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佳期/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都没接话,头也未回的往后院而去。

“你跟去看看。”顾若离喊着孙刃,赵勋既然要避开她就是不想让她过去,只得让孙刃跟着,“别让七爷动手。”

孙刃应是,远远的跟着去了后院。

顾若离担忧的站在院门口翘首等着。

郡主府的后院也有池塘,两岸种了柳树,只是光秃秃的立在四周,显得有些调零,赵勋停下来看着一层浮冰的水面,目光微凛。

“赵将军!”霍繁篓呵呵一笑,道:“你请我来,不会是为了要灭口吧。你可想好了,你要是在这里把我打死了……啧啧……你们的婚事可就真的悬喽。”

赵勋蹙眉回头看着他,目光深邃,问道:“宗人府那件事,是你办的?”

“您可高抬我了,宗人府什么事我能办的了?”霍繁篓眼睛一转,笑嘻嘻的问道:“将军有话直说,兜圈子的话我可听不懂机锋。”

他说不说其实都无所谓,赵勋负手望着他,道:“你这样不务正业,你的主子能容你?”

霍繁篓眉头几不可闻的簇了簇,面上依旧是无关痛痒的笑着,“怎么着,赵将军和我主子认识?得闲也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吧。”

“不急,会认识的。”赵勋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娇娇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她当你是朋友时,就是无条件的信任,若不认你时,就再也不会多看你一眼。霍繁篓,你若珍惜,就仔细藏着自己的尾巴!”

霍繁篓脸色微微一变,脸上漫不经心的笑容也收了起来,他讥诮的道:“难道赵将军就没有尾巴。”

他从回京城,不管做什么事都缩手缩尾,就是因为怕有这样的一天。

这是他的软肋,他很不喜欢赵勋说这话时的语气。

“这是我的事。”赵勋沉声道:“你好自为之。”

霍繁篓攥着拳头冷冷的看着赵勋,冷笑道:“呵!赵将军这是怕了?”

赵勋扫了他一眼无意再多说,缓缓从他身边走过,很远后才冷声道:“我不动你,是因为你对她的用心。可你若伤了她的心,我定不会饶你。”

心里转了一通,霍繁篓冷笑了笑,站在池塘边静静看着,目光深远。

赵远山说的对,他确实很怕,若是以前他觉得顾若离会一直对他无条件的信任和包容,可是现在……他没有这样的自信了。

很多事都发生了变化,包括顾若离的心。

因为有这样的顾忌,他办事时缩手缩脚,畏首畏尾……

他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回过头来就看到远远的顾若离在向他招手,又走了几步道:“这里风大,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呢。”

她拧着眉眼中是关心,他忽然笑了起来,道:“你的赵将军说了几句发人深省的话,我要仔细思考一下。”

“那你慢慢想。”她走在前面,他跟着她问道:“赵将军呢。”

她回道:“我娘有事和他商量,我就过来看看你。”又道:“你还没有和我说你方才送的东西怎么来的呢。”

他哈哈一笑,道:“放心,不是偷也不是抢的,是我堂堂正正买的。到真的花了一些银子。”他话落挑眉看着她道:“到时候可不能压在箱子,要摆在最显眼的地方,看到它们就想到我。”

她白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三儿……”他咳嗽一声,试探的问道:“我……要是有一天你发现我骗你了,或者,做了伤害你的事,你会怎么样。”

他其实已经知道答案,可是不死心,还想再问。

“不知道。”她奇怪的看着他,回道:“这要看什么事了,要是不能忍的事我应该不会忍。”

霍繁篓哦了一声嘻嘻笑道:“那你都说说,哪些事是你不能忍的,我好小心翼翼千万别越界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她停下来看着他,他心头一跳,忙笑着打哈哈摆手道:“没什么啊,就随口说说。”

她没有再问,进了正院的暖阁里,赵勋和方朝阳正在说婚事的细节,她坐在一边听着,霍繁篓却没有跟着进来。

聊完了事,顾若离跟着赵勋出来,他道:“现在可有空,去我那边看看。”

“好!”她应了和李妈妈说了一声,和赵勋一起往外走,她问道:“荣王那边你请了吗。”

