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到死/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赵勋指了指对面,示意她坐。

顾若离面无表情的坐在对面,抬眸看着他,问道:“你什么意思,问过我意见吗,就直接去定婚期!”

“是啊,诰命请了,房子修了,聘礼都准备好了……”赵勋靠在语调沉着靠在椅子上,挑眉道:“就等你上轿过门了。”

顾若离愠怒道:“赵远山,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你居然就这么做了决定。”又道:“我不嫁,你就自己成亲去吧。”

“你还反了天了。顾娇娇,别人成亲水到渠成,你怎么就那么多事。”他气的拍了桌子,“你不嫁也得嫁!”

顾若离气的脸都红了,腾的一下站起来,本能想走,可想了想又停了下来瞪着他:“那你试试,我说过我不嫁,你还能抢亲不成。”话落拍了桌子又道:“还有,我们前面的问题还没说清楚,我不想成亲。”

赵勋气的磨牙,手指敲着桌面一下一下的:“那你什么时候想成亲,你到是给个时间。”他可是等了好几年了,“顾娇娇,时不待人,你想清楚了。”

她脸上露出惊讶来,随即点了点头,道:“暂时不想。你要着急就随你的便吧。”话落,她起身,往外走。

窗户外砰的一声,有什么撞了一样。

顾若离打开门走了出去,头也没回。

赵勋攥着杯子看着她的背影,咬牙切齿,真是反了她了,他就不信一个小丫头他也掰扯不过,就算是根铁杵他也能将她掰弯低头,“顾娇娇,你给我站住!”

话落,他丢了手里的茶盅,大步走了出去。

顾若离听得到身后的喊声,也听到了不断靠近的脚步声,她停下来回头看他,可不等她看清人,忽然就被赵勋扛了起来,她骇了一跳,怒道:“赵远山,你又发什么疯。”

一院子的丫头婆子小厮纷纷低下头,数着鞋面上的泥点子。

吴孝之揉着宿醉的额头,搭着周铮的肩膀,道:“你说爷和县主……这回谁胜谁负?”

“这还用问,上次就是爷输了。”周铮撇了撇嘴看着吴孝之道:“先生,昨儿晚上您和县主一起喝酒的,她今天一点事都没有,何以你却变成这样子了。”

吴孝之嘿了一声,拿扇子敲他的头:“我什么样子,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话落,就摇着扇子往书房去,又忍不住回头看看那进了内院的两个人的背影。

赵勋霸道了十几年,就算一开始吃了亏后面也会找回场子的,他向来是靠拳头说话,能不说道理就不说道理。

顾若离呢,也是个强势独立的,别的女子以夫为天,以夫为纲,她恰恰相反,事事都要自主自力体现自我,这世上大约也有女子这样想的,可到底没有人像她这么有底气,没家没靠山她也能凭着自身的本事立世建业。

要说错,也没谁错……就是针尖对麦芒,这个结不解开,等成亲了她要出去行医或是被困在内宅像普通妇人那样生活,矛盾必然还是会出现。

还不如现在闹一闹,闹过了说通了就没事了,闹不过……

咳咳!他以拳抵唇咳嗽了一声,那就看谁的脾气倔,谁的拳头硬,谁最先低头了。

赵勋扛着顾若离大步进了内院,气的噼啪一下抽了她的屁股,道:“谁惯你的脾气,反了天了是吧。”又道:“婚事都定了,你要是再敢说一句不嫁,我今天就让人将喜堂摆好,拜堂成亲入洞房,你信不信。”

顾若离挂在他的肩膀上憋着劲儿没说话,脸色很难看。

“怎么不说话,你不是能耐的很吗。”赵勋喝道:“和你好好说话你不听,就你心里不高兴,我还不高兴呢,你来安慰安慰我。”

“够了啊,赵远山。”顾若离捶着他的后背,“你放我下来!”

他哼了一声,人已经进了内院,“我不放,你能耐我何!”

