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情爱/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梅氏剥着赵政的手,她觉得她要死在这里了。

这个疯子,自己受了委屈就回来拿她撒气。

“正卿。”梅氏闷闷的道,“你听我解释,我不是和赵远山一个人在这里,还有静安,静安也在啊。”

赵政刚才其实看到了静安,但是他依旧生气。

他松了手,冷冷的看着她。

梅氏咳嗽着,脖子火辣辣的疼,她好一会儿才喘匀了气,觉得自己活了过来:“正卿,你怎么回来了,事先我一点都不知道。”

“要是让你知道了,我就永远不知道你和赵远山给我戴绿帽子。”赵正卿眯着眼睛,满目的杀意,“不要以为你有娘家护着,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梅念茹,在荣王府里我若想要你死,办法实在太多了。”

想让我死,你舍得吗。你舍得我娘家的支持吗,你舍得我娘家每年给你牵线做的买卖吗,没有我荣王府早不知困苦成什么样子了。

就凭一个整日疯癫只知道花钱的父亲,一个小肚鸡肠只知道作妖的母亲,就凭你,能活成今天这样?!

这些话,在梅氏心里转过,她回道:“我没戴绿帽子。你可知道我今晚为什么要约远山还有静安在那边,是因为近日我得到了一个可靠的消息,远山四年前在延州得了一个秘密的山谷,那个谷很大是个藏兵养兵的绝佳之处。没有人带路,就算有心人想去找,也找不到。”

赵政凝眉没有说话。

“这几日,青阳山正好来了几个马匪,好像是为了恭贺静安那个徒弟大婚。我就让青燕都杀了。事情瞒不住就有人上折到圣上那边去了。”梅氏低声道:“这两天朝堂里都是弹劾的折子,您明天就能去打听。”

“这能说明什么。”赵正卿道:“不要以为你拉出这件事来遮掩,我就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既然搞赵远山,她就没有必要大晚上约他来这里。

梅氏急着道:“我真的只是因为这件事。”

‘“真的?”赵正卿看着她,梅氏点着头拉着他的手,道:“当然是真的,我怎么会对他有别的想法。”

赵政脸色好看了一点,摸了摸梅氏的脸将她抱在怀里:“以后你不要再来找他,你知道的,他一直惦记着你,保不齐就能对你做出什么事来,你让我怎么办。”

梅氏点着头应着。

两人回了荣王府,荣王妃看见儿子高兴的几乎要晕过去了,她拉着赵政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一个人回来了?”

“有人救我的。”赵政回道:“走前半个月我假装生病,求颜释文给了我一辆马车,他们就找了一个人假扮我躺在马车里,我偷偷逃走了,半个月后他们才发现我,那时候我已经过了延州了。”

“真是太惊险了。”荣王妃听的心惊肉跳,“路上吃了不少苦吧,看你瘦的,胡子也长出来了。”

此时的赵政满脸胡子,眼角生出皱纹来,没有半点风流倜傥的世子样。

“没吃没喝,又不让睡觉。”赵政冷笑着道:“他们折磨我的方法多的很,不留一点痕迹就能让我生不如死。”

荣王妃心疼的哭了起来,抱着儿子,“回来了就好,明天我和你一起进宫,圣上和先帝不同,你和他有情分在,他不会不管你的死活的。”

“嗯。”赵政心里很清楚,他既然回来了赵凌就不会再送他走,即便被赵政左右了,可后宫里还有两个女人会替他说话求情。

荣王妃颔首,侧目看到了梅念茹,便道:“你楞着做什么,还不快让人准备热水和吃食。”

梅氏什么话都没有说,应是出了门。

“这个女人,要不是看在她姓梅,我早不能留她了。”荣王妃亟不可待的将梅氏做的事告诉了赵政,“你父王再不是东西,可也是长辈,她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我会管教他的。”赵政不以为然,反倒对梅氏生了一份欢喜,为了救他,她居然连荣王都敢杀,“您不要生她的气,她向来单纯,想问题也想的简单。”

自己的儿子又是一手养大的,他就是皱个眉她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赵政很明显对梅氏杀自己老子的事不以为然。

荣王妃看着心头就咯噔一声,但又不相信,就道:“是要好好管家,也不知道她姑母当年是怎么教导她的。”

赵政应是。

饭菜上来,赵政梳洗用过晚膳,和梅氏一起回了自己院子……

关了门赵政便迫不及待的将梅氏压在身下,她凝着眉忍着难受笑着道:“……正卿,你轻点,弄疼我了。”

“知道了,知道了。”赵政亟不可待,可半天也不得成功,他满头大汗,梅氏也觉得奇怪,问道:“是不是累了?”

