍繁篓就一副我有办法的样子。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走吧。”顾若离转头看赵勋,见他点了头,她便和霍繁篓道:“我和七爷送你回去吧,你这又是滑竿又是马车的,多不方便。”

霍繁篓摆着手,道:“我都习惯了方便的很。你们二位回去吧,我再和阿丙说说话。”

顾若离也不强求,他人已经回来了,来日方长,明天可以慢慢问。

“那我们走了。”她说着,余光就看到站在厨房门口正望着他们的二丫,笑了笑就回头拉着赵勋和众人告辞,出了门去。

赵勋在人多的时候话向来不多,她转头看着他,心情很好:“没有想到霍繁篓会回来。我定要问问他,那次在太原时是不是他,顺道让他将我荷包还给我。”

“你既给了他,又何必要回来。”赵勋含笑,摸了摸她的头,顾若离回道:“那荷包不一样,是我对顾府最后的念想了。”

赵勋扬眉,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两人到了郡主府,巷子里很安静,她道:“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歇着。”

“嗯。”赵勋抱着她起来,放在门外的台阶上,他站在下面勾着她的下巴,轻轻在她唇上一啄,她微微笑了起来,环着他的腰低声道:“那以后我们出门,是不是要随身带着脚凳。”

“好主意。”他闷闷一笑,寻了唇轻轻柔柔的吻着,顾若离面颊绯红半挂在他肩上,两人许久才分开,她左右看看忍不住笑道:“太伤风败俗了。”

赵勋挑眉,道:“这时候不会有人来这里。”巷子两头都守着人呢。

“我今天真高兴。”她靠在他胸口,低声道:“阿丙成亲了有了归宿,我心里也少了一份牵挂,当初他一门心思要拜师,我没有教他什么,可是看着他有个家总算安慰了点。霍繁篓也好好的,只要大家都活着,好好的,我觉得比什么都重要。”

“怎么这么伤感。”他低眸望着她,她噙着眼泪又飞快的擦了,道:“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越来越伤感似的。可能是因为我老了。”

赵勋就摸了摸她的头,道:“是,人不老心老。”

还真是啊,皮囊如此年轻,心却已经是风中残烛了。

“我回去了。”她松开他柔声道:“你做事归做事,但也要注意休息。”

他颔首,目送他进了门,他才慢慢的转道出了巷子,周铮牵着马在巷口等他,低声回道:“霍繁篓住在同福楼,身边有两个照顾起居的常随,除此以外没有可疑之处。”

赵勋微微颔首,道:“此人心术不正,派人留心些就好,别让他害了县主。”

周铮应是。

赵勋径直回了家中,吴孝之在书房等他,问道:“听说霍繁篓回来了?”

“嗯。”赵勋随意回了一句,吴孝之就笑眯眯的道:“爷,您可要担心这小子,他赖在县主身边,保不齐就挖了您墙角了。”

赵勋就扫了他一眼,想起顾若离和霍繁篓说话时的神情,淡淡的道:“娇娇对他没有心思。”

“县主没有,他有啊。”吴孝之就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一副过来人的表情,“我看,早点成亲的好,这小子花花肠子太多了,到时候您还得分神来应付他。”

赵勋顿了顿,不耐道:“应付什么,不行就将人关了。”话落,在桌上拿了封拆开,是颜显写来的,下了一场很大雪,连绵十几日几乎不见天日,所以他决定退军回河套休整,等明年再进军腹地。

他看完提笔回了信,便装了信封摆在一边,吴孝之道:“我看圣上好像有意要将赵正卿接回来,可问过您的意思。”

“提过。”赵勋回道:“我没同意。”

吴孝之蹙眉道:“爷,您说后宫那位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一个女子,孩子又这么小,现在就开始不遗余力的折腾,目的是什么。”

“总会知道的。”赵勋放了笔,又拿了一封奏疏出来看了一遍递给吴孝之,“先生看看这个。”

吴孝之接过来看,道:“要将营州三屯撤了并去蓟州和宣同?”他懒得再看后面的缘由,翻到最后一页找到了写这本奏疏的人,挑眉道:“云南道御史卢旺冲?”

这个名字不大熟悉。

“才从山东上来。”赵勋点了点头奏疏,挑眉道:“先前是同知,圣上登基后原是要入户部,最后去了都察院。”

吴孝之找到此人的履历,翻了翻摆在一边,道:“这是在试探您?”