他沉默了一刻,回道:“没有。”

荣王都没有请,那看来荣王妃就更加不可能了,她点了点头道:“行啊,这些事你做主就好了。”

他含笑揉了揉她的发顶。

两人慢慢走着去了赵勋的宅子。

年前一连都是好天气,虽依旧很冷,但没有下雪,年二十九时赵勋进了宫,隔日在坤宁宫陪太皇太后一起过的年。

顾若离将白世英请到了府里来,和方朝阳以及霍繁篓,四个人各坐一方执酒笑道:“祛旧迎新,愿我们新的一年事事如意。”

“如意就别想了。”方朝阳碰了碰杯子,笑着道:“就望着各自都能好好活着吧,活的……别那么辛苦。”

霍繁篓愣了愣呢,白世英也是怔住,顾若离一看气氛冷了下去,就笑着道:“活着就是累,我们要苦中作乐才对,喝酒!”

三个人喝了杯中酒,霍繁篓啪的一声拍了茶盅,怒道:“凭什么你们喝酒让我喝茶,我又不是女人。”

“因为你酒量太差。”顾若离笑着和方朝阳还有白世英道:“千万别让他碰酒,小小的杯子,三杯就醉了。”

白世英掩面而笑,方朝阳就嫌弃的道:“那你还是不要喝了,扫兴。”

霍繁篓泄气的靠在椅子上,欲哭无泪。

吃过年夜饭还要守岁,李妈妈提议四个人打叶子牌,但这里除了霍繁篓会,她们三个人不是没兴趣就是从来没玩过,李妈妈不由笑着道:“这可要苦熬着了,一点消遣的都没有。”

四个人就坐在炕上吃着零嘴,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等子时到了方朝阳发了三个封红便扶着李妈妈打着哈欠睡觉去了。

“白姐姐,我们也去睡觉吧。”顾若离拉着白世英,回头看着霍繁篓,“我让雪盏送你去外院,你也早点歇着。”

霍繁篓笑呵呵的点了头,道:“不用雪盏送,我熟门熟路。”

这一年,没有往年的烟火,新年到处都过的静悄悄的,顾若离和白世英躺在床上,她侧目看着她笑道:“你很多年没有回家了吗。”

“嗯。”白世英声音淡淡的远远的,“有五年了,我都快不记得家是什么样子了。”

顾若离翻身过来,看着她,问道:“那你以后呢,还回去吗。”

“会吧。总有一天会回去的。”白世英朝着她笑了笑,道:“我也在等那一天早点到来。”

顾若离抿唇点点头,没有再深问,上次她去法华寺时,白徵已经不再法华寺了,她也很久没有听到韩苗苗来和她说白徵的事。

“早点睡。”白世英低声道:“明儿一早你还要去宫里呢。”

顾若离缩在被子里,笑着道:“嗯,要耗到中午才能回来,好累。”她咕哝了两句,翻了个身……

第二日一早,她起来时白世英也起了,两个人收拾好去了正院,白世英随意用了点早饭便告辞回家去了,顾若离回头望着李妈妈道:“一会儿要是霍繁篓起来,您将早膳给他送去,他要走或是留随他自己就好了。”

李妈妈颔首应是,送方朝阳和顾若离一起去了宫里。

宫里很热闹,她和方朝阳一到,方夫人就迎了过来笑着和方朝阳道:“我这一早上都在等你。你大哥让你明天带着娇娇回家去,我们一家人好些年没有聚在一起过年了。”

方朝阳看着方夫人,笑了笑道:“我没空,这两日累的很,哪里都不想去。”话落,就去了坤宁宫找太皇太后。

方夫人尴尬的笑了笑,看向顾若离,道:“娇娇去吧,你还没去过舅母家里呢。”

“舅母,我也不去了。”顾若离笑着道:“您也忙的很,皇后娘娘正养着身体,我就不去给您添乱了。”