顾若离张口就咬在他的肩膀上,他闷哼一声又抽了一下她的屁股:“还咬人,你属狗的吗。”

“放我下来。”顾若离松了口。

赵勋啪的一声,把门踢关上,将顾若离丢在炕上眯着眼睛盯着她,“我最后和你说一次,正月十八,你就等着上轿!”

“你太过分了。”顾若离沉了脸望着他,道:“这么大的事你凭什么不和我商量就自作主张!”

赵勋在她对面坐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咕咚咕咚的喝完,道:“我和你商量你会同意吗。”

“你!”她气的脸都红了,撇过头去不理他。

赵勋就又说了几句,见她不开口,就坐了过来盯着她:“你说你为什么不想成亲,是因为怕我?”

“不是。”她回道:“我只是想调整一段时间。”

还有这样的道理,他沉声道:“你心情不好,就是因为你没有治好先帝?我不是和你说了吗,那件事不怪你,也从来没有人拿这件事来责问过你。”

“我说了,这和别人无关,是我自己心里的问题。”她看着他,道:“这个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而已。”

赵勋就洗耳恭听的看着她,等着她说后面的。

“我学了针黹,也跟着我娘学了主持中馈,可是我学不会!”她垂着眼帘,眼眶微红,“我除了行医什么都不会。等成亲后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能不能安安分分的待在家里。到那个时候你一定很失望,别人的夫人每天都温柔贤惠,只有我整日在外头走动抛头露面,以你的性子我们定然是争吵不断,我不想过那样的生活。”

他皱眉没有说话,这些问题一直以来在他眼中都不是问题……顾若离是女人,是女人就一定会这些事,哪怕现在不会,将来也一定会。

他从不担心,尤其等有了孩子以后,她就是想行医,也不会有时间。

可是,她却这么认真的提出来了,并且设想了他的反应。

对没有发生的事,胡思乱想瞻前顾后,他向来不屑。

“这些都是问题。”她看着他凝眉道:“我愿意去尝试做一个安于内宅的妇人。可是我对自己没有信心,若是我只能坚持一年,两年呢。你会怎么样?”

赵勋负手起来,蹙着眉来回的走了几步,又停下来看着她:“以夫为天,以家为业难道不好吗?你还没有做,就觉得自己不行。事情还没发生你就做最坏的打算,这不是你顾娇娇的作风。”

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赵远山,你这样说让我很没有安全感。”她做不到方朝阳那么洒脱,说和离就和离了,她想成了亲就好好的过一辈子,就算有吵有闹,但也绝不是原则上的碰撞。

赵勋并不能理解她的坚持的价值在哪里。

“你想要向白世英那样?”他的声音也沉了下来,她抬头看他摇了摇头,“不,因为喜欢你,所以我很愿意和你成亲,可就是因为喜欢,我才害怕最后我们的感情在这些事情中消磨掉,像我爹我娘一样,看着和睦恩爱,可是日积月累的不满和怨气,一件小事就让他们分道扬镳,在我看来他们谁都没有错,可是结果呢……是你我想要的吗。”

“我了解你,也深知我自己的缺点。你想要的我很可能给不了。所以我惶恐不安。”她道:“我学医数十年,其中艰辛和成就感无人能体会,如今我放下了,可不瞒你我心中不甘,我想要突破想要更上一层楼,想要让我的价值在这世上体现的更为极致。”

“是,在你看来,我要的这些或许只是功名利禄,这些你能给我。做镇国将军夫人,我去哪里别人都要低一头尊敬我几分,这比我行医所带来的要更为直接和简单。但这不是我追求和想要的。”

“价值!”他微微点头,看着她问道:“就和你说的平等和尊重一样?”

她点了点头,又摇头:“不一样。平等和尊重受限于环境。而我要的价值,只需我的努力和……”她抬眸看着他,“你的支持!”