秦大同现在还在关外出生入死剿杀瓦剌余部,若是朝中断了他后路,将他的地盘给撤了,可想而知,中屯卫四千将士会是什么感受。

“投石问路。”赵勋手指点了点桌面,含笑道:“撤军是其次,目的是想要我将都督府的权吐出来。”

当初他夺宫后,左右二军都督带兵勤王,他在宫中就将此二人砍了,此后都督府就由他自己接管,余下三路都督有事也是直接来询他意见……

若不然,他也不会手握大周半数以上的兵力。

就连卫所变动,也得他点头。

“您允还是不允?”吴孝之还真是好奇,“这放长线钓鱼,也是值得的。”

赵勋摆手,不屑的道:“我不放线,他们一样会露出头,先生只管做好准备即可。几个回合,总有蛛丝马迹。”他的话顿了顿,又道:“那晚的事还没有结论,苏召的意思太医院没有那种东西,也不可能有人从外面给圣上带进来。”

圣上最后的数月很喜欢一种盘香,一盘香可以燃一个时辰,燃完圣上还要再续上,很是迷恋。

“此事老夫去查。”苏召回道:“既有线索,就一定有顺藤摸瓜的那天。”

赵勋颔首,正要说话,周铮在外面敲了门,低声道:“宫里来人,圣上请你进宫。”

“嗯。”赵勋又翻了一本出来,是兵部关于重设河套的提议,说的话模棱两可,一番长篇大论却毫无结论,他丢在桌子上起了身,负手往外走,边走边道:“看来,我不在京中这段时间,这些人过的一点都不乏味啊。”

吴孝之有些羞愧,赵勋将事情都交给他处理,可是很多事却都没有得到完善,他嘿嘿笑道:“是卑职疏忽了。”

“不怪先生。”赵勋摆手道:“君王更迭,心思多的人想法也就多。相信风水轮流转的,大有人在!”

第二日一早,霍繁篓就登门了,拄着拐穿了一件方朝阳很喜欢的银红色的直裰,往正院门口一站,几乎吸引了半个院子的小丫头,一个个的脸都红的跟朝霞似的。

顾若离站在门口望着他,无奈地笑:“你是来拜访我娘的,还是来做什么的。”

“我生的好,难道还是我的错了。”霍繁篓一瘸一拐的进来,“我带的礼在马车里,你让人去搬进来吧。”

他第一次登门拜访方朝阳当然不会空手,她没有和他客气,让李妈妈带人去外院取东西。

“我娘在里面。”她压着声音道:“你说话小心一些,别没大没小的开玩笑,她要是不高兴了,我看你以后也不要来我家了。”

霍繁篓挤了挤眼睛,笑着道:“我什么时候没有分寸了?!”

她无言以对,做了请的手势,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暖阁,方朝阳坐在炕头上喝茶,看见他们进来不痛不痒的看向霍繁篓,眉梢一挑没有说话。

“草民霍繁篓,叩见郡主娘娘。”霍繁篓将手里的拐一丢,就一副要下跪的架势,顾若离惊了一跳,拉着他,“你发什么疯。”

霍繁篓就笑着道:“久闻郡主大名,却一直不曾得见,今儿托县主的福能进得门来,自是心中激动,不得不拜。”

“你够了。”顾若离压着声音瞪他,“太过了。”

霍繁篓拍了拍她的手,笑嘻嘻的看向方朝阳:“郡主好。”

“行了行了。”方朝阳指了指一边的椅子,问道:“你今儿来就是想说服我,让我收留你住在我们家?”

霍繁篓点着头,道:“我和三儿情同兄妹,对您崇敬之情亦如……”

“废话真多。”方朝阳打断他的话,“你和他情同兄妹,考虑我的感受没有。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霍繁篓嘿嘿笑着,点头道:“我也没有这个福分。”

两人斗嘴,但顾若离很明显的能感觉到,方朝阳是很喜欢霍繁篓的,当初他将崔婧语腿打断时,她还夸了几句。

方朝阳喜欢目的性强,且不拖泥带水干脆的人!

“我不同意。”方朝阳摆了摆手,道,“你要真没地方住,我可以借个宅子给你住,我家里,你休想!”

顾若离坐在一边没说话。

“多谢,多谢!”霍繁篓居然也不坚持,起身抱拳道:“草民多谢郡主救扶之恩。”

顾若离一愣,他来不是打算说服方朝阳收留他住在家里的吗,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改变了主意了。

方朝阳到是没有惊讶,颔首道:“嗯,今儿我就让人去收拾一下。”

“是!”霍繁篓笑着道:“那……郡主不让我住在家中,我能不能每日晚上来您这里用晚膳?我交菜钱,一个月五两,您看行不行。”

顾若离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根本的目的就不是住在这里,而是想每日过来蹭吃蹭喝……

他知道住在郡主府是不可能的,所以才会先提出一个要求来,等方朝阳拒绝了,他再退一步要求每天来打个秋风,这样一来对方就不好意思再拒绝了。

方朝阳被他的五两银子逗笑,眼睛一转就盯着霍繁篓,笑着道:“我要不同意呢,你打算怎么着。”

