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猝然/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女人真的有毒,赵政从来没有这么销魂过,几乎他想做的对方都能配合,而且,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折腾了一个晚上,他居然还舍不得离开,关着门一直拖到了中午才出来。

神清气爽!

他是真的相信那封信上说的此女堪用的意思,是很得用,他敢肯定荣王肯定和他一样,恨不得死在她手里才痛快。

他内心纠结的去了书房。

梅氏也是一夜未睡,外院的事她听说了,一个晚上里面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她慢慢掀开自己手臂上的鞭痕,抿了抿唇。

恨不得赵政永远都不要再来找他。

她坐着喝了一盅茶,神色憔悴。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起身,理了理衣服,对外吩咐道:“让外院套马车,我要出去。”

门外守着的丫鬟应了一声。

上次在皇庙,她感受佛法无边,便动了心思皈依佛门,如今深陷重重风波,甚至于婢女都背着她去谋人性命,她身为主子脱不了此间干系,唯有虔诚向佛,悔过赎罪度己,才能受世人谅解。

所以,她要去清濯庵,去出家为尼。

她理了理衣服,走到梳妆台前看了看自己的样子,满意的笑了笑!

稍后,她身边的丫头来接她,笑着扶着她的手,问道:“大奶奶要去哪里,方才大爷见着奴婢让人套车,还问了一句。”

“我去和他说。”她说着扫了一眼那个丫头,往前院而去,方走到正院前就看到一个小內侍从院子里跑出来……这里原是荣王妃和荣王住的院子,但因为荣王被软禁在这里,荣王妃就搬去了后面的客院里暂住。

是以,这个小內侍慌慌张张的跑出来,一定是因为荣王的事。

“出了什么事。”梅氏蹙眉看着对方,就听对方支支吾吾的道:“没……没事,奴婢有事要回禀大爷。”话落,行了礼朝外院跑去。

梅氏看着对方,他方才说话的时候手一直在抖,现在跑步也是,双腿发软显然是因什么事慌了神。

她眉头微拧视线落在正院里,顿了顿径直进了门。

院内依旧有人守着,她也不管走到关着荣王的那间房外,喊了一声:“父亲!”

里面没有声音。

寻常荣王看到她或者听到她的声音都是勃然大怒,今天很反常。她又喊了一声。

依旧没有反应。

她伸手推门,不成想门居然没有锁,轻易的就被他推开。

因为窗户被外面封着,房间里很暗,她走进去又喊了一声:“……父亲。”随即低低的惊叫了一声,捂着嘴,满脸的骇然。

只见荣王满脸苍白,毫无生气的笔挺的躺在床上,显然已经死了。

她走过去颤巍巍的伸出手想去探一探气息,可是不敢碰又收了回来。

荣王怎么会死了,难道是赵政杀的。

一定是这样,为了王位他已经等不及了,所以将荣王杀了吗。

梅氏目光微动,看到床里面压着一张纸,她拿了过来,是一封用血写的信,寥寥几个字写的歪歪扭扭,但是全是控诉赵政弑父的畜生行径。

她一目扫过去,飞快的将血书折起来塞在荷包里。

这封信很重要,是她将来捏住赵政命脉的好东西!

做完这些,她提着裙子飞快的走了出来。

赵政听到小內侍的禀报惊的跳了起来:“你说什么,死了?”

“是。奴婢试了气息,还有喊了十几声王爷一点声音都没有。”小內侍吓的满头冷汗,“您……您去看看吧。”

赵政起身就朝外走,走了几步忽然掉头去那个女人的房间,一进门便就有股靡靡之气扑面而来,他也不管大步进去推醒正一丝不挂睡着的女子,怒问道:“你刚才去做什么了。”

“奴家什么都没有做啊,昨晚爷折腾的奴家累的很,哪有力气做什么。”女子轻笑,勾着赵政的手指,眼波荡漾,“爷还要来吗。”

赵政甩开她的手,打量着她问道:“你没有去内院,没有见过我父王?”

“没有啊。”女子咯咯笑道:“爷可以问问屋前屋后守着的人,奴家可真是没有出门,到现在连衣服都没有上身。”

难道不是她动手的?

赵政一时间愣住,那女子撑着坐起来,又道:“爷忘了,奴家是拿钱办事,不问前因不究后果,您未吩咐的事奴家是不会妄动的。”

“你最好老实点。”赵政还是相信的,从他离开这里到现在不过半个多时辰,屋前屋后都有人看守着,这个女人就算插翅飞出去,也能被人看到。

更何况,他相信她说的这句拿钱办事,听主家吩咐的话。

赵政甩手,快步去了内院,却在垂花门碰到了要出门的梅氏,他脸色一冷问道:“你要去哪里?”

