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开幕/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朝阳盯着赵勋眉头紧锁,问道:“你也来用膳?”

“是。要去西山正好路过姑母这里,所以便进来吃顿便饭。”赵勋一点都不客气的坐下,“姑母近日可好。”

方朝阳没回话,又转眸看着霍繁篓,就见他笑嘻嘻的道:“吃饭时人多好,热闹啊。”

她就没有再说话,冷幽幽的扫了一眼顾若离。

“还要去西山吗。”顾若离问道:“这天气有些凉了,你坐马车去,别再骑马了。”

顾若离说着,在赵勋手边的位置坐了下来,他唇角几不可闻的勾了勾,道:“嗯,我坐车来的。”

她笑着颔首,让李妈妈盛饭,“下午七爷还有事,把酒撤了吧,吃饭就好。”

“三儿。”霍繁篓道:“你要是给我做衣衫的话,我自己挑颜色可以吧。我要红色,就我身上这红。”

他身上这颜色,也是方朝阳最喜欢的。

“我才学呢。”顾若离蹙眉,道:“等我有底气的时候再给你做,现在想的也太远了。”

霍繁篓就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提前订好,免得到时候你忘记了。”

“知道了。”顾若离指了指他的碗,“快吃饭。”

霍繁篓就笑眯眯的点头。

“霍小哥既无事,不如随我去军营看看?”赵勋漫不经心的看着他,道:“西山不远,权当散心!”

霍繁篓还没有开口,顾若离就摆着手道:“他腿这个样子那能去军营,还是好好休养的好。我和孙大人约了明天去他家,请他看看。”

“嗯。”霍繁篓点着头,回道:“赵将军好意在下心领了,我的腿不方便,去了给你添麻烦。”

赵勋扫了他一眼,就没有再说话。

“这个你爱吃。”霍繁篓给顾若离夹一筷子肉,“多吃点肉也能长肉,瞧你瘦的跟只竹竿似的。”

顾若离看着碗里的肉,蹙眉瞪了他一眼,又小心扫了眼方朝阳,见她没什么反应,才暗暗松了口气。

“吃饭。”她踢了一下霍繁篓,压着声音道:“小心我娘生气,以后你就来不了。”

霍繁篓哦了一声,乐颠颠的吃饭。

方朝阳冷眼瞧着,面上渐渐露出兴味来,眸光一转似笑非笑道:“以后你们要是没饭吃,就提前让人来说一声。反正我和娇娇两个人吃饭也很无趣,都来,人多热闹一点。”

霍繁篓立刻抱拳,笑着道:“谢谢郡主。”

赵勋根本没空每天特意到这里来吃饭,可还是笑了笑颔首道:“好!”

方朝阳一脸的满意,放了筷子:“你们吃吧,我吃饱了。”就端了手边的茶,不急不慢的喝着。

赵勋也放了碗望着顾若离,道:“我也吃饱了。”话落就起了身,“先走一步。”

“那我送你。”顾若离起身送赵勋出去,又回头和霍繁篓的道:“你慢点吃,不用急。”

赵勋和方朝阳抱了抱拳,就听霍繁篓道:“赵将军慢走啊。”

赵勋扫了对方一眼,大步出了暖阁的门,顾若离随着他出去,低声问道:“晚上回来吗。”

“今晚不回来。”赵勋回道:“这两日应该会下雪,你少出门。”

顾若离笑着点头,目送他出了门。

等她回暖阁时,霍繁篓和方朝阳皆是安静的坐在桌边,一个喝茶,一个吃饭,但是气氛明显和方才不太一样。

“吃饱了。”霍繁篓朝方朝阳道谢,“那我就告辞了,多谢郡主招待。”

顾若离看了一眼方朝阳,扶着霍繁篓起来讲拐递给他,问道:“怎么突然要走,你有事要办?”