化整为零,他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要的其实就是他的一句话,一个保证。

若有一日她走出困境,她希望得到他的支持,而不是拉着她,告诉她,女子应该安于内宅相夫教子。

他没有说话,在顾若离身边坐了下来,凝着眉脸色沉沉的。

不是不愿意,而是他知道自己的性子,不想好了将来就是食言,只会令她更加难过。

“我们都想想吧。”她看着他道:“如果不守妇道确实是梅氏所言的那样标准。那我可能真的是这样。我可以去刻意避免,但却不能做的和别的人那样好,也很可能达不到你赵远山的要求。”

“我走了。”她起身声音淡淡的道:“霍繁篓,我希望你不要再为难他,我并不管他伤害过谁,是不是心术不正,就和我不在乎你杀了多少人,是不是想要篡位,不在乎白世英和白徵到底是兄妹还是恋人一样……我只认识你们展露给我看的样子,他不伤害我,那么他是什么样的人,就和我无关!”

她说着开门走了出去,赵勋坐在炕上没有拦她。

有的事他确实是要想想,不是想要不要和她成亲,这个丫头他娶定了。

而是要想想怎么样,才能顺利娶到她。

过了许久,他起身去了书房,吴孝之躺在软榻上打着呼噜,听到脚步声他醒了过来,朝赵勋抱拳:“恭喜恭喜,将军大喜。”

赵勋冷冷的扫了他了一眼。

没谈好?吴孝之眼睛一亮,凑过来道:“将军,您和县主都说了什么?”

赵勋抬了抬眼帘,声音无波无澜的将两人对话大概和他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吴孝之道摸着胡子端茶喝着,忽然灵机一动看着赵勋,道:“您等等,老夫请个人来。”话落,在门外吩咐了一声。

赵勋根本不管他请谁。

吴孝之嘿嘿笑着,他不能深入掺和,这事儿要解释一定要请个内行来。

过了半个时辰,杨文治来了。

一番寒暄,杨文治莫名其妙的坐下来,赵勋也莫名其妙,两人都看着吴孝之。

“杨先生。”吴孝之高深莫测的一笑,进入正题:“先帝的驾崩让县主很受打击,我们都不能理解,这样的病情对于一般大夫来说县主已经做的很好了,为何她还会自暴自弃,不再行医呢。”

杨文治这才估摸着猜到是赵勋和顾若离吵架了。

两个孩子都是要强的性子,而且作为女子,顾若离确实算得上异类,相知交友没有问题,若是娶回家,还真是要想想能不能接受。

毕竟也没有哪家夫人在外头抛头露面,更不提给人看病问诊。

杨文治顿了顿,斟酌了一下用词:“在理念上,县主是能治好先帝的。她的手术室就是为了此类的病,可是到真正发生遇到这种病例时,她却因为没药支撑,而不敢真的手术,所以才会如此。”

“先帝对她素来关爱,她尊敬先帝,一心想要治好,可最后却事与愿违……就算是放在常人身上也难以承受,何况县主那样要强的人。”

杨文治说着叹了口气:“以县主的天资,不行医实在是百姓的不幸,杏林的损失。”

“不行医她还可以做的别的。”赵勋蹙眉道:“若是这世上每个女子都和他这样,那不是乱套了。”

杨文治也不反对赵勋的话,颔首道:“可这世上没有一个女子像她啊。”又道:“古有女帝女将,都是奇女子,县主虽不如他们杀伐果断叱咤天下,可在杏林一行,在天下大夫眼中,她也不比那些奇女子逊色。”

“她所治的疑难杂症方子,提出的眩晕类别论据,推行的外科缝合,给我们打开了一扇新奇的门,让我们受益匪浅!还有令人匪夷所思的开胸开颅,虽目前许多做不到,但是她告诉了我们,做不到不是因为不可以,而是医疗条件所限,将军,在这之前我们所有人都不敢去想,直如摧枯拉朽。”

赵勋微震,他是知道顾若离的成绩,可是第一次听到别的大夫对她的评价是如此之高。

“您保家卫国是厉害,受人尊敬。可是却不能否认,一个出色的大夫所建立功绩的伟大。人都有生老病死,若是医术能不断进步,致命的病越来越少,这难道不该得到同样的尊重吗。”

“老夫一时激动,言辞有些激烈。”杨文治见赵勋没说话,他咳嗽了一声抱了抱拳,道:“还望将军见谅。”

赵勋若有所思的摆了摆手。

“不过,老夫有一句不吐不快。”杨文治含笑道:“您若娶县主,又将她困在内宅,在老夫看来还不如不娶,因为老夫替天下人可惜啊。”

他居然这样说,赵勋皱眉道:“杨先生的意思,是我拖累她了?”