赵政不死心,折腾了伴宿也没有成,他气的红了脸,甩手就抽在了梅氏的屁股上,怒道:“你这个婊子,你急什么,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是不是这半年来赵远山满足你了,让你高兴了你就不稀罕这事了。”

梅氏疼的吸了口冷气,委屈的红了眼睛:“你要是累了就歇会儿,不要说这些没有的事。”

“我说没有的事。”赵政很挫败,他一把捏住梅氏的胸脯,死死攥着,“不要以为你说几句话解释了,我就信你了,你这个贱人,你就是婊子。”

梅念茹推着他,可哪里能敌得过对方的力气,被压着她连求饶喊叫都不能,只能好言好语的哄着:“……正卿你先冷静一下,今天不行我们明天再来好不好,你赶路这么久,一定是累着了。”

“要不然……要不然我们请大夫来看看?”疼痛让梅氏开始发抖。

赵政松开她一下子倒她身侧躺了下来,他很轻松他可能是去年大雪的时候,在关外冻伤了……

难道,他永远都不行了?

“再来。”他翻了个身,天快亮时依旧毫无起色,梅氏已毫无力气的耗在床上,她看了一眼窗外泛着白,强撑着起来,“别再闹了,天亮了我们起吧。”

赵政双眸通红,像一只困兽一样坐在床上,目光阴狠的盯着她。

“正卿……”梅氏往后缩了缩,“丫头婆子都在外头,别让人听到了。更何况,你今儿还要去宫里呢,这事比什么都重要。”

赵政终于清醒了过来,他大步下床对外喊道:“打水进来。”

几个丫头抬水进来,梅氏穿了衣服静静坐在梳妆台前,问给她梳头的婢女:“青燕回来了吗。”

“没有。”婢女回道:“奴婢方才还觉得奇怪,以为您让她去办事了。”

青燕居然一夜都没有回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应该不会,她拳脚那么好,一般人根本打不过她。

就在这时,忽然净室里传来砰的一声,梅氏一愣皱了皱眉和婢女道:“去看看怎么回事。”又不知道发什么疯了。

婢女掀了帘子朝里头看了看,随即捂着嘴脸色发白的连连后退,梅氏腾的一下起来过去,帘子里头,赵政就捂着服侍他沐浴的婢女的嘴,压在倒了木桶上……

梅氏怔了怔,反手就给了身后婢女一耳光,“早膳呢,还不快去端来。”

婢女捂着脸不敢吱声,逃也似的出了门。

梅氏扶着门框整个人都在发抖,太恶心了,恶心的她连隔夜都快要吐出来了。

好一会儿赵政走了出来,方才被他压着的婢女已经软软的躺在地上,他随意套了一件衣服,很舒心的样子,道:“找人将她埋了!”

“嗯。”梅氏往后退了一步,压着害怕道,“爷先将衣服穿起来,免得一会儿婆子进来不好。”

折腾了一夜没成的事,刚才居然就成了,真的是前所未有的舒坦,他扫了一眼梅氏,捏着她的下颌:“今儿晚上,我们再试试。”

梅氏腿一软,扶着梳妆台人才没有倒下去。

这两日朝中很热闹,敢弹劾赵勋的人并不多,但胜在折子上了多,而弹劾徐翼的折子却是如雪花似的落在赵凌的桌案上。

一时间他头疼不已,裹着被子赖在沈橙玉的床上不愿意起来:“……再让朕睡会儿,这两天朕的头都要被吵炸了。一边说远山私豢兵力,一边说徐翼贪赃舞弊,买卖官职,中饱私囊,朕看的眼睛都花了。”

