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情劫/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家。”那女子跟一只雀儿似的,一下子朝那边扑了过去,满面的喜色,“奴家想死你了。”

霍繁篓很不客气的将她挡在了一臂之外,冷声道:“说正事。”

“东家……”女子跺脚,却没有再扑着过来,而是笑着道:“今儿荣王府可热闹了,荣王起死回生了,立刻就将荣王妃和他儿子赶走了,奴家跟着赵正卿的马车跑,可累死了。”

霍繁篓并没有意外,荣王死了昨天他就知道了,他微微颔首,道:“那你就跟着赵正卿吧!”

“奴家还没吃饭呢。”女子撒着娇,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霍繁篓,他笑了笑,喊道:“翠妈妈,找人来喂饱她!”

女子脸色一变,嘻嘻摆着手,“不……不要了,奴家这会儿还没缓过劲儿呢,那个赵正卿可真是少见的恶心种。”她说着,挽起自己的袖子露出胳膊的鞭伤,又扒开衣襟,白生生的胸脯上是一条条的鞭痕,触目惊心,“奴家可是十年都不觉得饿了。”

没想到赵正卿这么恶心,他扫了一眼那女子又道:“奴家猜测,他这是受过伤,寻常的房事他根本就不行了,一定要找各种各样刺激的花样才有反应……啧啧,可真是可惜了他夫人那么如花似玉的千金小姐,居然要伺候这么恶心的人。”

梅念茹啊,要说可惜,只能可惜她死的太早了,他还没折磨到她生不如死,可真是扫兴。

“你少可怜别人,自己把自己的事做好。”霍繁篓在椅子上坐下来,那女子应是,又好奇的道:“东家,您明明怀疑荣王死讯的真假,怎么不让奴家去提醒赵正卿,您不是要让荣王死的吗,奴家这还没动手呢。”

原本说好的,她去荣王府是帮着赵政杀了荣王,可是第二天她还没有来得及动手,荣王就传出死讯来,她当即就怀疑真假,想办法通知霍繁篓,她以为他会让她将计就计,不管真假死,再去补一刀就行了。

没想到,霍繁篓却没有同意。

“此事和你无关。”霍繁篓摆了摆手,道:“赶紧回去,你在人门前拼死拼活的哭,这会儿却又走了,会引起赵正卿怀疑的。”

女子委屈的哦了一声,行了礼一步三回头的道:“东家,那奴家尽快办好事,到时候你记得好好赏奴家哦。”她说着,喜滋滋的出了门。

霍繁篓坐在滑竿上,醉春楼的翠妈妈香气四溢的走了过来,行了礼道:“东家可要在这里用膳,我让人给您备膳。”

“吃不下。”他摆了摆手,道:“找个地儿,我要躺会儿。”

翠妈妈应是,让人仔细收拾了一间房出来,引着霍繁篓过去,上了茶她就退了出去。

霍繁篓一个人躺在窗边的软榻上,卧室里暖意融融,可他却半点睡意都没有……荣王一死他就猜到了是顾若离和赵勋的手法,当时先帝在西苑假死,也是同样的手法。

至于他们的目的自然是针对赵政夫妻,尤其是梅念茹,因为青阳山马匪的事,顾若离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才解恨。

所以,他没有打乱他们的计划,只是可惜,荣王没死。

他翻了个身,窗户开了半扇,外面并没有月亮,只有屋檐下暖红的灯光摇曳着,莫名的,他就想到了那次在合水时他和顾若离在那间小小的客栈,挤着睡觉的情景。

还是那时候好,若是从庆阳到京城的路永远都没有尽头该多好啊。

顾若离和赵远山……他苦涩的笑了笑,眼中又露出讥诮之意来,他能怪谁呢,当初是他引着她见到了赵勋,也是他引着她留在军营,跟着他们回京。

不过,那时候谁也没有想到,他的心里会留下顾若离,更没有想到,她的心中却会住着别人。

多讽刺的事。

“帮主。”雷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霍繁篓轻嗯了一声,对方进了门又随手关上,走进回道:“县主去张丙中家里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霍繁篓立刻翻身坐了起来,又想到什么,问道:“她一个人?”