“非也!”杨文治笑着道:“这就跟您和县主成亲,县主却让您从此以后不得再上战场一样。”

赵勋的眉头越蹙越紧,眼前就浮现出顾若离眼眸微红,失落困苦的样子来。

原来是这样。他的能力体现在军功上,在许多人看来,没有赵远山大周国土难保,额森再无人无压制。但是在杨文治这样的大夫看来,没有顾若离大周的医术就少了一个栋梁,少了无限可能的未来。

“受教!”赵勋起身,拱了拱手,“杨先生一番话如醍醐灌顶,赵某深以为然。”

杨文治摆手道不敢,笑着道:“既如此,那老夫就等着喝将军的喜酒。告辞,告辞!”

“我送您。”吴孝之说着,亲自送杨文治出了门,过了一会儿回来嘿嘿笑道:“卑职其实就是想问他一句感受,不成想他说了这么多。”

“他说的不无道理。”赵勋若有所思,他尊重她却从来没有尊重她的职业,因为他觉得女子不管做的多好,将来还不是尘归尘土归土,回到内宅落于俗世。

她是因为没有感受到他的尊重,所以才会担心那么多的吗。

“我出去一下。”他起身风一样的出了门,吴孝之憋的几句话还没说呢,张着嘴看着他消失在视线里。

周铮靠在门口看着他,讥诮的道:“先生,您劝了那么多,也不抵杨先生说几句,您早该请杨先生来了。”

“嘿,你这个小子。”吴孝之道:“赶紧找你那个相好的去,别在老夫跟前转悠。”

周铮眉头一拧,道:“我说了,那不是我相好的,先生不要乱说。”

“不是相好的,人家给你做衣服啊,还给你做鞋子。”吴孝之摸着胡子道,“叫什么来着,春容?”

周铮不想和他说了,转身随着赵勋走了。

吴孝之悻悻然的哼哼了两声,又回去书案前接着做事。

赵勋带着风的去了郡主府,也不让人通报,径直闯了进去,惹的一阵鸡飞狗跳。

他到时,李妈妈已经得了消息,正在小径上等他,笑着道:“将军来找县主?”

“嗯。”赵勋颔首,李妈妈就无声的指了指后面,“在厨房呢,说往后每天学做一个菜。”

赵勋心头一动,转身就走又停下来看着李妈妈,问道:“她衣服学会裁了?”

“会是会了,但确实做的不好。”李妈妈掩面而笑,道:“县主做这些事没有天赋!往后……往后还请将军多担待。”

赵勋没说话,大步去了厨房。

还没到里面,就听到方朝阳的声音:“你怎么这么笨,切个豆腐怎么就切不好了,你不是还能割别人的皮吗,这豆腐可比皮嫩多了啊。”

“我再试试。”顾若离的声音,透着无奈和消极,“这杏仁还要捣碎吗。”

方朝阳向来没耐心,教了一遍就喊道:“李妈妈,你进来教她,真是气死我了。我怎么生了一个这么笨的。”

“行,您回去吧,我再研究研究。”顾若离也不拉着方朝阳,但方朝阳也没有出来,又道:“这马蹄糕你搅的不均匀啊,这花瓣不但要摆在里面,还要摆在中间,你算好了一会儿切几块,你就放几片花瓣,每一瓣都在正中间,做出来才好看。”

“哦。”顾若离应了一声,又叹了口气,“娘,您在一边歇会儿,我再试一次。”

她说着话,忽然门口有个身影跨了进来,堵着门挡了个结结实实的。

“赵远山。”她一愣抬气头来,就看到他站在门口,眉头几不可闻的就簇了簇,直觉他是来继续说成亲不成亲的事。

方朝阳就冷哼一声,睨着赵勋道:“你家是不是婆子不够用,要是不够我给你买上十个八个的送去,要是再不够就再添一些,你要多少只管开口。”

他看着顾若离没说话,那边顾若离打断的喊了一声:“娘!”