“您啊……”沈橙玉笑着道:“您将徐阁老和赵将军请来,两边一问不就解决了。”

赵凌摆着手,道:“问什么,没什么可问的。只要想个法子,让他们不要再闹就行了,朕实在受不住了。”

“这好办啊。”沈橙玉道:“您找件事转移大家的视线,两边对敌,您就再拉出一拨人来说另外一件事,把水搅浑了,大家都摸不着鱼,这事儿自然而然的也就歇了。”

赵凌眼睛一亮,笑了起来,道:“这个法子好,只是说什么事呢。”

“河套啊。”沈橙玉道:“这河套到底是重设还是永久废了,这事可是吵了好几年了,到现在都没个定论呢。”

赵凌一拍床板,道:“还是我的玉儿聪明。”又道:“成,朕这就让人去办。”

沈橙玉掩面而笑,拉着他的手,道:“妾身这么聪明,那您要怎么奖励妾身呢。”

“你想要什么。”赵凌一边笑着一边穿衣服,沈橙玉就道,“妾身要年哥儿,您和太后娘娘说说,把年哥儿给妾身养吧。”

赵凌一怔看着她,为难的道:“这事……得空我一定去祖母提,你稍安勿躁,千万别急啊。”说着,抓着衣服,逃也似的走了。

沈橙玉就轻轻笑着,道:“您慢点,别摔着了。”

赵凌回头冲着她笑,点了点头:“晚上来找你。”

他到御书房,事儿还没说,苏召来了。

“圣上。”他抱着一叠折子,摆在赵凌的桌案上,“这些都是弹劾赵将军的折子,这边是弹劾徐阁老,奴婢给您分开来了。”

赵勋的明显要比徐翼的多出一倍之多。

赵凌两边都翻了一遍,看到弹劾徐翼的折子时,面色微微一变,道:“……他光是卖官,一年就能得百万两孝敬?”

苏召和魏谦都没敢说话。

“去将徐阁老请来,朕要好好问问他。”赵凌说着就摔了折子,可等了许久徐翼也没有来,魏谦匆匆来报,“都察院里打起来了,两方闹的不可见开交,就动手了。”

“孙升邈呢,他是死人啊,自己属下闹起来他也不管管,朕看他这个监察御史是不要做了。”赵凌大怒,他已经够头疼的了,还整天给他惹事。

苏召就凝眉垂着头没有说话。

孙升邈算起来,是赵勋的人,这些人为了保徐翼所以故意让人在都察院里闹事……将矛头转向孙升邈。

“孙大人不在衙门,已经让人去找了。”魏谦余光扫了一眼苏召,心头冷笑连连。

赵凌大怒,起身来回的走,显得很暴躁,忽然又想到什么,问道:“远山呢。”

“赵将军也不在。”魏谦回道:“今儿一早就没有看见他。”

赵凌就没了脾气,无奈地道:“他也真是,这么大的事儿他就跟没事人一样,甩给朕给他办!”

“赵将军这是坦荡荡,所以才会没当回事。”苏召怕魏谦接着说话,所以抢在他前面道:“赵将军处事,圣上您最清楚了。”

赵凌失笑,摇了摇头。

周铮将青燕送去了顺天府,昨晚在赵勋和梅氏说话时,周铮就已经和青燕对上了。

这女人拳脚功夫了得,便是周铮也费了不少力气,最后还是孙刃帮忙,合力才将她困住,断了她一条腿才将她彻底制服。

所以,梅氏出门时没有找到青燕,彼时她正在苦战。

此刻,青燕满身是伤的被吊挂在顺天府的牢房,钟鞍亲自审讯,让人泼了冷水,问道:“京中客栈的命案,还有三牌楼胡同女尸案,是不是你做的,你是一人犯事,还是有同谋?”