“我出去有事。”这个时候她更加不能留在家里了,赵政却是愠怒道:“哪里都不准去,给我回房待着。”

话落,有人过来拦着马车和梅氏,赵政已经大步进了门去了内院。

荣王真的死了,身体冰冷毫无气息,人直挺挺的躺着他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将他拉起来。

赵政呆傻的站在床前,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怎么回事。”荣王妃提着裙子几乎是跑着进来,一下子就看到了荣王,颤巍巍的问道:“……你把……你父王怎么了?”

她纵然再不喜欢这个男人,可也不愿意他真的死了,而且,还是死在自己儿子手里。

“我不知道。”赵政摇头看着荣王妃,“我也刚刚到,他怎么死了呢。”

荣王妃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看了好久问道:“真的不是你。”

“不是。”赵政道:“我不至于这么着急,事情还没有落实,我何必呢……”

荣王妃信了,走到床边,看着荣王的样子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几十年的夫妻,爱恨都有,可是看着人死了还是忍不住伤心。

好一会儿,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是自杀,你父王他自杀了。”

“对!”赵政醍醐灌顶,“父王他自己寻短见了。可是……看是他为什么寻短见。”

没有理由啊。

“快,把门口的木板都拆了。”赵勋吩咐內侍,“这些天的事,若是有人对外泄露了半点,我就让他全家陪葬。”

门口的婆子纷纷开始拆木板,将房间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荣王妃看着儿子,赵政也看着她,母子两人脸色都不好看,这件事让他们措手不及,连细想的功夫都没有……

“去请伯爷来。”荣王妃吩咐着要将永城伯请来,“再去宫中报丧。”

得令的人纷纷出了门。

“别慌。”赵政压着手,来回的走着,又道:“娘,您亲自去一趟宫里,让人带信给柳婕妤,沈夫人那边也说一声。承爵才是大事。”

荣王妃点着头,道:“好,我这就去宫里。”话落,她也匆匆出了门,在院子外碰见了梅氏,她没心思说话,人快步走了。

梅氏停了一会儿,进了房里,看着赵政就道:“爷先让人将王爷的寿衣找出来,稍后等舅舅和宫里的人来了,先小殓。还有灵堂也要准备,免得慌了手脚。”

“你说的对。”赵政的心情此刻很复杂,有点兴奋,也有点不舍,团团转着,“这事你去办,快点。”

梅氏颔首,在门口将一件件的事吩咐下去。

过了一会儿永城伯到了,宫里也派了人下来,太后身边的邱嬷嬷,圣上遣了苏召过来,下午的时候荣王府向外报丧说荣王病逝,一时间京中勋贵都轰动了起来……

先帝才驾崩没有多久,荣王也跟着去了,皇家子嗣本就不繁盛,如今前一代的几位皇子都去了。

荣王府白幡随风翻着,和尚和道士轮番登场,一时间车水马龙。

乾清宫中,赵凌望着给她送汤来柳婕妤,笑了笑,道:“月儿是打算来给正卿做先锋的吗。”

“是!”柳月也不避讳,笑着道:“是他送臣妾来圣上您身边的,这份恩情臣妾不敢忘。就算他做了什么错事,可对臣妾的恩没有减。如今这情势,臣妾若不来为他说句话,就太不仁义了。”

赵凌微微颔首,赞赏的道:“你的性子就是这点好,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和朕藏着掖着。”又若有所思的道:“此事,朕要再想想,你先回去吧。”

话说的差不多了,柳月知道不能再用力,就行了礼退了下去。

他在乾清宫坐了一刻,就起身去了坤宁宫,太后正看着年哥儿在吃点心,听到回禀她遣了服侍的人,留了邱嬷嬷和年哥儿陪着。

“祖母!”赵凌行了礼,在太后身边坐了下来,太后问道:“是为了荣王府的事情来的?”

