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天成/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的京城,所有人都知道赵将军要和静安县主成亲了。

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轿子在京城内转了一圈,无论到哪里都是恭喜声漫天,整个城中都渲染着喜庆。

顾若离隔着轿帘,听得到大家的祝福,她抿唇笑着很想掀了帘子看了一看,记住这一刻……

走了一个多时辰,轿子落在赵勋的宅子前,上面挂着鎏金的阔气牌匾,镇国将军府。

正门开着,门口放着火盆,赵勋下马立在门口,一只栓着红绸的箭咚的一声钉在轿顶上,随即他大步而来由众人起哄闹着,踢了三脚。

顾若离摸了摸怀里的铜镜,又整了整凤冠,随即轿帘子被掀开一只手伸在她盖头底下,大而宽厚的手掌,掌心略有茧子,温暖,坚实……她深吸了一口气,将手落在他的手心。

双手一握,她从未有过的,心咚咚跳了起来,如同擂鼓一般,响彻耳边。

她真的嫁了,直到这一刻如梦方醒。

她很想看一看赵勋的脸,想问一问他此刻的感受。

他握着她的手,能感受她细微的不可抑制的抖动,他鼓励似的捏了捏,牵着慢慢走着跨过火盆,一步一步的进了正宅的门。

顾若离的脚步顿了顿,抓着赵勋的手,耳边喜婆子高声唱着,“过了门,赵氏妇,夫妻同心,恩爱百世。”

她一时有些恍惚,她过了两辈子,她……终于嫁了吗。

赵氏妇。

她想回头看看,忽然耳边就有婆子道:“县主,千万别回头。”

“好!”她顺着跨过了门槛,踩着红红的毯子,四周一片寂静,所有观礼的人都屏息了一般,静静看着他们走过,缓缓的上了正堂。

喜婆唱:“拜!”

赵勋松开她的手,喜婆在两人之间放了红绸,各自牵着两头在蒲团上跪了下来,顾若离看不上正堂上坐的是谁,但是能感觉到赵勋的气息冷了一些。

拜高堂时她微抬了头,就看到正中的椅子下有两只脚,她微微一愣……按赵勋的安排,椅子上是没有请长辈坐的。

难道是后改的主意,她乱想了一通被扶着起来,又听唱到:“夫妻对拜!”

她再次跪下来,垂头去拜,绸子的那一端轻轻动着,她能感受到赵勋落在她面上的视线,这一瞬所有的思绪都飞散了,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愣怔的被牵着,在哄闹恭喜声中去了后院,进了喜房,闹腾中坐了下来。

有人喊道:“将军,快揭盖头!”

秤杆探进来微微一挑,她头上的盖头滑落而下,她抬头朝赵勋看去,就看到他穿着大红的袍服,头发梳的高高的扎着红色的丝带,剑眉飞扬目若星辰,原是抿着的唇看到她时忍不住的一笑,这一刻所有的冰凝化开,如春暖花开,万物回春。

她也轻轻笑了一笑,赵勋看着一个愣怔,随即挑眉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来……他娇娇的美貌,世上无人可及半分。

喝了合卺酒,来观礼的人往她们身上扔了许多的花生桂圆莲子,两人也不像别人那样用衣袍接着,板着脸坐着任由人砸了好一会儿……

闹了一下,众人都散了,喜房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顾若离转头过来看着赵勋,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方才这些人都是你请来的?”

“不是!”他摇了摇头道:“都不认识。”

原来是冲着赵将军的面子来撑场子的……也对,他自立门户家中有没有女子打理,哪能认识这么多内宅妇人,估摸着是三夫人请来的人。

“累不累。”他依旧保持着方才的姿势,手放在腿上腰板笔直,侧过脸望着她声音里满是缱绻,她点头指了指自己的凤冠,“至少有十斤,我的脖子都快断了。”

他也笑了起来,伸手过去托着她的下颌,她的唇瓣很嫩,涂着口脂艳红欲滴,他垂眸迫不及待的落了一吻。

“喂!”她忍着笑轻踢了他一脚,道:“帮我拆了凤冠,你这个时候亲什么。”

他咳嗽了一声,帮她去拆凤冠,她就哎呀呀的喊着,“你轻点,头发都快拽断了。”

“哪里。”他摸了摸放轻了手脚,第一次知道女子的饰物这么繁琐,她指了一处,“这里好像夹住了,你拆开就能拿下来了。”

他哦了一声站在她面前低着头仔细拆着,笨拙的小心翼翼。

她看着他弯着腰,腰腹平躺有力,她忽然抱着他的腰,道:“你慢慢拆,我先靠一会儿。”