青燕受训过,无论用什么刑一律都不松口,从昨天半夜到今天中午,一个字没说。

钟鞍也没了耐心,可是又拿她没有办法。

“钟大人,您这套法子不行。”周铮撸着袖子道:“用我的法子,就是天皇老子我也能让他开口。”

这本是不合规矩的,只是这事儿是赵勋盯着的,钟鞍忙点头应道:“行,行,那就有劳周大人了。”

他退了出去。

不过小半个时辰,青燕就开口了。

钟鞍再进去时,就看到青燕被倒挂在刑架上,下身只穿了一条裹裤,一条腿上的皮被剥了一层下来,周铮丢了刀,道:“好好让你说,你不听,非要老子动手。这法子老子用来审奸细,现在用在你身上,也算是看得起你了。”

青燕疼的已经力气,被人正置了过来,她奄奄一息的道:“……奴婢是荣王府世子妃身边的婢女,是世子妃让奴婢杀的人。当日那个叫二丫的女子在城外跟着赵将军的马车,我就装作赵将军府里的婢女请她去三牌楼胡同,在胡同里重伤了她,又将她藏在巷尾,苦冻了半夜那女子便冻死了。”

“至于京中客栈的四个人,亦是我一人动手杀的!”青燕说着,人就晕了过去。

周铮泼了冷水,待她醒了就给她灌了一口烧酒,问道:“刘柏山呢。”

“我……我不知道。”青燕回道:“那个人逃走了,我也在找他。”

周铮回头看看钟鞍,和他点了点头,钟鞍抱拳道:“此女如何处置,她背后指使的人……还请大人明示。”

“按正常程序走,杀人偿命,钟大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周铮说完,又道:“将苦主同安堂的张大夫请来,让他听听审讯的结果。”

钟鞍应是,待周铮走后他就让人去请张丙中过来。又斟酌荣王府那边到底怎么上报。

赵勋此刻坐在郡主的正厅里喝茶,方朝阳在上座,余光觑着他,道:“……吵架了?”

他没说话,但是一杯茶捧着喝了一刻钟也没见少。

“现在吵架是好事。”方朝阳道:“要不然留到成亲以后再去吵,到时候就是互相折磨了。你想想,要不要把婚事退了,我看你们不合适。”

赵勋皱眉,咯噔一下放了茶盅,道:“不退,我非娇娇不娶。”

“看来,你还是不知道你们的问题在哪里。我记得以前你们就为了这个问题吵过吧。”方朝阳挑眉道:“还没想明白?”

赵勋板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道:“有问题解决问题。”

“成!”方朝阳起身笑道:“那你坐着等,看她什么态度了。”

话落她就扶着李妈妈的手出了门,径直去了顾若离的院子,她正坐在炕上做针线,听见脚步声抬头看到方朝阳,就放了手起来行了礼,道:“娘!”

“有点样子了。”方朝阳微微颔首,满意的道:“这规矩学的有成效。”

顾若离垂着头没有说话,接着拿着针线继续,方朝阳就拿了她手看,左手的食指和拇指上都是血点子,高高的肿了起来,她凝眉拽了衣服仍在床上,道:“你要不喜欢就不要做,何苦强逼着自己。”

“我什么都不会。”顾若离抢了回来,闷闷的道:“雪盏说她当时学做衣衫,只学了一天,我都好几个月了也没有掌握要领。”

方朝阳面上笑着,可心中却是心疼不已,她的女儿多出色,小小年纪在医术上就有非一般的造诣,如今退下来却还得重头再学……这世道对女子太苛刻了。

“就算你不是大夫,你还是县主呢。”方朝阳道:“你不会没人敢说你。”

顾若离摇了摇头,道:“越不会的事情我就更要去努力,往后再遇到困难我再这样,那就真的一辈子这样了。”

“你可真是倔,都倔的没边了。和你顾清源一个德性。”方朝阳叹了口气,指了指顾若离手里的线,“你一针压着一针走,就不会走歪了。”

顾若离哦了一声。

“赵远山在外面,你不去见见?”方朝阳看着她,顾若离一怔顿了顿放了手里的东西,起身道:“好。”

她说着人已经出了门,径直去了赵勋那边。

见着她过来,赵勋也板着脸,道:“还生我的气?”

“没有。”顾若离在他对面坐下来,秋香上了茶带着丫头们都退了出去,她回道:“嗯。”

赵勋就皱着眉道:“就为了你的平等之论和我生气?”