赵凌点点头。

按理,荣王去世嫡长继承王位是最正统,可是赵政的世子已经被先帝削了,再让他继承就有点说不过去。

可若是不让赵政继承,荣王府的嫡子就只有赵勋了。

赵勋早就和他说过,他对王位没有丝毫的兴趣,要不然他也不会和荣王府决裂了。

局面很尴尬,也让赵凌很为难。

“你问过远山了?”太后望着赵凌,她其实无所谓谁继承,若是能就此削了也没有什么,荣王府早就从内里腐坏了,留不留全看赵凌是什么心了。

不过,她大概也猜到了赵凌的想法,恐怕还是倾向将王位给赵政的。

要不然,他也不会来这里问她的意思,和她商量了。

“朕还没有问过远山。”赵凌回道:“但是远山在几年就和朕说过,对王位没有兴趣。”

太后微微颔首,道:“此事说大不大,毕竟正卿是嫡长,可说小也不小,他的世子已经被削去了……哀家也没有主意,你自己看着办,这件事无论你怎么做,都无可厚非。”

赵凌就松了口气,回道:“行,那朕再请远山来,若无意外,王位就给正卿了。”他说着,过去抱了抱年哥儿,就告辞走了。

“圣上也有些醒了。”太后端了茶,不知是喜是愁,“知道将王位给正卿。不管他是出于兄弟情还是别的,都是长大的表现啊。”

唯一希望的,就是这件事是他自己想的,而不是什么人教他的。

“事情经历的多了,自然就想的多了。”邱嬷嬷低声道:“圣上能力见长,是好事啊。至于七爷,您更是能放心,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事,他都能处理好的。”

太后微微颔首,没有说话。

荣王去世第二天大殓入梓棺中,赵政披麻戴孝跪在一边,忽然,外面引来一阵骚动,随即众人就看到赵勋穿着孝服大步过来,作为次子他早该出现的,可就算此刻他才来也没有人上去指责他半句。

永城伯上前来和他说了几句,荣王妃看着直皱眉,她很不喜欢自己的二哥和赵勋接触……其实赵勋小的时候和二舅关系很好,只是后来家中大哥和二哥为了爵位你死我活,最后大哥身亡二哥做了永城伯后,她就勒令赵勋不准再和二舅来往。

还好,没过多久,赵勋就去了军营,让她安心一点。

在她看来,赵勋和这个二舅很像,脑有反骨,都是自私不安分的。

赵勋和永城伯只说了几句,就上前上香行礼……

梅氏得了消息匆匆赶来,果然就看到赵勋在灵堂里上香,她看着他的背影心头笑了笑,荣王一死他的婚事就成不了,作为嫡子他的三年孝就算是不想不愿,也不行。

可真是好,连上天都帮他,让荣王死的正是时候,不早不晚,让所有的事都水到渠成。

正说着,她又看到了方朝阳和顾若离走了过来,方朝阳穿着素色的宫装,妆容是难得一见的朴素低调,顾若离则是戴着素白的绢花,穿着一身的素白,跟在她身后的人两个丫头,各提了两个硕大的包袱,不知装的什么,显得很沉的样子。

一行人过来,赵勋已经从灵堂出来,全程板着脸没有说一句话。

梅氏的视线,又落在赵勋身上,见他和顾若离说了几句,便转身和别人聊天,她就暗暗松了口气,果然两个人并不是多亲昵要好。

再等三年,三年后谁知道是什么样子。

梅氏心情就好了起来,回身摸了摸赵晴儿的头。

就在这时,就看到魏谦带着一行內侍浩浩荡荡的来了,手里捧着圣旨,赵政瞧着蹭的一下站起来,有些激动的迎了过去,抱拳道:“魏公公!”

“大爷。”魏谦回了礼,示意了手中的圣旨,“还请荣王妃,大爷,大奶奶,接旨!”

话落,便高声喊道:“圣旨,宣!”

众人也大概猜了缘由,纷纷跪在原地,魏谦就抖开了圣旨,先是哀悼了荣王,继而连着夸了赵政孝顺稳重,大贤大才之类,便说了重点。

将荣王之位顺传给长子赵政。

赵政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顿时落了下去,他垂着头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

荣王死的可真是时候啊,死的好,死的妙,以后别人看到他再不用喊什么见鬼的大爷,而是要喊王爷!

从今天开始,他就是荣王爷了。

什么镇国将军,他是皇室的王爷,见着他还不是要拱手行个礼。

赵政苦苦压住内心的雀跃,艰难的挤出几滴眼泪来,哭着行了礼,荣王妃也拿帕子擦着眼泪,扑在荣王的棺木上哭了起来:“王爷……王爷您睁开眼睛看看妾身,您怎么走的这么突然,让妾身以后怎么办啊。”

众人从惊讶中醒了过来,大家都在猜测王位是给赵政还是赵勋……没想到圣上最后还是给了赵政。

大家都看着赵勋,等着他的反应。

可惜,赵勋好像没有听见一样,静静负手立着,众人等了好一会儿,这才上前恭喜赵政。

“让大家费心了。”赵政拱手,含着眼泪与众人道:“家父孝期未过,谈不上喜。若是可以我望百年都不要有这一天。”说着,凄苦的拿袖子揩眼泪。

众人纷纷叹息。

赵政和魏谦低声道:“此番让魏公公亲自来,实在是辛苦,待热孝过去定当备酒席答谢。”