“我就说能不能让我隔三差五的来陪郡主您说说话。”霍繁篓笑嘻嘻的道:“要是这个您都不同意……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方朝阳摆了摆手,指着顾若离:“将人领走,没事别在我跟前晃悠。”

那有事就能晃悠了,比如用晚膳的时候。

“得嘞!”霍繁篓蹭的一下站起来,“三儿,我们就不打扰郡主休息了,你陪我熟悉熟悉咱们家吧。”

顾若离都替他脸红,将拐递给他扶着他往外走,回头和方朝阳道:“娘,我陪他出去走走。”

方朝阳没理她。

两个人出了正院,顾若离扶着他花园边的石墩坐下来,凝眉道:“手给我,我看看你的脉象。”

“好。”霍繁篓将递给她,她号了一会儿没看出什么问题来,又过去蹲在他腿上,摸了摸他的膝盖,“怎么个疼发,多久了?”

霍繁篓回道:“快一年了,去年年后我掉水里去了,冻了一下,以后就不论晴天还是下雨都疼了。”又道:“三儿,我的腿是不是要废掉了。”

顾若离不知道,她没看出哪里不妥来:“你改天去找孙大人看看,他骨科比我好。”

“你都不知道,他哪会知道。”霍繁篓叹了口气,“瘸了就瘸了吧,反正我也无所谓。”

顾若离凝眉看着他,叹了口气,他才十九岁要是以后都拄着拐,也太可惜了。

“那你陪我去找孙大人。”霍繁篓看着她,“我一个人,不想去。”

她失笑,点头道:“好!今天我送了拜帖去,等孙大人哪日有空我就陪你去。”话落,又看着他问道:“这几年你都在哪里,上次我在太原见到的,是不是你?”

他微微一笑,从怀里拿了个荷包出来,“砸我脑袋上了,很疼的。”

“你怎么能这样。”顾若离怒道:“我都那样喊你了,你居然还躲在那边装死。”

霍繁篓嘻嘻一笑,说的漫不经心的道:“我当初走时就说等有了能力回来保护你,可是我那时候什么都不是,我哪有脸见你。”

“现在就有脸了?”她蹙眉,他立刻回道:“也没有,可是我想你了,忍不住就回来了。你嫌弃我了。”

顾若离懒得理他。

“再说。”霍繁篓道:“我要再不回来,你都快嫁人做人妇了,到时候我去哪里找你去。”

她摆了摆手,指了指荷包:“还给我吧,你都回来了。”

“不要。”霍繁篓揣进自己胸口,“这是你送我的,休想再要走。”

顾若离气的不行,可又拿他没有办法。

“还是不是朋友啊。”霍繁篓怼了怼顾若离,“你不是有了赵将军,就不准备理我了吧。”

她不想和他讨论这个问题,就回头喊了雪盏:“请孙刃帮我送个帖子去孙府,问问孙大人何时有空,我和霍繁篓去孙府拜访他老人家。”

“是!”雪盏应是而去。

下午孙府回了话,请他们隔日去。

顾若离让人给霍繁篓搬了个软榻来,两人坐在屋檐下晒太阳,她拿了针线在一边做衣服,他看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你做这个?你怎么能做这些事。”

“我怎么不能做了。”她奇怪的看着他,“我除了会给人看些小毛病,可是什么都不会的。”

霍繁篓一把夺过她手里的东西,摔在筐子里:“那也不是你做的,你怎么能做这种俗事。”又道,“赵远山让你学的?”

“和他又没关系。”顾若离回道:“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霍繁篓面无表情,眼中却是一闪而过的阴郁,转瞬即逝后他摆手道:“行,行,我不管你。过几天你也给我做件衣服穿。”

“好,只要你能穿得出去。”她笑了起来,那边李妈妈道,“县主,午膳摆好了,郡主请你们去用膳。”

顾若离放了手里的东西,过去拉霍繁篓起来:“吃饭去吧。”

两人往正院去,刚上了台阶门口就有个身影大步进来,她回头去看,就看到赵勋进来不由惊讶道:“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没饭吃。”赵勋淡淡的道:“午膳好了吗。”

顾若离满脸惊讶的看着赵勋,他会没有地方吃饭?

“一起,一起!”霍繁篓抱了抱拳,单脚立了一下,又抓着顾若离的胳膊,笑嘻嘻的。

赵勋不痛不痒的回了礼,率先上了台阶进了暖阁。

“走啊。”霍繁篓推了推顾若离,“发什么呆呢。”

顾若离挑眉,觉得……有些古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