他们相熟的人不同,认识的人也不多,且受赵勋的身份所骇那些人来凑个热闹也就可以了,再不敢回头来闹一通,所以这会儿喜房中连个丫头都没有,更没有人敢来请他去前面陪酒。

他心头一暖,低头看着依靠在他胸口的顾若离,宠溺的笑了笑,将凤冠拿下来丢在床上,柔声道:“让厨房给你送点吃的来,你歇会儿。”

“好。”她拱了拱嘟哝着道:“你帮我将雪盏和欢颜喊来。”

他问道:“要做什么。”他弯腰将她扶正,心头一动,然后给她去解扣子,她瞪眼捂着衣领道:“干什么。”

他忍着笑道:“帮你脱衣服,你不是累了吗。”

“我……我……”她的脸腾的一下红了,捂着扣子,“我自己会脱。”

他爱怜的捧着她的脸亲了几口,欢喜的道:“行,那你自己脱,我等你!”

“时间还没到吧。”她看看外面,天还是亮的这个时候总不能就睡觉吧,“你……不去前面喝酒了吗?”

怎么都不按规矩来。

他哈哈笑了起来,觉得这会儿的顾若离怎么看怎么有趣,忍不住又亲了几口,低声道:“那你不准睡着,等我回来。”

“好。”她胡乱的点着头,指了指外头,“快去,我跑不掉的。”

他越发的觉得有趣就更加舍不得走,捏了捏她的脸颊,颔首道:“嗯,要是跑掉我就打断你的腿!”

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终于明白他是在逗着他玩,便无奈地道:“流氓,快走!”话落想起什么来,指着床头的一个小包袱,“帮我把那个拿来。”

他拿了过来,就看着她拆开包袱拿了个瓷瓶子,道:“白姐姐做的解酒丸,你先吃一颗,一会儿喝酒就能千杯不醉。”

“还有这样的好药。”他拿一颗放进口中,“那我去了。”

她点点头笑道:“去吧。千杯不醉也要克制点。”

他颔首松开他往门口走,走了几步又回来捧着她亲了一会儿,恋恋不舍的放下来,“叫声夫君来听听。”

她哭笑不得,也学着他捧着他的脸亲了一下,红着脸道:“夫君!”

他整张脸都明亮了起来,砸了砸嘴好像嚼着其中滋味一般,甜味从眉梢眼角溢出来,“嗯,我走了。”话落,满意的开门走了出去。

她笑着摇了摇头,只觉得心口满满的。

“夫人!”欢颜和雪盏并着秋分和瑞珠鱼贯进来,端着热水提着食盒,几个丫头都是一脸的喜气,欢颜笑着道:“小姐,今儿真的好热闹啊,大家都说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婚事像这场办的这么隆重热闹。”

顾若离想起中堂上坐着的人,问道:“今天来了哪个长辈?”

“来了好多啊,将军的舅舅来了。”欢颜一边拧着帕子一边回道,雪盏就笑着打断她:“夫人是问中堂坐的是谁。”她说着过来帮顾若离脱外衣,低声道:“是王爷!我听韩妈妈说将军本来没有请他来的,是他趁着将军去迎亲时自己来的,坐在中堂上也没有人敢上去说半句不是,就由着他了。”

顾若离惊讶的道:“他自己来的啊。”这还真像荣王的行事风格。

“所以您拜堂时拜的是王爷。”雪盏低声道:“将军有些不悦,不过倒也没有发作。”

顾若离微微颔首没有再多说,荣王到底是父亲,拜他没什么。

“嫁妆这会儿才全部进门。”欢颜笑着道:“真都是第一台到了三牌楼,后一抬还在金簪胡同。”

一百零六抬的嫁妆!

“我娘那边怎么样,晚上的时候雪盏回去看看,和我娘说说这里的事。”顾若离脱了衣裳进了浴桶,将脸上身上的东西都洗了,顿时觉得清爽多了,“家里肯定也有好多事,她一个人忙不过来。”

她本来想请方夫人过来帮忙的,他们两边都不是正常人家,既没有多余的人手帮忙,也没有走的近的通好,都只能靠自己。

她靠在桶上叹了口气,可惜她也不是很会交际来事的人。

“夫人。”雪盏拿了一件大红的潞绸中衣进来,笑着道:“这件是郡主准备的。”

顾若离看了一眼,上面还绣着戏水鸳鸯,很喜庆。她摸了摸脸点头道:“嗯,就穿这件事吧。”

穿好衣服她吃了半碗饭,又交代道:“家里人少,一会儿你去和韩妈妈认识一下,七爷房里原还有四个大丫头,你们也认识一下。”

“没看见啊。”欢颜满脸奇怪,回头去问雪盏,“你看到四个大丫头了吗。我只见到几个小丫头,做事还有点生涩,像是刚买进来的。”

雪盏就笑着道:“我问过韩妈妈了,说爷年前就将青月,银月几个嫁人了,好像还是他手下几个人,如今院子里的丫头都是新买的,婆子比较多。”