“王爷客气了。”魏谦回礼道:“杂家当差,为圣上办事是理所应当的。”

听到魏谦喊了一句王爷,赵政觉得自己就像是踩在了棉花上一样,喜气抑制不住的从嘴角溢出来,抱着拳道:“还是要谢,还是要谢。”

“沈夫人让我转告您一句。”魏谦含笑道:“往后有什么事您可以来和杂家说,杂家替您传话。”

赵政高兴不已,点着头道:“好。往后沈夫人有什么需要本王之处,定当不遗余力。”

魏谦含笑应是。

赵政就回头看着赵勋,走过去无奈地道:“远山,你怎么这会儿才来,家里的事情多,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啊。”

“能者多劳,兄长多担待。”赵勋不痛不痒的道。

赵政眉梢一挑,见左右无人就低声道:“是能者多劳。连天都知道谁是能者,谁是虚情假面。王位终于是我的了。”

“恭喜!”赵勋拱了拱手。

要不是在灵堂,要不是人多,赵政真的想要大笑三声,纾解心中的喜悦。

多好的事,以后他就是荣王了。

你赵勋,算个屁!

这边,梅氏陪着荣王妃哭了一会儿,灵堂前一时热闹了起来,她擦了眼泪见顾若离站在一边和自己的丫头的说着话,便走了过去,含笑望着顾若离道:“静安近日可好。”

“很好。”顾若离微微颔首,也没有行礼,就道:“您看上去倒是不好,苍老了许多。”

梅氏脸色飞快的变了变,接着又道:“人总是要老的,我还记得我十五六岁也像你这样,瞧着谁都觉得年纪大,想着二十岁的女人可真是老的很,可转移间我都是丢了二十奔三十了。”

顾若离笑笑,颔首道:“总还是差几年,如今还不能理解您的感受。”

梅氏心头冷哼一声,面上又道:“我十六岁成亲,如今看来你大约是要到二十才能嫁了,父亲一去远山就要守孝……我也真为你们可惜了。”

顾若离就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这提的两个包袱瞧着很沉,是什么。”梅氏看着欢颜和雪盏手里的包袱,好像瓶瓶罐罐的,很奇怪,“不如摆在哪里好了,省的提着累的慌。”

顾若离语气淡淡的,回道:“一会儿您就知道包袱里是什么了。不能随意放在别处,还是她们提着我放心点。”

梅氏越发疑惑,这两个包袱里是什么,看的这么重,还提到这里来。

正说着,忽然灵堂里发出一阵骚动,荣王妃惊叫一声跑了出来,梅氏一惊看了一眼顾若离转身就朝那边跑去。

“王爷。”守着灵堂的小內侍屁滚尿流的爬了出来,赵政上前去喝道:“发什么疯,跑什么。”

王妃靠在自己的丫头身上,脸色苍白,害怕的看着那副棺材。

“里面……里面有动静。”才第二天,虽入棺但是还没有封,盖子压着的里面有点声音外面听的清清楚楚。

赵政眉头一皱,喝道:“废话,怎么可能。”

“真……真的。”小內侍跪在地上,“不信,你问王妃娘娘。”

赵政就朝荣王妃看去,荣王妃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

赵政心头一跳,大步进去站在棺材前头,就在这时,里头又传来叮叮咚咚的敲击声,一时间他觉得自己的头发都竖了起来,连连后退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难道人没有死。”有人在一边不确定的道。

赵政冷汗直流,又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就听到棺材里又传出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他正要说话,赵勋已经大步进来,一句话没说抬手就将盖子拍在了一边,随即,众人就看到原本躺在里面,还穿着寿衣的荣王,蹭的一下坐了起来,骂道:“这个孽障,孽障!”

“啊!”众人吓的一惊四散逃的满院子都是人。

荣王妃腿一软跪在了地上,脸色白的如金纸一样,好好的人死了,居然又活了过来。

怎么会这样。

梅氏也是周身像是被浇了一盆冰水,目瞪口呆的看着荣王从棺材里爬了出来,穿着一件朱红团福纹的寿衣,衣服有些大松垮垮的套在身上,显得有些滑稽,却更加的渗人。

那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可念头一晃而过,还没让他明白,就看到荣王当着所有人的面,啪的一声抽了赵政一耳光,骂道:“你这个畜生,为了王位居然连你老子都杀,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

赵政被打懵了,傻傻的看着荣王,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他受封的王位,现在怎么算。

他和荣王到底谁是王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