方夫人干巴巴的笑了笑,她是真心想和方朝阳讲和的,尤其是最近方樱和顾若离来往密切,顾若离又要和赵勋成亲了……大家总归是一家人,走的近了谁也不吃亏。

但是方朝阳的脾气她也猜得到结果,所以,话说到了情表到了也就罢了。

“你这个孩子就是客气。”方夫人笑了笑,道:“婚事上有什么难处尽管来和我们说,我和你舅舅都会去帮忙。”

顾若离道了谢,就看到那边齐思敏正站在人群中,望着她,她笑了笑几不可闻的点了点头,去了坤宁宫。

“我不去和她说话了。”齐思敏和齐夫人道:“她现在水涨船高的,我这么刻意的贴过去,难看不难看。”

齐夫人也拿她没辙,荣王妃不是荣王妃了,世子也不是世子了,现在这局势乱糟糟的,只能等过了年再说,看眼下格局可有变化,若是没有,他们真要想办法走动走动赵远山才是。

顾若离进了内殿,太皇太后正吩咐女官煎药,她问道:“您生病了吗。”

“是年哥儿。”太皇太后回道:“受了凉上吐下泻的,吃了两天的药了也不见好。”

顾若离朝里面看了一眼,年哥儿在哭,方朝阳问道:“那位没来看看?”

“没有。”太皇太后道:“她要在圣上面前装孝顺,自然就不会三天两头往这里跑看孩子。”

还真是能忍,方朝阳道:“我听说圣上让她帮着皇后管宫里的事了?”

按理说就算是分权出去,也轮不到她一个夫人,怪只怪崔婧容太没有用了,撑不起台面来。

“嗯。圣上亲口说的,樱姐儿就同意了。”太后端着茶盅朝外头看了一眼,道:“人都在外面候着的?”

方朝阳颔首。

“让大家都进来吧。”太皇太后放了茶盅理了理衣袍,扶着邱嬷嬷的手去了外殿,顾若离和方朝阳则立在下手外侧,不一会儿外命妇鱼贯而入,叩拜贺新岁……

太皇太后赐了座,一众人就叽叽咋咋的聊着天,顾若离坐在外侧,方樱身边的女官在她耳边低声道:“娘娘请您去凤梧宫坐坐。”

方樱有孕在身,过年就没有出来。

顾若离和方朝阳打了招呼,由女官引着去了凤梧宫,忽然,远远的有个男子的身影一闪而过,她看着一愣问道:“刚才过去的男子是谁?”

“大概是太医院的太医吧。”女官笑着道:“要不然就是哪位公公的背影有些伟岸。”

她蹙眉,怎么觉得那道身影看着有些眼熟,只是因为走的太快,她一时没有看清。

她想了一会儿没有想到,便丢在一边没有再管,去了凤梧宫,陪着方樱聊了一会儿,那边要散了她便辞了出来,和方朝阳一起回了家。

李妈妈说他们一走霍繁篓就走了,也没有吃早饭,急匆匆的样子。

顾若离应了一声,回房又接着睡了一会儿。

她们母女两人没有什么亲戚走动,过了年就安静下来,各自做各自的事,转眼过了正月初十,顾若离开始紧张起来,太皇太后从宫里送来的嬷嬷来府中后,她就更加的焦灼。

每日从早到晚,不是收拾头发,就是沐浴泡澡,水里头又是精油又是牛乳,连着三天她几乎连房门都不曾出,累的倒在床上,欢颜看着也咋舌,低声道:“原来公主出嫁前都要做这么多事啊。嫁个人可真是不容易。”

顾若离也以为就到了那天换上嫁衣,略打扮一下就好了,不成想这么多道工序。

“不知道七爷那边怎么样。”顾若离想到赵勋也被人这样折腾,就觉得好笑,“欢颜,你去打听一下,看看七爷这两日都在做什么。”

欢颜笑着应是,跑去打听,下午回来就一副兴致索然的样子,“七爷根本没有像您这样,人天天在衙门里忙着,和平时一样。”

“真是不公平。”她叹气,门外就听到嬷嬷隔着门道:“县主,时间到了您该沐浴了。”