“啊。奴婢怎么没有听说,都嫁给谁了?”欢颜听着一怔,顾若离就点了点她的额头,道:“肯定没有周铮,要是他成亲我定然是要知道的。”

欢颜暗暗松了一口气,笑着道:“他成亲不成亲奴婢才不关心呢。”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这是今天来吃喜酒的名单。”雪盏见反正也没什么事,就拿出来给顾若离看,“您看着,我们几个将您贴身的东西收拾一下。”

顾若离就盘腿坐在床上翻着本子,很厚的一本,上面密密麻麻的记着来客的姓名。

她大略数了一下,估摸着在京的所有官员都送了礼。

“将这些都收好。”她细细看了一遍,将内阁几人看了一遍,少了徐翼,她阖上本子摆在一边倒在床上,道:“真是太累了,我光坐着都觉得累,你们忙了一天,也都早点去歇着吧,事情慢慢做。”

“奴婢不累。”欢颜笑着将衣服一件一件放进柜子里挂着,“看着您成亲,奴婢心里不知道多高兴。夫人,您不知道您今儿多美,简直是……”她想了半天的词,也想不出一句可用的,“简直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顾若离趴在床上,笑着道:“要这么漂亮做什么,我脑袋里都是空的!”

“哪个讲的。”欢颜瞪着眼睛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谁要这么说您,奴婢就撕了她的嘴。”

顾若离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我娘。”

“啊!”欢颜捂着嘴,道:“奴婢刚才什么都没说,累的糊涂了。”

几个丫头都笑了起来。

“将明早打赏的红包今晚都准备好,弄清楚家里的人头,别少了谁。”顾若离滚进被子里舒服的叹了口气,雪盏回道:“里外院并着韩妈妈和齐管事,一共是二十二个人,厨房一共有两个,外院是给下人做饭的,内院是您和将军的。院子前后一共有三间,往后去有个小花园。没有郡主府大,但是修的很精致。”

“嗯。还有个亭子,亭子旁边将军挖了一个池塘,韩妈妈说里面栽了莲蓬,等开春后肯定好看。”两个丫头如数家珍,“库房一共有两个,韩妈妈说一个是您的,一个是将军的,并排在后面的罩院里,钥匙她都收好了,明儿等您的嫁妆进去入册后,就将钥匙都交给您。”

顾若离努力记着,道:“明儿我还真是要和韩妈妈好好讨教,这持家过日子,学问太深了。”还好家里只有她和赵勋两个人,要是像永城伯府那样一大家子人,她更是要晕头转向了。

“你明儿是不是还要进宫,我听说下午还有封诰命的圣旨来。”雪盏给她理了理被子,将里头的暖婆子拿出来,“您先打个盹儿,外院三十几桌的酒,这才第一轮,后头还有两趟等着呢,将军要回来早着呢。”

顾若离打了个哈欠,点头道:“嗯,把灯留着。”她说着就闭上了眼睛,从初十以后她就没有好好睡觉,估计接下来几天她也睡不好,“留个人守着,热水也备上。”

雪盏应是,带着欢颜和秋分以及瑞珠出去,守在院子里。

房间里大红的烛光跳动着,四个人满面笑意的站在院子里,欢颜低声道:“记住啊,以后要叫夫人了,可不能喊错了。”

“县主也行啊。”瑞珠最小,秋分比雪盏还要大一点,和方朝阳屋里的秋香是一起进来,今年有十八了,方朝阳让她跟着来存了让她做管事婆子的心。

只是性格要木讷一点,不如雪盏和欢颜在顾若离面前亲近。

“先别贫。”雪盏低声道:“你们去看看嫁妆,这里我来守着。”

三个人应是而去,雪盏一个人守在门口。

顾若离睡的很沉,几乎天快亮时,她才觉得身边有人躺下来,她一楞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就看到赵勋含笑躺在她身边,一只手搭在她腰上,正满面欢喜的看着她。

没什么酒气,人也是清醒的。

“什么时辰了。外面的客散了吗。”顾若离有些不自在,有意找着话说,他回道:“丑时了,人都散了。”

她一愣回道:“都这个时辰了啊。”她摸摸他的脸,凝眉道:“那你快睡会儿,等下就要去宫里了。”

他手臂一用力,将她拉进自己怀里来,在她额头上一啄,低声道:“还没洞房,睡不着。”

她憋着没了话,咳嗽了一声,道:“我……我要喝水。”就一副要起床的样子,他按着她道:“倒好了。”

话落,就在床外给她拿了茶盅递给她,她端着喝了一口,看着他,他也看着她问道:“还有什么事,一并办了。”

没事了,可是她紧张。

赵勋的搭在她的腰间,顺着腰腹便落在她的后背上,轻轻摩挲着,手下的触感让他想起来吴孝之那句剥了壳的鸡蛋,他情动手顺着后背一路抚摸上去托着她的后脑便翻身稳住她的唇。

软软的,香甜四溢。

顾若离脑子一下子懵了,抵着他的肩膀只剩下本能的喘着气儿。

“娇娇!”赵勋攥着唇,又顺着点点密密的落在她的脖子上,“娇娇!”