“你娶个媳妇要求怎么那么多,啰啰嗦嗦的,到底喜欢不喜欢,要是不喜欢就拉倒,我闺女不愁嫁。”方朝阳憋了好几天了,根本不管顾若离的态度。

赵勋这才收回视线,点了点头:“非她不娶。”

“说的倒好听。”方朝阳也愣了一下,嗤笑道:“你不是嫌弃她不贤惠,不温柔?”

赵勋看着她,一字一句道:“世上温柔的女子有很多,可顾娇娇只有一个。”

早干嘛去了,方朝阳冷哼道:“现在说的好听,这男人的喜欢最是靠不住,你能喜欢她多久!”

“喜欢她……”赵勋望着顾若离,她也看着他,尴尬的红了脸,甚至有些心虚和慌乱的撇开了目光,忽然,耳边就听到他道:“到我死的那天。”

喜欢她,到他死的那天。

她猛然抬起头来,惊愕的看着他。

心却像是惊涛骇浪的海面,忽然落了齐天大圣的定海神针,就那么没来由的平静下来。

淡淡的,只有一波波的涟漪,慢慢的扩散晕开,充斥着所有的画面的。

漂浮着的,只有他这一个人,一双眼睛,一颗心。

赵勋也看着她,依旧负着手堵在门口,严严实实的挡住了外面的光线,身高,体健,目光如炬燃着炽烈的爱意,毫无掩饰的喷薄而出。

厨房里一下子安静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方朝阳推开他:“让一让。真是够了,现在年轻人没羞没臊。”她说着,眼睛里,面儿上却都是满意。

赵勋让开,方朝阳哼哼了两声出了门,他忽然抱拳,喊道:“岳母慢走。”

方朝阳打了个趔趄,幸亏李妈妈扶住了,两人极快的消失在厨房门口。

赵勋回身看着顾若离,走过去,她却是压了视线垂眸望着手里做坏了的马蹄糕,低声道:“不是说我们都在想想吗,你又来做什么。”

他没说话,在她手中的碟子捡了一块马蹄糕放进嘴里。

“没熟。”顾若离一惊,“会吃坏肚子的。”

他已经嚼吧嚼吧咽下去了,甜的发齁还没有弹性,和厨娘没的比,可是他却一下子舒展了眉眼,当着她的面夺了碟子,三两下将一碟子的糕都塞进嘴里。

像个仓鼠似的鼓囊着腮帮子,生吞着咽了下去,继而点头,“好吃!”

噗嗤一声,顾若离笑了起来,眼圈泛红,咕哝了一句他没听清。

“这豆腐也是你做的?”赵勋指了指旁边的杏仁豆腐,她忙将碟子护住,道:“别,杏仁和马蹄粉不同,你别胡乱吃。”

赵勋闷闷的笑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愉悦的看着她,道:“你看,就算你做坏了哪道菜,凭你的学识你也知道能不能让我吃!”

“这什么逻辑。”她反手将碟子里的东西倒了,道:“我这还有理了。”

赵勋就抱臂站在她面前,沉沉的道:“我不嫌弃你做菜难吃,我向来不讲究。”

“这不是我做菜不做菜的事。”顾若离叹气道:“这些事是我能否做一个好妻子的标杆,就算做不好可我也要能沉得下心去做……更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对婚姻形式达成一种共识,我愿意去努力,那么你能不能不要给我套上枷锁。”

赵勋没说话。

“这是惊世骇俗的,离经叛道的。”她叹了口气,“就算是我娘,她也不是每日在外游荡抛头露面。我知道这让你接受很难,所以,这个决定权在你手里。”

“我有决定权?”赵勋断章取义,她一愣看着他,他已经煞有其事的道:“那婚期就由我定了,正月十八,你要敢再反悔我就打断你的腿。”

她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笑了笑没说话。

“果然傻。”他忽然摸了摸她的头,弯着腰和她平视,含笑道:“成亲以后,你的事也由你自己决定,我绝不干涉替你决断。”

她眼睛一亮,像是幽暗之中忽然亮了一盏灯,她抿着唇看着他,从眉眼到唇鼻一点一点细细打量,许久后才轻声问道:“你……不后悔,就算我将来不守妇道?”