“不……不是。他和赵将军一起。”雷武很尴尬啊,当初顾若离和赵勋还救过他的性命,他的恩还没有来得及还,却一直在做监视他们的事。

霍繁篓又噗通倒了下去,四仰八叉的躺着,“不去,添堵。”

“帮主。”雷武在软榻边坐了下来,低声道:“县主她……要成亲了,您还是算了吧。属下觉得这样下去,不好。”

他也说不出哪里不好,就觉得不够道义。

“呸!”霍繁篓翻了个白眼,“你少在我这里说风凉话,一边凉快去。”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嫁给别人,他要不是怕顾若离恨他,伤了心,他早搅的翻天覆地了。

成亲,成个屁亲!

“帮主。”雷武不死心,劝着道:“您和县主不合适。而且,以县主的性子她要知道您三番五次的搅局,肯定是要生您的气,保不齐以后就不理你了。虽不能做夫妻,可还能做朋友。”

“你来试试和你媳妇做朋友。”霍繁篓指着他气道:“站着说话不腰疼。”

雷武没媳妇,所以还真是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他嘿嘿一笑,道:“那怎么办,总要解决眼下的麻烦吧。”

“什么办法!”霍繁篓一拍软榻,就道:“赵远山死了,一切问题就解决了。”

雷武嘴巴动了动,没说话。

“得让三儿守寡,这样最好。”霍繁篓说的咬牙切齿,“虽是县主,可是丧偶守寡的,我再娶就没人笑话她低嫁了。”

莫名的,雷武心疼霍繁篓,“县主会伤心的,唉!”他的恩还没报呢。

“你叹什么屁气。”霍繁篓焦躁的道:“赶紧去盯着那船盐,要是出了事我就把你丢东海喂鱼去。”

雷武哦了一声起来,边走边道:“帮主,我觉得闻音姑娘挺好的,她一个大家闺秀为了你做了那么多的事,连安生日子都不过了,您……”

一只鞋砸了过来,雷武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回来。”霍繁篓又喊道:“准备五万两银票给我。”

要这么多银子,雷武怔了一下,点了点头应是。

顾若离将骨灰送回去,刘柏山红着眼睛一件一件的装在箱子里,拱手道:“多谢县主出手,为兄弟们报了此仇,让他们在天之灵能够瞑目,此恩刘柏山没齿不忘!”

“他们的死我也有关系。”顾若离并没有痛快的感觉,人死了就是死了,哪怕将凶手千刀万剐,死去的人也再也活不过来,她递了个信封给刘柏山,“这里是两万两银票,你带回去给死去兄弟的家眷,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刘柏山想推辞,张丙中拦着他道:“这是我师傅的心意,你收了吧。我在京城,此恩情我来还。”话落,他跪在顾若离面前,哽咽的道:“师傅,我张丙中这条命以后都是您的,随您何时取。”

“快起来。”顾若离扶着他起来,“谁要你的命,你好好活着就好了。”

焦氏和梁欢在一边也抹着眼泪,二丫来京城是给他们贺喜的,却因此将命留在了这里,那么年轻漂亮的姑娘……焦氏心中一直愧疚不已。

“是。”张丙中擦了脸,替刘柏山将信封塞在他怀里,“这几年我也存了几百两,都给你带回去,没了男人孤儿寡母的日子不好过。”

刘柏山垂着头没有说话。

“时间不早了。明儿二当家回去,我去城门口送你。”顾若离说着,朝一边坐着喝茶的赵勋看了一眼,又道:“你们早点歇着吧。”

刘柏山应是,又和赵勋抱拳,“赵将军,此番给您添麻烦了。”