顾若离用被子蒙着,开始渴望早点将亲事办了,这样就不用无休无止的泡澡折腾。

十七日那天,顾若离半夜就被拖了起来,依旧是老规矩几样,穿了衣裳上了妆,韩苗苗趴在梳妆台上看的眼睛发直,“县主,您本来就漂亮,这样打扮一下就更加漂亮了。”

“我宁愿丑一点。”顾若离拉着她的手,笑道:“将来你成亲的时候可不要这样,能简单就简单,要不然太累了。”

韩苗苗捂着嘴嘻嘻笑着,看着白世英道:“这话您应该和白姐姐说,我成亲可还早的很呢。”

“怎么说到我了。”白世英掩面而笑,道:“快吃点东西,要不然你要饿到下午才能吃东西。”

顾若离看着她笑着点头,白世英一直都是妇人打扮,她曾猜测她是不是孀寡,或者和夫君和离……但是她今天能毫无避忌的来她的婚礼,便说明她起初想的是错了的。

也许梳个妇人的发髻,只是她怕她一个姑娘家在外面不自在罢了。

“阿丙他们来了吗,在外面吗。”顾若离想出去看看,同安堂的人并者医局认识的几位大夫和掌柜都来贺喜了,可她却不能出去,只能交代了霍繁篓,让他在外头待客。

“都在外面呢,他们没什么事,自己照顾自己就好了。”白世英含笑道:“焦姐没有来,她说她不吉利就不过来扫兴了。”

顾若离正要说话,那边方本超的夫人一行人进了门,一屋子的孩子一下子闹腾起来,等他们走了,三夫人又和齐六太太进来,又是一堆的孩子顾若离觉得脑子里嗡嗡的响,木偶似的被人牵着线,木愣愣的有一句答一句,该笑的时候就笑一笑,该哭的时候就哭一哭。

一阵鞭炮声传来,过了好一会儿她就看到一身大红锦的袍的赵勋被人簇拥着进了门,她还没来得及看,头上就被盖上了大红的盖头,眼前只余下漫天的喜庆的红……

她真的要出嫁了,顾若离定定的坐在椅子上,有人在她面前蹲下来,她知道是太皇太后指派来的沐恩侯府的一位表哥,她还没有见过他……

趴在方家表哥的背上,顾若离去正院,方朝阳一个人坐在正厅的椅子,板板整整的。

顾若离和赵勋并排跪下来,赵勋敬茶,方朝阳端着喝了一口,道:“娇娇就交给你了,你……”她说着,后面的声音变暗哑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她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喉咙,道:“也不多说了,快走吧,别误了时辰。”

“娘!”顾若离喊了一声,道:“反正离的近!”

方朝阳摆着手,道:“快走,快走!”里外的鞭炮又响了起来,顾若离由方家表哥背着出了门……

“郡主!”李妈妈扶着方朝阳,方朝阳低头喝着茶,摆手道:“你忙你的去,我在坐着就好了。”

她低头喝着茶,眼泪却啪嗒啪嗒的落在茶盅里,她忽然放了茶盅转身进了暖阁。

顾若离上了轿子,轿子稳稳的起来,摇摇晃晃的走着,她想掀了帘子朝外看看,隔着门三夫人低声道:“你可千万别摘盖头,不吉利。”

她只得作罢,规规矩矩的坐着。

鞭炮齐天声中,轿子沿着三牌楼往东而去……郡主府里渐渐安静下来,梁欢和二娃打闹着抢糖吃,一边问道:“怎么没看到霍哥哥。”

“在侧门那边。”二娃指了指巷口那边的围墙,梁欢哦了一声去找霍繁篓。

不用他仔细去找,老远就看到围墙坐着一个人,一只腿架在围墙上,一条腿垂在下面,手里拿着一个弹弓拨弄着,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背影清冷而孤寂。

梁欢忽然有些心疼,将自己抢来的糖悉数拿出来对霍繁篓道:“我这里有糖,你吃不吃。”

霍繁篓回头过来,狭长的凤眼红红的,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道:“过来,给我拿个梯子来!”

梁欢一愣站着没动,他觉得霍繁篓这话不是和他说的。

最近很不在状态……写的跟什么似的,惨不忍睹~我要振奋一下!啊啊啊啊啊啊……谁有段子,来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