“不是。我说过不是因为这个,在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平等不平等的。”她早就不讲究这些,不去要求任何人包括赵远山,“我生气,是因为两点,一是因为你对阿丙和霍繁篓的态度,我想你心里一定觉得,青阳山马匪死有余辜,若非牵扯到你,你根本就不会在意他们的生死,所以你对阿丙也表现出了冷漠。”

赵勋确实是这样想的,四年前他就没打算留他们,能活到今天已是他手下留情,给了面子。

“另一点。”顾若离沉声道:“就是昨晚我和你说的。除此以外并没有其他。”

赵勋扬眉,回道:“我的态度早就告诉过你,我希望你能做赵夫人,安享这个身份带给你的便利和尊荣。妇人安于内宅是百年来所有女人在做的事,你也下定了决心如此做,要不然你也不会重头去学针黹,这难道不是你的态度吗。”

“我高兴,也不必掩饰。”他道:“这世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职责,男子拼搏前程,女子相扶同进同退。你又为何不同。”

顾若离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她抬头看着他,道:“你没有做错,这就是你,你已经为了我改变了许多。似乎我再要求就是我矫情得寸进尺了。”笑了笑,她道:“可是,我还是很生气,大概不是因为你,而是生自己的气吧。”

她气自己还在挣扎,气自己不死心,气自己不想像所有这时的女子那样。

气自己太过冷静,在婚姻面前会去计较得失。

但她怕有一天她彻底迷失在婚姻里时,她枕边人给她的不是向上的指引,而是不停的告诉她,你做的很好,你没有失去自我,你只是做了所有女子都该做的事。

她不再是顾大夫,她所有得到的尊敬不是因为她自己,而是来自于她所嫁的那个男人带来的,她很骄傲可却无法自控的失落。

她呢,她自己呢,去哪里了。

“梅氏说我不守妇道,成天和霍繁篓不清不楚,你认同的对不对?”她看着他,说的很慢,赵勋凝眉回道:“略认同。”

顾若离不会有,但是霍繁篓就不一样了。

“那我抛头露面呢,你也是略认同?”她问道:“身为大夫,我看到的不只是女病者,还有男子……身体各个部位,你觉得是不守妇道吗。”

赵勋没有否认,颔首道:“有这个原因。”又道:“你现在决定不行医,这些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还有霍小子,他会解决。

“没有霍繁篓,还有别人的。”顾若离道:“我可以不交这个朋友,那以后呢……我是不是就不能再和异性做朋友?是,我现在是不想行医了,可要是我以后反悔了,我又想了呢?”

赵勋皱眉,回道:“还没有发生的事,你这样假设毫无意义。”

“可这些都是问题啊。”顾若离道:“我们要成亲了,我们要过一辈子的,你在告诉我,我以后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赵勋也有些恼了,他道:“有问题就解决问题!”

她苦涩的笑笑:“你给我一点时间吧,我在努力,去适应当下和未来。”她起身,道:“你回去吧,也忙的很,不必为了我矫情自我耗费时间。”

“顾娇娇!”赵勋愠怒道:“年前就成亲,吉时这几日我就请人定!”

等她来来回回的折腾,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成亲……哪里来的这些怪想法!

她愣了愣回头看着他。

“三儿。”霍繁篓从院外进来,笑着道:“青阳山的事解决了,顺天府贴了告示,要是刘柏山没死他肯定会回来的。”

霍繁篓说完,笑嘻嘻的看着赵勋:“赵将军,你也在呢。”

赵勋眼睛一眯,大步走出来,抬脚就去踹霍繁篓,喝道:“滚!”

霍繁篓一条腿站着,又没有武功在身,被赵勋这一脚几乎是踹的飞了起来,砰的一声砸了墙上!

“赵远山!”顾若离大怒,“你……你疯了是不是!”她说着跑了出去,去给霍繁篓检查伤势,摁了摁胸口问道:“疼不疼?”

霍繁篓点头:“疼,估计肋骨断了。”

赵勋的一脚可不是玩儿的。

赵勋负手立着,面色冷的如寒冰一般,这个小子以后他见一次打一次。

成日里跟只苍蝇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