“无妨。”赵勋淡而无波的道:“一路顺风。”

两人告辞出门,夜里很冷风也很大,他停下来帮她将斗篷紧了紧搂着在怀里,蹙眉道:“下次出门就带着马车,哪有你这样徒步走的。”

“走走很舒服。要不然一整日都困在家里,人的身体机能是要衰退的。”她昂头看着他,面颊两边被风吹的红通通的,“这次的事我也要谢谢你,要不是你帮忙,这仇也报不了。”

“你也要谢我。”他摸了摸她的头,道:“等成亲后,慢慢谢吧。”

她失笑,失落的心情略好了一些,她道:“梅氏去了,岭南那边是不是有人要来,圣上登基时他们来人了吗。”

“汝南侯快到了。阙君王因为夫人生产的事,回了奏疏来不了。”赵勋道:“估摸着,过几日就能到。”

顾若离哦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两人顺着冷冷清清的街道往三牌楼而去,隔了十几米外的街边,霍繁篓静静立着看着那对相拥走着的身影,凝视着直到再也看不见,他才转过身,慢慢朝另一边而去,边走边拿了怀里的荷包出来,放在鼻尖闻了闻,紧紧攥在手里。

走了很久,他气愤的踢了路边的石子,又重回了醉春楼,一进去翠妈妈就惊讶的迎了过来,道:“您这是……”

“找几个姑娘,再拿两坛子酒来。”霍繁篓径直往后院去,翠妈妈忙扶着他,“您酒量浅,还是不要喝了吧。”

霍繁篓怒道:“老子的事要你管,滚一边去。”

翠妈妈不敢再多言。

霍繁篓脱了外套,穿着中衣散了头发坐在雅间里,开了一坛酒闻了闻看着翠妈妈道:“这真是秋露白?”

“是,这酒难买,楼里只存了七坛子,不敢给客人,都给您留着呢。”翠妈妈笑着道。

霍繁篓眉头一簇,道:“有多难买?”

“听说就算是宫里去拿,也是要提前约上半年,主要是工序太复杂,要的多了酒家也做不出来。”翠妈妈道:“您要是再想要,奴家再去约。”

霍繁篓喝了一杯,入口清香,酒气略淡还带着一丝甜味,他咕哝道:“难怪三儿喜欢喝。”他说着,指着剩下没开的一坛子,“拿去存起来吧,给我换别的酒。”

翠妈妈应是抱着坛子,霍繁篓眼珠子咕噜噜转了转,道:“是清丰酒馆出来的酒是吧,那老板你认识吗。”

“认识,两三个月前来过一次,喜欢楼里的一个姑娘。不过这个人不大好这一口,三五个月才来野一回。”翠妈妈不解的道:“东家要见此人吗。”

霍繁篓就托着下巴,若有所思道:“这酒这么难得,要是我们将酒馆弄到手里,岂不是想有多少就有多少了。”

“这可不容易。听说这酒馆在朝廷里关系很厚。要不然也不会给大内贡酒了。”翠妈妈回道。

霍繁篓哼哼了两声,又喝了一杯,脸就渐渐红了起来,头也开始有些晕,他道:“有关系也碍不着事儿,往后这秋露白,老子要专供。”

醉春楼是年初易的主子,她第一次看到霍繁篓时真是惊了一跳,年纪不大而且还生的这么好看,纵然她红尘里滚了这么多年,也是头一回见。

他一来,三两下的手段,就将楼里的人都收服帖了,就算是新买的姑娘闹腾不愿意接客的,他也是手段层出,几个回合就让人服服帖帖。

她不但服霍繁篓,甚至还有些怕他。

不要看他年纪小,可是说话做事却让人看不透,她自认阅人无数,也不敢打包票能猜得准他一两分心思。

还有他的背景似乎也不简单,绝不是外传他讨饭的出身,白手起家这么简单。

“妈妈……”门外,脂粉香扑了过来,七八个姑娘敲着门,“妈妈,听说东家今儿找人陪,我们都得空呢,不如一起陪东家吧。”