“郡主随借宅子给我住,我打算去看看,总不能什么都让郡主替我费神啊。”他说着背着方朝阳朝她挤眼睛又撇嘴的,她看着就明白了意思,和方朝阳道:“娘,我陪他一起去一下,晚点回来。”

方朝阳没说话。

两个人出了正院,顾若离奇怪的道:“我不在的时候我娘说你了吗。”

“嗯。”霍繁篓点着头,在她耳边道:“你娘以为我回来是要和赵将军抢你的!”

顾若离愣神了一下,看着霍繁篓,随即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等晚上我和我娘解释,她不了解你,这么想也正常。”

“是啊,是啊。”霍繁篓看着她笑容僵了僵,点头道:“我抢你做什么,你又不能吃,清蒸还是红烧味道肯定也不怎么样。”

顾若离失笑的摇了摇头。

两个人上了马车,霍繁篓看着她:“听说你去年回庆阳了,顺利吗。”

“有些曲折,不过有七爷帮忙,还算顺利。”她将庆阳的事和霍繁篓说了一遍,“现在那边的同安堂由陈伯他们照看,前些日子来信,说刚办了一场义诊,反响虽不如以前,但是已经很好。”

“要不,我陪你回庆阳吧。”霍繁篓微倾着身体,半真半假的道:“你不是说祖坟无人打理吗,我陪你回去,咱们重振庆阳顾氏。”

顾若离随即摆了摆手,否定道:“回不去的,我娘不同意不说,七爷也不会同意。”

“你现在怎么做事还要看别人脸色。”霍繁篓皱眉,“你的愿望不就是重振顾氏吗,你现在都在做什么,成天混吃等死啊。”

她顿了顿,垂了眉眼没有说话。

“你生气了?”霍繁篓见她不说话,忙笑了起来怼了怼她,“算我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可以了吧,我不说了。”

她笑了笑。

方朝阳的要借给霍繁篓住的院子很偏,她一直也不大喜欢,好像当初买的是为了给杜嬷嬷荣养的,后来杜嬷嬷去了宅子就一直空着。

是个不大的四合院,收拾的很齐整,早两年已经翻修过了,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霍繁篓只要买些日常用的就能住人。

“看看要买什么,先列个单子,我让人去买。”顾若离四处转了一圈,和雪盏还有欢颜一起列了个单子,两个丫头上街去买,一下午的时间他们四个人就将宅子收拾出来了。

“晚上在这里吃饭吧。”霍繁篓兴致很高的样子,“将阿丙还有方大夫,刘大夫一起请来……那位新来的叫什么来着?”

顾若离回道:“岑大夫。”

“嗯。咱们在家里吃,好好喝炖酒,怎么样。”霍繁篓说着,去了厨房,“你还没吃过我的手艺吧,今儿我给你露一手。”

顾若离失笑,点头道:“行啊。”

又买菜做饭,请了几位大夫过来,张丙中带着焦氏,二丫还有梁欢,打量着院子的情景,笑着点头道:“没想到你去了一趟郡主府,居然还真让你弄到住处了!”

“郡主心善。”霍繁篓笑眯眯的,“随便坐不要客气,我去厨房做饭,一会儿就有饭吃。”

他去忙,顾若离在巷子口接到了白世英和韩苗苗,白世英好奇的道:“我今儿一早就听说了霍小哥回来了,不过他的腿怎么了,你瞧过吗。”

“瞧过,也不知道什么病。”顾若离回道,“脉象上没看出不妥来。”

白世英若有所思,去厨房和霍繁篓打了招呼,他笑着道:“白姐姐先坐着喝茶,让三儿陪你说话。”

“好。”白世英打量了他一眼,和顾若离出来低声道:“霍小哥似乎没什么变化,就是个子高了一点。”

顾若离颔首,道:“还是没个正经样儿。”又瞧见二丫在井里打水去厨房帮忙,她笑着道:“二丫,你是客人歇着就好了,一会儿我来做。”

“我没事。”二丫摆着手,“我在家里做惯了,现在歇着反而不习惯。”