“不后悔。”他摁着她的肩,额头抵着她,又觉得太累,就将她抱起来放在桌子上坐着,和她对视,“我的娇娇,有分寸!”

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眼眶里蓄着泪泫然欲泣,“是,我有分寸,有我自己的界限。”

“哭什么。”他其实到今天才真正明白,她想要的是什么。是空间,是彼此相互的支持却非捆绑,她不需要他一味的宠溺包容退让,她也在退,站在厨房里就是她在退,试着去做一个贤妻良母,“急切的想要做我媳妇了。”

这更多的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但不同的是她并没有期待赢,也不期待从他这里俘虏或剥削些什么,只是简单的想要永久的平息战火,达成共识,在以后不会因为价值观的不同,而互相伤害争吵无休无止。

若是在现代,或许没有这样生硬,大家都懂的这些在婚姻中的重要性,可是对于赵勋却很难。

“是!”她勾住他的脖子,破涕而笑,“很急切的想要嫁给你。”

看,木讷也有木讷的好处,就是她什么话都能说出来,赵勋哈哈大笑,可笑声却在下一刻戛然而止,她勾着他的脖子拉下来,毫不犹豫的吻着他,他一愣伸手抱住她,摁在怀中,紧紧贴着……

“哎呀,你手放哪里了。”顾若离拍着他,赵勋又亲了她一下,道:“现在知道,我多想成亲了吧。”

顾若离红了脸拧着他:“你出去说,让所有人都听听,镇国将军也能说出这种话。”

“有什么不能说。”赵勋一副坦荡的样子,“娶妻生子疼媳妇,我有什么不可对人言。”

顾若离笑了起来,抱在他靠在怀里,问道:“说好了,你不准反悔。”

“反悔怎么办。”赵勋低头看着她,视线留恋着她被亲吻的微有些红肿的唇,有些馋的砸了砸嘴。

顾若离虚张声势的道:“就打断你的腿。”

他眼睛一亮贴着她耳朵说了句什么,她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拧着他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你从哪里学来的。”

“军中荤段子多的是。”赵勋轻轻一笑,又忍不住捧着她的脸亲了亲,“你以为我不会,我什么都会。”

顾若离也笑了起来,明眸皓齿,笑面如花,他看着眼眸一黯觉得心都软的化了,捏了捏她的鼻子,道:“我媳妇儿真好看。”

“你也好看。”她笑着捧着他的脸,“最好看!”

他眉梢一挑,板着脸粗声粗气的问道:“比霍小子还好看?”

“无人可及。”她也啄着他的唇,“世界无敌。”

什么世界,还无敌……赵勋没懂,但是猜到了什么意思,不由笑了起来,满意的道:“有眼光。”

“没羞没臊。”她轻轻笑了起来。

“我火还没熄,食材都准备好了。”她道:“再做一次试试,你再尝尝味道,如何?”

他挑眉,理所当然的点头:“行。吃死了反正有你这个大夫在。”

“放心,吃不死你了。”她被他抱着下了桌子,剥着蒜瓣又抬头看着他,道:“我做了一件衣服,一会儿你去试试,要是不好看你不准笑我。”

赵勋觉得现在看什么都是甜的,瞧着案板都想尝尝味道:“没有不好看,一定好看。”

我又干了件蠢事。阙君王(岭南先生)是赵勋的堂叔,那么贞王就应该也是荣王的堂叔……哈哈哈哈…求原谅,我又算错了辈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