翠妈妈看着霍繁篓,见他没有不高兴,就开门让姑娘们进来。

领头的是崔婧语,她在霍繁篓身边坐下,取了杯子就给自己倒酒,别的姑娘也各自去抢酒喝,霍繁篓忽然一拍桌子,喝道:“酒是老子的,您们换酒喝去。”

他的秋露白,这些女人一个都不配。

“不就是她喜欢的酒吗,了不起了。”崔婧语喝了一杯,挑衅的道:“我喝了,你当如何。”

霍繁篓瞪着她,指着翠妈妈道:“她来作甚,叫她给老子滚。”

“我没卖身,想留就留,想走就走。”崔婧语冷笑着道:“你还能将我怎么样。”

霍繁篓啐了一口,人已经天旋地转,崔婧语看着他的样子,忽然心里所有的气都消了,这样的霍繁篓像个无助的孩子,可真是有趣又可爱,她笑着道:“你一个三杯倒,还好意思叫姑娘陪喝酒。”

“管你屁事。”霍繁篓蹙眉,扶着桌子,翠妈妈就将其余的人都撵了出去,房间里安静下来,崔婧语道:“你想醉我陪你喝,喝死一个少一个。”

霍繁篓咚的一声坐下来,人倒在椅子上,看着头顶眼睛发直,眼泪顺着眼角就流了下来。

崔婧语喝着酒,一杯接着一杯。

房间里安静的,只有她喝酒的细碎声,过了许久她声音嘶哑的道:“你要抢就抢,要死就死,这么折腾自己算个屁,她又不知道。”又道:“再说,她知道了又怎么样,眼里根本没有你。”

“你不了解她。”霍繁篓也不看她,低声说着,声音几乎只有他自己能听得清,“从我离开那天,我就输了……”

可要再重来,他还是会那样做,他没有选择!

崔婧语没说话,两个人都不再出声。

醉了一夜,第二日一早霍繁篓还是早早起来,去了张丙中那边,陪着他们去了城门,顾若离果然在那边等着,两人将刘柏山送走,她看着他凝眉道:“怎么一身酒气,你喝酒了?”

“嗯。喝了一点。”他揉着头道:“头疼。”

她无奈地道:“你好端端的喝什么酒,酒量又浅。”话落又道:“跟我回去吧,我给你煮点醒酒汤缓一缓,再补觉睡一会儿就好了。”

霍繁篓就嘻嘻笑了起来,道:“还是三儿对我最好。”

“别贫了。”两人并肩走着,她边走边问道:“我想问你件事,你老实和我说。”

霍繁篓就点点头,看着她一副恭请吩咐的样子。

“白姐姐说你对我有心,是这样吗。”她看着她道:“那天说婚事时,我也感觉到你不大对,所以今儿想问问你。”

霍繁篓脸色一变,随即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点着她的额头就道:“是,我喜欢你啊,你要嫁给我吗。”

“不要!”她摇头道:“我喜欢赵远山,你早就知道了。”

霍繁篓就挑眉道:“那你还问个屁。多大的事还费劲儿一本正经的问我,有个女人样子行不行。”说着,走在了前头。

“不是啊。”顾若离追上他,解释道:“这事我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肯定要说清楚的……这男女情最伤人,你要想不开以后我都不好意思见你了。霍繁篓,这事怎么处理,我没妥善的法子。”

“得了。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再说,你不是一直将我当兄长吗,你想那么多做什么。”霍繁篓嫌弃的白了她一眼,她一愣道:“不是兄长,是弟弟!”