顾若离道了谢就没有拦着她。

饭菜很快弄好,一行人各自落座,方本超捧着了杯子,笑道:“昨天阿丙成亲,霍小哥又回来了。真的是双喜临门。这一杯祝阿丙和弟妹白头偕老,万事顺心。”

众人举杯,碰了杯就闹腾了起来,张丙中要罚霍繁篓喝酒:“这两年你一点音讯都没有,我们成天提醒吊胆的,也不知道你怎么样,有没有出事,你倒好,一个人在外头逍遥自在,这杯酒必须喝。”

“喝,我喝还不行吗。”霍繁篓一口喝了酒,道:“感谢各位挂念,我先自罚三杯。”

他连喝了三杯,脸顿时像煮熟的虾子,红了起来。

顾若离还是第一次知道,他酒喝多了会上脸。

“这还差不多。”张丙中道:“我还记得那天你走的时候我师父哭的多伤心,真是没义气。”

霍繁篓眼睛一亮,拍了拍顾若离的肩膀:“还掉泪了啊,没事,改天我把眼泪还给你。”

“眼泪怎么还。”顾若离失笑,拍开他的手,“你少喝点,又没有人逼着你。”

霍繁篓拍着桌子:“你不懂,我高兴啊……见着你们,我不知道多高兴。”

大家都笑了起来。

“你是见到县主最高兴,见到我们才不会高兴呢。”梁欢嗤笑一声,道:“霍哥哥就知道骗人。”

霍繁篓哈哈笑了起来,指着梁欢,“这小子,嘴巴这是越来越毒了啊!”

“应该请赵将军一起来的。”梁欢笑嘻嘻的说完,韩苗苗就回道,“你当赵将军和我们一样,他昨天去吃酒纯粹是给面子,要不然我们这样的普通百姓,那能见天的就能看到他。”

梁欢就笑着道:“这不是有县主在嘛,赵将军肯定要来的。”

“好好吃饭。”焦氏无奈地打断儿子的话,“真的越发没有规矩了。”

梁欢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

“那个……”二丫忽然问道:“赵将军没来,他很忙吗?”

大家一愣,顾若离就笑着回道:“是啊,他今天才去的西山,明天才能回来,寻常都没空!”

二丫就哦了一声。

霍繁篓端着杯子就朝二丫看了一眼,若有所思。

快要宵禁,众人这才散了,霍繁篓催着大家:“桌子一会儿我自己会收拾,你们该走的赶紧走吧,别路上被兵马司的人扣了,明儿还的拿银子赎人。”

“就听不到你说好话。”张丙中啐了他一口,喊着二丫,“走吧,让他自己收拾,不用管。”

二丫应是,擦了手跟着出来。

“明早我来接你。”顾若离道:“你担心腿,别磕着碰着了。”

霍繁篓颔首,将众人送到院子门口

“霍小哥这两年都在做什么,你问了吗。”出了门,白世英好奇的看着顾若离,就看她摇了摇头,回道:“我问了,他含糊其辞的带过去了,我就没有再问。”

白世英了解她向来不刨根问底,比如她的事情也是一样,她不说,顾若离从来没有多问。

“感觉上,他自信了很多。”白世英含笑道:“或许是长大了的缘故。”

顾若离笑着点了头。

“师父。”张丙中追上来,笑着道:“师父,我准备三日后带焦娘还有梁欢跟着二丫一起回一趟青阳,去见见二当家。”

“行啊,什么时候走,帮我也捎些东西带去。”顾若离笑道。

张丙中点着头,道:“那我这两天准备一下,走前去您那边取东西。”

顾若离道好。

第二日,她一早过来接霍繁篓,两人去了孙府,孙道同看了霍繁篓的腿,也是一脸疑惑的样子:“……腿伤是旧疾,孩童时应该是断裂过的,现在落了病根,但现在再看,除了旧伤也并没有不妥之处,至于为何疼的厉害,老夫也说不好。”

“疼的很厉害。”顾若离转头看霍繁篓,“是冷水浸泡后开始疼的?”