她嗯了一声,整个人如同喝了酒一样,周身软软的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得抱着他的脖子,手不禁微微抖了起来。

“别怕。”他抬头看着他,轻了轻她的脸,“你可是大夫。”

顾若离被他分散了注意力,听着一愣回道:“这……这和职业有什么关系,我……”她的话没说完,就感觉四周一凉,她惊呼一声,唇已经被他堵住。

火光跳动着,隔着绡纱的帐子顾若离带着哭腔道:“赵远山,天都快亮了……”

“我都等了三年了。”赵勋哼了一声,道:“没有耐心了。”

顾若离嘤嘤的哭着,咬了他一口,道:“谁让你等的,我没让你等!”

“我高兴。”他声音暗哑,语气霸道却透着宠溺,“你是属狗的吗。”

顾若离又咬了一口,道:“对,我就是属狗的,你怎么着吧。”

“行,随便咬。”他哈哈笑着,寻了她的唇吻着,“咬这里比较好。”

流氓,顾若离欲哭无泪,软软的挂在他身上,半点力气都没有。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门外已经有来回的走,有人终于餍足的呼出口气,将她搂在怀里,低声道:“我打算生四个孩子,两儿两女……你要多努力。”

“你自己生吧。”顾若离拱在他怀里,掐着他的后背,“我不生,一个都不生!”

啪的一声,他拍了一下她的屁股,暧昧的道:“这事可由不得你。”

“我后悔了。”她哭着道:“能退货吗。”

赵远山一个翻身压着她在身上,瞪眼道:“说什么,再说一遍。”她立刻摇着头,求饶道:“没……不说了。赵七爷,我什么都不说了。”

“不说也不行。”他道:“连想都不准想。”

她捂着脸点着头,闷闷的笑着:“知道了,不想不想了。”又道:“咱们快起床,一家人都等着我们呢。”

他看了一眼时间,将她抱着起来,拿衣服裹住搂在怀里,对外头道:“打热水来。”

雪盏和欢颜提着热水连头都不敢抬,倒了水飞快的出了门。

赵勋将顾若离放在水里自己跨了进来,拿帕子给她细细的洗着,望着她一副没睡好的样子,低声道:“今晚早点睡。”

她现在一听睡觉脚底就开始发软,呵呵笑着应是。

两人洗漱好穿好衣服,一起用早膳,韩妈妈笑眯眯的进来朝顾若离行了礼,道:“夫人和七爷先去宫中,家里的事情等您回来奴婢再向您回禀。”

韩妈妈想到当年顾若离第一次来府里时的情景,那时候她脸上还留着疤,容貌虽清秀可那块疤实在骇人,人也是瘦瘦小小的像个七八岁的孩子,可是一转眼的功夫,但年的少女长成眼前的样子的,精致绝美的容貌,高挑的身材,还有这身气质,真的是判若两人。

当时,她只觉得赵勋对顾若离有些不同,却还真是没有想到,有一天顾若离会成为这里的主母,和七爷成了亲。

要说,缘分这事儿真不好说,玄妙的很啊。

“好。”顾若离道:“我们估摸要用了午膳才能回来,你们不用等我们。还有打赏,您和欢颜她们一起发下去吧,明儿我再一起见见。”

韩妈妈应是退了出去。

“七爷。”顾若离看着赵勋,问道:“你这回能休几日?”

他放了筷子看着她问道:“怎么了,想出去走走吗?”

“天气太冷了,不想动。”她笑着道:“要是能多休几天,等我回门后我们在郡主府住几天吧,我娘一个人在家肯定清冷。”

他没有反对,口不对心的道:“要是岳母愿意和我们一起住更好。”

“真的?”她凑过来看着他,道:“你愿意和我娘住一起?”

他看着她点头道:“都是岳母了,她不满意我也没有办法。”

“这么乖!”她哈哈笑了起来,夹着一块莲蓉糕喂他,笑道:“赏你的。”

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满面春风的喝着茶。

“荣王爷走了吗。”她想起荣王来,赵勋颔首,回道:“走了!”

走了好,她真怕荣王一早在这里等着让他们敬茶,她到没有什么,怕他们父子两个处不好闹起来。

正话落,韩妈妈尴尬的出现在门口,呵呵笑着道:“七爷,夫人,王爷他……来了。”

顾若离瞪眼朝赵勋看去,果然他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