“呸!”他道:“谁比谁大,你不知道吗。”

顾若离语噎,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背影,叹了口气,她知道这样说出来不好,可是不说难道要一直装不知道吗。

她很在乎他,若是可以她希望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保持在以前不要变化,但人在变环境在变,谁也不能保证。

“走啊。”他回头瞪着她,笑道:“就你这脑子能想到办法,我就把脑袋割下来给你当球踢。”

她失笑摇了摇头,跟着他道:“还真是,我确实什么办法都没有,就觉得对你很愧疚,欠了你一个还不掉的人情。”

“你欠我多着呢。”他哼哼了两声,“你要是弃了赵远山嫁给我,就能还了这份人情了。”

她咳嗽了一声,回道:“那不可能,我还是想别的办法还你的人情吧。”

“那就不要废话了。小心想来想去将你脑子想坏了。笨死了。”他说着边走边道:“我说,你真不打算行医了啊,你这不做大夫我都我瞧不上你了。”

她垂着眼帘没说话。

“小心赵远山嫌弃你。他可不像我这么无私的包容你,笨了也不嫌弃。”霍繁篓哼哼了两声,“你可想好了啊,你的价值还没有体现到极致呢。”

她笑了起来,不再和他纠缠这个问题,这是心病人力无法解决,只有等着,时间长了慢慢冲淡吧。

何况,他还小以后会遇到更多的人,见识到更优秀的姑娘,这份年少懵懂的情愫,也会渐渐被别的更浓烈的情感代替。

“这我的事,七爷都不管我了,你就更管不着了。”她笑着道:“你去我家别和我娘斗嘴,没大没小,小心她以后不让你去。”

霍繁篓点着头,道:“她喜欢我和她斗嘴,这你都没看出来。郡主这是日子过的太无聊了,巴不得我去给她捣乱添点热闹。”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说,梅氏的死是和你脱不了干系吧。你替他们报仇的?”他看着她问道,她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他心情就好了起来,至少,三儿有事都不会瞒着他,只要她问她都会告诉他。

“但是青燕死的很蹊跷。”她蹙眉道:“七爷说不是赵正卿找人办的,也不是宗人府有内鬼。”她百思无解,想不到谁帮着梅氏去杀了青燕。

霍繁篓哈哈一笑,回道:“反正又没影响你报仇,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顾若离没说话。

赵政躺在地上,房间里拉着帘子黑漆漆的,地上酒坛子咕噜噜的打着滚儿,他呵呵一笑喊着道:“你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奴家叫紫苏。”她笑着道:“就是中药里的紫苏,爷可要记好了呢。”

赵政踹走一个坛子,招了招手,“紫苏啊,爷已经不是爷了,你说你死乞白赖的非要跟着我,图什么?”

“因为奴家喜欢爷啊。”紫苏走过来,笑呵呵的道:“奴家就喜欢爷的手法,旁人都没有人呢。”

赵政哈哈大笑,拧着紫苏的屁股,紫苏软倒在他身上,声音勾的人心痒难耐,“爷可别喝了,奴家还饿着呢。”

“来,再战!”他爬起来,摸了脚边的鞭子,“爷这回可要将你喂的饱饱的。”

紫苏跪在他的腿变,一路舔舐上去,娇笑着道:“这回,换奴家来了,奴家也试试这滋味。”

“成。”赵政将鞭子给她,自己趴在床上……

不一会儿就听到房间里传来鞭声和淫靡的笑声。

“这都一天一夜了。”守门的婆子直摇头,恶心的呆不住躲在一边,“就算受了委屈,可这也也太荒唐了,荣王妃也不管管,这样下去早晚得丢了命。”

“荣王妃要是舍得管,就不会丢了七爷只要他了。”两个婆子摇着头,“当初宝贝似的捧着,如今烂泥都不如。再瞧瞧七爷,人比人气死人!”

婆子叹了口气,“七爷年后就成亲了,咱们夫人正准备礼呢,打算走动走动。荣王府是靠不上了。”

“可不是,真是白丢了一把饵,喂了两条臭鱼,吃不得还被熏了一身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