霍繁篓点头。

“只能吃药调理。这个腿伤要想治愈怕是不易。”孙道同叹道:“以前我也帮人治过旧伤,将伤处敲裂让它复原。只是霍小哥这伤不行……”

顾若离凝眉,脸色不大好看,霍繁篓就笑着道:“没事啊,我疼的都习惯了。”又拍了拍她的肩膀,“往后你多照顾照顾我就好了。”

她没理他,和孙道同道:“有劳孙先生了。”

“不碍事。”孙道同说着微顿,问道:“听说县主不去医馆也不再行医了?”

她抿唇苦涩的笑笑,道:“是,不再行医了。”

“可惜了。”孙道同摇了摇头,又道:“不过,人各有选择,县主怎么做都行,只要你自己心里舒服就行。”

顾若离应是,和孙道同告辞,扶着霍繁篓出了孙府,两人上了马车,她望着霍繁篓问道:“你的腿伤,是怎么弄的?”

“我啊?”霍繁篓笑呵呵的道:“年纪小,我们一行四个孩子被人牙子抓了,我和另外一个姑娘因生的好看,就买到了青楼……我逃出来被打断了腿,老头救了我,将我藏在破庙佛像里藏了三个月,等我避过风声出来后,我的腿就已经这样了。”

她第一次听霍繁篓说气以前,惊讶的道:“是几岁的时候?”

“五岁还是六岁?!”霍繁篓摆着手,“时间太久远了,不记得!”

顾若离皱着眉叹了口气,望着他的腿许久才问道:“那和你一起被卖的那个姑娘呢?”

“死了。”霍繁篓漫不经心的道:“第一次接客时,敲碎了房里的梅瓶吞了瓷片,第二天就死了。”老头回来告诉他,那姑娘赤条条的被丢在了乱葬岗,还是老头找了个枯草裹了挖坑埋了。

她听着,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心疼的看着霍繁篓抿唇道:“还好,你逃出来了。”

“是啊”霍繁篓笑着道:“还好我逃出来了。”其实,在其后的好些年里,他宁愿自己没有逃出来,宁愿当初死在那里……

不过,现在再回头去想,他忽然觉得活着很好。

要不是还活着,他又怎么会遇到顾若离……能今天和她这样面对面坐着说话,看到她眼里的疼惜和不忍,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或许,他活着就是为了等她,等那一天他们在巷子里,并不偶然的相遇。

“后来呢。”她沉声问道。

霍繁篓哈哈一笑,道:“后来什么……后来我在佛像地下躲了三个月,就跟着老头四处走,才知道他养了许多像我这样的小乞丐,有男有女,他不卖人,还教我们本领。自此后我们虽吃不饱穿不暖,但是也算是有个家了。”

“什么本领?”顾若离心头微跳,霍繁篓神秘一笑,手在她肩膀一拍收了回来,她就看到他手指间已经夹了一个荷包,淡紫的颜色……

是她的荷包,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好多年没有用过了。”霍繁篓将荷包丢给她,“当时我的手是最快的。因为我腿不好要是被人发现跑都跑不动,所以只能不停的练习手法,让每一次出手,都在生不知鬼不觉中。”说着,他亮出了亮自己的手指,一副逗趣的样子。

顾若离笑不出来,叹了口气道:“你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原来你童年是这样过来的。”

“这有什么可说的。那倒要博取你同情啊。”霍繁篓嗤笑道:“再说,我看家的本事,可不能让你知道了。”

她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去我家吧,不是要蹭饭吃的吗。”顾若离道:“我娘这人刀子嘴豆腐心,她要是说的话不好听,你就当做没听见,别往心里去。”

霍繁篓摆着手,道:“你当我小姑娘,这两脸皮早就无坚不摧了。”

她笑了起来。

两人到了郡主府的巷子口,忽然外头一声娇俏的喝声传来:“停车!”

“是闻音。”顾若离立刻听出是崔婧语的声音,看着霍繁篓道:“她一直在等你。”

车帘子唰的一下掀开,崔婧语看着顾若离就哼了一声,道:“你怎么答应我的,实话不算话。”又掉头看着霍繁篓,面色顿时换成了笑,“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了。”

霍繁篓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余光看了一眼顾若离,面色这才收敛了一些,道:“你等我做什么,我没空。”

“你没空,我有啊。”崔婧语靠在门边,“你现在住在哪里,要是没地方住就住我那边去。要是有地方住,我就搬到你家里去。”

霍繁篓冷笑道:“我住哪里和你无关。”

“我不管。”崔婧语堵着车门,“我在菩萨面前发过宏愿,这辈子就跟着你了,你到哪里我到哪里。”

他挑了挑眉,毫无温度的道:“随你的便。”

顾若离被这两人弄的头疼,无奈地和霍繁篓道:“要不,我们还是不进去了吧。”

方朝阳肯定不愿意看到崔婧语,一会儿三个人都闹起来,她拉不住。

“嗯。”霍繁篓点头,和她道:“我请你吃饭,我们去天香楼。”

崔婧语就踏着脚凳上了车,在门口一坐:“好啊,那就去天香楼。”又看着霍繁篓,“你的腿怎么了,还带着拐?”

他没理她。

马车停在天香楼门口,顾若离先下了车,要回头去扶霍繁篓,崔婧语道:“你去找间雅间,我扶他就好了。”

“也行。”顾若离说着进了门,霍繁篓见她离开,忽然反手扣住崔婧语的手腕,一字一句道:“我和你说过,你不要再来招惹我,否则我不会心慈手软的。”

“那你杀了我好了。”崔婧语的昂着头看着他,“我死过一次了,命是你给的,随你什么时候取。”

霍繁篓就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抵在车壁上,冷笑道:“闻音是吧,你以为我会让你好好死,醉春楼正缺人,以你的资质估摸老鸨还是乐意捧你做花魁的。”

崔婧语脸色一变,随即强撑着道:“我说了,随你的便!”

“滚!”霍繁篓推开她,拄着拐进去,崔婧语跟着他过来,压着声音道:“霍繁篓,其实我们两个是一样的人,你回来赖在她身边,看上去嬉皮笑脸的,不还是有着见不得光的心思。不过我告诉,她和赵远山好的很,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霍繁篓没有说话。

“当初你走了。”崔婧语道:“是你自己将她让出去的。有的事错过就是错过了,你就算装疯卖傻骗她一年两年,她也不会不要赵远山而要你。”

霍繁篓停下来,似笑非笑看着,忽然伸手将她勾了过来,手就搭在他肩上,“那就试试好了。”

“你们……”顾若离从楼梯上下来,就看到对面两个人一副关系的很好的样子,霍繁篓呵呵一笑,道:“她说她要照顾我啊,我成全她了。”

顾若离愕然,随即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霍繁篓和崔婧语还真是有点配,都是小孩子脾气,变脸比翻书还快。

崔婧语也是一怔,侧目看着他,就听他道:“嗯,今儿就搬去我那里住吧,我正好缺几个丫头。”

“好!”崔婧语点头。

一整个中午,顾若离就看着霍繁篓和崔婧语你来我往,话里藏着机锋恨不得一句话把对方说死才好的架势,她托着下巴看着对面,笑着道:“闻音,你真要搬去那边住吗。”

“他同意了啊。”崔婧语觑了一眼霍繁篓,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不能反悔。”

霍繁篓就睨了她一眼,没说话。

下午,崔婧语带着翠娟真的搬去了霍繁篓那边,将闻音阁关了。

这是他们的私事,顾若离没过问也没什么可说的,送了两人离开,她就回家了。

赵勋盘腿坐在马车里,手中拿着奏疏翻着,马车从西山回来距京城约莫还有一炷香的路程,他停下里揉了揉眼睛,掀了车帘看向外面。

就看到细细碎碎的雪花洒落下来。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他出声道:“停车。”

周铮将车停在路边,赵勋下车来走到路边的田头上,地里下的是麦子,已经长了一指多长清油油的,长势喜人,周铮道:“爷,看来明年是个好年头。”

“希望如此。”赵勋负手看了一会儿,身上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雪,他转身欲走,视线里就出现了一个抱着包袱朝这边跑来的少女。

脸冻的红红的,喘着气望着他,并没有寻常姑娘家的羞涩。

“赵公子。”二丫抱着包袱,望着他道,“我明天就走了,以后也不会来京城,这是我给您做的鞋,在家里就做好了一直摆在床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把这鞋送给你,随你穿不穿都行。”

赵勋皱眉看着她手里的包袱,好一会儿道:“我有鞋穿,姑娘的好意,赵某心领了。”话落,负手往车边走。

二丫顿了顿,又紧跟了几步,道:“赵公子,你别误会。我知道你和县主就要成亲了,我真的只是想断了自己的一个念想,回去就安安分分的成亲过日子。”

赵勋步子顿了顿,头也不回的和周铮道:“收了。”

“多谢姑娘。”周铮接了包袱,赵勋已经上了马车,帘子垂下来,马车嘚嘚的走远……

二丫看着,长长的松了口气,眼眶微红。

夜里,顾若离在睡梦中被雪盏推醒:“县主,张大夫有事找您。”

“阿丙吗?”她坐起来问道,“什么时辰了。”

雪盏道:“子时。”她话落,顾若离心头就是跳,“他说了什么事了吗,人请进来了吗。”

这大半夜的,要是没有事张丙中不会来找她的。

“在院子外呢。”雪盏说着拿了件斗篷给顾若离披上,也不梳头了急匆匆的出了门,果然就看到张丙中搓着手在外面候着,见着她就喊道:“师父,您给您一张名帖,我要去找二丫,她昨天下午出去后就没有回来。”

“二丫?”顾若离回头示意雪盏去拿名帖,又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她说了去哪里没有。”

张丙中回道:“焦氏见她抱着包袱出了门,里头包着的是一双男人的鞋子,说是去找个人,后来就没有回来了。”他等到快宵禁了,实在等不及了在外头找了许久,这才来求顾若离。

“我和你一起去吧。”顾若离道:“去找兵马司的人帮忙一起找,她只要没走肯定就还在城里。”

一个大姑娘大半夜的不见人,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她说着换了衣服,和方朝阳招呼了一声就带着崔安还有几个家里的小厮一起,由孙刃和周修彻大头,一行人在城里四处找人。

地上落了一层的雪,顾若离坐在车上抱着手炉还觉得冷,若是二丫……她不敢想象。

人家姑娘来京中走亲戚,投奔的又是张丙中,要是出了事怎么向她父母交代。

“县主。”孙刃敲了车壁,回道:“找到人了。”

顾若离唰的一下掀开帘子,问道:“人在哪里,没有事吧?”

“人死了。”孙刃道:“像是被人在胸口踹了一脚,晕倒在路上后冻死了!”

一时间她怔在那里好半天都没有消化掉这个消息……好好的人怎么会死了,前天还笑盈盈的帮着霍繁篓做饭呢……

“阿丙呢。”顾若离从车上下来,孙人道:“已经去通知张大夫了,他正朝那边去。”

顾若离点头,想起什么来:“人在哪里找到的,谁找到的,报官了吗?”

“属下找到的,就在前面的一条死胡同里。”孙刃指了指前面的胡同,“您去看看。”

她点头随着孙刃去了那边,张丙中已经到了,抱着二丫闷闷的哭着,脸色非常的难看。

她蹲下来看着二丫,确实是一点气息都没有了。

大概是冻了缘故,她脸色乌紫,胸口明显有个脚印,她摸了摸肋骨,不见骨折的痕迹……她说着微顿视线落在地上。

二丫后背结了一层冰渣子,躺着的身下也是一层雪。

“孙刃。”顾若离回头看着孙刃问道:“你发现她时,附近有什么人吗?我怀疑二丫是死了以后丢在这里的。”

孙刃面色微变,回道:“没有。”

顾若离就回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